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七章 老婆不准  
   
第七章 老婆不准

第七章 老婆不准

“鳳體?”銀嵐上下看著沈洛年,恍然大悟地說:“原來如此……所以黑石確實與小友纏戰了一段時間?”

“嗯,其實我還是打不過。”沈洛年說:“所以我躲在這息壤山區避風頭。”

“我冒昧問一句,黑石想奪取的財物,是否依然在小友手中?”銀嵐問。

“也沒有。”沈洛年說:“他其實是被我騙了之後,惱羞成怒,才翻臉動手。”

“哦?”銀嵐透出一抹欣喜,露出淡淡笑意說:“可否稍作分享?”

沈洛年實在懶得解釋,不過望望身旁敖歡,還有在洞口偷窺的山芷、羽霽,三人都是一臉好奇的模樣,這才盡量簡單地說了一遍。等沈洛年說完,銀嵐透出喜意,點頭說:“太好了,那老渾蛋向來睚眦必報,只要你一離開這息壤高原,他必定不會放過你。”

這婆娘也太不厚道了,黑石要找自己麻煩,她高興什麼?沈洛年正翻白眼,卻聽銀嵐接著說:“沈小友,若你願與我合作,或者可以解決掉這個麻煩。”

原來這女人想利用自己對付黑石?沈洛年看著銀嵐的氣息,倒是沒感覺到什麼惡意,這才說:“怎麼合作法?”

銀嵐看了敖歡一眼,回頭對沈洛年說:“私下談談?”說完,銀嵐往空中飄去。

現在面對天仙,沈洛年倒是沒有以前這麼懼怕,何況眼前這女子並沒有帶著惡意,沈洛年當下騰空而起,隨著銀嵐往上飛。

銀嵐帶著沈洛年直飛數百公尺,才從懷中取出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白色球狀物說:“只要你能欺近黑石五步之內,依法訣使用此物,可將其禁錮片刻,待我趕到。”

“這是什麼?”沈洛年看著那白色圓球。

“凝云之精。”銀嵐說:“可于施放地區瞬間出現大片白色云氣,除施放者之外,萬物凝滯其中;三息之後,云氣聚合返形,可禁錮萬物百息。”(息:平常人呼吸一次所需時間。)

這麼厲害?沈洛年吐了吐舌頭說:“這東西很常見嗎?”若黑石有這東西,上次自己豈不是早就被抓走了?

“此物煉制須耗費大量修為和時間,卻只有捕捉效果,沒有傷人的能力,禁錮時間短,又只能使用數次……”銀嵐搖搖頭說:“沒什麼人願意煉制此物。”

就為了抓黑石嗎?沈洛年這時倒真有點好奇,不知道本是夫妻的兩人最後為什麼會鬧成這樣?不過想到那群白宗老友的婚姻,沈洛年又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了……他沉吟著開口說:“若順利抓到黑石,妳打算怎辦?”

“這你就不用管了。”銀嵐淡淡地說:“但我保證他不會再給你制造麻煩。”

“不能不管,妳別忘了他身上還有誓約。”沈洛年說:“若妳把他關起來或殺了,那我不是白和他立約了?”

“不就是驅趕犬戎族五百年?”銀嵐哂然說:“我來處理便是。”

既然這樣就沒什麼顧忌了,沈洛年說:“這還可以用幾次?”

“三次。”銀嵐臉一沉,肅容說:“但黑石不知此物,才有機會,若一次失敗,恐怕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使用了。”

兩人又商議了一下細節,諸如遇到黑石之後如何通知銀嵐,以及使用白球的注意事項等等,直到作好約定,沈洛年這才把“凝云之精”接過,放到腰包中,還好這白球極輕,不致于對沈洛年身法造成影響。

眼看交代完畢,沈洛年正打算送客,銀嵐卻突然開口說:“聽說你也有學魔法,而且是火系的?”

沈洛年點頭之後,銀嵐又說:“上次仙凡重合時,我也隨著大家修煉過一陣子,這次就沒碰了,速成之法終究太過危險。”

就是赤雪所說,成為精靈的捷徑嗎?不過這部分離沈洛年太過遙遠,他只聳聳肩,依然沒說什麼。

“有個火系魔法咒語我還記得,對于捕捉黑石未必有幫助。”銀嵐沉吟說:“但應該有激怒他的效果。”

“激怒他干嘛?”沈洛年愕然問。

“這樣才容易靠近他,不是嗎?”銀嵐說:“只不知你能不能掌握。”

自己學魔法倒是不難,只是念得慢了些,不過只能激怒對方的魔法,讓人不是很有興趣啊……沈洛年一面拿出紙筆,一面無奈地說:“什麼樣的魔法?”

“這是……”銀嵐看著記事本,皺眉問。

沈洛年也知道自己學魔法咒語的方式有點古怪,只好簡單解釋幾句。反正銀嵐對于沈洛年能不能學會也不怎麼在意,便照著沈洛年的要求,把咒語慢慢地念了一次,讓對方想辦法記錄,最後銀嵐解釋說:“這魔法稱為‘火之獄’——施法之後,百步大小的球狀空間內將充滿強大熾焰,無處可逃……雖說對天仙來說效果不大,但燒他個灰頭土臉卻不困難。”

聽起來倒是不錯的魔法,比平面型的“焚天烈焰咒”更適合對付會飛的敵人……只可惜傷不了天仙。沈洛年抄完歎口氣說:“沒有威力更大的魔法嗎?”

“精靈不會創出契約者精智力無法承受的魔法,以當年的我來說,這種魔法已經耗費極大。”銀嵐看了沈洛年一眼說:“你身為鳳體,生命力想必充沛,倒是可以試著讓精靈創造更強大的魔法。”

“我幻想的魔法,精靈都沒反應。”沈洛年對于弄不出雷射魔法、核爆魔法、黑洞魔法、反物質魔法十分惋惜。

“若不是你精智力不足,就是你和精靈都不明白原理,才創不出來。”銀嵐說。

“原理?”沈洛年訝然說:“不是想象結果就好了嗎?”

銀嵐搖頭說:“除非精靈很清楚如何達到,否則就要你教會他。”

沈洛年一愣,這才明白,精靈恐怕也搞不清楚怎樣制造核彈、激發雷射吧?自己單純幻想蘑菇云、雷射光等現象,難怪他沒反應,但只靠氣體燃燒爆炸、巨石空中掉落之類的魔法,又怎能傷到天仙?

“對了!”沈洛年突然說:“妳記得空間類的魔法咒語嗎?”卻是沈洛年突然想起于丹翠的根源魔法,這種法術自己雖然不懂原理,精靈卻懂,若是能瞬移到對方身邊,別說接近黑石,砍他兩刀說不定都辦得到。

“那種法術咒語太複雜,很難學習,除非以‘心念魔法’的形式運用。”銀嵐說:“而且空間類魔法限制很大,必須讓精靈鎖定一個你絕對信賴的對象當傳送目標,比如自己最熟悉的空間,或者某個十分熟悉信任的親友,而且確定之後就不能更改……有這種限制,很難運用在戰斗上。”

所以于丹翠的目標是艾露,而當初魔法島上那個年輕人的傳送目標則是他家?想用這法門欺近黑石看來並不容易。

這時沈洛年突然想起一事,疑惑地說:“不對啊,我看過有人會類似土遁的法術,應該也算空間魔法吧?好像沒這麼麻煩。”

“那是將座標設定在自己身上的簡化空間魔法,傳送距離短而且固定,限制也不少。”銀嵐說:“除了咒語比較單純之外,遠不如真正的空間魔法。”

說到這兒,銀嵐也沒法出什麼好主意了,雖然應龍一族是魔法的老前輩,不過想象力未必比人類高明多少,而銀嵐也沒打算在此久留,她待得越久,黑石就躲得越遠,還不如早些離開。


送走了銀嵐,沈洛年飄落家門,在山芷撲過來的同時,敖歡也走近好奇地說:“銀嵐打算怎麼對付黑石?”

“不能讓你這大嘴巴知道。”沈洛年翻白眼說:“你要不要干脆幫我掛個‘鳳體之家’的門牌?”

“呃。”敖歡尷尬地說:“我是不小心的。”

山芷高興地笑說:“哈哈哈,伯伯大嘴巴。”除了和狄純、狄韻有關的事情,敖歡平常脾氣挺好,這幾日相處下來,山芷和羽霽面對敖歡,也從原先的畏懼多了三分親近。

“不過沈兄弟,這個忙可不好幫。”敖歡說:“銀嵐和黑石這兩個前輩的關系有點複雜。”

敖歡居然知道此事?沈洛年好奇地問:“是怎麼回事?”

“據說是因為洞府中家具布置方面意見不合鬧翻的。”敖歡說。

沈洛年愕然說:“啥?真的假的?”

“當年這兩人之事,可是傳遍天下。”敖歡說:“聽說本來黑石是住在銀嵐的洞府中的,但是有一日,兩人為了應該怎麼安置黑石的寶物起了爭執,銀嵐一怒之下,打毀了幾個黑石的寶物,黑石大怒下失去理智,出手攻擊銀嵐,卻把完全沒防備的銀嵐打傷了。”

這兩條老應龍太搞笑了,沈洛年正忍不住偷笑,在一旁偷聽的羽霽忍不住湊近說:“歡伯伯,後來呢?”

“後來啊……”敖歡說:“黑石自知理虧,拿著剩下的寶物就逃,銀嵐卻發誓,一定要把他所有寶貝都打爛,這對夫妻自此之後一追一逃,也幾千年了。”

沈洛年想了想才說:“所以黑石未必害怕銀嵐,只是讓著她?”

“這種天仙老前輩之間,本就沒有什麼絕對的輸贏,黑石一直逃跑,不代表打不過。”敖歡說:“所以就算你幫銀嵐抓到黑石,最後會怎樣卻很難說。”

不要搞到最後,這對搞笑夫妻重歸于好,一起來揍自己?沈洛年正頭大,剛從他胸前爬到背後的山芷開口問:“他們打架也是在玩?”

“誰知道?”沈洛年苦笑了笑,這件事也沒法預先做什麼計劃,只好扔下,他轉向北方的歲安城戰場說:“這幾天打得怎樣了?”

一面說,沈洛年一面遠遠望去,只見城外犬戎族挖掘的坑道越來越多,到處都是被破壞的武器、裝備、房舍,遠遠望去,宛如螞蟻般大小的人族、犬戎族兩方不斷沖突,此去彼來,不斷有人倒下,城外的各種建築早已經被踏平,黃土大地變成黑褐色,也不知是不是血液浸染導致。

對沒什麼軍事概念的沈洛年來說,這麼一眼望去,看不出來兩方誰占優勢,但從可以移動的城牆又往內縮一個街區來看,可能人族落于下風。

“表現最好的當然是我老婆!”按道理虯龍族應該是保持中立,不過有狄純在戰場中,敖歡當然中立不起來,只見他眉開眼笑地說:“空中完全是人族飛行部隊的天下。”

“其他部分呢?”沈洛年說。

“不大清楚。”敖歡一臉坦然地說。

根本不該問這個家伙!他除了看狄純之外,其他大概都沒注意……沈洛年正想轉身,想想又說:“小韻呢?”

“喔!”敖歡說:“小韻也帶部隊出來過幾次,不過沒怎麼出手,大多在後面指揮。”

狄韻最強大的攻擊方式還是道咒之術,這種存量有限的功夫,平常狀態下不隨便使用是正常的。沈洛年點點頭,不再多問,正想往內走,突然又止步說:“對了,那個……尸靈王非殺不可嗎?”

敖歡一愣說:“這是當然,沈兄弟何出此言?”

“你們有把握嗎?不要沒殺成功,卻惹出尸靈大軍,反而把整座歲安城賠進去。”卻是沈洛年突然想起葉瑋珊的擔憂。

“這個……”敖歡愣了愣,這才有點尷尬地說:“細節還在計劃,不過如今既然有辦法在九回城中戰斗,尸靈王是非殺不可的。”

“為什麼非殺不可,他們不是一直乖乖待在山底下?”沈洛年說。

“沈兄弟有所不知。”敖歡說:“尸靈王眼前或許還可以控制自己心智躲在九回城中,但終有一天會被闇靈控制,失去神智,到那時可不只是生靈塗炭啊。”

“我是聽說過這種說法,不過我一直不懂,就算不提上仙,你們這些天仙也很強大啊,合力也殺不死尸靈王嗎?”沈洛年說。

“尸靈之王的攻擊力確實未必比天仙強大,但卻擁有另一種強大的破壞力。”敖歡搖了搖頭說:“根據記載,尸靈王若至闇靈附體的大成之境,闇靈之力足可彌漫數里。此力炁息無法防禦,就算天仙也不敢進入黑氣之中……不能接近,又如何擊殺?當闇靈之力放出之際,天仙以上還能依靠速度逃離,妖仙境之下,根本毫無抵抗能力……到那時天下無人能抗。尸靈王已經不再需要僵尸、旱魃效力,別看歲安城中有數百萬生靈,只要尸靈王禦使黑氣兜上一圈,所有人都會變為骨靈,一個月之內,這世間所有青山綠水都將化作沙礫荒漠,億萬生靈死于非命。”

這麼恐怖?沈洛年不再多說,只歎口氣說:“那你們計劃可得周詳一點,有找到適合的通路進去嗎?”

“進去倒是不難,但有個麻煩很難解決。”敖歡歎口氣說:“若尸靈王足夠強大,該會感應到我方有多名天仙接近,但我們卻很難確定尸靈王的方位,這樣如何偷襲?若被敵人發現,一路與九回城中的骨靈、僵尸戰斗,反而可能提早使闇靈附體。”

尸靈王也能感應到炁息?沈洛年打了個響指說:“對了,懷真好像有辦法隱藏炁息,問她怎麼辦到的。”

“那是王母的隱炁玉精環,懷真已經還給王母了。”敖歡苦笑說:“那種寶物龍宮也只有一個……一個天仙怎麼殺得死尸靈王?”

“沒法多找幾個那種環?”沈洛年問。

“蛟龍族那兒好像有個同性質的項鏈……”敖歡沉吟說:“就算請天下友族幫忙,頂多再借到一、兩個,還是不夠。”

若讓于丹翠跟進去打開門戶,不就可以了嗎?沈洛年沉吟著說:“我倒是有個辦法,找個會開啟空間門魔法的人一起進去,找到位置後,再把大批天仙送進去。”這個想法當初沈洛年曾和葉瑋珊提過,只不過因為其他條件不成熟,並沒討論下去。

“喔?”敖歡大喜說:“魔法可以傳送?你會嗎?”

沈洛年說:“我不會,會的人也很少。”沈洛年一面暗暗苦笑,讓于丹翠去闖九回山尸靈國度,豈不是讓她嚇死?

“只要有人會就好啦!”敖歡馬上說:“我通知人族之王幫忙找,看誰會!”

“找聰明人問問吧,看有沒有更好的辦法。”若有其他辦法,沈洛年不想讓幾乎沒有戰斗能力的于丹翠冒險,頓了頓說:“比如說你家丫頭就很聰明,可以問問。”

“小韻很聰明?不愧是我和小純的女兒,哈哈哈。”敖歡咧開嘴笑著,十分得意。

“這方面,跟你們兩個一點都不像。”沈洛年不給面子。

“別這麼說嘛。”敖歡笑說:“沈兄弟,不然你幫我問問小韻?說不定她真有主意。”

沈洛年臉色有些怪異地說:“真要我找她?你別後悔。”

“有什麼不對嗎?”敖歡有些緊張地問。

“我怕她問起你和小純的關系,我可不知該怎麼回答。”沈洛年暗暗歎了一口氣,狄韻這幾日一直沒和自己聯系,恐怕也與這有關。那聰明的丫頭若起了疑心,她娘怎麼斗得過?她該也有點害怕揭破此事,否則不會這麼多天都沒來個消息。

“這個……總有一天得讓她知道……”敖歡患得患失地說:“還是先問問小純?不過小純說,打完仗才准我找她……”

“你這個怕老婆的家伙!”沈洛年瞪眼。

“這叫尊敬老婆。”敖歡干笑著說:“對外姑且不論,我族族內可是母系氏族、女性當家。”

沈洛年哼了一聲稅:“我考慮看看吧,納金族的事也該跟她交代一下。”他其實也有點掛念狄韻,反正隔了這麼幾天,那丫頭應該已經想通了吧?

“你要和誰聯系?”身後突然傳來羽霽的聲音。

沈洛年轉過身,指了指敖歡說:“他女兒。”

“不能讓你和其他女人接觸!”羽霽一手抱著這幾天的玩伴凱布利,一手叉腰說:“懷真姊姊說的。”

“不可以!”還在洛年身上的山芷跟著叫:“洛年我的!”

“笨小芷,洛年是懷真姊姊的。”羽霽瞪眼說。

“我的!一半我的!”山芷大聲喊。

“吵死了。”沈洛年翻白眼,拍拍身後山芷的屁股說:“去和小霽玩,我回房間去。”

“你進去以後,會不會偷偷和其他女人聯絡?”羽霽斜眼看著沈洛年問。

“偷偷摸摸!女人!不可以!”山芷揮著小拳頭說。

沈洛年把山芷放在羽霽身旁,伸手揉了揉羽霽的頭說:“妳們別聽懷真的,她只是開玩笑。”

被這麼揉了兩下,羽霽心中莫名一喜,跟著猛一驚,遠遠跳開說:“別……別碰我。”

這小畢方真是有點古怪,沈洛年正好笑,山芷卻把頭湊了過來嚷:“也要揉揉!”

“妳什麼都要。”沈洛年用力揉了揉山芷那頭波浪金發,弄得一團混亂。

“呀——”山芷笑嘻嘻地用力甩了甩頭,那頭蓬松大鬈金發又恢複原狀,倒是方便。

沈洛年呵呵一笑,這才轉身往洞內走說:“有事再叫我。”


走入洞中,看著這本該熟悉,卻變得有些陌生的山洞,沈洛年不禁有些感慨。那黑心丫頭雖然有些調皮,也不可能把這地方隨便泄露給一般人,所以……是她自己一個人弄出來的?

對變體者來說,挖個山洞雖不是大事,但這些布置物件全運上來也挺費工夫,就為了把她娘衣服放上來,有需要花這麼多工夫嗎?

沈洛年想了想,輕歎一口氣,開口讓輕疾與狄韻聯系。

過了一段時間沒有得到回應,也不知道狄韻是不是正在忙,沈洛年正考慮進入冥思狀態,耳中卻傳來狄韻有些沒精神的聲音:“臭老頭,終于想到我了?”

“什麼話?”沈洛年說:“妳還好意思說,為了救妳這丫頭,我和黑石拼死拼活,也不知道來道個謝。”

“哼!我被抓還不是你害的?”狄韻說:“我媽不准我‘打、擾’你。”狄韻咬牙切齒地念出“打擾”兩字,似乎有頗濃的怨念。

“為什麼?”沈洛年愕然問。

“你還問我為什麼?”狄韻說:“誰叫你把衣服拿給我媽?我被罵了整整兩天!”

“我還沒問妳呢,那些衣服是干嘛的?”沈洛年說。

“我媽的衣服啊。”狄韻怒火揚起說:“死老頭!你不是把我媽當妹妹嗎?讓她偶爾去那兒住為什麼不行?”

“老婆不准。”沈洛年說。

這簡單四個字,讓狄韻把一串話都憋了回去。她悶了半晌才說:“你這怕老婆的家伙……她不是去閉關了嗎?”

報應來得好快,才沒幾分鍾就輪到自己被罵怕老婆?沈洛年沒好氣地說:“誰知道她為什麼又偷偷溜回來?然後剛進門就發現我家多了女人衣服……臭丫頭,這樣陷害我也太狠了。”

狄韻那端安靜了半晌,終于傳來噗嗤一聲,卻是狄韻忍不住笑了出來,只聽她有些得意地說:“誰教你老婆騙你?活該。”

沈洛年歎口氣說:“妳把我房子弄成這樣到底什麼意思?”

“我那時是真的想讓我媽過去住,她在歲安城又沒有什麼朋友,每天都關在家里,至少她看到你的時候都很開心……只是剛把你家弄妥當,還沒跟她說,犬戎族就打來了。”狄韻頓了頓又說:“誰知道你老婆會突然跑回來?這哪能怪我?”

沈洛年倒也不會說什麼“孤男寡女成何體統”之類的話,只搖頭說:“丫頭,妳以前不是老叫我離妳媽遠點?不會是腦袋出了問題,突然想撮合我和妳媽吧?”

“就算是,難道還委屈你了?”狄韻哼聲說:“雖然渾蛋了些,至少是人類。”

沈洛年微微一驚,這話是什麼意思?這丫頭猜出來了嗎?沈洛年決定轉換話題,咳了一聲說:“據說我不算人類了。”

“什麼?”狄韻一愣。

“黑石說,完全換靈的人就不算人族了。”沈洛年順便把納金族協助自己拐騙黑石的事情說了一次,最後才說:“所以我上次雖然騙他立下不傷害人族的誓約,還是被追著打了好一陣子。”

狄韻說:“這麼說來,梁乃均、蔣傑、洪治平這些完全返祖的,豈非也不算人類?”

“大概吧。”沈洛年說。

“納金族的權利就這麼扔掉真是可惜。”狄韻說:“你這笨蛋也只能想出這種餿主意,你跑去問納金族人,他們當然占最大的便宜。”

“不然妳覺得應該怎樣?”沈洛年說:“就算是預先轉讓權利,也會被黑石發現。”

“當然不能這麼做,除非黑石是笨蛋。”狄韻說:“你可以以主人的身分,命令納金族所有人立下禁水之類的誓約,比如說——‘從某日開始,納金族全族不能以任何方式補充身體所需的水分,直到金趾族長獲得某個特殊物件為止’;等他們全族立誓之後,才解除主仆契約,這樣一來,黑石不但一點便宜都占不到,你的權利也不會失去。”

“什麼特殊物件?”沈洛年愕然問。

“當然是你獨有的東西,比如某種特殊的信物……以你來說,以制造闇神之鏡的方法,弄個指頭大小的信物不就得了?除了鳳凰之外,天下誰能仿冒?”狄韻說:“再來就是等黑石之事過去後,讓納金族重新立下主仆誓約,才給他們信物,否則他們馬上就得滅族……這種禁水誓約,只是單方面的自我立誓,不管黑石和你怎麼約定,也不會影響到這個約定。”

沈洛年張大嘴,愣了半晌才說:“媽啦,妳這小惡女實在有夠奸詐!”

“是你笨蛋!”狄韻露出三分得意說:“我還沒仔細想呢,這辦法難免讓部分納金族人不滿,有時間的話,得多拐幾個彎,修飾一下,可以更周延一些。”

“算了,誰教妳這聰明人老是被抓?”沈洛年沒好氣地說:“想問妳又不行。”

“你不會找清嬿幫你想想?”狄韻說:“別看她那大家閨秀的公主模樣,肚子里面的機關才多呢,說不定有更陰險的主意,哼哼。”

“算了,反正這個主人身分本來就是騙來的,留著沒意思。”沈洛年說:“另外有些事,想讓妳幫忙出主意。”

“什麼?”狄韻問。

“九回城尸靈王的事。”沈洛年說。

“急不急?很花時間嗎?”狄韻說:“一會兒我要帶隊出城。”

九回城的事得等犬戎族退兵之後才會開始,此時倒是不急。沈洛年說:“那改天再說。”

“嗯……晚上犬戎族通常不會攻城。”狄韻說。

“那我晚上再找妳。”沈洛年說。

沈洛年正要結束通訊,卻聽狄韻又喊了一聲:“老頭。”

“干嘛?”沈洛年問。

狄韻停了幾秒才說:“我想看看小螳。”

“呃?”妳自己的影蠱,想看直接叫回去不就得了?沈洛年呆了足足五秒,才開口說:“晚上我帶凱布利去歲安城一趟吧。”

“記得‘將宅區’嗎?我住在原來那兒。”狄韻說。

“記得。”沈洛年說:“入夜後我過去。”

“好,不用太早來。”狄韻這才結束了通訊。

沈洛年被山芷喊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既然晚上有約,沈洛年也沒打算入定,出洞與敖歡、山芷、羽霽一陣胡扯,等到月亮出現在夜空中,這才告別三人,浮空飄起,一面將心念朝凱布利傳去。

凱布利這三日乖乖地陪伴兩小,偶爾跑給兩小追,偶爾又飄近讓兩小把玩,只不過山芷不時還是會想咬上兩口,逼得凱布利連忙逃命,所以只要不是捉迷藏的時間,大多時候凱布利都待在羽霽的手中。

此時沈洛年心念一起,凱布利已經滑溜地鑽出羽霽手中,繞著沈洛年打轉,看來十分開心。

山芷一見,騰空而起,沖過來大嚷:“亮晶晶跑了!”若凱布利沒動也就罷了,這一飛行,山芷馬上條件反射般地追了過來。

羽霽卻在下方噘著小嘴。她這幾日已經把凱布利當成玩伴之一,沒想到和山芷一樣,又被這個討厭的人類搶走了。

“先別玩了。”沈洛年笑說:“我帶凱布利出去一趟。”

山芷這才停下揮手說:“快點回來。”

“好。”沈洛年又摸了摸山芷的頭,這才轉身向著歲安城飄去。


歲安城近在咫尺,沈洛年倒不用急著飛,他一面緩緩飄行,看著越飛越快的凱布利,心中頗覺滿意。自沈洛年恢複道息之後,凱布利當初那百年修煉的底蘊似乎逐漸恢複過來,不只是靈性漸增,速度也變得更快,除了高速轉向仍比不上作弊般的沈洛年之外,單論飛行速度,已不下于對方,只可惜若遇上沈洛年對付不了的敵人,凱布利往往也發揮不了作用。

沈洛年望著飛旋的凱布利,突然有些感慨地自語說:“雖然好看,但有時候卻又太明顯了些,不方便偷襲。”

沈洛年這念頭一動,凱布利突然停止打轉,只隨著沈洛年騰飛,沈洛年正有些意外,卻見它身上的七彩光華逐漸黯淡下來,幾秒鍾之後,漸漸變成一片完全不反光的漆黑,竟仿佛當初那影蠱的模樣。

“咦?”沈洛年讓凱布利飛到自己手中,輕撫了撫,依然是龍涎珠的質地,但卻保持著影蠱的吸光特性,這樣可比之前隱蔽多了,沈洛年高興地說:“原來你可以變成這樣?”

凱布利感應到沈洛年的喜意,在他掌心一陣晃動,身上傳出一陣悅耳的輕鳴聲。

糞金龜會叫嗎?還是翅膀摩擦的發聲法?沈洛年一陣狐疑,上下看著凱布利,卻也看不出所以然來。

就這麼琢磨了一陣子,歲安城已出現在眼前,沈洛年看著下方戰場亂想,不禁輕歎一口氣。戰爭沒有對錯,只有立場,犬戎族有報仇的道理,人類也不可能束手就縛,兩方打起來本是理所當然。而自己不想無端屠殺犬戎族人,也等于放任更多人類死去,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沈洛年停在空中思考片刻之後,卻是哂然一笑,這其實也是立場的問題,自己的立場是不喜歡殺沒惹到自己的人,但卻不介意有人死去,不介入自是理所當然,若不是這場戰役牽涉到了一些自己在乎的人,管他兩邊拼殺到最後誰勝誰負?

想通這一點,沈洛年陡然加快了速度,穿入了千羽部隊的防守圈,往歲安城中飄落。

也不知是不是有人交代過了,如同上次一般,千羽部隊看到沈洛年都自然地避開,有些比較接近的,還在空中對沈洛年行禮,沈洛年也不多耽擱,直飛歲安軍團司令部一旁的將宅區,落在當初那棟房屋的大門。

里面只有狄韻一個人?神念掃過屋中的沈洛年伸手輕推,大門應手而開,他踏步而入,只見穿著一身輕便衣服的狄韻正坐在沙發上,隨著門戶開啟,目光轉了過來。

狄韻穿著件貼身棉衫,外面套了件七分袖小外套,下身則是一件長度適中的四分褲裙,一雙白晳玉腿露出小半。

事實上,若和黃清嬿、張如鴻等人比,狄韻的腿不算長,不過那是因為她身材格外嬌小,若單論比例來說,那雙腿已經算得上勻稱修長;而解決了發育問題的狄韻,雖然沒法在短時間內成長到黃清嬿那種程度,青春氣息卻已躍然而出,畢竟她實際歲數也才二十出頭,此時的體態已經稱不上異常。

沈洛年目光和狄韻碰上,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說:“黑心丫頭!”

“笨蛋老頭。”狄韻也正咬著唇忍笑,她眼睛轉了轉說:“小螳呢?”

“喏。”沈洛年話聲一落,凱布利已經飄了過去。

“怎麼變黑了?”狄韻看到黑漆漆的凱布利,大吃一驚。

“喔?變回來吧。”沈洛年關上門,在凱布利重新發光的同時,在狄韻身旁坐下說:“安荑和雪莉都不在?”

“這兒在打仗,梁乃均被牛頭人帶去東大陸保護,安荑跟著過去安撫那家伙。”狄韻提起這事,板張臭臉說:“真糟糕,我覺得安荑的心好像被那光頭牛騙走了。”

“也不是壞事啊。”沈洛年說:“那雪莉呢?”

“我讓她去忙別的事。”狄韻瞟了沈洛年一眼說:“免得我罵人罵得不自在。”

這凶丫頭已經准備好罵人了?沈洛年翻了翻白眼說:“最近仗打得怎樣?”

“不怎麼好。”狄韻抱著凱布利,仔細看了看上面的小螳,這才抬頭說:“戰場上雖然沒有吃虧,但犬戎族已經把水源斷了,雖然我們早已經預先蓄水,不過歲安城人口眾多,消耗得很快。”

“你們司令跟我說,靠著千羽部隊不會缺水。”沈洛年說。

“千羽部隊也才多少人?”狄韻說:“就算能勉強支撐,大家也會過得很苦。”

沈洛年也只是隨口問問,並不想多干涉,換過話題說:“妳腦袋好,幾個問題幫忙出點主意,首先是九回城的事,這也和我們上次與黑石沖突有關……”

“等一下。”狄韻截斷說:“司令有提起過,這件事不是虯龍族接過去了嗎?關你什麼事?”

沈洛年總不能告訴狄韻,她老爸想要她幫忙出主意,只好說:“他們想不出好辦法,找我商量,我也想不出來,只好問妳。”

狄韻皺了皺眉,這才讓沈洛年把敖歡的計劃和問題說了一次。她沉吟片刻後,看著沈洛年說:“你當真想不到任何辦法?”

“妳是說,讓丹翠一起進去嗎?”沈洛年苦笑說。

“還好,沒有比我想象的還笨……”狄韻點頭說:“到了適當的位置,讓丹翠使用根源魔法開啟空間通道,那時要送多少天仙進去就送多少,只要讓那些預備進去的天仙在艾院長身旁等就是了。”

“這個我知道。”沈洛年說:“不過丹翠膽子挺小的,有沒有別人會這種魔法?”

“丹翠的根源魔法比較特殊。”狄韻微微皺眉說:“魔法島那兒來支援的魔法使之中,也有少部分人的根源魔法是這個類別,但就像亨利手下那個喜歡玩石膏模型的戴維一樣,都是傳送到固定位置,沒法這樣運用。”

大概是因為像于丹翠如此信任艾露的狀況太少吧?不過那個膽小的大姊還真可憐,明明一直安安分分地在醫院工作,怎麼這麼危險的事總會落到她頭上?

“除了丹翠之外,還有沒有別的辦法?”沈洛年又問。

狄韻沉吟著說:“有。”

還真有?沈洛年訝異地說:“什麼辦法?”

“比如說毛族人……我就不信以毛族的科技,做不出殺得死尸靈王的武器。”狄韻說:“無敵將軍說過好幾次,毛族人的科技遠超過百年前的人類,若他們有心,毀掉整座九回山都不是難事吧?只不過毛族人一直沒有對外戰爭,未必會准備強大武器備用,說不定還得花個幾年時間,測試、制造一番。”

這還真是個辦法,沈洛年點了點頭,打算下次與毛族人聯系的時候,順便問上一問,只不知虯龍族願不願意等這麼久?沈洛年一面贊歎狄韻腦袋動得快,一面再接再厲地問:“還有別的辦法嗎?”

“溜進去安裝炸藥呢?”狄韻說:“既然打算從地道進去,代表一路上道息都很少,那麼可以考慮帶幾包炸藥,安裝在尸靈王居住的地方……轟一下不就清淨了?只不過現在這環境下,炸藥制造、運送的過程都很危險,想累積足夠分量也需要安排一段時間。”

“咦,聽起來辦法挺多的!”沈洛年訝異地說:“那你們怎麼不早點處理掉尸靈王?”

“笨蛋老頭!”狄韻翻白眼說:“那是因為有天仙出手,加上隱炁工具,才能考慮這些辦法,單靠人類怎麼做得到?”

“喔喔——我忘了。”沈洛年拍著腦袋說:“一個要找丹翠,後面兩個又需要時間,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你在菜市場買菜啊?”狄韻終于忍不住跳起說:“一個有用的辦法就夠了,還挑三揀四!”

“都有點麻煩啊。”沈洛年摸摸鼻子說。

“死老頭還挑剔?你自己怎不多想幾個?”狄韻瞪眼說。

“好吧……”沈洛年只好把九回城的事情先放開,轉換話題說:“妳知道什麼強大武器的制造原理嗎?我要跟精靈研究魔法。”

“跟精靈研究魔法?”狄韻有些訝異。

“是啊。”沈洛年說:“雖然聽不懂他說啥,但是我說的精靈好像聽得懂,只要我把制造原理詳細說清楚,就可以變成魔法。”

“沒這麼簡單。”狄韻搖頭說:“不然你以為為什麼一直以來只有最簡單的火球魔法,沒有出現什麼硝化甘油魔法、塑膠炸彈魔法?”

“呃,不知道。”沈洛年搖頭。

“太複雜的物質和結構,要用魔法文字描繪出來很難,而且不具拓展性,比如我上次教你的三個火系魔法,本質結構上都相似,學習起來可以省很多工夫。”狄韻頓了頓,看著沈洛年說:“就算你學習新咒語沒障礙,但以你念咒的速度,那種魔法至少得念上個一小時。”

“念咒的問題,心念魔法可以解決。”沈洛年想起狄韻不知此事,簡單地把銀嵐的話說了一遍。

狄韻本來就對魔法有興趣,聽到這個消息,不免有些驚喜,但是仔細一聽,除了沈洛年這個特例之外,一般魔法使很難做到這種程度,看來至少要到魔法仙人的修為才有幾分希望。

狄韻把這部分的心思收回,仔細幫忙思考一番之後,沉吟說:“要讓你在短時間內弄清楚某個強大武器的設計,很難,要讓你說給精靈聽,更難。”

“為什麼?”沈洛年說。

“先別說什麼複雜炸彈類武器設計,我隨便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硝化甘油——是甘油、硝酸、硫酸以固定比率混合……”狄韻瞄了沈洛年一眼說:“你知道什麼是甘油嗎?”

“不知道。”沈洛年老實地搖頭,後面兩個倒是聽過,可惜這丫頭卻選第一個來問。

狄韻點頭說:“甘油又叫丙三醇,分子式是C3H8O3,結構簡式為HOCH2CHOHCH2OH……”

“等、等等!”沈洛年頭大地說:“說這干嘛?”

狄韻慢條斯理地說:“你覺得告訴精靈這些,他聽得懂嗎?變得出來嗎?”

“唔……”

狄韻不管沈洛年的反應,接著又說:“當然啦,也可以告訴他用丙烯和糖合成丙三醇的辦法,接下來的問題就是丙烯和糖怎麼來的;丙烯嘛,可以藉著‘石油裂解’或者‘碳氫化合物熱分解’得到,不過要跟精靈解釋什麼是石油恐怕更難,所以石油裂解的方法就先不提了;至于熱分解的意思和方法……”

“我明白了!我錯了!實在太麻煩了。”沈洛年當機立斷、舉手投降。



(第七章完)

上篇:第六章 我要派人監視!     下篇:第八章 老祖宗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