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一十章 化敵為友  
   
第九百一十章 化敵為友

第九百一十章 化敵為友



奈法給出領域法袍之後,神色複雜的看了看那邊正在恢複的羅格,也就近坐了下來,對林立道:"被格雷斯科騙到這里困了上千年,本以為和你們人類應該是敵人,沒想到居然也有聯手的一天,對付的反而是自己的同族.不過,你的表現還真是讓我驚訝,這個年紀就有這樣的實力.剛才你出手的時候,如果我的感覺沒錯的話,你還能夠調動深淵之力?據我所知,那可是上古魔神的手段."

"當時是什麼況,以格雷斯科的實力,要封印你似乎不需要用欺騙的手段吧.我聽,當初你被格雷斯科擊敗,格雷斯科要殺你,還是圖坦卡蒙求,他才改變主意,決定將你封印在這里?"林立沒有接關于深淵之力的話,而是反問起了奈法的事,當然也並不是要揭奈法的瘡疤.他知道奈法不可能真的為了面子,當著羅格的面還繼續編造什麼一戳就破謊.同樣的一個事物,不同的人看,從不同的角度看,就會得到不一樣的結果,所以林立此時並不懷疑奈法的話,只是感到有些好奇罷了.

當然,林立的問話,還是相當直接的,其實和揭瘡疤並沒有什麼區別.奈法聽後也只能搖頭苦笑,瞥了一眼那邊靜坐的羅格,道:"是老羅格的吧!沒錯,我得承認,我的確不是格雷斯科的對手,那一次我敗得很徹底.不過,格雷斯科要想殺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畢竟當初的形和剛才不同,我要是想跑還沒人攔得住我."

"當時,我並不知道,格雷斯科是專門沖著我去的,還以為他是去找我那個弟弟,巧合遇到我們兩個發生爭執,才出手幫忙對付我.因此被格雷斯科打敗後,我沒有立刻拼著付出代價逃離.格雷斯科大概也看出我要逃的話,他會多費不少手腳,所以擊敗我之後,要和我做一個交易."

"然後,你就答應了?"林立有些懷疑奈法的智力了,身為邪惡規則的掌控者,這也太好騙了吧.

"沒辦法,格雷斯科提出來的條件,我沒有辦法拒絕.而且,我也沒有想到,親手摧毀永琱屁薵漸L,居然也不希望我成為新的毀滅之龍."奈法臉上閃過一縷不甘,就連脆弱不堪的人類,都有格雷斯科那樣的人物出現,憑什麼身為毀滅之龍後裔的自己,卻注定終生無法踏上巔峰.

"是什麼條件,讓你都失去了思考能力?"林立有些好奇的問道.

"他夜色峽谷中出現了一道大裂縫,需要一個聖域強者鎮壓大裂縫中的狂暴力量,只要我答應做這件事,就可以告訴我一些關于毀滅之龍的事,尤其是關于毀滅之龍與不朽之王那一戰的真實況."到這里,奈法頗為郁悶的看了羅格一眼,顯然羅格這一次拖自己下水的方式,和格雷斯科當初的方式簡直如出一轍.

身為邪惡規則的掌控者,居然被同一個方式算計了兩次,奈法心里除了郁悶就只有無奈了.誰讓自己的把柄這麼容易被抓住呢,就算明知道是不可為的事,為了實現心中的願望,也不得不去試一試.不過,好在這一次的危機是渡過了,只希望羅格知道的事對自己有用.

"我有些不太明白,這件事對你很重要嗎,你不是已經知道成為毀滅之龍的關鍵了嗎?"聽到奈法的抱怨,林立不禁有些奇怪了,毀滅之龍與不朽之王那一戰的真實況,對奈法真就那麼重要嗎?

"如果有人不允許你踏入聖域境界,號稱你踏入聖域就要干掉你,而且擺明了你擁有聖域級別的實力也無力抗衡對方.你是先不顧一切的踏入聖域境界,還是先搞明白為什麼,想清楚要怎麼解決再呢."

"被格雷斯科騙來這里之前,我只是想知道怎麼對付我那個弟弟,想知道不朽之王究竟為什麼要讓他制約我.被格雷斯科留下之後,我才終于知道了,想要成為毀滅之龍,遠不是我之前想象的那麼簡單."

如何成為新的毀滅之龍?這個問題對于奈法來,其實早就有了一個答案,自己的弟弟圖坦卡蒙所守護的,黑石山脈下毀滅之龍阿紮達斯的骸骨,很可能就是自己成為毀滅之龍的關鍵.但是,奈法在得到這個答案的同時,如何成為新的毀滅之龍這問題,需要的卻已經不僅僅是這個答案了.

按照一直以來的法,毀滅之龍要摧毀永琱屁,所以不朽之王才將其擊殺,而對于奈法來,這個法顯然還不夠合理.圖坦卡蒙是受不朽之王的安排,守護黑石山脈的毀滅之龍骸骨,如果是為了永琱屁蟥晱i以理解.可是,為什麼就連親手摧毀永琱屁薵漁皝p斯科,也要禁止新的毀滅之龍出現.

奈法如果不搞清楚這個問題,就算現在毀滅之龍的骸骨擺在面前,恐怕也沒有膽量踏出那一步.所以,毀滅之龍隕落的那一戰,在他看來應該是一個關鍵,只有搞清楚那一戰的真相,知道不朽之王的真實用意,自己才能有所針對的考慮下一步要如何去走.

林立雖然對奈法沒什麼好感,不過對奈法的命運,倒的確是有點同了.先是不朽之王,又是格雷斯科,安瑞爾世界先後兩位神一般的強者,都不想讓奈法成為毀滅之龍,這等于是斷絕了他踏上巔峰的可能.這在普通人來沒什麼,可對一個有至高追求的人來,卻絕對是一個最大的悲劇,典型的心比天高,命比紙薄.

"好吧,看起來這個似乎對你的確很重要,難怪你會上當.不過,你難道沒有想過嗎,格雷斯科是什麼時候出生的,毀滅之龍是什麼時候隕落的,他會知道那一場只有兩個當事者知道的戰斗?"林立當然不相信奈法會看不出這個問題,只是好奇格雷斯科是怎麼解釋的.

"開始的時候,我當然也不相信他的話,不過後來他和老羅格一樣,了一些關于那一戰的細枝末節,雖然不重要,卻足夠證明他的確是知道的."到這里,奈法扭頭看向羅格,想到自己被炎龍洛薩追殺的悲慘經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忿忿道:"老羅格,休息了這麼久,你那傷應該差不多了吧,別忘了當初可是我頂在前邊的,現在是不是應該把你知道的事出來了."

"我也沒有想到,那個時候你會站在我前邊,這可和你的性格有些不太一樣."羅格仍然閉著雙眼,語氣中帶著些許的嘲諷,卻讓人明顯感覺並非出于惡意.

其實,當時看到奈法龐大的龍軀擋在自己身前,羅格心中的驚訝,不亞于看到太陽從西邊出來.雖然這其中也有交易的原因,但是在那種千鈞一發的況下,奈法能夠做出那樣的選擇,卻也不是單純一句交易能夠一筆帶過的.

雖然做了一千多年的對頭,更是知道了上一次自己沉睡時,奈法給黑暗神殿帶去了多麼嚴重的劫難,但是隨著這一次共同對抗炎龍洛薩,奈法在羅格眼中,似乎已經不再是欲除之而後快的敵人了.

"哼,如果不是為了知道當年那一戰的事,你是死是活和我有什麼關系."奈法很是直白的道.

"的確是這樣,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你怎麼能肯定我得對你有用,萬一我所知道的都是從格雷斯科那里聽來的呢."羅格終于睜開了雙眼,目光中透出幾分戲謔之色.

剛才奈法與林立的對話,羅格都聽在耳中,尤其是聽到奈法,格雷斯科似乎也清楚那一戰的事,心里更是無比驚訝.可是,他翻遍自己的記憶,也不記得和格雷斯科過這件事,甚至沒有對任何人透露過一星半點,格雷斯科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那有什麼,我正可以互相印證一下,格雷斯科可能會編一些謊騙我,但他沒有理由對你也假話吧,你們當初不是最親密的戰友嗎!"奈法顯然早就考慮到了這個問題,並沒有因羅格的話而產生困擾.

"好吧,關于那件事,格雷斯科是怎麼告訴你的,我想先聽聽你所知道的."羅格剛才搜遍了記憶,也想不起自己什麼時候透露過當年的事.不過畢竟相隔時間太過久遠了,即使是聖域強者的記憶力再好,也不可能把上千年前每一天的事都記在腦海中.

對于羅格提出的這個要求,如果是在以前,奈法肯定是不會答應的,這可是自己證明羅格有沒有謊的一個最有效的依仗.一旦自己把知道的都了出來,羅格再在這個基礎上胡編亂造,那自己就只有乖乖上當了.

不過現在,經過這一次並肩戰斗,盡管奈法不願意承認和羅格之間有什麼戰友之誼,但也的確對羅格多了幾分信任.因此,只是猶豫了片刻,奈法便拋開了心中的顧慮,對羅格講起了自己所知道的事.RO.




上篇:第九百零九章 沉睡     下篇:第九百一十一章 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