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四百九十八章 黑暗中的骸骨巨龍  
   
第四百九十八章 黑暗中的骸骨巨龍

第四百九十八章 黑暗中的骸骨巨龍



最糟糕的力從阿德拉的話中聽出,泣種循環並廂丸吃不變,而是好象滾雪球一樣正越滾越大,這些被幽暗催生出來的亡靈生物,遲早有一天會掙脫幽暗的束縛,它們將會走出死亡之痕,將整個黑石山脈變成亡靈生物的樂園,它們甚至會走下黑是山脈,對附近的村莊和城市起攻擊……

如果事真的展到這一步,瑪法家族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黑石山脈與亞米尼亞城之間不過半天的路程,亡靈生物一旦走下黑石山脈,第一個要攻擊的絕對是亞米尼亞城,到了那個時候,可就不是開玩笑的了,亡靈生物可不象萊丁王國的軍隊,打不過還可以談判,一旦讓這些亡靈生物沖進城市.再繁華的城市也會在一夜之間化成廢墟.

對于瑪法家族來,亞米尼亞城就是他們生存的根基,根基被人毀壞,整個瑪法家族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瑪法家族絕對不可能容忍這樣的事生,就算是很難為某件事動心的傳奇強者塞恩.也不得不蟬精竭慮,想盡一切辦法將危機的萌芽撫殺掉.

"讓我想想"這個時候,林立腦子思真的很亂,原本已經理出來的頭緒,又被阿德拉的話弄得亂七八糟.

看來,死亡之痕的一切,並不象自己先前所想的那麼簡單,一開始的時候,自己還以為幽暗就是死亡之痕的真正統治者,自己一旦掌握了幽暗,就可以掌握整個死亡之痕,現在看來似乎不是那麼回事.

真正控制著死亡之痕,控制著這些亡靈生物的,是阿德拉口中所的那個祭壇,那個祭壇才是整個研究基地的核心,而幽暗,頂多不過是研究基地的動力源泉而已,就好象永睆第l里的那顆巨龍魔晶一樣."林立心里很清楚,幽暗的力量絲毫不比巨龍魔晶遜色,這座以幽暗為動力源泉的研究基地,只怕也不會比永睆第l差上多少,其中的核心祭壇,又豈是隨隨便便可以摧毀的?

而且干萬別忘了.研究基地當中,還封印了一位能跟塞恩拼個兩敗俱傷的強者"

"很麻煩啊"林立痛苦的揉著眉心,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最後終于咬了咬牙,從無盡風暴之戒當中掏出了聖光.

老實,林立其實是很不想動用聖光的,這太危險.光暗兩種屬性一旦接觸,所產生的爆炸不比一個傳奇魔法遜色,當初在無盡世界的時候,聖光與幽暗引的那場大爆炸,幾乎將半個太陽宮殿炸飛,真要是在這山洞里來這麼一下,先遣隊上上下下十幾口人,只怕全都要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可惜現在不動用聖光是不行了

這山洞里亡靈生物實在太多,每往前前進一步都是如此的艱難,整整一個下午,竟連十分之一的路程都沒有完成1而且這還只是開始而已,到了後面鬼知道會遇到些什麼,特別走進了研究基地之後,其中的危險簡直是不可想象的,誰都知道,那些見鬼的高等精靈貴族一向以變態聞名.對付他們遺留下來的東西,只能用更變態的聖光來應付.

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利用聖光強大的力量,以最快的度通過亡靈生物的封鎖,進入研究基地的中心,摧毀祭壇拿到幽暗.

這一次,林立對幽暗是勢在必得!

不僅僅是因為幽暗那強大的力量,

對于林立來.幽暗背後藏著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從晨曦廣場到死亡之痕,一次又一次的巧合,讓林立有一種感覺,林立隱隱約約覺的.那七枚失散的星辰碎片,以及那個只聽過名字的不朽之王,似乎都跟自己有著莫大的關系,可走到底是什麼關系,卻又完全不清楚,林立只知道,想要解開這些疑問,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七枚失散的星辰碎片,以及至今還沒有任務線索的星辰之怒,當這件神話武器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那一刻,恐怕就是一切謎底揭開的時候

聖光網一出現,光芒就充斥了整個山洞,就如同東升的旭日,終于掙脫了黑暗的束縛,將溫暖的陽光灑滿大地一樣,刹時之間,整個山洞就亮了起來,每一個角落每一個縫隙,都滿溢著神聖的氣息,無論是密密麻麻的骸骨戰士.還是縮頭縮腦的尸巫,在聖光的力量面前,都如同陽光下的冰雪一般,瞬息之間就融化掉了,

"這",這是?"阿德拉整個人都怔住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場原本應該艱難無比的遭遇戰,竟會以這樣一種方式結束.要知道,這里的每一具骸骨戰士,都擁有接近十級的力量,那些隱藏在黑色霧氣當中的尸巫,更是每一個都在十六級以上,它們在一起的時候,甚至足以讓二十名死亡騎士陷入苦戰.

可是它們在這神聖的光芒之下,卻連一秒鍾都沒能堅持下去.

就是這麼"滋"的一聲輕響,整個世界就突然安靜下來.

這簡直就好象是在做夢一樣,就連光明神殿的大主教親自出手,只怕也不會創造出這種近乎奇跡一般的戰果吧?

事實上,被嚇傻的遠遠還不止阿德拉一個,除了親眼見證過聖老,威力的烏伊法魯西和諾菲勒之外,幾乎每一個人臉上都露出了呆滯的表,甚至就連那二十個網網收服的死亡騎士,就不約而同的露出了畏

而所有人當中最震驚的,無疑就是雷娜了"

身為光明神殿的神聖騎士,雷娜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網才那一刹那綻放開來的光芒意味著什麼,那甚至是比大預術更加純粹的神聖力量,就算是羅薩里奧陛下親自出手,都不一定能象這今年輕魔法師一樣,如此乾淨利落的,在一瞬間內就將無數亡靈生物淨化.

"難道"

突然之間,雷娜想起了那一次會議那一次讓羅薩里奧陛下使用了三個大預術的會議.

"到目前為止我只知道他就在輕風平原,大約二十來歲的年紀,而他的職業則是一個魔法師,"

這是羅薩里奧陛下親口出的話

"難道這個自甘墮落,終日與亡靈泌為伍的家伙,就吾羅薩里奧陛下口中的聖米!子,聖祟瓚八…的唯一化身?"雷娜盯著林立看了半天,突然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盡管隨著相處的日子越來越長,雷娜對這個深受老師推崇的年輕魔法師也就越了解,真要起來的話,就連雷娜自己都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其實並沒有看起來那麼討厭,至少在烏云鎮被深巨蟒攻擊的時候,他表現得象一個真正的騎士.

當然,這並不就意味著,雷娜願意認同他的一些行事方式,比如他那兩個亡靈生物仆人,雷娜就一直看不順眼,從接受聖光教義的雷娜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一個人類居然會讓兩個亡靈生物做仆人的事.

至于這個讓亡靈生物做仆人的人類,竟是羅薩里奧陛下口中的聖先,之子,光明神殿教典當中記載的,聖光在人間唯一的化身,在雷娜看來那簡直跟瘋了一樣.

聖光要婦七身成這樣.還不如瘋了的好,,"可是羅薩里奧陛下的話就在耳邊,眼前的神聖光芒更是如此真實,這一切都由不得雷娜不信,一時之間,這位年輕美麗的神聖騎士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在那心神不定的想了半天,也只是決定等這一次回去之後,一定要找恩洛斯老師問問.

突然之間爆出來的神聖光芒,只用了一瞬間就讓整個世界變得乾淨起來,前方的道路再沒有一絲黑色的霧氣,也沒有一個.亡靈生物的影子,有的只是一條幽暗深邃的漣道,一直通往不知名的地方"

沒有了亡靈生物的騷擾,先遣隊的行進度就快得多了,只用了不到一個時,就穿過了那一條條仿佛蜘妹網一般複雜的通道.

然後,眾人就突然覺的眼前豁然開朗……

這里應該就是山腹的位置了,遠遠望去前方一片空曠,簡直就好象是一望無際的平原,四周的石壁如同刀劈斧砍一般,光滑得嚇人,每隔十米左右,那光滑的山壁上就有一些花紋,看起來細膩而又神秘,似乎蘊涵著某種神奇的力量,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石壁肯定不是天然形成的,大自然的力量再怎麼鬼斧神工,也不可能造就出如此光滑細膩的石壁.

開辟出這一片山腹的,當然是一千三百年前的那些高等精靈貴族.

"好大的手筆"林立遠遠望了一眼,而已是不由得暗暗心驚,花紋就不用了,光是將這堅硬的岩石打磨得如此光滑,就不知道要動用多少人力物力,高等精靈貴族的變態果然不是一句空話.這種苛刻的完美主義傾向簡直只能用病態來形容,連這麼一個臨時用來進行亡靈魔法研究的陰森山洞,也一定要將石壁弄得盡善盡美.

"那座祭壇就在前面阿德拉在光滑的石壁前停下腳步:"不過大家最好心一點,據塞恩老師,這里的亡靈生物,跟外面那些比起來完全不一樣"

"恩."這林立也點了點頭,雖然這四周沒有一根骸骨.也沒有那種令人做嘔的腐臭,但是林立總覺得,這空氣當中似乎總彌漫著一股危險的氣息,無盡風暴之戒當中的聖光更是瘋狂跳動,一如當初在太陽之井,光暗撞擊的那一瞬間.

這種危險來臨前的感覺.讓林立緊張得心都提了起來,精神力被催動到了極限,一顆巫師之眼不停的在四周按索著一切可以的跡象.

二十名死亡騎士再次召喚出自己的夢魘,用一種無比謹慎的姿態守護在先遣隊的四周,阿德拉的右手始終放在口袋里面,緊緊握著那張可以救他一命的傳送卷軸,沒有人能比他更加了解,這片看起來平靜安詳的地方到底有多麼危險.就連他的導師塞恩都允許過,一旦他在這個地方遇到危險,立刻就可以用口袋里的傳送卷軸逃命.

這個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處于一種緊張的戒備狀態,因為誰也不知道危險將會在什麼時候降臨.眾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始終讓自己的神經繃緊,一旦遇到危險.能夠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這種緊張的戒備狀態持續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前方的黑暗當中突然露出了一點光亮.

"祭壇就在那里!"當那一點光亮落入眼中的時候,阿德拉皺緊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兩天一夜的艱難跋涉,無數次險死還生的戰斗,終于找到了這座隱藏在山洞當中的祭壇,就算是以阿德拉的涵養,在這一玄也不由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以至于他甚至忘記了.這里是危機四伏的死亡之疲,

心!"幾乎是與此同時,林立臉上神色卻是猛的一變,因為他聽見了一陣熟悉的風聲……

就在阿德拉加快腳步.向著黑暗中的那一點光亮飛奔而去的手,天空中突然專起了一陣狂風.在那一玄,幾乎所有人都有一種落入尸骨堆當中的感覺,狂風當中帶著濃濃的腐臭,就如同無數腐爛的尸體堆在一起一樣.

"老天,"阿德拉驚駭之間抬頭望去,臉上那欣喜的笑容頓時凝固住了,,

天空中一頭龐然大物掠過,那巨夫的肉翼張開,將所有人都覆蓋在陰影之下,驚駭當中,阿德拉仿佛聽見了一聲長吟,跟著就只見一片冰藍色的火焰從天而降,刹時之間,阿德拉就覺得眼前的世界充滿了幽藍的色彩……

當冰寒刺骨的冰焰從天而降的瞬間,阿德拉意識到那是一頭骸骨巨知…

但是這個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骸骨巨龍的冰焰幾乎足以媲美傳奇魔法,一旦直接命中,就算阿德拉的身體是由鋼鐵鑄成,也會在一瞬間內被凍裂.

這一切實在來得太快.沉浸在欣喜當中的阿德拉,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當中,竟然隱藏著一頭真正的骸骨巨龍,而且這頭骸骨巨龍竟然如此陰險,在無聲無息當中就向自己起了

"這下完了"當冰焰落下的一瞬間,阿德拉腦子里只剩下這麼一個,念頭.




上篇:第四百九十七章 循環     下篇:第四百九十九章 冰霜龍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