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章 魔法暗號  
   
第二章 魔法暗號

第二章 魔法暗號

這女子生著一副明顯的西方臉孔,高鼻豐唇,身材頗為性感,不過那斜飛的眉宇與銳利的褐色雙眸又帶著三分英氣,頗有巾幗英雌的氣質。

她穿著一身黑色皮甲,象征性地保護著重要部位;至于手臂、大腿等地方卻裸露著大片白皙肌膚,在晨光中亮晃晃的,若不是天仙實力讓人驚懼,倒是頗有不少地方值得欣賞。

沈洛年身為鳳體,看得清楚,別看這女子明媚動人,骨子里卻是應龍一族,既然在這出現,八成和赤濤有關系,自己可不是赤濤的好朋友,在這兒耗下去沒有好處。

沈洛年剛起了離開的念頭,女子已經開口說了幾個音節,使用的也是沈洛年聽不懂的語言,在輕疾自動翻譯下,沈洛年才知道她說的是:“你是誰?”

“路過的。”沈洛年回答。

女子斜飛的眉頭一挑,換成沈洛年使用的語言說:“有種……挺怪的氣息……你是哪一族的,我怎麼看不出來?”

沈洛年沒有回答,開口說:“妳是誰?”

“應龍赤雪。”女子微微沉下臉說:“你到底是誰?”

赤雪?這女人和赤濤應該有關系,若實話實說大概不大妙,撒謊自己不在行,直接轉身離開對方八成會翻臉……沈洛年遲疑了一下,還是說:“人族沈洛年。”

“人族?就是你?”自稱赤雪的女子臉一板,雙臂突然轉化為兩只布滿鱗片的手爪,五指尖端彈出,兩道強大爪力脫掌而出,對著沈洛年高速沖來。

不過赤雪雖然是天仙,妖炁強度還是遠不如仙府通道中的巨大肉山妖怪,兩道爪力碰上沈洛年散出體外的護體道息,馬上無聲無息地消失。

“散化妖炁?這是什麼功夫?”赤雪透出驚訝、警惕的氣息。她右爪一張,一個小小的玄界之門倏然開啟,一股凝結如實的寒意從門戶中湧出,只一瞬間,赤雪掌中凝聚出一個手指粗細、二十公分左右的梭狀耀目冰晶。下一刹那,赤雪右爪一揮,那冰晶被妖炁催動,對著沈洛年破空飛射。

道息可擋不住真東西,早已提起警覺的沈洛年急忙閃避,不過赤雪那端右爪剛扔出一個冰晶飛梭,左爪跟著又出現一個,她一點都沒遲疑,馬上朝沈洛年又扔了過來。

沈洛年閃得雖快,赤雪扔冰晶飛梭的速度也不慢,只不過幾秒的時間,破空異嘯聲一連串響起,一個接一個對沈洛年飛射。

不過論起短距離內的閃避功夫,比沈洛年厲害的人可不大好找,這些冰晶飛梭速度雖快,仍是接連打空,偶爾幾個蒙中的,反正穿過道息圈時附在上面的妖炁已經消失,只剩單純物力,在數量不多的狀況下,沈洛年拿著天仙飛翼,以柔訣配合著輕重能力抵擋,也勉可應付。

這天仙的攻擊能耐似乎遠不如敖歡……沈洛年心情輕松了點,正考慮怎麼逃命,卻見赤雪怒哼一聲,空中展開一大片玄界之門,數十道冰晶飛梭在一股強大力道推動下,撕裂空間般地朝自己飛射而來。

這次冰晶飛梭可不是用手扔的,而是儲存在玄界的強大力道推動,速度之快,一般人根本無法反應,還好沈洛年具備時間能力,玄界門戶一開,已經開始逃命,只見他又是身形化五、又是七拐八折,好不容易才避開了這大片的范圍攻擊。

這一大片轟到山谷中,造成的破壞可不小啊……沈洛年正在感歎,卻見飛梭目標的方位也出現了一個玄界之門,那些飛梭就這麼無聲無息地穿入其中,竟是又被赤雪收了起來。

這天仙真省!沈洛年來不及感歎,赤雪那兒又是數十支冰晶飛梭凝結成形。不只如此,赤雪從腰間取出一個古怪的柱狀物體,妖炁一催,那物體倏然變成個三公尺高的巨大狼牙棒,只見她大喝一聲,一面催動飛梭,一面揮舞著狼牙棒沖了過來。

沈洛年暗暗叫苦,別說自己未必閃得過冰晶飛梭的范圍攻擊,萬一被那狼牙棒砸到身上,自己絕對抵擋不住棒子本身的強大物力。果然不愧是天仙,只不過幾個回合,已經看出了自己的缺點。

沈洛年和敖歡演練了一個月,始終找不出打敗天仙的辦法,總算也學到了些應付的法門,沈洛年不敢遲疑,一面高速閃避對方攻擊,口中一面默念魔法。沒花多少時間,過去沈洛年一直很少用的“守護火網咒”首先布置了出來。

“守護火網咒”,會在沈洛年周身建立一個以火線編織的橢圓形防護網,平常耗用的魔力不多,但若有任何異物接近,火網會自動彙聚、變形,並不斷往外爆發,產生一股帶著破壞力的外推力道,是道息圈與炁息圈之內的第三道防線。

無論是火系、風系還是石系魔法,都有不同的高級防護咒語,但歲安城中魔法使平時大多有人保護,被當作炮台使用,單打獨斗的機會其實不多;而且魔法本身就有善攻不擅守的特性,把魔力消耗在防守比較不劃算,所以學習這冗長困難咒語的人就更少了,但對于隨便念就能施法的沈洛年來說,卻是一個不錯的防身咒法。

施展“守護火網咒”之後,沈洛年不改逃命本色,繼續在空中四面亂飛,一面再度默念咒語,這次他准備施展的卻是“顛倒翻轉咒”。先不提有沒有機會反殺,若對方不了解魔法,這咒語至少能讓對方追擊時多點麻煩。

等“顛倒翻轉咒”念妥之後,接下來就是四面逃命了,若被對方貼近,再靠那匪夷所思的“十八撩亂占卜大法”應付,至于“連珠爆彈咒”和“焚天烈焰咒”這兩種攻擊魔法,對天仙來說攻擊力卻是太低了,倒不用浪費魔力。

沈洛年一面思索,口中一面念誦著,卻發現那叫作赤雪的女人,不知為何露出詫異的神色,攻擊的動作緩了下來。

沈洛年可不管這麼多,眼見“顛倒翻轉咒”即將念完,剛指向赤雪,卻見對方妖炁陡然爆出,倏然一個高速飛閃,掠出老遠,一瞬間就脫離了“顛倒翻轉咒”的有效范圍。

媽的,這女人懂魔法的缺點!沈洛年暗罵了一聲,不過心中卻也不怎麼焦急,雖然一直沒找出應付天仙的辦法,但沈洛年之前和敖歡過招的時候,只要對方不出大招,自己靠著閃避能力死命逃跑,也能掙紮一陣子,直到精智力或者炁息耗盡為止,現在更是掌握了“戰斗冥思”以及“養炁道息”兩種能力,炁息基本上已無虞匱乏;至于精智力,得看戰斗強度而定,而這母應龍雖是天仙,但不知為何,道咒之術控制的量與范圍卻似乎只有人類的水准,對自己威脅不大,說不定可以跟她耗下去。

沈洛年正思索,拿著巨大狼牙棒的赤雪卻突然停在空中,大聲說:“等一下!”

妳不想打最好。沈洛年凝停在數十公尺外,望著赤雪,等她開口。

赤雪看著沈洛年半天之後,終于開口說:“你會魔法?教我。”

沈洛年差點沒摔下地面,這女人在說啥?沈洛年愣了片刻才說:“妳說什麼?”

“教我魔法。”赤雪又說了一次,看來十分認真。

沈洛年忍不住抓了抓頭,這才說:“妳……妳和赤濤是什麼關系?”

“我是那個笨蛋的姊姊。”赤雪昂起頭說:“你就是那個欺負他的人類,對吧?”

“呃……”沈洛年還沒想清楚該不該辯解,赤雪接著又說:“你只要教我魔法,你和那笨小子的事我就不管,還可以幫你揍他!”

這姊姊也太不講義氣了,沈洛年啼笑皆非地說:“赤濤跑哪兒去了?”

“不知道,我也是來找他的,說不定躲起來了。”赤雪四面望了望又說:“我聽說那小子被人類欺負,火大了准備過來教訓教訓他……不過你確實不弱,被你欺負也不奇怪。”

聽說自己弟弟被人欺負,居然來教訓弟弟?應龍的邏輯真古怪。沈洛年想了想說:“赤濤答應當人類守護妖神,卻一直沒過去,我是來問問狀況的。”

“別管那小子了。”赤雪兩眼發亮地說:“還是先教我魔法吧?”

不愧是赤濤的姊姊,腦袋似乎只裝得下一種東西。沈洛年苦笑說:“妳是天仙,還學什麼魔法?”

“哈哈……”赤雪露出得意的笑容,挺胸說:“你眼光不錯,居然看得出來我已經成為天仙了。”

看這得意勁兒,八成是剛升級的新晉天仙?難怪玄界之門里面累積的能量不怎麼充沛,冰晶飛梭一次只沖出幾十個,若讓她累積個幾年,恐怕一次沖出來就是成千上萬鋪天蓋地,不會這麼好應付。

沈洛年正暗吐舌頭,只聽赤雪又說:“不過,我成為天仙,和學魔法有什麼關系?”

“魔法的戰斗力遠不如天仙啊。”沈洛年說。

“確實不如。”赤雪點點頭,但又得意地說:“不過魔法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戰斗,你們人類可不知道了吧?”

“不然是干嘛的?”沈洛年愕然問。

“當然是和精靈溝通!”赤雪說。

和精靈溝通?沈洛年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卻又懶得細問,只皺眉說:“妳怎麼不找其他應龍學?”

“他們不肯教我。”赤雪嘴一撇,又瞪著沈洛年說:“你要是也不肯,我就殺了你!”

沈洛年一向把這種威脅當成耳邊風,只接著問:“為什麼沒人教妳?”

“你別管這麼多!”赤雪說:“教不教?”

對方既然不說,沈洛年也不追問了,只搖頭說:“不教。”對于魔法,沈洛年其實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雖然有幾個不錯的魔法咒語,但對方也未必看得上眼,何況那些都是狄韻私下教自己的,沈洛年也不能隨便傳出去。

沈洛年這麼一拒絕,赤雪大怒,手中的巨大狼牙棒猛然舉起,對著沈洛年直砸;同時空中再度出現冰晶飛梭,向他飛射。還好沈洛年本就沒放下戒心,身形騰挪間,馬上閃開老遠,反正這女人玄界的累積不夠,威脅不了自己。

不過赤雪雖然抓不到沈洛年,沈洛年卻也逃不了。比起飛行速度,他還是不如天仙,還好對方玄界中儲存的能量不多,和沈洛年這永動機耗下去,未必能占便宜。

果然,不管怎麼攻擊,赤雪就是逮不到沈洛年,偶爾被對方欺近,往往還被他一陣亂砍打得手忙腳亂,不過就算赤雪不用玄靈道咒之術,體內不斷運轉的妖炁也沒這麼容易耗光,更不可能讓沈洛年甩脫,一個多小時過去,兩人都覺得有點厭煩。

最後赤雪終于確定自己奈何不了這個古怪人類,她憤憤地停下身形,破口大罵說:“可惡!一直躲!膽小鬼!”

沈洛年早就想停了,只不過主動權掌握在對方手里,他也沒輒,眼見赤雪終于停手,沈洛年也懶得與她吵架,翻翻白眼轉身正想走,卻聽赤雪大聲說:“等我累積足夠,你就死定了!”

這倒是真的,不過……也沒辦法,沈洛年頭也不回地飛走,心中一面有些郁悶,本想來這兒散散心,卻莫名其妙和這古怪的天仙結仇,真是倒黴。

“喂!你怎麼跑了?”赤雪突然一個加速,又追了上來,攔在前方。

還來?沈洛年瞪眼說:“妳還沒打膩啊?”

赤雪臭著臉說:“你……你怎樣才肯教我魔法?”

一直被這麼糾纏也挺煩的,沈洛年皺眉說:“妳幫人類把犬戎族打退,我就教妳魔法。”

“好!”赤雪興奮地說:“不就只是一群狗嗎?在哪兒?快去!”

“呃?”沈洛年本是隨便說說,不料赤雪竟一口答應。他先是愣了愣,隨即有些不安地搖頭說:“還是算了。”沈洛年畢竟不是狄韻、黃清嬿,沒有那種以人類安危為己任的心態,這麼仿佛誘拐般地把赤雪拖入戰局,他還是不大願意,何況赤雪雖是天仙,卻生嫩得緊,那老牌天仙黑石還在虎視眈眈,何必連累無關者?

“騙子!”赤雪卻不知沈洛年的想法,手中狼牙棒猛然一揮,怒沖沖地罵:“說話不算話!”

這樣隨手一揮當然打不到沈洛年,他閃開後也不生氣,只說:“妳有把握打贏黑石嗎?”

赤雪一怔,停手說:“我族前輩黑石?為什麼要打贏他?”

“犬戎族攻擊人類的事和他有關。”其實犬戎族攻城雖與黑石有關,卻不代表兩者間有緊密聯系,不過沈洛年也不清楚其間奧妙,只隨口說:“干涉犬戎攻城可能會惹上黑石,要是妳真有把握,那就走。”

聽沈洛年這麼一說,赤雪可不敢隨便打包票。她剛進入天仙境不久,天仙模式下的戰斗還沒能完全掌握,怎敢和黑石作對?赤雪愣了片刻,卻又起了疑心,瞄著沈洛年說:“黑石前輩怎會和犬戎那種低級種族聯手?你騙我!”

“貪財啰。”沈洛年說:“他想要人類的財富。”

應龍同族之間雖不常往來,但黑石的斂財名聲赤雪倒是聽過,何況她有個視黑石為模范的弟弟赤濤。聽沈洛年這麼說,她信了幾分,這才遲疑地說:“那……那你換個條件。”

沈洛年正想回個“關我屁事”,突然心念一轉說:“妳剛說和精靈溝通,是什麼意思?”

“這要到天仙才了解啦!”赤雪哼聲說:“你們人類知道也沒用。”

“不說拉倒。”沈洛年轉身就走。

“等一下!”赤雪忙攔住沈洛年說:“我說就是了。”

沈洛年這才停下。事實上,赤雪只要不死心,沈洛年還真的甩不開她,他沒好氣地說:“怎樣?”

“我說了以後,你會教我嗎?”赤雪說。

沈洛年想了想說:“不知道,聽完之後再看看。”

赤雪滿肚子氣,卻又拿沈洛年沒輒,咬了咬牙後,才開口說:“和精靈溝通的目的是——加速理解如何成為精靈。”

“嗄?”沈洛年張大嘴說:“成為精靈?”

“有什麼奇怪?”赤雪氣還沒消,哼聲說:“獲得永琚A由天仙轉生為仙界精靈呀!”

仙界精靈是這樣來的?沈洛年想想又皺眉說:“不對啊,天仙之後不是上仙嗎?”

“先修煉成上仙,再緩緩修成精靈,那是比較安全、不冒風險的方式,但是不知道得花上多少年,也不一定會成功,在凡界的行動還會受限。”赤雪說:“若是不怕風險,為什麼不選更快的方式?”

“既然這樣,為什麼別人不肯教妳?”沈洛年說。

“他們太膽小了!”赤雪恨恨地說:“上一次仙凡重合,嘗試化身精靈留在仙界的十名應龍天仙有五個失敗,其他人就不敢再與精靈建立聯系,甯願繼續慢吞吞地修煉。”

“那也沒必要阻止妳啊。”沈洛年說。

“現在沒人願意花百年時間和仙界中熟悉的精靈重新取得聯系。”赤雪說:“不取得聯系,就不能使用魔法,不能使用魔法就沒有人可以幫我建立契約魔法陣……全靠自己的話,得等到下次仙凡分離,我才能與精靈接觸,那又要等好幾千年!”

美甯那些魔法仙人呢?或許是當年碰上月影團時,文森特等人幫他們重新建立契約的?沈洛年回頭看著赤雪說:“所以妳只是要人幫妳建立契約,聯系精靈?”

“對!”赤雪連忙點頭,一面一臉期待地看著沈洛年。

這倒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沈洛年想了想說:“我不記得怎麼畫契約魔法陣……但是可以找人問問。”

聽到前半句,赤雪差點暴走,但聽完後半句馬上露出笑容,不過赤雪的笑容也沒持續多久,她小心翼翼地說:“你……你有什麼條件?”

要她保護人類嗎?只不過畫個和精靈訂約的魔法陣,提出這要求也太過分了,何況這新出爐的天仙也打不過黑石。沈洛年看了赤雪一眼,想了想說:“妳無聊沒事的時候,會跑去找人類麻煩嗎?”

赤雪一愣說:“我干嘛找人類麻煩?”

“不會就好。”沈洛年一面往東飛一面說:“走吧。”

赤雪追在沈洛年身旁說:“欸?條件呢?”

“說好了啊。”沈洛年維持著一個不快不慢的速度,一面說。

赤雪聞言卻是嚇了一跳,警惕地說:“什麼時候說好了?我沒答應你任何事。”

“就是無聊沒事的時候,別去找人類麻煩。”沈洛年說。

赤雪愣了半晌才說:“就這樣?”

“不然呢?”沈洛年翻白眼說:“妳還想多答應一點?”

“沒有、沒有。”赤雪連忙搖手。

兩人一前一後又飛了好一陣子,赤雪怎麼想怎麼不安心,又問了一句:“你真的會找人幫我?”

“嗯,不過不用另外找人。”讓赤雪和其他人見面,又會多添變數,沈洛年頓了頓說:“我去問問魔法陣怎麼畫,之後直接幫妳訂約。”

赤雪傻了一陣子,忍不住又開口說:“你和我聽說過的人類……不大一樣。”

“嗯……”若是和黑心丫頭談,大概會要赤雪簽個賣身契吧?沈洛年想起狄韻,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一面隨口說:“是有點不一樣。”

“你剛說……你叫什麼名字?”赤雪問。

“沈洛年。”沈洛年說。

“你為什麼要欺負赤濤那個傻瓜?”赤雪又問。

沈洛年遲疑了一下,才有點心虛地說:“我是和他打了幾次架,應該還沒到欺負的程度……”

“是怎麼回事啊?”赤雪說:“我也是剛剛聽說,沒弄清楚。”

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沈洛年當下把當初偷了赤濤的火浣布,導致赤濤找人類麻煩二十年的事情說了一遍,不過關于納金族的部分,沈洛年語焉不詳地帶過,只說有人跟著闖入洞府撿了便宜,把赤濤的黃金偷光,赤濤卻以為是自己干的,終于在二十年前找上人族聚集的歲安城。

其實這番話說來還是頗有漏洞,但一來赤雪也不是心思縝密的人物;二來此時她已經把沈洛年當成好人,自然對方說什麼都信。兩人這一聊,沈洛年也才知道,赤雪原來是赤濤的親姊姊,這次仙凡重合之後便一直閉關修煉,直到最近進入天仙境才出關,怎料這一出關,就從幾個同族朋友口中,聽到赤濤與人類沖突卻反而吃虧的消息。

詳細內容誰也弄不清楚,但無論如何,對應龍來說,這終究是件丟臉的事,赤雪忍不住沖來打算教訓教訓這沒用的弟弟,卻遇到了沈洛年。

沒想到和沈洛年簡單地過了幾招,這才發現連自己都奈何不了對方,難怪赤濤會吃虧,赤雪詳細問了問,確定赤濤沒什麼大礙後,她也不再牽掛此事,更沒有幫赤濤報仇的意思。

其實應龍一族本就沒有什麼守望相助的習慣,赤濤若真被人打死,還有點機會讓赤雪冒出怒火,但聽到赤濤被人欺負,赤雪的第一個反應卻是來教訓這丟臉的弟弟,這樣的種族性格,或許也是應龍一族無法和虯龍族爭鋒的原因之一。

不過赤雪雖然對沈洛年還算友善,言行間那種凶蠻氣息還是頗重,“應家惡”三個字畢竟有點道理,但至少說話爽直,不像人類一樣,說一句話得拐好幾個彎,沈洛年頂多覺得習性不合,倒不會覺得討厭。

赤濤的事,兩人誰也沒放在心上,說過就算了,倒是赤雪對沈洛年不懂契約魔法陣的事頗為疑惑,忍不住多問了幾句,畢竟赤雪雖然沒和精靈締約,仍是應龍一族,對這方面的知識還算清楚。

這倒沒什麼好隱瞞的,反正沈洛年一直自認只是個半吊子魔法使,也不覺得有什麼丟臉。他簡單地解釋了一下自己學魔法的經曆後,想想突然有點不安心地說:“妳只要和精靈聯系就好了吧?我會的咒語沒幾個,這個可能沒法教妳。”

“咒語?”赤雪搖搖頭說:“無所謂,我不需要學魔法。”

也對,天仙還學什麼魔法?沈洛年正點頭,卻聽赤雪又說:“若是真想要什麼特殊魔法,等溝通程度夠了,再找精靈商量。”

“商量?”沈洛年有些羨慕地說:“妳會精靈語?”

“我現在還不會,但……難道你也不會?”赤雪先是微微一怔,隨即醒悟說:“對了,人類學語言很慢,而且精靈語很複雜,不容易學。”

看來精靈語言對妖怪來說不是問題,可惜輕疾牌翻譯機沒法帶入冥思之中……沈洛年正在感歎,卻聽赤雪有些意外地說:“那你的咒語怎麼學會的?”

“別人教我,然後死記。”沈洛年說:“反正精靈聽得懂我說的。”

“喔……”赤雪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說:“那你就不容易和精靈一起創造魔法了。”

“是啊。”沈洛年說。

“至少還可以創幾個心念魔法吧?”赤雪說:“只不知道你有多少‘量’。”

心念魔法?沈洛年一呆說:“那是啥?什麼叫‘量’?”

“你不知道嗎?”赤雪訝然說:“就是不用口中念咒,用簡短的心靈暗號施法的魔法。”

不用念咒?心靈暗號?沈洛年愣了愣說:“聽起來有點像是根源魔法?”

“根源魔法?那是什麼?”這下輪赤雪聽不懂了。

反正飛行無事,兩人溝通了片刻,沈洛年這才明白,根源魔法的使用方式和赤雪口中的心念魔法幾乎一模一樣,只不過心念魔法一般是和精靈討論約定而來,根源魔法卻是在特殊締約時自然產生的;而這種魔法產生的簡短咒語,正是自身契約精靈定下的特殊暗號,其他魔法使就算知道了也無法使用。

這種特殊魔法可以大幅度簡化魔法咒語,不過這方法雖然方便,卻受到精智力總量限制,每個魔法使能夠建立的“心念魔法”數量是有限的,也就是赤雪口中的“量”。

隨著兩人這一討論,沈洛年才發現,所謂的“根源魔法”,也就是利用特殊的方式,使得和精靈溝通能力不足的魔法使可以提早產生一個“心念魔法”,而這魔法,是根據精靈對魔法使的理解而決定,所以才會產生那些未必具有戰斗能力的法術。

而壽命漫長的應龍一族,並不介意花個數百年和精靈培養溝通能力,對這種非自控的“根源魔法”當然瞧不上眼,還不如等時機成熟之後自行決定……也就是說,赤雪並不需要魔法仙人傳下的特殊締約魔法陣,反而是歲安城從文森特、杜勒斯手中流傳下來的締約魔法陣才適合應龍一族。

弄清這一點,沈洛年在半空中突然停下說:“不早說!”

赤雪“煞車”速度可比不上沈洛年,一下子沖出老遠,這才瞪著眼睛扭身飛回,一面問:“怎麼了?”

“我以為妳需要高級的魔法陣,才打算回去問。”沈洛年引著赤雪往下飛:“既然歲安城的就能用,何必跑這麼遠?”

“那種魔法陣你會?”赤雪欣喜地問。

“不會。”沈洛年不等赤雪變臉,馬上跟著說:“叫他們用輕疾把魔法陣的陣圖傳送來不就好了?”

“對、對!”赤雪笑逐顏開地說:“快幫我問。”

其實就算是魔法仙人傳下的魔法陣也可以這樣傳來,不過沈洛年知道這東西牽連比較多,該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決,若自己就這麼用輕疾詢問,月影團的人八成還得為此開幾場會,還不如直接把赤雪帶回去,若那些人意見太多,大不了讓她自己去要,只要幾片冰錐轟下去,保證那些人乖乖送上。

但如果是歲安城的魔法陣,直接找小惡女討不就得了?沈洛年當下傳訊狄韻,等候對方回應。


過了好片刻,狄韻卻一直沒有回音,也不知是不是因為打仗太忙。沈洛年抓了抓頭,望向身旁一臉興奮的赤雪,卻也不好意思讓她就這麼等著,誰知道小惡女什麼時候有空?

這會兒該找誰呢?歲安城中,沈洛年能夠以輕疾聯系的人其實不多,就連那些老朋友,沈洛年知道輕疾名稱的,也只有少數幾人。

葉瑋珊和賴一心就算了……沈洛年搖了搖頭,從張志文那兒知道這兩人百年來的糊塗賬之後,沈洛年想到就頭痛,頗不願主動與他們聯系;至于狄純、奇雅,她們在歲安城中雖然也有崇高地位,卻一直處身于權力圈之外,讓她弄魔法陣未必容易,何況此時犬戎圍城,這幾個歲安城的頂尖戰力一定十分忙碌,為這種事打擾她們也不大妥當……

對了!差點忘了黃清嬿。沈洛年拍了拍自己腦袋,對輕疾下了指示,向黃清嬿傳出要求通話的訊息。

這次倒是很快就傳來回訊,黃清嬿有些遲疑的聲音在耳中傳出:“洛……洛年?”

上次見面,沈洛年雖然要黃清嬿直呼己名,不過從頭到尾,黃清嬿依然沒喊出口,所以沈洛年還是第一次聽到她這麼稱呼自己,倒是有些新鮮的感覺。

“是我,有件事想找妳幫忙。”沈洛年說:“妳現在方便聽我說嗎?”

“可以,請說。”黃清嬿用詞雖然簡短,語音卻依然輕柔溫婉。

“我需要歲安城傳下的締約魔法陣……還有締約咒語。”想到後者,沈洛年皺眉說:“韻丫頭在忙嗎?我本想找她討,但是沒回音。”沈洛年需要的締約咒語必須弄成“中文音譯”版本,這解釋起來有點複雜,若此時輕疾的另一端是狄韻,就不用花時間說明了。

“小韻……”黃清嬿遲疑了幾秒,這才開口說:“純奶奶沒告訴你嗎?小韻失蹤好幾天了。”

“嗄?”沈洛年大吃一驚說:“怎麼失蹤的?犬戎族干的嗎?”

“現在還沒找到線索。”黃清嬿說:“小韻是在擎天塔上失蹤的,當時她回純奶奶屋中取物,一直沒出房門,隨官雪莉過了好一段時間才發現小韻失蹤。”

擎天塔上?那兒沒有排拒道息的效果,只要是會飛的妖怪都能闖上去亂來,不過能這麼無聲無息把狄韻抓走的,恐怕不是普通妖仙,會不會是犬戎族中會飛的高手?沈洛年當即說:“犬戎族沒有提出什麼要求?”

“沒有。”黃清嬿說:“所以我們並不認為是犬戎族的人做的。”

沈洛年眉頭皺起,突然說:“不會是黑石吧?”

“應龍黑石?”黃清嬿有點意外地說:“他這麼做有什麼用意?”

陷入思索的沈洛年卻沒回答這句話,這瞬間他終于明白為什麼這幾日自己心中一直覺得不妥……前兩日金趾傳訊,說黑石可能發現自己和納金族的關系之後,沈洛年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又不明白問題出在何處,直到現在他才想通,若不是小惡女出事,怎會讓金趾通知自己,而不是一直和金趾有聯系的狄韻?

雖說狄韻也沒有通知自己的責任,但不知為何,沈洛年就覺得她不會把這事扔給金趾處理;而且從狄韻失蹤的時間來判斷,金趾很可能是在狄韻失蹤後,才發現消息泄露……只不過金趾怕自己跑回歲安城,這才隱瞞狄韻失蹤之事不提。

若真是黑石干的,他抓走狄韻的目的就不難理解了……八成和自己有關系,雖不知是想弄什麼陰謀詭計,但無論如何,黑石這次可打錯了主意,狄韻可有個天仙老爸,敖歡若是知道此事,八成馬上殺出龍宮,而若敖歡出面,應該不難解決……畢竟黑石的真正目標是自己,該會給虯龍族一點面子。

歲安城那端,黃清嬿看不到沈洛年的神色,聽輕疾那端陷入沉寂,不禁有點擔心道:“這幾天純奶奶十分焦急……”

“啊?”沈洛年回過神,打斷黃清嬿的話說:“我等會兒就找她談談,若真是黑石,這問題應該不大。”

黑石還問題不大?黃清嬿愣了愣才說:“你有把握嗎?”

“不知道,試試。”沈洛年說:“我剛剛拜托妳的事情,妳方便幫忙嗎?”

“締約魔法陣嗎?”黃清嬿雖然不懂魔法,但對魔法多少也有了解,她馬上說:“我幫你找幽儀阿姨問問。”

幽儀……賴幽儀?似乎曾在狄韻口中聽過這個名字,似乎是歲安城僅有的三位魔導師中的火系魔導師,黃清嬿可不會隨便叫人阿姨,這賴幽儀莫非是賴一心和葉瑋珊其中一個女兒?

沈洛年腦海中轉過這念頭,口中一面簡單解釋了自己對于魔法咒語的“特殊要求”,此時也不是聊天的時機,解釋完畢之後,沈洛年很快就斷了通訊,直接聯系狄純。


“洛年……”狄純的聲音很快就傳了出來。

“妳家丫頭失蹤了怎不跟我說?”沈洛年帶著不滿說。

“你……你知道了?我……我不知道她怎麼不見的,也不知道怎麼跟你說,我到處找……都找不到……”狄純的聲音帶著委屈和一點鼻音,估計數秒之內就會哭了出來。

“不要哭!”沈洛年說:“我猜她可能被黑石抓走了。”

“黑石?”狄純哽咽中帶著慌張,焦慮地說:“他為什麼要抓小韻?”

“我是猜的。”沈洛年頓了頓說:“若真的是,可能是因為我。”

“那怎麼辦?洛年,你……你有辦法嗎?”狄純雖然總覺得沈洛年無所不能,但如今的她畢竟不是當年那個毫無見識的女孩,心中也知道天仙並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詢問的時候,語氣十分忐忑。

“我打不過黑石。”沈洛年頓了頓說:“但黑石畢竟和韻丫頭沒仇,找個高手出來說幾句應該就沒事了。”

狄純又驚又喜地說:“你不是討厭找人幫忙嗎?”

“這和找人幫忙有點不同……”沈洛年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敞開了說:“小純,韻丫頭那個叫王方的爸爸,其實就是虯龍族的天仙敖歡。”



(第二章完)

上篇:第一章 分解的能力     下篇:第三章 難解開的麻煩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