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六十九章 上古惡魔語  
   
第五百六十九章 上古惡魔語

第五百六十九章 上古惡魔語



"媽的,別催!"康納里斯沒好氣的罵了一句,其實就算林立不,這位遠古魔神也知道現在況不妙,不過不妙又能怎麼樣?現在的自己可不是當年的遠古魔神,到底,自己只是一個被奧斯瑞克封印的可憐靈魂而已……

"我不想催你……"穩穡站在骸骨巨龍背上,看似掌控一切的林立,卻露出了一個與掌控一切毫無關系的無奈笑容:"可問題是不催你不行啊,我偉大的靈魂商人,你到底還行不行了?堂堂遠古魔神,削}!下黑暗之主的力量都辦不到?你那些用遠古惡魔語寫成的咒f6呢,隨便念一句出來行不行,只要削弱一點點點就好了,只要你能夠稍稍削弱一下黑暗之主的力量,我就有把握制造出兩敗俱傷的假象……"

"隨便念一句你個大西瓜啊……"康納里斯差點沒從林立背上跳起來,媽的,這家伙以為惡魔衍文是什麼,可以論斤賣的大白菜嗎?老子當年雖然是遠古魔神,可是無數歲月過去,連高等精靈都變成了曆史塵埃,老子哪還有當年的強大力量?這要是揀了當年,一個黑暗之主算得了什麼,只要會沒之龍沒有嗦身降臨,老子一個指頭就能把黑暗之主按死r"真的不行?""你讓我想想……"康納里斯聲嘀咕了一句之後,就又沉就了下來,在那里搜腸刮肚的盤算怎麼對付黑暗之主.

"媽的,就知道你靠不住……"林立罵了一句,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只能不停提升精神力,壓制住一波接著一波的魔力反噬,同時一瓶又一瓶的魔力沸騰藥劑,就好像白開水一樣的喝了下去.

體內的魔力不停翻滾,帶動著林立的五髒六腑都好像翻滾起來了一樣,眩暈與嘔吐的感覺一陣接著一陣,精神力過度壓榨帶來的疼痛就好像無數鋼針在腦子里不停的紮著,有那麼一瞬間林立甚至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好像要死了一樣,沒有親身經曆過這一切的人根本無法理解,這種既要借助藥劑提升魔法力量,又要壓榨精神力去壓制魔力反噬的痛苦倒地有多麼可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黑暗之主就好像一具永遠也不會疲憊的殺戮極其,利劍帶著熊熊的黑色火焰,如同死神的鐮刀一樣,不斷破壞者林立的魔法領域,每時每刻都有無數生命被摧毀,又有無數生命被創造出來,兩個強大得讓人心驚肉跳的傳奇強者,就正用這麼一種近乎拉鋸的方式戰斗著……

這個時候,比拼的已經不再是誰比較強大了,而是誰能夠支持得更久r

林立身處魔法領域當中,幾乎就等于是無敵的存在,只要魔法領域不會崩潰,林立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黑暗之主則是集成了毀滅之龍的力量,本身就是強悍得讓人無法想象的存在,再加上薩倫深測的力量正通過那漫天星辰源源不斷地注入黑暗之主身體,毫不誇張的,現在的黑暗之主根本就不知道疲憊二字到底該怎麼寫.這是一格注定會曠日持久的戰斗.

這對于林立來確實有些諷刺,手上掌握這毀滅之龍魔晶的林立,其實隨時都可以將黑暗之主吞噬掉,畢竟現在的黑暗之主到底只是一股力量而已,連形體都是由力量支撐著,一旦遇到毀滅之龍的本體,哪怕只是一支龍倉一段龍骨,都有可能被瞬間吞噬,更何況是包含毀滅之龍靈魂烙印的龍晶,沒辦法,從毀滅之龍將化身投入薩魯深淵那一刻開始,就注定了這是一種絕不平等的關系,歿滅之龍是主體,黑暗之主是分身,只要毀滅之龍願意隨時都可以將這一股力量收回.可惜,林立現在根本不敢這麼做……

墨菲斯托隱身暗處,隨時都有可能撕開虛空出現,現在之所以還沒有這麼干,只是因為忌憚黑暗之主而已,黑暗之主一定掌握了什麼控制墨菲斯托的辦法,不然的話,以墨菲斯托的力量不可能怕它怕成這樣.

所以林立必須制造出兩敗俱傷的假象,讓墨菲斯托覺得不管是自己還是黑暗之主,都沒有力量對它構成威脅……注意是假象,西不是像現在這樣真正的兩敗俱傷,林立現在之所以還不肯把最後的那一百光暗天使投入戰場,就是因為一旦失去了這個最後的底牌,自己會真的跟黑暗之主拼個兩敗俱傷,到了那個時候,可就真的要讓墨菲斯托撿今天大的便宜了……

第二十瓶了,摸了摸口袋當中僅剩的幾瓶魔力沸騰藥劑,林立臉上神色漸漸變得有些難看:"媽的,這下真是麻煩大了……"

就在林立猶豫著,要不要動用毀滅之龍的魔晶,先把黑暗之主吞噬掉,再來跟墨菲斯托玩輪盤賭的時候,背上的康納里斯卻突然跳動了一下."有了,有了,有辦法了!"

自從在永睆第l拿到這把鐵錘之後,林立還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覺得這個謊話連篇的惡魔這麼可愛過,幾乎是聽到康納里斯聲音的同時,林立的眼眶就濕潤了,千萬語在這一刻都化成了一句話……"你他媽硌,趕緊!"

"……"堂堂遠古魔神被罵成這樣,大概也就康納里斯這麼一個了,在那吭哧吭哧喘了半天粗氣,才總算把回罵的沖動壓了回去,用一種商量的語氣道:"辦法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必須保證,絕對不能夠將這個辦法外傳,不然的話,整個無盡深:q將不會再有任何惡魔存身之處r"什麼辦法這麼厲害?"

"一段從洪荒年代流傳下來的惡魔符文……也就是你們常的上古惡魔語,這一段惡魔符文究竟是由誰創造的就連我都不太清楚,我只是隱隱約約聽其他的上古魔神過,創造運段上古魔神的的,有可能就是我們九十九位上古魔神共同的父親……""你確定不是母親?""媽的,只是一個稱呼!"康納里斯的聲音當中有幾分惱羞成怒的意思,沒辦法,就算康納里斯的城府再深,也不可能讓人拿這種事來開玩笑,惱羞成怒的罵了一句之後,這位上古魔神才有繼續道:"對于無盡深測的惡魔來,這一段惡魔符文就好像懸在頭頂的一柄利劍一樣旦落下來,整個無盡深淵的惡魔都會遭遇滅頂之災,以至于早在洪荒年代,九十九位上古魔神就已經共同立誓,絕對不會將這一段惡魔符文外傳……好吧,雖然我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不再承認自己上古魔神的身份了,不過不管怎麼,我畢竟生長在無盡深淵,我不希望有一天人類的魔法師會操縱這這段惡魔符無盡深淵肆意捕捉我曾經的同類……"

"好吧……"本來還帶著幾分戲謔的林立,在聽康納里斯完之後,臉上神色漸漸變得嚴肅起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鄉土觀念了,不管歲月如何變遷世事如何變幻,心頭盤繞的那一律鄉愁,卻是怎麼也無法改變,聽著康納里斯的話,林立突然想起孓那個熟悉的世界那些熟悉的面孔r"我在這里發誓,我如果擅自將這段惡魔符文外傳,我這一生將再也無法在魔法領域更進一步!"

"這還差不多……"康納里斯的聲音聽起來很滿意,對于一個魔法師來,確實沒有比這更加嚴重的誓了,每一個魔法師都渴望攀上更高的境界擁有更強的魔法力量,一生也無法在魔法領域更進一步,對于一個魔法師來,簡直比死亡更加可怕.

"到底什麼惡魔符文,你到底快點行不行,再拖下去我真的頂不住了,黑暗之主這混蛋也不知道吃錯什麼藥了,被圍攻了這麼久居然一點也不覺得疲憊,再這麼繼續下去,我真要動用毀滅之龍的魔晶了……"林立摸了摸口袋,只剩下最後兩瓶魔力沸騰藥劑了,一時之間又哪還有心跟康納里斯廢話.

"你根本就不懂上古惡魔f6,我就算了你聽得懂嗎?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將精神力完全敞開,讓我將這一段惡魔符文融入你的精神力當中."

"這個……"林立稍稍猶豫了一下,身為一個魔法師,完全敞開精神力可以是相當危險,一不心就有被徹底控制的可能,就算侵入者精神力不夠強大無法徹底控制,也可能留下一些陷阱,讓魔法師的精神力永遠也無法完善,再也無法在魔法領域更進一步,所以除非是絕對信任的對象,不然的話魔法師是不會將自己的精神力徹底敞開的.

可是現在這種況,如果不敞開精神力融入惡魔各文,就不得不動用毀滅之龍魔晶,然後直接面對偷襲的墨菲斯托,最要命的是,魔力沸騰藥劑已經只剩下兩瓶了,以十九級大魔導士的力量面對墨菲斯托,林立真的是連一點把握都沒有……

"好吧!"林立反複權衡得失之後,最後還是咬了咬牙,選擇了相信康納里斯,畢竟到了這種時候,留給林立的選擇余地已經很很了,要不就是比這眼睛等死,要不就是賭上一把運氣……林立不喜歡賭博,但是真正到了關鍵時候,卻是賭得比誰都干脆.

"好吧"兩個出口,林立就沒有給自己反悔的機會,浩瀚如海的精神力瞬間敞開,毫不設防的暴露在康納里斯面前,這種干脆這種決絕,就連康納里斯這個曾經的上古魔神,都不由暗暗有些佩服……

幾乎是精神力剛剛敞開,林立就已經感覺到了,一股晦澀難明的意念如同潮水一般,拼命的湧向自己腦海當中,無數聲音無數畫面,-凡乎是無窮無盡的信息,就算林立自問精神力足夠強大,在面對這股潮水一般的意念的時候,都不由有一種無法容納的感覺,林立甚至沒法去分辨這一股意念到底包含了什麼樣的信息,這個時候,林立除了被動接受之外竟是什麼也無法做到.

"上古惡魔語果然複雜無比,不愧是跟上古龍語泰坦神文並列的古代文字……"林立一般被動接受那一股意念當中包含的信息,一邊也不由暗暗有些心驚,上古惡魔語雖然不為世人所知,但是每一個知識足夠淵博的魔法師都知道,上古惡魔語絕對是安瑞爾世界上,最強大的三種古代文字之一,每一個字符都包含著無窮力量.

如果,高等精靈文字是這個世界上最適合書寫魔法咒語的文字的話,那麼比高等精靈加古老的上古惡魔語,上古龍語,泰坦神文,這三種古代文字則根本是天生的魔法咒f6,甚至比魔法咒語更加簡介更加強大.

這三種古代文字是每一個魔法師都夢寐以求的東西,一旦掌握了這三種古代切的咒語一切的手勢,都待會成為真正的擺設,這三種古代文字的每一今字符都擁有無窮力量,就算二十級以上的傳奇魔法,都可以輕而易舉的用幾個字符來進行闡述,這是什麼概念?這幾乎就等于是瞬發傳奇魔法……而現在,林立正在學習的,就正是這三種古代文字之一的上古惡魔語!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段,但是對于即將突破傳奇境界的林立來段就已經足夠了,突破傳奇境界之後,自己擁有大把的時間來進行研究,只要自己足夠耐心足夠細致,再加上康納里斯這個曾經的上古魔神從旁指點,完全可以將整個上古惡魔語推演出來,到了那個時候,再複雜再困難的魔法咒語到了自己面前,都將變得沒有任何難度.對于一個不斷追求力量的魔法師來,還有比這更加致命的誘惑嗎?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林立才選擇了敞開精神力,去進行一次連自己都沒有把握的冒險,輸了自然是一切休提,直接拉著康納里斯一起同歸于盡,可如果是贏了,不但可以順利解決眼前的麻煩,還可以得到一個學習上古惡魔語的機會,這樣的誘惑,就連向來謹慎的林立都無法抗拒.




上篇:第五百六十八章 光與暗     下篇:第五百七十章 傳奇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