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八十六章 瓦解法陣  
   
第五百八十六章 瓦解法陣

第五百八十六章 瓦解法陣



赫頓心里一驚,不自覺的向林立那邊看去,生怕剛才的話被林立聽

到.看到林立根本沒有任何反應,這才松了口氣,狠狠的瞪了一眼亞曆克,怒聲斥道:"閉嘴,我們是盟友,怎麼能做這種事,你最好把這念頭馬上給我忘掉."

赫頓的確是眼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可是心里再次提醒自己,費雷那家伙是個怪物,二十歲的傳奇法師是那麼好得罪的嗎.他知道亞曆克也是好意,想法用到別人身上也沒有錯,自己帶著所有人一跑,誰能在十個十八級大魔導士加四具煉金巨像的圍攻下逃脫.可是,費雷根本就是個妖孽,別人逃不出去,不代表他逃不出去.

媽的,往日殺伐決斷大少爺哪里去了,是誰著眼看美女一樣盯著人家的手下不放.亞曆克心里面十分的不忿,自己難得想出這麼個好主意,偏偏這大少爺還要講什麼同盟之誼.這年月,講感的有幾個活得好的,盟友不就是用來出賣的嗎!

"少爺,在下也是為了我們瑪法家著想,黃昏之塔雖然那會長是個膽無能之輩,但手下的這些魔法師確實不錯,要是能招攬進來「也算這一趟滌有白跑."亞曆克繼續勸道.

"閉嘴!"赫頓嚇得魂兒都要飛了,緊咬著牙,聲音從牙縫里硬擠出來.媽的,什麼叫膽無能,連薩倫深淵兩大君主都栽他手里了,還有什麼是他不敢做做不了的.挖他的牆角?他奶奶的不來挖老子的牆角,老子就多謝天神保佑了.

亞曆克對赫頓時的表現十分不解,不禁心中暗想:赫頓少爺和那個費雷會長之間,難道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否則為什麼總是維護那個家伙呢.見實在勸不動,亞曆克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就算是不挖牆角,也不能把自己的都賠在這里吧,是又痛心疾首的道:"赫頓少爺,不管怎麼樣,我們必須撤退了,家族的精銳不能全丟在這里,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您怎麼向長老會交待."

這一次出來,與長老會鬧的並不愉快,就算亞曆克的,如果真把家族的這些精銳折在這里,回去後那些老頭子可就有話了.赫頓猶豫的向戰場看去,自家與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正在苦苦支撐,敵人已經將己方完全壓制,崩潰只是遲早的事.再向另一處看去,是兩家受傷的魔法師,讓他心生幽怨的是里面大部分是瑪法家的人,黃昏之塔的只有三個人而已.

"少爺,下令吧,不能冉拖了!"亞曆克焦急的叫道.

赫頓緩緩抬起手來,又在亞曆克的注視中重重落下,可是嘴里的話卻讓他眼前一陣發黑.赫頓嗓聲有些沙啞,卻以態度堅決的道:再堅持一下,大家協力渡過這次難關,回去後我赫頓必然不會虧待大家.

"少……"亞曆克還要開口再勸,卻被旁邊的突然冒出的一個聲音

打斷了.

"還好來得及……

終于,林立完成了最後一筆,將瓦解法陣與落日法杖頂端的魔晶連通,緊接著就能看到似乎是有光順著筆跡流入法陣.環繞杖柄的二十四個節點依次亮起,那連接各個節點的銀色透明物質所構成的法陣線條,隨著光芒的流過發出淡淡的銀色光暈.,

當初林立剛到加洛斯不久,和當地的魔法家族結了仇怨,後來訂下了一場決斗.而在決斗之前,他曾經用深邃之銀造了一根點金棒,也正是靠著那根點金棒,把對手的一個越級魔法化于無形.不過那本來就不是用來打架的玩意兒,每天後來也就用的少了,正經和魔法師的戰斗,誰容你走近了用棒棒點人家棒棒.

這瓦解法陣的功效,其實與那點金棒也有異曲同工之處,也不是正經用來爭斗的手段.雖然煉金史上有人用過一段時間,但根本上還是一種輔助的東西,應該算是生產勞動的技能吧.

不過,一件東西要用來做什麼,也沒有誰強制規定,菜刀能切菜也能剁人,按摩器能按摩也能那啥.

而現在,這瓦解法陣在林立的手里,也不再是幫人勤儉節約的技能

了.

"喲,您終于醒了,醒得還真是時候,再晚一會兒,你就只能自己留在這里了."就因為林立,亞曆克被赫頓連著訓斥了幾回,這心里的怨氣要是能顯形的話,恐怕與沖天狼煙也差不了多少.

"費雷會長,你可算是忙完了,現在的況,不用我介紹你也看到了,不知下一步可有什麼計劃."赫頓瞪了亞曆克一眼,然後滿眼急切的向林立問道.

亞曆克現在對自家的大少爺也是頗有不滿,因此對赫頓瞪過來的眼神故作不見,依然用嘲諷的語氣道:"是啊,費雷會長,現在就等著你來扭轉局面了,你看是不是

可以讓我-們的人先撤下來了."

"亞曆克,住口!"赫頓嚇得連忙喝止,心中暗恨:媽的,你想死

自己去距,好了,別拉著瑪法家族給你陪葬!

"大少爺,你醒醒吧,還真指望他能扭轉局面嗎,誰知道他是憑什麼做JL會長的,但絕不會是靠真本事.你看看他剛才的表現吧,手下和盟友在前邊拼命,他自己不出手也就算了,連指揮都是交給別人去做,他能干得了什麼!"亞曆克也是氣極了,連和赫頓話的語氣都不怎麼好了.開什麼玩笑,就算是塞恩大師到了,想要擺平這些敵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那四具煉金巨像,傳奇法師對JL也會頭痛,因為那東西太結實了.他一個二十歲的毛頭子,就算是天才頂到天了,頂多也就是個大魔導士的實力,出不出手又有什麼差別.

赫頓此時臉上的表可就好看了,自己的手下這麼和自己話,顏面何存!又擔心亞曆克的話得罪了費雷會長,不會不會給家族引來大禍,至少這一趟算是白跑了.

赫頓氣得都有些哆嗦,就要抬起手里的法杖狠狠的砸過去,可是這法杖剛剛舉起,卻看到亞曆克竟然臉色煞白,如同置身冰窖一般抖個不停,好絛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

赫頓心頭一陣嘀咕,媽的,你剛才不是叫的挺開心的嗎,還讓老子醒醒,現在怎麼跟個白癡一樣?

不過,赫頓很快就明白過來了,一個人影從自己這邊正向前方飛去,正是剛剛不知忙什麼的費雷會長.

亞曆克整個人都要崩潰了,或者已經崩潰了,只是憑著本能勉,強站在那里而已.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被自己成膽無能的費雷會長,居然……居然是他媽的傳奇法師.

大魔導士要飛上天去,只有用漂浮術,而傳奇法師就不一樣了.亞曆克真真的看著對方,連咒語也沒有一句,身上的魔法波動都不見變化,就那麼自然的好像本能一樣飛了起來.

自己得罪了傳奇法師!自己奚落了半天的人,居然是一位傳奇法師!二十歲的會長居然是傳奇法師!一道又一道的讓人難以置信的信息,好像一記記重錘狠狠的敲打著亞曆克脆弱的神經,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弦就會被敲斷一般.

亞曆克現在很後悔,雖然瑪法家有塞恩大師這位傳奇法師坐鎮,可是人家會為了自己這個螞蟻和傳奇法師交惡嗎.每天身在大家族,也見多了大家族之間利益的糾葛,他知道這件事到最後的結果,八成也是把自己犧牲出來,平息對方的憤怒.可是能怪誰呢,事是自己惹下的,赫頓幾次阻止自己,偏偏自己氣蒙心了,居然什麼都看不出來.

看到林立飛向戰場,赫頓的心卻是稍稍放下一些,起來就算是一般的傳奇法師,此時面對四具煉金巨像和十位十八級大魔導士,也未必能討得了好.

可是,費雷會長是一般的傳奇法師嗎,這是一個妖孽似的人物,誰把他當成一般人,誰就要吃大虧啊.

既然費雷會長出手了,不管他要用什麼樣的手段,終究還是不用自己操心了.赫頓不用擔心戰局方面的事,可是眼睛一瞟還傻站在那里的亞曆克,這心里的火又騰了起來:"亞曆克,你覺得我這夢做的怎麼樣,現在是醒啊,還是沒醒呢."

噩夢啊,到真希望自己是在做噩夢!亞曆克現在死的心都有了,這才想起自己不只是得罪了傳奇法師,似乎還得罪了赫頓少爺,心中暗暗叫苦:真是該死啊,這下連替自己話的人都沒了.

"亞曆克,你不是挺能的嗎,怎麼啞巴了!"赫頓越想越氣,不只是因為剛才亞曆克對自己不敬,還有擔心與費雷會長的關系真被這混蛋給攪了.

"赫頓少爺,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費雷會長居耬真傳奇法

師……

媽的,現在知道錯了,早干什麼去了."哼!"赫頓冷哼一聲「道:"道歉的話,還是等費雷會長回來,你自己向他去吧."

不過道歉不一定有用就是了……赫頓心頭暗暗補充了一句,那位年輕會長是什麼性格,赫頓可是很清楚的,要嘛不跟你一般見識,連理都不會理你一下,不管你干什麼都是一臉笑眯眯的,可真要是把什麼年當真了,那你就趕緊自求多福吧,道歉?磕頭都沒用……

年輕的費雷會長竟然是傳奇法師!不亞曆克被這個事實嚇得不輕,就是黃昏之塔的眾人此時也是滿臉的震驚.二十歲啊,就算是當年的法師之神格雷斯科,也沒有在二十歲就達到傳奇境界.




上篇:第五百八十五章 黃昏之塔的牆角     下篇:第五百八十七章 元素湮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