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一章 分解的能力  
   
第一章 分解的能力

第一章 分解的能力

且不提沈洛年的胡思亂想,既然被那如小山般的妖怪包覆住,這瞬間他自忖必死無疑……畢竟就算能抵抗妖炁,也擋不住物力,這如山般的肉塊壓下來,馬上就會被壓扁,不死也得死。

但沈洛年天生有股不怕死的狠勁,瞬間反而把全身道息、炁勁同時逼了出去——就算要死,也得想辦法挖下對方一塊皮肉!只不過面對這麼磅礴龐大的妖炁,能不能讓對方稍有損傷,實在是一點把握也沒有。

下一刻,沈洛年卻發現從四面八方擠迫而來的妖炁,不知為什麼少了些,加上他不斷把道息護罩推遠增厚,此時雖仍不足以完全散化,但能透過護罩的妖炁已大幅減少。

就算如此,這些妖炁也不是沈洛年能應付的。若是平常狀況,恐怕又被轟得到處亂飛,但此時妖炁來自四面八方,被擠在中央的他自是動彈不得,只勉強靠著凝聚于體外的護體炁勁抵擋這強大壓力。

雖說柔訣炁勁能支持一時,也不見得是好消息,這大塊肉團若壓下來還是會被擠扁……沈洛年正在等死,卻突然感覺到對方身軀一陣晃動,竟不進反退,隨著一陣古怪的顫動傳來,那股壓迫感一頓,卻是停了下來。

此時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沈洛年閑著也是閑著,當下從腰包中取出梭珠,透入些許妖炁,放出一片光華。

四面望去,只見周圍肉團表面不斷顫動,忽而前進、忽而後退,不知搞什麼鬼。沈洛年也沒耐心研究,正有點擔心留在外面亂撞的凱布利時,突然發現那包圍自己的肉壁往後退了一小段距離。

這大肉山莫非發現是個誤會,想放自己走路?沈洛年剛要松一口氣,下一瞬間,周圍妖炁突然大盛,再度從四面八方壓迫而來。

媽的!沈洛年暗罵一聲,不過這時也沒別的選擇,只好鼓足體內炁息咬牙抵擋。也多虧了他選擇柔訣修煉,在充滿彈性的炁息包裹下,沈洛年就像顆頑固的大氣球,若直接被巨力擊打,當然得飛出老遠,氣球中的沈洛年也不會好受;但此時壓力來自四面八方,力量彼此傳遞抵銷,想一下子把他壓扁卻不怎麼容易——當然,這是因為大部分妖炁已經被護體道息散化掉,否則不管柔訣怎麼擅長化力,在這龐大妖炁擠迫下,沈洛年早該變成一團難以辨認的血肉泥漿。

這一串變化說來複雜,卻只是短短數秒間事,咬牙苦撐的沈洛年同時感覺到留在外面的凱布利十分焦急,正不斷撞擊這大肉山,卻不怎麼在意對方妖炁……

面對這強大無邊的妖炁時,凱布利似乎比自己更輕松一些,大概是因為龍涎珠和道息抵抗妖炁的原理不同吧?道息面對妖炁時是吸收散化,凱布利的龍涎珠軀體卻是單純地排斥分裂,在對方妖炁強大程度超出想象時,凱布利反而比自己更能適應。

不過這也是因為這大肉山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不管凱布利怎麼撞擊,那肉山只當搔癢、視若無睹,若它轉頭直接以軀體撞上一下,凱布利也未必受得了……想到此處,沈洛年下了指示,讓凱布利別徒勞無功地死撞,先躲遠點看看狀況再說。

解決了凱布利的問題,沈洛年繼續把心神放在這大肉山上,這時周圍肉壁已退出他道息范圍之外,沈洛年也隱隱明白了一些。看來這大肉山雖然隨手就能壓死自己,卻也不願受傷——這些肉山都是由一個個原型妖組合而成,這麼一壓下來,自己固然沒救,那些進入自己道息范圍內的少數原型妖也是必死無疑。

看來不會馬上被壓死,不過在這強大妖炁壓迫下,又能支持多久?沈洛年渾身炁息運轉,暗暗頭疼,當初曾以為恢複道息之後,可以藉此轉換炁息,從此無虞匱乏,但後來才發現,事實並不如想象的美好,道息雖對體內炁息強度有些幫助,卻沒法直接轉換……

這樣全力運轉、大量消耗,體內炁息頂多支持半小時吧?沈洛年腦袋轉了轉,實在想不出什麼逃命的法門,只能試著多撐一段時間,畢竟剛剛一直沒看到瑪蓮等人,也沒看到所謂的仙府,或許他們不久之後會重新出現,再出現轉機。

此時只能盡量延長自己支持的時間了。既然想不出什麼好辦法,沈洛年只好在抵抗外界壓力的同時,嘗試收回一小部分炁息在體內運轉,試著增加炁息累積的效率。

除了這一小部分炁息之外,沈洛年此時道息、炁息大多都散出體外,體內空蕩蕩的,他正觀察著炁息運行時,突然微微一愣,發現體內有個“不和諧”的存在。

心室中,一團凝聚的道息,正無所事事地飄浮著——正是當初從龍宮仿仙界中取出的道息。沈洛年已經好一陣子沒理會,幾乎忘了它的存在,今日體內道息、炁勁十之八九都逼出體外的特殊時刻,沈洛年才再度注意到它。

沈洛年心念這一凝注,馬上察覺到這股道息和之前頗不相同。當初為了便于控制,只取出了小小一縷,此時這股道息卻膨脹數倍,比之前粗壯不少,而且濃度也似乎和體內道息頗接近。

大概是因為自己一直凝聚著幾絲道息控制著它吧?之前沈洛年測試過,這兩種不同性質道息接觸,會相互轉化,更有大吃小的特性。這縷道息雖然遠少于體內的總道息量,但自己一直都用更細微的道息接觸控制,自是不斷吸收茁壯。

不過如今雖增加了數倍,仍遠不如體內原有道息的規模,倒也不用介意,比較古怪的是,按理說增長到這個程度,早該出現失控的征兆,進而讓自己察覺變化,但這縷道息卻是一直乖乖待在心室中,毫無異狀。

隨著沈洛年心念一轉,他赫然發現,這股仿仙界道息不知是不是吃多了自己體內的道息,雖然性質未變,卻與體內道息一樣,已與自己神識結合,可隨心意操縱,不再須藉其他道息引領誘導,宛然成為另一組可控的異質道息。

這是個好消息吧?雖然不知道體內多了這種道息有什麼用,但至少符合了白澤的第一個建議……他讓自己帶著仿仙界的道息離開,自己這次可是貨真價實地掌握住了;不過話說回來,說不定幾分鍾之後就要死了,掌握住又有什麼用?

沈洛年想到此處,不禁暗暗好笑,他也不是自怨自艾的個性,念頭一轉,也不多想未來如何,只繼續關注著這股有趣道息眼前的狀態。體內雖然多了一種道息,但可惜沒有另一股循環路線了,就這麼放著的話,增長速度很慢,雖然可以不斷輸送另一種道息喂養,也不是長久之計,難道真要研究血脈運行之法?就算在敖歡口中都要好幾年的時間,自己可沒那耐性……

這時,沈洛年突然想起這股道息和原有道息的不同之處。這股來自仿仙界的道息,並不會侵蝕吸化炁息,反而頗有增益,既然如此,何不干脆放在丹田柔訣炁脈處循環?

沈洛年心念這麼一動,仿仙界道息隨之在體內挪移,直探腹下炁海。

若換一個人,說不定還會遲疑一段時間,考慮這股道息放入炁海會不會有什麼壞處;而且誰知道經過這段時間,這股道息有沒有產生什麼異變?若已經轉化成體內道息的性質,沈洛年這麼莽莽撞撞地送入炁海,馬上會遭遇一次毫無准備的散功危機。

可是沈洛年卻不是什麼深謀遠慮的個性,既然想到一個仿佛挺有道理的辦法,馬上就這麼做了。還好這股道息很給面子,並沒有轉換成其他的性質,一入炁海,炁海中運轉的炁息立即大幅增益、強化,外界妖炁所造成的壓力跟著降了不少。

這麼一來,該可以多撐幾小時?沈洛年正自點頭,突然發現,本已經有些空虛的炁海,就在自己這一個恍神間,變得充實滿溢,十分有精神地往外運轉輸出,對抗著體外的壓力。

這是怎麼回事?沈洛年驚喜之余,卻是莫名其妙,不過反正不是壞事,炁海這一補滿,大概又可以多支持一陣子了。當下沈洛年運轉著炁息與道息,在那占著七成的經脈中繞行。

隨著炁息與道息的運轉,沈洛年漸漸明白,那些莫名其妙出現的炁息,正是來自這異種道息的轉化——本來他還不怎麼確定,但每當這小股道息運轉到炁海的時候,炁海就是毫不猶豫地瞬間補滿,沈洛年再怎麼遲鈍,也會發現兩者間的關系;而之所以這麼難確定,只因為補滿炁息耗費的道息實在太少、難以察覺,若不是這轉化現象十分明確,沈洛年還不敢肯定。

而隨著道息在體內運轉,又能逐漸地增益補充,眼看自己莫名其妙地成為“炁息永動機”,沈洛年終于放下心來,除非這大肉山不在乎軀體受損,直接用肉體壓下來,否則單純靠著妖炁壓迫,看來是壓不死自己了。

體內這兩股道息擁有相同本質,卻有截然不同的性質,為了稱呼方便,沈洛年隨隨便便地取了兩個名字——來自仿仙界的叫“養炁道息”,自己體內原本存在的就叫作“吞噬道息”。“養炁道息”可以讓體內炁息源源不絕,不過自己體內炁息算不上多,除了眼前這種特殊狀況,源源不絕其實沒什麼意義,戰斗上還是“吞噬道息”更有用一些。

可惜“吞噬道息”只能使用那占據三成的經脈運轉,“養炁道息”反而因為不會和炁息沖突,可以自在地在七成經脈中運行,雖然眼前“養炁道息”的量很少,但久而久之,兩方慢慢就會變成三、七比,“養炁道息”的最終含量想必會超過“吞噬道息”。

這可不是好消息,就算兩方可以吸收融合、互相轉換,戰斗時可沒那個時間,也就是說,這些“養炁道息”未來會變得不少,但用途卻不大。沈洛年眉頭微皺片刻,又紆解開來,無論如何,有總比沒有好,倒也不用介意了。

眼見一時死不掉,沈洛年閑著也是閑著,當下轉過心思,研究清醒中冥思的法門,只要能掌握這個訣竅,不但能快速累積占卜魔法所需的魔力,也能保證長時間的戰斗下不會出現精智力不足的缺點。



過了不知多久,沈洛年對于清醒冥思的法門終于逐漸掌握,只要情緒維持平靜,就能處于轉換生命力為精智力的狀態中,料想隨著自己逐漸習慣,慢慢冥思成為本能,應該就能保持這種狀態。反正自己別的不多,生命力豐富得很,何況現在又多了一股更豐富又沒什麼用的“養炁道息”。

雖說消耗生命力的時候,減少的未必是“養炁道息”,不過體內兩種道息只要不趕時間,可以在自己控制下隨意吸收轉換,倒是不用為此擔心。

沈洛年正胡思亂想時,那壓迫他許久的強大妖炁突然消失,當下護體炁息失控外沖,一頭撞入外圍的“吞噬道息”中,反而被吸化了。沈洛年連忙收斂炁息,正覺迷惑時,周圍天地一震,仿佛空間崩碎一般,眼前那凝如整體的炁息,在這瞬間同時裂解開來。

沈洛年雖是吃了一驚,但隨即明白並不是真的所有東西都粉碎了,而是包圍著自己的這大肉山,終于解體。

其實沈洛年被包裹其中,就算這巨大肉山當真解體,他也沒法確定,主要是從凱布利傳回的感知中知道這肉山妖怪外層正不斷剝離出一個個巨大原型妖;而自內部雖一時看不出來,沈洛年從崩碎裂解的妖炁感應,也可以確定這團肉山不再是一個整體,只是內部還沒來得及解散——就仿佛剝洋蔥,也得一層層地來。

過不了多久,妖怪四散,尤其是沈洛年周圍,沒有一個原型妖願意停留,更沒有攻擊他的欲望,似乎這些原型妖都已經知道沈洛年不好惹,感覺到他的接近,一個個四面奔逃,遠遠散開,沒過多久,周圍數公里內原型妖消失一空。

這些原型妖似乎也不是完全沒有靈智?沈洛年正思索,卻見自己下方不遠,出現一個約有三公尺寬的方形黑色石塊,穩穩地立在地面。

這不似自然之物的黑色石塊,剛剛該是被包裹在肉山之中?看著黑色石塊,沈洛年突然想起那正覬覦著人類的應龍黑石,不禁有些氣悶。在這兒待多久了?少說也有一天了吧?外面說不定已經過了一個月,卻不知有沒有出什麼事?黑石有沒有搞什麼陰謀?犬戎族打來了沒有?

沈洛年一面飄近一面思索,突然發現石塊由黑轉紅,一股強大熱氣從石塊表面透出,快速地往四面蔓延,似是某種強大炎術。沈洛年吃了一驚,連忙高速飛退,多虧他的輕化能力能在一瞬間提高速度,很快就遠離了高熱量區域,直到百余公尺外,雖仍感覺十分炎熱,在血飲袍的幫助下,倒是沒什麼損傷;而這股熱量很快就邁過了高峰期,逐漸減弱,那發紅的巨石,也正緩緩轉回原先的色澤。

這時沈洛年突然想起原型妖四散之事,這才恍然大悟。他們不是怕了自己,而是知道這兒會酷熱難當,這才先一步解散。

話說回來,瑪蓮他們到底跑哪兒去了?沈洛年正狐疑,卻見那黑色石塊突然左右分裂,露出一個古怪開口,然後是四個人影從里面沖出,向出口飛射。沈洛年看得清楚,正是張志文等人。

原來他們跑到石頭里面去了?難怪找不到。沈洛年迎了上去,他們看到沈洛年也是有些驚喜,張志文飛近詫異地說:“洛年,你怎麼跑到這兒來,難道沒事?”

沈洛年隱隱察覺,所有原型妖聚集成一個有攻擊欲望的肉山妖怪包在這黑石之上,看來是有人進入仙府之後必定會出現的狀況,所以之前他們才不讓自己靠近,自己卻是沒事找事,自找麻煩了,不過沈洛年也不想多解釋,只說:“確實有點危險,你們順利嗎?”

“我們得到能力了。”張志文笑說。

“大家都有?什麼能力?”沈洛年意外地看著其他三人,除了侯添良氣息平和、情緒穩定之外,吳配睿、瑪蓮都是透出喜意,頗為開心。

“大家都有。”張志文頓了頓說:“出去說。”

也對,這兒聊天浪費時間,沈洛年當下隨著四人往外沖,而這時原型妖仍在四面奔散,也不理會眾人。很快地,五人外加凱布利,重新奔到入口處的石塔上方,穿入青池門戶,回到另一個世界。


一出門戶,吳配睿只對沈洛年笑了笑,馬上走到通道,看來又是去和歲安城聯系了。沈洛年也不奇怪,兩個空間時間流速不同,別說吳配睿了,自己都有點擔心歲安城那兒的狀況,她馬上去聯系十分正常。

而另一方面,張志文沒等沈洛年詢問,已經開口說:“我們喪失凝結妖炁、成為妖仙的能力,換來分解的能力。”

“分解?”沈洛年訝異地問。

“對。”張志文呵呵笑說:“不過這能力有限制,會大量消耗精智力,看來回去得學學冥思的法門了。”

一旁的侯添良突然插口說:“你用精智力交換?”

“嗯,我覺得這比較適合我。”張志文說:“你呢?”

“我選擇用體力交換,我戰斗時幾乎不會消耗體力。”侯添良轉頭望向另一側說:“瑪蓮該也是體力吧?”

沈洛年跟著轉過頭,卻見瑪蓮右手手掌伸屈著,上面還冒出了古怪黑色氣息。她一臉好奇地望著那古怪的手掌說:“對,體力。”瑪蓮當初是煉鱗引仙,恢複體力的速度本就比其他人更快。

沈洛年卻沒聽清瑪蓮的話,他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到了瑪蓮那只手上,不知道為什麼,那股黑氣帶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沈洛年忍不住退了一步,若不是從三人的氣息中感覺不到惡意,他說不定已經拔出武器了。

“洛年感覺到了?”張志文的笑容也收了起來,皺眉望著那只手說:“聽說這是一種洪荒氣息,會讓周圍的人、妖、獸都感覺十分危險。”

“那是什麼?”沈洛年這才開口。

“就是我們獲得的能力。”瑪蓮說完,隨手對著身旁的冰壁探去,只聽嗤地一聲,她手掌就這麼壓入冰壁,隨著她縮手的動作,冰壁上出現一個深陷的掌印。就在剛剛那短短的一瞬間,一塊七、八公分深的掌狀堅冰就這麼消失了。

“這就是分解的能力?”沈洛年吃驚地說。

“可以超出規則分解絕大多數事物,無論有形無形、妖炁或武器。”張志文說:“也可以把這能力加持到自己手持的武器上。”

瑪蓮收手的同時,那股黑氣同時散去。她微微皺眉說:“消耗的體力不小……可惜只能近距離使用。”

這種能力若是可以遠距離攻擊還得了?沈洛年愣了片刻才說:“若是沒有那種洪荒氣息就好了。”

“是啊,否則用來偷襲真是十全十美。”張志文嘖嘖說:“不過古仙說這是一種平衡。”

古仙?沈洛年回過神說:“你們看到古仙了嗎?”

“也不算真見到了,只是一種遺留的感應……”張志文正考慮著該怎麼解釋,通道那端,吳配睿已快步走入,她沉著臉說:“我們得馬上回去!犬戎族船隊已經登陸集結,很快就會開始攻城。”

張志文臉上的嬉笑神色收起,說:“來了多少?”

“估計超過十五萬。”吳配睿轉向沈洛年說:“洛年,我們得走了,你和我們一起回去嗎?”

沈洛年並不想參入犬戎族攻城的事情中,一方面是在這種大軍作戰下,自己實在幫不上什麼忙,還是躲遠點眼不見為淨;而且萬一自己忍不住殺進去,說不定會被龍王母抓回龍宮“保護”……沈洛年搖頭說:“我還要采集一些妖質,晚些再離開。”

“嗯。”吳配睿也不勉強,點頭說:“那我們先走一步。”

四人正要離開,吳配睿突然停下腳步回頭說:“洛年,你想進仙府嗎?”

沈洛年微微一愣,一時倒是說不出話來。說實在話,對于那種能力,沈洛年還是有一點點心動的,照剛剛幾人的對話聽來,自己大可選擇用精智力運用這種破壞力,配合戰斗中冥思的法門,說不定可以長時間使用,到時就用不著什麼十八撩亂了,直接砍下去豈不是輕松愉快?

至于什麼妖仙境以下的限制,沈洛年也不在意,等懷真回來,自己終究要散去體內炁息。

見沈洛年遲疑著沒回答,吳配睿微笑說:“若你打算進去,最好和懷真姊先聯系一次,問清楚細節;另外,仙府開放過一次之後,下次進去至少要等半年的時間,而且每次獲得的能力不一定,未必是分解能力。”

“正是。”侯添良跟著點頭說:“我們這次運氣不錯。”

半年時間倒是無所謂,但“獲得能力不一定”也太不保險了,沈洛年進仙府的欲望大幅減弱,點頭說:“我知道了。”

吳配睿一笑,不再多說,領著其他三人離開。沈洛年也聳聳肩,再度進入那仙府通道的世界,捕捉巨大原型妖,凝煉妖質。

這個工作本就接近完成,而且沈洛年這次記得回原世界提煉,更沒花多少時間。

不久之後,沈洛年終于離開北極海,朝噩盡島方位飛行,只不過身上拖著四個裝滿妖質、用草繩捆綁的胖橄欖,速度卻是快不起來,但此時也沒有別的選擇,只好就這麼飄飄蕩蕩地往南飛。

飛行的速度這一慢下來,路上難免遇到麻煩。一路上沈洛年也遇上了幾次飛行妖族的襲擊,還好他如今戰力不弱,應付一般妖怪並不困難,只是每次作戰都得先扔下那四個胖橄欖,直到把敵人殺散才能離開,也是挺浪費時間,所以他足足飛了一個星期,才飛回到龍宮。

前往北極海之前,沈洛年並沒打算自己送回妖質,但聽說犬戎族已經殺來,沈洛年就頗想避開歲安城,無論是人類屠殺犬戎族,或者犬戎族屠殺人類,看了都不怎麼舒服,所以還是干脆自己跑一趟……萬一歲安城當真抵擋不住,黑心丫頭自然會找自己制造更多的“闇神之鏡”,這也是早就答應過的事。

不過沈洛年雖然親自跑來龍宮,卻沒打算進去,免得又被敖容抓著干活。經過一連串聯系,妖質順利地送了進去,沈洛年正想走人,突然耳中傳來輕疾的聲音,竟是納金族的族長金趾傳來消息。

這群納金族人,之前雖然搞了不少小動作,不過沈洛年其實不怎麼介意,他們莫名其妙地一輸到底、變成奴仆,不甘願是必然的。

三個多月前被沈洛年逮到後,他們最後也只能認命,但之後發現沈洛年一直沒什麼過分要求,又沒有剝奪他們財富的興趣,納金族人也從一開始的不忿,漸漸對沈洛年有了幾分敬意,不過心中當然仍有不少小算盤,這是納金族人的天性,並不奇怪。

但金趾此時傳來訊息,沈洛年仍有些訝異——納金族的事,不是都交給那凶丫頭了嗎?

當初沈洛年交代過金趾,在不損害納金族權利的前提下,要他們盡量和狄韻合作,但這個約定畢竟太過籠統,所以也曾指示,若當真兩方有了沖突,或者狄韻提出不適當的要求,就讓金趾直接與自己聯系。

狄韻也知道這個約定,這方面的分寸她一直拿捏得很好,所以這段時間金趾從沒主動找過沈洛年,沒想到今日卻傳來訊息……莫非因為犬戎族攻城,狄韻忍不住提出過分的要求?這可有點怪了,那丫頭明知道自己的個性,不會做這種無用的舉動才對。

沈洛年一面狐疑,一面接過通訊,只聽那方金趾的聲音傳來:“主人。”

“找我有事?”沈洛年問。

金趾恭敬地說:“是,有件事必須盡快通知主人。”

“什麼事?”沈洛年說。

“黑石恐怕已經知道主人與我族訂約之事,可能會對主人不利。”金趾說:“請主人在有把握對付天仙之前,務必遠離歲安城,最好留在虯龍龍宮之中。”

雖說遠距通訊沒法靠著鳳體能力判斷真假,但因契約所限,金趾不會欺騙自己。沈洛年聽到這消息,自是大皺眉頭,忍不住說:“黑石怎麼知道的?”

金趾歎了一口氣說:“在山口鎮論劍館,有人把這消息散播出去,雖然那人不清楚細節,也不完全確定主人的身分,但黑石既然得到這消息,當然是甯可信其有,絕不會放過任何可能。”

“有人放消息?誰這麼無聊?”沈洛年問。

金趾頓了頓才說:“那是紅鑽的戀人,這是我們管束下屬不力,產生了疏漏……我已經妥善處理了,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沈洛年不知道,當初紅鑽和張季之死,使納金族在山口鎮的不少心腹下屬對他產生敵意,紅鑽的戀人只是其中之一,但此時聽到也不怎麼意外,殺了別人女友,對方想報仇是理所當然;而且聽金趾的口氣,這人大概已經被他們宰了。沈洛年也不深究,抓了抓頭說:“小韻知道這事嗎?”

“當然,不過因為犬戎族來襲,韻小姐最近一直十分忙碌。”金趾說。

“好吧,我這段時間躲遠些。”沈洛年本就沒打算這時回歲安城,並不覺得有什麼委屈。

“請主人務必小心。”金趾這話可是真心真意,若沈洛年被黑石抓走,接下來倒黴的就是納金族了。

兩人結束通話後,沈洛年不知為何有些煩躁,在龍宮外發呆好一陣子,這才作出決定——既然不能回歲安城,又不想躲在龍宮中,干脆去找赤濤。當下沈洛年飄身而起,向西方飛去。


之前聽黑心丫頭說,那頭紅色肥龍雖然答應了當人類守護神獸,卻因為誓約所限,不能接近歲安城,所以這次犬戎攻城,他也幫不上忙;當然,若赤濤當真願意協助人類,大可在歲安城百里外攔截犬戎族,不過這種沒好處的事,赤濤不會主動去做,何況又有黑石的威脅……反正現在閑著,干脆去找赤濤聊聊,看他會不會變得主動一些。

沈洛年孤身一人,飛行速度十分快,反正犬戎攻城不是一、兩個月之內能解決的,他倒也不急,一路上看到不錯的景色,還會稍作留連,所以足足花了四天的時間才抵達赤濤居住的山谷。沈洛年也沒多想,直接落在赤濤那金色大門前,重重拍了兩下。

等了片刻,這金色大門卻是動也不動,沈洛年又多拍了兩下,依然等不到赤濤開門。

這肥龍出門去了嗎?還是上次把他嚇怕了,不敢開門?沈洛年想了想,還是沒用道息散化門戶妖炁。別看沈洛年對赤濤一點都不客氣,他其實一直有三分歉意的,當年若非他打開這洞府大門,納金族未必真能把赤濤財富搬光,若非赤濤不揍就無法溝通,沈洛年對他未必是這種態度。

眼看門內沒有反應,沈洛年也有些失去興致,赤濤和歲安城的事,自己又何必多干涉?不過這兒至少是個風景不錯的地方,幾次過來都沒時間慢慢欣賞,這次倒是可以好好放松一下。

沈洛年就這麼在山谷中過了幾日,不過不知道為何,他一直沒有真正地放松心情,心中某個地方似乎總覺得有些不對勁,讓他越來越是煩躁,直到這日太陽初升時,沈洛年終于下了決定,打算離開這座山谷。

臨走之前,沈洛年又到了赤濤的黃金洞府之前,正考慮要不要再拍一次門,卻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妖炁高速沖入谷中。沈洛年臉色一變,他已經能夠很清楚地分辨,這股妖炁無論強度或移動的方式都屬于天仙的層次……這兒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天仙?又和赤濤有什麼關系?

沈洛年還沒想清楚,卻發現那天仙正對著自己沖來,他一驚之下,護身道息、炁息先後送出,一面騰身飄飛,遠遠閃開,他可不敢和一個不知底細的天仙接近。

那股強大妖炁的主人並沒有急著動手,反而凝停空中,有些好奇地看著沈洛年。沈洛年松了一口氣,這才有精神打量那人,卻見一個頭發赤紅、身材高挑豐滿的白種女子,正歪著頭上下打量自己。



(第一章完)

上篇:文案     下篇:第二章 魔法暗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