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六十四章 遠古魔神  
   
第五百六十四章 遠古魔神

第五百六十四章 遠古魔神



隨著康納里斯那低沉的咒語吟唱,一座座的囚牢被打開天門,刹時之間,一股濃濃的血腥氣就在深州角斗場當中彌漫開來,猙獰的惡魔,凶狠的魔獸,鋪天蓋地的一片從囚牢當中沖了出來,一眼望去簡直就好像滾滾洪流一般,嘶吼乒-,咆哮聲,腳步聲,無數聲音混成一片,那恐怖的景象就連林立看了釋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好了,我們准備離開這里!"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堂堂深淵角斗場,用來阻擋君主挑戰者的地方,每一座囚籠里面鎖著的魔獸和惡魔,加起來都至少是十八級以上的戰斗力,如今這上百座囚籠同時打開,就算林立已經無限接近傳奇境界,也根本不敢與之抗衡.再了

這本來就是送給靈魂之主的禮物,自己又不是吃飽了撐的,為什麼要去幫靈魂之主收下?幾乎是康納里斯打開囚籠的同時,林立就已經往自己身上放出了一個迅捷術,同時摩擦手中召喚神燈,將已經篡改完斯蒂凡夢境的噩夢之主收了回來.

干完這一切之後,林立才一把抓住倉皇逃竄的康納里斯,將這位靈魂商人和赫頓一起,拖進了深淵角斗場唯條通道當中."對了,斯蒂凡呢?"赫頓進了通道,狠狠的喘了幾口粗氣「這才帶著幾分心有余悸的神色問了一聲.

其實赫頓就算不問也知道,以斯蒂凡剛才的行為,肯定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這位費雷會長可走出了名的氣,當初夏亞盜賊團出手偷襲,可是直接全軍覆沒死了三百多人,如今斯蒂凡又干出這種事,怎麼可能會有好下場?不過應該不會要斯蒂凡的命……

畢竟,斯蒂凡背後可是站著整個黑暗之刃,擁有三位傳奇強者坐饋,數百年來始終威震整個輕風平原的巨無霸勢力,就算是同樣強大的瑪法家族,在那一戰之後都不敢再主動招惹,就算是自己的老師「二十一級傳奇法師,在提起黑暗之刃那三位傳奇強者的時候,聲音中都會帶著一種難以掩飾的忌憚,赫頓知道,這種忌憚不是謹慎而是畏懼……

老實,經過這一路上的接觸,赫頓已經看出來了,這位費雷會長的個人實力,毫無疑問要比自己想象當中更加強大,有時候赫頓甚至覺得,就算那些成名數十年的傳奇強者,遇到這位年輕會長都會吃虧,這純粹就是一種直覺,一種經過無數次驚嚇之後自然而然產生出來的直覺r不過,個人實力始終只是個人實力……

在輕風平原這片土地上,能夠以個人實力決定一切的,只有寥寥數人而已,比如灰燼術士,影月劍聖,還有黑暗之塔的那位法師,他們才是整個輕風平原上最強大的存在,個人實力早就已經達到了讓人無法想象的程度,在輕風平原這片土地上,也只有這寥寥數人,才能夠以個人實力決定一切.在沒有達到他們那種境界之前,決定一切的始終還是勢力的強}"

魔法公會剛剛才在輕風平原建立起來,幾乎是全無根基,就好像一個蹣跚學步的嬰兒一樣,再沖動再愚蠢的人都知道,這個時候去得罪黑暗之刃絕不明智,甚至可以是一種找死的行徑.

斯蒂凡要是死在這里,等待魔法公會的,恐怕就是黑暗之刃的怒火了,到了那個時候,這個全無根基的勢力,只怕立刻就要被黑暗之刃連根拔起,這位費雷會長是個聰明人,應該可以看到這一點才對……

"斯蒂凡魔法師好像要等一位老朋友,就不跟我們一起走了.林立往深測角斗場中央看了一眼,斯蒂凡才剛剛從夢境當中醒來「正揉著眼睛,用一種驚駭而又茫然的目光望著四周……差月二多了……

林立算了算時間,確定那寫囚籠都已經被打開了,這才將手中的靈魂碎片丟到地上,然後一腳踩了下去……就只聽見"嚓"的一聲脆響,一股詭異莫名的力量,頓時就在四丹彌漫開來."我們走!"干完這一切之後,林立再不回頭,帶著一臉莫名的赫頓,埋頭進了通道……

遠古魔神建立的深淵角斗場,本身就擁有一種神奇的力量,甚至可以是一種神奇的規則,兩人才剛剛走進那狹窄的通道,身後的通道入口立刻就被一片色的光芒遮蓋住了,這一片色的光芒並不如何耀眼,看起來也只是薄薄的一層,但是隨著光芒泛起,深測角斗場與通道之間,好像立刻就變成了兩個不同的世界,無數的惡魔無數的魔獸向通道方向撲了過來,想要抓住這兩個捕闖角斗場的人類,可是不管它們如何嘶吼咆哮,卻始終無法跨越通道半步……

"費雷魔法師,這會不會……"赫頓緊緊跟在林立身後,臉上神色帶著幾分憂慮,老實,這一次赫頓真的覺得,這位費雷會長有點不太明智r

斯蒂凡畢竟是黑暗之刃的繼承人,如果任由他死在這里,不管是不是自己跟費雷會長出的手,黑暗之刃都會將這筆帳算在瑪法家族和魔法公會頭上,瑪法家族倒是無所謂,一百多年的敵人了,再增加一點仇恨也沒什麼,可是魔法公會這個剛剛建立起來的勢力,難道就真的不害怕黑暗之刃的報複?"放心,斯蒂凡死不了……"林立知道赫頓想什麼,不過可惜,林立現在真的很忙……

自從進入通道之後,康納里斯就一直沒有消停過,這位偉大的靈魂商人,正通過精神聯系反複騷擾林立."見鬼,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知道你為什麼可以打開那些囚砦"

"沒錯,這是我最大的秘密之一,連奧斯瑞克都不知道,你……你怎麼可能知道?"康納里斯的聲音帶著幾分顥抖,毫無疑問,這位偉大的靈魂商人真的是有些怕了,沒辦法,以它現在這種存在的狀態,最害怕的當然就是被人洞悉一切秘密,曾經強大的力量已經被奧斯瑞克剝奪了,只剩下無窮歲月當中積累下來知識和秘密,如果連這些秘密都保不住,這位曾經賂惡魔君主離被人徹底奴役只怕也就不遠了……

"我康納里斯,你身為一位偉大的靈魂商人,難道就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公平交易碼?你有你的秘密,我有我的秘密,你自己想象,從永,停熔爐到薩倫深測,你到底隱瞞了我多少東西?難道你以為,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不想揭穿你而已."林立的聲音聽上去沒什麼怒氣,但是出來的話卻是半點不留面,稍稍頓了頓之後,林立才又繼續道:"好吧,康納里斯,我們來進行一筆交易吧,想要知道為什麼,很簡單,用你自己的秘密來交換.""你……你想要知道什麼?"

"當然是你自己的來曆,對了,別再用什麼偉大的靈魂商人來搪塞我了,白癡都知道,黑暗年代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大惡魔,個個化身無數,全都是有角色扮演薜好的變態……"

"你……你到底知道了一些什麼?"這個時候康納里斯已經顧不得去追究角色扮演癖好是什麼東西了,聲音比起剛才抖得更加厲害,黑暗年代之前的大惡魔化身無數,這在無盡深淵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秘密,許多君主級別以上的存在都知道,但是人類……人類怎麼可能知道的?"其實康納里斯,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你是那九十九位當中的哪一位r""……"隨著林立的這一句話,兩人之間的交談突然之間聽了下來,一時之間竟是安靜得嚇人.

如果,剛才林立的話只是讓康納里斯有些擔心的話,那麼現在,這位偉大的靈魂商人真的是被嚇到了.九十九位,當然就是九十九位遠古魔神……

"你肯定又要問,我到底是怎麼知道的……"林立笑了笑,也不管康納里斯在想些什麼,自顧自的就了起來:"是吧,偉大的靈魂商人."你……你怎麼可能知道?"康納里斯已經不太記得,這已經是自己今天第幾次同樣的話了."猾的."

"你……"一向以靈魂商人自居,從來都彬彬有禮的康納里斯,終于是一句髒話罵了出來,今天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它的想象,無數歲月以來,這位曾經的強大惡魔還從來沒有如此失態過.

"罵我也沒用……"林立摸了摸鼻子,神色之間沒有半點尷尬:"其實要猜到你是遠古魔神並不困難,什麼樣的靈魂可以在永,俘熔爐當中長存不滅,不要跟我什麼封印力量可以保護靈魂,你不要忘記了,永睆第l鑲嵌的那顆可是巨龍魔晶,至少二十四級的巨龍魔晶,其中蘊含的火系魔法力量就連傳奇強者都不敢輕易靠近,更何況一個被封印著的靈魂……""就……就憑這個?"康納里斯差點瘋了……

遠古魔神被拎穿老底,竟是因為這麼一個蠻不講理的原因,偏(8自己還沒辦法反駁,因為,自己剛剛已經永咒語打開了深測角斗場的囚籠.

深淵角斗場是由遠古魔神建立的,其中的規則與力量,也只有遠古魔神才會真正掌握,就算黑暗之主死而複生,也無法用咒語打開這些囚牢,不知道這些的人可能不會把這一切當成一回事,可是真正知道的,卻是可以輕而易舉的憑著這一點猜出自己遠古魔神的身份.

這真是一個該死的循環,就好像雞生蛋蛋生雞一樣,因為自己是遠古魔神,所以可以打開深測決斗場的囚牢,因為可以打開深淵角斗場的囚牢,所以自己是遠古魔神,媽的……

"當然,還有其他一些原因,不過……逕也是一個秘密."林立現在的心真的不錯,自從在永睆第l認識康納里斯之後,林立就一直覺得自己處于下風,雖然從表面上看來,自己隨時可以把康納里斯囚禁在無盡風暴之戒當中,也隨時可以從它那里咨詢一些黑暗年代的見聞,但是林立總是覺得,自己與康納里斯之間,一直是這位自稱靈魂商人的惡魔占據主導地位,自己就好像一只木偶一樣,被康納里斯手上的線隨意牽扯.一直到剛才,林立才算是掌握了真正的主動.

康納里斯遠古魔神的身份,確實是林立剛剛才才出來的,只不過真正原因並非永睆第l當中的巨龍魔晶……如果非要是也只能算是其中之一,剛才林立之所以會那麼,只不過是搪塞康納里斯而已,靈魂長存不滅的原因有很多,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康納里斯就是真正的遠古魔神.

其實真正讓林立擼到康納里斯身份的,還是剛才在湖面上的時候康納里斯念的那幾句咒語,對于一般人來那幾句咒語可能沒什麼大不了的,無非是古老一點晦澀一點,甚至有可能連安度因那種黑暗年代權威,都不一定知道康納里斯剛才使用的是什麼語音.其實林立也不知道……不過不知道不要緊,林立可以猜……

對于林立這種幾乎無所不能的全職業變態來段古老而又晦澀的咒語,可能透露出來的信息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林立本身就對惡魔語相當精通,無盡深淵一共有十七種惡魔f6存在,就好像原來世界的方一樣,各有各的特點各有各的習慣,很多時候聽起來就好像完全不同的f6一樣,但是在某一些細微的地方,這十七種惡魔語又有著極其驚人的相似,而林立就正是憑著這一點「才敢做出如此大膽的推測.

從一個惡魔口中出來的,又具備一切惡魔語的特點,偏偏還跟十七種惡魔語當中的任何一種都完全不同,一下就把范圍給縮到很√卜了

不過就算這樣林立也不敢肯定,康納里斯就是傳當中,足以與泰坦巨龍媲美的恐怖生物,曾經生活在洪荒年代卻幾乎不為人所知的遠古惡魔于是就有了之後硌一切-……

讓康納里斯去打開囚籠,只不過是一次試探而已,不過在當時那種緊張的況下,就算是遠古惡魔只怕也來不及反應,對于康納里斯來多不過是暴露出自己的一些秘密而已,身為一位遠古惡魔,類似的秘密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就算讓這個人類知道自己掌握了一些薩倫深淵的秘密又怎麼樣?事實上,這些秘密本來就是要找個適合的機會告訴他的.

康納里斯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居然會因為一段咒語而暴露了身份r

"好吧……"長時間的安靜之後,終于還是康納里斯打破了沉就:"我承認我確實隱瞞了一些東西,沒錯,無數歲月之前,我確實是九十九位遠古魔神之一,不過那一切都已經過去了,現在的我,只不過是一個被封印在鐵錘當中的可憐靈魂而已……"那麼,偉大的靈魂商人,你現在是不是該對我坦白一些東西了?""你想要知道些什麼?"

一切!"林立的聲音當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不過在這之前,我很想要知道,你到底是九十九位遠古魔神當中的哪一位?"

"無數歲月之前,我曾經是第九十層深淵的君主,掌握著陰謀與欺騙的規則,至于我曾經的名字,早在我的靈魂被徹底擊碎,化為無數碎片的時候,就已經被剝奪了,在沒有找回那些靈魂碎片之前,就連我自己都不能再使用那個名字."

"恩."林立點了點頭,沒有再繼續糾纏,遠古魔神的名字,本身就擁有無窮力量,就好像泰坦神文和遠古龍語一樣,只需要一個字符就足以引發毀天滅地的力量,像康納里斯這種被擊敗的遠古惡魔,連靈魂都會被人徹底擊碎,更何況是那個擁有無窮力量的名字?

"對了,康納里斯,我有一只有一個問題不太明白,既然你曾經是一位遠古魔神,那麼奧斯瑞克又是怎麼捕捉到你的?要知道奧斯瑞克當年最強大的時候,也只是剛剛突破二十五級,對于您這樣的存在來,應該還不算是太難對付吧?"

"哼,奧斯結克……"提起大領主的名字,康納里斯的聲音當中,頓時透出了一種難以掩飾的仇恨:"被奧斯瑞克捕捉到之前,我一直在尋找失去的靈魂碎片,事實上我已經找回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了,只要再給我一些時間,我就可以重新掌握陰謀規則,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有十個奧斯瑞克也不夠死的……""這麼厲害?"

"哼,遠古惡魔又叫做遠古魔神,你以為是白叫的嗎?全盛時期的遠古惡魔,力量幾乎媲美真正的神靈,奧斯瑞克就算再強大,又怎麼可能敵得過神靈的力量?而且就算是在當時,我只找回了三分之一的力量,也不是奧斯瑞克可以輕易捕捉的,雖然無法抗衡奧斯瑞克和他手下的魔法軍團,但是想要逃跑卻還是沒有一點問題,只可惜……""只可惜什麼?""只可惜奧斯瑞克的手上,掌握著一件不朽之王遺留下來的神;!.L.r…"

"神器?"林立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就昊了,在林立看來,神器這林東西實在是算不了什麼,安瑞爾世界所謂的神器,無非就是法蘭王國七大神器那種,比較強大的魔法裝備而已,當初在奧蘭納魔法公會的時候,林立就曾經有幸見過其中一件名叫雷神之杖的神器,那是以前二百年前,法蘭國王賜給奧蘭納魔法公會的,這根雷神之杖名列法蘭王國七大神器之一,據在黑暗年代的時候,曾經是一位高等精靈的聖域法師武器.

聖域法師的武器當然強大,就算是以林立的眼光看來,這根雷神之杖的制作工藝至少也是宗師級別.

對于一般人來,宗師級別已經是一個做夢都無法企及的境界了,可是對于林立這種全職業宗師來,真的算不上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毫不誇張的,只要擁有足夠的材料,同樣的神器,林立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當年的康納里斯可是遠古魔神,就算靈魂被擊碎,損失了三分之二的力量,也遠遠不是一把所謂的神器所能抗衡的,更何況是憑著碡「件神器將它完全捕捉.

"老實,康納里斯,如果體所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麼我是真的不太相信把所謂的神器,居然能夠傷害到已經恢複了三分之一力量的你.

"不不不……我所的神器,是真正的神器……"康納里斯稍稍一頓,聲音竟是帶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神靈打造的武器……""……"這一句話剛剛落入耳中,林立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神靈打造的武器,那豈不是……豈不是跟星辰之怒一樣?"奧斯瑞克就是靠著這件神器,才能夠在攻陷深淵二十層的戰斗當中將我捕捉到的……"

"恩……"林立點了點頭,正想換個問題的時候,背上的康納里斯卻突然抖了一下.

"靈魂之主來了!"

"哦?"林立頓時愣了一下,帶著幾分驚訝幾分好奇,回頭看了一眼,透過那片薄薄的色光芒,果然看見一頭大惡魔憑空出現「鋒利的獨角,猙獰的頭顱,無數紫色鱗片密密麻麻的覆蓋在身上,看上去讓人不禁一陣頭皮發麻,兩只利爪垂在身側,鋒利的指甲上道道紫色電弧來回繚繞,這不是傳當中的靈魂侍者又是什麼?

據,那繚繞的紫色電弧就是靈魂行者真正的力量所旦釋放出來就如同狂風暴雨一般,所以靈魂行者的天賦魔法又被稱之為靈魂風暴,在幾乎所有的傳當中,靈魂風暴都是足以讓人發瘋的可怕魔法,任何生物落入靈魂風暴當中,都會被瞬間吞噬靈魂,成為一具真正的行尸走肉.

而且,被靈魂風暴吞噬的靈魂,還會受到永琲漸ㄖ,這才是靈魂行者強大的地方,每吞噬一中靈魂,靈魂行者的力量就佘強大一分,甚至有人曾經過;如果讓靈魂行者吞噬到足夠的靈魂,它很可能會掌握萋正的靈魂規則,成為一種半神半願屑:的怪物.當然……這只是一種誇張的法.

無數歲月以來,還從來沒有聽過靈魂行者突破傳奇境界的例子,薩倫深淵的墨菲斯托是唯個例外,無數歲月以來唯頭傳奇境界的靈魂行者,要知道,當年的墨菲斯托可是依靠剛剛二十級的實力,就成為了薩倫深淵的君主,如果不是因為毀滅之龍的化身突然降臨,墨菲斯托很可能會一直統治者薩倫深淵.

薩倫深淵位于深淵二十七層,二十級以上的大惡魔絕對不會太少,二十一級二十二級的只怕也有可能存在,墨菲斯托可以憑著二十級的實力統治薩倫深淵,本身就足以證明靈魂行者的強大.

聖域境界肯定是不可能了,靈魂行者的進化本身就是依靠吞噬靈魂來進行的,除非是哪一頭靈魂行者可以吞噬二十七八級聖域強者的靈魂,否則根本就不可能突破到那個虛無縹緲的境界,二十七八級的聖域強者是什麼概念?如果想要殺死墨菲斯托的話,只需要一拇指頭就足夠了,至于其他的靈魂行者,那更是想都不要想了……

可惜,墨菲斯托出現的時間實在是不怎麼湊巧,這才剛剛撕開虛空出現在深淵角斗場中央,那無窮無盡的惡魔和魔獸,就好像潮水一般的撲了上去.

"該死!"墨菲斯托那介乎虛實之間的身影頓時一頓,跟著就爆發出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咆哮:"該死的人類,你竟敢欺騙靈魂之主!"這……這是怎麼回事?"旁邊的赫頓真是看的眼睛都直了……

"簡單的,我用一些東西蒙住了這位靈魂之主的眼睛……"林立笑了笑,並沒有正面回答赫頓的問題,噩夢之主的存在,是林立相當看重的一個秘密,雖然現在被封印在油燈當中的噩夢之主,已經不是當年那位深淵十八層的強大君主了,力量也跌落到了十九級左右.但是篡改夢境制造夢境的能力,對林立來卻是相當重要的武器,要"是運用得好,甚至比骸骨巨龍更加可怕.這樣的秘密,林立當然不肯隨便透露給赫頓……"是噩夢之主干的吧?"但是背上的康納里斯一眼看穿了林立的把戲."恩○"

"可惜,那兩頭同魂異體的彩虹獅蠍王已經死了,不然的話,還真有可能給墨菲斯托一個大大的驚喜,至于現在,我想我們還是趁著墨菲斯托被那些囚犯纏住的機會,趕快離開這個見鬼的地方吧."

"希望這些囚犯能夠把墨菲斯托纏久一點……"林立點了點頭,心里也確實同意康納里斯的看法,墨菲斯托畢竟是傳奇境界的靈魂行者,曾經統治過薩倫深淵的靈魂之主,靈魂風暴的力量之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想要依靠一群十**級的惡魔和魔獸將它殺死,確各有些不太現實……不過糾纏一陣也就夠了……

這一次來薩倫深淵,本社就不是來搞大屠殺的,只要找到黑暗王座,就可以得到格雷斯科留下來的三件遺物,那麼龐大的一筆財富就在眼前,又有什麼必要去跟墨菲斯托拼個你死我活?

"好了,我們走吧."林立完這一句話之後,開始了超度術咒語的吟唱,根據康納里斯所,穿過這一條通道大概需要十分鍾左右的時間,一路上無敏怨靈盤踞,超度術的引導需要一直保持,萬一要是中斷,立刻就會被無數怨靈淹沒.

超度術可是十八級魔法,對于一般大魔導士來,可以施展出來就算不錯了,保持十分鍾之久,那簡直就是真正的天方夜譚,大概也只有林立這種,在測試魔法等級的時候,可以讓魔力保持數十分鍾全力輸出的變奏,才敢接下這種近乎不可能的任務.

不過就算是這樣林立也不敢掉以輕心,在吟唱超度術咒語之前,並沒有忘記讓赫頓穿上光芒長袍,這可是大師級別的魔法裝備,穿上去之後雖然不可能完全免疫怨靈攻擊,但是在危機關頭應該還是可以緩上一緩的.干完這一切之後,林立開始了超度術引導.兩今年輕魔法師外加一個遠古魔神的靈魂,就這麼一步的往通道盡頭走去.

康納里斯確實沒有錯,這通道當中的怨靈之多,絕對是林立生平僅見,就算是先前在黑石山脈上,森德羅斯施展千魂術召來的無數怨靈,跟這里比起來也只能是不值一提.

整個通道當中擠滿了這些虛無的亡靈生物,林立每朝前面走出一步,都可以看到成百上千的怨靈被超度術化為虛無,怨靈被超度時釋放出來的怨念,就如同潮水一般瘋狂的向兩人湧來,這些怨念在兩人眼前幻化出無敏恐怖畫面,每一幅畫面前是血肉橫飛鮮血淋淋,不斷考驗著兩人對恐怖畫面的想象極限,耳邊聽著此起彼伏的哀嚎與哭泣,就好像走進了傳當中的十八層地獄一般,要是沒有超度術的保護,只怕心志再怎麼堅毅的人,在這種恐怖的場景面前都難免會被徹底嚇瘋.

赫頓在輕風平原上,也算是相當了不起的人物了,二十多歲的大魔導士,瑪法家族的第一繼承人,可是當他走進通道,面對無窮無盡怨靈的時候,還是立刻就嚇得臉色發白,豆大的汗珠"滴答滴答"的從額頭上落下,緊緊握住法杖的雙手因為太過害怕太過緊張,竟是在那不停的發抖.就算隔著老遠一段距離,仿佛都可以聽見赫頓牙齒打架的那種"格格"乒響十r

而且這還是在超度術保護之下,如果沒有了超度術,恐怕就連林立都不敢想象會有什麼後果……




上篇:第五百六十三章 不然會很麻煩     下篇:第五百六十五章 孵化魔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