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八百零一章 達利安  
   
第八百零一章 達利安

第八百零一章 達利安



"諾森,我看你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了吧,這種話你也得出口,你怎麼不讓你那位得意弟子去做前哨."安度因心里的怒火一下子騰了起來.

諾森也是毫不示弱,仰起頭看著安度因,道:"安度因,你不要胡攪蠻纏,我提這個建議是有理由的.奧斯瑞克是不朽之王的弟子,他的陵墓和天空之城必然有相似之處,進入過天空之城的費雷,是做前哨的最好人選."

"相似,你***也是相似,相似和相同是一樣的嗎!你他媽不就是眼饞費雷的黃昏之塔,想讓自己的蠢貨學生去接手嗎!"安度因完全忽略了梅格爾德的存在,對著諾森破口大罵.

"你可以不同意我的意見,但是不能侮辱我的人格,你以為我真怕了你嗎!"諾森被罵得也臉色微,站起身指著安度因怒斥道.

安度因伸手chou出法杖,冷笑著道:"好啊,老子早就想教訓教訓你了."

"你們鬧夠了沒有!"梅格爾德沉聲斥道.

隨著梅格爾德的一聲喝斥,一股龐大的魔力波動猛然間爆出來,頓時讓會議廳中的所有人呼吸都為之一窒.安度因和諾森,也都不話了,只是額角青筋隆起,身體微微有些顫抖,似乎正在承受著難以抵擋的龐大壓力.

林立雖然為那無比龐大的魔力波動有些心驚,但是卻並沒有感到壓迫,顯然梅格爾德只是在針對安度因和諾森兩人.不過,林立敏銳的察覺到,在這看似公平的壓制之下,安度因明顯支撐得要更辛苦幾分.

"好了,看來你們今天也沒有辦法安靜下來了.這幾幅地圖,自己拿回去看看吧,我希望明天,你們能夠把心用在這上邊."片刻之後,梅格爾德終于將魔力波動一斂,把幾個卷軸放在桌上,不給眾人話的機會,起身離開了會議廳.

那龐大的壓迫力猛然消失,安度因和諾森身上也為之一輕,各自跌坐回自己的坐位,微微有些氣喘的瞪著對方.這就是聖域和傳奇的差距,就如同天與地的差距,盡管兩人都擁有二十三級的實力,可是在聖域面前卻依然是沒有絲毫抵抗之力.

片刻的休息後,諾森先站起身,恨恨的瞪了一眼安度因,拿了一幅地圖,腳步有些虛浮的離開了會議廳.

"***!"見諾森都已經走了,安度因也扶著桌子站了起來,可是想要邁開腳步卻仍然有些吃力.

制定探索計劃的會議暫時中止,林立和安度因在麥德林的帶領下,回到了奧蘭納魔法工會安排的房間中.麥德林離開後,林立和安度因相對而坐,桌面上鋪著一幅奧斯瑞克陵墓的地圖

"您能不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最高議會怎麼突然對奧斯瑞克的陵墓這麼感興趣."林立此時心里多少有些郁悶,這並不是因為梅格爾德和諾森的針對,而是最高議會的強勢介入,意味著奧斯瑞克陵墓中的東西,將有很大一部分成為他人的囊中之物,這種感覺換成任何人都不會覺得好受.

"突然?這可一點也不突然,早在很多年以前,最高議會就已經掌握了奧斯瑞克陵墓的線索,這些年來一直都沒有停止研究.當然,也多虧了你的那兩張地圖,否則我們的研究現在還陷在停滯中呢."安度因一付果然沒看錯人的表,那兩張地圖的出現,可是讓他在最高議會中大大的露了一臉.如果不是仲裁者梅格爾德是諾森的導師,不定就因為這個,他已經坐上了第三位仲裁者的位置.

不過,安度因的回答,並沒有釋去林立心中的全部疑問,反而更多了幾分好奇:"不朽之王的寶藏,還有天空之城,這些我相信瞞不過最高議會吧.如果最高議會當初也要加入,恐怕就連精靈一方都未必能直拒絕.最高議會連不朽之王的寶藏都不放在眼中,為什麼卻對奧斯瑞克的陵墓如此用心呢?"

安度因看了看滿臉好奇的林立,並沒有詢問有關天空之城的事,而是突然笑了起來,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三方勢力探索那座天空之城,雖然各自都有一定的收獲,但是也絕對非常有限,和你們想象中的不朽之王的寶藏不相符吧."

"您怎麼……"林立愣了一下,但很快想到了一個可能,驚訝的道:"難道,最高議會已經知道了,奧斯瑞克搬空了天空之城!"

林立等三方勢力,探索不朽之王的寶藏,其實現在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更不可能瞞過最高議會.不過,對于三方各自的收獲,就只有他們當事人自己清楚,不是一般人能夠打聽出來的了.安度因一口出他們的收獲有限,最大的可能就是出自最高議會對奧斯瑞克的研究了.

"最高議會研究奧斯瑞克這麼多年,可不是一點收獲都沒有.雖然被搬空的天空之城,仍然具有非常巨大的價值,但是就連奧斯瑞克都無法駕馭,最高議會又何必在上邊多耗費精力呢."雖然話是這麼,但是安度因的神色中卻帶著幾分遺憾,似乎是為自己不能親眼看到真正的天空之城而遺憾,也為那唯一完整存在的天空之城無人能夠駕馭而遺憾.

"難怪最高議會只盯著奧斯瑞克的陵墓,原來是早就知道,這才是安瑞爾大陸真正的最大寶藏."林立無奈的嘟囔了一句.

不過對林立來,即使是早就知道這個信息,天空之城也是必須要去的.因為那里有星辰碎片雷霆,其它東西他都可以不在乎,但雷霆是必須要拿到手的.更何況,他在天空之城的收獲,並不僅僅是星辰碎片雷霆,還有那顆控制整個天空之城的控制魔晶.

聽到林立的嘟囔,安度因卻是笑著搖了搖頭,道:"雖然奧斯瑞克的陵墓,現在看來的確是最大的寶藏,不過最高議會籌劃這次探索行動,卻並不是為了其中埋藏的巨大財富."

林立眉頭一挑,連忙收回心中雜念,道:"難道,最高議會已經知道了里面收藏了什麼東西?"

安度因看了看桌上的地圖,輕輕的點了點頭:"你雖然不是最高議會的成員,但也是這次行動的參與者之一,所以現在我要告訴你一個驚人的秘密,即使是在最高議會中,也只有少數幾個人才知道的秘密."

"哦!"林立趕忙集中精神,兩眼看著安度因,等待著他口中出那個驚人的秘密.

"最高議會之所以籌劃這次探索行動,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根據我們的研究,在奧斯瑞克的陵墓中,埋藏著對于最高議會極其重要的東西.而我想的是,如果我們的研究方向沒錯的話,我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肯定,奧斯瑞克陵墓里藏著的,並不是什麼財富,而是一件武器,一件強得足以毀滅整個法蘭王國的武器……"

只是在出這個秘密之後,安度因的臉上卻同樣露出了幾分疑惑的神"不過,就連我自己都有些想象不出,究竟會是什麼樣的武器,居然可以摧毀整個法蘭王國……"

"見鬼……"林立聽到這里,心里頓時一緊,眼中閃過一縷深深憂慮.

可以摧毀整個法蘭王國的武器?那是什麼概念,要知道法蘭王國可不是什麼彈丸國,即使這些年國力有些衰弱,也還是安瑞爾大陸屈一指的強國.

但是林立也知道,這並非是沒有可能,因為在他的手中,已經掌握了奧斯瑞克建造的永睆第l,並且通過天空之城的經曆,對那位大領主的瘋狂也有了親身的感受.最高議會的研究方向,也許真的沒有錯,因為康納里斯曾經過,奧斯瑞克在死亡降臨之前,把永睆第l中一切能夠搬走的東西,全部都搬到了那個巨大的陵墓里面了,而永睆第l所缺少的武器,自然也應該在其中.

雖然一切都還只是猜測,但也不由得林立不擔憂.根據種種信息推測,他最關心的,七支星辰碎片中的最後一支,蘊含混沌規則的星辰碎片虛無,很可能就在奧斯瑞克的陵墓中.如果最高議會要找的東西,和星辰碎片虛無扯上關系,那對林立來可絕不是什麼好事.

林立曾經擁有過全部的星辰碎片和星辰之怒,所以對于星辰碎片的威力,體會也是最深的.雖然在七支星辰碎片中,虛無並不是力量最強大的一支,但是那就連毀滅之龍都會為之顫抖的威力,毀滅法蘭王國恐怕也不是沒有可能.雖然要揮虛無全部的力量,還少不了真正的星辰之怒,但是不朽之王能夠用魔力凝聚星辰之怒,奧斯瑞克即使做不到,也未必沒有其他的辦法,那可是一個絕對的瘋狂天才.

這一次探索奧斯瑞克的陵墓,林立可以不在乎那威力足以毀滅法蘭王國的強大武器,但對星辰碎片虛無卻是勢在必得.如果這兩者之間有什麼關聯,林立和最高議會間的爭奪就不可避免了,畢竟虛無對他來實在是太重要了.可是別忘了,那位仲裁者梅格爾德,至少是聖域級的實力,而林立這個二十三級的傳奇法師相比就不夠看了.

"這次最高議會參與奧斯瑞克陵墓的探索,難道就是為了那件威力強大的武器?現在已經不是黑暗年代了,他們要那麼強大的毀滅性武器做什麼!"林立的心思轉了幾轉,卻並沒有絲毫流露出來,安度因雖然是自己的老師,但更是最高議會的掌控者之一,自己所擔心的事出來,也只是讓安度因感到為難罷了.

"當然,這只是一個推測,畢竟我們手上的資料還是太少了,黑暗年代的那些珍貴文獻,大多都已經被戰火吞沒,就算我這個所謂的高等精靈權威,所能掘出來的,也只不過是當年的只片語.那件武器是否真的存在,誰也不敢肯定,而且我也希望我們的推測是錯誤的……"安度因無奈的搖了搖頭,臉上並沒有為自己的研究成果而露出絲毫的得意之色.

看著突然有些悲天憫人的安度因,林立卻只能沉默以待,因為他心里很清楚,安度因的期望恐怕是要落空了.林立不知道,那件威力恐怖的毀滅性武器是什麼形態,但是卻基本可以確定它的存在,唯一期望的就是那件武器不要和星辰碎片虛無扯上關系.

"這種東西最好永遠埋藏在地下,永遠也不要被掘出來,否則它給安瑞爾世界帶來的只能是一場災難.真是見鬼,一件武器就能毀滅法蘭王國,奧斯瑞克這個瘋子究竟還干過些什麼……"安度因嘟嘟囔囔地抱怨著,只可惜作為最高議會的十大掌控者之一,並沒有足夠的話語權影響最高議會的決議.

雖然從安度因口中,知道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信息,但是林立的心里卻更多了幾分擔憂.究竟要如何處理與最高議會的關系?如果星辰碎片虛無和最高議會要的東西有什麼關聯,自己又要怎麼應對?

"尊貴的客人,您的房間在……"

林立帶著滿腦子的問題,離開了安度因的房間,一邊走一邊埋頭思考著對策,突然聽到有人似乎在叫自己.于是他停下腳步,扭回頭看去,卻見一位中年魔法師正大張著嘴巴,雙眼瞪得仿佛牛眼一般看著自己.

"費……費雷,"達利安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年輕魔法師,這不是當初試煉時那個加洛斯來的鄉下子嗎!

達利安當然不會忘記眼前這個年輕的魔法師,因為他和那個該死的胖子葛瑞安一樣,來自加洛斯魔法工會,而且還因為一個仆從,把自己唯一的侄子馬德雷打得險些喪命.麥德林魔法師讓自己在這里等候,並叮囑一定要用心接待的尊貴客人,難道就是他!




上篇:第八百章 針鋒相對     下篇:第八百零二章 重回幽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