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七十四章 信使  
   
第五百七十四章 信使

第五百七十四章 信使



黑石山脈返回黃昏之塔,林立只用了兩天的時間.尤安頓諾菲勒和烏伊法西魯去烏云鎮的時候,現烏云鎮里好像被戰火洗社,過一般,到處都是倒塌的房屋,街道上隨處可見已經凝固的血汙.

"怎麼回事.人都到哪里去了?"一見這般景象.林立心里立刻升起不好的念頭.他用精神力將整個烏云鎮掃了一遍,居然連個可以問話的人都找不到.

林立也顧不得掩飾身邊的亡靈仆從們,直接帶著他們前往黃昏之塔,萬幸的是看黃昏之塔的樣子並沒有遭到攻擊的跡象.只是他走入黃昏之塔,才現里面的魔法師們也都不見了蹤影,冷清清空蕩蕩毫無生氣.

"會長大人?是會長大人回來了!"就在林立站在大廳當中想要找人來問話的時候,一個中年魔法師滿臉激動的跑了出來.

"伯萊卡?"林立勉強記起這個中年魔法師的名字.就像在學校里一樣.給人印象深刻的,往往是兩種人,一種學習尖子,一種學習墊底的.而這咋,伯萊卡,魔法方面的天賦不怎麼樣,四十多歲也只是達到八級魔法師的水平而已.

"會長大人,真的是您啊.我是伯萊卡."能讓會長大人記住自己的名字,伯萊卡還挺激動的.

"哦,伯萊卡,我不在的時候,這里生了什麼事嗎,其他人都到哪里去了."林立奇怪的問道.

"會長大人.事是這樣的"平時可難得有這種機會和這位年輕的會長大人話,伯萊卡好容易壓下心中的激動,這才向林立道:"大概兩個多月前,會長大人離開後不久,夏亞強盜團的人的襲擊了烏云鎮,推倒了鎮中心的教堂,不知道從里面挖了什麼東西出來."

"又是夏亞強盜團,這群白癡還真是不知死活."林立一聽這話,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夏亞盜賊團的膽子,會不會太大了一點?

以前網聽夏亞強盜團的來曆時,他其實從心里還是有些同他們的.但是同並不代表可以放縱他們為所欲為,更何況,死亡之痕附近的那次偷襲.早就把林立僅有的那點同給偷襲沒了.

看來,真的要找咋機會去一次巨龍山脈.把夏亞盜賊團剩下的那點人.也一並解決了算了",

"他們襲擊了烏云鎮?我回來時路過了那里,難道鎮子里的人全都

"會長大人,我們得到消息後就立刻趕了過去,可是還是有不少人遇害了,我們只救下了一部分,將他們暫時安頓到了別的地方."伯萊卡知道會長大人和烏云鎮的人關系親近,所以連忙補充道.

"薩拉特大叔他們呢"林立在烏云鎮住過一段時間,那段日子是他到安瑞爾大陸後,難得的感覺心靈平靜的日子,讓他有種回到了穿越之前似的感覺.鎮子里的人,大多就如同時候老家的街坊鄰居,親切隨意.倒如鄰居老薩拉特,那個開了個鐵匠鋪的和藹老人,還有房東蘇珊大嬸,給自己送果子的杰克等等.

伯萊卡臉色有些難看,吱唔的道:"會長大人,我們"我們趕到的時候,老薩拉特已經已經"

"恩,我知道了"林立點了點頭,臉上神色並沒有太多變化,但是這簡簡單單的幾咋字聽在伯卡萊耳中,卻仿佛一塊凍結的寒冰一般.冷得讓人毛骨悚然"

"對了.其他人呢?"往黃昏之塔里面看了一眼,林立臉上又露出了幾分疑惑,森德羅斯好像過,兩個多月以前,自己手下的魔法師們就已經回來了,怎麼現在黃昏之塔還是冷冷清清的樣子?

盡管知道不是沖著自己,可是會長大人冰冷的語氣還是讓伯萊卡沒來由的打了個冷戰,連忙又道:"葛瑞安會長他們是在事生後一個多月的時候回來的,聽這件事後,葛瑞安會長就耍帶著人去找夏亞強盜團的人算賬,其他人怎麼勸也勸不住.然後就跟著一起去了."

"恩."林立緊繃的臉色總算緩和了一些,這倒是很符合葛瑞安的脾氣,不過緊接著,林立臉上又露出了幾分疑惑:"他們什麼時候出的?"

"會長大人,他們回來知道事後沒幾天就出了,大概有兩個多月了吧."伯萊卡著自己也有些擔心.

"什麼,兩個多月!"林立聞大吃一驚.夏亞強盜團的老大范高雷,帶著強盜團的精銳在黑石山脈埋伏自己,然後被自己殺的一咋,不剩,可以夏亞強盜團已經算是名存實亡了.雖然黃昏之塔此時的力量並不如何強大,可對付夏亞強盜團那些殘余的渣滓,根本不用多費什麼力氣才對.想到這里,他問道:"知不知道他們遇到了什麼,怎麼這麼久都沒有回來."

伯萊卡卻搖了搖頭,道:"葛瑞安會長走的時候,只是吩咐我等會長大人您回來,這兩嚇.多月里.我還沒有接到他們任何消息."

"見鬼"林立低聲罵了一句髒話,這一切已經很明了了,葛瑞安可是大魔導士.再加上好幾個魔導士,一大群魔法師,對付已經名存實亡的夏亞盜賊團,居然還要兩個多月的時間,這不是開玩笑又是什麼?

林立甚至敢用腦袋打賭,如今葛瑞安直接面對的,肯定不是什麼夏亞盜賊團的殘余勢力.

毫無疑問,有一支不弱的勢力正在支持著夏亞盜賊團!

不過到底是哪一支吧…

多蘭德一帶有名有姓的勢力.林立大部分都是心中有數,能夠正面抗衡黃昏之塔的雖然不少,但是敢冒這個風險的只怕一個也找不出來,畢竟當初會長就任儀式上,那一個個賓客的名字,可是已經傳遍了整咋多蘭德,他們不可能不顧忌一下後果,為了一個已經名存實亡的夏亞盜賊團,去得罪日漸強盛,又跟眾多強者關系不淺的黃昏之塔,哪個傻子會去干這種賠本生意?

林立臉上神色陰晴不定,旁邊的伯卡萊卻是戰戰掛鼓,生怕這位年輕會長將火氣在自己身上:"今"會長大人,我也要求過一起去的,不過,""哦,不關你的事聽著伯卡萊吞比"凶辯解,林右才從思索中回討神來,忙擺了擺牽,示天賦並不如何出眾的魔法師放寬心來:"你繼續留守黃昏之塔,我要去一次巨龍山脈."

不過,才剛剛走出門外,林立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夏亞盜賊團當初可是跟瑪法家族搞在一起的.聽赫頓那意思,雙方的關系似乎還是相當不錯,至少生意上的來往時挺多的,不然的話,范高雷也不會聽從赫頓的吩咐,在死亡之痕附近偷襲自己了.

那麼這一次的事,會不會跟瑪法家族有關系?

對了,還有教堂下邊的那個什麼東西,自己好像也曾經聽瑪法家族的人提起過,"

"伯卡萊."想到這里.林立已經邁出的雙腳,頓時又停了下來."會長大人,您有什麼吩咐."伯卡萊連忙跑兩步到了林立面前.

"你以我的名義寫一封信.讓人送去亞米尼亞,交給瑪法家族的人."

"是."伯卡萊恭敬的點了點頭,這才心翼翼的問道:"那麼會長大人,這封信的內容是"

"告訴瑪法家族.他們的盟友輕風平原魔法公會,將在一周之內掃清夏亞盜賊團的殘余勢力,請他們按照同盟約定,派出一批至少十級以上的魔法師進行協助."

"這"伯卡萊很明顯的愣了一下,黃昏之塔什麼時候跟瑪法家族結成聯盟了?

而且瑪法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實力,伯卡萊雖然一直沒有離開過多蘭德,但是對這個遠在亞米尼亞的黑幫家族,仍然算是有著足夠的了解.

瑪法家族崛起于兩百年前.輕風平原曆史上最強大的冒險者里奧一瑪法,就是瑪法家族的第一任族長如今兩百多年過去,這個黑幫家族幾乎壟斷了亞米尼亞所有的地下生意,甚至成為了整個亞米尼亞的實際統治者.

這是一咋,真正的龐然大物.除了同樣紮根于亞米尼亞的黑暗之刃以外.方圓千里之內,幾乎沒有任何勢力足以抗衡瑪法家族.

跟瑪法家族比起來,剛剛建立起來的黃昏之塔,簡直可以是不值一提.

也正是因為這樣,伯卡萊臉上才多了幾分猶豫:"這個"這個,會長大人,我們的措辭是不是要稍稍"稍稍修改一下?"

"不用,我怎麼你就怎麼寫."林立搖了搖頭,有些奇怪的看了伯卡萊一眼,心想自己的措辭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那麼送信的人呢,要不要我親自去一趟亞米尼亞,"

"你要是去了,誰來留守黃昏之塔?別麻煩了,隨便找一個人送去就可以了,"林立匆匆交代了兩句之後,就叫上了一直等待在旁邊的諾菲勒和烏伊法魯西,轉身離開了黃昏之塔.

"哎,伯卡萊望著林立遠去的背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心頭暗暗有些惋惜,費雷會長到底還是太年輕了,"

雖然這一段時間以來,伯卡萊已經漸漸意識到,領導公會的這位年輕會長,遠遠不是一般年輕魔法師所能比的.但是這一次伯卡萊覺得,會長大人年輕的缺點終究還是暴露了出來.

瑪法家族是什麼來頭?那可是統治著整個亞米尼亞的龐然大物.又豈是一個魔法公會所能支使的?看看費雷會長剛才交代的那些內容.根本就是將瑪法家族當成跟班在使喚,連人家派出來的人要什麼實力都限制了.這要是換成自己是瑪法家族的族長,只怕根本連理都不理.直接就把信丟進廢紙堆里了吧,,

一直等到林立的背影都看不見了,伯卡萊這才搖了搖頭,轉身進了黃昏之塔,鋪開信紙開始冥思苦想起來,伯卡萊在斟酌著該怎麼寫這封信才好.費雷會長年輕不懂事.自己可不能隨便亂寫,不然到時候盟友的援助要不來,反倒是惹下一個強敵可就麻煩了"

亞米尼亞城.瑪法家族大門前,一輛滿是塵土的馬車緩緩停下.一位中年魔法師,滿臉疲憊的從車中下來,付過車費後走上台階如果林立在這里的話,必定是一眼就可以認出來,這個中年魔法師正是自己安排留守的伯卡萊.

雖然被會長大人安排留守.不過在伯卡萊想來,以瑪法家族的聲望和地位.就算是讓會長大人親自前來也是有資格的,如今光是自己這咋.在黃昏之塔地位不高的魔法師送信,已經算是對瑪法家族不禮貌了,可萬萬不敢真像會長大人所的那樣,隨便找兩個人把信送來"

"站住,干什麼的."大門前瑪法家族的護衛,毫不客氣將來人攔下.

"輕風平原魔法工會,黃昏之塔的信使.八級魔法師伯萊卡,求見瑪法家族長"伯萊卡接下會長的任務後.片刻也不敢耽誤,晝夜不停的趕路,終于在兩天後來到了瑪法家.

"什麼黃昏之塔,我怎麼沒聽過"門前的護衛上下打量伯萊卡一番,表不屑的道.

雖然魔法師的地位比較高.但是伯萊卡畢竟只是個八級魔法師而已.在輕風平原這片土地上,確實有些上不得台面.別看那護衛只是個看大門的,可畢竟身後是瑪法家族,哪里會把一個八級魔法師放在眼里.

"居然敢騙到瑪法家族頭上.我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另一個護衛握著劍柄道.

"兩位,通融一下,我真的有急事,"

"走不走,你以為瑪法家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去的嗎,再不走心老子割了你的腦袋."護衛嗆的一聲把劍拔出半截來,反射的陽先,照在伯萊卡的眼上.

"什麼事吵吵嚷嚷的.這是什麼地方,不嫌丟臉嗎!"忽然一個聲音從伯萊卡身後傳來.

兩個護衛連忙站好行禮,齊聲叫道:"赫頓少爺!"

赫頓帶著兩個人走上台階.看了看自家的護衛,問道:"到底什麼事."

"赫頓少爺.這人自稱是什麼黃昏之塔的使者,一來就嚷著要見族長大人."一咋.護衛指著伯萊卡道.




上篇:第五百七十三章 回歸     下篇:第五百七十五章 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