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一十五章 忙碌  
   
第九百一十五章 忙碌

第九百一十五章 忙碌



而就在納克要進庫房的時候,卻從遠處又來了一位身材干瘦的老者,還沒到近前就喊道:"納克,給我拿二十朵百結花出來,我有急用."

納克停下腳步,轉回身苦笑著對來道:"馬卡羅萊大師,喬安那里已經把百結花全要走了,您要的話,我這里只能給您找五六朵出來,要不還是等商隊回來吧.一

對于任何一個尊力來,藥劑師都是必不可少的,黑暗神殿自然也不例外.雖然森德羅斯本身就是很有造詣的藥劑大師,但畢竟還是黑暗神殿的領導者,不可能全部時間都用在配制藥劑上邊.而且,配制藥劑,是森德羅斯的興趣,卻不是他的追求,他的真正追求還是希望有朝一日踏入聖域境界,成為站在安瑞爾世界炭峰的聖域強者.所以,負責配制黑暗神殿日常需要的藥劑的人,還是有專門的一批藥劑師來做,而馬卡羅萊正是黑暗神殿的首席藥劑師.

雖然馬卡羅萊的實力,只是一個十七級的大魔導士,但是憑著首席藥劑師的身份,在黑暗神殿也是相當有地位的,就算是森德羅斯和黑暗議會的幾位大祭祀,每次見到他也是非常的客氣.

只不過這幾天,馬卡羅萊的心很是不爽,幾次來庫房取需要的草藥,卻幾次都被告之有人提前全部取走了.然而,他回去詢問手下的藥劑師們,卻是誰也不承認有過私自從庫房取草藥.

"是哪個兌崽子,要那麼多百結花回去做菜嗎!納克,你子是不是把草藥都私自倒賣了,今天要是不給我個,我們就找地方理去!一馬卡羅萊幾步沖到近前,跳著腳得發泄著心中的不滿.

納克一臉的苦笑,伸手指了指正往一邊躲的喬安,對氣急敗壞的馬卡羅萊道:"馬卡羅萊大師,這個可怨不到我頭上,你還是問喬安吧."一邊著一邊給了喬安個抱歉的眼神,他可不想平白被老頭臭罵一頓.

馬卡羅萊的罵產頓時一停然後呼的一下轉向喬安,兩眼惡狠狠的好像要吃人一樣盯著喬安,咬牙切齒的道:"喬安是吧,我怎麼不記得黑暗神殿有你這個藥劑師呢,那麼多的草藥,你不會是都當飯吃了吧!"

"呃,馬卡羅萊大師,您誤會了,這草藥不是我用的是費雷大師要的,而且森德羅斯大祭祀有過吩咐,一切都要以費雷大師的需要當先,所以您還是再等一等吧."喬安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兩步,頂著馬卡羅萊吃人般的目光,硬著頭皮解釋了一句了

"費雷,什麼費雷大師……好像有點耳熟,"馬卡羅萊正要繼續破口大罵不過仔細想了一下喬安的話,又覺得這費雷的名字好像聽過.

"費雷大師是黃昏之塔的會長,也是一位藥劑大師,森德羅斯大祭祀也很贊賞他的藥劑水平.這一次,費雷大師好像是要為大祭祀配制一種藥劑,所以大祭祀讓我給他做助手並且支待一切事都要以他的需求為先."喬安連忙又解釋道.

"原來……開什麼玩笑,配制什麼藥劑需要這麼多的草藥,你這些天取的草藥,都足夠我配制一百支黑暗之影了!"在喬安的解釋下,馬卡羅萊想起了這個費雷大師是何方神聖,但是怒火卻並沒有因此而減少.他幾步走到納克的而前一把將納克手中的單子搶了下來,這一看頓時更是火冒三丈,不由罵道:"什麼藥劑大師他是什麼藥劑大師,這幾種草藥能用在一起嗎,要的數量還這麼大,他想干什麼!"

喬安對藥劑有一些了解但不是真正的藥劑師,真藥劑水平恐怕也就是個初級的水平.對于林立究竟在配制什麼藥劑森德羅斯和林立不,只憑這幾天的觀察,他是無論如何也看不出來的.更何況,這幾天林立只是在做實驗,驗證一些配制黑暗禮贊的技術手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配制成品藥劑的打算.

因此,聽到馬卡羅萊的追問,喬安也一下子憋在了那里,根豐不出個一二三來,只能喃喃道:"這個是森德羅斯大師吩咐的,總之一定是很重要的……"

"他這簡直就是在濫用森德羅斯大祭祀給他的信任!我就不信配制什麼藥劑需要消耗這麼多的草藥,我看他是把大部分草藥都裝到自己的口袋里了吧,這些異教徒果然是不可信的!"馬卡羅萊憑借自己藥劑大師的經驗,立刻就對事的真相做出了一個自認為最合理的判斷.

"不,不是的,費雷大師不是那樣的人,"喬安當然知道,費雷不是那樣的人,因為他親眼看著大量的草藥被變成了廢渣,盡管這似乎還不如偷偷裝入自己口袋.

"哼,我看這件事,你也逃不脫干系,帝我去見那費雷,看我怎麼當面戳穿他的把戲!"著話,馬卡羅萊上前不由分的一把抓住喬安.

安靜的實驗室中,林立微皺眉頭,很隨意的坐在一張桌前,手中的筆在紙上不斷發出刷刷的聲音,一張張寫滿各種公式的紙被丟在一旁.終于,林立筆勢一頓,眉頭漸慚舒展開來,看著紙上的驗算結果,臉上浮現出一縷了然之色.

將筆往桌上一丟,林立猛得站起身來,三兩步走到實驗台前,再次開始忙碌了起來.一種種珍貴的草藥,在林立運用各種手處理後,被精煉成蘊舍龐大力量的汁液,整齊的排列在試管架上,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芒.

而就在這個時候,實驗室的門突然打開了,馬卡羅萊拉扯著喬安從外面走了進來,卻正看到林立在實驗台前忙碌的景象.喬安一路解釋一路掙紮,想要從馬卡羅萊手中擺脫,好去向森德羅斯大人報告,可直到被拖到實驗室中,也終于知道事沒有挽回的余地了,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在喬安想來,以馬卡羅萊的爆胖氣,肯定是一闖A實驗室就要開始大鬧一場了,畢竟一路上都是罵罵咧咧的,嘴一刻都沒有停過顯然已經氣憤到了極點.所以見無阻止馬卡羅萊闖入實驗室,喬安只好掩耳盜鈴似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至于究竟會發生什麼,那還是隨他去吧.

然而,讓喬安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從推開實驗室的大門進來,隨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馬卡羅萊居然沒有如想象中那樣爆發,反而是安靜得連呼吸似乎都刻意的放緩了.喬安心懷忐忑的放開自己捂著的眼睛,心的看了一下旁邊的馬卡羅萊,卻見這位剛才還大喊著要揪出騙子的藥劑大師,此時卻微微張著嘴,看著不遠處實驗台前的那個身影,眼中閃爍著一種奇異的光芒.

其實,像這種數負雇主不懂藥劑學,要配制對方不知道的藥劑,然後在配方中夾帶自己想要的草藥的事,在藥劑師當中並不少見,應該算是一種潛規則吧.馬卡羅萊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做過這種事,並且知道不少同行們也都在做,就算是被發現了,還會這是為了配方的保密.但是這一次,馬卡羅萊實在是想象不出,究竟一個人腦袋要抽筋到什麼程度,居然做得如此不加掩飾.

然而,真正闖入實驗室,看到實驗台前那個忙碌的身影,馬卡羅萊卻立刻被吸引住了.找麻煩的心恩被他暫時擱置到了一邊,眼睛緊盯著林立的每一個動作,心里則不由得有些感歎,這個費雷還是有些真本領的,可惜就是做得事有些讓人不恥.

馬卡羅萊能夠成為黑暗神殿的首席藥劑師,自身在藥劑學上自然也是有著相當造詣的,此時看著林立在實驗台前的操作,看著那行云流水一般的動作,看著舉重若輕般施展出的一個個高超的手,一時之間也有些不願意上前打斷.

林立當然知道有人來了,此時做的這些事,還不至于讓他陷入什麼境界之中,只不過想這黑暗神殿也沒什麼人能找自己的麻煩,干脆也就懶得去理會了,手上的動作一刻也沒有停頓.

"住……住手,你不要命了!"

就在林立將要完成最後工作,將一支試管中的汁液要向燒瓶中倒入的時候,沉迷于林立那行云流水般動作的馬卡羅萊,卻是猛然間清醒過來,一聲暴喝的同時,手忙腳亂的先給自己罩上了一個魔護盾.

回複舉報|2012011310:12

貼吧公益

草原

大魔師7

20樓

馬卡羅萊也不是徒有虛名的,雖然看到得只是試管中的汁液,但是憑著豐富的經驗還是能夠從汁液的顏色性質等方面,判斷出試管中的汁液是什麼草藥的精華.而現在,他完全可以肯定,對方在向燒瓶中添加的,正是火漿果的汁液.火漿果的汁液不是不能用,但前邊他親眼看到對方還在燒瓶中,加入了地血藤黑焰花等性質極端爆烈的草藥,而這個時候再加入火漿果,簡直就是給火藥桶中丟入了火種.

手那麼嫻熟,技藝那麼高超,怎麼在藥劑理論上犯這麼低級的錯誤!馬卡羅萊生出一絲愛才之意,可是此時做什麼都來不及了,那的一燒瓶藥劑一旦爆發,其威力恐怕將會接近傳奇級的魔.出提醒之後,馬卡羅萊也只顧得上給自己加一個魔護盾,然後就眼睜睜的看著試管中岩漿一樣的藥汁被倒入了燒瓶.

"呲"一聲輕響.

馬卡羅萊所預料的大爆炸,居然沒有發生,而那燒瓶中原本五顏六色的藥水,也隨著火漿果汁液的流入,頃刻間變成了清澈的橙色液體.不過,還不等馬卡羅萊稍稍放下心來,卻又看到那不知死活的年輕人做出一個駭人舉動,居然直接拿起燒瓶在面前搖晃了起來.搖晃完之後,對方更是直接湊到嘴邊,一仰脖子,將那燒瓶里的藥水都喝了下去,還伸出舌頭舔了下嘴唇,好像那藥水多麼美味一樣.

"桔子味",林立放下燒瓶,這才轉回身,看向實驗室門口的兩人,"喬安,我要的草藥呢,怎麼空著手回來了."

喬安面露苦色,連忙就要解釋.

"要草藥,還要什麼草藥,你把藥劑配制當成什麼了,你知不知道你剛才都做了些什麼,你……"不等喬安解釋,馬卡羅萊已經頂著魔護盾,幾步沖到了林立的近前,就要好好教玉一下這個不知死活的晚輩.

"這位是?"林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喬安.

"這是黑暗神殿首席藥劑師馬卡羅萊大師,"喬安一邊向林立介紹,一邊緊張的跟在馬卡羅萊身邊,生怕這老頭子做出什麼惹怒林立的苯動.

"子,你知道不知道,你剛才做的事有多危險?"馬卡羅萊聽到喬安給對方介紹自己,也是不由得收斂了一下脾氣,挺起干瘦的胸膛,話時還微微揚了揚下巴.

讓馬卡羅萊沒有想到的是,林立根本對他的首席藥劑師身份無動于衷,甚至于都有些無視他的存在,依然是一臉淡然的對喬安道:……哦,我不是過不要讓人來打擾嗎.算了,你去取草藥吧."

什麼?什麼!這今年輕人太囂張了!什麼叫不要讓人來打擾,堂堂黑暗神殿首席藥劑師,就連森德羅斯對自己都無比的客氣,居然在這里被當成閑雜人等了!馬卡羅萊原本還有些愛才的心思,想要提攜一下這個晚輩,這一刻卻終于忍不住再次憤怒了.

"你,你的老師是誰,簡直是太無禮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馬卡羅萊正要破口大罵,卻不料對方直接轉身又回去了實驗台,似乎還要做什麼藥劑實驗.他往前追了兩步,卻一眼看到了旁邊桌上的紙張,原本只是毫不在意的掃了一眼,可是視線剛一離開,卻又突然反應過來什麼,立刻轉了回去,並且直接沖到了桌上.

"這,這是……"馬卡羅萊看著寫滿各種藥劑學公式的紙張,忍不住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自己來這里的目的也直接被拋到了十萬八千里.




上篇:第九百一十四章 黑暗禮贊     下篇:第九百一十六章 摸到了那扇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