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四百六十九章 另外一條  
   
第四百六十九章 另外一條

第四百六十九章 另外一條



冰冷刺骨的冰霜,熊熊燃炷的烈焰,兩種截然不同的與甩,們斥著整個鍾樓廢墟,當它們相互沖突的時候,甚至就連空氣都發出"啪啪"

的爆裂聲響,在這一刻,所有的魔法師都忍不住張大了眼睛,他們知道.他們將會成為魔法曆史的見證人.他們將會親眼見證一個全新魔法的誕生!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魔法,任何一個對魔法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從遙遠的洪荒年代到現在,這漫長的歲月當中,還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一個可以融合冰霜與火焰這兩系魔法元素的魔法,甚至就連最基礎的理論都沒有人提起過,這就好象一座真正的空中樓閣,連地基都沒有打下.就這麼突然之間建起來了"

這種震撼只有真正的魔法師才能夠理解,比如來自光明神殿的雷娜.雖然光憑直覺就知道這個魔法相當厲害,可是也僅僅是厲害而已,她根本不知道這斤魔法究竟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整個魔法史,都將會在今天晚上被改寫,一種全新的施法方式,將會在今天晚上誕生,這一個魔法若是流傳出去,哪怕只是最基本的理論,也將轟動整個安瑞爾世界,所有的魔法師都將為之瘋狂.甚至包括阿波菲斯那樣活著的神話.已經踏入聖域的絕世強者!

霜火風暴的咒語很長很長,吟唱的時間甚至超過了許多傳奇魔法,不過在場的魔法師沒有一個會在意這一點,對于他們來,這一段咒語本身就是價值無可估量的珍寶,透過這段咒語他們仿佛摸到了一扇看不見的大門,而在大門的聳一邊,是一個他們想都沒有想過的魔法世界.

所有魔法師都沉浸在這段咒語當中,此時此刻,林立那略顯沙啞的聲音,仿佛變成了世界上最動聽的音樂.

當最後一個字符被喝破的時候,烏云鎮的天空仿佛突然亮了起來.

沒有驚天動地的爆炸,也沒有火光沖天的場面,有的只是一片絢麗的光芒,將烏云鎮的夜空映得如同白晝.

然後,一切就突然靜了下來,"

深巨蟒的身體,仍然打著一個死結,緊緊的纏在精鐵底座上,但那又粗又長的蛇尾,卻已經停止了甩動.正軟軟的垂在地上,腥臭的鮮血流了一地,在地上染出一片觸目驚心的殷.那顆猙獰的頭顱已經不見了,只留下一地的血泊,以及一顆在血泊當中閃閃發光的魔晶,,如果不是親眼看見的話,又有誰會相信,黑石山脈上最強大的魔獸之一,很可能已經擁有傳奇力量的深巨蟒就這麼死了,死在多蘭德的一座偏僻鎮里,這座鎮的人口加起來才不過一千多人,若是換了平時,只怕要不了半天就會被深巨蟒殺個干乾淨淨"

林立雙手扶著蒼字法技,很艱難的彎下腰來片血泊當中,撿起了那顆深巨蟒的魔晶,干完這一切之後,他又往後退了兩步,想要靠在一根尚未倒下的柱子上休息片刻,但是有月網松開蒼穹法技,腳下就已是一個踉蹌,險些當場摔個跟斗,好不容易站穩之後,林立才狠狠的喘了幾口粗氣,蒼白的臉上盡是虛弱與憔悴.

今天晚上這場戰斗,已經耗盡了林立所有的力量,之前強行扭曲精神力,將漂浮術推向二十級,簡直只能用瘋狂來形容,之後又不顧身體虛弱,強行施展霜火風暴,更是讓他達到了負荷的極限,等到深巨蟒死去,林立終于是再也支撐不住了,靠著身後的柱子重重的喘著粗氣.真是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諾菲勒雙手倒提著兩把天譴匕.默默的退到林立身旁,烏伊法魯西也從遠處走了過來,手上握著的那根骸骨法杖,正散發出濃濃的死亡氣息.這種象征著邪惡的死亡氣息.頓時就讓雷娜握進了手中長劍,身下的獨角獸更是發出一聲充滿敵意的長嘶,獨角獸本來就象征著光明與聖潔.更何況是受過審判之火洗禮的神聖獨角獸,要不是身上的雷娜仍然紋絲不動,只怕它早就已經向那兩個邪惡的亡靈生物沖過去了",獨角獸充滿敵意的長嘶,讓烏伊法魯西的步子稍稍頓了一頓,然後就好象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徑直從神聖騎士身旁穿過,在林立面前彎下腰來,用一種恭敬而又謙卑的語氣問道:"主人,您沒事吧?"

這一句話落入雷娜耳中,簡直就好象一個炸雷一樣,這怎麼可能?這個至少十八級的亡靈魔法師.竟然只是仆人的身份?一時之間,雷娜只覺得那個費雷無比神秘,老師推崇備置的天才藥劑師,最年輕的魔法公會會長,至少十八級的亡靈魔法師的主人,這個費雷身上,到底還藏著多少秘密?

雷娜心里在想些什麼,林立一點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現在很累很累,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立刻找個地方,好好的睡上一覺,可惜,他也只能想想而已,深巨蟒死去之後,這條被徹底破壞的街道又恢複了平靜,一直躲在家里地下室瑟瑟發抖的居民們,終于意識到了一些什麼.一開始的時候,"有幾個膽子大的居民將頭伸出門外.或是探頭探腦的往凹,或是心翼翼的走出門來,然後,他們就用歡呼將深巨蟒的死訊傳遍了整個烏云鎮,"

"大家快出來,怪物已經死了!"

"那好象是費雷魔法師!"

"原來是費雷魔法師救了武們!"

不過十幾分鍾的時間,廢棄鍾樓外就圍了一大群人,一個個臉上都充滿了劫後余生的笑容,在火光的映照下,這種笑容更是顯得異常燦爛,這一群人當中,最顯眼的就要數老薩拉特了,老人手上拿著一把鐵錘.跑得比幾個伙子還快.

"我就知道,又是費雷你救了我們".老薩拉特那張布滿皺紋的臉上充滿了自豪,這今年輕魔法師來到烏云鎮,認識的第一個人就是自己.而自己也一直將他看成一個親近的晚輩,如今晚輩拯救了整個烏云鎮.成了烏云鎮的英雄,老薩拉特當然會為他感到自豪.

"薩拉特大叔,您千萬別這麼客氣,談不上什麼救不救的,我只是做了我該做的事而已林立雙手扶著蒼穹法杖,想要站起身來,卻被老薩拉特給按住了:

"快坐著別亂動,你受這麼重的傷.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不行,我不能休息,"林立掙紮了幾下,總算站了起來: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必須馬上問清楚,不然我怕來不及了""費雷,你聽我的,好燈坐著休息,有什麼事,大叔幫你去問,大叔在這烏云鎮,話還能管點用.一定能幫你把這事問清楚.

"那好,薩拉特大叔,你幫我問問,到底是誰把這條深巨蟒給引來的,這很重要.深巨蟒一向是一雌一雄.從來不會分開太久,如今這一條被我們殺死了,那麼另外一條恐怕也不會離烏云鎮太遠了,我們必須趕在它襲擊烏云鎮之前,把它給找出來林立著著,也不由有些後怕.幸虧今天晚上來的,只是其中一條深巨蟒,如果兩條都來,只怕自己再怎麼強行扭曲精神力再有諾荼勒和烏伊法魯西幫忙,結果都只能是死路一條了"

"好,大叔盡快幫你問出來.你好好的休具一下."老人輕輕拍了拍林立的肩膀,這才回過頭來,對那位一臉驚慌的牆頭草鎮長道:

"艾齊亞鎮長,費雷的話你都聽到了吧?是不是派點民兵,挨家挨戶的問一下?"

"這個"被老薩拉特這麼一問.牆頭草鎮長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在那支支唔唔的"這個"了半天,也沒"這個"出個所以然來.最後也只能硬著頭皮道:"老薩拉特,該怎麼做我心里有數,用不著你來操心."

鎮長大人這一句話出口,林立頓時就猜到了一些什麼,只不過現在顯然不適合繼續追問,所以林立稍稍猶豫了一下之後,就沒再去管臉色難看的艾齊亞鎮長了,只是想身旁的諾菲勒打了一個手勢,示意他先將自己扶回黃昏之塔再.

"這個"費雷魔法師,這次可真是謝謝你"看到林立要走,艾齊亞總算松了口氣,一邊暗自抹著冷汗,一邊連聲向林立道謝.

的問了一句:"對了,艾齊亞鎮長,格蘭傑呢?今天晚上這麼熱鬧,怎麼沒看到他出來?"

林立口中的格蘭傑,正是牆頭草鎮長的兒子,今年二十七八歲的年紀,聽很的時候就跟著一位厲害的戰士學習武技,如今已經是十四級戰士的實力,這幾年在外面一直混得很不錯,前幾天才剛剛回到烏云鎮,為了這事,艾齊亞這幾天簡直是春風得意,不但將兒子回來的消息公告全鎮不,還逢人就談自己的兒子多麼多麼出息多麼多麼能耐.弄得林立在黃昏之塔都聽了不少,"你問這個干什麼?"艾齊亞臉色頓時一僵,不過隨即就反應過來.又勉強擠出幾分生硬的笑容:"格蘭傑的身體有點不舒服,讓醫生開了點藥,現在還在家里休息"

"是嗎"林立笑了笑,就沒再追問了,十四級戰士的身體不舒服,還讓醫生開了點藥,這還用得著多什麼嗎?十四級戰士的身體強度,比起一般人來強了何止十倍,一般的疾病對他們來,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威脅.

艾齊亞這話明顯是在謊,不過林立也不打算當場揭穿,只走向他點了點頭之後,就扶著蒼穹法杖站起身來,跟幾位熟識的街坊鄰居告別,然後,就讓人帶上深巨蟒的尸體,回黃昏之塔去了.

"加文,你讓人把深巨蟒的尸體帶到地下室去冷藏起來.弄完之後來會議室,我有話要跟你交代完加文之後,林立又把諾菲勒給叫了過來:"諾菲勒,你現在立刻去烏云鎮,幫我監視艾齊亞一家,特別是他那個十四級的戰士兒子,他們過的每一句話,干過的每一件事,都給我記下來,明天早上回黃昏之塔來向我報告."

兒,責雷會長."

"是,主人.

幾句話將事交代完之後,林立正打算回臥室休息一下,這一晚上的戰斗實在是太累了,一直到現在,他都還感覺四肢無力,腦子里在隱隱做痛,可是有網轉過身來,他就發現,那今年輕漂亮的神聖騎士一直沒走,此時正站在那顆碩大的水晶球旁邊,一直盯著自己在看.

"弈娜騎士,還有什麼半嗎?"

"你身邊為什麼會有一個亡靈魔法師?"偌大的公會大廳里就只剩下他們兩個,雷娜終于問出了困擾許就的問題:"還有,你跟這個亡靈魔法師到底是什麼關系,他為什麼會叫你主人?"

"這個起來可就話長了,"林立歎了口氣,露出了一臉的沉痛……這個時候,如果是換了葛瑞安和麥德林這些熟悉林立的人來,肯定會翻個白眼轉身就走,白癡都知道.這子一旦露出這種表,就明他要瞎扯了,他接下來所要的話,你最好安一句都不要相信,甚至連聽都不要聽.

可惜,雷娜不是葛瑞安,也不是麥德林,她不但聽了,還聽得很認真"其實烏伊法魯西很早以前,就是我們家的仆人了,後來遭遇了一場災難,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不過雷娜騎士,烏伊法魯西雖然變成了亡靈生物,可是他卻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一個人類,你網才也看見了.他甚至一直在守護著烏云鎮,如果不是他跟諾菲勒及時出手的話,現在烏云鎮恐怕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了吧?"

"可是他畢竟是亡靈生物!"

"亡靈生物又怎麼樣,烏伊法魯雖然是亡靈生物,可是在我看來,他的品德要比很多人類都要高尚.對于我這個曾經的主人.他忠心耿耿.當烏云鎮受到襲擊時,他挺身而出,這樣的品德,難道是亡靈生物這幾個字就可以抹殺的?雷娜姐,我不得不問一句,這就是光明神殿的教義?你們所信奉的聖光就是這樣?太讓人失望了"林立越越激動,到最後更是一聲冷哼拂而去,完全不管雷娜現在還是黃昏之塔的客人.

雷娜怔怔的站在水晶球旁,俏臉上還殘留著幾分不知所措的慌亂,出生之日就受過審判之火洗禮的她.從所受的教育就是一切亡靈生物都應該被消滅,它們是這些間一切汙穢的根源,只有用聖潔的審判之火將它們燒成灰燼,才能讓它們的罪孽得到救贖,而事實上,雷娜也一直是這麼做的,自從成為審判騎士之後.不知道斬殺了多少亡靈生物.

可是今天,卻有一斤連恩洛斯老師都推崇備吳的年輕魔法師告訴她.亡靈生物也有高尚的品德,也會對主人忠心耿耿,也會為了無辜的平民挺身而出,烏云鎮的一切至今還曆曆在目,原本無比堅定的信仰.在這一瞬間竟是有了那麼一絲動搖.

可惜,沉浸在思索中的雷娜並沒有看見,那個大義凜然的年輕魔法師.在轉過身去之後,臉上露出的那種慶幸表","媽的,幸虧老子跑得快,再這麼被她問下去,不定真會被問出點什麼,不行不行,這女人一定要趕緊送走,天天住在黃昏之塔,遲早要搞出事來,萬一被光明神殿發現,老子很可能跟那個什麼鬼不朽之王有關系,還不得把老子當成異教徒給燒死?"一連這麼多次巧合下來,林立早就已經猜到一些什麼了,那個什麼不朽之王,多半是一個很強大的亡靈生物,搞不好還是某支亡靈勢力的首領.

這其實並不難猜,從奧蘭納到屠魔山谷,再從屠魔山谷到輕風平原.每一次跟不朽之王扯上關系.都是因為亡靈生物,幽影谷中的鬼魂.黑暗年代的吸血鬼,傳奇刺客的天譴匕首,次次如此,林立要是再猜不出來,就真該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也許光明神殿可以容忍一般的亡靈魔法師,甚至可以容忍恩洛斯跟森德羅斯交朋友.但是一旦涉及到某支龐大的亡靈勢力首領,比如幽影谷那三位亡靈君主.光明神殿可就沒那麼好話了.搞不好到時候連最高議會的面子都不會給"

林立一邊暗自慶幸,一邊走進了公會會議室,葛瑞安已經在那坐了很久了.

"吧,要老子幫什麼忙?"胖子一臉囂張的坐在那里,一只腳高高的翹在桌上,一如在加洛斯魔法公會的時候.

"事事"林立一臉諂媚的湊到葛瑞安耳邊,悄悄了一句:"我想順便把另外一條深巨蟒也給干了"

"我靠!"葛瑞安差點沒從椅子上跳起來:"你想上黑石山脈"

王八蛋,你不要命了?"

問:訪問:




上篇:第四百六十八章 霜火風暴     下篇:第四百七十章 龍舌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