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八百八十九章 交談  
   
第八百八十九章 交談

第八百八十九章 交談



看著對面,比圖坦卡蒙更像毀滅之龍後裔的那個身影,林立此時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別看他一頭闖入這大裂縫中,好像是不把里面的危險當回事,實際上卻早在踏足這里的一刻,已經將精神力高度凝聚,仿佛在自己的周圍布下一張大網,任何一點異動都逃不過他的感應.而他此時全身的魔力波動,也全部都收斂了起來,看起來似乎極為平靜,實則卻已經調整到了最佳的施法狀態,隨時都可以爆發出自己最強的戰力.

林立膽大,卻並不狂妄,否則來到安瑞爾世界這幾年,經曆那麼多的九死一生的冒險,恐怕早就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當年在無盡世界,林立可是與真正的毀滅之龍交過手的,雖然當時手中掌握著星辰之怒與全部七支星辰碎片,而且還抓住了毀滅之龍虛弱的機會,但那對他來,仍然是一場迄今為止最艱難最驚心動魄的一場惡戰.雖現在面對的並不是真正的毀滅之龍,而是不朽之王孵化的一個毀滅之龍的後裔,可林立也不是當年無盡世界中那個絕頂高手,手中也沒有星辰之怒與全部七支星辰碎片.面對毀滅之龍的後裔,面對那無數實力在傳奇級別以上的洪荒魔獸,即便是聖域級別的強者也不敢掉以輕心,何況他一個二十三級的傳奇法師.

林立並不想充英雄,雖然和森德羅斯有些交,但這點交還不足以讓他為了黑暗神殿的生死存亡,而將自身置于險境之中.事實上,如果還有別的選擇的話,林立絕不至于這樣以身試險,只要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算把他們都放出去,就算他們把黑暗神殿再滅一次又怎麼樣.

可問題就在于,林立很清楚這些被封印無數歲月的家伙們,往往都是一套做一套.別看剛才對自己的好聽,真要是把這群家伙放出去,到時候主動權就在對方的手中了,難道對方還真能心平氣和得與自己對話嗎,還可能自己問什麼就什麼嗎.所以,林立除非是干脆什麼都不想知道了,否則這一趟大裂縫還是非進來不可.況且,就算自己此時不放他們出去,按照森德羅斯的預感,他們自己要闖出封印恐怕也用不了太久,真到了那個時候,就更是什麼都不用了.

當然,林立也不認為,自己冒險闖進來,對方就會立刻被自己的膽量所嚇到,然後老老實實的把知道的一切都倒出來.他心里很清楚,不管是在什麼地方,想要獲得足夠的主動權,就要表現出足夠強大的實力,否則就只能被對方所壓制,對方想必也是知道這一點的.自己想要從對方口中得到答案,而對方也想從自己這里得到一些什麼,所以在自己闖入這里之後,一場較量恐怕是不可少的了.

然而,讓林立稍感意外的是,這位毀滅之龍的後裔,圖坦卡蒙的兄弟,雖然對他的到來表現出了一絲意外之色,卻並沒有流露出要動手的意圖,反而是在臉上掛起一縷淡淡的微笑,語氣平和的道:"對于我的身份,我想你可能也已經猜到一些了.沒錯,我就是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的另一個兒子,圖坦卡蒙的哥哥,你可以稱呼我奈法."

從對方那平和的語氣中,林立並沒有聽出多少敵意,甚至還隱隱感覺到一絲友善,可是恰恰就是這一點,反而讓他的精神更加不敢絲毫放松.這個世界上,一邊滿臉真誠的誇耀著彼此間的友誼,一邊將匕首對方胸膛的人可不少,林立不是孩子了,早過了輕易相信別人的年紀.更何況,以現在的勢來看,一方是想要離開這里,而另一方卻既想知道一些秘密,又不想放對方離開,這之間的矛盾可不是那麼容易調和的.

"你知道我見過圖坦卡蒙?"既然對方還沒有立刻動手的意思,林立也不介意和對方多幾句,只不過手中的太陽王權杖卻並沒有放下,上邊積蓄的魔力也沒有絲毫的減退,似乎隨時都能夠施放出強大的傳奇級魔法.

對于林立的態度,奈法似乎並不怎麼在意,臉上依然帶著一縷不知真假的微笑,目光向林立的手上掃了一眼,道:"你手上的那枚戒指,不就是格雷斯科讓我那弟弟保管的三件物品中,那個邪眼暴君的魔晶嗎,既然它已經在你的手上了,你自然是和他見過面了."

奈法的似乎是合合理,然而林立心里卻並不怎麼相信.當時隔著大裂縫,眼力再好也未必能夠的一枚戒指,更何況邪眼暴君魔晶被制作成戒指,也根本不是那麼容易認出來的.恐怕這奈法與圖坦卡蒙之間是有什麼特殊的聯系,畢竟是同一塊龍晶孵化出來的,就是人類的雙胞胎之間還互相有感應,更何況是毀滅之龍的後裔.

第一個問題就這樣敷衍回答,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但他心里更加確定,這次談話恐怕不會多麼輕松.別是對方動不動手,自己要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不得也要用實力來話了.倒不是林立自傲,畢竟自己手中還有五支星辰碎片,甚至可以用召喚卷軸將手下全部召喚過來,到時候鹿死誰手還真不一定呢.

不過現在對話才剛剛開始,對方既然不肯,林立對于這種無關緊要的事也無意追問,只是臉上露出些許嘲諷,淡淡道:"哦,是嗎!"

林立的態度雖然算不上惡劣,但有眼睛都看得出來絕對不能是多好,不過奈法卻似乎完全沒有放在心上,臉上笑容不減,依然是用完全和那一身毀滅與邪惡氣息不符的語氣,仿佛真的是與人閑聊一般,淡淡的問道:"你手上既然已經有了邪眼暴君的魔晶,想必就是格雷斯科選中的那個人吧,我那個弟弟把東西交給了你,也算是完成了與格雷斯科的約定,你能不能告訴我,他現在怎麼樣了."

你連我見過他都知道,會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雖然對對方的問題腹誹不已,但林立卻沒有明顯的表露出來,畢竟自己還要從對方嘴里問一些事,太早把談話引入僵局並不好.他雙眼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口中冷冷道:"當然是在黑石山脈,比起你來要自由許多."

"自由嗎?"奈法輕笑兩聲,微微搖了搖頭,有些不屑的道:"這麼多年,他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啊,身為毀滅之龍的兒子,卻甘願屈身在黑石山脈那種地方,真是讓我不知道該什麼好了."

對于圖坦卡蒙守在黑石山脈的事,林立其實心里也很奇怪,畢竟也是堂堂毀滅之龍的兒子,又是不朽之王的養子,難道真的就因為與格雷斯科打賭,才上千年都不離開黑石山脈半步嗎?這顯然有些不太正常.

不過,林立雖然心里好奇,卻並沒有向奈法直接詢問其中原因,而是有些不客氣的道:"那麼,同樣是毀滅之龍後裔的你,認為怎麼做才是符合你身份的呢."結合奈法現在的處境,林立的話意思就很明顯了,起碼圖坦卡蒙沒有被人驅入時空裂縫封印起來,人家可以呼吸安瑞爾世界的空氣,享受安瑞爾世界的陽光,哪像張口閉口別人不爭氣的你,只能在這種荒蕪的世界里坐牢.

但就是這樣有些揭瘡疤的話,奈法聽得卻依然沒有動怒,仿佛根本沒有聽出其中的意味,反而就著林立的問題,道:"身為守護巨龍的後裔,就應該凌駕于整個安瑞爾世界之上,站在最高處俯瞰世間的一切,而不是成為那平凡眾生中的一個."

"難道你沒聽過這樣一句話嗎?站的越高,摔得越慘,留神別摔死."林立頗有些不以為然的道.守護巨龍,在絕大多數人眼中,的確是整個世界中至高的存在,但是毀滅之龍阿紮達斯怎麼樣,兩個世界被屠了兩次.如果不是毀滅之龍的死亡,又哪里會有圖坦卡蒙和眼前這位奈法的存在,誰又能夠肯定,就算他真的成為了新的毀滅之龍,就不會重複他父親的命運.

"那麼,因為擔心摔下來,就停止向上的攀登嗎?相對于那些平凡的人來,你又何嘗不是站在了需要他們仰視的高度,而你停止繼續向上了嗎.聖域是你現在的目標吧,但你可以問一下自己,這是你最終的目標嗎?身為守護巨龍的後裔,卻甘心于平凡,選擇屈守在黑石山脈那種地方,選擇了背棄烙印于靈魂深處屬于守護巨龍的榮耀,這就是一種墮落."奈法一臉云淡風清的表,絲毫沒有因為林立語中的冒犯而動怒,感覺就好像朋友之間在辯論一樣.

但是,奈法如此的表現,卻讓林立心里暗暗更加了幾分謹慎.對方身為毀滅之龍的後裔,掌握著毀滅與邪惡的規則,卻表現出如此一付好脾氣的樣子,如果不是真有極高的涵養,那恐怕就是覺得已經吃定自己了.RO




上篇:第八百八十八章 邪惡與毀滅的君王     下篇:第八百九十章 新的毀滅之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