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章 冥思的功能  
   
第八章 冥思的功能

第八章 冥思的功能

二十分鍾後,沈洛年與渾身透出喜悅的狄韻在擎天塔廣場會面。

因為黑石的威脅,葉瑋珊等歲安城的重要人物此時都避下了擎天塔,而狄韻如今聲望漸起,除了九聖之外,少有人敢干涉探詢她的行動,兩人在這兒會面,倒是沒什麼顧忌。

被狄韻引到狄純的房宅,沈洛年的第一件事,當然就是把玉膏交給狄韻;為了怕出意外,沈洛年還多拿了一點,至于剩下的,其實也沒用,不過這些玉膏,卻對稚嬉堂關系企業里面的女子有用,沈洛年打算有空去找懷玉聊聊,解決掉這個問題。

之後自然是制造最新版的“闇神之鏡”,狄韻從里屋搬出一個方形木箱,放在長椅前的矮方桌上,木蓋一掀,只見一整片弧形微彎、打造精巧的息壤鏡,整整齊齊地排在其中。

“我特別要求過品質。”狄韻和沈洛年並肩坐在長椅上,望著那排弧形鏡面說:“應該足夠堅固。”

沈洛年數了數問:“妳只准備了一百個?”

“一千個,其他的放在里屋。”狄韻一臉古怪地看著沈洛年說:“難道你想多做一點?”

“當然不是。”沈洛年馬上搖頭:“我只是怕弄壞了!里面還有就好。”

“會壞嗎?這做得還不夠好?”狄韻坐在一旁,一面逗弄著凱布利,一面說。

“不知道,不過當初我制造時,外殼不怎麼堅固,所以才爆了一個,也許這個不會爆。”沈洛年舉起一組息壤鏡,見弧面光滑、配置均勻,焊鑄處也十分精巧,當即點頭說:“比我以前做的鏡子好。”

“當然。”狄韻說:“你以前那些太厚重了。”

“那時候我和你們司令找了大半個檀香山,才找到勉強可以用的外殼,當然不能和專門制作的比,何況後來又加固了幾次。”沈洛年搖搖頭,左右手夾住息壤鏡,運轉起凝結的道息,從凸面穿過凹面,影響著里面的結構。

“你和司令去?”狄韻問。

“嗯。”沈洛年點頭。

“賴伯伯沒有去?”狄韻又問。

沈洛年瞄了狄韻一眼,見她那雙眼睛閃呀閃的,一副很有興趣的架勢,沈洛年直接當作沒聽到,只哼了一聲說:“別太接近,爆了可是滿頭灰。”

狄韻見狀,撇撇嘴不再多問,換個話題說:“原來是這麼制造?難怪以前的只有掌心大小,這些會不會大了一點。”

“還好。”沈洛年說:“只是稍微大一些,我還可以控制。”沈洛年可以運使道息到體外,這樣的范圍還在掌握之中。

又過了小片刻,沈洛年發現,此時推運出的道息已經到了如今可以凝聚的最高濃度,而且並沒有爆裂的反應,既然如此,這新鏡子的功效該比過去的闇神之鏡提升少許。

當年沈洛年體內沒有炁息,如今可不同,他把鏡子放在腹前,感應著炁息的提升狀態,一面搖了搖頭,以道息影響息壤土,再由息壤土提升炁息,畢竟隔了兩層,提升的程度仍然有限。

“成了嗎?”狄韻問。

“成了。”沈洛年遞過去說:“妳試試。”

“好。”狄韻也不是沒玩過狄純的闇神之鏡,此時一比較,馬上感覺到不同之處,她欣喜地說:“好像比之前那些更好?”

“因為這結構比較紮實。”沈洛年心念一轉說:“其實瑋珊後來好像有把舊的加固,若拿來催運一下,應該會差不多。”

“材料又不缺,不如直接多做幾個。”狄韻說。

“也對,再來一個。”沈洛年伸手木箱,又取出一個息壤鏡。

“你是怎麼提升息壤聚集效果的?”狄韻在旁看著,好奇地問。

“有點類似磁化的效果。”沈洛年說:“把散亂的息壤結構弄整齊,所以效果總有個上限。”

狄韻倒是懂得磁化的意思,她安靜地在一旁思索著,等沈洛年准備制造第三個的時候,突然插口說:“照你這種做法,應該可以同時改造好幾個。”

“唔?”沈洛年一呆說:“疊在一起嗎?”

“對啊,要不要試試?”狄韻說:“若失敗了你也可以補救,不是嗎?”

怎麼自己從沒想過這一招?這丫頭果然鬼靈精。沈洛年拿起四個,疊在手中,運使道息穿過其間,片刻之後測試,果然四個都能達到聚引道息的效果,和前兩個並沒有什麼差異。

這下速度可快了,只不過二十余次,百面息壤鏡制造完成,沈洛年還另外多拿了幾個未加工的帶走,准備以後若有需要,加工拿來送人,眼見完事,沈洛年拍手說:“好啦,我的責任已經完成,以後歲安城就交給妳了。”

“死老頭!”狄韻白了沈洛年一眼說:“整天就是想逃走不管事,多幫點忙會死啊!”

“你們這些搶著管的人我才覺得奇怪咧。”話說回來,這丫頭還不知道她有個天仙大靠山呢,沈洛年想起敖歡的事,又有些頭疼,目光四面轉了轉說:“妳媽呢?”

“犬戎族有異動,她去東大陸探看。”狄韻說:“這種事以前大多是叫色鬼鷹去,不過他最近去什麼古仙仙府……不就是你那個懷真的主意嗎?你不知道?”

原來張志文去了那地方?沈洛年說:“有哪些人去?”

“色鬼鷹、侯伯伯、瑪蓮阿姨、配睿阿姨四個人。”狄韻說:“聽說他們前幾天剛找到位置。”

“才剛到?”沈洛年意外地說:“快要兩個月了不是嗎?不好找嗎?”這四人可都是人族中的高手,就算去魔法島也不用一個月時間,莫非張志文和瑪蓮一路打架,所以拖慢了行程?

“因為離開歲安城的時候,他們都穿著散化炁息的息壤衣,時間就拉長了,直到離開這兒近千公里遠,才換下。”狄韻說:“否則萬一被黑石盯上,說不定會出意外。”

倒是忘了這事,黑石既然不采用納金族的主意,當然要防范他直接出手。沈洛年點點頭,只聽狄韻又說:“聽說到目標地點之後不能使用輕疾,所以現在也沒他們的音訊……不知道那仙府和龍宮的內宮是不是類似的地方。”

也不能用輕疾?沈洛年思忖了一下,有點疑惑地說:“我知道從九聖里面選人的原因,但為什麼是這四個人去?”

“其實九聖都知道位置,只是不能一起去;而且聽說去那兒之後,會無法修煉到妖仙境。”狄韻見沈洛年點頭,接著說:“所以比較有希望修煉到妖仙境的人就先不急著去……司令、奇雅阿姨、賴伯伯和我媽都是,至于無敵將軍黃伯伯,他身上擔負的責任太多,此時不能久離歲安城。”

“他們該能在犬戎族殺來前回來吧?”沈洛年問。

“只能這麼期待了,也不知道那仙府能不能發揮作用……”狄韻瞄著沈洛年說:“那地方你知道在哪兒嗎?”

“不知道。”沈洛年聳肩說:“對了,丫頭,我有幾個問題問妳。”

“什麼問題?”狄韻問。

“第一個。”沈洛年整理著思緒說:“妳說過第三階段締約,和精靈的溝通可以從言語轉為心靈,那是怎麼回事?”

“你沒發現嗎?”狄韻說:“其他人使用根源魔法,是要念咒語的,而你只要心中思考就可以施術了。”

“就只是這個意思?”沈洛年說:“其他的魔法呢?不能用心靈嗎?”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過我沒有細思過這問題。”狄韻離第三階還遠著,自然沒考慮過這方面的事,見沈洛年詢問,她微微皺眉,沉吟說:“上次見美甯長者施法,似乎有時有念有時沒念?這麼說來,除了根源魔法之外,真的有些咒語可以用心念催動?但兩者間的區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原來狄韻也不知道,沈洛年說:“若可以心中默念,我的施法速度或許可以提升不少。”

“嗯。”狄韻說:“這件事我會想辦法打探看看。”

“還有另一個問題。”沈洛年說:“冥思並不是一種休息方式——這話是什麼意思?”

狄韻一呆說:“本來就不是休息方式啊,這話有什麼不對嗎?”

“我不知道。”沈洛年遲疑了一下說:“這是白澤跟我說的。”

“白澤?”狄韻先是透出一絲淡淡怒氣,或許因為想到玉膏,那股怒氣又淡了些,只微微皺眉說:“他干嘛跟你說這個?”

“我問他,我打不過天仙,有沒有什麼好建議,他就說了三個建議。”沈洛年說:“其中兩個和道息有關,另一個就是這句話。”

“那還有什麼好想的?”狄韻秀氣的手指對准沈洛年鼻頭說:“一定是因為你把冥思當成休息,白澤才會這樣建議。”

“呃?”沈洛年說:“我才沒有,我是很認真的。”

“你冥思的時候都在干嘛?”狄韻問。

“干嘛?”沈洛年迷惑地說:“當然就是專心冥思。”

“你沒嘗試和精靈溝通嗎?”狄韻說。

“他說話我又聽不懂。”沈洛年說。

“精靈的語言你又沒有認真學,當然聽不懂。”狄韻歎息說:“冥思時能模糊聽到精靈說話的人,通常都是很高級的魔法使了,怎麼有你這個異類……”

“等一下。”沈洛年說:“精靈說的語言怎麼學?他每次說的都不一樣,變來變去。”

狄韻一愣說:“精靈語言,就是魔法咒語的語言啊。”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和自己的狀態不大一樣?沈洛年正莫名其妙,狄韻已經接著說:“冥思中之幻境……老頭,你的幻境清楚嗎?”

“挺清楚的,亂七八糟。”沈洛年說。

“我自己是沒這種經驗……”狄韻沉吟說:“不過我聽杜勒斯叔叔提過一些,也看過一些前輩的劄記,我簡單跟你說一下,看看哪兒不同?”

“好,妳說。”沈洛年說。

“幻境,是魔法使的幻想產物。”狄韻說:“而精靈假托幻境現身,隨著冥思的時間增加,兩方會逐漸熟悉,精靈的模樣、言行也會更為清晰,直到足以理解。每個人幻想中的精靈模樣雖然不同,但使用的語言,都是精靈語,也就是魔法咒語使用的語言……”

說到這兒,狄韻看著沈洛年說:“這一點,好像和你不同?”

“不同。”沈洛年搖頭:“他每次都胡說八道,少說也用過幾百種語言,沒有一種聽得懂。”

“會不會是因為……”狄韻挑眉說:“所有的魔法使中,只有你沒好好學過咒語,你的幻境中,自然出現不了魔法咒語?”

“呃?”沈洛年點頭說:“好像很有道理,那該怎辦?”

“誰知道!”狄韻好氣又好笑地說:“你這老頭怎麼老是出現一些怪毛病?”

沈洛年其實也挺委屈,正不知該如何回答,狄韻已經接著說:“我先接著說下去吧……當精靈的語言逐漸清晰之後,可以開始和精靈研究魔法。”

沈洛年說:“怎麼研究?”

“幻境來自于魔法使,當然會受到魔法使心念的影響。”狄韻說:“你可以不斷在幻境中施展某個法術,久而久之,精靈或有可能告訴你縮減的咒語,這樣可以大幅減少施法時間。”

聽來很不錯,但是一樣要聽得懂精靈的語言啊。沈洛年搖頭說:“然後呢?”

“若精靈也能感受到你的幻象,就可以開始自創魔法。”狄韻說:“藉著幻想營造魔法效果,若精靈看得懂,就會告訴你那魔法應該怎麼念咒,當然,如果咒語太複雜還得花時間縮減……杜勒斯叔叔的隕墜咒就是這樣創出來的。”

“哇!”沈洛年叫:“他怎麼不多創一點?”

“幻想容易,咒語有這麼簡單嗎?”狄韻搖頭說:“一開始精靈提供的魔法咒語,大多又臭又長,生澀複雜,魔法使必須花很長的時間,在冥思中縮減魔法咒語。這是一種水磨功夫,更別提就算完成了咒語,魔力還不一定夠用。”

“那我不懂精靈語言,不就都沒用了?”沈洛年一面暗暗地想,難怪精靈看到自己就發脾氣?

“我沒到那種階段,沒法判斷。”狄韻說:“不過老頭,我想到另一件事,和白澤說的話好像更有關系。”

“喔?什麼事?”沈洛年問。

“冥思除了會產生幻境之外,還是一種快速恢複精智力的技巧。”狄韻帶點不滿地說:“這你總該知道了吧?”

“知道、知道。”沈洛年說:“而且聽說會消耗一定的生命力。”最後這句話,當然是多年前聽輕疾說的。

“重點是,我聽杜勒斯叔叔提過,熟練冥思的人,可以在戰斗中利用冥思的技巧恢複精智力。”狄韻說:“這你大概不知道吧?”

“可以嗎?”沈洛年冥思一向是閉著眼睛假裝睡覺,從沒試過活動中冥思,當然更不會在戰斗時嘗試,不過冥思需要平心靜氣,戰斗難免情緒波動,如何冥思?

“杜勒斯叔叔提到時,也說並不容易,但若能掌握,魔法使持續戰斗的時間會更長。”狄韻說到這兒,有些難過地說:“他老人家或者就是這樣強行運轉,才會耗盡生命力的。”

沈洛年想了想說:“這樣說的話,就算一面和妳說話,也可以一面冥思?”

狄韻皺眉說:“理論上可以吧?我是辦不到。”

沈洛年一面看著狄韻,一面試圖照著冥思訣竅運行,卻是無法進入那種狀態,不過感覺上,這種行為……有點兒像頭頂著磚塊跑步,雖然困難,又似乎並非完全不可能,只是對狄韻這些冥思初入門的人來說,連磚塊在哪兒都掌握不了,當然更辦不到。

若能掌握這訣竅,豈不等于整天都在冥思?反正擁有道息的自己,又不怕耗用生命力……這麼一來,根源魔法需要的魔力一定會存下不少,有空倒是可以練練,只可惜眼前除根源魔法之外,其他的魔法對自己幫助都太小。

狄韻見沈洛年沉思著,也不開口打擾。過了好片刻,才見沈洛年回過神說:“得花點時間,不過可以試試。”

“雖然魔法威力有限,對付不了天仙,多少也有牽制的效果,你現在就是念得慢了些。”狄韻點頭說:“若某些咒語你能和魔法仙人一樣以心念施咒,這問題也解決了。”

沈洛年本來考慮的,主要是儲存根源魔法的魔力,倒沒考慮到戰斗時的魔力恢複,不過就算魔法沒用,至少精智力有用,不能持久作戰一直是自己的一個缺點,若能彌補也是好事。

“接下來呢?”狄韻說:“白澤的另外兩個建議你弄懂了嗎?你剛說和道息有關……你身上道息有什麼問題?”

沈洛年正想開口,突然有些疑惑地說:“道息的事,我以前跟妳說過嗎?”

“你跟我媽說過。”狄韻眨眨眼說:“制造闇神之鏡,和這種能力有關吧?”

原來這丫頭早已經搞清楚了,沈洛年倒也無所謂,聳肩說:“知道就算了,別告訴其他人就好。”接著沈洛年把白澤的建議,以及自己從仿仙界帶出一團道息的事說了一次。

狄韻對道息的了解遠不如魔法,一時倒也沒什麼好建議。她沉吟說:“為什麼你把那一縷仿仙界道息放在心室?”

“那陣子剛好有人建議我以心室為中心,利用血脈運行道息。”沈洛年說:“當時不知道該放哪兒,就先擱那兒。”

“血脈的心室?不是心脈穴竅?”狄韻從沒聽過這種法門,一開始還以為是和心脈有關的經穴,沒想到卻是血脈。

“因為道息本身不和物質起作用,所以不用在經脈運行。”沈洛年簡單說明了一下原理,頓了頓說:“不過血脈運行太複雜了,我沒興趣研究。”

“所以你現在散化了三成的炁息,才能順暢地運用道息……”狄韻說:“但若你花幾年的時間,掌握了血脈運行法,這三成輕訣炁息不就又可以煉回來嗎?”

沈洛年說:“這個……理論上是沒錯啦。”

“實際上你懶得煉,對吧?”狄韻瞪了沈洛年一眼說:“那一縷仿仙界道息現在怎樣了?”

“嗯?”沈洛年一直只維持著少許道息牽系,已經好一陣子沒去注意,見狄韻詢問,他觀察片刻後說:“大了一些,應該是吸收了我體內道息。”

“會這麼一直大下去嗎?”狄韻皺眉說:“你剛不是說,不想改變體內道息的性質?”

“是啊。”沈洛年點頭說:“不過現在還不多,不至于產生影響,想出白澤為什麼要這麼建議之前,先放一陣子好了……只要沒遇到強敵,我都還可以控制。”

“嗯。”狄韻跟著思索另一個建議,也就是所謂的——“鳳體不只可以控制體內的渾沌原息”這句話,但是這話比起另外兩個建議更虛無飄渺,狄韻一時之間卻也想不出道理來。

一旁的沈洛年倒是挺期待,這丫頭可是聰明人物,自己和她老子敖歡想不出來,可不代表她也想不出來;話說回來,敖歡這事要不要先跟她媽狄純提示一下?沈洛年考慮半晌,還是搖了搖頭,這事麻煩又難辦,萬一壞了事反而不好,這兩人當年分開其實有些陰錯陽差,敖歡又不像負心漢,若狄純還沒忘了他,也不介意敖歡妖族身分的話,倒是有機會妥善收場……

不過這想當未來女帝的丫頭就比較麻煩,有個虯龍天仙當父親,真不知道是加分還是減分?還是干脆讓狄純跟敖歡私奔?把這當秘密?

沈洛年正胡思亂想,狄韻突然說:“臭老頭!”

“啊?啥?”沈洛年回過神。

“發什麼呆?”狄韻瞪了沈洛年一眼才說:“你當時是問白澤——該怎麼對付天仙?對嗎?”

沈洛年愣了愣說:“好像是。”沈洛年只是努力記住答案,但問題是啥卻有點模糊了。

“若是如此,該從天仙的能力思考起。”狄韻說:“但我並不了解天仙,你知道天仙的能耐嗎?”

其實沈洛年認識的天仙不少,其中懷真和自己的關系更是特殊,但真正讓沈洛年知道天仙戰斗特點的,卻是敖歡。沈洛年點頭說:“妳那個老……咳,龍宮那兒,前陣子有個天仙常和我過招,我倒是有點概念。”

不過沈洛年話轉得雖快,狄韻卻沒放過,她懷疑地說:“我哪個?老什麼?怎麼說一半?”

“只是說錯了。”沈洛年沒有找借口的急智,直接耍賴,他揮了揮手,不等狄韻追問,緊接著說:“天仙也沒什麼特殊,除了體內炁息質與量都大幅超出妖仙之外,有個最主要的特點……其實這特點,人類倒是掌握了一小半。”

狄韻問:“什麼意思?別賣關子。”

“妖族的天仙境就和妳們這些使用道咒之術的發散型變體者一樣,只不過在強大妖炁與長久時間累積下,天仙的能力當然不是人類可比。”沈洛年說:“他們可以打開龐大的玄界之門,依據不同的玄靈契約,放出強大能量;另外,也可以藉著玄界之門凝結推動儲存的妖炁,使自己攻擊和移動能力大幅提升。除此之外,還有種特殊的變化,不過這就不是妳們能辦到的。”

“什麼變化?說說看。”狄韻頗有興趣。

“就是控制玄界之門的移動。因為玄界之門並無實體,移動時沒有破空的困擾……會這一招,不只攻擊的速度大增,攻擊手段也變得很多。”沈洛年說:“尤其這法門對移動很有幫助,只要在前方開啟個水平、長形的玄界之門,迫出妖炁、排擠空氣,再讓門戶往前高速推進,就仿佛在身前制造一個真空區一般,可以有效降低空氣阻力,達成高速移動的目的。”這可是沈洛年最羨慕的能力,若自己也會這招,逃命時想必奇快無比。

“玄界之門可以這樣控制?”狄韻吃了一驚。

“這需要散出龐大的妖炁。”沈洛年說:“連妖仙都辦不到,何況人類?”

狄韻取出小棍一揮,開啟一個小型的玄界之門,感應片刻後,她散去炁息搖頭說:“看不懂,有空再研究。”

沈洛年知道狄韻事情很多,此時想必也是特別抽空過來,他哂然一笑,站起說:“就這樣吧,想出什麼再通知我。”

“好。”狄韻隨著沈洛年站起,一面說:“我等會兒把這些鏡子送給司令……這樣一來,你該無法隱藏身分了喔?”

“不用隱藏了。”沈洛年搖頭說:“懷真上次和他們見面,就已經說了。”

“這樣嗎?”狄韻倒沒機會當場見識九聖其他人的反應,她眼睛轉了轉說:“你打算住在宇定高原山里?”

“是啊。”沈洛年被這一提醒,突然想起自己還要買家具的事,不過現在銀行大概已經關門了……沈洛年這一想到金錢,轉念回頭說:“這兩個月納金族和妳合作順利嗎?”

“還好,該花的錢大概都花了,也准備了給赤濤的黃金……”狄韻說:“有你的囑咐,他們不會打什麼鬼主意;至于一些對兩方都好的事,以後可以研究一下,他們某些想法還是可以參考。”雖然紅鑽、張季死亡造成了一些下屬反彈,反正沈洛年幫不上忙,狄韻也就不提了。

“對了,還有赤濤!我差點忘了。”沈洛年說:“有他的幫助,應付犬戎族該不難吧?”

“赤濤立過咒誓,不能來擎天塔周圍啊!當初司令找他合作,本就為了去東大陸建城。”

狄韻頓了頓又說:“而且他之前雖是口頭同意,卻一直找借口沒來訂約,我們擔心黑石已經對他施加壓力,使他不敢來。”

黑石果然還是最大的問題……沈洛年接著問:“黑石那邊有什麼消息?”

“上次黑石出現後,我讓金趾試著表達反對的意見,不過黑石卻只是不置可否,沒有正面回應。”狄韻說:“看來他已經決心換一種手法,只是也不想讓納金族臉上太過難堪,畢竟以後還有合作的機會。”

“他怎會顧忌納金族?”沈洛年意外地問。

“黑石是天仙,大多時間應該是用來修煉的,不可能靠自己管理人類。”狄韻說:“讓納金族當傀儡,或許他認為比扶植人類傀儡更適當吧?”

“那你們有什麼主意嗎?”沈洛年問。

“眼前只能先應付犬戎族的攻擊,有了這一百個闇神之鏡,雖不能說必勝,相信有一定的效果。”狄韻說:“只要我們還留在噩盡島上,黑石直接出手的機會就不大,至少可以多拖幾年……其實司令本就有東大陸建城的想法,現在更有機會取得牛頭人的協助,這下子只能暫緩。”

狄韻這麼一說,沈洛年倒是想到很久不見的梁乃均,只不知道那光頭是否已經接受當種牛的命運?

見沈洛年嘴角帶笑,狄韻哪會不知道沈洛年想些什麼,她白了沈洛年一眼說:“那姓梁的光頭也是個麻煩。”

“他還是不肯?”沈洛年問。

狄韻咬咬牙說:“他說要對安荑從一而終……莫名其妙!安荑又沒答應嫁他。”

“不愧是梁光頭!”沈洛年忍不住哈哈笑了出來,片刻後才搖頭說:“那換靈呢?”

“還不知道要多久他才能自悟……”狄韻說:“現在倒有另外一個想法,若安荑當真願意嫁給他,他們的後代也有機會傳下這血脈,若讓那些孩子在牛族中長大,未來應該就不會抗拒了。”

“安荑答應嗎?”沈洛年問。

狄韻輕輕撫過懷中的玉膏,緩緩地說:“之前她都說身上甦瑤問題沒解決,不考慮婚姻情愛……但今日之後,她恐怕就得作個決定。”

“若安荑不嫁,那光頭當真要做和尚?倒是省了剃頭的工夫。”沈洛年好笑地說:“不過世上哪有這麼多情聖?又不是童話故事。”

“誰知道?若安荑當真不肯,也就只能用時間磨了,這種事總不能強逼。”狄韻眉頭微皺說:“不過安荑對那光頭似乎也有點兒好感……”

“那是好事啊。”沈洛年說:“干嘛一臉不爽?”

“對牛頭人和歲安城來說是好事,對安荑來說可未必。”狄韻不滿地說:“那光頭話這麼多,一點小事都可以寫成一本小說,啰嗦死了!”

“不過,安荑似乎從沒嫌過他啰嗦。”沈洛年想了想說:“除此之外,他倒沒什麼大缺點。”

狄韻微微一愣,卻有些說不出話來。說實在話,梁乃均除了長相普通、光頭刺眼,加上那一嘴廢話之外,能力、品性都不算差,何況身為牛頭人皇族返祖,未來恐怕是妖仙以上的造就,不能說配不上安荑……不過狄韻心中把安荑當成姊妹,又對梁乃均頗為厭煩,私心實不願兩方在一起,若非這事牽涉兩族關系,說不定她還會在其中搞些小手段破壞,此時卻得大力促成,可讓她十分不樂意。

沈洛年看得出狄韻的心情,卻只覺得好笑,他也不多說,上下看了看狄韻說:“人家的事別管這麼多,妳和亨利呢?”

“沒什麼特別的。”狄韻眉頭一皺說:“雖然沒什麼感覺,反正找不到更好的選擇……至少他對我不錯。”

“有這麼慘嗎?”沈洛年說:“魔法新島那兒的魔法使雖然多,也不用派妳去和親吧?”

“如果我有其他適合的對象就罷了,問題是沒有。”狄韻沒好氣地說:“還是你有更好的建議?難道要我去歲安城街上逛逛,看有沒有人上來搭訕?”

“呃?”地位高到某種程度時,也是一種困擾。沈洛年不再多說,搖搖頭往外踏步說:“不管了,我回去山里,以後妳要是閑著無聊,倒是可以找我聊天瞎扯,至于那些人類存亡、社稷大事、妖怪打架之類的就別找我了。”

狄韻嘟起嘴說:“你那叫懷真的女人,願意跟你一起住山里嗎?她也和你一樣孤僻?”

“她最近不在。”沈洛年說:“而且妖族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煉,沒這麼多閑心到處逛的。”

“為什麼不在?”狄韻問。

“有事。”沈洛年一揮手,叫過凱布利說:“黑心丫頭,犬戎族打來我可不幫忙,自己保重啊。”

狄韻還沒回話,卻見沈洛年與凱布利已飄了出去,下一瞬間,已經消失了蹤影,狄韻只來得及沖出門外,望著上方空蕩蕩的天空,忍不住頓了頓足低聲罵:“渾蛋老頭!話不說清楚,跑這麼快!”不過聽到懷真不在,她卻是起了不少念頭。狄韻眼睛轉了轉,突然有了主意,當下回頭搬起那批闇神之鏡,一轉身,向通往塔下的樓梯處快速奔去,心中一面暗想,臭老頭想搞孤僻?哪有這麼容易!

沈洛年飄上空中,一面心中思忖,等住的地方弄好,得抽空跑一趟北極,把那老實驗狂敖容的事辦妥,然後去山口鎮托敖封送去吧?免得又被敖容抓著干活,不過在此之前,該去一趟山口鎮找懷玉談談玉膏的事,順便看看小芷她們。至于懷真的警告,沈洛年卻沒放在心上,一來他本就沒往那兒想;二來縱然有問題,也是幾百年後的事,這時開始躲人也太早了些。

不過現在已是深夜,山芷、羽霽應該正在修煉,而這時是生意最好的時候,懷玉八成正忙著采補……還是明日再去,沈洛年打定主意,一轉方向,向著宇定高原直飛。


回到那山上的洞窟中,沈洛年先是花了點時間考慮一遍這山洞未來的裝潢方式,稍微規劃了明日的工作,這才找了個地方坐下,進入冥思狀態中。

百年前,沈洛年只是把冥思當成一個恢複精智力的手段,根本沒有細思,不過這幾日的研究,倒是讓他多了些概念。冥想這技巧中隱含著兩種脈絡,一個是高速恢複魔力的手段——冥想可以轉換部分的生命力成為魔力,這除了可以加速精智力的恢複,魔法使也能藉此鍛煉,提升魔力總量,相對地,生命力也會因此消耗。

歲安城這兒,是以引仙的方式增強魔法使的生命力,魔法島上則是運用高級的締約法門提升體質,至于兩方的優缺點,沈洛年倒是懶得研究。

另一個修行脈絡,當然就是冥思中的幻境了,這也是沈洛年昏迷百年中,主要置身的地方。

這幻境早期時,只是朦朦朧朧的什麼都看不清楚,隨著時間過去,和精靈彼此心靈聯系逐漸建立,幻境中的場景也越來越清晰,到最後甚至可以和精靈做魔法上的研究和溝通。

只是沈洛年也不知自己哪兒走岔了路,精靈居然每次都說著不同的語言,這樣溝通當然更是困難……不過話說回來,就算精靈每次都說一樣的語言,以沈洛年的耐心和智力來說,最後也未必能搞懂就是了。

今日狄韻提出的想法,就是脫離幻境、直接轉換精智力,這一面作戰一面冥思的法門,最好是學起來,反正自己不缺生命力,如能持續運轉,且不提能不能用魔法攻擊敵人,至少可以長時間使用精智力,這已經是個大好消息。

不過說和做畢竟是兩回事,沈洛年嘗試了半天,試圖在活動狀態之中進入冥思,卻總有初學單車的那種不穩定感,在這脫離幻境的狀態下,外界隨便一個風吹草動或者自己心中一個思緒變化,都會產生影響,不過一次次的試驗之後,沈洛年已經知道,這確實是種可以掌握的技巧,每次練習都可以感覺到些許進步,持續時間也在緩緩增長,但要到熟極而流的程度,還得花上不少時間。

沈洛年雖然沒什麼耐性,但那多半是對人對事的厭煩,若某些重複行為對自己明顯有幫助,又不怎麼困難,他卻往往熬得下去,否則當年也不會沒日沒夜地不斷鍛煉精智力。

這麼一專心嘗試,時間過得飛快,沈洛年突然發現,洞口的門戶通道中已隱隱透入晨光,他不禁想起今日的計劃,思慮這麼一複雜起來,冥思效果再度被打斷。他索性起身,在洞中把今日的計劃重新整理一遍,這才轉身飄出洞口,帶著凱布利向山口鎮飛去。


在山口鎮,沈洛年把玉膏交給懷玉,讓她先把受種甦瑤的小孩解脫開來,至于已經成長的女子,就看狀況了,某些從小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女子,解除甦瑤說不定反而不能適應,無論如何,這些玉膏該足夠供應……剩下的玉膏,沈洛年也就讓懷玉先收著,以後再看有什麼用途,憑著沈洛年和仙狐老祖宗懷真的關系,懷玉也不敢私吞。

至于那些被解救的小孩,沈洛年卻有些頭疼,最後只好交代懷玉找狄韻解決,反正狄韻和安荑、雪莉從小一起長大,應該知道該怎麼處置比較妥當。

和山芷、羽霽碰面嬉鬧一陣子,在稚嬉堂用過午餐後,沈洛年轉往歲安城,先去銀行領錢,再采買了些鍋碗瓢盆被褥之類的家用品背成個大包,這才找個無人注意處飛起,回到宇定高原。

不過接近山洞時,沈洛年卻是微微一愣,山洞前面的一截小短坡上,此時竟站著個身穿青衣、外披黑褐氅衣的婀娜身影……正是許久不見的黃清嬿。



(第八章完)

上篇:第七章 欺負小純的渾蛋     下篇:第九章 北極數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