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八百七十四章 前往黑暗神殿  
   
第八百七十四章 前往黑暗神殿

第八百七十四章 前往黑暗神殿



一間塵封的屋,里面像堆垃圾一樣,隨意的擺放著一些書籍,散發著一股腐朽的氣息.林立有些瞠目結舌的看著屋子里的一切,據那位神職人員,這屋已經數百年都沒有人打開過了.到不是有什麼禁令,而是里面的書籍,大部分在外面都能找到新的複制品,誰會閑著沒事到這里來找書看.

但是,聽到數百年沒有人打開這一點,林立的眼睛卻一下子亮了起來,或許自己要找的東西,就在這真正的故紙堆中.林立打發走了那位神職人員,自己則一頭紮了進去,一本一本的仔細的在里翻找.其實到也不怎麼費事,反正外面的書,林立基本全都看過了,這里面的原本自然也不用多看,要找的只有在外面沒有見過的.

"我靠,難怪這事在後來的資料中都被抹去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功夫不負有心人,林立在屋里折騰了一個灰頭土臉,終于拿著一卷極其殘破的資料,回到了自己在聖山上的房間.

借口對光明神術有了些感悟,打發走了恩洛斯等前來討教藥劑學的人,林立心的把門關好,將那卷殘破的資料在桌面上展開,顯露出一行行已經有些模糊的文字.

為什麼林立找了那麼久,卻沒有找到關于天譴騎士羅德哈特的資料,光明神殿將羅德哈特視為最大的恥辱是一個原因,而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還一個可能更重要的原因,那位被稱為聖光之子的先知維倫,和惡名昭著的天譴騎士羅德哈特,居然是同胞兄弟!

關于羅德哈特的事跡,林立其實也聽過一些傳,資料中所記載的,只是多多少少的印證了一些中羅德哈特是個孤兒,自幼被光明神殿收養,這一點是沒錯,只不過一同被收養的還有他的弟弟維倫.其實,從維倫後來成為光明神殿的聖光之子來看,或許羅德哈特被光明神殿收養,還是因為弟弟維倫的關系.

羅德哈特和維倫,和所有光明神殿收養的孤兒一樣,從接受光明神殿最嚴格的教育.羅德哈特在十五歲的時候,通過了異端裁判所的考核,與幾名同樣優秀的少年加入了異端裁判所.而那個時候,弟弟維倫也憑借著極高的天賦,成為了教宗的弟子.

羅德哈特在三十二歲的時候,踏入了傳奇境界,並且接任了異端裁判所裁判長的職位,開始漸漸在安瑞爾世界嶄露頭角.隨著異端裁判所一系列的行動,羅德哈特這位年輕的裁判長所表現出來的強勢,以及那讓人震驚的實力,更被人稱為光明神殿建立以來最強的聖騎士.羅德哈特可以達到了人生的頂峰,在外界的名聲甚至過了教宗,整個光明神殿中無數人將他視為偶像.

而這個時期,天賦遠超過哥哥的維倫,雖然做為教宗陛下的弟子,卻顯得有些默默無聞.不過,很顯然,那是因為維倫光明之子的身份,光明神殿在刻意的淡化他的存在,以確保他在完全成長起來之前的安全.要知道在那個時候,黑暗神殿可不像現在這麼衰敗,真正是光明神殿不敢輕視的對手.甚至當時黑暗神殿的力量,還壓過光明神殿一頭,維倫可以是光明神殿崛起的希望,黑暗神殿如果知道他是光明之子,恐怕真的會想盡辦法將其扼殺.

之後,羅德哈特突然辭去異端裁判所裁判長的職位,並且完全淡出了人們的視線,再次出現時卻已經是百年之後.不過那個時候,他的身份已經成為了令人談之色變的天譴騎士,指揮著手下強大的死亡騎士團,摧枯拉朽般的橫掃了整個輕風平原.在那場災難中,輕風平原的人口銳減了三分之一以上,一座座繁華的城市在死亡騎士團的鐵蹄下成為了廢墟.

而在羅德哈特以聖騎士的身份淡出人們視線的時候,弟弟維倫已經成為了光明神殿的先知,並且開始以光明之子的身份,被安瑞爾大陸的人們漸漸知曉.那個時候的維倫,據已經擁有了聖域級的實力,在光明神術上的造詣甚至已經超越了光明神殿的教宗.尤其是維倫與最高議會仲裁者阿波菲斯的一戰,雖然沒有見證者,但之後阿波菲斯公開承認自己不敵,對維倫所擁有的實力表示欽佩.正是因為這一戰,先知維倫的存在,讓光明神殿的聲勢一時無兩,就連最高議會都被強壓一頭.

于是,在羅德哈特化身天譴騎士,指揮著死亡騎士團肆虐輕風平原的時候,兄弟兩人終于再次碰面了.只不過這一次,弟弟維倫所肩負的使命,卻是淨化已經變成了亡靈生物的哥哥羅德哈特.

即使是林立找到的這份資料中,也沒有記載維倫與羅德哈特的這一戰,只不過在這一戰之後,輕風平原的災難終于結束了,而先知維倫也跟著神秘消失了,再也沒有在光明神殿出現過.正是風光無限的光明神殿,突然沒有了維倫的坐鎮,立刻受到了各方勢力的打擊,實力大受損失,甚至險些被已經開始沒落的黑暗神殿再次壓制.

林立看完資料,雖然對上邊的內容感到驚訝,但是卻也有著不的失望.因為在資料中,沒有記載維倫與羅德哈特那一戰,對于化身天譴騎士的羅德哈特的實力,林立自然也是無從了解了.

不過,在資料中,林立到是發現了一段隱秘的信息,羅德哈特在墮落之前,居然還曾經去過一次黑暗神殿.而且那一次,隨羅德哈特一起去的,還是剛剛成為光明神殿先知的維倫.這兩位光明神殿的重要人物,卻黑暗神殿做什麼,資料中沒有記載,只是在兩人離開後不久,黑暗神殿發生了一場巨變.原本可以與光明神殿分庭抗禮的黑暗神殿,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分崩離析,並且從那開始就一蹶不振,成了現在這付衰敗的模樣.

羅德哈特和維倫究竟做了什麼,黑暗神殿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林立雖然找到資料,了解到了一些信息,可是心中的疑問卻更多了.林立隱隱覺得,答案似乎就在黑暗神殿,看來前往黑暗神殿是勢在必行了.

不過,雖然已經有了決定,但林立卻並沒有立刻動身離開光明神殿.能夠得到聖域強者親自指點的機會可不多,林立不知道黑暗神殿那里,有什麼事在等著自己,自然是不會放過任何一點提升自己實力的機會.

而對于林立的請教,教宗羅薩里奧也表現出了極大的耐心,可以比教導自己的弟子還要認真.雖然對方不是自己的弟子,甚至還不是光明神殿的信徒,更沒有露出一絲與光明之子有關的跡象,但是在羅薩里奧心里,卻已經認定了光明神殿尋找的光明之子,絕對和這個年輕的魔法師脫不了干系.

算起來,林立在這聖山上,不知不覺已經住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而在這短暫的時間里,林立對光明神殿的教義,以及各種各樣的神術,掌握的速度恐怕都不能突飛猛進來形容了.現在的林立要是換上光明神殿的教袍,出去自己是一個虔誠的聖光信徒,估計真沒什麼人會有絲毫的懷疑.而就在這個時候,一位黑暗神殿的黑袍祭祀,也終于來到了聖山腳下.

盡管林立還有些意猶未盡,但這已經是森德羅斯第二次派人來邀請了,也實在不好意思再拖延下去了.而且這一次,森德羅斯派來的,是一位擁有著傳奇級別實力的黑袍祭祀,是一路施展飛行術,從黑暗神殿直接飛過來的,很顯然森德羅斯已經等的有些急了.

向教宗羅薩里奧和恩洛斯等人告辭後,林立來到了聖山腳下,見到了那位黑袍祭祀巴雷西.如果不是身上那件顯眼的黑色長袍,巴雷西的相貌其實和普通人也差不多少,看上去大概四十多歲的年紀,臉色雖然有些蒼白,但也屬于正常的范圍.身上的魔力波動,雖然透著一股陰暗的氣息,但是卻沒有腐朽和死亡的氣息,顯然應該是專修黑暗魔法的.

"費雷大師,大祭祀派我前來,邀請您盡快前往黑暗神殿一行,"巴雷西雖然沒見過林立,不過森德羅斯既然派他前來,又怎麼會不告訴他林立的特點呢.二十來歲,傳奇實力,光這兩個特點,也足夠巴雷西認出林立了.

"這麼急?那我們就立刻啟程吧."林立也沒再多什麼,直接施展飛行術飛上天空,等著巴雷西帶領自己前往黑暗神殿.

能不急嗎,這可是光明神殿的地盤,雖然有森德羅斯的關系,巴雷西不用擔心光明神殿的人對自己做什麼,可是那無處不在的聖光氣息,還是讓他片刻也不想在這里多待.也就是他專修黑暗魔法,如果換成了個學習亡靈魔法的人來,除非是達到森德羅斯那個程度,否則恐怕都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了.

黑暗神殿所在的夜色峽谷,其實距離輕風平原到是比較近的,只是林立從晨曦之城德拉諾出發,這距離就顯得有些遙遠了.好在飛在天空中,沒有什麼障礙,要是在陸地上行走,恐怕沒有兩三個月是到不到夜色峽谷附近.即使是施展了飛行術,林立在巴雷西的帶領下,也是在第二天晚上,才終于到達了夜色峽谷的上空.

從天空中看去,疊巒起伏的山脈之間,深邃幽暗的夜色峽谷,如同大地裂開的一張吞天巨口,明亮的月光似乎對此處也有些望而卻步,峽谷中的一切都被埋藏在無盡的黑暗當中.這里是黑暗的聖地,光明永遠也無法照耀到的地方,林立甚至感覺到了幽暗的歡鳴.

在巴雷西的帶領下,林立進入了夜色峽谷,抬頭看去,天空中那明亮的月光,不知被什麼鍍上了一層血色,仿佛黑暗年代那象征戰爭,災難以及邪惡的暗月重現天空.林立隨著巴雷西,在巨大而又幽暗的峽谷中向著深處穿梭,一座巍峨雄偉的神殿從黑暗中漸漸顯露出來,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撲面而來.

不久前剛剛離開光明神殿的聖地,此時又來到了黑暗神殿的夜色峽谷,截然相反的對比所帶來的強烈沖擊,讓林立也不由得感到無比的震撼.盡管黑暗神殿衰敗已久,但是看著眼前氣勢磅礴的神殿,林立還是能夠想象得到,黑暗神殿曾經是何等的鼎盛輝煌.

黑暗神殿的信徒們,信仰著黑暗教義,但是卻並不排斥光明.與光明神殿一樣,在黑暗信徒們的心里,光明與黑暗並不是天生的死敵,只有光明的存在,才會讓黑暗顯得更加深邃,也只有黑暗的存在,才能讓人們更加珍惜光明.

雖然在這一千三百多年來,黑暗神殿與光明神殿幾乎從來沒有停止過爭斗,但所爭的也不過是到底以誰為主,到底誰才是這個世界上占據主導的地位.不管雙方的實力,出現如何懸殊的差距,強勢的一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將對方滅亡.

即使是當初,黑暗神殿剛剛經曆過那場滅頂之災,全部力量幾乎一夜之間分崩離析,光明神殿也沒有借機趕盡殺絕.因為對于光明神殿來,那個時候與黑暗神殿的爭執,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黑暗神殿陷入了絕對的弱勢,光明神殿理所當然的占據了安瑞爾世界的主導,爭執已經有了結果.

當然,爭執的停止,並不意味著黑暗神殿的放棄,這反而成為了黑暗神殿勵精圖治的動力.在那一場巨大的災難之後,黑暗神殿並沒有就此沉淪,而是在沉寂中積蓄著力量,尤其是在近幾十年,甚至已經隱隱有了重現當初榮光的跡象.

現在的黑暗神殿,雖然仍無法與光明神殿相比,但放眼整個安瑞爾世界,黑暗神殿恐怕也僅僅排在最高議會和光明神殿之後.或許只要再經過幾百年的細心經營,黑暗神殿又可以回到當年與光明神殿爭輝的地位.




上篇:第八百七十三章 線索     下篇:第八百七十五章 六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