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四百八十六章 幽魂之狼  
   
第四百八十六章 幽魂之狼

第四百八十六章 幽魂之狼



兩個十七級的高階戰十,外帶四個十五級以f的蕾賊,騁弊魂傳奇魔獸遇上,只怕都夠喝一壺的了,更何況是這十七級的赤幼?

所以林立了鼻子之後,就很放心的退到了一邊,,與遠處那場鮮血橫飛的戰斗比起來,林立現在倒是對那個司樣隱藏了實力的中年魔法師更感興趣,這是一個真正的偽裝大師,就算在這麼混亂的況下,他依然將自己偽裝的很好,神色之間帶著幾分掩飾不住的慌亂,林立甚至還聽見他念錯了幾句咒語.

十七級頂峰的大魔導士當然不可能念錯咒語,一"偽裝得真不錯,可惜就是運氣太差,…"林立撇了撇嘴,嘀嘀咕咕的了一句"…

整個戰斗只持續了幾分鍾,赤妁一頭撞開冰牆,再被雷吉一刀紮進心窩,然後一切就結束了,那顆十七級的魔晶落入了雷吉的口袋,這是冒險者之間不成文的規矩,兩幫冒險者司時參與戰斗的話,誰完成了最後一擊,誰就獲得最珍貴的戰利品.

赤妁死了之後不到兩個時,這支楚遣隊就踏入了死亡之痕.

兩旁都是陡峭的山壁,腳下鋪著黑褐色的泥土,一腳踩上去總覺得又又滑,隱隱約約之間,還散發著一種熏人的腥味,抬頭仰望,頭頂的天空似乎特別昏暗,在黑石山脈上,死亡之痕就好象是一道被利刃割出的傷口,永遠彌漫著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死亡之痕給林立的第一個感覺就是荒涼,兩旁的陡峭山壁就好象一座囚籠一樣,將死亡之痕和黑石山脈分害成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腳下的大地仿佛己經死去,黑褐色的泥土時刻散發出破敗的氣息,峽谷雖然寬闊無比,可是舉目望去,卻總讓人有一種壓抑的感覺,林立知道,這是因為這峽谷中的顏色太過單調,永遠是黑沉沉的,就好象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天空,沒有清澈的水漉,也沒有青蔥的植物,有的只是黑色的土地,以及偶爾暴露在土地之外的森森白骨"……"照地圖看來,應該是往這邊走才對,"喬納森從口袋里掏出地圖,在那比劃了半天之後,終于是很肯定的指了一個方向出來.

不過,這一句話完之後,就連他自己也是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一,……前方是一片如同刀劈斧砍一般的山壁,僅有的道路就是山壁上那幾道裂開的口子,一個天然的三岔路口擺在眾人眼前,三條起來都有些陰森森的樣子,但是這三條路當中,又以喬納森指出來的那條最為觸目驚心,一眼望過去,只見那一片黑土地上堆滿了白森森的骸骨,有人類的也有魔手的,旁邊散落著無數鏽跡斑斑的武器盔甲,其中一些甚至還帶著淡淡的魔法波動,看著這一切,就算是傻子都想象得出,這片黑土地上究竟流淌了多少鮮血,這條道路上又曾經發生過多麼慘烈的戰斗…

"這個,費雷兄弟,你我們要不要進去?"養納森望著那白森森的骸骨,一雙眼睛忍不住有些發直.

"看起來好象很危險""林立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這一次他倒真的不是在裝比,這條道路確實很危險,也許別人看到的,只是那白森森的骸骨,以及千百年來,人類與魔獸之間的慘烈戰斗,但是除了這些之外,林立還看到了一些別的東西對于林立來,這種氣息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在幽影谷的試煉當中,在屠魔山谷的地下宮殿,在夏亞鎮廢墟的鍾樓之上,都有著與之相同的氣息,沒錯,這就是亡靈生物所獨有的死亡氣息,只不過,這里的死亡氣息要比林立所見識過的都要更加強"……老實林立真是有些心虛,這麼強大的死亡氣息,恐怕連全盛時期的烏伊法魯西都不曾擁有過的,況且,又是在死亡之癮這麼一個無比邪門的地方,鬼知道這強大的死亡氣息背後,到底藏著一些什麼樣的東西.

"真不知道赫頓少爺怎麼想的,居然派了你們這幾個廢物來,怕死就老老實實的躲在後面,別拿著張地圖在那礙手礙腳""林立跟喬納森在那猶猶豫豫,半天也沒決定要不要進去,終于是讓阿德拉那兩個保鏢不耐煩了.

兩人都是十七級的高階戰士,本身就有著徒手撕裂魔獸的恐怖力量,此時一臉不屑的走上前來,只是輕輕一撥就將林立跟喬納森撥到一邊,特別是林立這個身體孱弱的魔法師,踉踉蹌蹌的就往後退了幾步,要不是喬納森攙扶及時,只怕當場就要摔在地土出個大洋相.

"心一點必是好的"""差點被撥了一個跟斗的林立也不生氣,只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心個屁,心能當飯吃嗎?"其中那個背著雙手巨劍的保鏢發出一聲冷笑:"怕死的話就趕快滾回去,瑪法家族不養沒用的廢物."

完這句話之後,兩人也不管林立是什麼臉色,一左一右的護著阿德拉,就往遍地白骨的峽谷深出走去,時于兩個十七級的高階戰士來,十級魔導士並不比一只螞蟻強上多少,只要他們願意,隨時都可以用一只手指將他碾死,這樣的角色推了也就雅了,又有誰會去關心他是什麼臉色?

"費雷兄弟,你沒事吧?"喬納森臉上帶著幾分關切,高階戰士的力量可不是開玩笑的,就算是自己都被輕而易舉的推到m邊,這個年輕魔法師看上去身體似乎有些孱弱,也不知道會不會傷到哪里"……"沒事."林立笑了笑,自己雖然不是高階戰士,卻是真正的鐵匠宗師,被熔爐和鐵錘鍛煉出來的身體,又豈是被人輕輕一推就會受傷的?事實上,如果自己不願意的話,就算是十七級的高階戰士,只怕也別想這麼輕易的將自己推開.

自己之所以會退得如此狼狽,也不過是想要給這兩個家伙讓路罷了"這種事又不是排隊領錢,誰沖在前面誰就領得更多,恰恰相反,這里是危機四伏的死亡之燒斷幕沖在前面誰就更容易遭到魔獸的襲擊.

"躲都躲不及的事,白癡才跟你們爭"望著兩名高階戰士偉岸的背影,林立很下流的笑了笑.

這笑容多少有些詭異,齊納森跟雷吉他們是根本看不懂,只是暗暗猜測,這個年輕魔法師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諾菲勒跟烏伊法魯西倒是看懂了,可是對于這兩個冷血亡靈生物來,死誰不是死?只要那個年輕魔法師不死,其他人死了他們連眼皮都懶得抬一下.

只有雷娜很鄙夷的白了林立一眼,如果讓恩洛斯老師知道,這他口中的天才藥劑師居然是這麼個下流貨色時,不知道會不會氣得直翻白"而事實也證明了,林立的下流是有道理的,前面的道路並不平坦,先遣隊才剛剛切進這條岔路不到十分鍾,就遭遇了進入死亡之痕之後的第一場戰斗.

那是一群數目多達百頭的陰影之狼……沒親身經曆過的人永遠也不會明白,在傍晚的夜幕下,被一百多頭陰影之狼圍住到底是個什麼感覺,一雙雙綠瑩瑩的眼睛,在夜幕下如同一點點破火一般閃動著,讓人光是看上間眼就不由得一陣頭皮發麻,陰影之狼的等級並不太高,只是十一二級而已,就算是裝成十級魔導士的林立跟阿德拉,都可以毫無負擔的干掉幾頭,而不用擔心暴露自己的實力.

不過不管多麼低級的魔獸,一旦多起來就會變得相當可怕,這是林立當初在奧蘭納的時候,被數百頭三眼血狼攻擊之後做出的結論.

這個結論在死亡之痕司樣適用,上百頭陰影之狼從四面八方湧來時,那景象真是讓人毛骨悚然,半亡靈半魔獸的身體,在夜幕下就好象一團團煙霧一樣,一般的攻擊甚至很難殺死它們,它們在傳當中,本來就是野狼死後怨氣不散而生成的怪物,天生就有著豁免一部分物理傷害的能力,想要殺死它們,必須要使用附帶元素力量的武器,也就是所謂的魔法武器魔法武器並不多見,特別是無權無勢的冒險者,要想搞到一把不錯的魔法武器更是難上加難,不然當初的傑森也不會為了一把符文精金長劍而花掉所有積蓄,最後不得不接下夏亞鎮廢墟那種以前絕對不會接下的任務.兩個高階戰士倒是有,他們手上一把彎刀一把巨劍,都算是不錯的魔法裝備,這彎刀巨劍上所附帶的元素力量,也正好是一冰一火,在兩個強大戰士的縱下,這一冰一火的元素力量簡直被發揮到了極限,幾乎沒有任何一頭陰影之狼可以撲近他們身旁五米的范圍,猶如實質一般的斗氣當中,幽藍與赤兩色光芒顯得無比華麗.

林立他們手上也有幾件魔法武器,比如諾菲勒手上的天譴已首,手機站.比如雷娜從不離身的輝煌之刃,可惜他們不能在這個時候拿出來,冒險者擁有一把魔法武器本身就很容易引人注目,更何況是他們這種低級冒險者,真要是在這個時候拿出來,就算消滅了這些陰影之狼,也會把阿德拉嚇個串死.

至于齊納森跟雷吉他們幾十,所使用的武器勉強可以稱之為利器,鋒利倒是鋒利,可是離真正的魔法武器,還有著十萬八千里的距離,頂多也就是放在武器店里,被賣個三五千金幣的貨色,用來對付陰影之狼自然也是稍嫌不足不過這也難不倒林立,只見他在口袋里了,很快就掏出了幾張卷軸.

"這卷軸你們一人一張,用斗氣激活就可以了."這是什麼卷軸?"喬納森接過其中一張卷軸,神色間帶著幾分疑惑.

"烈焰之刃的附魔卷軸,能夠讓你們的武器附帶火焰力量,不過只能持續一個時,一個,時周這種火焰力量就會消失."

"老天……"喬納森頓時就嚇得雙手一抖,差點沒把手上的附魔卷軸掉到地上.

"噓別聲張,我從老師那里偷來的"林立怕這家伙嚷嚷,只得了一個不大不的謊話.

"哦"喬納森這才一臉默然的籲出口氣,就是嘛,費雷兄弟一個十級魔導士,怎麼可能弄來那麼多的附魔卷軸,要知道附魔卷軸雖然不是永久附魔,可是在市場上的價格也是相當昂貴,一張象這樣的烈焰之刃卷軸,少也是一萬金幣一張,而且還別嫌貴,你不買沒什麼,大把的人排隊等著買,對于一個冒險者來,一個時的附魔效果,很可能就會讓你在關鍵時候撿回一條命二沒辦法,魔法物品的市場行就是這樣,這要是換成魔法武器,或者是永久附魔,價格更是高得可怕,動極數十萬的金幣,高的更是多達百萬,不是傑森和艾門達斯那種級別的冒險者,根本連問一問的資格都沒有.

不過從老師那里偷來的,應該就得通了看對方二十來歲的年紀,卻有十級魔導士的水准,喬納森就知道,這位費雷兄弟的老師,多半是一位大魔導士,而且還是那種十七八級的頂尖大魔導士,不然的話,也教不出這麼年輕有為的弟子來.

費雷兄弟,你這樣會不會有麻煩!"不過恍然大悟之後,喬納森又露出了幾分擔憂,在這個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冒險者眼中,魔法師是這個世界上最古怪的一群人,他們把自己關在冷消的高塔內,研究著那此除了他們自己誰也不明白的神秘知識,年複一年日複一日,這種枯燥乏味的生活,早將他們摧殘成了一個又一個的變態,而且年紀越大實力越強的,肯定也就越變態,按照這個思維,費雷兄弟的老師,肯定是一個變態到不能再變態的家伙,要是讓他發現附魔卷軸被偷了,會不會一怒之下用費雷兄弟來進行魔法實險?

"放心,我老師手上有很多這樣的附魔卷軸,悄悄拿上幾張他一定不會發現的,…"林立昧著良心安慰了兩句,沒辦法,他實在不好意思告訴齊納森,沒錯,安度因那老頭手上確實有很夠鵬樓卷軸,不過那都是自己給他的隨著喬納森等人的加入,戰況頓時有了幾分改觀,陰影之狼的數量雖然很多,卻始終只是十一二級的實力,在一開始的時候,還可以仗著半亡靈半魔獸的身體糾纏一下,現在突然多出了五個生力軍,而且個個手持犀利的魔法武器,火系魔法元素本來就是除了光明魔法元素之外,亡靈生物最為懼陽的一種力量,當五把附魔了烈焰之刃的武器揮舞起來時,對于陰影之狼來簡直就是一場屠殺.

陰影之狼的數量正越來越少,就算再蠢的人都看得出來,先遣隊離勝利已經不遠了二可是這個時候,林立卻一直皺著眉頭.

這一百多頭陰影之狼,雖然沒給先遣隊帶來多少危險,卻讓林立證實了自己先前的猜測,死亡之痕最危險的並不是什麼瘋狂的魔獸,而是那股讓魔獸瘋狂的黑暗力量……"因為林立知道,陰影之狼其實並不是什麼野狼死後怨氣不散催生出來的怪物,它們只是一些普通的三眼血狼,或者是比三眼血狼更弱的狼類,不過一群陰影之狼當中,…必定有一頭強大的狼王,這頭狼王甚至可以得上是它們的父親,因為正是因為這頭狼王的存在,它們才能夠由最多不超過五級的三眼血狼搖身一變,變成十一二級的陰影之狼.

陰影之狼的狼王,被稱之為幽魂之狼.

幽魂之狼只是一種稱呼,活著的時候,它可能是一頭不超過五級的三眼血狼,也可能是一頭至少十五級的暗夜魔狼,但是當它死亡的懷抱,並被黑暗力量捧縱之後,它就只有一個名字,那就是幽魂之狼""幽魂之狼是真正的亡靈生物,從本質上來,它甚至比諾菲勒這

個吸血鬼,以及烏伊法魯西這個巫妖更加純粹,因為不管是吸血鬼還是巫妖,總歸都還保留了一些生前的特征,如果謹慎一些的話,他們甚至可以象正常人類一樣生活.

但是幽魂之狼不同"""只有最純粹的黑暗力量,才能夠依生出幽魂之狼這種可怕的怪物,它們也許會保留一些生前的記憶,但那只不過是來自靈魂之火當中的本能,變成了幽魂之狼,也就變成了另一種完全不同的存在.

每一頭幽魂之狼誕生的時候,都擁有至少十八級以工的力量,它們不但精通各種各樣的亡靈魔法,還擁有一具詭異的半亡靈半魔獸身體,這具詭異的身體給它們帶來了強橫無比的力量,在這方面,甚至就連諾菲勒這個吸血鬼都無法司它們相比二沒錯,話菲勒確實是可以空手撕裂冰嚎的猛人,可是林立相信,如果不動用天譴已首的話,就算是諾菲勒都拿幽魂之狼沒什麼辦法,因為幽魂之狼的身體本身就介乎于虛實之司,就如同噩夢山脈的夢魘一樣,是一種有形無實的存在,純粹的力量根本無法給它帶來多少傷害.

靈魂之火當中的那一絲本能,驅使著它們不斷的呼喚同伴,狼被本身就是群居動物,就算是被黑暗力量催生為幽魂之狼,這種來自靈魂之火當中的本能依然無法改變,沒有任何狼群可以抵抗這種呼喚,就如司沒有任何魔獸可以抵抗洪荒魔獸的控制一樣,那是一種天生的弱者對強者的畏懼與臣服二那些被呼喚來的同類,在一開始的時候可能沒什麼變化,但是隨著天長日久,幽魂之狼體內的黑暗力量會漸漸改變它們,讓它們變成一種與自己相似的怪物,而這種被改變過的怪物,就是林立現在所看見的陰影之狼.不過現在讓林立皺起眉頭的,卻並不是這些怪物的父親,傳中的幽魂之狼,林立真正擔心的,是催生出幽魂之狼的那股黑暗力量……,當初在奧蘭納的時候,林立跟森德羅斯交不錯,也曾經聽這位黑暗神殿的大祭司將過一些與幽魂之狼有關的故事,在黑暗神殿的傳當中,幽魂之狼是神祗的寵物,它們存在的目的,就是尋找祭品來獻給神祗.不過真正的幽魂之狼,就連森德羅斯都沒有親眼見過,在黑暗神殿的典籍之上,也至少有數百年沒有關于幽魂之狼的記載了,離現在最近的一次,甚至還要追朔到七百多年前,黑暗神殿還處于全盛時期的那個年代,當時那頭幽魂之狼在萊丁王國北方造成了可怕的災難,最終還是光明神殿的四位大主教同時出手,才將這場可能席卷整個萊丁王國的災難撲滅.

當然,那頭幽魂之狼確實是特別的厲害,據黑暗神殿的典籍記載,那頭幽魂之狼是黑暗年代中期就一直存在的,被一股黑暗力量孕育了無數年月之後,已經擁有了差不多二十四級的力量.

死亡之痕的這一頭肯定不會這麼厲害,從黑暗年代到現在不過一千三百多年,再怎麼導育也孕育不出二十四級的大變態來,林立猜測,這一頭幽魂之狼頂多也就十級的樣子,雖然強大,卻也並非不可戰勝一當然,前提是林立肯拼命的話,各種藥劑喝下去,噩夢之主召出來,以及一切邪惡力量的聖光在手,如果再有幾個炮灰肯去犧牲一下,給自己爭取一此時間的話,自己還是有機會干掉幽魂之狼的.

"但是瑪法家族又沒給老子發薪水,老子為什麼要這麼拼命?"林立從來就不是一個視死如歸的人,恰恰相反,這賤人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怕死的人之一了,所以他才會一來到安瑞爾世界,就想方設法的變強,偷也好搶也好騙也好,只要能夠變強,什麼下流的手段他都用得出來,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能夠好好的活下去,讓他這種貪生怕死的家伙去跟幽魂之狼拼命?

你不如害他一塊肉好了林立看了看正吟唱著咒語的阿德拉,心頭暗暗盤算著,要不要把這個家伙一起帶走,關于這一次瑪法家族的計劃,他似乎知道不少的東西,要是抓回黃昏之殊審問一下的話,手機站.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我靠,怎麼回事!"但是就在這個手,林立卻突然感覺到,手指上突然傳來一陣灼熱.

灼熱傳來的瞬間,林立就已經反應過來,是無盡風暴之戒!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幾乎將林立半條命嚇掉,這一陣灼熱來得太過反常,無盡風暴之戒在自己手上戴了這麼久,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況,就連康納里斯那個又下流又狡瑁的家伙,在無盡風暴之戒當中都翻不起什麼波浪,一直好端端的無盡風暴之戒,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林立心頭驚微之下,也管不了什麼陰影之狼了,直接將一絲精神力探入無盡風暴之戒當中.

然後,他就看到了一副令人目瞪口果的景象.

一直安安靜靜躺在無盡風暴之戒當中的聖光,竟在突然之間變得狂暴起來,就好象一拖完全失去了控制的公牛一樣,在那無邊無際的次元空間當中狂沖亂撞,熾熱無比的白光照亮了整個世界,恐怖的神聖力量肆無忌憚的散發出來,讓近乎永琲漲舅葵韃○ㄓ@陣地動山搖.

那一絲精神力才剛叮湧入,就被狂暴無比的神聖力量裹了起來,只是刹時之間就被絞了十粉碎.

"怎怎麼會這樣?,還好林立精神力異常強大,雖然被神聖力量絞碎了一絲,卻還不至于對他本身造成什麼影響,若是換個一般的魔法師來的話,只怕光是這一次精神力的損失,就足以讓他魔法水准往後倒退一大步.

不過精神力沒受到什麼影響,並不就意味著林立不感到驚訝.

這可怕的景象林立還從來沒有見過,甚至連想都沒有想過這怎麼可能,永遠安靜祥和的聖光,怎麼會在突然之間變得如此狂暴?

"難道,是因為催生幽魂之狼的那股黑暗力量?"林立自自語的了一句之後,又自顧自的搖了搖頭,應該不是,催生出幽魂之狼的黑暗力量雖然強大,卻還沒有強大到足以讓聖光狂暴的程度,要知道,就算是自己在無盡世界當中,親手射殺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的時候,七支星辰碎片都沒有表現得這麼瘋狂.

唯次與之相似的況,應該是在太陽之井的時候.

那個時候自己才剛剛獲得星辰之怒,還不動得如何駕職這件眾神使用的武器,一個極其偶然的失誤,自己讓聖光與幽暗靠在了一起,光明與黑暗的力量碰撞之下,制造出了一場幾乎將太陽洶井徹底摧毀的元…素風暴.

"等等,幽暗?"林立想到這里的時候,臉上已是難以抑制的露出了幾分驚愕:"難道,催生幽魂之狼的黑暗力量是幽暗?"

傳當中,眾神以地,水,火,風,光明,黑暗,混濤七種元素力量,打造出了七支星辰之怒的弩矢,它們只需要輕輕一擊,就足以讓星辰破碎,其中一支聖光,林立已經在夏亞鎮廢墟使用過了,雖然沒有象傳當中一樣擊碎星辰,卻擊碎了一未傳奇巫妖的骸骨領域,並殺死了一頭實力不在傳奇巫妖之下的骸骨巨龍.

聖光的力量來自光明,幽暗的力量來自黑暗.

想通這一切之後,峰谷深處傳來的死亡氣息,再不象先前那般壓抑,隱隱約約之間,林立似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親切,甚至聽見了一個聲音正在自己的耳邊不聽呼喚,這個聲音超越了空司超越了時間,但是聽在耳中,卻是與當初在太陽之井時一般無二.

"我明白了"""

循著這一絲線索,林立想通了許多東西,來到黑石山脈之後,一直不明白的東西,好象在突然之間就豁然開朗,無論是瑪法家族的計劃,還是這次先遣隊的目的,甚車就連那個曾經跟自己一起吃過烤肉的圖坦卡蒙,林立也隱隱才到了幾分他的真實身份.

"看來,這黑石山脈注定要變得精彩起來了…"

林立嘴角帶著一絲笑容,當他走進峽谷的時候,步子竟是如此的堅定沉穩.

幾乎是與此同時,離死亡之痕不遠的營地里,卻突然閃過一個瘦的身影,在傍曉的夜幕下,這個曆的身影就好象一個幽靈一樣,悄無聲息的閃進了赫頓的帳篷當中.

"赫頓少爺,我回來了."

頓身上裹著一張厚厚的毛毯,手上拿著一本黑色封面的魔法書,當那個瘦身影閃進帳篷的時候,看得聚精會神的赫頓連頭都沒有多抬一下,只是很隨意的問了一句:"威瑟這一下午都去了一些什麼地方?"威瑟並沒有趙得很遠,只是去了一片離死亡點痕不遠的樹林,然後在那里跟一個叫加文的魔法師見了一面."

"加文?"赫頓皺了皺眉頭,輕輕的將手中的魔法書放下:"告訴我詳細的經過,記住,不要漏掉任何一句話."

的身影微微彎著腰,用一種恭敬得近乎謙卑的姿態,向這位年輕的瑪法家族繼承人複述自己所見到的一切.

威瑟跟加文見面的過程本來就有些漫長,加上赫頓又有命令,絕不能漏過一丁點的細節,所以這個瘦的身影花了差不多半個時,才將一切完完整整的複述下來.

"你是,輕風平原魔法公會?"

"是的…""去把哈恩找來,對了,還有艾門達斯"

"是."

瘦的身影離開還不到五分鍾,帳篷外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哈恩跟艾門達斯幾乎是同時走進帳篷,兩人臉上都帶著濃濃的疑惑,都已經這麼晚了,赫頓少爺為什麼還會把自己找來?

"哈恩,你這一次招募來的冒險者里,是不是有一




上篇:第四百八十五章 赤豹     下篇:第四百八十七章 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