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九百二十六章 淨化  
   
第九百二十六章 淨化

第九百二十六章 淨化



林立完全不像身處絕境之中,兩根手指輕輕的捏著那枚綠色指環,沖著羅德哈特微微一笑,淡然道:"看出來了吧,維綸當年可以淨化你一次,那麼我現在就可以淨化你第二次.對了,你大概還不知道吧,有位住在大裂縫里面的熟人托我告訴你,你哥哥當年帶走的那只指環,其實是一對的."

"不,不可能!"聽到林立的話,羅德哈特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隨即手中劍勢不再停頓,更加了幾分速度直向林立刺去.

林立一改之前的狼狽之態,嘴角的微笑絲毫不減,目光注視著羅德哈特的同時,精神力瘋狂的湧入手中的那枚指環當中.頓時,如同大壩決口一樣,無比純粹的神聖氣息,無窮無盡的噴湧出來,神聖的光華瞬間便充斥了整個宮殿,將羅德哈特的身影淹沒其中.

羅德哈特的身影,頓時僵立在當場,周身繚繞的死亡氣息形成的熊熊黑焰,在神聖氣息的壓迫下頹勢越來越明顯,晃動著如同暴風驟雨中的燭火.而他手中的永凍之刃,上邊所凝聚的強大的殺戮規則力量,也在那神聖氣息的沖刷下漸漸瓦解消散.

看著羅德哈特身上的變化,林立終于長出了一口氣,其實按照原來的計劃,自己是根本不用經曆這些危險的,只是沒想到羅德哈特的實力居然這麼強悍,險些將自己置于死地,幸好自己最終還是堅持下來了.

林立手中的指環,正是之前大裂縫之行的收獲之一,而他對羅德哈特的熟人,自然是大裂縫中那個想做毀滅之龍的奈.最初奈和林立做那個交易時,曾經就過,除了領域袍之外,在他手中還有其他的不朽之王的遺物,而這枚指環就是其中之一.

這指環可不是什麼由誰打造的魔飾品而是由永琱屁薵漯G實變化而成的,其中蘊含著無與倫比的神聖力量,足以淨化世間一切邪惡汙穢的存在.到神聖力量,林立手中的星辰碎片聖光,所蘊含的力量比起這枚指環強得不只一點.但是,想要發揮出聖光蘊含的無窮力量,還需要林立對聖光中的規則領悟到一定水平才行,而這枚指環卻只需要他注入精神力激發就可以.

這永琲G實變化的指環,奈手中曾經有兩枚,其中一枚就是在維倫和羅德哈特兩兄弟探查大裂縫時作為一個交易的報酬送給了維倫.

而這第二枚指環,則是在林立離開大裂縫的時候,奈號稱這東西留著礙眼,隨手丟給他的.實際上,也算是對之前欺騙林立的一個補償,只是奈沒好意思出來而已.

但是,這指環的力量雖然強大卻仍然不足以制服羅德哈特,更不用將他徹底的淨化掉了.要知道,當初先知維倫是什麼實力,那可是曾經擊敗過阿波菲斯的聖域強者,也沒有用這指環真正將羅德哈特淨化掉,也許其中有感的因素,但指環的力量不足肯定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而這也是林立為什麼在一開始的時候,沒有立刻將這指環拿出來的原因.

而現在拿出來則是因為時候到了,雖然由于林立的估計不足,事的發展有些偏離了原來的計劃,但是林立艱難的支撐到現在,卻又讓一切終于又回到了計劃中.

在這座羅德哈特覺醒的宮殿中,林立之前不計成本的進行了大量的布置但是從鎮魂歌陣到各種的高級魔陷阱,真正的目的只是為了困住羅德哈特一定的時間.因為在這些布置當中,林立隱藏了一個更加龐大的聖光普照魔紋陣列,而聖光普照魔紋陣列最關鍵的部分卻並不在這宮殿中,而是在宮殿的外面,在地下洞的外面.

此時在巨龍山脈中,地下洞外面,正對那座宮殿的地面上,光明神殿大主教恩洛斯,正帶著三百多名實力都達到十五級以上的光明信徒,排列出一個龐大得卻又非常古怪的陣型,而這才是聖光普照魔紋陣列最關鍵的部分.

聖光普照魔紋陣列的力量,無所不在卻又無跡可尋平常況誰也無察覺它的存在,但是一旦有神聖力量在其中爆發的時候,卻可以讓這種神聖力量得到數倍乃至十倍的提升.只不過這聖光普照魔紋陣列,並非是放幾個魔力源泉就能發動的還需要通過光明信徒不斷的祈禱來積蓄力量.

在林立原來的計劃中,就是用宮殿中的種種布置,將蘇醒的羅德哈特困在這里,只等聖光普照魔紋陣列力量積蓄完成,自己就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掉這位天譴騎士了.只是讓林立沒有想到的是,蘇醒後的羅德哈特太強悍了,宮殿中那些布置連一分鍾都沒撐住,就被他沖破了出去,結果自然就是少不了一場計劃外的惡戰了.

林立松開手指,那枚永琲G實變化的指環,靜靜的飄浮在半空,不斷的向周圍噴湧著神聖的光華.原本昏暗的宮殿,此時變得格外明亮,但是卻並不刺眼,無比濃重卻又不失柔和,直讓林立感覺一陣清爽,仿佛身體與靈魂中的一切雜質,都在神聖的光華中被滌蕩去了.

然而,對于天譴騎士羅德哈特來,這卻絕對不是什麼愉快的體驗.

在那神聖力量的籠罩下,羅德哈特身上的死亡氣息,被一絲絲的強行抽離焚燒,就好像硬生生從身體中抽筋剔骨一樣,那痛苦遠不是常人能夠想象.

曾經,羅德哈特體驗過一次被淨化的苦痛,並且咒罵著自己的哥哥陷入沉睡.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數百年後自己從沉睡中蘇醒,迎接自己的竟然又是這樣的苦痛.羅德哈特的心中,有著無窮的憤怒與不甘,然而那充斥空間中的神聖力量,卻讓他幾乎完全失去了對身體的掌控,就連動一根手指都非常困難.

林立稍稍向後退了兩步,眼中的警惕沒有絲毫減弱,畢竟對方是真正的聖域強者,誰知道會不會最後來個垂死掙紮.看著羅德哈特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弱,林立心里也是頗有些感慨,這位也是黑暗年代後安瑞爾世界的一個傳奇了,可惜偏偏來找自己的麻煩.

羅德哈特當然不甘心就這樣被淨化掉,雖然已經無力揮動手中的永凍之刃,甚至無力邁出自己的冊步,但是卻並不代表就真的要放棄一切掙紮.羅德哈特腥的雙眼,恨恨的盯著遠處的林立,嘴里緩緩吐出一串晦澀的音符.而隨著每一個音符的出現,他身上那已經在神聖力量的淨化下,逐漸衰弱的死亡氣息,竟然轉眼間開始逆勢而漲.

看到這變化林立頓時被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又明白過來,羅德哈特剛才所吟唱的咒語,恐怕是天譴騎士聚集手下力量的咒語.也就是,羅德哈特現在增長的每一分力量,都是從外面的死亡騎士們身上抽取來的.只可惜,現在外面只有一百多名死亡騎士如果是當初傳中那樣的千名死亡騎士,恐怕這一下還真有可能翻盤.

不過想到這里,林立也不是很放心,立刻又將星辰碎片聖光取了出來,盡管自己能夠操縱的力量不如那枚神聖指環,但在聖光普照魔紋陣列的加成下,這份力量也是相當可觀的.唯一比較可惜的,就是外面那些死亡騎士了林立原來打的主意,還是淨化掉羅德哈特後接收那些死亡騎士,現在看來是有些不太可能了.

隨著星辰碎片聖光的力量加入,羅德哈特承受的壓力陡然間大幅上升,身上原本有些起色的死亡氣息,再次被一下子毫不留的壓制了回去.而羅德哈特看向林立的眼中簡直就要噴火了,心里更是後悔當初為什麼不直接用全力干掉這個師.

剛剛蘇醒時的羅德哈特,根本就是把林立這個傳奇師當成了一個消遣,一位真正的聖域強者要殺一個傳奇師還用得著用全力?

如果不是真走到這一步,他怎麼也不可能想到,這個傳奇師真得會威脅到自己,會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但是現在後悔已經晚了,羅德哈特心中發狠,嘴里的咒語吟唱得更加急促了許多.雖然那些死亡騎士,追隨自己數百年了,為自己踏入聖域立下了極大的勞,可是如今面對被淨化的威脅,自己也顧不得那許多了反正自己如果被淨化了,那些死亡騎士也會都便宜了眼前這師.

羅德哈特不顧一切的吟唱著咒語,而在宮殿外的戰場上則出現了極為詭異的一幕.

那些凶悍無比的死亡騎士,突然在戰斗中紛紛停下了動作眼眶中的靈魂之火發出一陣劇烈的閃動.林立一方的眾人頓時更加緊張了起來,以為這些死亡騎士的實力又要出現暴漲.要知道就死亡騎士們現在的實力,已經是讓眾人疲于應付了,如果再有提高的話,那可真就要人命了.

然而,眾人的緊張沒有持續多久,卻驚訝的看到,那些死亡騎士們眼眶中的靈魂之火,在劇烈的閃動後,竟然莫名其妙的熄滅了.隨著靈魂之火的熄滅,死亡騎士們的身體也眼見著的腐朽,直至變成一堆殘灰.

"哈,我就知道,那子還有辦的."康納里斯手拄著已經斷掉的十字長矛,雖然身上傷痕累累,卻眉開眼笑的看著周圍的幾堆灰燼,至于剛才絕望時對林立的那些咒罵,自然是當作從來沒有過了.

戰場上的形勢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是宮殿內林立這邊的況,卻也變得有些不太順利了.

雖然這些死亡騎士的等級被限制在十九級頂峰,但是他們的靈魂之火卻極為強大,羅德哈特一下子吞噬了上百名死亡騎士的靈魂之火,力量頓時又出現了一個暴漲.他那渾身繚繞的黑焰重新燃燒了起來,竟然是再次揮動永凍之刃,凶狠無比的沖向了林立.

真是想多省一點力氣都不行啊!林立一陣無奈,一邊操縱著星辰碎片聖光,一邊將太陽王權杖取到手中.到了這個地步,林立也不怕羅德哈特了,在這無窮的神聖力量壓制下,羅德哈特的境界雖然還在那里,但實力恐怕連之前的百分之一都沒有了.

這一場戰斗,還真有點勢均力敵的意思,只不過在神聖力量的壓制下,羅德哈特一時的爆發並不能維持多久.而林立,也沒有因對方的狀況而有絲毫大意,全力以赴的應對著對方的每一次攻擊.

戰斗持續的時間並不長,很快羅德哈特再次被神聖的力量壓制住了,只能用手拄著永凍之刃站在那里,可能是因為與神聖力量的對抗,身體微微有些顫抖.只是這個時候,羅德哈特看向林立的目光中,卻沒有了之前那zhong凶狠與憎恨,眼瞳的腥似乎也隱隱褪去了一些.

"真是有意思,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被一個沒有踏入聖域的人逼到這種境地."羅德哈特的聲音有些低沉,其中卻並沒有太多的不甘,反倒是略帶著幾分自嘲的意味.

林立沒有話,只是冷冷的看著羅德哈特,盡管對方樣子看上毒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卻仍然不敢放松一絲的警惕.同時,林立心里也在不斷的提醒自己,眼前的這位可是在輕風平原殺戮數十萬生命的煞星,不到看著他徹底被淨化,一切就不能算結束.

"你見過了那頭黑龍,一定也知道我和維倫的關系了吧,是不是有些奇怪,我為什麼選擇了和哥哥截然相反的道路.一個是光明神殿的聖光之子,一個卻是殺戮無數墮落邪惡的天譴騎士,誰會相信我們是兄弟呢."雖然是面對林立的,但羅德哈特的話卻更像是給自己聽的.

羅德哈特微微閉上了眼睛,仿佛以他現在的況,睜著眼睛都會有些吃力.而他的身上,那身造型猙獰的鎧甲,也由原本的黑色漸漸變得有些灰白,好像隨便用手指戳一下就會破掉一樣.




上篇:第九百二十五章 指環     下篇:第九百二十七章 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