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八百零八章 厄運之門  
   
第八百零八章 厄運之門

第八百零八章 厄運之門



這真的只是一座陵墓嗎?所有人的心里都感到難以置信,即使在進來之前,他們已經在腦海中,幻想了無數次陵墓的樣子.而事實卻告訴他們,對于高等精靈,對于大領主奧斯瑞克,他們的想象力還是太匱乏了,就好象乞丐永遠無法想象國王的生活一樣.

林立完全看得出來,眼前這座無比雄偉的建築,雖然比永睆第l中的那座火焰繚繞的宮殿,龐大了無數倍,但是建築風格上卻有著極大的相似之處.而這座雄偉建築所散出的強大氣息,同樣也比永睆第l更加恐怖了無數倍,簡直不遜于那真正的天空之城.

在那雄偉建築前邊,是一片廣闊平整的廣場,晶瑩的月亮石鋪成的廣場地面,在湛藍的天空映照下,散出一種迷幻般絢麗的藍色流光,讓這廣場仿佛成了一片不斷微微dang起漣漪的平靜海面.而在廣場當中,矗立著二十四根魔法晶石雕琢的巨大石柱,足有十幾米粗細,高度恐怕在百米以上.尤其是正對陵墓大門的四根石柱,更是仿佛擎天巨柱一般,直cha云宵.每一根石柱上,全部都繪滿了美輪美奐的華麗hua紋,一道道絢麗奪目的光芒不住的圍繞著石柱盤旋,讓站在廣場邊緣的眾人感到一陣窒息.

不過,就在所有人都在強烈的震撼中久久不能回神的時候,林立卻緊皺著眉頭,低頭將目光投向了廣場那夢幻般的月光石地面上,看著那仿佛漣漪般不斷閃爍的流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費雷,你在看什麼,"安度因隨口問了一句,不過卻並沒有等待林立的回答,而是同樣看著那寬闊無比的廣場,感歎道:"奧斯瑞克還真是好大的手筆啊,不過是一個埋葬自己尸體的地方,居然搞得這麼誇張,難道他還想著什麼時候活過來繼續享受嗎!果然,對于死亡,越是強大的人,越是無法看破啊!"

片刻之後,眾人逐漸從震撼中回過神來,唯獨只有林立,仍然盯著廣場的地面,好像從來沒有見過月亮石一樣,目光在那上面來回的掃動著,嘴里似乎還在不住的嘟囔著什麼.

"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繼續前進了?"奧德文向諾森和安度因問道.

"嗯,繼續前進吧,"諾森點了點頭,

"等等,費雷似乎從廣場中看出些什麼,我們最好稍等一下,"安度因和林立相處的時間,不像真正的老師與弟子那麼長,不過卻知道這個年輕人並不是喜歡故nong玄虛的人.雖然現在林立什麼都沒,但是看他此時的表現,卻明顯是被廣場上的什麼東西吸引了.

"看出什麼?不過是月亮石鋪成的地面而已,他只是被那光芒晃hua了眼罷了,如果真有什麼危險,難道我會看不出來嗎?我們手里的地圖上,可沒有提到過這外面的廣場有什麼陷阱."諾森對自己的眼力還是相當自信的,因為他除了是一位傳奇強者之外,還是一位真正的銘文宗師,自信對于魔紋的認識,恐怕整個安瑞爾大陸也沒有幾人能夠相比了.

"開什麼玩笑,有什麼陷阱都要告訴你嗎,那不如直接把大門打開,讓你隨便去取好了.費雷連天空之城都登上過,什麼東西沒有見過,你以為是你教的那個白癡學生,成天只看到巴掌大的一片天,就以為自己是天下第一的天才了."安度因毫不客氣的嘲諷道.

"這里是奧斯瑞克的陵墓,不是什麼天空之城,另外我要提醒你,別忘記這次行動我才是主持者."完,諾森看了一眼沉思中的林立,眼中閃過一絲厭惡,扭頭對奧德文道:"繼續前進,蒼穹高塔還在鎮壓不朽之門,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在這里耽誤."

奧德文無奈的看了看兩個人,雖然內心對林立也頗有好感,但是諾森在銘上的造詣卻也是眾所周知的,既然他沒有問題,那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而且,之前在討論探索計劃時,仲裁者梅格爾德雖然沒有明,但還是偏向于讓諾森來做決策,也就等于諾森是這一次行動的主要主持者了.

法師團的魔法師們,已經完全將剛剛的震撼拋在了腦後,接到前進的命令後,邁著整齊的步伐,踏上了那平整光潔的地面.

忽然,一片快移動的陰影,迅籠罩上了廣場的地面,正是天空飄動的一片白云,遮擋了不知從哪里射來的陽光.看著失去天空映照的月亮石地面,林立腦海中仿佛閃出一道霹靂,刹那間劈開了那困huo的魂沌,答案在這一刻完全呈現了出來.

"等等……"林立抬起頭,正要出提醒,卻見結成防禦陣型的法師團,已經在命令下開始前行,最前一排的法師已經踏上了廣場那平整光潔的地面.隨著法師團的魔法師們,腳踏上廣場地面,整個廣場地面的月亮石猛然間暗了一下.

這個時候,別是諾森了,就是任何一個法師團的魔法師,也看出了況不對.奧德文更是在後面大喊,要法師團立刻後退,這里可是奧斯瑞克的陵墓,任何的陷阱都不容視.這法師團是奧蘭納魔法工會的支柱,是奧德文的心頭rou,損失一個都會心疼的不行,但奧斯瑞克那個屠夫設置的陷阱,會是只殺傷一兩個人的嗎.

整個廣場的地面,好像突然間斷了電一樣,那散著永琤芒的月光石,在這一刻變得黯淡無光.而廣場中央,正對著陵墓大門的兩根通天巨柱,卻在這時愈的明亮,好像幾根巨大無比的燈柱.石柱之間,一道道電蛇往來流竄,出噼里啪啦的響聲,將石柱後面的陵墓都遮擋了起來.

"費雷,這是什麼陷阱?"安度因看著廣場上氣勢驚人的變化,有些擔心的向林立詢問.

"如果,我猜得不錯,那很可能是厄運之門,讓大家做好戰斗的准備吧."林立搖了搖頭,有些無奈的道.

聽到林立出是厄運之門,就連安度因的臉色都不太好了.雖然對煉金學沒有什麼了解,但他還是知道厄運之門,是用來開啟安瑞爾大陸與無盡深淵間通道的一種大師級煉金法陣.現在唯一希望的,就是這道厄運之門,所開啟的不要是無盡深淵中太過向下的深淵,否則就算這一戰打贏了,法師團也必然會遭受不的損失.

"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為什麼不早,你究竟打的什麼主意."諾森臉色鐵青的向林立斥問道.是他命令法師團繼續前進,而且還大包大攬的沒有任何危險,此時卻出現如此變故,簡直就是被赤1uo1uo的打臉.而在他心里,自然是認為林立早就看出來了廣場上的陷阱,就等著自己往陷阱里面跳.

"廣場地面上的,是觸魔法機關,魔力回路被月亮石和天空映照的光芒遮擋住了,如果不是剛才一片云彩造成的陰影,我可能要再多一點時間才能現.至于厄運之門煉金法陣,就在那兩根石柱的中間了,如果觸魔法機關沒有被開啟,任何人經過煉金法陣都不會有問題."林立看了諾森一眼,語氣中帶著幾分譏誚的道:"奧斯瑞克是一個絕對的天才,他所掌握的淵博的知識,遠遠不是您能夠想象的,所以不要以為在銘上有些了解,就可以在這陵墓中暢行無阻,那樣只會害死自己,甚至害死大家."

除了自己的老師,還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和自己話,諾森看著眼前剛剛二十出頭的子,盡管一向性格陰沉,此時眼中也有些冒火了.不過,還不等他再些什麼,廣場上的厄運之門已經完全打開了,無數的深淵惡魔頓時狂湧了出來,幾乎很快就將那寬闊的廣場占滿了.

"深淵掠食者,凱米拉,阿穆特,看來是深淵第七層,"林立看著那從厄運之門湧出的深淵惡魔,見其中大部分是深淵第七層所特有的三種惡魔,心里稍稍的松了口氣.如果厄運之門開啟的是深淵二十層以下,那麼今天恐怕真就要有一場苦戰了,而第七層的惡魔雖然也有相當強的實力,但對于現在這支探索隊伍來,能夠造成的威脅應該還是比較有限的.

深淵掠食者的樣子,有些點像大型的蜥蜴,卻如同人類一樣站立行走,但是卻並不是蜥蜴人,因為它們並沒有太多的智慧.帶有劇毒的利爪和細密鋒利的牙齒是它們的武器,可以輕易撕開堅固的鎧甲,動作極其敏捷,不遜于人類當中的刺客.不過,在實力方面,大多數的深淵掠食者都在十級左右,極少數才能達到十五級.

凱米拉和阿穆特,都是站在深淵七層食物鏈頂層的惡魔,實力都在十五級左右.惡魔凱米拉,長著獅子的頭顱和羊的身軀,口中能夠噴吐深淵黑炎,同時巨大的身軀也讓它們擁有極強的身體力量,利爪和堅牙同樣是它們致命的武器.阿穆特惡魔就像會飛的巨鱷,背後的一對rou翼可以讓它們在短距離內飛行,對敵時最強有力的武器,並不是它們的身體,而是厚重的土系天賦魔法.

雖然比起幽影谷的亡靈大軍,這支來自深淵七層的惡魔大軍,擁有更加強大的力量,但是它們所面對的,畢竟是安瑞爾大陸的最頂級的力量之一,奧蘭納魔法工會精英法師團.看到無數惡魔氣勢洶洶chao湧而來,法師團的魔法師們,沒有一個人1u出絲毫的慌1uan,所有人都舉起了手中的新月法杖,鋪天蓋地的魔法頓時向著惡魔大軍席卷了過去.

法師團兩百多名魔法師,面對g在大海中的舟,顯得極其單薄脆弱,好像隨便一道大1ang打來,有可以將這舟掀翻.但是魔法師們,卻在團長蘭帕德的指揮下,好像在原地紮下了根,任憑那些深淵惡魔不斷的咆哮著撲上來,也無法撼動分毫.

凱米拉惡魔噴吐出一團團深淵黑炎,卻在將要落到魔法師們頭頂時,被一層淡淡的光幕所阻擋,反而是濺射到那些圍攻法師團的惡魔們身上,引起無數惡魔痛苦的嘶嚎.冰矛術對于大魔導士來,是等級比較低的一個攻擊魔法,但是當成片的冰矛落入惡魔群中,造成的殺傷力卻是非常可觀的.

成片的冰矛,成片的風刃,幾乎可以形成彈幕的奧術飛彈,法師團的魔法師們施放的都是些低級魔法,但是那些深淵惡魔,卻在這低級魔法形成的風暴中,只能一層層的嘶嚎著倒下.只要能夠破開敵人的防禦,只要能夠傷害到敵人,低級魔法和那些驚天動地的強大魔法,其實效果是一樣的.而憑借身上卓越的魔法裝備,施放低級魔法所消耗的魔力,幾乎在瞬間就恢複了過來,誇張一些的,以法師團這樣的消耗,就算把惡魔大軍都磨光了,每個魔法師的魔力恐怕還是滿的.

不過,這一次的行動不是為了戰斗,而是為了探索奧斯瑞克的陵墓.安度因手中隨意的提著法杖,先是看了看諾森,扭頭對奧德文道:"現在不是磨練他們的時候,我們連奧斯瑞克陵墓的大門還沒有進去,還是我去解決掉那些惡魔好了."

安度因道,縱身飛到半空,手中的法杖隨勢一擺,口中快的淫唱出魔法咒語.而奧德文見安度因要出手了,也下令法師團從攻防轉為了單純的防禦.

就在法師團的魔法防禦光芒亮起的時候,安度因也已經結束了淫唱咒語,手中的法杖指向天空.只見天空之中,刹那間烏云翻滾,將廣場整個都籠罩了起來,接著一道道手指粗細的雷電,密密麻麻好像暴雨一樣,帶著細微的霹靂聲落入廣場.




上篇:第八百零七 地下世界     下篇:第八百零九章 鑰匙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