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三百六十一章 獅鷲卵,藥劑瓶  
   
第三百六十一章 獅鷲卵,藥劑瓶

第四百六十一章 獅鷲卵,藥劑瓶



這個時候雷娜終于看清楚了,這個老師口中的天才藥劑師,輕風平原魔法公會的

新任會長,正是自己前幾天晚上,在城主府宴會上見到的那個亡靈魔法師,一聲驚呼之後

,雷娜幾乎是本能的拔出了利劍,就聽見"嗆"的一聲脆響,整個公會大廳頓時安靜了下

來……

"該死的亡靈生物,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你記性怎麼這麼好……"眼前的利劍寒光閃閃,不過林立倒不怎麼驚慌,因為

在他看來,這是在沒什麼可驚慌的,這里是什麼地方?這里可是黃昏之塔,別雷娜一個

神聖騎士了,就算是恩洛斯親自出手,都休想傷到自己分毫,自己甚至都不需要施展魔法

,只需要一絲精神力釋放出去,十方皆殺陣列就會在瞬間之內將這個年輕漂亮的神聖騎士

化為飛灰.

不過大庭廣眾之下這麼一鬧,倒是有些丟臉就是了,任憑林立臉皮再厚,也不由

訕訕的摸了摸鼻子,這一摸之下,林立頓時就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被這神聖騎士認出來了,

媽丶的,這狗屁恢複藥劑的效果會不會太強了一點?這才一眨眼的功夫,被揍傷的臉就已經

完好如初了,臉上的淤青消失,被這個女人認出來也就沒什麼可奇怪的了……

不過算了,認出來就認出來吧,在自己的地盤上,難道還真怕她咬自己兩口?

面對那寒光閃閃的利劍,林立只是笑了笑:"可惜,就是腦子不太好使……"

"你什麼!"這一句話對緒並不穩定的雷娜來,簡直就是火上澆油,握住

劍柄的雙手頓時就是一緊.

"雷娜!"而幾乎是與此同時,恩洛斯也從震驚中恢複過來了,就聽見一陣低喝

,老人的臉色已是變得異常難看:"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麼?"

恩洛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費盡心思盡好話,甚至不惜送出價值連城的惡魔神

燈,終于求得這位天才藥劑師一個承諾之後,自己最得意的弟丶子居然會橫插一手,不但拔

出了利劍,還稱對方為亡靈生物!

一時之間,恩洛斯簡直氣得渾身發抖.

"好了,恩洛斯先生,別這麼生氣,一點誤會而已,解釋清楚就沒事了……"

林立輕輕拍了拍恩洛斯的肩膀,這個舉動除了平複恩洛斯的怒氣之外,同時也向他傳達了

一個信息,那就是自己不會為這件事生氣,也不會忘記先前的承諾.

"謝謝."恩洛斯點了點頭,臉上的怒氣總算稍稍少了幾分,不過望向雷娜的目

光,仍是一如既往的嚴厲:"雷娜,你現在立刻向費雷會長道歉,否則的話,你從今天開

始就不要再叫我老師了."

在安瑞爾世界,無論是魔法還是武技,都是以師徒傳承的方式延續,除了父母之

外,師徒大概就是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關系了,除非弟丶子犯下滔天大錯,否則沒有任何老

師願意主動解除這種關系,恩洛斯的雖然只是氣話,但也同樣是分量極重,除非是真正

氣暈了頭,否則他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出來的.

"可是老師,他……他真的是一位亡靈魔法師!"雷娜頓時就嚇得蒙了,一張俏

臉變得煞白,連話都有些結巴.

"亡靈魔法師怎麼了?"恩洛斯正在氣頭上,好不容易被林立安撫下來,卻又聽

見了這麼一句話,老頭頓時又是眉頭一皺就要發火.

不過轉念一想,卻又把火氣壓了下去,看來這一次,自己真是被氣暈頭了,居然

忘記了自己這位弟丶子並不是一般人,她是神聖騎士團當中,唯一一位擁有審判聖印的騎士

,在出生之日就曾經受過審判之火洗禮,對于任何黑暗的存在,都有著一種本能的憎恨,

這十幾年來,也不知道斬殺了多少亡靈生物.

這可是真正的狂信徒!

想起雷娜的狂熱和虔誠,就連恩洛斯都不由一陣頭疼……

"我已經過了,這只是一個誤會!"不過話已經到這個程度,恩洛斯不得不

端起老師的威嚴強撐下去,一臉嚴厲的完之後,又悄悄向林立使了一個眼色:"對吧,

費雷會長……"

"當然!"林立這家伙何等精明,一看恩洛斯向自己使眼色,頓時就猜到,這老

頭肯定是有什麼難之隱想要讓自己幫他圓謊,雖然不明白這是因為什麼,不過不要緊,

對于林立這種謊話張口就來的賤丨,人來,兩句謊話又費得了什麼事?這賤丶人幾乎是立

刻就擺出一副沉痛得仿佛便,秘的表:"恩洛斯先生,這真的只是一個誤會……"

"我明明親眼看見……"見這個無丶恥的亡靈魔法師居然還要狡辯,雷娜頓時就又

皺起了眉頭.

"你明明看見了什麼?"林立撇了撇嘴,不等雷娜把話完,就已經自顧自的

了下去:"無非就是看見我帶著一個亡靈生物,參加阿拉索城主的宴會嗎?這就能證明我

是一個亡靈魔法師了?這簡直就是笑話,你信不過我不要緊,可是你總應該信得過你的老

師恩洛斯先生吧?我還在奧蘭納的時候,就已經跟恩洛斯先生認識了,你自己問問他,我

像是一個亡靈魔法師嗎?還有,你再去問問這公會大廳里的各位,問問阿波菲斯仲裁者,

問問他們,我到底是不是一個亡靈魔法師!"

"別開玩笑了,費雷會長怎麼會是亡靈魔法師,他可是安度因大師的弟丶子,連奧

德文會長都對他贊譽有加的天才!"恩洛斯在一旁更是連連點頭.

林立這一番話得理直氣壯,又有恩洛斯在一旁作證,就算雷娜再怎麼堅信自己

的看法,此時也禁不住有些動搖了,只不過嘴上還是不肯罷休的又追問了幾句:"那你為

什麼要帶著亡靈生物參加晚宴?"

"雷娜騎士,請注意你的態度,我只是向恩洛斯先生解釋這其中的誤會,我可沒

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看了雷娜一眼之後,林立才又繼續道:"不過既然你問起了,

我就告訴你吧,你應該知道,阿拉索城主有一個兒子叫辛多雷吧?"

"恩."

"那你又知不知道,在你去羅蘭城之前,辛多雷曾經被人綁架過?"

"這跟那個亡靈生物有什麼關系?"

"你別著急,聽我慢慢跟你,綁架辛多雷的人,就是夏亞盜賊團,他們把辛多

雷藏在夏亞鎮的廢墟里,雷娜其實如此狂熱如此虔誠,想必應該知道,夏亞鎮廢墟是什麼

地方吧?那里是亡靈生物的樂園,無數亡靈生物盤踞其中,甚至還有一位巫妖坐鎮,我跟

幾位同伴闖進夏亞鎮廢墟之後,險些就被這巫妖給殺了,幸虧遇到了諾菲勒……恩,就是

你的那個亡靈生物,可以,你只知道他是一位亡靈生物,卻不知道他生前其實是一位高

貴的騎士,雖然身體已經被邪丶惡的力量褻瀆,但心靈卻沒有染上一絲塵埃,他幫助我們擊

敗了巫妖,就出了阿拉索城主的兒子,而那天晚上的宴會,就證實阿拉索城主為了感謝我

們而設的,諾菲勒這個你口中的亡靈生物,正是就出辛多雷的英雄,他為什麼不可以參加

這次宴會?"

"亡靈生物會有這麼好心?"

"你愛信不信……"林立撇了撇嘴,一臉的無所謂,今天之所以會這麼多話,

無非是幫恩洛斯一個忙而已,至于這位雷娜騎士相不相信,林立可就管不了那麼多了,不

信又能怎麼樣,在這黃昏之塔當中,難道你還真敢咬老子兩口不成?真要這樣,可就別怪老子對你不客氣了……

""等等……"這個時候,恩洛斯臉上,卻露出了幾分若有所思的神色:"費雷

,你剛才的,是夏亞鎮廢墟?"

"對啊,夏亞鎮廢墟,有什麼問題嗎?"

林立得一臉的理所當然,在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絕對沒有想到,恩洛斯聽了之後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老人幾乎是當場就傻掉了,一張老臉"唰"的一下就失去了

血色,嘴唇微微抖動,就好像中了邪一樣的在那不停的喃喃自語:"真的是……真的是夏亞鎮廢墟……聖光……大預術的果然都是真的……"

"老師,您怎麼了?"雷娜一臉緊張的望著恩洛斯,焦急的聲音中已是隱隱帶著

幾分哭腔.

"恩洛斯先生,您沒什麼事吧?"這個時候,就連林立都忍不住有些擔心,恩洛斯可是傳奇境界的強者,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變成這樣.

這一陣慌亂足足持續了十分鍾之久,恩洛斯才從那種仿佛中邪的狀態中恢複過來,只見他一邊擦著額頭上的冷汗,一邊勉強對兩人擠出了一絲笑意:"放心,我沒事,我很好……"

"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您為什麼會突然……突然……"雷娜到這里的時候,才想起自己想要的話其實有些不敬,于是又稍稍猶豫了一下,生生把"中邪"這兩個字吞了回去.

"不用擔心,我沒什麼事……"盡管這個弟子過于狂熱,對待亡靈生物的態度也跟自己有些分歧,但這畢竟是自己費心費力培養出來的弟子,此時見她如此關心自己,恩洛斯心頭也有幾分安慰,原本蒼白的臉上,也露出了幾分溫和的笑容:"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

"費雷會長,真的很抱歉,我剛才突然想起,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沒辦,必須馬上趕回晨曦教堂,馬丁大主教也會跟我一起回去,事有些倉促,還您千萬見諒,另外如果阿波菲斯仲裁者問起來的話,還希望您幫忙解釋一下."

"需要幫忙嗎?"

"謝謝,不了……"恩洛斯搖了搖頭,正要轉身離開的時候,卻又突然停下了腳步:"對了,費雷會長,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幫我照顧雷娜幾天?"

"老師,我跟您一起回去!"雷娜頓時急了.

"不行的雷娜,這件事太過緊急,我跟馬丁大主教必須馬上趕回去晨曦教堂,以你現在的實力,還無法跟上傳奇境界強者的速度,你先安心留在黃昏之塔,我跟馬丁大主教把這件事辦完了以後,自然會過來找你."

"這……"

"好了,聽話."恩洛斯的目光中,又露出了幾分先前的嚴厲,匆匆忙忙的跟林立了一聲:"抱歉"之後,也不管雷娜如果反對,徑直走到馬丁大主教身旁,低聲耳語了幾句.

"真的?"幾乎是恩洛斯話音剛落,馬丁大主教就一臉驚駭的抬起了頭,雖然已經竭力掩飾,但目光中那種難以置信的神色,依然是讓遠處的林立看了個清清楚楚.

兩位大主教的離開,並沒有影響到其他人的緒,對于他們來,那個身穿黑色長袍的年前魔法師,才是今天的主角,兩位大主教的離開雖然有些遺憾,不過也僅僅是遺憾而已……

之後,林立又陸續收到了不少的賀禮,有資格見證會長就任儀式的賓客,個個都不是簡單的人物,他們拿出來的賀禮,當然不是一般二般的東西,法蘭王子亞瑟送上的,是一顆幽魂巨蟒的魔晶,與那顆鑲嵌在法杖上的魔晶一樣也是十八級,只不過幽魂巨蟒以靈魂為食,這顆魔晶中蘊涵的力量如果運用得當的話,甚至可以成就一件靈魂攻擊的武器!

天空騎士團團長格薩雷就更大方了,一出手居然就是一顆尚未孵化的火羽獅鷲卵,這東西可不是開玩笑的,火羽獅鷲卵可是獅鷲當中的異種,據體內傳承了洪荒魔獸火羽的血脈,剛一孵化出來就會擁有至少十六級魔獸的力量,純以戰斗力而論,甚至不比成年龍鷹遜色,另外格薩雷還送了林立一套馴服火羽獅鷲卵的方法,這可是天空騎士團的不傳之秘,除了天空騎士團之外,整個安瑞爾世界也沒有幾個人懂得.

林立知道,格薩雷之所以送出這樣的厚禮,除了祝賀自己接掌清風平原魔法公會之外,多多少少還有一些拉攏的意思,畢竟自己當初在奧蘭納的時候,可是狠狠的在這位天空騎士團團長面前露了一手鍛造技術,對于這位掌管著法蘭三大禁衛軍之一的劍聖來,能夠拉攏至少是大師級別的鐵匠,就算送出再重的禮物也不算過分.

巴爾博送來的賀禮,卻是一只晶瑩剔透的藥劑瓶,除了光潔一些之外,看起來倒也並不怎麼起眼,以至于霍夫曼這胖子,還開玩笑似的嘲笑了他兩句,不過林立卻是知道,巴爾博這份賀禮,絕對可以媲美那盞惡魔神燈,就連霍夫曼那一盒子星光草跟它比起來,多半都還遠遠不如……

這只藥劑瓶的珍貴程度,甚至還在安度因那套安眠水晶之上,因為雕琢這只藥劑瓶的,正式比安眠水晶更加珍貴的存在,傳中生于永琱屁薴U的夢境水晶,永琱屁薴S名生命之樹,它是高等精靈一族生命起源的地方,就算是驕傲得自比神抵的高等精靈,都將永琱屁薸礂@養育他們的母親.

對于一名藥劑師來,永琱屁藇O只屬于傳當中的神物,只需要的一片樹葉,就可以配出讓人起死回生的神藥,就連傳當中的黑蓮花,也比不上永琱屁薵漱@片樹葉,可惜,一千三百年前的那場戰爭,摧毀了高等精靈王朝,也摧毀了他們的生命之樹……

跟永琱屁薴騋_來,夢境水晶的效果,自然是遠遠不如了……

這根本是沒法比的,永琱屁藇O安瑞爾世界的生命精華凝聚而成,夢境水晶不過是沾染了一些氣息而已,不過就算只是這一點點氣息,也讓夢境水晶成為了藥劑師們夢寐以求的珍寶,以夢境水晶雕琢而成的藥劑瓶,可以生生將藥劑效果提升了一個層次,一個大師級別的藥劑師,如果擁有一只夢境水晶藥劑瓶的話,他配出來的藥劑,很可能會達到宗師級別的效果.

而且,夢境水晶中蘊涵的生命氣息,還可以屏棄藥劑中的一切雜志,讓藥劑變得更加純淨,"是藥三分毒"的道理,就算是剛剛入門的藥劑學徒都懂,任何一個藥劑師,都無法保證自己的藥劑沒有一點副作用,所以,不管多麼厲害的藥劑,都不可能連續飲用,不然的話,一個大魔導士身上帶著上百瓶喚醒藥劑,永遠也不擔心魔力枯竭,豈不是連傳奇法師都可以干掉了?

除了神匠之外,夢境水晶是唯一可以達到這種效果的東西,任何藥劑,只要在夢境水晶藥劑瓶存放一個月以上,都可以徹底屏棄雜志,不管怎麼飲用都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

巴爾博送來的賀禮,連林立都有些吃驚,接過藥劑瓶的時候,不由自主的楞了一下,自己雖然也是藥劑師,卻並不屬于藥劑師公會,巴爾博為什麼會給自己送來如此罕見的寶物?

"只有在你手上,這只藥劑瓶才能體現它真正的價值……"巴爾博只了一句話.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不少珍貴的魔法裝備,這些都是那二十四位公會會長送來的,比如葛瑞安就送來了一只戒指,據是當年加洛斯魔法公會那位銘文宗師的遺物,上面留下了幾道異常強大的魔紋,就算是同為銘文宗師的林立,倉促之下都看不出其中的奧秘.

一直到差不多下午的時候,林立才總算脫出身來.

"赫爾紮先生,您能不能幫忙招呼一下客人,我剛才喝了點酒,好像有點不太舒服,得回臥室去躺一下……"

"別躺太久."

林立一路跑回到自己的臥室,剛一關上房門,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無盡風暴之戒,跟著就只見一道黑影閃過,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偉大的靈魂商人已經躺在書桌上了.

"怎麼回事?"林立頓時就是一愣:"康納里斯,你怎麼會自己跑出來的?見鬼,你已經可以控制這把鐵錘了?"

"哼哼哼……"康納里斯的聲音中,透出了幾分得意:"我康納里斯可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靈魂商人,我的力量又豈是你一個凡人看得透的……"

"是嗎……"林立看了康納里斯一眼,也不跟他爭辯什麼,只是淡淡道:"這麼久沒鍛造東西,也不知道手生了沒有……"

"……"康納里斯頓時沒了聲音.

"怎麼樣,康納里斯,你要不要試試?"

"呵……呵呵,我剛才只是開個的玩笑,以您的寬宏大量,一定不會生氣的對不對?"

"少跟我廢話……"林立也懶得跟他啰嗦,直接從口袋里掏出惡魔神燈,放在康納里斯面前的書桌上:"東西我已經給你要來了,剛才我就過,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複,那麼康納里斯,你可就真的是死定了……"

"我們認識這麼久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康納里斯的聲音中,居然透出了一絲委屈.

"那你就先給我,這盞神燈里封印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惡魔."

"見鬼……"林立話音剛落,康納里斯就發出了一聲驚呼:"你的運氣怎麼會這麼好?拿到的第一盞神燈,居然就是十二位惡魔君主當中,最強大的三位之一,這可是封印著噩夢之主的神燈,你知不知道,噩夢之主當年的力量,就算跟奧斯瑞克比起來都差不了多少,要不是靠著魔法軍團的幫助,奧斯瑞克還真不一定能殺死它呢!"

"噩夢之主又是個什麼東西?"

"涅盤之主可不是什麼東西,它是深淵二十一層的主人,它的力量遠遠在我之上,只不過當年因為一些利益關系,我曾經跟它接觸過幾次,我對這位深淵二十一層君主的力量,也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太好了,太好了,如果你能夠完全控制這盞神燈,得到噩夢之主的力量幫助,再加上奧斯瑞克陵墓中的鑰匙,一定可以控制住永睆第l,為我創造出一具新的身體!"

"這盞惡魔神燈還需要控制?不是只要摩擦神燈表面,就可以召喚出里面封印的惡魔嗎?"




上篇:第三百六十章 蝰蛇之毒     下篇:第三百六十二章 噩夢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