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六百一十五章 刁難  
   
第六百一十五章 刁難

第六百一十五章 刁難



來到配制藥劑的房間,林立剛准備推門進去,卻聽到里面傳來爭吵的聲音仔細一聽,似乎是為什麼藥劑配制上的問題而爭吵,而且還吵得挺熱鬧.他推開門進去,里面的人居然也都沒有注意到,仍然圍在那里,分成了兩派激烈的討論問題.

林立靜靜的站在旁邊聽了一會兒,這才搞明白他們爭論的原因,原來是在見識過弱化的蝕骨粉之後,讓他們討論起高級藥劑弱化配制的話題.

其實高級藥劑弱化配制,在藥劑學發展史上,並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其實這也很好理解,從高級藥劑開始,所需要的藥材就越來越難以獲得,從絕地的植物到強大的魔獸,想要獲得就勢必要付出極在的代價.

湊不齊所需的藥材,但是又想要獲得使用這種藥劑的效果,那麼缺少的藥材能不能用其它普通的藥材來代替呢.實際上,高級藥劑弱化成功的例子,在數千種藥劑配方中並不是沒有,但是數量卻絕對少得可憐.因為在配制藥劑的時候,各種藥材的藥性都有著無窮變化,有溫度的影響,有不同藥性之間的影響等等.

如果無法把握配制藥劑時,各種藥材的藥性變化,那麼如何尋找替代品就根本無從起.也許開始你覺得這種普通的藥材與那種珍貴的藥材相比,藥性一樣只是弱了一些,可是當你把藥材投入配制中去,很可能它會變成另一個樣子,引發難以預料的變化.

整個藥劑學發展曆史中,因為研究高級藥劑弱化配制,而付出生命代價的藥劑師數不勝數.甚至在一段時間里,高級藥劑弱化配制被認為是根本不可能現實的,因為藥性的變化實在是太難以把握了.就好像花錢買彩票一樣,你根本沒辦法知道,搖出來的號碼是不是你買的號碼.

當然,現在這群藥劑師們,大多只是低級藥劑師,自然是不可能去真正的討論高級藥劑弱化配制,他們正在討論的只是將一個中級藥劑配方的低級化.並非是閑極無聊,其實通過這樣的方法,可以讓人對藥劑的配方有更深的了解,對于配制藥劑有著非常大的好處.

他們所討論的中級藥劑名為梟之洞察,主要是用于偵察,增強可視范圍和洞察力的.魔法師有巫師之眼的法術,到是用不到這個藥劑,但是對于弓箭手或者斥候來,這個藥劑卻是非常有用的.

梟之洞察中最關鍵的一種藥材名為湛青龍眼,可不要誤會,這並不是真正的巨龍之眼,而是一種生于險峰之上的植物,只是一種比較難得的藥材而已.而這些年輕的藥劑師們爭論的,就是用什麼樣的低級藥材,來替代湛青龍眼.

一方主張用苦吉果來代替,而另一方則主張用云雀的眼睛,雙方的主力都是中級藥劑師,各各有理,誰也服不了誰,直爭得面耳赤口沫橫飛.

"其實,這兩個都有問題……"一個非常突兀的聲音響起,在爭吵聲中依然顯得那麼清晰.爭吵的雙方頓時停了下來,齊齊向著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卻看到原來是此間的主人,那位名叫弗雷的年輕的魔法師會長.

雖然,蝕骨粉的配制,讓這些藥劑師們不再把林立當成門外漢了,但是在他們的猜測中,林立盡管有一位神秘的大師級藥劑學老師,但在藥劑學方面頂多也只是個低級藥劑師而已.

"弗雷會長,我們在討論中級藥劑的弱化配制,您就不要跟著瞎攪和了."一位藥劑師笑著道,雖然語氣中並無惡意,但得話也算不上客氣.

起來,巴爾博會長這次派人過來參加培訓,著實是花了一番心思的.他知道林立這子的脾氣,因此派來的這些年輕藥劑師,雖然都是工會中的優秀人才,難免年輕氣盛,卻並沒有囂張跋扈那類型的.

林立微微一笑,並沒有在意對方的取笑,而是語氣平緩的道:"首先單從效果來,苦吉果和云雀眼睛之中,苦吉果的效果與湛青龍眼更為相近.但是,苦吉果中含有一種苦胴素,在梟之洞察這個藥劑中……"湛青龍眼被替換後,梟之洞察配方中的所有藥材,在配制過程中的各種反應,應該再替換哪些等等.

聽著林立侃侃而談,所有在場的藥劑師都呆住了,這得要對配方有多深的了解,才能得如此滴水不漏,這是一個低級藥劑師能夠出來的話嗎.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一個人怎麼可能會做到這麼多,即使他是一個天才,可一個人的時間總是有限的,就算是天才也還可能讓一天變成兩天來過啊.

"費雷會長,按照您的法,這兩種材料都無法替換湛青龍眼,那麼您是不是有更合適的選擇.或者梟之洞察這個配方根本無法弱化嗎?"有一位中級藥劑師不太服氣的道.

"我過,苦吉果其實在效果上,很適合用來替換湛青龍眼,只是由于其含有的苦胴素,才讓替換無法達成.不過,在苦吉果樹上,有一種青蟲,天生以苦吉果為食,苦胴素在它體內會被分解,而苦吉果的各種成分也會被它吸收."

"您的意思是,用那種青蟲來替換湛青龍眼?"有些人將信將疑的道.

"不相信嗎,正好黃昏之塔北邊不遠,就有一片苦吉果林,不如取來青蟲,試著配制一下看看怎麼樣."林立很有自信的道.

這些藥劑師們也都是年輕人,不管是出于一個藥劑師的求知欲,還是出于年輕人的玩心,他們都沒有理由拒絕林立的提議.

林立叫人去捉蟲子,然後來到房間正面的講台上,先是黑板上蝕骨粉的配方擦掉,然後把新的配方詳詳細細的寫在了上邊,對威爾金森等藥劑師們:"這個噬法之霧的配方,雖然難度比上一個要高些,不過也還算是低級藥劑,你們熟悉一下,有什麼問題提出來,別又當成什麼假配方."

聽到林立的話,包括威爾金森在內的藥劑師們,都不禁為那天的事有些臉.為了不再弄出那天那種笑話,盡管很期待一會兒的試驗,但還是一個個都看得非常仔細,並且不時的互相之間還會討論一下.

就在他們研究新配方的時候,有人將肉乎乎的青蟲捉來了.面對眾人滿臉的期待,林立也沒有多作客套,直接把配制弱化梟之洞察的材料都准備好,在眾人的關注下開始了藥劑的配制.

以林立的水平,就算是配制真正的梟之洞察藥劑,也根本不費什麼工夫,更何況是這種弱化後的低級藥劑.

看著年輕的費雷會長配制藥劑的動作,在場的藥劑師們感覺就像在欣賞藝術一般,那乾淨利落的動作,恰到好處的操作,無不體現著他在藥劑學方面遠超常人的造詣.

將配制好的藥劑放在桌上,林立輕輕拍了拍手,道:"好了,藥劑我放在這里了,你們誰想看就過來看."完,丟下一群人離開了房間.

藥劑被證明是有效的,弱化配方自然也是正確的,年輕的魔法師會長在藥劑學方面,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級別,再次成為了這群藥劑師們的爭論的焦點.中級藥劑師!這個已經是眾人心理承受的極限了,在魔法方面達到了大魔導士的境界,而在藥劑學方面還達到了中級藥劑師的水平,這簡直讓人無法想象.高級藥劑師?這個,恐怕只有瘋子才會去這麼想吧,要知道年輕的魔法師會長才剛剛二十歲啊!

也不知過了多久,眾人終于從震驚中緩過神來,看看黑板上又一個藥劑配方,威爾金森忍不住發出一句感歎:"又是一個新的配方!"

藥劑學發展到現在,可以對各種藥物的用途已經開發到了極致,也就是現有的配方數量,在絕大多數的藥劑師看來,已經是達到極限了,想要再組合出新的配方,基本上很難.

藥劑的配方,可不是隨便幾種藥材一搭配,就算是一種配方,不然隨便找兩片樹一株草,搗一搗就是一種藥劑,那這種配方就幾乎無限了.能不能配制出來,配制出來後的效果是什麼,這些才是一個配方能夠存留下來的原因.

尤其是林立拿出來的配方,還是低級藥劑的配方,這個反而比拿出高級甚至大師的配方更讓威爾金森驚訝.低級藥劑由于材料獲取方便,配制也容易沒有太大危險性,所以也是發展最完善的.簡單的,東西不值錢,你怎麼做試驗也不心疼,自然能夠得到的配方更多,配方越多自然也越全面.于是,藥劑學發展到現在,各種搭配幾乎都被人試驗過了,想要再搞出新配方就很困難.其實林立拿出這個配方,以前就未必沒有人試驗過,只不過可能是因為某些無法解決問題而被放棄了,就像那個弱化的蝕骨粉配方一樣.

"怎麼了威爾金森,這個配方難道也是新的?"旁邊的人聽到了威爾金森的自語,好奇的向他詢問道.

不是誰都把所有配方記在自己的腦袋里,畢竟一般常用的藥劑也就是那麼幾十種.

威爾金森點了點頭,道:"看來老師的決定是對的,只憑這兩個配方,就可以肯定費雷會長的老師必定是極為博學的大師,真希望能當面向他請教."

"有那麼厲害嗎?"

旁邊的同伴對威爾金森的法表示懷疑,想了一下,道:"到現在,我們也沒有見過那位費雷會長的老師,要不要找點什麼理由,看看能不能見上一面.萬一要是沒什麼本事,只是憑運氣才得到這麼兩個配方的人,咱們也好回去向巴爾博會長交待."

"這個……不太好吧."威爾金森其實也有些心動,對于一位藥劑師來,沒有什麼比得到一位大師的指點更吸引人的了.雖然他的老師巴爾博也是藥劑學大師,但是每一位大師都有自己所擅長的領域,都有自己對藥劑學不同的感悟.

蝕骨粉雖然已經配制足量,不過林立卻沒有立刻把蝕骨粉送到新烏云鎮的魔法機關里,而是打算等需要的藥劑全部配好,再一次過去把所有工作都完成.省得一次次的開啟魔法機關,萬一要是被人注意到,也是個麻煩事.

回到房間後,林立片刻時間也不耽誤,從書架上拿了本魔法書,坐在書房認真的看了起來.不過,這書才看子沒兩頁,就聽到外面傳來敲門聲.

林立放下魔法,起身走到外間,喊了聲請進,卻見推門進來的原來是威爾金森.這倒讓他稍稍的感到有些意外,畢竟自己才剛剛從他們那里回來,于是問道:"哦,是威爾金森啊,是不是配方又有什麼問題了?"

威爾金森臉上閃其一絲尷尬,連忙道:"不是,不是配方的問題,是我有幾個藥劑方面的問題,不知道費雷會長可不可以請您的老師幫我指點一下."

"……"林立愣了一下,心自己怎麼還又跑出個老師來,能夠稱得上是自己老師的安度因,恐怕也解答不了威爾金森藥劑學方面的問題吧.

"我知道,這個要求可能有些過分了,如果會打擾到您的老師的話,那就算了."威爾金森把林立的發愣當成了為難,到是為自己的莽撞有些不好意思了.

"哈,沒事,沒什麼,你想問什麼問題,不介意和我吧."林立回過神來道.

"這個……是這樣,"威爾金森不好拒絕,便拿出一張紙來,道:"我都記在這張紙上了,如果您的老師什麼時候方便,還請麻煩您幫我問一下上邊的問題."

林立接過那張寫著問題的紙,看了一眼上邊的內容,不由得暗暗點頭.從這幾個問題上,就看得出威爾金森在藥劑學上的確是很有天賦的,一般人是很難這樣抓住問題的關鍵點.可以,只要解答了這幾個問題,威爾金森的藥劑學知識就會有一個很明顯的進步.




上篇:第六百一十四章 可不可能     下篇:第六百一十六章 巴爾博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