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二十四章 真正醒來  
   
第九百二十四章 真正醒來

第九百二十四章 真正醒來



所幸,當時林立雖然有些動心,但除了顧忌沉睡中的羅德哈特之外,更多是舍不得冰極與赤炎形成的那個天然魔領域,這才沒有貿然收取冰極與赤炎.這算什麼呢,看來有的時候,貪心也有貪心的好處,要是當時林立不那麼貪心,那後果可就沒想象了.

當然,即便是現在,以林立如今的實力,比起當初已經不知強大子多少倍,可眼前的局面似乎也好不到哪去.羅德哈特手中的永凍之刃,每一次揮出,都讓林立冷汗直冒,每一次都讓林立有種在生死之間徘徊的感覺.

林立的頭發都被汗水沾濕了,雖然身上沒有什麼傷痕,可是形象卻依然顯得極為狼狽.羅德哈特的每一劍,都是以致命位置為目標,如果林立身上真得出現什麼傷痕,那恐怕也就離死不遠.

雖然幾次攻擊都被對方躲了過去,但羅德哈特那蒼白的面孔上,卻依然沒有表現出任何緒,雙瞳中的靈魂之火也仿佛凝固一樣,甚至沒有一絲明顯的波動.羅德哈特的動作,也沒有絲毫的停頓,一劍落空之後,緊接著又是閃電般的一劍向著林立刺去.

閃電般的一劍,那可不是誇張的形容,而是真正如同在這漆黑的洞中劃過的閃電.林立原本就提著的心,更是險些從肚子里跳出來,手中太陽王權杖連連點出,瞬間在面前施展出十幾層防禦魔.同時,他更是將精神力注入身上的領域袍,全力激發袍上的空間力量,竭力扭曲周圍的空間.

"嗤!"一道劍光,從林立的臉頰旁掠過,斬斷一縷被汗水沾濕的頭發,直射向後方洞的岩壁.這地下宮殿所處的位置,也不知距離外面有多遠,但是那一道劍光射入岩壁之後卻是直接在岩壁上開出一個天窗,竟然從外面透入了一縷陽光.冷汗再次不可抑制的冒了出來,林立都懷疑自己在被羅德哈特殺死之前,會不會因為不斷的冒冷汗而變干.

幸虧林立的身上,有這件不朽之王注入空間力量的領域袍,否則早就不知道死了幾次了.但是,林立心里更加清楚,只憑這領域袍,也不可能一直保證自己的安全.對于空間的力量,林立掌握得並不多如今只是強行激發領域袍的力量,還無做到隨意操縱空間力量的地步.這就造成他每一次扭曲空間,都是有跡可遁的,一旦被羅德哈特察覺其中的規律,恐怕他也就離死不遠了.

羅德哈特在刺出那一劍之後,就如同之前的數劍一樣,根本不看那一劍的結果而是繼續似乎非常隨意的回手將永凍之刃一揮,身上那死亡氣息凝聚de黑焰甚至都沒有一絲的晃動,卻是又一道十幾米長的弧形劍光向著林立那邊攔腰掃去.

好在林立早有准備,沒有因為躲過剛剛那一劍而沾沾自喜,就在頭發被削落的那一刻,已經是再次發動領域袍的力量.眼見著十幾米長的劍光攔腰掃過,林立的身影則好像水中倒影一樣,一陣扭曲後破碎消散而在他身後的岩壁上,也再次多了一道十幾米長的光槽.

面對羅德哈特輕描淡寫般的攻擊,林立每一次都要用盡全力去應付,至于反擊就根本不用考慮了.別林立沒有反擊的余力,就算是真的找機會施放出幾個傳奇魔,也根本無對羅德哈特造成絲毫的威脅.

不過在這個躲避的過程中,林立也漸漸感覺到了一些不對.林立是見過聖域強者出手的,而羅德哈特雖然表現出了聖域級別的實力,可是在攻擊手段上卻似乎有些僵硬似乎更接近于一種本能的表現.但這還不是重點,真正重要的是,作為被攻擊一方的林立,已經清楚得感覺到,羅德哈特的這種狀況正在漸漸消退.

想到羅德哈特雙瞳中那凝固一般的靈魂之火,林立腦海中突然閃出一個可怕的猜測,難道現在已經將自己逼得走投無路的羅德哈特,還沒有真正的從沉睡中蘇醒?而隨著戰斗的進行,羅德哈特身上的變化,實際上是逐漸在蘇醒的表現?

林立被自己這個想嚇到了如果此時的羅德哈特還沒有蘇醒就已經這麼強悍了,那麼當他真正蘇醒之後,那又會是怎麼樣的一番景.

現在為了躲避羅德哈特的攻擊,林立已經可以是傾盡全力了如果這還不是羅德哈特的全部實力,那麼……

隨著戰斗的進行,林立心中這個可怕的猜測,也逐漸得到了事實的驗證.羅德哈特的戰斗方式,正在發生著明顯的變化,從最初那種本能的揮灑力量,漸漸增加了更多的讓林立難以應對的技巧.最明顯的就是,曾經多次幫助林立脫險的,領域袍那扭曲空間的方,正在羅德哈特的攻擊中逐漸失去作用.

而與此同時,其他的幾處戰場上,也在隨著羅德哈特的蘇醒發生著變化.那些死亡騎士們,在對林立的眾多手下的圍攻中,已經不僅僅是依靠天衣無縫的配合了,而是開始運用到了更多精妙的戰術,這讓原本就處于劣勢的林立一方眾人,陷入了更加艱難的處境.

然而,這並不是最糟糕的況,林立心里清楚,一旦羅德哈特真正蘇醒,那尋是真正讓人絕望的時刻.而且,看羅德哈特和死亡騎士們的變化,恐怕羅德哈特距離真正蘇醒已經不遠了.可即便知道況正在不斷惡化,林立此時也無力去做些什麼,只能希望自己和自己的手下能夠多支撐一段時間.

終于,羅德哈特突然停下了對林立的攻擊,微微低著頭,讓人看不清面目,只是靜靜的站在半空當中,手中永凍之刃斜指地下.他身後原本隨風飛揚的腥披風緩緩落下,那一身死亡氣息凝聚的黑色火焰,也隨之停止了翻滾,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凝固了一般.

而戰場上的各個戰團中,那些再攻林立手下的死亡騎士們,也突然間停下了所有的攻擊,一個個將手中的騎槍直刺天空,仰起頭看向半空中的羅德哈特,仿佛在以最崇高的騎士禮向他們的王致敬.

戰場上瞬間一片安靜,即使是林立這一方的眾人,也沒有利用死亡騎士們停下來的空當反擊.當然,這並不是因為他們對羅德哈特也有什麼尊敬之心,也不是出于什麼道德道義,而是這凝重的氣氛讓他們不敢有絲毫的輕舉妄動.

"呵呵"一聲輕笑,不知是在嘲諷,還是自嘲,低著頭的羅德哈特,聲音低沉的道:"終于醒過來了,我應該如何感謝你呢,無名的子?"

luo德哈特的聲音很輕,但是在這死寂的戰場上,卻又格外的清晰.

盡管已經知道了眼前發生的一切,但是聽到羅德哈特親口出,林立還是瞬間有些汗毛乍起的感覺,一股不可抑制的寒意從腳底直竄到頭頂.

林立沒有接羅德哈特的話,因為他知道對方根本不是在詢問自己,只是全神戒備的注意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哈哈哈哈!"羅德哈特突然仰起頭來,發泄似的放聲狂笑,周身繚繞的那沉寂的黑色火焰,也在瞬間重新恢複了活力,並且十倍百倍的爆發出更加猛烈氣勢.

距離羅德哈特最近的林立,在那狂暴的氣息席卷而至的一刻,甚至險些從半空中跌落下去.穩住身形的林立,緊握著太陽王權杖,看著狀若癲狂的羅德哈特,卻仍然不敢放松一絲警惕.

羅德哈特狂笑了許久,終于笑聲漸漸平息,卻又大聲嘲笑似的咒罵道:"可笑,我最親愛的哥哥,你真的愚蠢得以為,我會為那些螻蟻的生命而懺悔嗎!從我踏上這條路,那些螻蟻就只能成為我站上頂峰的踏腳石,這才是他們生命的唯一價值!"

羅德哈特成為天譴騎士之後,率領死亡騎士團橫掃輕風平原,讓輕風平原人口銳減三分之一.盡管當時輕風平原人口不多,但那也有足足十幾萬人,真要起來,恐怕號稱屠夫的大領主奧斯瑞克也不過如此吧.正是憑借這十幾萬人的靈魂,羅德哈特順利踏入聖域,成為了安瑞爾世界有史以來第一位聖域級別的天譴騎士.

從羅德哈特的自自語中,林立聽得出來,當初維倫沒有徹底淨化羅德哈特,想必是被他假意的懺悔蒙蔽了.其實這也不能怪維倫,畢竟是親兄弟,但凡有一絲希望,恐怕也不會願意親手干掉自己的兄弟吧.

可問題是,你維倫顧念兄弟之一時手軟,卻要老子來吞這個苦果,這他媽的也太不公平了吧!理解歸理解,但林立心里對那位先知維倫,也是頗有些怨念的.

發泄了一通之後,羅德哈特的精神似乎也正常了一些,用微不可聞的聲音念叨了一句不知什麼,終于將目光轉到了林立的身上,道:"我要如何來感謝你呢,不如讓你的靈魂,與我的靈魂之火一同永生吧."

早就知道和羅德哈特之間不可能善了,對于羅德哈特這句話,林立一點也不感到意外.倒是羅德哈特之前聲念叨的那句話,雖然聲音幾乎微不可聞,而且是高等精靈的語,卻讓林立吃驚不,這位沒有經曆過黑暗年代的天譴騎士,竟然是在詛咒不朽之王!

還沒等林立想明白怎麼回事,羅德哈特已經舉起了手中的永凍之刃,身影猛然一閃,一劍刺向林立的心髒.而在羅德哈特刺出這一jian的同時,戰場中的那些死亡騎士,也紛紛放下高舉的騎槍,重新向林立一方的眾人發起了凶猛的攻擊.

這一次,可就和之前大不一樣了,在羅德哈特真正蘇醒後,這些死亡騎士的實力好像一下子被提升了數倍.他們的戰陣更加靈活,戰術更加巧妙,就連單獨個體的武力也有了極大的提升.而在死亡騎士們的圍攻下,原本就支撐得格外艱難的眾人,此時則陷入了真正的絕境當中,仿佛每一秒都是在生死之間徘徊.

骸骨龍那龐大的身軀上,開始出現越來越多明顯的傷口,即使是巨龍那強大的防禦力,似乎也無阻擋死亡騎士那銳利的騎槍.骸骨龍噴出一口熾熱的龍息,首當其沖的兩名死亡騎士卻是立刻身上爆發出一團濃重的黑色煙霧,緊接著兩名死亡騎士平舉騎槍從黑霧中沖出,直刺向骸骨龍那燃燒著靈魂之火的眼眶.

骸骨龍的龍息,其威力比起傳奇魔也毫不遜色,然而卻被兩個死亡騎士不閃不避的硬抗了過去.其實不只是龍息,擁有的骸骨龍,在力量方面同樣不比真正的巨龍差,不管是那足以撕裂大地的龍爪,還是可以抽斷山峰的龍尾,此時在死亡騎士們的身上威力都是大打折扣.

不得不,在羅德哈特這位聖域天譴騎士的各種魔加成之下,這些死亡騎士在魔防物防上簡直變態得令人發指.原本眾人還可以用一些強力的攻擊,將這些死亡騎士們逼退,以換取些許的喘息之機.而在羅德哈特真正蘇醒之後,這些攻擊卻幾乎全部失去了作用,連敵人的防禦都很難破開,眾人的處境也就可想而知了.

烏伊魯西的死亡之潮,只要他的魔力沒棄耗盡,就能夠無窮無盡的召喚亡靈大軍.而以他如今的實力,那龐大的魔力足以支撐死亡之潮幾天幾夜,都不會有絲毫的衰減.

然而,那恐怖的亡靈大軍,在死亡騎士的面前,簡直弱的可憐.

三名死亡騎士,結成簡單的三角戰陣,就那麼一路蠻不講理的碾壓過去,竟然是轉眼間就殺到了那漩渦大門近前,將這死亡之潮硬生生攪得煙消云散.

眼見著死亡之潮消散,烏伊魯西縱然心中焦急萬分,卻也是根本無計可施.他駕馭著骸骨巨龍,全部精力都用在了應對死亡騎士的攻擊上,骸骨巨龍的身上也已經布滿了槍刺與黑暗侵蝕的痕跡.




上篇:第九百二十三章 狼狽不堪     下篇:第九百二十五章 指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