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七十六章 商議  
   
第五百七十六章 商議

第五百七十六章 商議



二擊家族在亞米尼亞崛起,是最浙兩二百年的事.雖經營各種地下生意,但是在與各大勢力的關系處理方面,瑪法家族一直做得不錯,方方面面的關系都處理得相當融洽.唯一一個例外是黑暗之刃,沒辦法,兩大勢力同時看上了亞米尼亞這塊土地,直接的利益沖突讓兩大勢力根本無法合同共處.

除此之外,不管是閃金商會那樣的龐然大物,還是夏亞盜賊團那種殺人放火的犯罪集團,跟瑪法家族基本上都是相處愉快.

從某種程度上來,這才是瑪法家族崛起的真正原因,在沒有壓倒一切的力量之前,爭強斗狠到處樹敵,簡直就是找死,黑暗年代.高等精靈何等的強勢,奴役其他種族,大屠殺事件層出不窮.而最後的結果,卻落得個全族皆滅,連永琱屁薱ㄢQ連根拔…

瑪法家族不是高等精靈,還遠遠沒有到得罪黃昏之塔的地步.像黃昏之塔這種幾乎注定崛起的勢力,別瑪法家族,就算閃金上會那樣的龐然大物也不敢輕易得罪,因為誰也不知道在許多年之後,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會不會被一位從天而降的聖域強者隨手毀去

更何況,這位伯卡萊魔法師還給自己帶來了一個機會

"好的,伯卡萊魔法師,您從黃昏之塔長途跋涉到亞米尼亞,應該也很累了,要不我讓仆人帶您先去休息一下,至于費雷會長的要求,我跟父親商量過之後盡快給您答複.

"不用這麼麻煩了,赫頓少爺,黃昏之塔大部分的魔法師都正在巨龍山脈戰斗,我必須盡快趕回去幫助烏云鎮重建"到這里伯卡萊又看了赫頓一眼:"這是費雷會長的意思."

"哦,既然是這樣,那我可就不留你了"赫頓一聽這是林立的意思,也就沒有再繼續挽留了,只是熱的將伯卡萊送到門外:"至于費雷會長的要求,等我跟父親商量過之後一定會盡快給出答複."

"什麼,魔法公會居然派了人來?媽的,幸虧那子跑得快不然老子非要"剛剛才從外面回來的哈維.偶然聽到幾個仆人起黃昏之塔來人的消息,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黑石山脈上的遭遇,對于赫頓來簡直是這一輩子最大的恥辱.

從黑石山脈回來兩三個月,赫頓就從父親那里聽了,那個讓自己丟了大臉的費雷,正是那個什麼魔法公會的會長,今天急匆匆的趕回來,本來就是想要羞辱一下那個魔法公會的信使,出一出心頭的那口惡氣,卻沒想到這子到是機靈,還沒等自己回來就已經跑了"

不過同時,哈維科是聽到了一個好消息.

"哈哈,那個什麼魔法公會被夏亞盜賊團給羞辱了?"哈維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可惜,還沒等哈維高興完,就又聽到了一個壞消息:"什麼,那個什麼魔法公會,要讓瑪法家族派人幫助他們剿滅夏亞盜賊團?他們是不是沒睡醒啊,他們什麼地位,瑪法家族又是什麼地位,居然敢提出這樣的要求!"

"大哥大哥"哈維急急忙忙找到赫頓,想要證實自己剛剛聽到的消息."沒錯."赫頓點了點頭,將手上的信封放回口袋:"我正准備跟父親商量這件事."

"見鬼"哈維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發出了一聲誇張的尖叫:"我大哥,你沒發燒吧?魔法公會是魔法公會,瑪法家族式瑪法家族,他們魔法公會被夏亞盜賊團的人給羞辱了,憑什麼要我們瑪法家族去給他們撐腰?再了大哥,你可不要忘了,我們這幾年的生意里,有不少都是跟夏亞盜賊團做的,幫助魔法公會把夏亞盜賊團滅了,對我們魔法家族有什麼好處?"

"好處?不得罪魔法公會就是好處"赫頓盯著哈維看了半天,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父親當年早早把自己定為家族繼承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雖然這樣避免了兄弟兩個為了族長的位子反目成仇,但是也讓這個比自己幾歲的弟弟變成了一個徹底的紈绔哈維這幾年都干了些什麼,成天不務正業,仗著瑪法家族在亞米尼亞的勢力,盡干些見不得光的事,平常時候也就算了,都還只是在亞米尼亞城里,就算出了什麼事,以瑪法家族的勢力一般都還可以擺平.

可問題是上一次在黑石山脈,這子也不知道是哪只眼睛出了問題,居然敢去動那個年輕會長的腦筋……

現在想起來赫頓都還覺得有些後怕……

那人是你哈維可以隨便招惹的?黑暗之刃的斯蒂凡夠厲害吧,二十多歲的頂尖大魔導士,以後十有**是要突破傳奇的,又是黑暗之刃唯一的繼承人,身後幾個.傳奇強者撐腰,還不照樣被那人挖了個坑埋掉?

赫頓真的覺得,哈維能夠活到現在,簡直就是一個奇跡!

"耳是

"好了,哈維,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現在我要去父親的書房,你要不要一起去?"

"呃,算了"哈維臉色頓時一白,父親的書房哈維到是不怕,可問題是,在那里隨時都可能看到祖父塞恩,那可就不是開玩笑的了,對于哈維來,那個.親自教導大哥魔法的老人,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存在,每一次站在對方面前,哈維都有一種渾身血液都被凍結的感覺.

"哎"目送哈維背影遠去,赫頓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才捏著口袋里的信封,慢慢往書房方向走去.

索倫森一瑪法今年四十多歲,作為一支強大勢力的領,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但是最近這一段時間,索倫森族長卻突然覺得自己有些老了"

大兒子赫頓從就被當成下一代族長培養,為了避免兄弟相爭的慘劇,索倫森甚至犧牲了另一個兒子,睜一只眼閉一只衣…記,兒子哈維變成了個真正的紈绔,最沂眾幾年來,姍繃側切所作所為,索倫森都看在眼里樂在心里,赫頓確實沒有辜負自己的期望,魔法水准在同年級的魔法師當中絕對算是出類拔萃,就連一向喜怒不行于色的父親塞恩,都幾次在自己面前面帶笑容的誇獎赫頓這孩子天賦不錯,只要不走彎路,五十歲前是有機會突破傳奇境界的.

至于家族生意方面,赫頓也一直管理得不錯,雖然只是二十多歲的年紀,但是論手腕論能力,比起許多頭發胡子花白的老狐狸還要強些.

兒子哈維雖然胡鬧,可是這也是自己一手安排的結果,怨不了什麼人,更何況哈維的胡鬧一向只限于亞米尼亞城,以瑪法家族的勢力,就算天大的麻煩也可以擺平到也算不了什麼大事.

按理索倫森不應該有什麼不滿意才是

可惜,今天赫頓給他帶來了一封信"

這封信來自多蘭德,寫信的是一個只有幾十手下的年輕魔法師,聽赫頓才不過二十來歲年紀.

換了平常時候,這種信一向是送不到索倫森手上的,可是今天不但送來了,而且還是有大兒子赫頓鄭而重之的交到了自己手上.

"你怎麼看?"索倫森把手上的信看完之後,並沒有急著發表意見,只是低聲問了一句.

"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哦?.索倫森臉上露出幾分訝異:"什麼機會?""一個讓我們擺脫黑暗之刃的機會,這一次我前往黑石山脈雖然沒有拿到先祖遺當中提到的東西,但是卻見到了這位魔法公會的會長,老實父親,這一次我真的是被嚇到了,這位費雷會長的實力,只怕就連塞恩導師都無法看過"

"什麼?.索倫森臉色頓時一僵:"你是你祖父"

"是的赫頓點了點頭,從就跟塞恩學習魔法,一直以來都是稱之為老師,祖父這個稱呼反到是有些陌生了.

"這,,這怎麼可能?魔法公會舉行會長就任儀式那天,我們的人不就是傳回了消息嗎,那位會長才不過二十來歲的年紀,赫頓,這種事可不能亂,你祖父可是傳奇法師

"那位費雷會長也是

"也是什麼"索倫森先是一愣,跟著呼吸就變得急促起來:

"是的赫頓點了點頭:,"事實上,我是親眼看著,這位費雷會長從一個大魔導士變成傳奇法師的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二十來歲的傳奇法師,別輕風平原,就是整個安瑞爾世界也從來沒有出現過,法師之神格雷斯科,也是在三十歲以後才突破傳奇境界,二十來歲的時候,格雷斯科還只不過是一個魔導士而已,這個費雷怎麼可能"

"可是事實就是這樣赫頓有些煩躁的揉了揉眉心,老實,父親的一切反應其實早在預料之中,二十來歲的傳奇法師,這要是了出去誰會相信?這就跟男人懷孕一樣匪夷所思,可是赫頓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就在不久之前,這位年輕得讓人無法相信的魔法公會會長,就在自己眼皮底下,突破了傳奇境界,並且用一個強大無比的魔法領域,干掉了威震安瑞爾世界千百年的黑暗之主

就算這一切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但是對于赫頓來,卻好像是剛剛才發生的一樣,每一個細節都無比清晰.

"對了,還有一件事"先祖遺當中的那幾件東西,都已經落到了這位費雷會長手上了"

"什麼?"如果,先前索倫森還只是覺得非議思索的話,那麼現在,這位瑪法家族的當代族長,就真的是被嚇到了"

雖然一直以來,索倫森都不知道先祖遺當中的那幾件東西到底是什麼,但是索倫森從來沒有懷疑過,那幾件東西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要知道,瑪法家族先祖可是已經突破了聖域的強大存在,他遺當中"勝過一切.的東西,又豈是簡簡單單就可以清楚的?

"那是法師之神格雷斯科留下的三件遺物"永琱妙,邪眼暴君的魔晶,天空之城的鑰匙"呵呵,格雷斯科給我們留下的,可是一條成神的道路,可惜我沒有這個運氣"

赫頓每出一個名字,索倫森就只覺得自己的心髒被什麼東西砸了一下,等到三件遺物的名字完,索倫森已經臉色蒼白的靠到了椅子上面嗎"

索倫森雖然因為天賦所限,沒能夠在魔法領域有太大建樹,但是十五級大魔導士的實力,加上傳奇法師父親塞恩的傳身教,又怎麼會不知道這三件遺物到底意味著什麼,那可是真正的成神之路啊,永琱妙悇O傳當中,格雷斯科手上最強大的武器,其中力量發揮出來甚至足以毀天滅地,邪眼暴君的魔晶就更可怕了,一旦掌握,就算是白癡都有可能接近傳奇境界,至于天空之城的鑰匙,這更是只存在于傳當中,當年高等精靈最強大的戰爭堡壘,七座天空之城,統治了整個安瑞爾世界無數歲月"

而如今,這三件遺物都落到了那個費雷手上"

那麼這個費雷所代表的魔法公會,可就不是一個新興勢力可以形容的了.

而且,根據瑪法家族各方面的報,都指出這個費雷會長,跟一些強大勢力的關系相當不錯,當初會長就任儀式的時候,客人名單就包括了閃金上會股東,光明神殿大主教,黑暗神殿大祭司"

"好吧,我明白了,我會去服家族長老"索倫森點了點頭,有些吃力的將手中信封放下,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這不是一張薄薄的紙片,而是一塊重達千斤的巨石一樣.




上篇:第五百七十五章 機會     下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