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七百一十七章 解毒  
   
第七百一十七章 解毒

第七百一十七章 解毒



第二天,所有的精靈,心突然變得很沉重,即使他們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沒有誰再有興趣去找人類的麻煩,這一天對于人類冒險者來,真的是出奇的平靜,甚至讓他們有些懷疑,精靈們是不是在醞釀著什麼更大的報複.

塞恩和博格,也敏感的察覺到了不對,但是去詢問精靈高層,卻沒有得到任何的答案.幾番猜測,仍然是沒有頭緒,兩家勢力只能是繼續約束手下,以准備應付可能出現的變化.

整個精靈的營地,突然籠罩上了一層壓抑的氣氛,即使是明媚的陽光,也無法驅除人們心頭的陰郁.不管是精靈還是人類,好像在這一刻都失去了生氣,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卻又不知道究竟在等待著什麼.

而在整個營地中,唯一不受任何影響的,依然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林立.一段永琱妙,仔細的品味其中所蘊含的深意,不過領悟這東西,不是坐在那里冥思苦索就能行的.林立舒展了一***體,看到帳篷外陽光明媚,便愜意的走出帳篷,在營地一邊漫步,一邊體會著那段話中的意味.

不知走了多久,突然一聲***,將林立從沉思中喚醒.這時,林立才發現,自己已經走了瑪法家族的營地,來到了精靈營地中的一個地方.而剛才那聲***的來源,居然是面前不遠趴俯著的一頭月刃豹.

月刃豹雖然難得一見,不過林立還是有所了解的.據這月刃豹天生擁有二十級的實力,並且精通自然魔法,當身處月光之下的時候,實力更是會得到極大的提升,因此被稱為月光下的精靈.

這是一頭剛剛成年的月刃豹,按正是活力鼎盛的時期,只不過此時的它似乎是有些麻煩.身上傷痕遍布,狼狽的樣子就不了,而且林立一眼就看出了,這頭月刃豹身上,與那些精靈一樣,中了那種類似蝰蛇之毒的毒素.毒素正在消磨著月刃豹的生命力,即使是以月刃豹的實力,此時也只能是趴在那里等死.

看到這頭將死的月刃豹,林立的眼睛突然一亮,雖然自己認為自己是有化解蝰蛇之毒的把握了,但是這把握是來自于理論,還沒有結過任何的實驗來驗證.反正這頭月刃豹也快死了,不如拿它來做個實驗,看看自己研究的方向對不對.

林立來到月刃豹近前,蹲***,取出兩支藥劑.那頭月刃豹,似乎回到精靈營地時,已經耗盡了所有力氣,現在即使是一個生人蹲在面前,也無力做出任何的反應.

這樣更好,省得還要費力氣勸它喝藥,林立拔開一支藥劑瓶的塞子,頓時一股極其刺鼻的氣味散發出來.就連一直沒有動靜的月刃豹,也艱難的將頭扭向了一邊.

這種味道,對于經常出入險境的冒險者來,絕對不會感到陌生.因為在每一個冒險者的身上,都會准備幾支這樣的藥劑,以應付各種毒素的傷害.這種名為清毒藥劑的惡心藥劑,算得上是最為非常低級的一種藥劑,但是它的效果卻可以讓人無視它惡心的氣味.別看只是最低級的藥劑,但是清毒藥劑對于很多種毒素,都有著非常好的化解功效.再加上它的等級很低,價格自然也不高,絕對可以稱得上是物美價廉,冒險必備.

當然,指望一支最低級的清毒藥劑,來化解月刃豹身上的蝰蛇之毒,還遠遠不夠,即使這種蝰蛇之毒已經非常的稀薄.所以在化解蝰蛇之毒上,起著更為關鍵作用的,還是林立手中的另一支藥劑.

這一支藥劑,可就不是清毒藥劑那種低級貨色了,而是真正的大師級藥劑.這種潛能生命煥發藥劑的珍貴,不僅僅在于需要用到的大師級技藝,而且還需要幾種萬金難求的珍貴草藥.

藥劑師從來不在藥劑名上多花心思,所以只看這藥劑的名字,就知道藥劑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效果了.這支潛能生命煥發藥劑,就如名字一樣,擁有激發生命力的強大效果,就算處于垂死狀態的人服用了,也可以瞬間煥發新的生命,幾乎是達到起死回生的效果.

但是,這麼強悍的效果,這種藥劑卻僅僅只是大師級,是因為它的效果並非十全十美.這藥劑的效果雖然不像回光返照那麼悲劇,但是副作用卻還是很嚴重的.等到藥劑的效果消失之後,服用者會長時間處于虛弱狀態,甚至有可能會跌落等級.不過,怎麼也是利大于弊,如果連命都沒了,那等級再高不也是直接歸零嗎.

這兩種藥劑,其實真起來,並非是多少的難得.白菜價的清毒藥劑就不了,潛能生命煥發藥劑也不是那種有價無市的珍貴,但是當這兩種藥劑混合在一起所產生的效果,在整個安瑞爾世界,恐怕就只有林立自己才知道了,它們將會變成一種足以化解蝰蛇之毒的神奇藥劑.

其實蝰蛇之毒,純以毒性來,在所有毒素中並非出類拔萃.單拿出毒性,對于普通人也許還是致命的,但是對于實力強大的人來,卻遠沒有達到不治的程度.在這個世界,比蝰蛇之毒的毒性強大的毒素還有很多,有的毒素會讓中毒者瞬化為血水,有的毒素會讓中毒者直接靈魂泯滅.

但是,為什麼蝰蛇之毒,就連光明神殿的教宗,也身受其害而無力驅除.這正是因為,蝰蛇之毒的另一個難纏的特性,那就是極高的隱蔽性.不管是驅除還是化解,你得要找到這種毒素,才能針對它施用手段,如果連毒素都找不到,那就是再強大的實力,再好的解毒劑,也根本無能為力.正是這種極高的隱蔽性,就連光明神殿教宗過這麼厲害的人物,都只能任由蝰蛇之毒蠶食身體.

所以,想要化解蝰蛇之毒,首先要做的不去解毒,而是找到這潛伏的毒素.蝰蛇之毒的毒性很簡單,就是吞噬中毒者的生命力,不斷的吞噬直到中毒者死亡.一般況下,這種吞噬的過程是非常隱蔽的,但是在潛能生命煥發藥劑的效果下,中毒全文字者的生命力會以爆發的形式突然增長.而蝰蛇之毒也會隨之加大對生命力的吞噬,這樣就會有瞬間暴露出來.當蝰蛇之毒暴露出來,那麼要解決它就簡單了,只需要一支最普通的清毒藥劑.

當然,在目前為止,這還只是林立研究出的理論,畢竟蝰蛇之毒不是那麼好找的,想做實驗也一直沒有機會.今天,這頭月刃豹自己送上門了,正好用來驗證一下林立的理論是否真的正確.

林立扳過月刃豹的腦袋,然後又粗暴的掰開月刃豹的嘴,根本無視它那可憐的眼神,直接將藥劑給它灌了下去.可憐的月刃豹,早已經被體內的毒素折騰的沒有一絲力氣,只能是恨恨的瞪著給自己灌藥的家伙,卻連吼聲都發不出來.

正在這個時候,一位精靈高層,正憂心重重的走了過來,抬眼卻恰好看到林立正在給月刃豹灌藥.這位精靈高層可急了,月刃豹在外人看來只是一種魔獸,但是對于精靈一族卻有著不同的意義.在精靈族中,月刃豹與獨角獸一樣,是擁有靈性的聖獸,只會成為最純潔的精靈的坐騎.而這一頭月刃豹,正是精靈公主艾露妮的坐騎.

這位精靈高層,可不是出來閑逛的,在這種時候除了守著幾位中毒的精靈,沒有誰有心去管別的事.不過,就在剛才,一直昏迷不醒的艾露妮公主,卻突然醒了過來,而且還自己的月光回來了.

月光自然就是這月刃豹的名字,昨天晚上的時候,如果不是這月刃豹拖住那頭恐怖的魔獸,恐怕這幾個精靈一個也別想回來.只是在那之後,艾露妮公主遲遲沒有等到月刃豹回來彙合,自己和同伴身上的傷勢又不能拖延,只好先行回來.

艾露妮公主的醒來,讓精靈長老和幾位高層又喜又怕,不知道這究竟是好現象,還是意味著回光返照.不過對于艾露妮公主的話,他們卻並不是很相信,不過艾露妮公主再三催促,也只好讓這位精靈高層出來看看.

沒想到的是,這位精靈高層在營地中找了一下,還真找到了月刃豹.只不過,讓他氣憤的是,居然看到那個可惡的人類,正在給月刃豹的嘴里灌著什麼.

月刃豹不只是艾露妮公主的坐騎,而且還是精靈一族中的聖獸,無論如何怎麼能吃一個人類喂的東西,而且那個人類還和肮髒的亡靈生物混在一起.

"住手,你在干什麼!"精靈高層再有風度,此時也難以抑制心中的憤怒了,一邊怒吼著,一邊快步跑上前去.

可是這個時候,林立已經把藥劑給月刃豹灌了下去,把那大腦袋往地上一丟,站起身來拍了拍手.自己的理論是否正確,就看這頭月刃豹接下來的反應了,林立到沒什麼愧疚的,反正這家伙已經中了蝰蛇之毒,不給自己做實驗也是個死.

"你……你到底給它吃了什麼,精靈族的聖獸是你們人類能夠觸摸的嗎,居然還給它喂東西,如果月光出了什麼問題,不管你是誰,必將為此付出代價."精靈高層怒不可遏的指著林立叫道.

然而,林立卻根本沒有任何回應,眉頭都不皺一下,看也不看那位精靈高層,隨手把藥劑瓶收回戒指,慢慢悠悠的揚長而去.

"你!你給我……"精靈高層有心追上去,可是扭頭看了看無精打采的月刃豹,權衡片刻也只能恨恨的一甩手,轉身心的查看月刃豹,希望能看出那個人類究竟給它吃了什麼.

可惜,精靈高層只是隱隱聞到一點刺鼻的氣味,卻根本找不到任何痕跡,來得知月刃豹吃了些什麼.無奈之下,他只好對月刃豹了幾個音節,帶著月刃豹向艾露妮公主的帳篷走去.

帳篷中,剛剛醒過來的艾露妮公主,已經再次體力不支昏迷過去.一向處變不驚的精靈長老,此時臉上憂慮的神顯露無遺,其他幾位精靈高層更是面帶頹色,似乎對未來已經失去了希望.

那位精靈高層,帶著月刃豹走入帳篷,一進來就忿忿的對長老道:"尊敬的長老,月光的確回來了,不過剛才我去領它的時候,竟然看到那個和肮髒的亡靈生物混在一起的人類魔法師,正在給月光喂什麼東西."

"什麼!這個卑劣的人類,怎麼能夠做出這種事!"不等精靈長老話,其他幾位精靈高層已經憤怒的叫罵起來了.

"長老,月光是我們精靈族的聖獸,那個人類和肮髒的亡靈生物是同伴,不定給月光喂了什麼汙穢的東西.我們不能再這麼容忍他了."精靈高層咬牙切齒的道,這種表在精靈臉上可不常見到,如果不是憎恨到一定程度,精靈總是會先注意自己的優雅風度.

"咦!"

然而對于幾位高層的話,長老並沒有做出回應,反而注視著趴在艾露妮公主身邊的月刃豹,忽然發出了有些驚奇的聲音.

見長老在關注月刃豹,幾位精靈高層也將注意力轉到了月刃豹的身上,只不過這一看卻是心里更加沉重.因為他們都看得出來,這只月刃豹的身上,顯然和艾露妮公主一樣,中了那種不知名的毒素.

以月刃豹的強悍,也無法抵擋這種歹毒的毒素,那麼艾露妮公主和其他中毒的精靈,恐怕真的是很難出現奇跡了.這一刻,絕望湧上每一位精靈高層的心頭,艾露妮公主死去的時候,也就是奎爾丹納家族的災難之日了吧.

可是,精靈長老的表,卻是與幾個精靈高層不同.他站起身來到月刃豹身邊,伸出手撫在月刃豹的身上,閉上雙眼感應了片刻,有些難以置信的扭頭對幾位高層道:"月光身上的毒素,似乎正在消退!"

"什麼!"幾位精靈高層頓時緊張了起來,既然月刃豹身上的毒素正在消退,那明這種莫名的毒素是可以化解的.而現在的問題就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月刃豹身上的毒素得到化解的呢.




上篇:第七百一十六章 蝰蛇之毒     下篇:第七百一十八章 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