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六百五十九章 傳奇與傳奇  
   
第六百五十九章 傳奇與傳奇

第六百五十九章 傳奇與傳奇



"五十萬金幣,這可是你的"開盤口的老賭鬼傑夫遜,壟斷著羅蘭城幾乎所有的賭場,本來剛才只是開玩笑的玩玩而已,但是聽到塞納的話,這五十萬金幣可不是一筆數目,根本想都沒想,接著道:"好,我就專門為你這話開這個盤口."

這簡直就是送錢上門啊,今天塞納是腦袋被什麼東西夾了嗎,周圍坐位離著近的人,紛紛熱烈的響應著.幾萬十幾萬的金幣押在了那位精靈傳奇法師的身上,也不為賺多少錢,就是為了給這位羅蘭城的新貴一個難堪.

這根本就是一邊倒,其實已經失去了賭的意義,押林立獲勝的就只有塞納的五十萬金幣,而押精靈傳奇法師維塔斯獲勝的,眨眼間就堆到了兩百多萬金幣.一伙人看傻子一樣的看自己,塞納怎麼可能會感覺不到,只不過心里卻在冷笑,來吧多多的押,看看最後誰是傻子!

消息快速在看台上傳遞著,賭注也在不斷的增加著,塞納甚至希望林立再遲些出手,等所有人都押注完了,不定自己能一把贏到上千萬金幣呢.

林立見過的傳奇強者不少,與傳奇強者也不是沒有過交手,甚至在就任魔法工會會長的那天,還被聖域強者阿波菲斯蹂躪了一番.可不管是伯恩塞德,森德羅斯還是阿波菲斯,這些大師再怎麼蹂躪他,心里面也是有一定的計較的,對他的承受能力的極限都有一個把握.

黑暗之主雖然凶焰滔天,但畢竟失了本性,而地下宮殿中的龍"也是被囚禁了上千年.當真正面對一位二十二級傳奇法師毫無保留的氣勢壓迫,林立非常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在對魔力的調動上,受到了極大的影響,遠遠不如平時那樣順暢.

不過,林立畢竟不是一個普通的二十級傳奇法師,這麼長時間的永琱妙悒i不是白讀的,再加上本身就有遠超常人的龐大精神力,面對二十二級傳奇法師的氣勢壓迫,毫不示弱的將自己的氣勢展開.

就在人們一邊押注,一邊對塞納極盡嘲諷的時候,豐收廣場中央突然爆發出又一股強大的氣勢.廣場看台上頓時一般安靜,除了塞納之外,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了,廣場中央只有兩個人,之前是精靈傳奇法師維塔斯的氣勢在肆虐,那現在這一股同樣強大的氣勢又是來自誰的呢.

瓦里安滿臉驚喜的站了起來,這絕對是傳奇強者的氣勢,難道那個年輕的費雷魔法師,除了是一位高明的藥劑師之外,還是一位強大的傳奇法師嗎!這簡直讓人難以想象,要知道那位費雷魔法師才剛剛二十歲啊!二十歲的藥劑大師,二十歲的傳奇法師"這完全已經超出人類的想象極限了.

剛才同樣很是擔心的阿拉索,此時卻和瓦里安的想法不同,心里的擔憂並沒有因為林立的爆發而有所改變.他眉頭緊皺,兩眼無神的看著廣場中央,就算這位費雷魔法師是傳奇法師又怎麼樣,哪怕他一下成為聖域強者,自己也不過是換一個擔心的對象.

林立的爆發,讓維塔斯的意外了一下,之前還認為對方是要用藥劑來強行提升實力,沒想到這個人類魔法師隱藏的到是很深,居然已經是一名真正的傳奇法師了.

不過,即使是這樣,維塔斯獲勝的信心依然沒有絲毫減少.

"傳奇與傳奇之間,也是有區別的!"維塔斯臉色依然輕松,好像只是給自己聽一樣,接著將手中的太陽王權杖輕輕一揮,自然領域以身體為中心,瞬間向著周圍擴散出去,水面被激起的波紋.

豐收廣場的地面,都是用堅硬的青金石板鋪成,但是石板與石板之間的縫隙非常,整個廣場地面渾然一體,好像冬季冰冷起來的河面一樣.然而,那光滑堅硬平整的地面,在維塔斯釋放出自然領域後,卻迅速被染上了一層綠色.嫩嫩的青草在堅硬的石板上瘋長,只是一眨眼的工大"整個廣場完全變了樣子.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現牛羊.輕風平原上的人們,對這樣的景象並不陌生,只是這樣的景象被挪到了豐收廣場上,這就不由得不讓人感到驚歎了.精靈不愧是熱愛自然的種族,而他們的自然魔法,也不愧是所有魔法中最美的魔法.

青草長到人腰部的高度就停止了生長,但是在草叢中卻又一棵棵的樹苗,這些樹苗的生長速度和那些青草一樣,眼看著好像從地里極出來的一樣,刹那間就長成了一株株的參天大樹.而到了這個時候,豐收廣場又從草原,變成了茂密的叢林,所欠缺的也就是些蟲鳴鳥語.

當維塔斯展開自己的自然領域的時候,瓦里安的心就好像被澆了盆涼水一樣,呼的一下又跌入了谷底.能夠創造自己的魔法領域的傳奇法師,至少是二十一級起,而看維塔斯的這個自然領域,明顯不是剛剛才創造出來的.也就是,這個精靈傳奇法師維塔斯,實力必然是在二十一級以上,而一直處于被壓制狀態的費雷魔法師呢?

當林立也爆發出傳奇強者的氣勢時,看台上那些正在下注的人們,在震驚之余,也對這場賭斗的勝負有些猶豫了.到底應該是押誰獲勝呢?要知道押費雷魔法師的,還只有塞納那五十萬金幣.而押精靈傳奇法師維塔斯的,卻已經達到了近三百萬金幣.也就是,如果最後是費雷魔法師獲勝,塞納就可以把那近三百萬金幣收入囊中了.

可就在人們猶豫的時候,維塔斯釋放出了自己所創造的自然領域,眨眼間將整個豐收廣場變成了茂密的叢林.雖然少些鳥語花香,但給人們所帶來震撼,卻不亞于二牟歲的傳奇法師.于是,人們也更堅定了信心,不但要押維塔斯獲勝,而且還要多多的押,哪怕最後分錢的時候,每個人只能得到幾百個金幣.他們不在乎錢,幾百金幣能干什麼呢,但是能讓羅蘭城的新貴人難堪卻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塞納還擔心眾人改變主意,沒想到廣場上那位精靈還挺配合,直接出個自然領域,讓這些人都不再猶豫了,賭注就好像自然領域中的草,噌噌的往上瘋長,很快就在到了五百萬金幣.

媽的,上哪找這種好事去,居然一個個都主動來把錢送到手里.塞納心中暗爽,一點也不擔心廣場上費雷魔法師會輸,那可是連傳奇巫妖的骸骨領域都硬生生破開的狠角色,區區一些青草樹能有什麼作用.

整個看台,所有旁觀者,包括威爾金森等人在內,也就只有塞納一個人還對此表示樂觀.不得不,當初烏伊法魯西給他留下的心理創傷太深了,以至于在他的心里面,巫妖烏伊法魯西是最恐怖的,而能夠擊敗這個恐怖大魔王的費雷魔法師,自然就是無所不能的存在.

起來,塞納其實和威爾金森他們,也是有些相似之處的.威爾金森等人認為林立在藥劑學方面無所不能,而塞納則是認為林立在魔法方面無所不能,都可以算是林立的死忠了.

此時的林立,已經飛身到了半空中,腳下是茂密的叢林,樹冠無風而動,好像翠綠的海面上掀起的波濤,發出嘩嘩的響聲.維塔斯的實力,果然是沒有讓林立失望,看這自然魔法領域的狀態,應該是達到二十二級的水平了吧.

林立真實的實力,其實只是初入傳奇的二十級而已,但是面對一名二十二級的傳奇法師,卻並沒有讓他感覺到一絲的畏懼.永遠和比自己差的人交手,那麼就永遠也不會有什麼進步,只有通過與強者的對戰,才能讓自己真正得到磨練.

對手,有的時候比朋友更加難得,尤其是對于傳奇強看來,一般是很難有一個真正合適的對手,能夠讓你無所顧忌傾盡全力的去與之搏殺.而且,這種對手,往往都是一次性的,用過之後也就沒有什麼偷值再用了.

維塔斯釋放出自己創造的自然魔法領域,整個豐收廣場不是齊腰的草就是參天的樹,如果不是林立飛到半空,看台上那些人根本什麼都看不到.這觀眾們可就有些不滿意了,想看風景哪里不能看呢,你啥都給拖住了,我們還看什麼去.

不過這個時候,茂密的樹冠一陣劇烈抖動,一株株參天大樹晃動著身體,居然從地上站了起來,化身為精靈族的守護者戰爭古樹.雖然一個個都是剛剛才生長起來,不過那皺皺巴巴的樹皮,還是讓這些戰爭古樹很有滄桑感.

戰爭古樹被稱為精靈族的守護者,據是當初精靈一族逃入翡翠森林,後面是大批的聯軍追擊者,而在劫難中幸存的數百精靈已經沒有了反招之力.這個時候,森林女神孟菲拉顯露神跡,將數百株萬年古樹轉化為戰爭古樹,幫助精靈擊退了追擊的數萬聯軍,精靈一族這才算是保全下來.

不過在精靈族之外,還有另外的一種法,這些戰爭古樹其實都是翡翠森林的土著,是一種和巨龍,泰坦同時代的強大生物.

而精靈進入翡翠森林後,闖入了戰爭古樹們的地盤,並與它們達成了某種共識,戰爭古樹答應為精靈提供一定程度上的庇護.同時,這也解釋了在另一個法中,為什麼森林女神孟非拉將翡翠森林賜予了精靈族.

當然,到底哪個法是真的,其實並不重要,事實就是戰爭古樹的確是精靈一族最強有力的守護者,而任何勢力也無法染指翡翠森林.不過,雖然戰爭古樹的實力無比強大,卻絕對不會踏出翡翠森林半步,否則只憑這數百戰爭古樹,精靈一族就有足夠的實力橫掃人族國度了.

這些戰爭古樹的年齡都在數萬年以上,每一株都擁有著非常強大的實力,甚至可以和巨龍相抗衡.但對于精靈一族來,戰爭古樹的強大力量卻並不是最重要的.盡管這些戰爭古樹,從來沒有踏出過翡翠森林,但是漫長的生命卻讓它們積累了極其淵博的知識.

精靈一族原本是高等精靈的奴仆,雖然並沒有被禁止學習魔法,不過所學到的魔法其實也都是和人類的一樣.但是來到翡翠森林之後,精靈們不但得到了戰爭古樹的庇護,而且還從戰爭古樹那里學到了更適合自己這個種族的自然魔法.

此刻,維塔斯自然魔法領域中,所誕生的這些戰爭古樹,自然不可能是那些守護精靈王國的真正的戰爭古樹.

如果是真的戰爭古樹出現,別是這幾百個了,就是來上一個兩個,林立也絕對不會戀戰,立刻有多遠跑多遠.磨練也要有個限度,超過這個限度就是自虐,再超一些就是自殺了.

這些領域中的戰爭古樹,其實只能稱為樹人,僅僅是自然魔法中的一種高級魔法而已,將普通的樹木催生成為有智慧的樹人.而且,在自然魔法中,除了這種將樹木轉化為樹人的魔法之外,還有將動物魔獸轉化為獸人的魔法.

旁觀者在驚歎之余,又覺得有些奇怪,人家費雷都飛到半空中了,你維塔斯搞這些樹人有什麼用處,難道這些家伙也會飛嗎.大多數人也都知道,真正的戰爭古樹是不可能出現在這里的,真正的戰爭古樹據連巨龍都抓得下來"何況一個飛到半空的魔法師.

維塔斯站在一棵最為高大的樹人頭頂,仰頭看了看半空中的林立,臉上露出一絲輕蔑的冷笑.雖然這個人族的魔法師,以這麼的年紀,就達到了傳奇境界,甚至連自己都不得不佩服他的魔法天賦.但是,今天既然遇到了自己,那麼這個人族的天才魔法師,也就注定只能成為一段曆史了.




上篇:第六百五十八章 權杖     下篇:第六百六十章 紅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