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七百八十九章 戰火中的高塔  
   
第七百八十九章 戰火中的高塔

第七百八十九章 戰火中的高塔



看了看周圍不斷爆發的虛空風暴,似乎對于自己完全沒有一點影響,林立也就不再多想,直接在傳送力量籠罩的空間中坐了下來,拿出那顆巨大的魔晶,全力恢複自己在天空之城消耗的力量.

看著手中巨大的魔晶,林立輕歎了一口氣,可惜自己沒有控制天空之城的實力,否則哪還輪到那幽魂搞風搞雨.自己布置的魔紋崩潰後,那幽魂也將真正覺醒,現在的天空之城"想必是已經成了亡靈的世界.

毫無疑問,今後那天空之城的主人,不是自己這個掌握了控制核心的人,而是那突然冒出的幽魂.盡管那幽魂的手中"沒有控制天空之城的這顆魔晶,便是憑借著強大的實力,以及那依托于征服魔紋的通靈陣型,掌握天空之城並非不可能的事.

大領主奧斯瑞克,果然是布了一步好棋"難怪他當初會,即便是死亡降臨,也有重新複活的能力.媽的,既然你搶了老子的天空之城,那麼老子什麼以後也要去挖了你的墳!林立心里恨恨的想道.

至于這座天空之城,林立心里很半楚,以後自己想要真正掌握天空之城"就只有擊敗那強大的幽魂,以及那高達二十七級的亡靈天國.

但是,只要想一想,就知道這究竟有多困難了.那幽魂本身就已經擁有無限接近聖域的實力,又有亡靈魔法領域的終極形態亡靈天國輔助,還有變態至極的通靈陣列不斷增強他和亡靈天國的力量.

頭痛啊,還是先把自己的實力搞上去吧"原以為二十二級頂峰的實力不錯了,可是現在看來根本不夠瞧啊.既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離開這里"那就干脆當成是一次閉關好了.林立恢複了魔力之後,直接拿出了永琱妙"對照自己在七界螺旋中的感悟,心無旁鹜的閱讀起來.

林立沒有收起那顆天空之城的核心魔晶,而且還把死亡的永睅虩堣]放了出來.感受到濃郁無比的魔力,元素幼龍根本不等林立的吩咐,直接從夢幻花園中沖了出來,圍著魔晶和樹種沒心沒肺的歡鳴著.

其實對于林立來,這傳送法陣出的問題正是時候"此時他最需要的就是安靜的思考"融合自己在天空之城中的種種收獲.如果當初,他和塞恩等人一同回去,如此巨大的收獲之下,恐怕各種各樣的應酬是少不了的.然後還要談關于今後合作的種種事宜,很難真正的靜下來,仔細認真的學習和研究.而那些感悟,也將隨著繁雜的事"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變得淡化.

所以對于自己被困在這里"林立並沒有放在心上,也不急于去考慮如何出去,而是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學習融合上邊.七界螺旋中的感悟,無盡迷宮中的感悟,結合著永琱妙悀亢皝p斯科的經驗,每一絲的收獲對于林立來"都無異于向著聖域境界邁出一大步.甚至還有那些魔法書中,看起來比較基礎的魔法理論"同樣讓林立受益匪淺.

時空亂流中沒有時間的概念,而林立沉迷于魔法知識中,也根本沒有閑工夫去計算,自己究竟被困在其中多少時日.他只知道,通過這段時間的閉關"自己的實力正以極快的速度"大步的向著聖域境界這個目標邁進著……

龍穴深處,古老的傳送法陣前,諾菲勒和烏伊法魯西,依然堅定的守望在那里"日複一日.誰也沒有離開的念頭,心中堅信終有一天,主人會從那傳送法陣中踏出,重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猛然間,傳送法陣傳來一絲異動"諾菲勒和烏伊法魯西,頓時睜大了眼睛"緊緊的盯著傳送法陣"同時也做出了戒備的架勢.盡管他們希望那里走出來的,是自己等待已久的主人"但是也不能否定,天空之城的那個恐怖存在,也極有可能借傳送法陣侵入這里.

傳送法陣中,光芒亮起,並漸漸的變得耀眼,遮擋了一切,其中隱隱約約顯露出一個模糊的人影.感喜到那熟悉的氣息,諾菲勒和烏伊法魯西頓時難掩心中的激動,連忙沖到傳送法陣近前.在他們心里,只要是主人"不管主人變成了什麼"都依然是自己的主人.

"主人,您回來了!"諾菲勒和烏伊法魯西激動的高聲喊道.

傳送法陣中光芒淡去,面帶微笑的林立緩步走了下來,看了看兩個亡靈仆從,問道:"塞恩和精靈們都走了嗎"我在里面多少時間了?"

"主人,從我們出來,到現在已經過去半年多了."烏伊法魯西連忙回答.

"已經半年了嗎,難得你們還等在這里",林立點了點頭,心里明白兩個亡靈仆從等在這里,並不僅僅是因為契約的關系,眼中隱隱透出贊許的目光,道:"走吧,我們該回去了."

知道已經過去了半年時間"林立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黃昏之塔去,看看這半年時間中,沒有自己的黃昏之塔究竟發展到了什麼水平.

林立帶著兩個亡靈仆從,直接施展飛行術,離開海加山脈,往多蘭德的方向飛去.一路上雖然引起不少強大魔獸的注意,但是林立他們飛行的速度太快了,還沒等那些魔獸反應過來,人已經消失在了遙遠的天際.

來海加山脈的時候,林立是先去亞米尼亞城,與瑪法家族的塞恩彙合,然後一路跋涉"用了不少時間.但是回去的時候,林立可以是歸心似箭吧,直接黃昏之塔的方向,中途毫不停留,只用了半天的時間,就已經進入了多蘭德的地界.

然而"還沒有看到黃昏之塔,林立便已經聽到了前方,傳來一聲聲巨大的轟鳴聲,甚至還感覺到了十方皆殺陣列的氣息.黃昏之塔遭到攻擊了?林立猛然加速向前沖去……

此時的黃昏之塔前,正在進行著一場激烈的戰斗,地面上到處是鮮血,有已經發黑,有的則像是剛剛留下不久的.一具具尸體倒臥在血泊中,有得四分五裂"有的被火燒焦了有的則還掛著冰磕,很少能看到一具完整的尸體.

盡管現在的黃昏之塔,並沒有展開十方皆殺陣列,但是在空氣中,仍然還殘留著這個由林立親手設計威力霸道無比的十方皆殺陣列的氣息.

即使林立這個傳奇級會長不在,即使黃昏之塔沒有傳奇強者的坐鎮,以黃昏之塔的實力,放眼整個輕風平原,也少有哪個勢力敢于冒犯,更不用逼得黃昏之塔動用十方皆殺陣列.輕風平原那麼多勢力中,夠資格讓黃昏之塔動用十方皆殺陣列的,除了法蘭王國的軍隊恐怕也就只有黑暗之刃和瑪法家族有這個實力了.

而此時攻擊黃昏之塔的,正是在七界螺旋中與林立徹底撕破臉"提前離開的黑暗之刃的隊伍.雖然他們失去了一位傳奇級的首領"但是整體的戰力卻並沒有受到多少影響,表現出的實力依然是凶狠強悍.

可惜的是,黃昏之塔正在使用的魔力源泉,還是當初那顆傳奇級的沙羅曼蛇魔晶,無法支持十方皆殺陣列開啟太久否則黑暗之刃根本不會有一絲機會走近黃昏之塔.畢竟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不知道自己的會長大人有多麼豐厚的身家"又怎麼舍得讓這樣一顆珍貴的傳奇魔晶就此報廢.

不過,林立不在的這段時間,黃昏之塔的發展並沒有停滯下來.那些黃昏之塔的魔法師,表現出來的實力相當不錯,即使是面對比自己強的敵人也不見絲毫慌張,應付得有條不紊.黃昏之塔上邊,林立曾經預留的炮台,已經安裝了十門魔晶大炮"有的炮口正在緩緩的積蓄著魔力准備對敵人轟出致命的攻擊.

在戰場當中,抵擋黑暗之刃的,除了黃昏之塔的魔法師之外還有幾個瑪法家族的魔法師.雖然人數並不多"但是看他們手中的暗月法杖和身上的法羅長袍很顯然是瑪法家族中的精英.

在黑暗之刃一方,半空中漂浮著一個老者,正在不斷的指揮著下邊的人向黃昏之塔發起攻擊.那須發皆白"面目扭曲的老者,渾身散發著一股凌厲的氣息,赫然就是黑暗之刃的傳奇法師博格.

或許是因為喪子之痛,現在的博格早沒了當初獨入瑪法營地,邀請老對頭塞恩合作時的風采.此時在他的臉上"只有無窮的怨恨和瘋狂,似乎為了給兒子斯蒂凡報仇,就算是把黑暗之刃的家底全部打掉也再所不惜.

不知道博格用什麼方法鼓動著手下,黑暗之刃一方的眾人,不管是魔法師還是戰士,一個個都顯得悍不畏死"甚至連同歸于盡的招術都用了出來.

整個戰場喊殺聲震天,斗氣與魔法的光芒交相輝映,咆哮聲,慘叫聲,爆炸聲響成一片.面對黑暗之刃極盡瘋狂的攻擊,黃昏之塔和瑪法家族的魔法師雖然在拼命抵抗"但仍然應付的相當被動.

"繼續攻擊,沖進去,他們已經無力抵抗了,殺光他們!"博格揮動著法杖,嗓音淒厲的咆哮著.既然已經無法親手殺掉仇人,那就讓整個黃昏之塔,來為自己的兒子陪葬吧!

下方戰場上,黑暗之刃的另一位首領,傳奇劍聖巴爾德拉,身上籠罩著渾厚的斗氣光芒,手中揮舞著雙刃大劍"正與一具高大的煉金巨像一招招毫無花母的硬拼著.

也幸虧沒有傳奇強者坐鎮的黃昏之塔,還有兩具林立從巨龍山脈帶回來的煉金巨像,否則僅僅是傳奇劍聖巴爾德拉,就足以給黃昏之塔帶來無法承受的巨大損失.不過,即便是這樣,就在他們這戰團的不遠處,地面上已經癱瘓著一具已經被拆得七零八散的煉金巨像了.而操縱那具煉金巨像的魔法師,更是被巴爾德拉斬成了兩段.

正在與巴爾德拉拼斗的這具煉金巨像,也已經有一條手臂無法使用,身上還是遍布深深的劍痕.

如果不是兩個瑪法家族的魔法師,在一旁幫著牽制,恐怕這具煉金巨像也支撐不了多久.

這就是有傳奇強者坐鎮,和沒有傳奇強者坐鎮的區別,傳奇級的戰力,不是依靠外力能夠彌補的.盡管那煉金巨像的力量,也相當于傳奇級別"可是操縱的人卻沒有那種對傳奇力量的感悟,最多也只能發揮出接近傳奇級別的力量.

黃昏之塔上,幾門魔晶大炮已經充滿了能量,可是面對下邊的戰場,卻遲遲無法發射.黑暗之刃的人,和黃昏之塔的人全部都混在了一些,不管魔晶大炮的威力有多大,在這種時候也全沒了用處,因為沒有人願意承擔傷害自己人的後果.

黑暗之刃不愧是輕風平原第一盜賊團,盡管已經很久不做無本生意了,但是這些手下打出了凶性後,一個個都露了亡命之徒的本色.原本黑暗之刃就人數眾多,此時一個個又都不要命似的步步緊逼,黃昏之塔與瑪法家族的魔法師們,也只能一步步的向後退卻.

"媽的,你們別得意,等費雷那個臭子回來,一定讓你們血債血償!喂"放開我,老子跟他們拼了."葛瑞安挎著一條胳膊,右手握著法杖"卻被兩個黃昏之塔的法師架起,雙腳離地,往塔中走去.

加文苦笑著搖了搖頭,轉回身面向步步進逼的黑暗之刃那邊,抬頭看了眼飄浮在半空中的博格.打了這麼久,雙方都有傷亡,但是借助黃昏之塔的力量,黑暗之刃的傷亡明顯要大得多.按道理"一般的勢力如果有這麼大的損失,早就應該知難而退.可是,那個博格難道真的瘋了嗎,居然完全不顧及手下的生死,不在乎黑暗之刃的存亡.

"你們的會長已經不可能回來了,他已經變成了肮髒的亡靈!而你們,也一個都逃不掉!今天,我要讓黃昏之塔徹底從輕風平原除名!"博格著將法杖一揮,又一支黑暗之刃的生力軍沖入戰場.




上篇:第七百八十八章 時空亂流     下篇:第七百九十章 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