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一十二章 驚天一箭  
   
第九百一十二章 驚天一箭

第九百一十二章 驚天一箭



那里是冰雪魔獸的世界,現在已經很難見到的冰嚎,是那里最常見的魔獸,至少都擁有接近傳奇級的力量,而且數量極其龐大.而更加強大的冰雪女妖,雪巨人,冰霜巨龍等等洪荒魔獸,數量也都不在少數,其中不乏實力接近聖域的強大存在.

不那些頂級存在的強大魔獸,光是最普通的冰嚎,隨便一頭都足以摧毀一支人類的所謂精銳jūn隊.當初在巨龍山脈,林立就遇到一頭十幾級的冰嚎,而那頭冰嚎就曾經讓羅蘭城城主組織的精銳剿匪軍鎩羽而歸.

而在黑暗年代的洛克丹莫,十幾級的冰嚎簡直算是最底層的魔獸了.

不要指望魔獸會遵守人類劃分的邊界,像羅格所在的這種位于邊界上的崗哨,一向是魔獸們喜歡光顧的地方.同時也是更換哨兵最頻繁的地方,或者不能是更換,只是派駐,不斷的派駐.如果有派駐記錄的話,不定人們會發現,一個的崗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在理論上駐紮了一支龐大的jūn隊.

羅格來到這個崗哨,成為了一個每天都徘徊在生死線上的哨兵.青年時的他,其實並沒有什麼大無畏的勇氣,夜里的魔獸嚎叫經常會將他嚇醒,再也無入睡.

實際上,如果那件事,再晚發生幾天時間,也許羅格也會成為消失的哨兵大軍中的一員.

那一天,是羅格來到崗哨的第六天,火爐上的鍋中,煮著還算濃稠的糙米粥.這種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成為魔獸腹中餐的生活里,哨兵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先別虧了自己的肚子.聽到鍋中傳出咕嘟嘟的響聲羅格端起鍋,向那張經曆無數主人的殘破餐桌走去,准備開始享用自己的早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地面傳來一陣劇烈的晃動,羅格一個沒穩住,一鍋糙米粥全都扣在了地上.但是,羅格已經顧不得去可惜自己的早餐了,這樣的異狀可不是一頭兩頭魔獸能夠造成的,這讓他想到了傳中那恐怖的黑潮.

羅格一直等到地震稍稍平息,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向著屋子外面心的探去.崗哨建在高處,除了視野開闊之外,更讓人根本躲也無處可躲,逃也無處可逃,為得就是防備哨兵不顧職責自己逃命.

這一看,羅格心里稍稍松了口氣,視線中並沒有傳中的黑潮.只是很快,一聲震天的龍吼,卻又讓羅格幾乎被嚇癱到地上.要知道那時他可還是個普通人沒有被一聲龍吼直接嚇死過去,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當羅格循聲看去,就在崗哨的對面,洛克丹莫的天空中,看到了自己一生都無忘記的景象.

$陰$沉沉的天空中烏云翻滾,濃厚的好像要落到地上一樣.而在滾滾烏云中,一頭身型無比龐大的黑色巨龍,拍打著幾乎可以蓋住一座城市的肉翼仿佛俯視蒼生的神靈,讓人不由得生出頂禮膜拜之心.

羅格只知道,天空中的那頭黑色巨龍,絕對比所有傳中的巨龍還要強大,因為那黑龍的身軀比最誇張的傳中的巨龍還要巨大.當時只是一個普通人的羅格也只能從體型的大上,來判斷那巨龍的實力大.

羅格緊張的躲在崗哨的屋中盡管知道這屋不會為自己提供一丁點保護,但待在里邊多少會讓心里有點安全感.就在羅格胡思亂想,猜測那黑龍出現的原因時又看到天空中濃重的烏云,突然好像被利刮斬開一樣向兩邊分開,一個人影眨眼間出現在了黑龍面前.從那個人影的身高體型看,羅格隱隱猜到那可能是一位高等精靈中的強者.

黑龍和後來的高等精靈,在天空中對峙了片刻,似乎交談了一些什麼,不過那就不是羅格能夠知道的了.

接著,雙方似乎是談崩了,那頭黑龍發出一聲咆哮,周圍濃厚的烏云都在咆哮聲中被沖散了.而那個高等精靈,似乎也不打算跑,雖然身體向後退了一些,但緊接著就開始施放聲勢駭人的魔了.

那個時候的羅格,連真正的魔師都沒有見過,只是聽什麼鄉間傳到魔"轟"一下子打過去,整個人就不見什麼什麼的.他看著天空中的激戰,只是覺得心跳加速,至于誰都用了什麼魔,誰都用了什麼力量,那是根本看不懂的.

一時間,天空中充斥著巨龍的咆哮聲與魔的轟鳴聲,一股股強大的力量不斷爆發出來,好像要將天空都撕裂一樣,整個空間都在隨之不住的抖動,羅格藏身的崗哨屋也不甘寂寞的發出搖搖$欲$墜的咯吱聲.

以毀滅之龍與不朽之王的境界,這一戰甚至可以稱得上是神戰級別的,如果真有魔師能夠旁觀,所獲得經驗絕對可以讓其受益終我即使是羅格,當初雖然不懂魔,但是在成為魔師之後,每每回憶起當時的景,仍然總是會從中感悟到一些什麼.

但是,別當時的羅格只是一個普通人,就是一位傳奇師,想要在那神戰級別的戰斗余波中生存下來,也是非常困難的.不過,不知道是羅格的幸或不幸,在一個巧合之下,不朽之王所散發的sǐ亡氣息,侵蝕了他的身體,讓他從那場戰斗中活了下來,卻又不能稱為活著.

"不朽之王被毀滅之龍的魔轟開,直向著我的方向這邊飛來,雖然距離仍然還很遠,可是躲在屋中的我,卻感覺到了一股$陰$冷的氣息突然將我包裹了起來,然後好像有生命一樣,拼命的向著我的身體里鑽去.後來,我知道,那是不朽之王散發出的sǐ亡氣息,而我在那天之後,也在sǐ亡氣息的侵蝕下,成了一個不生不死的半亡靈生物."

羅格稍停了一下,微微有些感慨,如果不是自己被sǐ亡氣息侵蝕,恐怕也無在那場戰斗中活下來.也正是因為那股不朽之王的sǐ亡氣息讓自己走上了黑暗師的道路,同時憑借對那場神戰的記憶,不斷的提升實力直達聖域.

"毀滅之龍施展了最強大的魔末&日&天災,整個空間好像在那一刻被從安瑞爾世界分割了出去,除了戰場的空間之外,周圍都陷入了一片虛空之中.這時,不朽之王取出了他的武器,那是一張外形古樸的弓,還有七支擁有著不同力量的利箭.""第一箭射出,整個空間變成了赤天空中的燃燒的火云,地面上是流動的岩漿.""第二箭射出,整個空間溫度降到了極點,雪花飄灑,只是雪落入岩漿卻不化,反而在岩漿中堆起一座座雪山.""第三箭射出,毀滅之龍身體突然失去光澤,好像刹那間衰老了許多."

"第四箭,神聖的光芒沖破了虛空毀滅之龍冉身的黑霧,好像陽光下的積雪一樣,的消融.""第五箭,那是比一切黑暗還要深邃的黑暗,即使是在毀滅之龍的黑霧中,也顯得極為搶眼,所過之處大片的黑霧被吞噬得一干二淨."

"第六箭……射中了毀滅之龍的頭顱,我不知道那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只是一道閃電,毀滅之龍的頭顱竟被射底""不過,毀滅之龍不愧是能夠與神靈抗衡的守護巨龍,即使是失去了頭顱,卻依然爆發出了極為恐怖的力量.不朽之王沒有來得急射出第七支箭在毀滅之龍的反擊爆發之下也受了傷,而毀滅之龍也借著這個機會立刻逃遁得不見了蹤影.我所知道的,也就到這里了."

羅格感歎的搖了搖頭,那神一般的存在果然是不能用凡人的眼光看得,連頭顱都沒有了居然還能反擊逃遁.

羅格所知道的,果然並不比格雷斯科多,只不過是從另一個角度講述罷了.不過,奈的臉上,也沒有露出失望的表,而是道:"後面的事,我倒是知道,毀滅之龍失去頭顱後,依然重創了不朽之王,而後逃回了黑石山脈,沉睡在黑石山脈的深處,想要等待力量複蘇之後,再去找不朽之王報仇.但是在他沉睡的瞬間,一支箭卻穿過時間與空間,徹底殺死了他.""什麼,難道那就是不朽之王沒有射出的第七支箭?那究竟是怎麼樣的一支箭啊!"

羅格一直以為是不朽之王追了上去,然後將毀滅之龍徹底擊殺的,卻沒想到僅僅是射出了一箭.洛克丹莫在輕風平原最北端,而黑石山脈又在什麼地方,這兩個地方恐怕隔了有半個大陸了吧.那支箭究竟有著什麼樣的力量,竟然隔著這麼遠,將進入黑石山脈深處的毀滅之龍射殺.

"那一箭,如虛如實,仿佛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似乎能夠穿透世間的一切枷鎖.毀滅之龍雖然失去頭顱,雖然在反擊和逃遁中消耗了極大的力量,但仍然擁有著站在這個世界巔峰的力量.但是那一箭,讓他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仿佛那支箭原本就存在于他的致命要害之處."

奈轉述著對于那一箭的描述,但在轉述當中,自己卻也無想象,那究竟是怎麼樣的一箭.

現場一時有些沉默,不管是奈還是羅格,似乎都陷入了對不朽之王那最後一箭的想象中.

"咳"林立輕咳一聲,打破了短暫的沉靜,對奈道:"聽你最後的意思,難道黑石山脈深處,圖坦卡蒙所守護的是一具完整的,或者只失去了頭顱的毀滅之龍骸骨?"

林立記得當初在黑暗王座中,用毀滅之龍魔晶收黑暗之主時,康納里斯曾經過,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毀滅之龍的骸骨了,不朽之王在擊殺了毀滅之龍後,將毀滅之龍的骸骨全部用在了七座天空之城的建造中.唯一留下的,就是一顆掛在奧斯瑞克陵墓中,用來做裝飾的毀滅之龍的一只眼睛.

可是,按照奈所,毀滅之龍逃回了黑石山脈,然後被不朽之王用一箭穿越時空擊殺.當然,不朽之王也可能是後來趕過來,收獲了自己的戰利品,那麼圖坦卡蒙又守護什麼呢.不朽之王難道在收獲了毀滅之龍的骸骨,還特意留點東西,專門等以後讓圖坦卡蒙來看著?

奈搖了搖頭,道:"那你只能去問我那個弟弟了,在他的守護之下,我根本沒有機會見到毀滅之龍的骸骨,所以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樣的.""哦"林立點了點頭,不過又扭頭問羅格:"您看到了不朽之王射落了毀滅之龍的頭顱,那麼毀滅之龍的頭顱後來"……""我只記得,毀滅之龍的頭顱落向了輕風平原的方向."

羅格回憶了一下道.

林立摸了摸下巴,年代那麼久遠,看來就算是知道確切的地點,毀滅之龍的頭顱也不用想了.至于毀滅之龍的骸骨,有圖坦卡蒙守護著,自己也不惦記了,不過這也無所謂了,反正自己戒指中還躺著一具完整的龍尸呢.

完當年那場神戰之後,林立看羅格狀態似乎比之前好了一些,于是也不想就此錯過機會,把自己在晉升二十四級後的一些感悟一些問題,趁機拿出來向羅格諸教.如果不是當初羅格一句指點,林立就算晉升二十四級,也僅僅是晉升二十四級,根本不可能獲得那一絲聖域的氣息.而現在,雖然不能達到了二十四級夠峰,但只憑借那一絲聖域氣息,林立的實力就絕對不比任何一個二十四級巔峰的傳奇強者差.

而面對林立的誠心清教,羅格也毫不吝惜自己的知識,並不因林立不是黑暗神殿的人而有絲毫的保留.一旁的奈也不甘寂寞,時不時的也要插上幾句,雖然他掌握得是毀滅與邪惡規則,但是聖域級的見識,也不是林立現在能比的.

永暗祭壇,黑暗大祭祀森德羅斯,雙手抄在寬大的袍中,面色$陰$沉的看著祭壇底部,那道已經在封印的力量下合攏的大裂縫.森德羅斯身後,是黑暗議會的五位大祭祀,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難掩的憂慮.




上篇:第九百一十一章 往事     下篇:第九百一十三章 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