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八十二章 秘聞  
   
第五百八十二章 秘聞

第五百八十二章 秘聞



林立當初和森德羅斯談過死亡騎士的事,所謂的天譴騎士就是傳奇級的死亡騎士.死亡騎士間的特性,就是同一時間只能有一個天譴騎士,一旦有死亡騎士晉級為天譴騎士,其他的死亡騎士不管距離它有多遠,也不管自己距離晉級有多近,都會立刻停止自己的進化,然後自發的聚集到這位天譴騎士的身邊,成為它的忠實部下.而這些成為天譴騎士部下的死亡騎士,由于自己停止了進化,在之後的戰斗中所獲得的力量,都會無私的轉到天譴騎士的身上,幫助天譴騎士以更快的速度提升.所以每一個天譴騎士,實力都是相當恐怖的,不是一個簡單的傳奇級可以形容.之前在死亡之痕,林立誤打誤撞的收了一批死亡騎士,在那些死亡騎士的心里,他就是他們的天譴騎士.然而,林立不是真的天譴騎士,自然也不用死亡騎士停止進化來供養自己,所以他有很大的可能將這一批死亡騎士全部培養成天譴騎士.不朽之王的手臂既然已經催生過一位天譴騎士了,不定對自己的天譴騎士團培養計劃也會很有幫助.想到這些,林立對那條不朽之王的手臂就更感興趣了,又向赫頓問道:"那麼後來呢,那個天譴騎士和他的死亡騎士團怎麼樣了,不朽之王的手臂怎麼跑到烏云鎮的教堂里去了.""讓輕風平原成為了人間地獄,"赫頓兩眼望向遠方,滿懷憧憬的緩緩道:"後來,光明神殿最後一位先知維倫,踏上了輕風平原,用聖光淨化了那位天譴騎士和他的死亡騎士團,並將不朽之王的手臂封印在了輕風平原唯一的一個教堂里,也就是烏云鎮的教堂地下."赫頓的口才到很適合去做一個吟游詩人,口沫橫飛的將這一段不為人知道的秘聞,得是精彩紛呈跌宕起伏,讓林立到有一種聽評書的感覺.不過林立聽到後來,卻突然想到似乎有點問題,眉頭微微挑動兩下,緩聲道:"赫頓魔法師,據我所知,雖然瑪法家族在這輕風平原上,也是實力屬一屬二的魔法家族,但實際上立族也不過兩百多年時間,算得上是輕風平原的一個新興家族."輕風平原曆史悠久,大大家族勢力林立,而這瑪法家族,兩百多年前輕風平原上還沒有他的位置.瑪法家族立族的先祖是一名叫里奧-瑪法的冒險者,三十歲已經有了十八級的實力,稱得是一個天才人物.在這輕風平原初露頭角之後,各個勢力都想方設法的拉攏,然而格雷斯科的弟子的後人,怎麼可能去給別人做附庸呢.出于對先祖的尊敬,里奧沒有選擇依附于任何勢力,而是憑著自己的力量建立了瑪法家族.到後來,瑪法家又出了一位傳在輕風平原的地位就更加鞏固,赫頓愣了一下,連忙滿臉堆著笑謙虛的:"哪里哪里,費雷會長過譽了,以我看來,黃昏之塔雖然建立時間尚短,但以後的成就遠勝我瑪法家族,成為輕風平原最年輕最強大的勢力."著話心里卻不由哀歎,以前都是別人恭維自己,現在輪到自己恭維別人了.不愧是瑪法家族選定的繼承人,拿的起放的下.林立擺了擺手,笑道:"我不是這個,只是想確認一下你的"

這個消息的准確性.瑪法家在輕風平原立族不過兩百余年,許多更加古老的家族和勢力都不知道這個消息,不知道赫頓魔法師又是從何得來的消息.""呃……這段辛秘是記載在先祖的一份手劄中,費雷會長可能還記得,我們瑪法家的先祖曾經是格雷斯科的弟子."到先祖,赫頓臉上露出難以掩飾的自豪神.格雷斯科是什麼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魔法師,被稱為法師之神,而自己的先祖是格雷斯科的弟子,這是多大的榮耀.雖然不朽之王與格雷斯科並非同一個時代的人,之間相差了不知多少年,但格雷斯科畢竟也是站在聖域巔峰,被稱為法師之神的人物,掌握一些別人不知道的辛秘也沒什麼奇怪的."哦,是這樣,"林立點頭,又道:"既然這件事在瑪法家傳承已久,為何直到現在才想要去取那不朽之王的手臂呢."以格雷斯科的成就,不朽之王的手臂對他的幫助並不大,所以知道而不去取也很好理解.但是格雷斯科離開之後呢,瑪法家的人為什麼等了這麼久."沒辦法啊,"赫頓一臉的無奈,歎了口氣:"我們也知道好東西要趁早抓在自己手里,可是維倫是光明神殿最後一位先知,他所加持的封印是我們根本無法破解開的,只能等待著封印隨著時間自行減弱."這樣似乎就解釋的通了,林立心里想著,看似有些漫不經心的打量著赫頓臉上的表,忽然手指在桌面上輕輕的敲了兩下,道:"我差不多明白了,不過還有一點的疑問……"

"什麼疑問?"林立笑了笑:"據我所知,塞恩大師,似乎並不擅長亡靈魔法……""這……"赫頓一聽這話,臉色頓時僵住了.林立笑了笑,道:"我記得赫頓魔法師剛才過,那條不朽之王的手臂,曾經催生出一位天譴騎士,可見這手臂中所蘊含的死亡之力何等龐大,也只有亡靈法師才會對這條手臂感興趣吧."這里是輕風平原,不管是魔法王國法蘭,不是聖光之國萊丁,對于亡靈魔法的態度都是極為憎惡的.研究亡靈魔法,在這里就等于自尋死路,即使以瑪法家族如今在輕風平原的實力和地位,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碰觸這個禁忌.別看瑪法家族也有一位傳奇法師坐鎮,但在安瑞爾世界的眾多強者中,塞恩的分量並不如想象中的那麼重.也只有如森德羅斯那樣,本身就擁有資深傳奇境界的實力,再加上身為黑暗神殿大祭祀的身份,才能無所顧忌的研究亡靈魔法.不朽之王的手臂,既然能夠催生出天譴騎士,其中所蘊含的力量絕對是龐大而又純粹的死亡之力.除了亡靈魔法,林立想象不出還能用來做什麼.而對于瑪法家族以及輕風平原大多數勢力來,這不朽之王手臂的來曆雖然很強大,卻沒有任何實際用途.沒有用處的東西,即使是再強大,也是沒有價值的,哪個勢力會為了一件無用的東西和黃昏之塔為敵呢.

如果,夏亞強盜團里面,出現了亡靈魔法師或者是亡靈生物,一切也就得通了.可是,對方陣營現的卻是煉金巨像,還有十位正統的十八級大魔導士,沒有任何與亡靈沾邊的東西,這就不能不讓林立有所懷疑了.赫頓的目光有些躲閃,有些誘惑並不是那麼輕易能夠放棄的.不過他畢竟是瑪法家的第一繼承人,在想法和見識上,不是尋常人可以比的,猶豫了片刻後,開口道:"還請費雷會長見諒,這一切確實涉及到了家族秘密,我也確實有一些隱瞞,好吧……不朽之王的手臂是千真萬確的,另外就是那條手臂上,還握有一件強大的魔法武器.""哦!"林立微笑著點了點頭,這才對嘛,不朽之王的手臂蘊含再龐大的死亡之力,對于絕大多數人來也是無用的,而那一件不朽之王用過的魔法武器,才是真正吸引他們的原因.不管那件武器究竟是什麼,既然是不朽之王擊殺毀滅之龍時使用的武器,那能是一般二般的貨色嗎.這樣一件魔法武器,其吸引力是任何人都無法抗拒的,別是犧牲一個的烏云鎮,就是需要犧牲整個多蘭德,也無法讓瑪法家族打消覬覦之心.見年輕的費雷會長微笑著盯著自己,赫頓的腦門上都滲出汗來了,心里忐忑不安的想道:這家伙又在笑什麼,怎麼笑得那麼讓人毛骨悚然的,難道這家伙又在懷疑瑪法家和這件事有什麼關聯嗎.

瑪法家族的第一繼承人,就因為對方一個意味不明的微笑,居然被嚇得直冒冷汗.旁人若是知道如此景,恐怕真的會笑掉大牙,可是赫頓心里卻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要知道,面前這位年輕人不只是魔法工會會長,同時還是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傳奇強者.事關家族存亡大計,對傳奇強者心生畏懼,又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費雷會長,我們瑪法家的確是很想得到不朽之王的手臂,還有……還有那件魔法武器,但是這一次的事件,我發誓真的與我們無關."赫頓面帶急色的解釋道."呵呵,赫頓魔法師多慮了,既然你們接受了我的邀請,我們之間就是盟友了,盟友之間自然是要相互信任."林立看得出赫頓沒有欺騙自己,為了日後更好的合作,出安撫下對方的緒.赫頓終于松了一口氣,比起那件傳中的魔法武器,還是與這位年輕的會長搞好關系,對于家族的意義更實際一些.史上最年輕的傳奇強者,格雷斯科三件遺物的擁有者,圖坦卡蒙口中的選定者,無不明這位年輕會長的無窮潛力.這樣一個盟友,是多少勢力想求都求不到的,怎麼敢再把他推向對立面.林立心里的疑問,終于也算是解開了一些,雖然還是不知道那個支持夏亞強盜團是勢力是何方神聖,但起碼知道了引起這次事件的根源.不朽之王的手臂,以及不朽之王屠龍時的武器,這兩樣東西林立絕不希望它們落入敵人的手中.不朽之王屠龍時的武器到底是什麼,瑪法家那位先祖的手劄中也沒有寫到,不過林立卻隱約猜到了一點什麼,盡管他在之前什麼都不知道.

林立讓守候在門口的加文去把葛瑞安叫來,既然瑪法家的人已經到了,而自家手下的魔法師經過休整也是狀態大好,接下來就要計劃一下進攻夏亞強盜團的事了."費雷會長,這次進攻夏亞強盜團,就由我們瑪法家的人來承擔主攻任務吧."

為了表示誠意,赫頓主動向林立請戰.盡管聽林立介紹了夏亞強盜團的況,又是煉金巨像,又是大魔導士,不過赫頓卻並不擔心.就憑黃昏之塔這幾個人,還在巨龍山脈與對手周旋了兩個多月,可見那所謂的煉金巨像和大魔導士,似乎並沒有什麼出眾之處."呵呵,赫頓魔法師有心了,"林立笑著道,也算是答應下了赫頓的請纓.當然,從心里也沒有當真,別人不知道煉金巨像的厲害,自己還不知道嗎.見林立同意了,赫頓這才稍稍安下心來,得不好聽一些,這也算是一個投名狀,既然對林立接下了,就明兩家的關系有希望更進一步.

"那個……費雷會長,還有一點事,想要跟您商量商量……"赫頓壯著膽子,心翼翼的道."哦,請講,我們現在是盟友,在力所能及的況下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雖瑪法家算計過自己,不過對方既然已經服軟,而自己也沒有受到損失,林立也懶得學那家子氣."是這樣的,在下聽最近多蘭德出現一批魔法藥劑,來源正是黃昏之塔,所以想向您詢問一下,不知能不能為我們瑪法家族提供一些份額."赫頓一邊著,一邊兩眼緊張的盯著林立臉上的表,准備好一旦出現不好的苗頭立刻改口.自從聽多蘭德出現魔法藥劑,瑪法家的口水就嘩嘩的沒有停過.瑪法家的主要戰力就是魔法師,所以對于魔法藥劑的需求堪稱天文數重要的是有時候花錢也未必能買到足夠的藥劑.在對待自己人方面,林立並不是一個氣的人,從黃昏之塔的超優厚福利就看得出來.瑪法家族現在與自己是盟友,但是盟友距離自己人畢竟還是差了一點,自然也不可能不計報酬的為他們提供藥劑.林立想了一下,道:"這個要求到也不是不能答應,不過赫頓魔法師也知道,黃昏之塔建立不過數月,我對輕風平原的地理環境也不是非常熟悉,所以配制藥劑所需要的材料就不太好收集到.聽瑪法家在月痕峽谷附近有一大片盛產草藥的土地,如果瑪法家能夠為我底價提供一些藥材的話,我可就能省不少的事,藥劑的產量自然也就有了保證."

"沒問題,沒問題!"赫頓心中大喜,至于低價提供草藥,根本算不上什麼問題,反正家族也不是靠出售那些草藥來維持的.再自家沒有藥劑師,草藥賣給藥劑師公會也買不了幾個錢,拿來和黃昏之塔換取成品藥劑份額反而更合算一些."好,那就這麼定了,等這里的事結束後,我們再詳細談合作的細節."林立對這個結果也很滿意,同時心里也盤算起來,黃昏之塔也許應該培養一些藥劑學徒.自從與與閃金商會,鍍金玫瑰合作藥劑生意,林立每天都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在配制藥劑上邊.這也是沒有辦法,誰讓他太過追求完美,把個黃昏之塔搞成了吞金機器.這次回來,加文也向他彙報了藥劑生意方面的事,隨著生意愈發火,藥劑的需求量越來越大,即便是他之前留下了不少存貨,兩家商會也已經在一個月前就開始了限量銷售.雖然林立從黑暗王座那里搞到了一批財寶,但也不能因為有了大量的雞蛋,就放棄生蛋的母雞.生意還是要繼續做下去的,只是為了自己有更多的時間修習魔法,培養一些藥劑學徒是非常必要的.不過,培養的人選還是要仔細考慮一下.從黃昏之塔內部挑選,到是可以對人品性格有一個了解,不過只是這樣的話,未必有足夠的人有學習藥劑學的天賦.還有一個來源,就是直接從藥劑師工會是要些人過來,憑著自己在藥劑師工會的名氣,那兩個老頭子應該不會為難才是.

兩人又商量了一些細節之後,才各自回到帳篷休息,只等這第二天狠狠的收拾對夏亞強盜團.然而天剛蒙蒙亮的時候,還沒等黃昏之塔與瑪法家的魔法師們動起來,一陣轟隆隆的巨響由遠及近,驚起林間無數的飛鳥,整個地面都在不斷的顫抖,聲勢浩大好像山崩地裂一般.強烈的魔法波動,將兩座營中的魔法師都從睡夢中驚醒,紛紛抓起法杖沖出帳篷.如此大的聲勢,就是傻子都知道是遇到了敵襲,只是瑪法家的人少不了心里奇怪,這夏亞強盜團的余孽怎麼還有這麼強大的魔法師.眾人沖到外面抬頭看去,頭頂的天空已經被暗色的火云遮得嚴嚴實實.火云不斷的聚散翻滾,強烈的魔法波動讓地上的魔法師暗暗心驚,都知道那其中正醞釀著一個極強的魔法,絕不是一般的魔法師能做到的.【完】




上篇:第五百八十一章 不朽之王的手臂     下篇:第五百八十三章 煉金巨像的沖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