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八十九章 禁錮  
   
第五百八十九章 禁錮

第五百八十九章 禁錮



他們哪里知道,林立雖然創造了冰雪光暗魔法領域,但是*業無全掌握的規則還是只有冰雪規則而已.光暗這兩種規則的使用,還是憑借著聖光與幽暗這兩支星辰碎片的幫助,不然休想在這個時候掌握如此逆天的基本規則.

在黑袍大魔導士們驚恐絕望的目光中,林立將手中的法杖指向前方,指向他們,就如同指揮千軍萬馬的將軍揮下的令旗.懸停于身周的上百光暗天使得令而動,張開寬大的黑白雙$!,突破漫天雪幕,向著敵人撲了過去.

之前面對如潮湧來的冰雪魔獸,十位黑袍大魔導士還能勉強支撐,並且心存一絲僥幸,希望可以最終逃離出去.可是現在,雖然這些光暗天使,身體看上去柔弱蚌-細,可由光暗兩種規則構成的它們,才是這魔法領域中最強的魔法生物.在這魔法領域中,每一個光暗天使都擁有至少十八級的力量,只要林立的魔力不枯竭,它們的力量也就不會有絲毫的減弱.

慘叫聲才剛剛響起便戛然而止,在上百光暗天使的圍攻下,十名十八級的大魔導士連片刻都沒有支撐住.他們是大魔導士,十八級的大魔導士在安瑞爾世界,已經是站在魔法師這個職業的巔峰.可是此玄置身于冰雪光暗的魔法領域之中,面對光暗天使的撲殺卻毫無還手之力.

看著遠方,光暗天使揮動著手中的長矛飛騰跳躍,如同猛禽撲殺獵物,那些原本不可一世的黑袍大魔導士們,偶爾露出的面容滿是絕望和恐懼.黃昏之塔與瑪法家族的魔法師們,從心底升起一股寒意,這就是大魔導士與傳奇法師的差距啊!

不知不覺,雪停了.

天空中的烏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散去,光暗天使們的身影也越變得透明,直到消失的無影無蹤.留在原地的,只有那十名黑袍大魔導士,已經全部被冰封起來,好像置身于水晶棺中,臉上的驚恐之色清晰可見.地上的積雪快速消融,不一會兒便彙成溪,向著低處潺潺流走.

"結……結束了嗎-,就……就這麼?"

亞曆克十分艱難的吞了口口水,自己到底得罪了一個什麼樣的人啊,敵方十個牛逼哄哄的大魔導士,居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推倒了而且還是禽獸一般的強推……

拜托,那是十一級的大魔導士哎,雖然他們不像傳奇法師那麼稀有,但整個法蘭王國,整個安瑞爾大陸,也數不出多少個十八級的大魔導士.

"打掃戰場,"林立從半空中緩緩降落到地面,一句話驚醒了那群

呆的魔法師們.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頓時興奮激動的歡呼起來.

兩個多月,雖然在葛瑞安的領導指揮下,一直沒有出現什麼傷亡,但總是被人壓著打也太憋氣了.這下好了,會長大人居然是傳奇法師,居然已經擁有了魔法領域,心里面的惡氣隨著敵人的落敗終于煙消云散了.

"我靠,怎麼把人都給殺了,還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來的呢.在這種時候,也只有葛瑞安這種沒心沒肺似的人,才敢和林立這樣講話,其他人看向林立時都是滿臉的敬畏.

林立笑了笑,一邊向前走一邊道:"放心吧,我怎麼會忘記這事呢,那里留了姜『個活口."

"三個?怎麼留這麼多,這些家伙可不好控制,"葛瑞安皺著眉

頭道.

畢竟是十八級的大魔導士,如果沒有手段的話,想讓他們老老實實做俘虜可不容易.

"留三個自然是有道理的……"林立並沒有多什麼,也沒有去反駁葛瑞安,因為林立知道,葛瑞安的擔心是有道理的,對付戰士「一付堅固的鐐銬,就可以讓他失去任何反抗之力,或者殘忍一些還可以打斷手腳.(百度搜索)可是魔法師,即使他無法發出聲音,也可能會用一些魔法來給人制造不少麻煩.更何況是三個十八級大魔導士,他們要搞動作的話,一般人還真不一定受得了.

冰棺迅速消融,露出里面被冰封的敵人,果然七個死的不能再死,還有三個有著微弱的呼吸.

林立來到那三個昏迷中的大魔導士近前,嘴里念念有詞,手中法杖頂端的魔晶隨著施法漸漸泛起光芒.接著,林立將法杖在一個大魔導士額頭上輕敲了一下,法杖頂端那顆魔晶上的光芒一斂,好像被打入了對方的腦袋里面.

"哦……"那位大魔導士悠悠轉醒,待看清眼前的狀況,頓時嚇得雙腳亂蹬,坐在地上向後急退.可是,剛逃出兩三米,就感覺到後背撞到了什麼.仰起頭黃昏之塔的魔法師正呲著牙對自己陰笑.

兩個黃昏之塔的魔法師,直接將那俘虜踢倒在地,拿著繩子上前捆

綁.

"啊,我……我的魔力!"大魔導士下意識的想要反抗,可這時才發現,不管自己如何使用精神力,卻有一個屏障在阻擋,讓自己感應不到一絲的魔力,好像自己一下子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其實從有魔法師這個職業開始,如何限制魔法師的施法能力,就成為了很多人研究的問題.尤其是在不傷害魔法師的況下,想要完全限制一個魔法師的能力,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抓了個魔法師俘虜,整日防著他耍花樣逃跑,按照安瑞爾大陸上的潛規則還不能虐待折辱,只能好吃好喝招待著,等著對方所屬的勢力來交贖金領人.這樣的勝利者,當的也太過憋屈了,于是就有了魔力禁錮這個魔法.

不過,想要禁錮一個魔法師的施法能力,首先自身要對魔法的規則有深刻的理解.也只有傳奇法師,掌握魔法規則,創造魔法領域,才有能力施展魔力禁錮這個魔法.

聽到那大魔導士的喊叫聲,圍觀的黃昏之塔和瑪法家族的魔法師們,臉上卻並沒有太多的驚訝.雖然,禁錮一個魔法師的施法能力比殺一個魔法師要難,但是那位年輕的會長可是傳奇法師啊.

可是,他們臉上的平靜並沒有維持太久,隨著林立將另外兩個俘虜的大魔導士禁錮了魔力,周圍的魔法師們已經被驚的大張著嘴不知道合攏.就算是傳奇法師

也不可能獨自禁錮三個大魔導士的魔力啊,這還是人嗎!

魔法師施法有三個要素,精神力,魔力,元素排列結構,但最為根本的還是精神力.施法時調動魔力,排列元素結構都需要通過精神力.魔力隨著等級的提高而增長,元素結構排列隨著練習而熟練,但是精神力則普遍認為每個人都有一個定量,幾乎沒有修煉增長的方法.所以精神力的強弱,基本決定了一個魔法師的發展潛力.

在場的魔法師們都知道,禁錮魔力這個魔法是禁錮魔法師的魔力,但實際上是通過禁錮精神力,使魔法師無法調動魔力.所以這個魔法,對魔力的要求不大,但是對精神力的要求卻是極大的.同時,使用者投入的精神力越多,這個禁錮的效果也越強.

在不影響自身的況下,公認的一個傳奇法師也只能禁錮一個大魔導士.禁錮兩名大魔導士的話,自身不但無法發揮出傳奇級的力量,甚至可能因為一些意外跌落傳奇境界,畢竟精神力的損傷是很難恢複的.

三個十八級的大魔導士,居然就被一一禁錮了施法能力,然後那年輕的會長看起來卻好像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沒有絲毫精神疲憊的跡象表現出來.

所有人都沉默著,甚至不敢正視林立,只敢偷偷的用旁光打妻,這位年輕的傳奇法師會長到底強到何種程度!

他們哪里會知道,林立根本就是個精神力怪物,與那浩瀚的精神力相比,禁錮三個大魔導士所用到的精神力,簡直就好像大海中的一滴水而已.而就是這一滴水般的精神力,其他傳奇法師,甚至是聖域法師,恐怕都無法解開他所下的禁錮.

林立把三個大魔導士的魔力禁錮起來,使他們失去了施法的能力,揮手讓手下將三人帶走關押起來.感覺到身上的異常,三位大魔導士臉色變得慘白,心里徹底打消了逃跑的念頭.

戰場其實也沒什麼好打掃的,己方的傷員處理傷口,敵方的傷員補上一擊,己方的尸體歸攏起來准備帶走,敵方的尸體歸攏起來放火燒掉.至于到戰利品,除了四具被林立搞癱掉的煉金巨像,也就是那幾個大魔導士的身上還有點貨,其他一個個口袋比臉都乾淨.

赫頓站在瑪法家族陣亡者尸體旁邊,心疼的看著地上一具具的尸體,這些可都是家族的精銳,每一個都是一筆寶貴的財富.本來還以為來這里只是走個過場,沒想到居然遇到如此強敵,只希望瑪法家族通過這件事,真的能夠和黃昏之塔搞好關系,這樣這些人也不算是白死

看著尸體收斂起來,赫頓和旁邊的亞曆克了一聲,向著林立那邊走去,准備問問接下來的行動.可是走了兩步感覺不對,扭頭亞曆克還站在原地,臉色難看一樹磔;又止的樣子.

看到他這付樣子,赫頓哪里還不知道他在擔心什麼,心:媽的,老子早那費雷會長和黃昏之塔惹不得il你他媽的就是不聽,現在怎麼樣,嚇到了吧!赫頓心里居然還生出一絲快意,接著叫道:"亞曆克,還愣著干什麼,隨我去找費雷會長他下一步有什麼打算."

"啊!是是……"亞曆克滿臉糾結,磨磨蹭蹭的來到赫頓身邊,終于還是忍不住道:"赫頓少爺,雖然我之前對費雷會長了些不合適的話,但也都是為了咱家瑪法家著想,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亞曆克,你這是怎麼的,什麼叫見死不救呢,你忘記了嗎,我可是不止一次的提醒過你.你不聽,我能有什麼辦法."赫頓一臉無辜的道.

"赫頓少爺,是我錯了,您大人有大聖,拉我一把吧."亞曆克

滿臉焦急的哀求道.

不管怎麼,這亞曆克身為十七級大魔導士,雖然和費雷那個妖孽沒法比,但大也算是個人材.赫頓想了一下,也不希望瑪法家族再有什麼損失,道:"好吧,你過去誠懇些道個歉,我再幫你幾句話,費雷會長堂堂傳奇法師,也不會和你計較什麼的."

亞曆克雖然心里還是不踏實,可到底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連忙點頭答應,跟著赫頓往那邊走去.剛走到近前,他搶步走上前去,躬身九十度行禮,態度要多誠懇有多誠懇,嘴里直道自己有眼無珠,費雷會長大人大量,不要與自己計較等等.

林立雖然是個不吃虧的性格,不過這事怎麼也得給赫頓點面子,人家跑來幫忙還死了不少人,複亞強盜團的巢穴那里還不知道有沒有收獲呢.于是,也就大方的擺了擺手,然後對赫頓道:"赫頓魔法師,經過這一戰,不管是夏亞強盜團的余孽還是支持他們的神秘組織,相信其主要力量已經都在這里了,接下來我打算即刻向夏亞強盜團的巢穴發起進攻,你看怎麼樣."

要現在,就只憑黃昏之塔的力量,也足夠打下夏亞強盜團的巢穴了,不定他們的巢穴現在都沒有人了.但是,這一場下來,戰利品不夠看,瑪法家族的損失擺在那里,林立還真不好意思就這麼打發赫頓他們回去.更主要的是,他舍不得把煉金巨像分給瑪法家族,就想著夏亞強盜團的巢穴里,怎麼也應該有些好東西足夠打發赫頓.

雖然林立沒有親口原諒不原諒的話,不過既然起來接下來合作的事,意思也就是不追究了.亞曆克終于把提著的心放下,直起身來在赫頓身邊老實聽著他們話,對于黃昏之塔其他人的目光則視而不見.

見林立不計較亞曆克之前的無禮,赫頓心里也是暗暗松了口氣,如果林立一定要追究的話,為了兩家的關系也只能犧牲亞曆克了.他也就知趣的不再提這件事,對于林立接下來的計劃,道:"一切聽憑費雷會長安排,夏亞盜賊團威害輕風平原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不知干了多少殺人放火的壞事,這一次能夠徹底解決他們,為輕風平原嬴得一方安宇,我們瑪法家族族責無旁貸."




上篇:第五百八十八章 絕望     下篇:第五百九十章 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