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一十章 魔紋陣列  
   
第五百一十章 魔紋陣列

第五百一十章 魔紋陣列



差到林立將這十三道魔紋分析宗之後.也是不由得受,路色.這絕對是宗師級別的手筆,就算是跟黃昏之塔的十方皆殺陣列比起來,只怕也是不遑多讓,而且在整個設計思路上面,多半還要比十方皆殺陣列巧妙一些.

十三道魔紋分別蘊涵著七種力量,腐蝕,重力,劇毒,恐懼,幻覺,媚惑,黑暗.在魔紋陣列的控制下,這七種力量可以以任何方式組合,並發揮出令人恐懼的威力,而且,整個魔紋陣列是以幽暗為魔力源泉的,也就是.這十三道魔紋可以直接吸取幽暗的力量.

在林立看來.這才是整個魔紋陣列最大的亮點.

因為幽暗本身就是這些界上最純粹的黑暗力量,這十三道魔紋吸取幽暗的力量之後,甚至都不需要轉換就可以直接運用,而且還永遠都不需要擔心這種力量枯竭.

"厲害"身為一個真正的銘文宗師,林立心里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在魔紋設計上.越強大的魔力源泉也就越難以運用,比如林立自己,在設計十方皆殺陣列的時候,最困難的其實並不是如何平衡那十道獨立的魔紋,而是如何將十弈皆殺陣列融入傳奇魔晶的動力體系當

一顆傳奇魔晶就已經如此困難了,那麼比傳奇魔晶更加強大的幽暗呢?

看來,那個曾經輝煌無比的王朝,並不是只有奧斯瑞克一今天

"費雷魔法卑.您怎麼"林立望著月亮石上的魔紋出神,旁邊的阿德拉卻有些忍不住了.

"召喚卷軸還有嗎?"

"有到是有"阿德拉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翻了翻口袋,掏出一張白色的召喚卷軸來:"不過十五級以上的召喚卷軸.都在對付骸骨戰士的時候用光了.現在就剩下這麼一張召喚三眼魔狼的,您看會不會"

"沒事."林立搖了搖頭.伸手接過三眼魔狼的召喚卷軸,然後輕輕捏開中間的封皮,手上的召喚卷軸頓時化成一團霧氣,霧氣當中一頭三眼魔狼若隱若現,林立也懶得等那彌漫的霧氣散盡,直接就用精神力下達了一道命令:"到台階上去."

三眼魔狼畢竟只是低級魔獸,以它那可憐的智商,又怎麼可能明白.這座祭壇到底是多麼恐怖的存在,林立這個召喚者的命令才剛才下達,三眼魔狼就已是"嗖.的一聲沖上了台階.

"費雷魔法師.您這是干什麼"

阿德拉的話音才剛剛落下,祭壇四周就彌漫起了一片黑色霧氣,這一片黑色霧氣並不太濃,但是卻在瞬間就將整個祭壇遮蓋起來,跟著,就聽見三眼魔狼的一聲慘叫從黑色霧氣當中傳出"

除了林立之外.幾乎所有人都被這一聲慘叫嚇到了.又有誰能夠想到,這麼一座一千三百年沒見過天日的祭壇當中,竟會藏著如此可怕的殺人陷阱,特別是喬納森,在聽見這一聲慘叫的時候.真是連冷汗都嚇出來了,先前要不是費雷魔法師把自己叫住,現在發出這一聲慘叫的恐怕就應該是自己了,本站斬地址已夏改為:聊聯凹鵬聊嵌請登陸圓讀

"我明白了"阿德拉臉色蒼白的望著祭壇,目光當中隱隱帶著一絲恐懼:"原來這麼多年以來導師都上錯的,導師一直以為當時偷襲他的是巫妖,卻沒想到居然是這座祭壇本身的陷阱"

"這個陷阱叫魔紋陣列"林立一臉笑容的完之後卻並沒有去解釋魔紋陣列到底有多厲害,因為這根本沒辦法解釋,就算是在整個安瑞爾世界.懂的魔紋陣列的人也不會超過十個.這十個人當中,當然不可能包括阿德拉和他的導師,自己再怎麼解釋,阿德拉也是不可能聽得懂的,

而且,林立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沒錯,這個魔紋陣列的設計者,確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天才,就算是換了自己,也沒把握設計出如此巧妙的魔紋陣列來,但是設計不出,並不代表自己不可以抄襲,銘文師一旦達到宗師境界之後,其實已經沒有什麼高下之分了,差距只是想得到和想不到而已,只要自己把整個魔紋陣列拓印下來.最多研究個幾天,就可以原封不動的複制出來.

"烏伊法魯西.給你半個時時間,把這上面的花紋拓印下來."

"是,主人

半個時之後.烏伊法魯西完成了拓印,而林立也舉起了蒼穹法杖,慢慢走到了祭壇前方.

"大家往後退一點."完這一句話之後,林立開始了咒語吟唱,仍然是炎爆術的咒語.仍然是快得接近瞬發.

"妾一"

隨著一聲悶響,巨大的火球狠狠砸在祭壇表面,耀眼的火花當中,大塊大塊的月亮石飛濺而起,原本完整無缺的魔紋陣列上.頓時就出現了第一個"缺口.跟著就是第二個第三個,一直到第十三個,

林立用十三個炎爆術,在祭壇上轟出了十三個缺口,如果有其他銘文師在這里看見的話.只怕真的是要氣得破口大罵,這十三個炎爆術轟開的地方,正是十三道魔紋的核心回路,也就是,這十"丁天爆底破壞了眾今天才的魔紋陣列

"好了.喬納森大哥,你上去吧."

"好

喬納森點了點頭,拿著那六顆黑色魔晶.順著台階就爬了上去,在阿德拉的魔法標記指引下,喬納森很快就把六顆黑色魔晶鑲嵌到了應該鑲嵌的的方.

隨著組後一顆黑色魔晶鑲嵌完畢,山洞里的一切好象突然變得清晰起來.那種讓人壓抑而又煩躁的微弱魔法波動,也好象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抑制住了一樣,讓人再也無法感受到一絲一毫.

就連林立都感覺到了,無盡風暴之戒當中的聖光.在突然之間就停止了跳動.變得安靜而又平和,再也不複先前那種煩躁不安的模樣.

"這六顆黑色魔晶,也是那位高等精靈貴族的遺物,據是來自一種遠古魔獸,它們唯一的特點就是會瘋狂吞噬魔力,就算是一位頂尖大魔導士.也會在一瞬間內被它們抽干,所以我才會讓喬納森先生攜帶它們.另外,那位高等精靈貴族曾經在日記中寫到,祭壇里的那支弩矢擁有一種很奇怪的力量,只有用這六顆黑色魔晶將那種力量暫時壓折住,我們才能夠安全的取得寶藏地圖

在六顆黑色魔晶瘋狂吞魔力的時候,阿德拉也在很耐心的給林立解釋著.隨著大家離祭壇中的寶藏地圖越近,阿德拉就越是表現愕心翼翼,生怕自己所做的事會讓這今年輕魔法師產生什麼誤會,因為阿德拉心里很明白.這個,時候產生誤會不但會害了自己,還會害了整個瑪法家族,,

"好了.費雷魔法師,我們上去吧."一直等到幽暗的氣息徹底消失,阿德拉才跟林立一起走山台階.

取出貴族先生遺物的過程相當順利,因為幽暗就握在不朽之王的半身像左手當中,而阿德拉口中的寶藏地圖.則是一張泛黃的羊皮紙,這張泛黃的羊皮紙被卷成一個卷軸,就放在不朽之王的半身像旁邊.

從不朽之王的半身像旁邊拿起寶藏地圖的時候,阿德拉激動得連手都在微微發抖,這可是打開不朽之王寶藏的鑰匙,在那座寶藏當中,不但有無窮無盡的財富,還有獲得最強力量的方法,一旦讓自己掌握了這種方法,自己真有可能在有生之年突破傳奇境界,甚至有希望攀登聖域的顛峰,

"幽暗.真是好久不其了.

林立的手也在微微發抖,七支星辰碎片,已經有兩支在自己手上了,而且是一光一暗,只要自己好好運用.幽暗與聖光,將會成為自己最強的力量.而且,自己手上有了這一光一暗兩支星辰碎片,再想要尋找其他的可就容易多了,星辰碎片之間可是會產生共鳴的,自己以後再也不用等到近在咫尺的時候,才憑直覺判斷出某個地方很可能藏著一支星辰碎片.

對于現在的林立來,再找到其他五支星辰碎片,只不過是時間間題,

林立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心頭的激動壓抑住,然後伸出微微顫抖的右手.將那支被不朽之王半身像握住的幽暗抽了出來,,

脫離了那六顆黑色魔晶的吞噬,幽暗本身的力量立刻就彌漫出來,強大而又深邃,就如同黑暗本身,林立將幽暗握在手中,細細感受著這股熟悉的力量,洗惚之間,似乎又回到了無盡世界,,

而這個時候,瑪法家族的團隊,也已經穿過了死亡之痕,在一片空曠的平原上紮下了營地,跟出發的時候比起來,現在這支團隊已經完全換了一個樣子,不但補充了大量瑪法家族的精英,還得到了幾位極其強大的盟友,比如輕風平原排名前十的夏亞盜賊團,比如黑暗神殿的大祭司森德羅斯.

老實,森德羅斯的到來,確實讓赫頓喜出望外,如今的黑暗神殿雖然已經無法同光明神殿抗衡,但是森德羅斯依然是站在魔法顛峰的頂尖強者,傳奇境界的亡靈魔法師有多可怕,赫頓早從導師口中聽過無數次了

當然.赫頓心里其實也知道,象森德羅斯這樣的人物,瑪法家族肯定是請不動的,這次之所以能夠這麼順利的邀請到,靠的全是導師當年的一點,交.

所以這幾天赫頓把森德羅斯伺候得格外殷勤,單獨為他安排了一間豪華寬敞的帳篷不,早午晚三餐必定是親自送進帳篷里面,談之間的態度更是恭敬得不能再恭敬了,不得不承認,這位瑪法家族的第一繼承人.就是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獨特天賦,就好象跟任何人都能相處融洽似的,就連森德羅斯這麼陰冷的性格,在跟赫頓話的時候,都會偶爾擠出一絲生硬的笑意.

赫頓為森德羅斯安排的帳篷,就在整個營的的中央,從外面看上去寬敞而又奢華,走進帳篷里面,地下鋪著的是又軟又暖的地毯,四周擺放的桌椅更是全部出自名家之手,走進這樣一座帳篷,就好象走進了國王的行宮,你根本無法想象這是在環境惡劣的黑石山脈.本站斬地址已夏改為:聊聯凹鵬卿嵌請登陸圓讀

如果非要有什麼缺點的話,那恐怕也只能是太過冷清了,偌大的※世帳簿甲面,就只有身穿黑色長袍的森德羅斯個人,除犀一二餐親自送來的赫頓之外,幾乎沒有任何人願意走進這座帳篷.

因為這位傳奇法師身上,似乎天生就有著一種陰冷的氣息,別一般的仆人了,就算是范高雷這樣殺人不眨眼的盜賊頭目.在森德羅斯面前.都忍不住會微微顫抖,在來的第一天,范高雷就想跟這位傳奇法師攀上關系,然後,這位殺人不眨眼的盜賊頭目,就個這個想法後悔了整整幾天.

那種感覺真的太可怕了……本站斬地址已更改為:腳聯凹鵬嵌請登陸圓讀

看起來又矮又瘦的一個老人,除了一個傳奇法師的頭銜之外,似乎沒什麼特別出奇的地方,但是當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那種陰冷的氣息卻是瞬間就深入骨髓.那種感覺就好象突然掉進了一個冰窖一樣,讓人渾身上下連血液都被凍結起來.

不過最可怕的卻是那雙眼睛,每次想起那雙眼睛,范高雷就覺得自己象是被一條毒蛇盯上了一樣.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讓范高雷在黑石山脈上一連做了好幾晚上的噩夢,從那一次之後,范高雷就再也不敢去接近這個可怕的亡靈魔法師了,他甚至暗暗發誓,如果可以的話,自己這一輩子都不要再看到這個家伙,,

殺人不眨眼的范高雷都嚇成這樣,其他人自然就更不用了,短短幾天下來,除了赫頓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人敢踏入森德羅斯的帳篷.

不過對于森德羅斯來.有沒有人踏入自己的帳篷,其實並不重要,反正自己這一次來黑石山脈.除了還塞恩一個人之外,更多的是為了那個在黑暗神殿傳承了一千三百年的預,至于其他人,森德羅斯根本沒興趣理會.

沒有旁人打擾的況下,森德羅斯大多數的時間,都花在了冥想上面,不過到了他這種程度.冥想的目的已經不光是恢複魔力那麼簡單了,對于森德羅斯來,冥想的最大意義是讓他可以靜下心來思考.

早在一千三百年前格雷斯科就曾經過,傳奇法師一生的時間都會用在思考上.

這話真是一點也不誇張.任何一個突破了傳奇境界的魔法師,都會將思考當成最重要的事,因為他們需要思考的事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一旦突破了傳奇境界,也就有資格洞悉這些界的許多秘密,他們有太多的事需要思考,魔法的本質,世界的真相,這種思考本身就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就如同魔法學徒將冥想當成最重要的事,魔法師將記憶咒語當成最重要的事,魔導士將研究技巧當成最重要的事,大魔導士將領悟規則當成最重要的事,無非是不同的階段做不同的事而已,

今天森德羅斯仍然是與往常一樣,吃過午飯之後就開始了每天一次的冥想.

但是,才剛剛進入冥想狀態.森德羅斯就突然集開了眼睛.

"這怎麼可能"森德羅斯的目光當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此時的他簡直就好象是一個被打雷閃電嚇壞的孩一樣.

還好范高雷不在這里,不然的話.這位殺人不眨眼的盜賊頭子,只怕打死也不會相信,那雙仿佛毒蛇一般陰冷的眼睛當中,竟會流露出如此人性化的神色.

更讓人無法相信的是,森德羅斯張開眼睛之後,幾乎是立刻就沖出了帳篷,在從幾張椅子旁穿過時,甚至還很狼狽的絆了一下,幸虧森德羅斯反應不錯,踉蹌了幾步總算沒有摔到,不過這一幕若是落在其他人眼中,只怕真要給嚇出心髒病來,這慌慌張張,就好象被狗追一樣的狼狽老人,真的就是黑暗神殿最強的大祭司森德羅斯?

"這些界上怎麼可能出現這麼純粹的黑暗力量,"森德羅斯一臉慌張的沖出帳篷,用一種驚疑不定的目光死死定著死亡之痕的方向.

憑著一個傳奇法師的敏銳感覺,森德羅斯有十成十的把握,那股突然散發出來的黑暗力量,絕對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但是就算森德羅斯見多識廣,這一生當中見識過無數人想都不敢想的存在,但是在這個時候.森德羅斯依然不敢相信,這種純粹得近乎完美的黑暗力量,居然真的會在安瑞爾世界出現,,

這簡直就是違背這個世界規律的存在,任何力量都不可能沒有一絲瑕疵,任何絕對完美的存在最後都必將走向毀滅.

可是,那股從死亡之痕傳來的黑暗力量,卻又是如此的真切,森德羅斯甚至可以很清晰的把握住它的每一次跳動,那種完美的旋律簡直就如同一首優美的音樂一樣.

"難道,那個預是真的?"這個念頭就好象一道光芒一眼,突然在森德羅斯腦海當中閃過,然後,這位黑暗神殿最強的大祭司就突然呆住了,,




上篇:第五百零九章 寶藏     下篇:第五百一十一章 借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