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一十六章 摸到了那扇門  
   
第九百一十六章 摸到了那扇門

第九百一十六章 摸到了那扇門



馬卡羅萊拿著那些演算的紙張,乎都有些微微顫抖,即使是以他大師級的造詣,對于紙張上的眾多公式,也有很多是一知半解,而一直以來的很多疑問,竟然也在一些公式的計算中找到了答案.他看得出來,紙張上的墨跡還很新鮮,很顯然都是剛剛書寫出來的,而在這個實驗室中,寫下這些東西的人恐怕是不會有別人了.

林立沒有去理會馬卡羅萊的舉動,反正自己所演算的結果已經裝在了腦海中,那些記錄演算過程的紙張也就沒有用處.馬卡羅萊能夠安靜得待在那里就算了,要是繼續吵鬧,林立也不介意直接把他丟出實驗室.

喬安見打不起來了,這才暗暗抹了一把冷汗,連忙過去從已經沉迷在各種公式中的馬卡羅萊的手里,心的抽出了那張被團皺了的草藥單子,然後快速的逃離了實驗室.

"費……費雷大師"馬卡羅萊看過幾張演算公式的紙之後,心里已經明白,這今年輕的藥劑師在藥劑學方面的造詣,早已經把自己甩出不知多少條街了.嗯想自己剛才的行為,他更是感到無比的羞愧,恨不得立刻捂著老臉逃離這里.但是,那些記錄著各種公式演算過程的紙張,卻又讓他實在舍不得就這麼離開.

要知道,那些紙上記錄的,都是林立為了配制黑暗禮贊而進行的一些演算,而黑暗禮贊是宗師級數峰的藥劑,所用到的都是藥劑學中最頂級配制技術.林立為了提高配制的成功率,將一些極難的技術都進行了拆分,深入的分析各個難點,並尋找出降低難度的解決方法.這些筆記,對于一般的藥劑師來,簡直就是一個藥劑學疑難問題詳解,對于藥劑師的水平提升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嗯"林立應了一聲,但是沒有回頭,手中的動zuo也是片刻也沒有停頓."費雷大師,您的這些筆記,不知道能不能讓我抄錄一下."

馬卡羅萊著臉道.剛才還人家什麼不知死活,現在又要抄錄人家的筆記,這可真是自己打自己夠老臉了.但是他很清楚,臉面這種東西,有時候該丟就要毫不猶豫的丟掉,有了這些筆記,自己的藥劑學水平絕對會有一個極大的提升,臉面算什麼東西."拿走拿走,別來煩我"林立不耐煩的道,那些對他來不過是些廢紙而已,遲早也是要丟掉的.

林立那毫不客氣的回答,馬卡羅萊聽在耳中卻仿佛天簌一般,當下便滿臉興奮的扮演起了清潔工的角色.

桌子上的筆記,地上的筆記,廢紙堆里的筆記,馬卡羅萊感覺自己就像走進入了一個巨大夠寶藏中一樣,越找越是興奮.

隨後的幾天里,實驗室中多了一位任勞任怨的清潔工,而且比任何清潔工都細心認真,從不放過實驗室中的任何一張紙片.

幾天之後,林立完成了全部的演算和實驗,自覺已經有了相當的把握,終于開始正式配制黑暗禮贊.而直到這個時候,馬卡羅萊才知道,這位年輕的藥劑師,竟然已經是藥劑宗師了,而且是要挑戰傳中讓藥劑宗師也束手無策的黑暗禮贊.

由于已經做了足夠的前期准備,所以配制黑暗禮贊的過程中並沒有出現什麼意外,森德羅斯和馬卡羅萊全程旁觀了配制過程,更是從配制過程中得到了極大的收獲.七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森德羅斯每一天都過得有些提心吊膽,直到看著林立將最後一種草藥加入,看著那燒瓶中的藥水向著傳中的樣子緩緩變化.

"森德羅斯大師,各位大祭祀,多謝這些天的招待!"

黑暗神殿外的黑曜石guǎng場上,林立面對送行的森德羅斯等人道."費雷大師,這一次多虧了你,不但幫助黑暗神殿渡過了這場劫難,還配制出了黑暗禮贊.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那個身份,你都將是我們黑暗神殿最親密的朋友,我們隨時歡迎你來作客."

森德羅斯臉上隱隱帶著難掩的一些激動,此時那珍貴的黑暗禮贊就放在他的身上,那就是通往聖域的鑰匙啊.

林立擺了擺手,沒有再多什麼,直接施展飛行術向著夜色峽谷外飛去.這一次在黑暗神殿,雖然是幫了黑暗神殿不少的忙,但是自己的收獲也是不.永睅虩婼え,自己晉升二十四級,還得到羅格的指點領悟了一絲聖域的力量,並且配制黑暗禮贊的過程中,自己的藥劑學水平也明顯有所提升,實際自己這一次絕對是賺大了.

離開夜色峽谷之後,林立並沒有立刻返回黃昏之塔,而是往萊丁王國的王都斯巴達城而去.黃昏之塔現在發展勢頭強勁,根本不需要他多去操心,所以他現在的重點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並且為以後的一些事做准備.

萊丁王都斯巴達城,出于保護萊丁王室的原因,光明神殿在這里布置的力量僅次于聖城德拉諾,由位列四位大主教之首的恩洛斯大主教親自坐鎮.當然,究竟是保護還是監視,這就看各自怎麼去理解了.

隨著光明神殿教宗陛下頒布的那條法令,黃昏之塔在萊丁王國的生意發展得極為順利,幾乎就在林立在黑暗神殿這段時間,在藥劑和魔法裝備方面,搶占了大量的市場份額.如今在這斯巴達城,黃昏之塔也經營了幾家規模頗大的店鋪,經營著黃昏之塔出品的藥劑和魔法裝備.

林立來到斯巴達城之後,首先就走到幾家店鋪轉了轉,看了一下店鋪的經營況,實際上也不上什麼指導不指導,這方面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同時更主要的也是通知黃昏之塔自己的行蹤,讓他們有什麼事就別跑去黑暗神殿找自己了.

從黃昏之塔的產業出來,林立如同閑暇散步一樣,沿著乾淨寬闊的街道,來到了位于斯巴達城中心的晨曦大教堂.由于斯巴達城的規模極大,光明神殿在這里的晨曦教堂也達到數十座之多,而位于城中心的晨曦大教堂,則是恩洛斯犬瑩敷主持教務的地方.

林立來到晨曦大教堂門前,並沒有引起人們夠太多注意,畢竟每天都有太多的光明信徒來往于教堂.不過,還不等林立讓教堂的牧師去通報,恩洛斯大主教已經滿面笑容的帶著人迎了出來.貼吧孤星取字.這一下,可就由不得人們不去關注了,一個魔法師裝扮的年輕人,居然能夠勞動恩洛斯大主教出來迎接,眾人紛紛猜測起了林立的身份."費雷,我一猜就是你來了,沒想到這才多久沒見,你竟然已經,"

"早在林立接近晨曦大教堂的時候,恩洛斯就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mo力波動,並且推測到林立的身份,不過真正見面時,卻又是被林立身上的氣息嚇了一跳,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對林立道:"走吧,我們進去談."

林立跟著恩洛斯進到教堂後面,恩洛斯先是介紹了一下身邊的兩個人.一個是負責斯巴達教區的衣主教索多瑪,也算是恩洛斯大主教的哥手,另一個是負責光明神殿在斯巴達教區武裝力量的光明騎士長哈瓦隆.

索多瑪和哈瓦隆,兩個人現在都還四十歲不到,能夠坐到如今的位置,應該也算是年輕有為的典范了.按照光明神殿的規則,這兩個位置是要傳奇級別的實力才能坐上的,他們兩人自然也不例外,而在這今年紀就擁有傳奇級別的實力,可想而知從到大也都是籠罩著天才光環的.

不過,也正是因為年紀的原因,雖然他們兩人的地位也算得上是光明是殿的高層了,但是對于教宗羅薩里奧中毒的事卻並不很清楚.因此,對于最近被光明神殿高層們掛在嘴邊的年輕魔法師,兩個人心中的好奇可想而知.

當然,他們並不懷疑那些溢美之辭的真實性,光明神殿的然層不可能集體腦殘,也沒有什麼不服氣的想法,那對于他們這今年紀來已經有些太幼稚了,只是從內心里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而現在,看著林立那年輕的外表,感受著那身體中散發出的在大的mo力波動,索多瑪和哈瓦隆都不由得被驚呆了.如果不是早聽恩洛斯過林立的年紀,兩個人恐怕會認為眼前這今年輕人,根本就是一個老怪物偽裝出來的.才二十歲出頭啊,那mo力波動恐怕已經不比恩洛斯大主教弱了,這今年輕魔法師真得是人類嗎!"索多瑪主教,哈瓦隆騎士長,很榮幸見到兩位"聽了恩洛斯的介瓦後,林立很客氣的和兩人打了聲招呼."哦,費雷大師,您好."

索多瑪和哈瓦隆兩人,好像突然間驚醒一般,連忙向林立回禮.隆恩洛斯對兩個手下的表現完全理解,因此沒有計較他們一時的對態,而是笑著將林立讓到了坐位上,道:"費雷,坐吧,不要介意,別是他們兩個,就是我剛才見到你時,也被你的變化嚇了一跳.我記得你去黑暗神殿的時候,應該是已經達到二十三ji頂峰了吧,真不知道你在黑暗神殿遇到了什麼,這才過去多久,竟然又有了突破.""這也要多謝森德羅斯大師的指點,而且還讓我翻閱了黑暗教典"恩洛羅和森德羅斯有著很深的友誼,所以林立此時起黑暗神殿和森德羅斯,也沒有太多的顧慮.

"那個死人臉是什麼水平,我還是很清楚的,他的指點能夠讓你晉級,我倒是不會懷疑.不過,我看你現在恐怕不只是晉級那麼簡單吧,如果我的感覺沒錯的話,你是不是已經看到了那扇門."

恩洛斯看著林立,和當初的森德羅斯有些相似,目光中帶著幾分期待的神.

聽到恩洛斯的問話,索多瑪和哈瓦隆立刻把目光齊齊的聚到了林立的身上,他們知道恩洛斯的話是什麼意思,因此看著眼前這位年輕的魔法師,甚至自己的心跳都驟然加快了許多.現在安瑞爾世界的聖域強者,基本都是黑暗年代末走過來的,他們的事跡對于絕大多數人來,無異于神話一般.而此時,盡管對方的回答,應該和兩個人沒有什麼關系,但是能夠見證一個神話的誕生,在他們看來似乎也是一種無比榮耀的事.

在三個人的注視下,林立點了點頭,道:"是的,只是還並不真切."

林立回答的聲音很輕很平淡,但是聽在恩洛斯等人耳中,卻如同雷鳴閃電一般,索多瑪和哈瓦隆兩人更是一下子顯得呼吸急促,甚至身體都不可抑制的微微有些顫抖.聖域境界,對于絕大多數人來,根本就是一個妄想,即使是對于大多數傳奇強看來,也只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夢想.但是現在,一個正在從傳奇走向聖域的人就在眼前,即使這只是在別人身上看到夢想的實現,卻也足夠讓他們感到無比激動了.

恩洛斯並沒有向林立詢問太多黑暗神殿的經曆,做為森德羅斯多年的好友,他很清楚這會讓被詢問的人多麼尷尬.于是,在詢問過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之後,恩洛斯將話題又轉到了自己的另一個興趣上,拿出一本筆記向林立諸教起了藥劑學上的問題.

索多瑪和哈瓦隆已經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眼前的恩洛斯大主教簡直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完全沒有了往日&的威儀.

此時的恩洛斯大主教,一手拿著筆記,一手拿著筆,一邊詢問著各種問題,一邊快速認真的做著記錄,就如同一個勤奮好學的學生.

對于藥劑學,索多瑪和哈瓦隆並沒有什麼了解,也沒有太多的興趣,所以雖然對恩洛斯向林立求教感到驚訝,卻遠不如剛才聽到關于聖域的信息更震撼.兩個人坐了片刻,終于還是坐不住了,今天看了恩洛斯大主教這個樣子,天知道以後要被怎麼收拾.




上篇:第九百一十五章 忙碌     下篇:第九百一十七章 欣欣向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