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八十五章 黃昏之塔的牆角  
   
第五百八十五章 黃昏之塔的牆角

第五百八十五章 黃昏之塔的牆角



赫頓少爺,我們的人頂不住了.撤盤歎.撤退懷能為柬聯…留下一些力量亞曆克渾身狼狽的來到了赫頓近前,眼睛膘到正在那里不知忙碌什麼的林立,頓時火氣就上來了,道:"大少爺,大家都是拿命在拼啊,如果是為了我們瑪法家族.就是死我們也認了,可是現在我們是為了什麼!"

赫頓心里也為難,誰能想到事會這麼難辦,不是具亞強盜團的余孽嗎,怎麼又是煉金巨像,又是成隊的大魔導士.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放在費雷會長的身上了,可是他不知道在干什麼,都到這節骨眼兒了,卻在那里搞莫名其妙的東西.

其實,就算是費雷會長出手又能怎麼樣呢!不錯,他是傳奇法師,但是才剛剛進入傳奇境界幾天.要知道,那四具煉金巨像,每一具都有接近傳奇魔獸的實力,恐怕就算是塞恩老師在這里,也只能是下令暫時撤退.硬拼能勝,但代價必然不絕對是一場兩敗俱傷之戰.

"再等等,讓大家再堅持一下".赫頓對亞曆克道,如果這個時候撤了,那什麼工夫都白費了,昨天剛剛和費雷會長談好的供應藥劑的事也成了泡影.

"大少爺,句失禮的話.您真的確定他就是輕風平原魔法工會的會長?.亞曆克有意的提高聲音,盡管周圍四處是爆炸聲,但還是傳的很遠很清晰.他就是要讓黃昏之塔的人們都你們在前邊拼死拼活,你們的會長大人卻躲在後邊什麼閑事也不管.

"亞曆克,夠了,費雷會長這麼自然有他的道理!"赫頓皺著眉頭喝斥道,扭頭又看了看忙碌的費雷會長,心里都不出是什麼感覺了.自從替父親開始打理家族事務,做過大決定無數,從來沒有向今天這樣彷徨無措過.

從理智的方面,現在敵強我弱,差距明顯,形勢對自己一方極為不利,只有撤退一途可選.可是心里又隱隱有個聲音,告訴自己堅持,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下去,奇跡一定會出現的.

那個每次見面都會創造奇跡的年輕會長,這一次還能繼續創造奇跡喲如果真的還能創造奇跡,又會是什麼樣的奇跡呢,怎麼才能渡過這一道難關.

四具巨獸級煉金巨像,不管怎麼去想,不管想的多麼誇張,在他看來似乎都是無解之局.除非,那位年輕的會長突破到聖域的境界,或者是突然有個聖域強者來救援"赫頓現在有一種用雙手狠命撕扯頭發的沖動,這實在是太折磨人了.

"哼,最高議會真是昏了頭,居然讓這麼一個不知所謂的人來做魔法工會的會長.偏偏還有這麼一群人,就真的甘心為他賣命."亞曆克看出了赫頓的猶豫,于是也不在乎之前的喝斥,繼續大聲的道.

然而讓亞曆克失望的是,黃昏之塔的那些魔法師,並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就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也只有瑪法家的同伴.注意力被引到了後邊,結果就是被敵人瞅准機會又連傷幾人.

"可惡,我們的人在為你犧牲,你在干什麼!"同伴因為自己的喊聲受傷,這讓亞曆克有些惱羞成怒,轉身向著那個可惡的年輕會長走去,憑著被赫頓少爺斥責,也要狠狠的揍那個家伙一頓.

"亞曆克,你干什麼!赫頓可嚇壞了,連忙上前攔住亞曆克,用力將他扯向一邊.那可是傳奇法師.就算是對付不了煉金巨像,收拾你可就太容易了.

"赫頓少爺,您別攔著我.這種無能而又膽的家伙,居然也配做魔法工會的會長,我要讓大家都看看他的真面目亞曆克憤怒的大聲叫道.

"好了,與其在這里糾纏這種事,為什麼不去和你的同伴一起同肩戰斗".赫頓臉色難看的斥道,就算心里對林立有再多不滿,可畢竟人家是傳奇法師,起碼現在是根本惹不起他的.

讓亞曆克在這里了這麼多赫頓其實也是存了個心思,想要借亞曆克的話激一下那位不管閑事的會長大人.如果對方有什麼不滿,也可以解釋手下人不懂事之類的.

可是,讓赫頓郁悶的是,亞曆克了那麼多,就連自己聽了都替他臉的話,這位會長大人卻充耳不聞,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看他不斷的擺弄著魔法材料,難道是要做什麼實驗嗎,可現在屬下和盟友在不惜生命的戰斗,這是做實驗的時候嗎!

事實上,林立此時哪里顧得上管別人什麼,亞曆克的叫囂聲,根本沒有引起他一絲一毫的注意.甚至于周遭的一切,天上地下的戰斗,魔法的爆炸聲,傷者的慘叫聲,完全都被他屏蔽在耳朵外面.眼里只有面前地上的各種魔法材料.林立也沒有想到,夏亞強盜團的煉金巨像,居然擁有巨獸級頂峰接近傳奇魔獸的戰力.四個相當于傳奇魔獸的煉金巨像,就算是自己出手,恐怕一時也拿不下對方,更何況還有十名十八級大魔導士.

如果林立狠下心,把自己那些亡靈仆從都派出來,骸骨巨龍,巫妖烏伊法魯西,吸血鬼諾菲勒,還有十八名死亡騎士,也許這一仗真的不會有什麼懸念.但是那樣的話,損失是必然少不了的,最起碼死亡騎士免不了再次減員.

舍不得啊!別看林立有時候顯得很大方,什麼藥劑啊魔法裝備之類,給自己的手下配備的齊全,可那實際上是屬于投資,而且還是回報率極高的投資.他可是從來不做賠錢的買賣,就拿死亡騎士來吧,死亡之痕掛掉的那些,事後已經讓他頗為後悔了,這可都是天譴騎士的種子.別看現在這幾個死亡騎士不怎麼起眼,最高也不過十八級,實力弱的還有十五級的,可要是都培養成了天譴騎士

以前林立還覺得,要把這十八個死亡騎士培養成天譴騎士,根本就是個遙不可及的奢望.可是現在不同了,要是能得到不朽之王的那條手臂,不定還真有機會建立一支天譴騎士團.

當然,如果真的是沒有別的選擇,林立還是個相當果斷的人,只不過現在他除了硬

瓦解法陣,煉金術士常用的一個煉金法陣,主要功能就是瓦解煉金法鼻,常用于對煉金巨像的改造.制作一具煉金巨像,需要很多珍貴的魔法材料,材料一時湊不齊全就只能先用普通材料暫時代替,尋找到合適的材料再替換掉.所以,建造一具煉金巨像,尤其是制造者是獨立的煉金術士時,很多時候並不是一蹴而就的.

甚至很多煉金術士始就完全用很普通的材料,先制作一具煉金巨像,然後每當獲得什麼珍貴材料,就將煉金巨像身上的相應部分替換下去.

而替換也並不是簡單的像修車那樣換個零件就完事,材料的質量不同,承受極限不同,為了最大限度的發揮材料的優勢,煉金法陣自然也要進行改變,不然換材料和不換也沒有什麼區別.

由于煉金巨像身上的煉金法陣,並不是獨立的,互相之間聯系非常緊密,一個煉金法陣的改變,往往又需要幾個十幾煉金法陣的改變來配合.就好像給機器換了個齒輪,自然也要再換一個與它能夠咬合的,然後……難免就產生了一個連鎖反應.修改一個煉金法陣,有時候還不如直接重新繪制,早期都是普通材料還好,改壞了干脆再重新做一個零件.可是到了後期,越來越多的珍貴材料需要修改,失誤導致的損失也越來越大,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起的.所以某位煉金大師創造了瓦解法陣,利用瓦解法陣,將需要修改的煉金法陣瓦解抹去,又不會損害到材料.

然而科學是一把雙刃劍,在安瑞爾世界也是如此,瓦解法陣原本只是一種輔助法陣,是為了煉金術士更方便的工作.可是,有人卻想到了把它用到戰斗中,利用瓦解法陣瓦解對方的煉金巨像,勝負還用多嗎.

然後,為了應對瓦解法陣這種無恥的戰斗方式,煉金術士們又研究防止煉金法陣被瓦拜的方法.擅于使用瓦解法陣的煉金術士,又想法改進瓦解法陣,就這樣如同矛與盾一樣交替發展.

展到現在,瓦解法陣不否是萬能的,但也要看什每人來使用,以及用在什麼地方.

四具煉金巨像都是巨獸級的,盡管戰力已經接近了傳奇級,但也只是接近而已,明它們的制造者仍然只是個高級煉金術士而已.要知道,大魔導士與傳奇法師之間的差別就已經可稱得上是天壤之別了,高級煉金術士與煉金宗師之間的差別更甚于此.

以林立煉金宗師的水平制作出來的瓦解法陣,對付幾個高級煉金術士的作品,根本不會出現什麼意外.畢竟對于一位煉金宗師來,高級煉金術士的水平實在是太菜了,他們的作品在煉金宗師看來,就好像孩子的玩具.

林立毫無形象的蹲在地上,面前放了一柄巨大的雙手劍,居然是用來做桌面的,一件件材料整齊擺放在雙手劍那寬大的劍平面上.所有准備工作完成,林立的雙臂快速的運動了起來,如同一位正常演奏鋼琴的音樂家時甚至生出了幻影.

先就是調配材料,高階魔獸的血液,稀有的魔法植物汁液,高階魔晶的粉末,按照一定的比例先後被心的混合在一起.如果有別的煉金術士看到這些魔法材料,一定會大罵林立暴玲天物,居然只是用來制作瓦解法陣.在絕大多數的煉金術士看來,現在的瓦解法陣早已經不像從前那麼犀利了.

也許在倉促之間,林立制作不出完美的瓦解法陣器具,但就憑著這些珍貴的材料,即使是粗糙的器具也足以解決掉眼前的麻煩.在林立看來,什麼是浪費,只要東西發揮了作用就算不上浪費,再他現在還在乎這點東西嗎.要知道,黑暗王座里面,黑暗之主多少年積累寶藏還沒有清點出來呢.

把調配好的液體材料放到一邊,林立又取出一根黃昏之塔的標准裝備落日法杖.在他看來,這種制式裝備,是最適合用來進行各種改造的.而現在,他就打算用這落日法杖制作瓦解法陣器具,以落日法枝的材質應該可以承受這個法陣運轉時的負荷.

林立拿出一支水晶筆,在容器中吸飽混合液體,就如同用鋼筆寫字一樣,在落日法技的杖柄上流暢的勾畫起來.混合液體從筆尖流出,與杖柄只一接觸,就發出哧哧的輕響,在杖柄上留下銀色略微有些透明的筆畫痕跡.

"赫頓少爺,不能再拼了,撤退吧!"亞曆克再次回到了赫頓近前,不過卻不是主動找來的,而是被敵人生生壓制回來的.不只是亞曆克一個人,黃昏之塔和瑪法家的魔法師,從一開始就被壓制的不斷後退,現在更是被壓制在一個范圍內.

赫頓這時也沒有閑著了,手里的法杖揮動,一個個魔法向敵人丟出.畢竟是十九級的大魔導士,有他的加入,多少緩解了一些己方的壓力.可是,也只是緩解一些壓力而已,對于整個局勢卻沒有任何改善.

"費雷會長,快出手吧,不然大家都要完了."看到手下傷亡越來越多,赫頓可真是急眼了,這些都是家族的精英啊.

"少爺,撤吧,我們做到現在,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再了.他?難道他出手,就能扭轉局勢了嗎?"亞曆克恨恨的看了一眼仍自忙碌的林立,忽然心頭浮上個念頭,連忙湊到赫頓的耳邊,聲道:"少爺,費雷會長這樣表現,到是給了您一個機會啊."

赫頓皺了下眉頭,也隨著壓低了聲音,不解的問道:"你什麼,什麼機會?"

"少爺,這費雷可一點沒有做會長的樣子,完全不顧手下的死活,恐怕那些人心中也早有不滿,我看我們不如借這個機會幫他們一把,他們當中只要有一半的人記住我們的恩,以後我們瑪法家族就可以",亞曆克雖然看不起林立,但也是個有眼光的人,早看出黃昏之塔這些魔法師的好處,于是便打起了挖牆角的心思.,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舊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第五百八十四章 你死我活     下篇:第五百八十六章 瓦解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