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七十八章 有點麻煩  
   
第五百七十八章 有點麻煩

第五百七十八章 有點麻煩



"哎,你看."亞曆克忽然停下了腳步,胳膊肘頂了頂旁邊的沃爾多.

沃爾多向著亞曆克示意的方向看去,原來在營地的一塊空地那里,有個肥頭大耳的魔法師,正在教一個青年魔法學徒學習魔法.這樣的景象兩人眼里可是相當的搞笑.那青年應該也有二十多歲了,居然還只是個魔法學徒,也不知該是他的資質差,還是那胖魔法師的水平低.

黃昏之塔的營地中,肥頭大耳的魔法師自然就是葛瑞安,而他面前那個被訓斥的灰頭土臉的青年魔法學徒,就是老薩拉特的兒子加索.

別看葛瑞安罵起來毫不留,其實從內心里還是挺看重這個學生的,這不光是因為和老薩拉特的交,而是這個加索在學習魔法方面,的確是有一些天賦的.

父親被夏亞強盜團的人害死了,加索學習魔法更加的賣力,為的就是有機會能親手替文親報仇.二十多歲的魔法學徒,似乎是挺可笑的,可是要知道加索學習魔法才幾個月時間,如今已經眼看就要達到五級成為真正的魔法師了.

讓人遺憾的,就是加索學習魔法有些太晚了,就算是天賦不錯,以後的成就也相當有限,畢竟老薩拉特只是烏云鎮的一個老鐵匠,靠著鄰里鄉親照顧生意,也就是勉強度日罷了,哪還有能力送兒子去學魔法.再了,魔法師在普通人看來,就是好像神一樣的存在,是絕對可望而不可及的,自己能不能成為魔法師這種問題,很多人根本想都不敢去想.

亞曆克和沃爾多兩個人,哪里知道內中緣由,只當是一個沒水平的老師帶了一個沒水平的學生而已,尤其是老少胖瘦的對比看起來極為搞笑.

"哈,原來黃昏之塔都是這種水平啊,難怪連個夏亞強盜團都搞不定,我看那個學徒去做盜賊也許更好些."亞曆克忍不住嘲諷道.他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在他看來對方聽到聽不到都無所謂,就算聽到還能自己怎麼樣,你們家會長可是求我們過來幫忙的,老子你兩句又怎麼樣.

"白癡."葛瑞安皺了下眉頭,畢竟是做過魔法工會會長的人,聽手下偷偷自己壞話練出的好耳力,蚊子打噴嚏都逃不過他的耳朵.不過,他也懶得去搭理對方,有狗在旁邊叫還不走路了?

可是葛瑞安不想理這兩人,這兩人今天卻憋了一肚子的火,正還想沒有地方發泄一下呢,現在有這麼個譏笑黃昏之塔的機會,又怎麼肯輕易放過呢.

亞曆克又往前湊了兩步,晃著手中的魔法杖,歪著脖子斜眼打量了加索一番,扭頭對沃爾多道:"有的人就是看不清現實,以為魔法是什麼人都能學的,結果做一輩子魔法學徒,魔法只能用來哄孩子.其實最可恨的不是學生,而是那個為了滿足自己私欲,就不管他人前途的騙子老師."

"哈哈,是啊,多好的盜賊材料啊,居然被人騙得來學魔法,二十好幾的魔法學徒…這黃昏之塔可真是什麼人材都有啊."沃爾多也笑著道.

加索以前也是混過的人,哪里肯吃這種虧,尤其是對方居然詆毀葛瑞安老師,當下瞪著對方罵道:"你們兩個是什麼人,也敢我的老師的壞話,支起你們的耳朵聽清楚,我老師可是加洛斯魔法工會的會長."

加索剛剛接觸魔法幾個月時間,目前的首要任務就是全力學習魔法,那些旁的事,葛瑞安也不會給他講,所以對于魔法師這個圈子里的事還不怎麼熟悉.在他想來,魔法工會是魔法師的組織,那麼魔法工會的會長自然是管理魔法師的,還有什麼人比魔法工會的會長更牛逼.

"加洛斯?那是什麼地方,我還從來沒有聽過呢,沃爾多,你知道加洛斯嗎,這位居然是加洛斯魔法工會的會長哎."亞曆克滿臉不屑,加洛斯那種鄉下地方的魔法工會會長,他還真沒有放在眼里.

"你們他媽的完就趕緊滾蛋,老子可沒有義務教育你們,那是你們父母的責任."葛瑞安很是不爽的道.

聽到葛瑞安的話,亞曆克臉色頓時變了,自己十六級大魔導士,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粗俗的罵過,怒聲喝道:"死胖子,你罵誰!"

"白癡……"葛瑞安什麼脾氣?這種等度的對罵,又豈會被葛瑞安大爺放在眼里,直接兩眼一翻,連看都沒看他們兩個:"老子教的學生老子當然會負責,需要你們兩個在那里廢話?"

"教學生?哈哈,真是大不慚,這位魔法學徒今年有二十多歲了吧."沃爾多滿面倨傲之色打量了一下加索,口中極為不屑的道:"難怪你們會長求我們瑪法家來幫忙對付那幾個強盜,靠你們還的確是夠困難."

加索的臉上有些尷尬,感覺自己是給黃昏之塔抹黑了,給葛瑞安老師丟人了.二十多歲的魔法學徒,不管是什麼原因,起來總還是不好聽的.

"是嗎?"葛瑞安看了亞曆克一眼,也沒什麼,只是愣著一張臉走了過去,跟著,就只聽見"啪"的一聲……

"你……你!"亞曆克一臉驚駭的接著自己的臉,望向葛瑞安的目光當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亞曆克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這個……這個又肥又老的老家伙,居然敢在眾目睽睽之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

"你什麼你……"葛瑞安兩眼一翻,一臉的不屑:"老子剛才只是不想替你父母教育你,但是可沒有過你把老子逼急了,老子還會給你父母面子……"

亞曆克一張臉頓時由轉青,一段又急又快的咒語從口中吐出,法杖頂端的魔晶上,正閃煉著耀眼的光……

但是緊接著亞曆克就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凝聚魔力,亞曆克抬頭才發現四周已經圍了差不多二三十個魔法師,全都是黃昏之塔的成員.

黃昏之塔這些魔法師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成天跟著心狠手辣的會長大人,殺人放火的事什麼沒干過?別一群來自瑪法家族的魔法師,就算是來自閃金商會又怎麼樣?一旦動起手來,黃昏之塔這一群魔法師可不管那麼多,直接用魔法轟一遍再來談其他的事……

再了,葛瑞安是什麼人物?那可是整個黃昏之塔最特殊的存在,連會長大人都對他尊敬有加,據當年會長大人還只是一個低級魔法師的時候,就已經認識葛瑞安了,這要是讓葛瑞安在大家眼皮底下被人傷了,會長大人發起火來誰受得了?

就這麼一轉眼之間,營地里的氣氛就變得劍拔弩張起來,一邊是黃昏之塔,一邊是瑪法家族,兩支原本應該並肩作戰的勢力,此時卻好像兩頭了眼的公牛一樣,正用一種充滿敵意的目光望著對方.

還好,只是對峙而已……

雙方雖然心頭充滿憤怒,卻都還沒有徹底的失去理智.

雙方都知道,一旦動起手來,對誰都沒有好處……

魔法公會這邊肯定知道,別看會長大人平時斯斯文文笑容滿面,真要是發起火來,可是比暴怒的巨龍更加恐怖……

瑪法家族這邊也是一樣,不對方十幾個魔導士,動起手來誰輸誰贏還不好,光是出發之前,赫頓曾經下過的那些命令,就讓他們不敢輕易引起戰火.

而這個時候,帳篷里卻是相談甚歡.

"十六級兩名,十五級四名,共六名大魔導士,還有六名十四級魔導士,其余二十六名都是十二三級的魔導士."帳篷里,赫頓正向林立介紹自己帶來的隊伍的實力,務必要讓他知道瑪法家族的誠意."嗯,不魔是瑪法家族,實力果然強大……"林立點頭道.

赫頓連忙客氣道:"費雷會長您這可就太客氣了,剛才來的時候,已經見過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了,那才是真正的精銳……"

"呵呵……"林立笑著擺了擺手,想起找瑪法家族來的原因,道:"對了,赫頓,這一次之所以邀請瑪法家族共同參與圍剿,除了想要借助瑪法家族的力量之外,其實還有另外一件事想要問問……"

林立的話才一半,帳篷的門簾被掀了起來,加文一頭闖進來道:"會長大人,外面出事了,瑪法家的那兩位魔法師,和葛瑞安魔法師打起來了."

加文是老實人……

可惜老實人有時候也會謊,外面那哪里是葛瑞安跟瑪法家族的魔法師打起來了,明明是葛瑞安那老家伙狠狠的給了人家一個耳光……

不過這也很正常,黃昏之塔這群魔法師,一向是病態的護短,別管誰對誰錯,只要是跟自己人作對的,先幾個魔法轟了再.

沒辦法,誰讓他們有一個更加病態的會長呢……

會長大人可就更離譜了,一聽這話急忙站了起來,一臉關切的問道:"怎麼回事,老家伙沒受傷吧?"

"……"就算這一段時間以來,加文已經見慣了這位年輕會長的護短,此時聽到這話,也是不由得有一種吐血的沖動,這他媽護短也護得太明顯了,外面打起來了您連為什麼打起來都不問,直接問老家伙有沒有事,老家伙當然沒事,一巴掌把人家那個瑪法家族的魔法師門牙都給抽掉了幾顆,能有事嗎……

還好,這個時候赫頓可沒有那麼多閑心去多想,一聽加文的話,頓時只覺得眼前一黑,媽的,怎麼打起來了?老子不是早就讓那兩個白癡先回去了嗎,怎麼還能夠打起來?

早知道這樣,老子就不應該帶著兩個白癡來的,媽的,他們到底知不知道這一次的合作對象是誰,那是能夠隨便招惹的人嗎?夏亞盜賊團夠凶夠狠吧?隨隨便便偷襲一下,三百多人就埋葬在死亡之痕邊緣了……

這兩個白癡,難道要把瑪法家族也給坑了不成?

"沒有,不過都僵持在那里了,您看……"加文回答道.

知道葛瑞安沒有受傷,林立這心也就放下了,扭頭對赫頓道:"赫頓魔法師,你看是不是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好好,真是抱歉,都是我的人不懂事,等這一次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訓他們……"赫頓也松了一口氣,只要沒有傷到人就好,一切就可以有挽回的余地.至于自己那兩個手下,已經不在考慮的范圍內了,鬼才管他們死活.

"事事……"林立擺了擺臉的云淡風輕:"回去教訓一下就可以了,可千萬不要動用什麼酷刑,好歹也是兩個大活人,長這麼大不容易……"

"……"加文差點一口口水噴出來,這要是評選輕風平原最無恥魔法師的話,肯定是非這位年輕會長莫屬了……

人家赫頓只不過是隨便客氣幾句,你倒是真的把這事當成瑪法家族的錯了,還好歹是兩個大活人,長這麼大不容易……我的會長大人,這兩個大活人可是已經被葛瑞安大爺抽腫了半邊臉了……

出了帳篷,三個人很快來到現場,外面一圈都是黃昏之塔的魔導士,人圈當中是葛瑞安和埃蘭與瑪法家的兩個魔法師相對而立.

"好啊,原來黃昏之塔的人都是這樣的無恥人,無禮不,還無恥……你們這麼多人想干什麼?難道想圍攻盟友?"亞曆克冷笑著道.

"啪!"剛完話的亞曆克,後背上就挨了一腳,整個人被抽得向前連沖幾步才站穩.剛站穩身形,他便怒氣沖沖的轉身看去,想看看是哪個不要臉的偷襲自己.可是這亞曆克卻嚇了一跳,自己剛才站的地方,赫頓大少爺目光好像冷得能凍結空氣一樣盯著自己.

"大……大少爺,您怎麼來了."沃爾多看著身邊突然出現的赫頓,舌頭頓時有些打結.

"我剛才怎麼和你們的,你們拿我的話當耳旁風是吧."赫頓冷著臉道,目光在兩個人的身上掃過,心里在憤怒之余又帶著些許的無奈,尤其是和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進行了比較後,怎麼人家的手下就那麼聽話.

"赫頓少爺,是他們太無禮,明明是求我們來幫忙的,卻從頭到尾接出一付大爺的架勢,好像我們是欠他們似的."亞曆克壯起膽不服氣的.

媽的,老子什麼時候過他們求我們過來的,你他娘的就一句話對了,老子還真就是欠他們的.赫頓臉色尷尬的看了看林立,見年輕的會長臉上並沒有不悅之色,心里這才又稍稍緩和下來,但是,他可不敢讓這兩個手下再下去了,天知道這不明真相的兩位還會出什麼話來.

"好了,你們不用了!這件事是由家族長老會通過的,要怎麼做,我自有主張,你們要做的就是服從,不得有任何異議.現在,立刻向葛瑞安魔法師道歉,向他的學生加索道歉."赫頓語氣嚴厲的道.

亞曆克和沃爾多對視一眼,同時看到了對方眼里深深的無奈,人在矮簷下怎敢不低頭,只得不不願的向葛瑞安和加索道歉.

"像這樣的事,以後絕對不允許再出現,你們回去後也告訴其他人,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赫頓怒聲斥道.

"是赫頓少爺,我們記下了."兩人低著頭回答.

"費雷會長,你看我這麼處理如何."赫頓心翼翼的向林立問道.

既然人家已經把姿態放到這麼低了,林立也不想搞的太過分,點了點頭道:"赫頓魔法師,既然這里的事已經處理了,我們還是回去繼續剛才的話題吧."

老實,赫頓雖然生氣亞曆克和沃爾多給自己惹事,但畢竟是兩個十六級的大魔導士,訓斥也就是算了,非要做什麼處罰的話,還真不一定下得了手.聽得費雷會長的意思是不計較了,他滿含歉意的看了看葛瑞安和加索,把姿態做足後,這才又跟著回到了帳篷里.

回到帳篷,好像剛才的事沒有發生過一樣,林立將赫頓讓到坐位上,表嚴肅的道:"赫頓魔法師,有一件事,我希望你必須要實話,我懷疑這件事和夏亞強盜團此時的變化有相當大的關系."

"哦,費雷會長有什麼問題請盡管問."赫頓連忙做出一臉誠懇的表道.媽的,本來一切都好好的,卻出了那麼兩個不知死活的東西,險些讓老子的努力前功盡棄.

"赫頓魔法師可能認為,這次對夏亞盜賊團的圍剿,是我回來後才組織的吧."林立沒有立刻提問題,而是打算先向赫頓出事的起因.

"哦,難道不是嗎?"赫頓奇怪的問道.

林立搖了搖頭,道:"實際上,這次圍剿夏亞盜賊團,早在我回來之前兩個多月的時候就開始了,就由加洛斯魔法工會的會長葛瑞安帶領著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進入的巨龍山脈.由于我們之前就調查過夏亞強盜團,所以找他們老巢的位置並花不了多少時間."赫頓愈發感到奇怪了,黃昏之塔那些魔法師的實力,自己是親眼看到的,如果像費雷會長的那樣,兩個多月前就開始了剿匪行動,那麼以他們的實力,怎麼可能會拖這久.他皺起眉頭,道:"難道,夏亞強盜團的那些余孽里,還有什麼了不得的人物?"

你和夏亞強盜團也有過接觸,有沒有聽過他們擁有煉金巨像這種東西."林立被葛瑞安驚過一回,這次怎麼也得讓赫頓也嚇一跳才行.

果然,聽到林立煉金巨像,赫頓嚇得兩眼頓時瞪的溜圓,嘴唇有些發抖的道:"費雷會長,你什麼?我沒有聽錯吧,你似乎煉金巨像?你的意思是,夏亞強盜團擁有煉金巨像?"

"不錯,四具巨獸級的煉金巨像,赫頓魔法師想必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林立嘴角微挑,帶出一絲笑意,赫頓的表現讓他很滿意.

赫頓只感到難以置信,巨獸級的煉金巨像啊,每一個都有相當于大魔導士的實力,實際戰力還要強過大魔導士.這種東西怎麼在夏亞強盜團的手里,范高雷當初也沒有和自己提到過啊.

赫頓的眉頭緩緩的皺了起來,眼帶疑感的看著林立,道:"費雷會長,雖然我也不知道夏亞強盜團怎麼會得到煉金巨像,不過在我看來,以貴工會的實力,即使是四具巨獸級的煉金巨像,也不至于將他們拖在這里兩個多月吧."

"再加上十個十八級的大魔導士呢."林立心里實在是羨慕的很,如果自己的黃昏之塔也有這樣一支力量,輕風平原還有哪個勢力敢在黃昏之塔面前大聲話.

不過,也不用羨慕多久,林立想到自己在黑石山脈采到的變異龍舌草,那東西配出的符文藥劑,效果絕對給力,到時候不定自己的黃昏之塔也能多出十來位大魔導士呢.

符文藥劑的副作用很明顯,一旦使用就絕了以後更進一步的希望,可是在這個世界上,又有多少個魔導士能夠肯定,自己有生之年就一定會晉級為大魔導士.有多少魔導士卡在十四級的關口,卻一輩子再無寸進,只要藥劑配出來,就不愁沒有人肯喝,當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條件,就是對黃昏之塔的忠誠.

"你什麼!"赫頓一口氣險些沒有上來,十個十八級的大魔導士,即使是自己的家族也沒有辦法湊出來吧.可以肯定的是,這十個大魔導士絕對不是夏亞強盜團的余孽,而是屬于某個未知勢力.

"赫頓魔法師也想到了吧,雖然不知道這十個十八級的大魔導士來自哪個勢力,但肯定不是夏亞強盜團的.可是,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還有勢力支持夏亞強盜團呢,他們在圖謀什麼?"林立的手指在桌面上輕輕的敲動著.

"是,是啊,他們在圖謀什麼呢?"赫頓被一個個驚人消息,震得有些神恍惚了,十個十八級的大魔導士啊.盡管瑪法家還有傳奇強者坐鎮,可傳奇強者屬于核武器用于威懾,而大魔導士就是常規導彈,是真的能用來砸人的.

"事又回到了最初,我們為什麼圍剿夏亞強盜團的余孽,因為他們襲擊了烏云鎮,赫頓魔法師對這個地方,應該也不陌生吧,聽夏亞強盜團的人從烏云鎮的教堂地下,挖出一件什麼東西."林立用手指重重的在桌面上敲了兩下,甚至明顯的看到赫頓被嚇得打了個哆嗦.

"是……是嗎,什麼東西?"赫頓目光閃爍的道.

林立如炬的目光緊緊的盯著赫頓眼睛,問道:"應該由你告訴我,烏云鎮教堂下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這個……"赫頓猶豫了,格雷斯科的三件遺物已經沒有了指望,而那件東西對于家族來就更加重要了.可是,如果不的話,這位費雷會長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瑪法家族和黃昏之塔真的要撕破臉了.

"赫頓魔法師,不管烏云鎮教堂下的是什麼東西,現在已經到了夏亞強盜團或者是某個神秘勢力的手中,你繼續隱瞞還有意思嗎?"林立眉角揚起一縷譏誚之意,語氣淡然的道.

赫頓無奈的搖了搖頭,心里不得不承認費雷會長的是事實,東西已經被敵人得了去,既然現在和黃昏之塔是同盟的關系,再隱瞞下去又有什麼意義呢.

赫頓語氣有些艱澀的道:"烏云鎮教堂下面的東西,是不朽之王的一條手臀."

"什麼!"林立已經做好准備,承受那東西的不凡所帶來的震撼,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那東西居然是如此的不凡.開玩笑的吧,不朽之王的手臀,那東西是隨便能丟的嗎!

赫頓輕咳了兩聲,接著道:"當初不朽之王與毀滅之龍一戰,雖然最終將毀滅之龍斬殺,但自己也為此失去了一條手臂.以不朽之王當時的力量,想要把手臀接回去,其實是根本不廢吹灰之力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不朽之王並沒有那麼做,而是將手臀隨意的丟棄在了戰場上,也就是現在的輕風平原."

"不朽之王的手臀,恐怕會引來不少人的爭奪吧."林立摸著下巴道.

赫頓卻搖了搖頭,道:"這件事原本並沒有人知道,而是因為後來的一件事,人們才知道不朽之王居然留了條手臀在這里.那件事對于整個輕風平原來,都是一場無法忘記的災難,一個死亡騎士得到了那條手臀."

林立的眉頭也跟著一跳,自己手下可還有十幾個死亡騎士呢,就是培養起來實在有點麻煩.

赫頓不知道林立動了什麼心思,繼續道:"在不朽之王那條手臀的幫助下,那個死亡騎士成為了安瑞爾世界上的第一位天譴騎士,並利用死亡騎士間的特性,很快聚集起一支強大的死亡騎士團.隨後它們開始了對輕風平原的掃蕩,所有活著的生物都是被消滅的對象,短短不到十年的時候,輕風平原的人口損失達到三分之一以上,包招羅蘭城在內的數座城市成為廢墟."




上篇:第五百七十七章 區別     下篇:第五百七十九章 煉金巨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