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六百五十五章 約戰  
   
第六百五十五章 約戰

第六百五十五章 約戰



維塔斯很清楚的記得,在自己離開翡翠森林的時候,長老曾經很仔細的叮囑過,人類是安瑞爾大陸上最無恥最不講信用的種族,所以凡得涉及到信用的問題,一定要想辦法讓對方沒有抵賴的機會.

"阿拉索城主,幫我們安排一處適合戰斗的地方吧.另外,費雷魔法師,我希望我們之間的戰斗,能夠有人旁觀作證,所以不如就讓他們做我們賭局的觀眾吧……"維塔斯知道,人類除了不講信用之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愛面子,所以如果有很多旁觀者做證的話,就不怕對方事後抵賴了.

其實不只是精靈,其他各個種族,對人類也都有著相同的看法,奸猾狡詐陰險無信等等.甚至就連深淵中那些,經常出來誘惑人類出賣靈魂的魔鬼,每次也都是為了契約條款絞盡腦汁,免得被狡猾的人類鑽了空子.

因此,每一個將要離開部族,走入人族國度的年輕後輩,都會被族中長者反複告誡人類的種種惡行.從年紀來看,其實維塔斯即使是在壽命悠長的精靈中,也已經算不上是年輕人了.但是身為精靈一族進入翡翠森林後的第一批新生精靈,在離開翡翠森林時,仍然少不了被長老們反複叮囑.

"維塔斯,不要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傳奇級的實力,就覺得這世界上沒有什麼能威脅到你.那些陰險狡詐的人類最擅長的,就是用陰謀來拉近實力的差距,他們會偽裝成你的朋友,獲取你的信任,讓你為他們做各種各樣的危險的事,最後還會在慶祝的時候,用淬毒的匕首刺入你的心髒……"

"不要相信他們的承諾,即使他們向神明起誓,也會轉眼將誓踩在腳下.他們根本沒有對神明的敬畏之心,他們只相信利益,為了利蓋就算是同胞兄弟也可以出賣……"

一向自認優雅的精靈,居然在形容人類時出那麼多惡劣的詞語,即便只是聽著也是一種折磨.維塔斯甚至還被要求,將長老們的這些話重複了很多遍,長老們這才放心的讓他離開了翡翠森林.

維塔斯並不認為,憑著自己傳奇境界的實力,會連一個人類子也收拾不了,即便對方能夠搞出什麼陰謀詭計之類的,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徒勞的.不過,在人族國度生活這段時間,看過大量的人族曆史文獻,他也知道長老們所叮囑的那些話,並不是空穴來風.在人族的曆史上,尤其是國與國之間"前一刻才剛剛簽訂盟約,轉眼又大打出手的事屢見不鮮.

維塔斯到是不怕這個叫費雷的人族魔法師抵賴,因為死人是沒有機會抵賴的.不過他也聽阿拉索剛才也了,這個叫費雷的人族魔法師還是什麼黃昏之塔的主人,更是輕風平原魔法工會的會長.雖然他並不把黃昏之塔放在眼中,但魔法工會卻是有最高議會支持的,而這就是他要求有更多旁觀者的原因.

精靈雖然高傲,但還沒有自大到真的目空一切的地步,要知道最高議會中的阿波菲斯等聖域強者,那可是曾經與格雷斯科並肩戰斗過的人物.精靈一族中的長老們,甚至于如今的精靈女王,也不願意無端的去招惹最高議會.

維塔斯可不願意,因為這麼一個的人族魔法師,給女王和長老們惹去一丁點的麻煩.所以這樣多一些旁觀者,更主要的是證明給最高議會看得,告訴他們這場賭斗是建立在公正公平公開的基礎,到時候最高議會也不出什麼來.雖然旁觀者都是人族,不過維塔斯卻並不擔心他們串通一起,因為誰都知道人族是最擅于內斗的.

聽到兩個人這樣就定下了賭斗,阿拉索在一旁可是有些急了,本以為這位費雷魔法師是個聰明人,既然已經有足夠得錢買下那東西了"還玩什麼賭斗呢.可誰成想居然又來了這麼一出,東西買都買下來了,這場賭斗卻只是換了個賭注而已.

拜托,您不像是反應遲鈍的人啊!剛才維塔斯放出的氣勢,難道你一點也沒有感覺到嗎,那是傳奇境界的氣勢啊!

阿拉索現在是左右為難,如果是換成別的傳奇強者,也許事的結果也不至于太糟糕,可問題就是維塔斯不只是一位傳奇法師,而且還是一名精靈,而精靈對人類可是從來都沒有什麼好感的.

如果賭斗的另一方換成是別人,比如樓下那些什麼傭兵團長,又或者是什麼兄弟會會長之類的勢力首領,阿拉索現在也不會覺得太過為難.但是,這個叫費雷的魔法師,可不是樓下那些勢力首領可比的,盡管黃昏之塔目前的聲勢似乎不大,可畢竟是最高議會的支持下建立的.雖然輕風平原魔法工會才建立不到一年,但人家也是魔法工會的會長,如果真在自己這羅蘭城里出了什麼問題,甚至是死掉了,那自己又如何向最高議會交待呢.

別什麼最高議會不會在意,輕風平原魔法工會會長也許還不算什麼,可如果再加上一個藥劑師的身份呢.看看瓦里安大師是如何招待這位費雷會長的,要知道就在剛才,人家配制的一支藥劑,竟然拍賣出一千萬金幣的天價,即便是價格上可能有些虛高,可藥劑的效果擺在那里面,明顯不是一般的藥劑師可以配制出來的.

再看看他的身邊,那一個個可都是高級藥劑師,難道這些高級藥劑師瘋了嗎,多少大勢力求都求不到,卻跑去加入一個剛剛才建立的勢力?阿拉索可以肯定,瓦里安一定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否則不會把他們安排在這個第一貴賓間,難道就不怕其他的貴賓們不服嗎.瓦里安擺出如此的態度,甚至已經不能是刻意結交,而是幾乎近似于去巴結這位年輕的魔法師了.

能讓瓦里安巴結的人,整個安瑞爾大陸可真沒幾個,而自己絕對不是其豐之一.阿拉索雖然在輕風平原也是聲望極大,可是對自己的身份地位的認識還是非常清醒的,可現在的問題是,自己的擔心根本無濟于事,這兩方的哪一個都不是自己能勸得動的.

"費雷魔法師,您看有什麼事,大家可以坐下來談一談,沒必要非得做這種傷和氣的事.您可能是不知道,維塔斯大師在翡翠森林那邊有些關系,您要那截樹枝不也就是為了草藥嗎,有維塔斯大師的關系,只要翡翠森林中有的,想要什麼沒有啊……"阿拉索苦口婆心的向林立勸道,同時用一個大師的稱謂,特意暗示出維塔斯傳奇法師的身份.

可是,林立不只知道維塔斯有傳奇級的實力,而且還早已經看破了他的偽裝術,知道他是一名精靈傳奇法師.實際上,如果不是剛才維塔斯表現出傳奇級的實力,林立才懶得去搭理他,什麼賭斗之類的也太無聊了,根本就是耽誤時間.但是,維塔斯既然是傳奇法師,那麼林立到不想錯過這麼一個驗證自己所學的機會了,要知道和傳奇強者交手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

而且,林立對維塔斯所的賭注,那件號稱價值與那截樹枝相當的寶物,也是非常感興趣.

沒有人會嫌手中的寶物多,盡管在追求力量真諦的路上,都人不能過分依靠于外力的幫助.尤其走到了傳奇境界,對規則力量的每一分理解,都是要依靠自己去用心體悟.但是寶物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視的,至少它可以讓你在追求力量真諦的路上,有更大的保障讓你繼續走下去.而且,能夠被傳奇強者稱為寶物的,往往都蘊含著強大的規則力量,讓使用者對規則有更多一種體悟也是一個原因.

當然,林立也不認為,維塔斯所的寶物,價值真的能與那截樹枝相比,要知道那可是七支星辰碎片中最有價值的新生,是與永琱屁薴@同生長在世界初始時期的寶物.如果這世界上,還有什麼寶物的價值,能夠與新生相提並論的話,那就只有同樣的六支星辰碎片了.

對于阿拉索城主的勸,林立只是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卻與維塔斯的話差不多,只是讓阿拉索城主去幫忙安排一個賭斗場地.至于到旁觀者,相信這里無聊的人還是很多的,只要把賭斗的消息公布出去,恐怕立刻會把這當成一場盛會蜂擁而至.

見對方好像沒聽到自己的話一樣,阿拉索知道再怎麼勸也是無濟于事,至于勸維塔斯就更不用想了.雖然沒有聽維塔斯過自己在精靈王國的身份,但是從這段日子的接觸來看,恐怕這位傳奇精靈法師在精靈王國也是個大人物.

這一場賭斗,阿拉索幾乎已經可以猜到結局了,如果費雷魔法師僅僅只是在藥劑方面有所建樹,而個人實力方面非常平庸的話,那麼這事其實到也好辦了.可問題就是,這位費雷魔法師,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別管當初是用了什麼方法,畢竟干掉過程一名傳奇巫妖,還要再加上一只骸骨巨龍,想必須就算不到傳奇,也有著非常強大的殺手銅.

這樣的兩位強者動起手來,誰也不肯讓誰的況下,恐怕很快就會打出真火來.尤其是維塔斯是精靈"而精靈對人類向來都沒有好感,這要是真被撩撥起火氣,幾乎可以預見這位費雷魔法師的下場.

"那麼,好吧"兩位稍等,我去為你們安排場地……"阿拉索重重的歎了口氣,現在他只能向天神祈禱了,希望結局不會真的變成那樣不可收拾.

帶著忐忑的心,阿拉索來到樓下,先是讓人去安排賭斗的場地,自己則直奔後台去找瓦里安想辦法.畢竟對于那位費雷魔法師,瓦里安大師應該比自己知道的多一些,也許會有什麼辦法,阻止兩人間的這場賭斗.

這件做為壓軸出場的神秘寶物,果然是不負自己的厚望,居然創造了一千五百萬金幣的成交記錄,這個記錄恐怕不只是在時光寄賣行,就是整個安瑞爾大陸也是少有的記錄吧.落錘宣布拍賣成交之後,瓦里安在台上強壓著心里的激動,向著所有的來賓發表著感,然後宣布這次拍賣會圓滿結束.

可是就在台下眾人,將要起身依次離場的時候,卻意外的看到,羅蘭城城主阿拉索居然面色焦急的跑到了台上.看到這一幕,所有人不由得停下了腳步,雖然沒有湊上前去聽阿拉索和瓦里安在什麼,但也沒有了離開的意思"好奇的等待著似乎有什麼事發生.

"什……什麼?"瓦里安在聽了阿拉索的話後,心立刻跌至冰點,什麼天價成交記錄,什麼最成功的拍賣會,所帶來的喜悅轉瞬間煙消云散.

"瓦里安大師"您能不能想想辦法,勸一勸那位費雷魔法師."阿拉索滿眼冀希的向瓦里安詢問道.

瓦里安掃了眼台下那些等著看熱鬧的人,拉著阿拉索走到了台邊雅幕旁,壓低了聲音恨恨的道:"阿拉索,拍賣會的規矩你不會不知道吧,怎麼能帶著人去找費雷魔法師呢,你這不是給我找麻煩嗎!剛才拍賣藥劑時候的場景,你應該也看出來了,這個費雷魔法師可不是一個普通的魔法師.今天這場拍賣會"身份尊貴的貴賓來了不少,為什麼我偏偏將他安排在第一貴賓間.",

對于瓦里安的抱怨,阿拉索也只能是抱以苦笑,道:"這我怎麼會看不出來呢,可現在事已經成了這樣,剛才樓上的動靜,您應該也感覺到了,那位費雷魔法師就是再厲害,畢竟才二十歲出頭,您還是幫忙勸勸他吧……"

勸?怎麼勸!人家費雷魔法師是正正經經花錢買東西,一千五百萬金幣可不是空口白話亂講的.你是讓我勸他花了錢,卻把東西送給那個叫維塔斯的人,還是干脆我讓這次拍賣作廢,再低價把東西賣給什麼維塔斯!




上篇:第六百五十四章 賭局     下篇:第六百五十六章 豐收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