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八百七十六章 疑慮  
   
第八百七十六章 疑慮

第八百七十六章 疑慮



許多人終其一生都無踏入傳奇境界,而聖域境界對于絕大多數傳奇強看來,也是一個極其飄渺的目標.沒錯,以這位費雷魔師的天賦,或許聖域境界指日可待,然而現在他卻仍然只是個二十三ji的傳奇師,黑暗神殿的命運難道真的可以交到他的手上嗎?

五位大祭祀並不擔心森德羅斯會做損害黑暗神殿的事,但是這一次的事就連黑暗神殿的力量都無應對,一位二十三ji的傳奇師又能做什麼呢.黑暗神殿雖然有些沒落,但也並不缺少一位二十三傳奇師的力量,首席大祭祀森德羅斯還有五位大祭祀,哪一個不是踏入傳奇境界多年的強者.

至于黃昏之塔的力量,在這位費雷魔師的經營下,發展勢頭的確是很強勁,僅僅兩年多的時間,就已經超越了數百年經營的黑暗之刃,成為了輕風平原數一數二的強大勢力.但是,和黑暗神殿比起來,現在的黃昏之塔仍然是相當渺的.如果把黃昏之塔比作一個人,那麼也可以稱之為天才,而其所存在的問題其實也是一樣的,不管以後的發展會如何,即使能夠超越黑暗神殿,甚至超越光明神殿和最高議會,但現在一切都還差得很遠呢.

林立自然是不知道,五位大祭祀心里是如何看自己的,反正只要大家面子上都過得去就可以了.自己只不過是應森德羅斯的邀請,來黑暗神殿作客而已.森德羅斯帶著這麼多人出來迎接,已經是給足自己面子了,而且隱隱還感覺是不是有點過了.

跟隨著森德羅斯的腳步走入神殿,林立對這個在整個安瑞爾大陸,極具神秘色彩的地方,也終于有了一個較為直觀的印象.

在很多故事傳中,黑暗神殿幾乎就是安瑞爾大陸上恐怖邪惡的代名詞,而黑暗神殿的老巢,自然也被描述成了$陰$森恐怖甚至汙穢的地方.這其中肯定也有光明神殿的刻意引導,但是黑暗神殿對信徒的需求沒有光明神殿那麼大,也從來沒有費心思去辯駁過.

當然,也不能全是錯的,起碼從進入夜色峽谷到神殿外的黑雌廣場,對于天生向往先明的人類來,的確可以稱得上是$陰$森恐怖.但是,到了神殿里面,在一排排明亮的魔燈的照射下,雖然不能是亮如白晝,卻也並沒有太多$陰$森之感.用黑暗信徒們的話來,黑夜也需要月光與星光的點綴,在光明的襯托下,才會更理解黑暗的深邃,黑暗是他們的信仰,是他們力量的源泉,但並不意味著他們要排斥光的存在.

作為安瑞爾世界最強大的勢力之一,黑暗神殿內的裝飾並不多麼奢華,而是處處都透著一股古樸優雅的味道,讓每一個置身其中的人,都能夠感到心靈無比的甯靜.黑耀魔石鋪成的地面光潔平整,反射著星星點點的燈光,仿佛夜幕倒置腳下一般.牆壁,屋頂,柱子,並非全部以黑色為主要色調,但黑色卻是其中必不可少的,其他的一切顏色的運用似乎都是為了襯托黑色.見慣了那種金碧輝煌的奢華,黑暗神殿中的一切,到是讓林立不管是視覺上,還是心靈上,感到了一種由內而外的舒適.

眾人來到一個大廳中各自坐下,按照森德羅斯的,林立是黑暗神殿的貴客,所以被讓到了他旁邊的位置上:而對于這一點,五位大祭祀誰也沒什麼,雖然他們不認為林立和黃昏之塔的力量,能夠為黑暗神殿這一次的危機帶來什麼幫助,但並沒有因為這件事對林立有所輕視.

黑石山脈的事之後,到現在也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對于絕大多數人來,這兩年多的時間夠做什麼,也許還不夠讓自身的實力提升一級.森德羅斯雖然早就知道林立的魔天賦極其變態,知道林立在藥劑學方面造詣頗深,可看到這兩年多的時間里,林立所取得的種種成就,還是不由得為之震驚.

大廳中顯得很安靜,話的只有森德羅斯和林立,而五位大祭祀則是靜靜的坐在那里,不知道是在傾聽還是在思索著什麼.而森德羅斯和林立,兩人從黑石山脈開始聊起,聊到了薩倫深淵黑暗之主,聊到了天空之城,七界螺旋,聊到了林立與黑暗之刃的沖tū.

對于黑暗之刃的事,林立到是虛偽的了個不好意思,不過顯然黑暗之刃在黑暗神殿眼中還算不上什麼,森德羅斯也只是了一句他們是自找的.當然,對于黑暗之刃攻擊黃昏之塔時,黑暗神殿是什麼意思,兩個人都很默契的沒有提.畢竟,不管對于誰,黑暗之刃已經成為過去時了,沒必要再拿出來影響大家的心.

到天空之城現在那個強大的幽魂,森德羅斯的臉上也是不由得微微變色,作為一位實力接近聖域的亡靈師,沒有誰比他更清楚亡靈天國的威力.林立對任何人的解釋,都是自己運氣好,最後一刻沖入了傳送陣,但是森德卑斯卻知道,想要逃出亡靈天國,僅憑運氣可是萬萬不可能的,更何況還是在三十六座高塔組成在通靈陣列中.如果沒有什麼手段的話,就算是在最後一刻逃入了傳送陣,也會被那強大的力量拉回去的.

不過,森德羅斯雖然看出林立在這事上邊有所隱瞞,卻也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只是聽到林立僥幸從亡靈天國中脫險時,森德羅斯那僵尸一樣的面孔上,多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好像早已經看透了林立的#花#招.

"就這樣,我在時空亂流中被困了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好在傳送陣沒有被毀壞,否則恐怕真的要葬身在虛空風暴中了.從海加山脈回來後,雖然一時沒有新的冒險計劃,但是黃昏之塔的事也纏得我分不出身來.好容易把黃昏之塔的事處理的差不多了,奧蘭納魔工會又來人了,于是我只能把拜訪您的時間,再次向後推了.起來,與奧蘭納魔工會的事,也是很早就和他們的一個約定……"

林立沒注意到森德羅斯的表,只是繼續講著自己去奧蘭納然後一起探索奧斯瑞克陵墓的事.當然,他也沒去注意森德羅斯的表,那張僵尸一樣的臉上,想要看到什麼明顯的表,簡直就是一個奢望.

奧蘭納魔工會和冒險者工會的賭約,可以是人盡皆知,已經成為了無數人的笑柄森德羅斯等人自然也是知道的.不過,聽著林立的講述,那五位大祭祀心里的擔憂卻又吏深了一層.因為他們都知道,冒險者工會的會長奧爾吉拉可是一位鐵匠大師,林立能夠替奧蘭納魔工會完成這個賭約,可見至少在鍛造方面也應該有大師級的水准了吧.

如果這一次,只是為了籠絡,那麼這位費雷魔師的本事自然越多越好.但是這一次,別是大師級的鍛造技藝了就是宗師級的藥劑學造詣,對于黑暗神殿這一次的事也不會有什麼幫助的.時間對于任何人來都是平等的,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不管天賦再高,他這二十多年的時間也不會就比別人更漫長.就算是他從出生開始,每一天都日夜不休的學習,他所能支配的也只有這些時間而已.這有限的時間,分配到魔,藥劑,鍛造上邊每一種又能分配到多少時間.

當然,博而不精似乎不適合用在對方身上,但是不可否認,將有限的時間分散在其他方面,必定會對魔的學習造成影響.五位天祭祀本來就已經有些懷疑對方的能力是否能夠幫助黑暗神殿渡過這次危機,而聽到對方竟然還有時間把鍛造鑽研到大師級心里的懷疑就更加的難以抑制了.

對于五位大祭祀的沉默,林立並沒有感到絲毫不妥,畢竟自己在和森德羅斯聊天他們不插嘴也很正常.在森德羅斯總是恰到好處的詢問中,林立繼續講著奧斯瑞克陵墓中的事與格雷斯科有約定的幽影谷亡靈三君主,巨大的不朽之門,陵墓外圍仿佛另一個世界般的景色,龐大的煉金亡靈軍團,安吉拉諾等奧斯瑞克手中的三把屠刀,守候在陵墓中上千年的炎魔之王……

當林立到最後一行人居然到了深淵七十二層,與傳中恐怖的紮戈惡魔惡戰時,那五位大祭祀似乎也暫時忘記了心事,全神貫注的聽著林立的講述.別看這五位大祭祀,一個個都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月,但是林立這兩年多所經曆的事,恐怕多比他們一生的經曆還要精彩的多.

尤其是在林立到,那座水晶巨棺,奧斯瑞克的完美身體出現時,包括森德羅斯在內的眾人,都不約而同的發出一聲壓抑不住的輕呼.貼吧孤星取字.

奧斯瑞克,那可是神話一樣的人物,雖然林立等人僅僅是和他創造的身體一戰,但想來也是一件相當不錯的經曆吧.

五位大祭祀雖然驚訝,卻並沒有因為這件事,重新審視林立的實力,畢竟在他們想來,即使是大領主奧斯瑞克創造的身體,實力恐怕也並不會超越聖域吧.畢竟聖域級別,那已經可以稱為半神了,凡人怎麼可能創造神一樣的身軀.更何況,林立還了,那具所謂的完美身體,還被水晶巨棺束縛著,根本無發揮出全部的力量.

如果林立知道眾人心里的想,恐怕會立刻破口大罵出來吧,什麼叫相當不錯的經曆,那完美身體在奧斯瑞克靈魂烙印的操縱下,可是擁有著聖域級別的實力,而且在他的手中還掌握著攻擊最為詭異的星辰碎片虛無.那一戰,可以是林立來到安瑞爾世界以來,所經曆的最為絕望的一戰,那種絕對力量的壓制,讓他現在想起還有些不寒而栗.

很多事,對于林立來,現在已經沒有了隱瞞的意義,獲得格雷斯科三件遺物的事在輕風平原也算是人盡皆知,而永睆第l就安置在黃昏之塔的塔頂上,一般的人認不出來,但是像森德羅斯這樣的人,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至于最後占據了完美身體的康納里斯,林立到是沒他遠古魔神的身份,只是奧斯瑞克當年捕捉的一個惡魔君主.

一直到隨著巴雷西來到黑暗神殿,林立停了一下,看著森德羅斯,道:"森德羅斯大師,之前的喬科爾祭祀和巴雷西祭祀,都到您這次找我過來,似乎是有什麼非常重要的事,不知道現在,是否方便告訴我?"

從離開尤明神殿,林立就在想著這個事,森德羅斯所謂的非常重要的事究竟是什麼.他可不認為對方急著邀請自己來黑暗神殿,僅僅是為了請自己做客和聽自己講故事.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這點份量,二十三ji的實力看起來是不錯,但距離真正頂級徑者還有不的一段距離呢,起碼黑暗神殿不缺自己這點力量.真整個安瑞爾世界現在無人可以替代的,恐怕也就是只有宗師級的藥劑學水平了,但如果是要配什麼藥劑的話,對方大可以直接明,何必一直賣這個關子呢.

還沒等森德羅斯回答林立的問題,一直靜靜zuo在那里的佐奇拉大祭祀,突然沙啞著嗓子話了:"費雷大師這兩年間的經曆,真是讓人聽著都感到驚心動魄啊.雖然您一直在強調自己的運氣,不過我們都知道,如果沒有一定的實力,就算是機會擺在眼前,恐怕也無把握住.我有幾個魔方面的問題,想要與您探討一下,不知道您是否有興趣."

那件事事關黑暗神殿的生死存亡,其嚴重性甚至更超過光明神殿教宗中毒的事,在無確定對方是否能夠幫得上忙的況下,五位大祭祀都不太贊司森德羅斯在這個時候出來.




上篇:第八百七十五章 六巨頭     下篇:第八百七十七章 無限連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