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八百零六 秘聞  
   
第八百零六 秘聞

第八百零六 秘聞



梅格爾德話這點時間,蒼穹高塔已經來到了那不朽之門的上空,塔基下銘刻的魔紋和煉金法陣,逐漸閃耀起明亮的光芒,形成一個淡淡的巨大光柱,將下面的空間籠罩了起來.隨著光柱的落下,已經沸騰的規則力量漸漸平息,但卻不是恢複,而是如同被凝固了一樣.而地面那裂縫中,巨大的黑色漩渦,這時運轉的也變得緩慢了許多,不像剛剛開啟是那些狂暴.

"你們可以出發了"梅格爾德道.

眾人齊聲答應了一聲,沒有再多什麼,轉身向蒼穹高塔外面走去.盡管除了林立之外,都是幾十上百歲的老頭子,但一個個臉上都隱隱透著些許興奮.畢竟奧斯瑞克在安瑞爾世界的曆史上,是僅次于不朽之王和格雷斯科的存在,能夠親身參與對他的陵墓的探索,對于任何一個人來,都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

"妻雷.",就在林立隨著眾人一同向外面走去的時候,身後卻突然傳來了梅格爾德的聲音.

不管之前發生過什麼,對于這位從黑暗年代走過來到神話般的人物,林立心里還是非常尊重的.他停下腳步,轉回身看向水晶球前的梅格爾德,問道:"您還有什麼吩咐嗎?",梅格爾德沒有回頭,目光仍然在注視著水晶球,淡淡的了一句:"進去後,心里面的幽靈."

林立愣了一下,又稍等了片刻,見梅格爾德再沒有什麼,只好了聲謝謝,一頭霧水的向外面走去.梅格爾德的這一句話,是好心的叮囑還是別有用心的暗示,可真是讓林立有些糊塗了.

這兩天的接觸"林立很明顯能感覺得到,這位最高議會的仲裁者"在很多事上都態明顯的偏向諾森.這其實也沒什麼話,畢竟諾森是梅格爾德的學生,即使是仲裁者也不可能真正做到絕對的公正.而這就讓林立搞不懂了,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梅格爾德不是提醒自己的學生諾森"卻特意把自己叫住,提醒這麼一句話呢.

如果是好意提醒,為什麼不把話得再稍稍明白一點,只是一句"心里面的幽靈",那幽靈究竟是指什麼,總不會是怨靈.林立走到外面,追上前邊的眾人,一同離開蒼穹高塔"直到來到那不朽之門的近前,也沒有想明白梅格爾德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從不朽之王到格雷斯科,再到大領主奧斯瑞克,現在又多了個梅格爾德,這些神話般的存在,想法果然很難讓人猜到.在應對這種問題上,林立也算是經驗豐富了,既然猜不透就干脆不去猜測好了.

站在巨大的大地裂縫前,看著裂縫中不斷旋轉的黑色漩渦,感受到那黑色漩渦所散發出的力量,林立心中暗暗吃驚.

那巨大的黑色漩渦,所散發出的力量,似乎已經超出了魔法的范疇,完全就是一個巨大的規則風暴,各種規則力量被一股更加強大不可抗拒好力量"不顧規則的特性強行拼湊在一起.規則與規則之間,充滿了各種沖突各種矛盾,各種娓則力量不斷的碰撞激發,所產生的力量一旦釋放出來,威力足以毀天滅地.而現在"竟然被強行留在這里,由此可見,華股力量有多麼的強大.

林立仰起頭"看了看上空的蒼穹高塔,也難怪最高議會連自己的總部都動用了"而且還由仲裁者親自操控,如果不是蒼穹高塔的鎮壓,光是這個黑色的漩渦,在場眾人就沒有一個能夠活著穿過去.

在大地裂縫的周圍,三位亡靈君主在開啟不朽之門後,已經完全脫力癱在了地上,就連他們眼眶中的靈魂之火,都顯得黯淡了許多.他們甚至拿不出一絲多余的力量,來修複自己身體上,之前被陌落的星辰砸出的累累傷痕.

然而,當林立隨著眾人來到不朽之門近前時,三位亡靈君主的目光掃過眾人後,在林立的身上猛然一頓,接著更是不顧靈魂之火的衰弱,和身體上的累累傷痕,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骸骨巨龍的一邊骨翼已經折斷,只能用另一邊骨翼支撐起沉重的身體,搖搖晃晃挺起身軀,在地上劃出一道道雜亂的深痕.巫妖王扶著布滿裂玟的法杖,身體如同垂幕老者不斷的顫抖著,仰起頭露出兜帽下遮擋的面目.骷髏君主在幾次試著站起失敗後,只能單膝跪在地上,竭力的挺直腰身,但是看向林立的眼眶中,那衰弱的靈魂之火卻在瘋狂的跳動著.

不過,片刻之後,三位亡靈君主便又恢複了半死不活的樣子,仿佛全身的力量都已被剛才的掙紮抽空,靈魂之火也如風中的燭火黯淡無光.這片刻的異動,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仲裁者梅格爾德和蒼穹高塔就在頭頂,誰也不會認為它們在這種況下,還能帶來什麼樣的變故.

盡管那黑色漩渦散發著毀滅一切的強大氣息,但眾人還是毫不猶豫的一個個踏入黑色漩渦,身影轉瞬間在漩渦中消失.林立同樣也沒有絲毫遲疑,一手提著太陽王權杖,邁步走入漩渦.

身體沉入黑色漩渦,林立立刻感覺到,周圍不斷傳來的巨大的擠壓撕扯之力,那正是各種規則力量不斷沖突爆發所產生的力量.如果不是有蒼穹高塔在上面鎮壓,林立可以肯定自己有再多底牌,恐怕也難以從這規則的風暴中脫身.

但是,即便有蒼穹高塔的鎮壓,讓規則風暴稍稍緩和了一些,林立此時的感覺也絕對稱不上好受.尤其是那些規則力量,還不斷的挑動著身體中的魔力,讓林立體內原本溫馴無比的魔力,不斷的發起暴動,仿佛要沖出身體重獲得自由.這個時候,林立終于體會到擁有無窮魔力的苦惱了,只能是調動全部的精神力,全力鎮壓暴動的魔力.

好在林立的精神力,經過邪眼暴君魔晶的不斷提升"以及天空之城控制魔晶的淬煉,已經遠遠超了過自己這個等級所應有的水平.雖然他現在的實力只有二十二級頂峰,但是精神力卻已經足以達到聖域強者的標准,那龐大的近乎無窮的魔力,在如此強大的精神力鎮壓下,根本來不及掀起什麼大浪就被重新馴服了.

不知過去了多久,林立突然感覺到眼前一亮"接著身體下落的速也陡然提升,嚇得他連忙施放了一個飛行術穩住身形,緩緩向下落去.做完這些,他也終于有機會,看清自己所處的環境.

自己居然是在天空中?林立抬頭向上看去,只見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正在碧藍的天空中緩緩轉動.接著向腳下看去,自己似乎是身處萬米高空"而下邊是一片綠色的海洋,一座龐大的人工建築,還有幾個黑點,應該是先自己一步進來的安因等人.

在下落的過程中,林立又放眼望向遠方,茂密的森林,蜿蜒的河流,還有跌宕起伏的山巒"一切似乎都與安瑞爾大陸上的景象沒有兩樣.如果不是那一座巨大無比的宮殿,林立還以為這是奧斯瑞克開的一個玩笑,用不朽之門把人帶到安瑞爾大陸的另一個角落.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難道真是一個地下世界嗎?林立落到了地面上,看了看同樣滿臉震驚的安因等人,又用力踩了踩腳下的野草,一切都顯得那麼真實"完全不像是幻境能夠做到的.

"呵,還真是壯觀啊!",林立觀察過周圍的環境後,又將目光投向了天空中,那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奧蘭納魔法工會的精英法師團,正不斷的從那漩渦中穿出.法師團的兩百多人,放在地上其實也沒多少,但是看著兩百多人從天而降"那景象還是相當有意思的.尤其是這些魔法師,還沒有一個踏入傳奇境界,全都只能用漂浮術,好像風吹起的落葉,輕飄飄降落地面.

片刻之後,法師團的魔法師們全部安全落地,並立刻以最快的速結成了防禦陣型,沒有一個人因這里是大領主奧斯瑞克的陵墓而有所遲疑,仿佛這個龐大的地下世界,絲毫不能引起他們的好奇心.似乎在他們的心里,當前的任務就是按照命令去戰斗,其他一切外物此刻都可以無視.

"會長大人,法師團已經集結完畢,隨對聽候您的調遣!"法師團團長蘭帕德,來到奧德文面前,恭敬的請示下一步行動.

奧德文點了點頭,並沒有立刻回答,先是看了眼草原的盡頭,那座有些模糊的巨大建築,而後將目光投向了安因和諾森的身上.仲裁者梅格爾德留在了上邊,動用蒼穹高塔鎮壓不朽之門,現在行動的主持者自然就是這兩位最高議會的掌控者了.

"這里是奧斯瑞克創造的世界,誰也不知道他安排了什麼來歡迎我們,希望大家提高警惕,出發."安因仿佛換了一個人似的,表嚴肅的對奧德尖等人道.

草原盡頭的巨大建築無疑就是奧斯瑞克的陵墓所在,不過幾位傳奇強者盡管心里已經迫不及待,卻並沒有立刻施展飛行術直接飛過去,而是跟隨著已經結成防禦陣型的法師團,以相對有些緩慢的速前行著.

畢竟不是每個大魔尊士,都能像林立那樣,把飄浮術施展得和飛行術一樣,漂浮術對他們來,並不是加快前進速的魔法.而且,誰都知道奧斯瑞克不是什麼善良之輩,那可是揮手間屠盡十萬生靈的屠夫,雖然周圍看起來一片安靜祥和的景象,但任何人都不敢有絲毫的疏忽.一旦出現什麼意外,使用漂浮術飛在天上的大魔導士們,就成了敵人最好的靶子.

"那三個亡靈君主,究竟是什麼來曆?",林立跟隨著隊伍緩緩前行,眼看著那巨大的建築還有些遙遠,忍不住借著這個機會向身旁的安因問起自己心中的疑問.

幽影谷的三位亡靈君主,雖然實力更強一些,可是不管林立怎麼回想,都覺得和七界螺旋中的三個非常相似.也不知道這三個亡靈君主,和不朽之王,奧斯瑞克以及格雷斯科之間,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關系,居然讓他們從那今年代一直生存到現在.

不現在人類對亡靈生物的態,要知道在黑暗年代,高等精靈可是絕對不允許丑陋肮髒的亡靈生物存在的.別看三位亡靈君主,都有著傳奇級的實力,但是在高等精靈那強大的力量面前,他們根本和三只臭蟲沒什麼區別.但就是這樣,黑暗年代都結束了,高等精靈都被滅族了,三個亡靈君主卻依然在這幽影谷中過著滋潤的日子,這可不是什麼運氣的問題.

"他們的來曆嘛,恐怕是兩位從黑暗年代走過來的仲裁者也未必清楚,只是據早在高等精靈興起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存在于安瑞爾大陸了.不過關于他們的存在,史料上並沒有太多的記載,或許是遺留下來的資料缺損太多,又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能生存到現在."作為研究高等精靈的權威,安因卻微微皺了下眉頭,臉上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無奈.

安因雖然也是個老頭子了,但年齡比起阿波菲斯,梅格爾德那樣的老怪物,實在是相差太遠了.他所能夠知道的關于黑暗年代的事,大多都是通過對各種文獻資料的研究所得.然而,黑暗年代末,安瑞爾大陸戰火四起,就連那些珍貴的知識都無法得以保全,更何況是一些曆史記錄了.

"哦,是這樣啊",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林立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不過臉上並沒有表露出來,而是接著問道:"剛才在外面的時候,明明仲裁者梅格爾德已經要擊殺他們了,為什麼又因為骷髏王的一句話收手了呢,難道他們和格雷斯科之間,還真有過什麼約定嗎?"




上篇:第八百零五章 當年的約定     下篇:第八百零七 地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