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七百三十章 翡翠化身再現  
   
第七百三十章 翡翠化身再現

第七百三十章 翡翠化身再現



更何況,眾人所要面對的,並不僅僅是實力直逼聖域的綠龍之王,還有周圍那些虎視眈眈的眾多綠龍.在剛才的戰斗中,眾人已經領教了綠龍的強悍,如果不是黃昏之塔一方率先打開局面,誰也不知道最後的結果會是如何.此時的形"對于眾人來"無異于身處絕境,而且沒有一絲絕處逢生的機會.一時之間,在所有人的心里,包括為自己剛,剛的戰果有些欣喜的林立,絕望之已經無法抑制.

蘭迪長老是眾人中實力最強的傳奇德魯依,可是剛才變身銀色巨龍時,所感覺到的來自龍之王者的威勢,讓他直到現在手指還在微微顫抖.他沒有再去想如果破解此時的絕境,因為面對絕對的力量,任何的策略都無濟于事,除非現在能夠有一位聖域強者出現,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現在的蘭迪長老,心中只有絕望和後悔"而最後悔的,就是將艾露妮公主帶入了這絕境之中.如果可以,他甯願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艾露妮公主安然脫離險境,可是現在即使這樣的願望也根本沒有實現的可能.

這是真正的絕境,面對如此強大的敵人"任何的努力和掙紮都是徒勞的.蘭迪長老一直以為,憑著自己的實力"即使遇到再大的危險"也能夠護得艾露妮公主的安全.可是現在看來,自己當初的想法實在太過可笑了.如果不是有那個人類魔法師,艾露妮公主之前中毒的時候,自己可能就只有眼睜睜看著她死去.現在,面前的綠龍之王,讓自己再次體會到了自己的無能"再次讓自己品嘗到了絕望,而這一次自己又找誰來幫助呢?沒有"奇跡不會出現兩次.

蘭迪長老現在終于明白,為自己能夠成為翡翠議會的第八長老,卻無法成為哥哥一樣的賢者.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強大的實力,而是因為在自己的心里,始終是將家族放在前邊,而不是整個精靈一族.如果這次進入海加山脈尋找聖物,能夠事先與七位賢者商談"哪怕有一位賢者帶領,也不會是現在這個局面.可是,現在想這些,還有什麼用處嗎,後悔永遠是在無法挽回的時候.

在場的眾位傳奇強者,並不只是蘭迪長老在絕望中胡思亂想,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心思,因為除了這些"他們做不了任何事.

然而一個人的神態,卻是與眾人有所不同,盡管在綠龍之王出現時,他同樣感到了絕望.可是現在,他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縷釋然,這個人就是瑪法家族的塞恩.

塞恩的釋然,正是來自于對現在處境的絕望,因為他知道盡管自己這一方,擁有這麼多的傳奇強者,可是在綠龍之王面前,卻絕對沒有一個人能夠幸免.沒有人能夠幸免"這就是塞恩感到釋然的原因,沒有人能夠幸免,意味著盡管自己無法活著走出去,而黑暗之刃的三位傳奇首領同樣也只能命喪于此.

塞恩執著于不朽之王的寶藏,正是因為感覺到了黑暗之刃的威脅,希望能夠從不朽之王的寶藏中,找到平衡兩家勢力的依仗,甚至于超越黑暗之刃.然而,從黑暗之刃出現後"這個希望就變得越來越渺茫,可是為了那一線希望,他又不得不繼續走下去.

即使成功的找到不朽之王的寶藏"塞恩也不敢肯定,自己真的能夠獲得足以抗衡黑暗之刃的力量.可是現在"也許現在才是最好的結局,兩家同時失去傳奇強者,實力的天枰重新回到平衡點.

也許"瑪法家族的發展,會就此陷入一段時期的低谷,可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赫頓還在,瑪法家族還有崛起的機會.而黑暗之刃,博格那個老家伙,一定在後悔讓自己的兒子斯蒂凡參與這次冒險吧.嗯到這里,身處絕境中的塞恩,嘴角甚至蒂出了一縷微笑.

對于斯蒂凡剛才表現出的實力,身為傳奇法師的塞恩,又如何會不知道呢.看到斯蒂凡施展出帶著規則特質的魔法,塞恩又如何會不心驚呢"可是現在天才又如何,死掉的天才還是天才嗎?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去想自己如何活下去,如何在這絕境中尋找到那一線生機了,因為一切都沒有任何意義.據在人將死的時候,曾經有過的回憶,都會無比清晰的在腦海中飛快掠過.他們能做的,就是等待著暴怒的綠龍之王動手,而在這之前則是無盡的回憶和後悔.

如果自己在這里死了,會不會回去原來的世界呢?林立同樣也有些絕望.曾經面對過黑暗之主,面對過元素巨龍投影"面對過泰坦英靈,他都沒有放棄過斗爭.可是現在,他真的一時間找不到出路,什麼藥劑,什麼煉金法陣,所有能想到的辦法,全部在腦海中過了一遍"可是得到的答案卻仍然是無解.

實力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即使林立手中還有星辰碎片這樣的神器,可是自身的實力卻根本不足以將星辰碎片的威力發揮出來.

然而,就在林立腦中念頭急轉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手指上傳來異動.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元素幼龍花已經從夢幻花園中鑽了出來"並迎著那綠龍之王飛了過去.

林立頓時心中一緊,後悔自己沒有多費些事,在夢幻花園上加上禁錮的手段.元素幼龍雖然來曆非常了得,可是畢竟出生才不久"現在也只不過才十五級的實力而已.如果換在別的地方"也許十五級已經是相當了不得的等級了,但是現在是什麼地方,對面的綠龍之王擁有的可是接近聖域的實力.

在綠龍之王那強大的龍威之下,即便是傳奇強者也是勉力支撐"想要動一動都感覺非常困難.就算元素幼龍來頭不,還將自己當成親人,有了精神上的聯系,只怕也無法抵擋這恐怖的龍威.

這不是一點兩點的差距,而是高達十級的差距"就如同天與地的差距,不是憑著什麼無窮無盡的魔力可以抹平的.林立心里已經忘卻了絕望,取而代之更〕新а}的則是萬分的焦急,甚至恨不得立刻沖上去,把那家伙抓回來狠揍一頓.

***,自己為了和這東西建立親密的關系,費了多大的力量"吃了多大的苦"還指望著養棵大樹以後給自己遮涼呢.這下可好,不定那綠龍之王打個噴嚏,自己的辛苦就立時化為烏有了.

林立甚至都有些懷疑,綠龍之王能不能看到那好像蚊蟲一樣的元素幼龍.要知道"元素幼龍的體型就算是和人類相比"也只有巴掌大而已"不定綠龍之王吸一口氣"那元素幼龍都能從鼻孔被吸進去.

可是,就在林立焦急萬分"甚至想要不顧一切上去把元素幼龍抓回來的時候.他那剛剛要有所動作的身體卻突然僵住了,只知道呆呆的看著眼前,那正在發生的讓人錯愕的一幕.

元素幼龍那極其渺的身形,迎著綠龍之王飛去,如同一粒微塵,身體上散發出淡淡的龍威"在那龐雜的龍威中卻又顯得那麼突兀清晰.

林立想象中的畫面並沒有出現,綠龍之王不但沒有打噴建,反而在元素幼龍飛近的時候,漸漸的收斂起了自己的龍威.很明顯,綠龍之王的視力非常好,只是智力現在似乎出現了一些問題.

天空中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無比詭異的一幕,那身軀龐大的綠龍之王"剛剛還氣勢驚人一付暴怒的樣子,現在卻好像溫順的狗看到了主人一般"低下了碩大的頭顱.而在綠龍之王的面前"就連眾傳奇強者都要仔細察看,才能看到的元素幼龍"完全不以自己瘦可愛的身形為意,沖著綠龍之王滑稽的張牙舞爪的咆哮著.

沒錯,就是滑稽"看到這一幕的眾人"甚至忘記自己身處絕境,忘記了自己剛才的絕望,心里甚至有了想笑的沖動.

只不過,那元素幼龍的咆哮聲,雖然在眾人聽來滑稽萬分,可是對面的綠龍之王卻顯出一付絲毫不敢違抗的架勢.而那些剛剛圍在眾人周圍的綠龍,也好像看到了極其可怕的存在,不但放開了對眾人的包圍,甚至還逃到了綠龍之王的身後"目光怯怯的看向對面那瘦的元素幼龍.

看著眼前滑稽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那個瘦的身影究竟是什麼來曆,為什麼會讓實力直逼聖域的綠龍之王表現出如此恭敬的態度.每個人都能夠感覺得到,那東西的實力不會超過十五級,可是偏偏就是這麼一個實力根本上不了台面的東西,竟然能夠讓綠龍之王向其低頭.

但是他們又知道一件事,不管那東西是什麼,它的主人就在自己的身邊"那位來自黃昏之塔的年輕傳奇法師.

眾人不得不再次重新審視林立,這位年輕的傳奇法師身上,究竟還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面對安瑞爾大陸幾乎無解的蝰蛇之毒,他卻無比輕松的將其化解了.面對成群綠龍的圍攻,他卻以身犯險"出奇招用吸血鬼率先打開局面.面對實力直逼聖域的綠龍之王,所有人都以為在劫難逃,可偏偏又是他,放出一個不明來路的東西,竟然貌似馴服子綠龍之王.

可怕,這今年輕的傳奇法師,實在是太可怕了.如果那東西真的馴服了綠龍之王"那麼會不會讓綠龍之王向自己等人出手呢.要知道,現在已經基本確定了,不管是精靈族的聖器,還是不朽之王的寶藏,就在這龍xue中的某處,換成是自己,恐怕也會選擇獨得這所有的一切吧.

不過,此時的林立,哪里顧得上去管別人想些什麼,全付精神都在緊張的關注著,那正在向綠龍之王耀武揚威的元素幼龍.

而在關注了許久之後,林立突然發現在元素幼龍的頭頂上,似乎浮現出一片陰影.那片陰影很淡也很模糊,甚至讓人看不出究竟是什麼,但是那散發出的氣息,卻讓林立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那是,元素巨龍投影!林立忽然想起山谷中那場讓自己痛苦萬分的戰斗,而那給自己帶來穿心之痛的對手的氣息,自己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的.在那個時候,林立就有過懷疑,懷疑元素巨龍投影來自于四大守護巨龍之一的夢境之龍.

現在看來,這個猜測似乎並不離譜,林立心中頓時明白了,難怪元素幼龍可以無視等級的差距"令強大的綠龍之王向它低下頭顱,原因就在于這夢境之龍的投影.夢境之龍那是什麼樣的存在"那可是四大守護巨龍之一,即使在遠古巨龍中也是最為尊貴的.而現在,綠龍之王雖然是綠龍中的王者,可畢竟也只是遠古巨龍的後裔,哪怕只是一絲夢境之龍的投影,其意志也絕對不是它能夠違逆的.

這與實力無關,而是來自于血脈之中,天生的對于上位者的敬畏,就如同一個世代傳承的血脈詛咒.沒有誰能夠無視它的影響,除非誰舍去自己擁有的血脈,但是這同樣是絕對不可能做到的.

盡管想通了這些,可是林立還是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原本以為山谷中的那一戰之後,夢境之龍的投影融入了元素幼龍的身體,應該已經完全變成了靈魂烙印,不複存在了.可是現在看來,這一絲夢境之龍的投影"生命力竟然如此頑強.既沒有變成魔力被元素幼龍消化掉"也沒有變成靈魂烙印被元素幼龍融入靈魂之中,而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于元素幼龍的體內.

林立也不知道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至少看目前的形勢"這夢境之龍的投影壓服了實力接近聖域的綠龍之王,算是替自己解決了一樁無法可解的難題.但是他心里的擔憂並沒有減少"不知道這夢境之龍投影的存在,對于元素幼龍以後的成長會不會有什麼影響.也不知道現在眼前正在咆哮綠龍之王的,究竟是元素幼龍花還是夢境之龍的投影.!.




上篇:第七百二十九章 綠龍之王     下篇:第七百三十一章 傳送法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