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一十六章 底細  
   
第五百一十六章 底細

第五百一十六章 底細



"我只是想看看,離開奧蘭納之後,你到底長進了多少"大概也只有在面對林立的時候,這位象尸體多過象活人的亡靈魔法師臉上,才會露出一絲屬于正常人類的笑容.

因為對于森德羅斯來,這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其實真要嚴格起來,這一老一少,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都有著天差地遠的差距,論實力,森德羅斯在數十年前就已經突破了傳奇境界,而林立才不過是剛剛摸到傳奇境界的門檻而已,論地位,森德羅斯貴為黑暗神殿的最強大祭司,生平事跡早已成為真正的傳,而林立才剛剛登上輕風平原魔法公會會長的位子,連多蘭德城主都不一定知道這位會長長成什麼樣子……

但是林立有一點是森德羅斯比不了的,那就是在藥劑學上的造詣,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林立才會被森德羅斯當成真正的自己人.

事實上,還不光是森德羅斯一個人,包括巴爾伯,恩洛韃,伯恩塞絡等人在內,在林立面前的時候,都從來不會擺出傳奇強者的姿態,更不會以長輩的身份自居,永遠是朋友之間的平等對話,甚至在遇到疑問的時候,還要虛心的向林立請教.

當然,這一切只有幾位藥劑大師才知道,其他人是無法接觸到這種秘密的.

所謂的其他人,指的自然是赫頓和阿德拉了……

看著森德羅斯在那心的賠著笑臉,赫頓頓時就差點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赫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位費雷會長是吃了熊心豹膽了還是怎麼回事,居然敢在森德羅斯面前擺臉色,森德羅斯是什麼人?那可是在傳奇法師當中,都有著赫赫凶名的強大存在,就算是自己的導師塞恩,都不敢去隨意激怒,這位費雷會長又是發的哪門子神經,好好的台階不下,非要擊波怒森德羅斯……

當然,最讓赫頓無法接受的,還是在那等了半天,卻沒有等到森德羅斯生氣,哦不,不光是沒有生氣,赫頓分明看見,這位有著赫赫凶名的傳奇強者,竟然一臉心的賠著笑臉!

在這一刻,赫頓仿佛看到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了……

"去,幫我把阿德拉魔法師請來."赫頓回到自己的帳篷之後,連氣都沒來得及喘上一口,就立刻叫人去請來了阿德拉.

赫頓畢竟不是哈維那種廢柴,一旦發現林立跟森德羅斯關系不淺,這位瑪法家族的第一繼承人就立刻冷靜下來,開始思索起這種關系待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很明顯,事已經脫離了自己的控制.

這位費雷會長的背景,肯定比自己想象當中更加深厚,不然的話,他憑什麼跟森德羅斯平等對話,就憑他剛剛成為一個魔法公會的會長?整個法蘭王國有二十四個魔法公會,除了奧蘭細的那一位之外,誰敢在森德羅斯面前出口大氣?

另外,這位費雷會長的個人實力,似乎也是強得嚇人.

剛才一老一少的精神力交鋒,赫頓可是親眼目緒了的,就算是在百米之外的樹林里躲著,赫頓都可以感覺到從森德羅斯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壓力,但是那位費雷會長,在這種壓力之下竟敢森德羅斯拼了個勢均力敵.

這個費雷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赫領自己也怔了一下.赫頓突然意識到,自己對這位費雷會長,竟是差不多一無所知.

瑪法家族強大的報網絡,在這位費雷會長身上,就好象完全失去了威力一樣.

到目前為止,自己也僅僅是知道,這位費雷會長似乎是出自加洛斯魔法公會,然後在奧蘭納一鳴驚人,擊敗了奧蘭納的格蘭芬多,以及夜幕城的瑪迪亞斯,最後得到最高議會的賞識,被任命為輕風平原魔法公會的會長.

可是除此之外呢?

到目前為止,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導師是誰,總不可能是加洛斯魔法公會的茜瑞安吧?那胖老頭自己都才不過是十五級的大魔導士,聽前段時間還在一個盜賊團手上吃了大虧,已經差不多快變成廢人了,憑他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教得出這麼厲害的弟子?

還有,這位年輕會長又是怎麼認識森的羅斯的……

要知道,森德羅斯的脾氣可是出了名的孤僻,加上本身又是鑽研亡靈魔法,在安瑞爾世界幾乎沒有任何朋友,這個費雷又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居然莫名其妙的就跟森德羅斯交上了朋友,而且看上去,這一老一少的交還很不一般,那位費雷會長生氣的時候,連森德羅斯都要心的賠著笑臉,這簡直就是夢中才會出現的場景.

反正赫頓是越想越覺得沒底,這人簡直就好象是從石頭里胡出來的一樣,莫名其妙的就當上了輕風平原魔法公會的會長,莫名其妙的就擁有了深厚的背景,要不是今天親眼看見這一切,赫頓只怕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魔法師,居然會擁有如此龐大的能量……

這種能量實在是大可怕了,就算是自己都不得不有幾分忌憚.

在回來的路上,赫頓就越想越覺得難以置信,這才不得不把阿德拉請來,想要問一問自己這位師兄,看看在死亡之痕的時候,這位費雷會長到底干了些什麼.

大約一分鍾之後,阿德拉走進了赫頓的帳篷.

"阿德拉師兄,一路上辛苦了."

"沒什麼……"雖然阿德拉早入門許多年,但是在面對赫頓的時候,卻是一點也不敢擺師兄的架子,赫頓雖然也管塞恩叫老師,但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塞恩其實是赫頓的親爺爺,而阿德拉這十幾年來,也一直是在為瑪法家族辦事,是赫頓的師兄,其實也就是地位比較高的手下.

只不過這一次,阿德拉心里卻對赫頓有幾分不滿,這一次赫頓真的是大沖動了,連召喚都沒打一個就讓范高雷發起偷襲,而且還是在這麼敏感的時刻,自己好不容易才和費雷魔法師搞好關系,赫頓這麼一鬧,只怕這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關系也就蕩然無存了.

雖然到日前為止,費雷魔法師還沒有翻臉的意思,但是阿德拉心里,卻是一點也不敢大意,從巫妖到范高雷,都已經反複證明過了,這位費雷魔法師是不動手則已,一旦動起手來,絕對是連後悔的機會都不會給你留下.

對于這位二十來歲的年輕魔法師,阿德拉是真的怕了……

"時了師兄,這一次去死亡之痕,還算順利吧?"

"恩,比較順利……"阿德拉點了點頭之後,稍稍猶豫了一下:"不過赫頓,我有點不太明白,你為什麼要讓范高雷出手?"

"為什麼要讓范高雷出手?我師兄,你該不會是忘了來黑石山脈之前,塞恩老師是怎麼跟我們的了吧?這一次我們的目標可是不朽之王的寶藏地圖,稍微走漏一點風聲,就可能給瑪法家族帶來滅頂之災……"赫頓看了阿德拉一眼,目光中帶著幾分譏誚:"你難道還不明白,我這是在彌補你犯下的錯誤!"

"你根本不知道死亡之痕的況……

"死亡之痕怎麼了?"本來還帶著幾分怒氣的赫頓,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也不由露出了幾分好奇的神色,阿德拉在死亡之痕的時候,兩人一直是用魔法傳訊進行交流的,對于死亡之痕發生的一切,其實也不比其他人清楚很多,不然的話,也不會干出指使范高雷偷襲的蠢事了……"怎麼了?你見過數百上千的吸血鬼嗎,見過三十多個騎著夢魘的死亡騎士嗎,見過身長數十米的骸骨巨龍嗎,見過擁有無限魔力的巫妖嗎?這些我統統都見過……"一口氣到這里,阿德拉稍稍頓了一下:"也正因為見過,我才會覺得,你指使范高雷偷襲,是你這幾年來做得最錯"的一個決定……"

"哦……"

"你沒有親身經曆過死亡之痕的一切,你永遠也想象不出來,費雷魔法師的力量有多麼恐怖,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肯定覺得一個十九級的大魔導士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知道是你指使范高雷去偷襲硌,也一定不敢拿你怎麼樣,不定你還可以請塞恩老師親自出手,扼殺這個比你更加傑出的魔法天才."

"難道不是這樣?"

"塞恩老師如果親自出手,能不能解決掉他我不知道,但是你今天請去的那位森德羅斯大師,多半是解決不掉他的……"

"不可能!"赫頓猛的一下站了起來,望務阿德拉的時候,一張臉上簡直是又好氣又好笑,看來自己的這位師兄,真的是被那個費雷給嚇壞了,居然會出這種完全不經過大腦的話來.

沒鋁,赫頓承認那個費雷的實力很強,甚至是強得讓人難以置信,但是再強又怎麼可能強過森德羅斯?赫頓自己同樣是頂尖的大魔導士,又怎麼會不知道十九級與二十級之間的巨大差距,毫不誇張的,就算是十個十九級的大魔導士,只怕也不是一個傳奇法師的對手「這幾乎是任何一個魔法師都應該知道的常識,阿德拉怎麼會突然出這麼荒謬的話來?

先道歉,昨天確實是腦子里一片空白一個字都寫不出來,在電腦面前一直坐到晚上2點,最後郁悶的睡覺去了,斷更了一天,希望大家看在我這個月都還算勤奮的分上原諒我一下,就當我昨天來大姨媽了,另外,我想提一個請求,一個月能不能允許我固定來三次大姨媽?確實寫不動的時候就來那麼一下,其他時候我一定保持更新,就算偶爾欠個千把字,也一定在三天之內補上,畢竟這麼一直一天不停的碼字,確實是很摧殘人的事.




上篇:第五百一十五章 特別的歡迎     下篇:第五百一十七章 我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