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六十六章 算你狠  
   
第五百六十六章 算你狠

第五百六十六章 算你狠



"好一,一好外."林古聽的眼睛都直了,康納里斯所增切.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光是魔晶可以孵化這一點就已經夠離奇的了,如今還又突然冒出這麼一句,難道這麼一顆魔晶還能夠孵化出另外一頭毀滅之龍不成?

"沒錯就好像早就預料到了林立的反應一樣,康納里斯出一陣輕微的笑聲之後,就又繼續了下去:"我之所以會用孵化這種法,只是為了讓你更容易理解一些,其實整個過程,要遠遠比孵化更加複雜,我真的不是在嚇唬你,別看你現在離傳奇境界已經不遠了,可是真的要孵化這顆魔晶,你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

"那你不如不"康納里斯的聲音落入耳中,林立頓時就很泄氣的罵了一句,這家伙可是真正的遠古魔神,在漫長無比的生命當中,不知道見識過多少強大存在,他口中的很長,之怕要比自己想象當中還要長上許多.

"不過你也用不著泄氣,雖然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完成魔晶的孵化,不過這並不就意味著你一點好處也得不到"剛才我不是跟你過了嗎,當年不朽之王之所以選擇孵化而不是吸取魔力,就是因為在孵化的過程當中,耳以得到比吸取魔力更加巨大的好處

"到底是什麼好處?"

"想要孵化毀滅之龍的魔晶只有一種辦法,那就是將你自身精神力融入魔晶當中,去喚醒毀滅之龍殘存在魔晶當中的那一點靈魂烙印.這聽起來可能相當簡單,但是你要知道,這就好像用水滴滴穿石板一樣,是一個無比漫長的過程,當年不朽之王用了一百年來完成這一切,至于你被"馬馬虎虎兩百年可能差不多了

"你怎麼不去死林立差點沒當場吐血,馬馬虎虎兩百年,開什麼玩笑,就算自己突破傳奇境界,讓壽命達到數百年以上,那也等不了兩百來年的時間啊,,每天堅持將精神力融入一塊石頭,而且一堅持就是兩百年的似乎間,就為了孵化出另一個毀滅之龍來?吃飽了撐的"

"別急,聽我慢慢下去"你還有什麼好的?"

"你剛才不是問過我,到底有什麼好處嗎?這就是好處,,毀滅之龍的魔晶不但擁有強大無匹的力量,還擁有黑暗與邪惡兩種規則,以及毀滅之龍一聲的經驗與知識,只不過這一切都藏在哪一點殘存的靈魂烙印當中,根本不可能直接從魔晶當中吸取,不過,當你將精神力融入魔晶.試圖喚醒哪一點殘存的靈魂烙印的時候,這一切的規則,經驗,知識卻會如同山泉一般,緩緩滲出,,至于能夠吸收多少,就要看你的精神力到底有多麼強大了,越強大的精神力收獲就會越大,當年的不朽之王並不是不能在短短幾年之間將魔晶孵化出來,之所以會用了一百年之久,只是因為他還沒有完全掌握不朽之王的一切而已

"我明白了"林立點了點頭,這一次他是真的明白了,其實不光是毀滅之龍的魔晶,任何魔獸的魔晶都是一樣的,天賦魔法通過靈魂烙印傳承,想要取得這些天賦傳承.最好的辦法就是用精神力吞噬那一點靈魂烙印,事實上很多魔法師都是這麼做的,只不過他們的精神力可以吞噬的,最多也只能是十級以下的魔晶而已,一旦達到十五級以上,這個過程就會變得相當危險了,一不心就會落得個魔力崩潰的下場,所以在處理十五級以上魔晶的時候,魔法師們通常會借助魔紋力量,或者是更複雜一些的煉金法陣.

至于傳奇魔晶"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聽過哪位魔法師敢于這麼吞噬一顆傳奇魔晶,,

不過毀滅之龍的魔晶不太一樣.足以媲美神靈的守護巨龍,本身就已經是強大得不可理喻的存在,就算是不朽之王再世格雷斯科重生,也不可能吞噬其中的天賦魔法"事尖上.那已經不是什麼天賦魔法了,而是規則,"整個安瑞爾世界最基本最核心的規則!

林立和康納里斯之間的交談,完全是以精神力方式完成,看上去似乎過了很久,但是實際上只不過是一眨眼之間而已,精神力與精神力的交談,瞬息之間就可以交換無數信息.以至于當林立重重點頭,表示自己明白的時候,旁邊的赫頓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生了什麼事"

"費……費雷魔法師,那個……那個該不余…該不會就是赫頓遠遠看了一眼骸骨之路的盡頭.那個黑色身影依舊是安安靜靜的站在那里,但是那種強大無比的氣息,卻正肆無忌憚的散出來,讓任何人都可以感覺得到,站在那里的至少也是一位傳奇以上的存在"

赫頓雖然貴為瑪法家族第一繼承人.本身又是十七級的大魔導士,但是從到大所接觸的傳奇強者.也只不過是聊聊幾人而又,此時突然闖進傳奇強者的領地,赫頓心頭的震撼自然是可想而知,更何況,這位傳奇強者還是統治著整個薩倫深淵的黑暗之主,,

"沒錯,那就是黑暗之主"林立點了點頭,什麼話也沒.只是慢慢的將蒼穹法杖拿在手上.因為林立知道,什麼都沒有意義,堂堂毀滅之龍的化身,薩倫深淵的統治者,又豈會因為幾句話而動搖?

更何況,眼前這個黑色身影與其是黑暗之主,倒不如是毀滅之龍的一部分力量,在毀滅之龍隕落之後.黑暗之主的一切意志早就已經徹底湮滅,剩下來的只不過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和一絲純粹的本能罷了,

這個時候林立已經完全明白.圖坦卡蒙為什麼會讓自己到這里來了"

毀滅之龍隕落之後,不朽之王用魔晶孵化出了圖坦卡蒙和他的兄弟.他們共同掌握著黑暗和邪惡兩種規則,甚至可以,兩個兩個加在一起其實就是另一個毀滅之龍,只不過不管是圖坦卡蒙還是他的兄弟.都還算不上真正的完整"

其中原因就在黑暗之主身上,"

這個時候,林立甚至暗暗有些懷疑,當年的毀滅之龍,是不是已經預見到了自己的隕落.不然的話,為什麼要為了一點力量而將化身投入薩倫深淵當中,正是因為毀滅之龍將化身投入薩倫深淵,才讓新生的圖坦卡蒙兄弟無法完整掌握黑暗和邪惡規則.

看來,圖坦卡蒙之所以將三人派遣到薩倫深淵來,除了像他自己所的考驗之外,恐怕也有利用三人找回失落力量的意思.

當然,這種利用應該是沒有什麼惡意才對,不然的話,以圖坦卡蒙的力量完全可以采用一些強迫手段.堂堂毀滅之龍的後裔,繼,紮世斯半力量的熱怖存付幾個二十多歲的大瞧州工實在是再容易不過了,,

總之,戰斗無法避免"

只有將毀滅之龍最後的痕跡徹底抹去,這個由星辰虛空構成的世界才會消失,沒有傳送法陣,沒有黑暗王座,真正的黑暗王座,,其實就是這整個世界!

"怎麼辦,費雷魔法師"赫頓的聲音聽上去隱隱有些抖,畢竟這個瑪法家族的第,繼承人雖然天才橫溢,但是真正跟傳奇強者生死相搏卻還是第一次,,

"這咋."林立很無奈的笑了笑.從口袋里掏出一瓶藥劑喝下:"我只能,就這麼辦!"

"嘲"

赫頓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出口.就突然看見四周空間一陣扭動,凶威滴天的骸骨巨龍撕開虛空,帶著一種冰冷邪惡的氣息憑空出現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傳來,刹時之間.整個世界都好像彌漫起了一股濃濃的死亡氣息.

"赫頓,幫我拿好這個"林立隨手將召喚神燈丟了過去,同時一個漂浮術放出,整個就這麼輕飄飄的落在骸骨巨龍背上,雙手緊緊握住蒼穹法枝,渾身上下散出一股與本身完全不符的強大氣息,

"傳,傳奇境界!"赫頓頓時覺得腦子有些蒙,一時之間,竟是連林立跑過去的召喚神燈都忘記了去接住,一直以來赫頓都覺得,這位年輕會長雖然實力強大,但是至少還跟自己處于同一個層面上面,只要自己足夠努力足夠勤奮,總有機會追上對方的背影,,

但是現在,赫頓知道自己錯了,錯的相當厲害,"

二十歲突破傳奇境界,就算是空前絕後的格雷斯科,都沒有這麼瘋狂啊,這要是傳了出去,別整個法蘭王國,就算整個安瑞爾世界只怕都要立剪轟動,連那些已經死了一千三百多年的高等精靈,搞不好都要嚇得從墳地里面跳出來,,

赫頓覺得,自己也算是一個魔法天才了,二十多歲就已經成為大魔導士,有生之年至少有七成把握踏入傳奇境界,就連自己的導師塞恩都曾經過,輕風平原這一代的年輕人當中,除了黑暗之刃的斯蒂凡之外.就以你最為出色.

可是現在,當赫頓看著那個駕駐骸骨巨龍的年輕會長的時候,赫頓突然覺得臉上熱,塞恩老師留下的"出色.二字更是顯得不出的諷刺.二十多歲的大魔導士算是出色.那麼二十歲的傳奇法師又算什麼?

"別這麼驚訝,"這個時候.那個年輕會長仿佛是看透了赫頓的心思一樣,隨手將一只已經空了的藥劑瓶子丟了下來:"沒有你想的那麼誇張,借助了藥劑的力量而已

完這一句話之後,骸骨巨龍也張開了骨翼,如同一片鋪天蓋地的烏云一般,籠罩在了那個黑色身影的頭頂."藥劑的力量?"赫頓帶著一臉的疑惑彎下腰來,將那位年輕會長剛剛丟下的藥劑瓶子撿起,放在鼻子下面輕輕聞了一下,

赫頓在藥劑學上雖然沒有什麼高深的造詣,更不像林立那種已經達到宗師級別的怪物,但是有一樣本事,恐怕連林立都不一定能夠想到.

瑪法家族以經營黑道生意聞名.一百多年來不知道聚集了多少財富,其富裕程度甚至不在閃金商會之下,赫頓身為瑪法家族的第一繼承人.從到大喝過的魔法藥劑,恐怕就連他自己都不一定能夠數得清楚.再加上塞恩這個傳奇法師傳身教,赫頓雖然在藥劑學上造詣不算高深,但是對于分辨藥劑卻是相當在行.

此時瓶子剛剛拿到手中,那股略微有些刺鼻的味道散出來,赫頓幾乎是馬上就分辨出來這是一瓶魔力沸騰藥劑.

"確實沒有我想的那麼誇張,"赫頓慢慢將藥劑瓶子放下,臉上卻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絲苦笑,以赫頓對藥劑知識的了解,又怎麼會不知道魔力沸騰藥劑的效果?從某種程度上來,魔力沸騰藥劑就等于是全知全能藥劑的簡化版,全知全能藥劑可以瞬間提升魔法師實力一個等級,一個十九級大魔導士兵喝下去.立刻就會擁有傳奇境界的力量.

而魔力沸騰藥劑的力量可就要弱得多了.它可以瞬間讓魔法師的魔力沸騰,並以此激出魔法師潛在的力量,如果魔法師的運氣夠好,力量又正好處于等級臨界點上,確實可以取到瞬間提升力量等級的效果.

不過魔力沸騰藥劑有一個很大的缺陷,那就是持續的時間實在是太短了,一瓶全知全能藥劑可以聲生長達半個時的力量提升效果,而魔力沸騰藥劑的效果則不過是短短一分鍾而已.

魔力沸騰藥劑的唯一優勢,恐怕也只能是副作用不大,一些身體強壯的魔法師甚至可以連續飲用,而不用擔心藥劑副作用會對自己的身體造成傷害.

沒錯,那位年輕會長確實沒有達到傳奇境界,可是老實,赫頓真的想不出來,一個可以利用魔力沸騰藥劑達到傳奇境界的魔法師,跟真正的傳奇法師到底有什麼分別?

如果一個大魔導士可以利用魔力沸騰藥劑突破傳奇境界,那麼他離真正的傳奇境界恐怕也就只有一步之遙了,事實上這一步幾乎是可以忽略掉的,只要這個大魔導士願意.隨時都可以踏出這一步進入真正的傳奇境界,其中花費的時間,可能是一個月也可能是一周"甚至,有可能是一眨眼之間,,

一直以來,赫頓都對這位年輕會長的真正實力感到好奇,從黑石止.脈到薩倫深淵,赫頓曾經不止一次的想要進行試探,但是最後都因為心頭的恐懼而強行抑制住了.

終于,赫頓心頭的疑問有了答案,"

但是這個答案帶來的,卻是一種徹徹底底的絕望.

在這一瞬間赫頓知道,自己永遠也不可能趕上這位年輕的魔法公會會長了,,

一個二十多歲的大魔導士,與一個更加年輕,卻一只腳已經踏入傳奇境界的怪物之間,差距幾乎無法用語來形容,如果非要形容的話,那恐怕也只能是天與地的差距,二十多歲的大魔導士雖然罕見,可是黑暗年代之後的一千三百多年,安瑞爾世界卻出現過不少,光是輕風平原這片土地上,就至少出現過上百個之多.

可是二十歲的傳奇法師誰又見過?就連被尊為法師之神的格雷斯科.都是在三十歲之後才突破傳奇境界的,這位年輕會長比起格雷斯科足足提前了十年,,

十年啊,,

如果格雷斯科真是傳當中那樣肉身成神的話,知道這一切之後只怕也會氣得降下神罰吧?

不過,為什麼會是魔力沸

按照道理來,那位年輕會長如果要強行突破傳奇境界的話,最佳選擇應該是全知全能藥劑才對.長達半個時的效果持續時間,穩定而且強大,足以讓他以傳奇法師的力量完成整場戰斗.

好吧,就算全知全能藥劑只存在于傳當中,以這個費雷會長近乎無所不能的手段都無法弄到,可也還有思維敏銳藥劑吧,那可也同樣是高級藥劑,雖然無法讓這位年輕會長突破傳奇境界,可是精神力強化之後帶來的額外魔力,可是至少等于一倍魔力的提升,難道,一倍魔力的提升還比不上一分鍾的傳奇力量?

要知道,思維敏銳藥劑的效果.可是接近一個時!

赫頓以前一直覺得,魔力沸騰藥劑純粹就是搞笑的,唯一一個優勢帶來的,也僅僅是短時間內多次飲用而已,開什麼玩笑,誰會吃飽了撐的不斷飲用魔力沸騰藥劑?要知道那可是高級藥劑,整個輕風平原都沒有幾個藥劑是可以配制,放到市場上面至少是幾萬金幣多的價格,拿這個當白開水喝,除非是瘋了才會這麼做,

"見鬼,費雷會長該不會是真的想這麼干吧"一個念頭突然在赫頓腦海當中閃過,這一下,那張本來就有些白的臉龐,更是頓時就沒有了一絲血色,,

就在赫頓臉色煞白的時候,林立已經駕駐者骸骨巨龍,用一口冰焰宣告了戰斗開始,,

隨著骸骨巨龍一口冰焰噴吐而出.那個一直安安靜靜的黑色身影,也突然爆出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咆哮.

"果然"這一聲咆哮落入耳中.林立就知道自己確實沒有猜錯了.這個黑色身影果然不是真正的黑暗之主,因為林立聽得出來,那一聲咆哮當中,充滿了純粹的殺戮和毀滅**,一個真正活著的生物,不管是魔獸還是惡魔,在咆哮聲中都或多或少會有一些別的緒,比如憤怒,比如帳恨,比如恐懼,比如遲疑,比如很多很多,,

如此純粹的殺戮和毀滅**,只能明這個黑色身影,根本就不是一個活著的生物,更不是真正的黑暗之主.

想到這里,林立暗暗松了口氣,,

黑暗之主的力量雖然依舊強大,但是卻失去了來自毀滅之龍的智慧.這對于自己來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一個空有強大力量卻沒有足夠智慧支撐的敵人,是無法揮出真正實力的.

鋪天蓋地的冰焰瞬間彌漫了林立的視線,但是與此同時,一道耀眼的光芒卻在冰焰當中亮了起來,林立低頭一看正看見一把利劍撕開虛空"

"我靠!"這一劍的威力絕對是林立生平僅見,就算是當初在火羽山.親眼目睹風暴劍聖大戰沙羅曼蛇的時候,都沒有看見那位高達二十一級的劍聖揮出過如此強悍的一劍,,

骸骨巨龍可是真正的傳奇亡靈,特別是在跟林立簽訂召喚契約之後.可以大量的借用林立的強大精神力,戰斗力比起在死亡之痕的時候.起碼又提高了一個檔次,這一口冰焰噴吐出來,雖然不瞬間殺死傳奇強者,但是林立絕對沒有想到,竟會被黑暗之主一劍破開.

不是抵擋不是閃避,而是以近乎蠻橫的一劍,生生將冰焰破開!

而且,這一劍破開冰焰之後仍是余勢未盡,帶著一股凜冽刺有的寒意,直奔骸骨巨龍而來.就算是喝下魔法沸騰藥劑.強行突破傳奇境界的林立,在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劍的時候,都忍不住心頭生出一股寒意,這個時候想要讓骸骨巨龍閃開已經來不及了,林立根本顧不上思考太多,直接就又是一瓶魔法沸騰藥劑喝了下去,同時幾個魔法字符吐出,三道冰牆"轟隆,轟隆.轟隆"豎了起來,,

自從突破十八級之後,冰牆術就成了林立最常用的一個魔法,不得不承認,冰牆術確實是一個攻守兼備的魔法,想想就知道了,時空道標術當中的格雷斯科,早乙經達到了讓人無法想象的境界,靈魂都可以寄托于虛空當中,但是戰斗中依然會施展出冰牆術來,由此可見,這確實是一個值得信任的魔法.

但是現在,這咋.值得信任的魔法,卻幾乎是瞬間就被破並,黑暗之主的這一劍"絕對足以讓許多劍聖汗顏,一劍揮出,充滿了無窮殺戮與毀滅,黑色火焰過處,竟是無一物可以阻擋,林立瞬間豎立起來的三道冰牆,同時也是瞬間被這一劍破開.就只聽見"轟,轟,轟"三聲悶響.三道冰牆已是轟然倒塌"

"好厲害,"就算是早有心理准備的林立,此時也是不禁被這一劍嚇出了一身冷汗.

還好,這充滿殺戮與毀滅的一劍.在破開了漫天冰焰又破開了三道冰牆之後,一往無前的勢頭總算緩了一緩.

林立就是借著這麼一緩,險而又險的放出了一個元素護盾,不過這個元素護盾並不是環繞著林立自己的身體來回旋轉,而是剛剛形成就已經被林立放了出去,脫離身體范圍的元素護盾,這是傳奇法師才能夠擁有的能力,事實上,這種層面的戰斗也只有傳奇法師才能夠立足,這也正是林立喝下魔力沸騰藥的目的,林立並不是不知道全知全能藥劑好用,可惜一共就配制出了那麼一瓶,早在死亡之痕的時候就已經用掉了,思維敏銳藥劑雖然不錯,可是並不適合眼下的況.

黑暗之主很可能擁有二十一級的力量,就算已經失去了意識和智慧,只能依靠殺戮和毀滅的本能進行戰斗,也絕對不是一個大魔導士所能抗衡的,近乎魔力無限的林立就算精神力再怎麼強化,再怎麼將魔力提升一倍,也只能是繼續魔力無限.根本無法將戰斗力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眼下況再一次證明,林立選擇魔力沸騰藥劑,確實是相當正確.

元素護盾化為地水火風四顆光球.就如同一面堅不可摧的盾牌一般,牢牢的擋在了骸骨巨龍的身前.

緊接著,就是一聲令人頭皮麻的尖銳聲響,就好像兩塊厚厚的鋼板互相摩擦時所出來的聲音一樣,刹時之間,就只見一片火花四濺的場面",

"嗷!"骸骨巨龍一聲淒厲的嘶吼,幾乎響徹了整個世界.

"媽的,靈魂之主這王八蛋怎麼還不趕快來篡個,老子可是真的要頂不住了啊"林立駕駐者骸骨巨龍一個俯沖,網好與黑暗之主的身影擦身而過,等到林立定下神來的時候.才總算看清楚骸骨巨龍的額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痕,

傳奇級別的戰斗就是這麼凶險.剛才那一劍的力量簡直凶悍到了極點.三道冰牆加上一個元素護盾,羔還是讓它在骸骨巨龍額頭卜劈出了道傷痕,眾要是佼州,二道冰牆和元素護盾,只怕光是那一劍,就足以將骸骨巨龍的頭顱生生劈開"

不過,,

骸骨巨龍畢竟也是傳奇亡靈,就算力量不如黑暗之主,反擊的能力卻還是有的,幾乎是在利劍劈在額頭的同時,骸骨巨龍的利爪也落了下去.並且是結結實實的落在了黑暗之主身上,,

當初在死亡之痕的時候,骸骨巨龍的爪子可是連厚厚的石壁都能拍的粉碎,就算黑暗之主繼承了毀滅之龍的力量,此時一爪落在身上,也是夠狠狠的喝一壺的了,這一爪就足足將黑暗之主拍出了百米之外,雖然表面上看來,不像是受了重傷的樣子,但是林立憑著敏銳的精神力,依然是立匆就感真到,黑暗之主身上散出來的氣息稍稍弱了幾分"

這一次交鋒可以是兩敗俱傷.骸骨巨龍額頭上的裂痕幾乎無法彌補,除非是林立請求森德羅斯出手,不然骸骨巨龍的力量注定要下降一個境界,而黑暗之主雖然況稍好,可是也不可能立刻修複身上的傷勢.在現在這種你死我活的戰斗當中.無法立刻修複的傷勢就等于是永遠也無法修複了.

"見鬼,你這是在玩火你知不知道".趁著這兩個恐怖存在稍稍喘息的機會,林立背上的康納里斯又跳動了兩下.

"我心里有數林立緊了緊手中的蒼穹法杖,同時又是一瓶魔力沸騰藥劑喝了下去,這已經是林立喝下去的第三瓶魔力沸騰藥劑了,這也就意味著戰斗已經持續了三分鍾的時間.

"你有個康納里斯好不容易才把到了嘴巴的髒話吞了下去,但是聲音當中仍是充滿了憤憤不平的緒:"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敵人是誰?那可是統治了薩倫深淵千年之久的黑暗之主,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的投影化身,你真的以為你可以靠著那可笑的藥劑跟它抗衡?我拜托你清醒一點吧,別你現在只是依靠藥劑的力量進入傳奇境界,就算你真的達到了傳奇境界,在沒有擁有完整魔法領域之前,你都不可能是這個怪物的對手"

"我知道,不過這又有什麼關系?我又不是想要親手干掉它,我只是在拖延時間而已

"拖延時間?該死,你是不是瘋了?你現在的敵人是黑暗之主,你身後還有一個靈魂之主隨時可能出現.你不趁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用毀滅之龍的魔晶吞噬黑暗之主你還在等些什麼?別怪我沒有預先警告你,等靈魂之主過來你可就來不及了,你該不會是以為,深淵角斗場的那些惡魔和魔獸,真的可以圍困住靈魂之主吧?"

"我當然不會這麼以為林立搖了搖頭,帶著幾分安撫的意思.輕輕拍了拍背上的康納里斯:"事實上,我之所以拖延時間,就是為了等待靈魂之主的到來

康納里斯幾乎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你"你在等靈魂之主到來?你是嫌麻煩還不夠多是吧"我一直有一個疑問,當年黑暗之主幾百墨菲斯托之後,為什麼不直接殺死,或者是永久鎮壓,非要將它的靈魂切割為無數碎片,灑落在薩倫深淵的每一個角落,你不可能不知道,靈魂之主還不是你這種無法殺死無法鎮壓的遠古魔神,黑暗之主既然是毀滅之龍的化身,那麼它至少有一百種辦法徹底殺死靈魂之主.它為什麼不這麼做,為什麼要將靈魂切割為無數碎片

"媽的,黑暗之主為什麼要這麼做,關我們什麼事,我們只要老老實實的用毀滅之龍魔晶將它吞噬掉,再安安全全回到安瑞爾世界去不就好了,你搞這麼多事到底是為了什麼?.

"康納里斯,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黑暗之主一旦被毀滅之龍的魔晶吞噬掉,我們就永遠也無法離開這里了,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靈魂,之主其實早就已經擺脫深淵角斗場那些魔獸和惡魔的糾纏了

"你"康納里斯的聲音頓時一怔:"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就是,靈魂之主其實早就來了,之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出手,完全是因為黑暗之主而已,我敢用腦袋向你保證,一旦我用毀滅之龍魔晶吞噬了黑暗之主,墨菲斯托立刻就會向我們出手,到了那個時候,我們才是真的後悔都來不及.你可千萬不要忘了,現在的墨菲斯托不但擁有二十級的力量,還擁有傳奇強者應該擁有的智慧,就算我不停地喝下魔力沸騰藥劑,加上骸骨巨龍一起,都肯定敵不過它的靈魂風暴

"媽的,墨菲斯托這王八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狡猾了".康納里斯狠狠的罵了一句,這個時候就連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林立的分析確實有幾分道理,靈魂行者本身就是以狡猾而聞名的惡魔,墨菲斯托身為傳奇級別的靈魂行者,狡猾程度更是要遠遠過其他同類,以康納里斯對這位靈魂之主的了解,整個推測確實有很大的可能"

"不過但是短暫的沉寂之後,康納里斯心頭又冒出了新的疑問:"就算讓你拖延到了時間又怎麼樣?墨菲斯托不可能永遠的等待下去,你跟黑暗之主的戰斗遲早會分出勝負,到了那個時候,墨菲斯托還不是一樣會親自出手?"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別的我不敢多,但是有一點我可以保證.只要我能夠制造出兩敗俱傷的假象.把墨菲斯托這只狡猾的護理引出來,我就至少有七成把握將它解決掉".

"什麼辦法?"

"很簡單,"林立很下流的笑了笑,正打算把這個秘密跟康納里斯分享一下的時候,手握利劍的黑色身影卻又動了,而且這一次黑暗之主身上那種殺戮與毀滅的氣息明顯耍比先前濃重許多,就算是隔著數百米的距離,林立也知道接下來的必然是一場惡戰:"算了,等一下再,你現在先幫我對付一下黑暗之主才是正經"別拿封印來搪塞我.你最好知道,我要是死了你也沒什麼好處,靈魂之主肯定很樂意吞噬一個遠古魔神的靈魂,,

康納里斯幾乎是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媽的,算你狠!"

幫兩本朋友的書打一下廣告.

《顛峰戰技》,書號:沁煩作者:蕭語"恩,吹簫的蕭"

《掌控天平》,書號:刀彌口,作者:大雪崩,一個能生雙胞胎閨女的牛逼寫手!




上篇:第五百六十五章 孵化魔晶     下篇:第五百六十七章 魔法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