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五百九十四章 先知維綸  
   
第五百九十四章 先知維綸

第五百九十四章 先知維綸



之後又過了數百年時間,羅德哈特的事跡已經漸漸被人們所以忘,這個如同劃過安瑞爾天空的流星一般的傳奇強者,並沒給人們留下太多值得記憶的東西.直到有一天,沒有人知道具體是哪一天,似乎是為了提醒人們自己的存在,羅德哈特從自己的墓中走了出來.

"接下來,就是你知道的那些內容了,不管羅德哈特是自願還是被動的,他終究還是成為了安瑞爾大陸上第一位天譴騎士,整個安瑞爾世界所有的死亡騎士都感應到了這位天譴騎士的誕生,哪恤是萬里之遙都無法阻止他們趕來聚在他的身邊."

"他們奉羅德哈特為自己的領,在他的率領下,死亡騎士團在輕風平原展開了酣暢淋漓的殺戮.沒有人能夠阻擋他們的腳步,在他們的面前,再精銳的軍隊也只是一個玩笑,在他們的沖擊下,再堅固的城池也只是如同泥塑一樣一擊即破."康納里斯畢竟是上古魔神,人類的死活與他沒任何關系,所以起來完全不似場災難,反而是興致勃勃恨不能自己親自動手一樣.

"偉大的靈魂商人,要不要我提醒你一句,你的新身體的希望可是還寄托在一個人類的身上."林立雖然自認算不上好人,但還是忍不住提醒了康納里斯一句.

"呃……"康納里斯這才想起林立這個妖孽也是個人類,于是干巴巴的笑了兩聲:"哦,原來你也是人類啊,真是年紀大了,記憶越來越不好了."

"好了好了,別那些沒用的,你還知道些什麼,比如這位羅德哈特的實力,"林立也知道立場不同,人不會在意螻蟻的死活,康納里靳這個上古魔神又怎麼會為人類;$眼淚呢.

"當時的輕風平原,簡直是太悲慘啦,羅德哈特雖然變成了亡靈,可畢竟做過光明神殿的裁判長啊,居然就毫不猶豫的向著那些可憐的人類舉起屠刀,真是……"康納里斯想擠兩滴眼淚,才想起自己連身體都沒有,哪里有什麼眼淚可擠.

"羅德哈特在做聖騎士的時候,就已經是傳奇境界,並且開始尋求進入聖域韻途徑.那麼他轉變成天譴騎士後,實力又達到什麼地步呢,難道真的進入了聖域?"林立道.

"我雖然不知道他的實力,不過卻知道他曾經與三位傳奇強者交手,沒有死亡騎士團的參與,完全以一己之力擊退了三位傳奇強者的聯手.而當時那三位傳奇強者公開的實力都在二十三級,足可以證明羅德哈特當時至少有二十四級的實力,不過我看二十五級的可能更大."

"什麼,二十……五役!"林立頓時被嚇了一跳,連忙瞟了一眼王座上一動不動的天譴騎士,看他仍然沒動靜,這才稍稍放下心來.二十五級可就是聖域的境界了,難怪給輕風平原帶來那麼大的災難.要是一般傳奇境界的天譴騎士,早就有傳奇強者來收拾他了,可是聖域境界在這世界還其難找到幾個對手.

這其實也是死亡騎士的一個特點,只要達到了傳奇境界成為天譴騎士,世界上的其他死亡騎士,不管多遠都會盡快聚集到他的身邊.然後,這些死亡騎士會停止自己的實力增長,將每次殺戮得到了靈魂力量都傳送給天譴騎士.這麼一來,擁有一個死亡騎士團的羅德哈特,整個輕風平原三分之一的人口的靈魂力量,全部彙聚到他一個人的身上,實力提升的速度能慢才怪.也是因為他是安瑞爾大陸第一個天譴騎士,那些傳奇強者錯過了擊敗他的最佳時機,等到再要想出手阻止他已經來不及了.

"他還真的進入聖域了,不過這方法實在是有些……"就算林立不是光明神殿的信徒,但讓他這麼做肯定是下不去手的,而這位羅德哈特居然屠殺了輕風平原三分之一的人口,很難想象他之前居然是光明神殿的聖騎士.

"這個方法也沒什麼,反正他是天譴騎士,是亡靈生物,與人類早已經沒有了任何關系.對自己狠,對別人也狠,要是他能成功的帶著死亡騎士團進入元盡深測,深淵某一層的君主寶座必然是屬于他的."康納里斯到是頗為看好羅德哈特.

"了這麼多,眼前這位,你能肯定就是羅德哈特嗎,"林立問

道.

"如果眼前這位天譴騎士,真的是羅德哈特,那他手中的那柄劍恐怕就是隨他征戰輕風平原的永凍之刃了.換句話,如果這位手里邵柄劍是永凍之刃,那他的身份基本也就可以確認了."康納里斯畢竟只是遠遠見過羅德哈特幾次,還是無法確認眼前坐面的這位到底是不是羅德哈特,或者是別的天譴騎士.

"永凍之刃?"林立這時才注意到天譴騎士手拄的那柄劍,原本以為只是一柄普通的利器而已,現在仔細的感覺,原來那柄劍上的能量波動只是被天譴騎士的氣息所壓制了.

"不錯,羅德哈特還是聖騎士的時候,使用的武器並不是永凍之刃,光明神殿也不可能拿那麼強大的武器給他陪葬.沒人知道他變成天譴騎士之後,是從哪里弄來了那柄永凍之刃.有一種猜測比較讓人信服,是他當初從不朽之王的陵墓回來,就已經計劃了後面的一切,不然也不會要求光明神殿將他埋葬在輕風平原,被收養前待過的地方可不是個好借口.而這柄永凍之刃,則是他從不朽之王的墓中帶出來的,被他藏在了輕風平原,等待著以死亡騎士的身份重生後使用."

"怎麼確定那是永凍之刃,雖然我感覺到了它的能量波動,但是

能達到這種程度的魔法武器似乎並不少."林立問道.

"永凍之刃所用的一種主要材料,就是永琣B晶鐵和空之砂,而在鍛造的時候,更是使用了無盡深淵中的極寒黑焰.但是這樣鍛造出來的永凍之刃,並不是冰屬性的武器,或者它的能力中冰屬性的凍結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能力.永凍之刃真正的能力是可以通過凍結空間,短暫的

斬出空間裂縫,讓劍的能量斬通過空間裂縫越過對方的防禦,直接作用在對方的身體上."

這簡直就是魔法師專殺工具了!魔法師不管是使用元素護盾,還是什麼冰培土牆之類的防禦魔法,這些魔法的效果並不是貼身作用,而是與身體保持著一個安全的緩沖距離.因為不管是面對魔法攻擊,還是面對物理攻擊,魔法護盾防禦的時候都會產生一定的凹陷.如果是貼身作用,沒有了緩沖距離,那各一把劍砍下來,雖然不會把人直接砍成兩截,但砍進肉里肯定還是會有傷害的.

而永凍之刃,卻是通過創造瞬間的空間裂縫,讓劍的能量斬進入魔法防禦的緩沖區域,直接面對魔法師的身體,這簡直就和偷襲沒有兩樣.

"我看,我們現在最好是離開這里……"林立身為鍛造宗師,怎麼可能會不認識永琣B晶鐵打造出來的兵器.很明顯,王座上那位天譴騎士手中的劍,正是用永琣B晶鐵打造的,那麼那劍應該就是永凍之刃,雨天譴騎士也可以證明就是羅德哈特.

林立可不想成為人為財死的典型,不斷的被用來教育後世.就算自己已經達到傳奇境界,而且手中底牌頗多,可對方畢竟是可能達到二十五級的天譴騎士,又有魔法師專殺之劍在手.老實,真要打起來,林立心里可是一點底都沒有.

"等等,你確定那是永凍之刃,他就是羅德哈特?"康納里斯卻

並不同意撤退.

"當然,那東西是什麼材料,我可不會認錯.除非另有一個夭譴騎士得到了永凍之刃,不然按照你的法,那個還沒醒來的家伙應該就是羅德哈特.所以,趁他還沒醒來,我看我們還是早點離開為好."林立一邊與康納里斯用精神力對話,一邊心的盯著那王座上毫無動靜的羅德哈特.

啥哈,既然是他的話,那干嘛還要跑呢,你忘記了嗎,他可是被-先知維倫淨化過的,早已經不再有當初的實力了."康納里斯大笑著道.

"是嗎,老實,我現在很懷疑這個淨化的法.你不是這羅德哈特差不多有二十五級嗎,那就是聖域境界了,還有誰能淨化得了他,恐怕連光明神殿的教宗都不一定能做到吧."林立懷疑的道.

傳這種東西,很聖時候都是靠不住的.

開始聽r天譴騎士,還以為就是個進入傳奇境界的實力,被那個先知維倫淨化到也得過去.可是現在,聖域級的天譴騎士啊,那個先知維倫有多大的本事,能把一個聖域級的天譴騎士淨化掉.

林立在想什麼,康納里斯怎麼會猜不到呢,于是道:"你可不要看維倫,他可不只是光明神殿的先知,而且還是聖光的化身光明之子,掌握著這世間最純粹的神聖力量,足以淨化一切汙穢邪惡的存在,就連教宗都無法與之相媲美."

"最高議會自從格雷斯科離靠阿波菲斯等人支撐,而先知維倫曾經與阿波菲斯有過一戰.那一戰之後,阿波菲斯公開承認自己不敵,對維倫所擁有的實力表示欽佩.正是因為這一戰,先知維倫的存在,讓光明神殿的聲勢一時無兩,就連最高議會都被強壓一頭."

"在當時,恐怕也只有格雷斯科,才有實力壓制住維倫.可惜的是,維倫在淨化羅德哈特一戰之後,也跟著神秘消失了,再也沒有在光明神殿出現過.正是風光無限的光明神殿,突然沒有了維倫的坐鎮,立刻受到了各方勢力的打擊,實力大受損失,甚至險些被沒落的黑暗神殿壓制住."

"不對不對……"林立突然琢磨出點不對勁兒來,想了一下,對康納里斯道:"光明神殿是在黑暗時代結束後建立的,維倫淨化羅德哈特的時候,更是黑暗時代結束了幾百年吧.那個時候,高等精靈的統治早被推翻,奧斯瑞克也已經死了幾百年,你那個時候應該是在永睆第l吧,直到遇到我才把你帶出來,怎麼會知道這些事."

林立並不懷疑康納里斯所的真假,值得懷疑的是康納里斯身份,從被囚禁的可憐靈魂,到什麼偉大的靈魂商人,再到上古魔神中的一員,怎麼都讓人覺得不太可信.

"你忘記我教給你吞噬毀滅之龍的分身的事了嗎,"∥x?康納里斯用無奈的語氣道:"∥x?在我被奧斯瑞克禁錮起來之前,∥x?我曾經創造過不少的分身在安瑞爾大陸上活動.∥s?那個時候,∥w?已經是我最後一個分身了∥.?希望能找到個人把我從永睆第l里救出去.∥n?可惜,∥e?最後救我的人沒找到,∥分身也被什麼人順手給滅掉了.媽的,連仇人是誰都沒有看清……"?符/號/內/首地/址?

林立已經知道了收取分身的上古惡魔符文,也知道創造一個分身,其實要求並不是很高.只要有那條上古惡魔行文,就可以把自己身上的力量分出一部分,創造出一個分身.林立現在其實也可以創造自己的分身,但是他一個傳奇法師,哪里能和歿滅之龍相比,分個分身出去可就要跌落傳奇境界了.別是傳奇法師,就是聖域法師,也不會做這種無聊的給敵人創造機會的事.

分身的事,現在完全不在考慮中,不過聽了康納里斯介紹先知維倫,林立心里突然生出一個想法.當初在黑石山脈,森德羅斯不是自己是黑暗化身嗎,自己當然知道那是因為手中的星辰碎片幽暗.那麼,自己手中的聖光呢,是不是也能讓自己成為光明的化身.

林立最喜歡這種占便宜的事了,被當然成什麼化身什麼之子,然後就有一大幫苦力免費替自己做事.之前被森德羅斯稱為黑暗化身時,他還有些擔心,萬一被光明神殿知道,恐怕會被三天兩頭的追殺.現在嘛,自己又是黑暗化身,又是光明化身,這兩頭占便宜的事,簡直是太合自己的心意了.




上篇:第五百九十三章 天譴騎士     下篇:第五百九十五章 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