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章 老祖宗的悲劇  
   
第八章 老祖宗的悲劇

第八章 老祖宗的悲劇

“明白了?”狄韻撇嘴說:“這還只是原料,想弄出武器的話,還牽涉到材質、冶金和規格設計呢。”

難怪自己這三天弄不出半個屁來,沈洛年有點喪氣地說:“就沒有什麼可以用的嗎?”

“你想弄強大武器的魔法,是為了打敗黑石?”狄韻問。

“對啊。”沈洛年說:“我缺乏對他造成傷害的辦法,追又追不上。”

“追上了你能打贏?”狄韻有些訝異。

“嗯……這個不知道。”沈洛年歪著頭說:“至少可以砍上幾刀。”

“隨便砍兩刀沒用吧?”狄韻皺眉說:“若不是傷到要害,妖仙都很難真正受傷,何況天仙?”

“也是。”沈洛年有些泄氣地說。

“還有啊,這麼複雜的魔法,萬一超過你的魔力總量,還不是用不出來?”狄韻說。

看來想靠魔法解決,還是想得太簡單了。沈洛年正打算放掉此事,卻聽狄韻又說:“不過若只是想增強威力卻不難。”

“啊?”沈洛年訝異地問:“怎麼弄?”

“你把事情複雜化了,從精靈本來就會的魔法來變化,不是比較容易嗎?”狄韻說:“比如說,十倍大小的‘連珠爆彈咒’,精靈一定懂。”

“唔……”沈洛年抓頭說:“十倍傷得了天仙嗎?”

“你的魔力可以幾倍?”狄韻說。

沈洛年皺起眉頭,一下子說不出來……經過前陣子的鍛煉,沈洛年的精智力比過去又增加了不少,但增加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增長的速度就漸漸慢了下來,雖然遠比一般人多,卻不像道息、炁息一樣可以不斷藉著修煉提升,若只用來供應占卜和時間能力的耗用不是問題,想無窮無盡地提升破壞力,卻是力有未逮……想到這兒,沈洛年才突然了解,為什麼應龍一族最後會放棄魔法,他們縱然生命力不如自己,也擁有極漫長的壽命,卻依然沒法大幅提升魔力,自己倒是想得太簡單了。

“想什麼呢?笨老頭。”狄韻看沈洛年發呆,推了他一把說:“若你只是單純增加‘連珠爆彈咒’的威力,別弄到心念魔法去。”

“啊?”沈洛年一愣說:“這樣用起來比較慢呢。”

“只是單純增加威力,咒語複雜度應該不會提升太多。”狄韻說:“心念魔法的數量既然是有限制的,應該用在十分複雜的魔法上,比如說,丹翠那種根源魔法。”

“空間傳送?”沈洛年先是目光一亮,跟著皺眉說:“這種魔法條件限制很多,我可不想創個回家魔法。”

“若是你會,丹翠就不用冒風險去九回城了,她畢竟沒有戰斗力量。”狄韻瞟著沈洛年說:“你有沒有很信任的人啊?比如說你老婆,試試看能不能符合條件……”

“不行。”沈洛年馬上搖頭說:“懷真太調皮了,常常搞小花樣,不可信任。”

“呃……”狄韻這麼問,本就有點挑撥離間的念頭,但聽沈洛年回答得這麼直白,反而不好多說,只說:“我媽呢?她可是最值得信任的人,跟你關系又好。”

“妳媽雖然很善良,但也沒以前老實了。”沈洛年思索著,突然看了狄韻一眼說:“妳雖然奸詐,後來倒是不常騙我,可以拿妳試試。”

狄韻先是一愣,隨即漲紅臉說:“你想干嘛?不准突然出現在我身旁!沒禮貌!變態!”

“那就算了。”沈洛年抓頭說。

狄韻一下子不知該說什麼,只見沈洛年抓著腦袋望著空中發呆,忍不住又湧起怒氣罵:“死老頭!”

“啊?”沈洛年回過神說:“有什麼主意?”

“沒有!”狄韻牙癢癢地回了這一句,突然想起另外一事,眼睛轉了轉說:“有人跟我說,司令和武尊賴伯伯分開,是因為你的關系?”

“呃?”是某個會飛的老不修說的嗎?沈洛年馬上板起臉說:“這是謠言!”

“那為什麼大前天司令不肯和賴伯伯一起見你?”狄韻一臉得意地問。

“小孩子不要管這麼多。”沈洛年揮手說。

“死老頭!你才不到二十歲跟我裝什麼老?”狄韻叉腰罵。

“知道我不到二十還叫我老頭?臭丫頭!”沈洛年瞪眼。

“那只是稱呼!”狄韻氣勢絲毫不落地說:“不然我哪兒臭?為什麼喊我臭丫頭?”

“……懶得理妳。”一向吵不過狄韻的沈洛年,拍拍頭說:“對了,你們司令有跟我說為什麼不重用縛妖派,這妳知道吧?”

“嗯……知道。”狄韻聽到這件事,突然有點泄氣地說:“反正都沒差了。”

“什麼沒差了?”沈洛年一愣。

“司令候選人的事情啊。”狄韻說:“已經決定了。”

“啊?妳失敗了嗎?”沈洛年吃驚地問。

“未來的司令是如鴻。”狄韻說:“等這場戰爭結束,司令會領一部分仙化部隊去東大陸建城,留在歲安城的軍團司令就是如鴻。”

“呃?”沈洛年呆了半晌才說到:“你們司令搞啥啊?如鴻不是沒興趣嗎?要不要我去問問?”

“不用啦!不是你想的那樣。”狄韻敲敲額頭說:“該怎麼說……其實這場競爭本來就是一個幌子,司令只是想確定我們的能力,還有競爭狀況下的相互關系。”

“不懂。”沈洛年搖頭。

“這樣說吧,司令不想讓未來的歲安城繼續一人獨裁,打算分權。”狄韻說:“以後會讓清嬿處理內政、外交,如鴻負責軍政和作戰……至于我則是法務與監察。”

“喔?”沈洛年沉吟說:“所以當初就讓妳去法務部翻相關卷宗?”

“嗯,當時我們三人的任務分配就已經有雛形了。”狄韻說:“但是司令怕到時候各系統彼此掣肘,運轉不了,才安排了這樣一場測試,查看我們在競爭狀況下的合作方式,不過近日大戰攸關歲安城未來,為避免誤事,司令才把內情透露出來。”

“這樣也挺好的。”沈洛年反正不懂政治,看到大家都有糖吃,當即表示贊成。

“有什麼好?”狄韻嘟起嘴說:“那我這麼辛苦干嘛?最後卻沒能決定輸贏,好無聊!而且這樣三權分立,負責內政、外交的當然是首長,不就等于輸清嬿了?”

“不喜歡的話,就別干了啊。”沈洛年提著不負責任的建議。

“不干?那我以後干嘛?學你一樣躲到山里面去養老?”狄韻翻白眼。

“嫁人呀。”沈洛年說:“妳和那變態帥哥的關系發展得如何了?”

“哪有時間理他?”狄韻哼了一聲說:“他回魔法島去了。”

“呃?”沈洛年訝異地說:“怎麼回事?”

狄韻聳肩說:“我托人委婉地告訴他,我對他沒興趣,不可能發展下去,他又不是梁乃均那個拉不轉的牛脾氣,傷心沒幾天就回去了。”

“為什麼突然沒興趣?”沈洛年說。

“不知道。”狄韻靠在沙發扶手上,手托著那張小小的臉蛋說:“本來覺得無所謂,反正總要找個人嫁掉,但是越想越受不了,還是算了。”

“也罷。”沈洛年說:“嫁人之後,回家還得演戲,那也太累了。”

狄韻瞄著沈洛年說:“跟你相處不用演戲,難道就應該嫁你?”

“耶?”沈洛年哈哈一笑說:“聽來挺有道理。”

狄韻聽沈洛年這麼說,猛然跳了起來,抓起沙發旁的抱枕沒頭沒腦地揮了過來,一面打一面罵:“死變態老頭!你想得美!你想得美!你想得美!”

“瘋丫頭!”沈洛年連挨了七、八下,忍不住跳了起來,卻見狄韻已經扔開抱枕,哼了一聲坐回原處。

沈洛年翻了半天白眼,又不知該拿狄韻怎辦……總不能打回去吧?不過看著狄韻的模樣,沈洛年卻也氣不起來,反而有點好笑,他搖搖頭苦笑說:“丫頭,沒事我就回去啦。”

“問完就走,好標准的沒良心男人,也不想想我有沒有想問的。”狄韻哼哼說。

“呃?”這丫頭又有什麼鬼主意了?沈洛年坐下說:“妳要問啥?”

“先說正事。”狄韻說:“李允生已經流放半年多了,他雖然品性不好,畢竟是歲安城少有的魔法人才,這場仗還不知道打多久,我想讓他回來參戰,就當戴罪立功,你沒意見吧?”

沈洛年一頭霧水地說:“妳說誰?”

狄韻連翻白眼,哼聲說:“我早說不用問你這笨蛋,清嬿就是太小心了。”

“啊!我想起來了!”沈洛年猛然醒悟說:“那個小心眼的騙子!咦,當時沒帶他回歲安城是因為我嗎?”

“一方面是懲罰,一方面是怕你直接宰了他。”狄韻沒好氣地說:“現在想起來了?沒意見吧?”

“隨便。”沈洛年早忘了這件事,揮手說。

“好吧,現在跟我說你和司令的故事。”狄韻那雙妙目轉了過來,閃閃發亮地說:“我保證不會泄露出去。”

“沒有故事。”沈洛年板起臉說。

“騙人!臭老頭快招!”狄韻說。

沈洛年正想開溜,突然心念一轉說:“故事是沒有,不過有兩個和你們司令有關的問題,我一直想不通,妳幫我想想。”

“又是問問題?”狄韻眉頭微皺地說:“怎麼回事?”

“這可不能跟任何人說。”沈洛年看著狄韻,認真地說。

狄韻本來還有點懶洋洋,聽沈洛年這麼一說,馬上起了興致,坐正說:“保證守密!”

“當年我昏迷的時候,你們司令有留話,但我沒聽……”沈洛年簡單解釋了一下上次和葉瑋珊見面時,對方奇怪的詢問方式,最後沈洛年才說:“妳覺得她到底留了什麼,干嘛這麼問我?”

“你說沒聽之後,司令是什麼反應?”狄韻問。

“好像松了一口氣?”沈洛年回憶地說。

“確定嗎?”狄韻問。

沈洛年哂然說:“當然確定。”其他事情未必有把握,但別人情緒沈洛年一眼就能看透。

“其實可能性很多,但大概可以確定她說了一些日後有些後悔的話,所以不希望你聽見。”狄韻說。

“嗯,可是我想不透啊,有什麼話說了會後悔。”沈洛年說。

沈洛年這幾天常常想起這問題,今日終于忍不住問起狄韻……沈洛年熟識且信任的少數幾個人之中,狄韻畢竟是腦袋最靈活的一個。

“我也只能猜測,不曉得對不對。”狄韻說:“比如說,對你抱怨賴伯伯,或是其他白宗長輩。”

“喔,這倒是有可能。”沈洛年點頭。

“或者因為你的消失,而痛罵你一頓,說不定還罵得很難聽,跟你絕交之類的。”狄韻又說。

“這更可能了。”沈洛年覺得心中的疑惑解開大半,安心不少。

“我覺得最有可能的,還沒說。”狄韻神秘地說。

“什麼?”沈洛年疑惑地問。

“司令可能發現自己愛的其實是你,向你表白。”狄韻笑說。

“呿!”沈洛年翻白眼說:“胡扯。”

“怎麼不可能?”狄韻笑說:“你不是說司令留了十年的話,後來就沒留了?”

“留了十年當然放棄了,這有什麼奇怪的?”沈洛年說。

“你昏迷十年之後,賴伯伯和司令才結婚啊。”狄韻一臉得意地說:“你不覺得這時間看來很巧嗎?”

“唔……”沈洛年開始後悔問狄韻這問題,愣了半晌才站起說:“算了,我要回去了。”

“不准走!”狄韻一把抓住沈洛年說:“你剛明明說有兩個問題。”

“沒有了,再見。”沈洛年搖頭,想把狄韻手甩開。

“可惡!”狄韻猛然跳到沈洛年背上說:“死老頭不說別想走!”

“妳小芷附身啊?”沈洛年回手拍了狄韻大腿一下說:“又不是娃兒了,快下去。”

“你又打我!”狄韻熟門熟路地對著沈洛年肩膀咬了下去。

“媽啦!”沈洛年忍不住叫:“瘋丫頭別咬了。”

狄韻這才松口說:“快說!不然咬死你。”

“妳先下來。”沈洛年轉了兩圈說。

“不下來。”狄韻緊抱著沈洛年的脖子,一時倒是甩不下來。

“哼!”沈洛年停下翻白眼說:“以前也有個從背後抱我的女人,妳知道她有什麼下場嗎?”

狄韻愣了愣才說:“……什麼下場?”

“差點被我那個了,妳也想試試嗎?”沈洛年說:“還不下來?”

“被你哪個?”狄韻先是一愣,隨即醒悟。她小臉一紅,跳下踢了沈洛年一腳說:“不要臉的色老頭,抱著你的女人是誰?聽來不像懷真。”

“關妳屁事。”沈洛年揉著肩膀坐下說。

狄韻眼睛轉啊轉地說:“莫非是司令?”

沈洛年當然不予理會,開口說:“另外一個問題,也是上次和瑋珊見面,我聽不懂的部分。”

“說吧!本小姐幫你解決。”狄韻說。

沈洛年瞪了狄韻一眼,這才把葉瑋珊與賴一心的事又簡略地說了一次,最後才說:“她為什麼說利用我?”

狄韻一臉惋惜地說:“那當然是已經不愛你了,所以才叫利用。”

“喔?”沈洛年說:“就這麼簡單?”

“但是重點不在于這兒,在于為什麼一定要和賴伯伯鬧翻。”狄韻思索著說:“他們兩人本就聚少離多,就算感情漸淡,也不見得要鬧翻啊……還特別選了你當掩護……”

“不知道就算了。”沈洛年不知為何,突然有點害怕狄韻找出答案,搖頭說:“我還是回去吧,研究心念魔法挺花時間。”

“不對!”狄韻根本沒理會沈洛年,正快速思考的她,目光猛然一亮,低聲說:“我知道了,司令另外有情人。”

“啊?”沈洛年瞪大眼。

“否則為什麼一定要和賴伯伯切割清楚?還不是為了體貼那個男人?”狄韻說:“至于為什麼利用你,當然是用你當擋箭牌,賴伯伯不只不會意外,還比較能接受,畢竟你不但是司令的老情人,還是為全體人類犧牲的偉大闇神。”

——“偉大的闇神沈洛年,是個好理由。”

沈洛年突然想起葉瑋珊說的這句話,而剛剛告訴狄韻的過程中,他並沒提到這句,猛然聽到相似的形容詞,他心中已經信了八成。沈洛年沉默半晌歎口氣說:“好吧,我問完了。”

“聽了心里不舒服嗎?”狄韻用手肘戳戳沈洛年說。

沈洛年苦笑說:“一點點。”

狄韻沉吟說:“不知那人是誰?歲安城中有資格常和司令接觸的男人……”

“丫頭,別再猜了。”沈洛年打斷說:“我不想知道,妳也不該知道。”

“喔?”狄韻一怔,望了望沈洛年的表情,隨即點頭說:“好吧,不說了。”

“我走啦,以後想看小螳再跟我說。”沈洛年起身說。

“好。”狄韻隨著沈洛年往門口走,當沈洛年開門的時候,狄韻突然說:“喂!老頭。”

“嗯?”沈洛年回頭。

“那個……”狄韻不知為何有些尷尬。

這種表情倒是少見,沈洛年訝然問:“怎麼了?”

“你要是真的想……用我當座標來開啟空間門也不是不行……”狄韻低聲說:“但是你要保證,傳來之前要先告訴我,萬一有緊急的狀態傳來,不准張開眼睛,不然萬一……”

“喔,不用了。”沈洛年指指正隨著自己打轉的凱布利說:“我剛突然想到,可以用凱布利當座標,若是成功,應該很方便。”沈洛年一面說,一面讓凱布利重新轉黑,不然在這夜空中未免太顯眼。

狄韻一怔,那張小臉由紅轉白,又由白轉紅,過了幾秒才咬牙說:“好辦法。”

沈洛年得意地說:“我也不算太笨吧?”

“哼!聰明就別來問我問題!”狄韻一把將沈洛年推出門外,轟地一聲將門關了起來。

這丫頭又是哪根筋不對?沈洛年一頭霧水,回頭看門關得結結實實,他也只能聳聳肩,帶著凱布利飄飛而起,往南返家。


和來的時候一樣,千羽部隊看到穿著紅色外袍、以炁息高速飛行的沈洛年,自然而然地散開,恭敬地望著對方離開,要知道除了魔法使和蔣傑那個畢方返祖特例之外,人族中一直只有千羽引仙者能飛騰;而能夠高速飛行的魔法使,哪個不是老人家?何況魔法飛行和炁息飛行,散發出的炁息感應更是頗不相同……當然,也有可能是化為人形的妖族妖仙,但若真是妖族,豈敢隨意落入城中而不怕現形?

以前沈洛年以沈凡的名義出現時,偶爾也曾在空中飛翔,但一來那時並非戰時,空中的千羽部隊沒這麼多,警戒心也不高;二來那時他大多穿著魔法袍,只以風移咒魔法飛行,飛行時炁息感應幾近于無,望去只是個年輕魔法使,並不醒目,速度更不能與現在比較,不會讓人產生什麼聯想……可是這時就不同了。

自戰爭開始,百枚“闇神之鏡”率先散入部隊高層,隨著戰況白熱化,人族防線逐漸往內撤退的同時,忽有一名穿著紅色長袍的少年,無視外圍禺彊族威脅,兩次孤身高速自空中出入歲安城,雖然軍團司令部一直沒有正式說明此人身分,但闇神在滅族危機之際重返人族的傳聞早已經在歲安軍團之中傳開。

只不過一向敏感的報紙,不知為什麼一直沒理會這重大線索,這些消息暫時都只在軍隊中流傳,歲安城一般人民大部分還不知此事。

在空中巡邏的千羽部隊正是沈洛年幾次出入歲安城的見證人,他們遠遠看著那閃耀著古怪光色的暗紅色長袍,想著百年前的闇神傳說,心中又是激動又是懷疑,很想上去詢問,但畢竟軍令如山,誰也不敢上前搭訕。

雖然看來實在太年輕了,但武尊、女帝、冰後、燕仙等人還不是一樣不顯老?闇神看來更年輕也不是怪事,只是他若真是闇神,怎麼不留在城內呢?幾次作戰又為什麼不出手呢?

順著上騰氣流,展翅飄浮的千羽引仙者遠遠望著飛出歲安城境一段距離的紅袍少年,心中正充滿迷惑的時候,突然看到那少年猛一個完全不符合常識的直角轉彎,倏然往高空急飛。

就在這一瞬間,下方陡然爆出十余道強大妖炁,一群犬戎族狼人從掩蔽物中沖出,快速往空中急飛,追著紅袍少年。

一個千羽部隊的士兵驚呼:“妖狗們有埋伏!”兩方正在打仗,一般中下階層的士兵,稱呼對方時自然不會好聽,諸如東狗、野犬之類的名稱都有人使用,但最常見的稱呼方式還是妖狗。

“快通知上面!”另外一人喊:“會飛的高級妖狗真的出現了!”

千羽部隊當然早有應敵策略,除少數幾人之外,一般千羽部隊萬萬不是飛行妖仙的對手,當下一群士兵馬上照計劃斂翅下落,但又有一群相信紅袍少年正是闇神的人,眼看犬戎族高等妖仙群一副圍毆的架勢,忍不住滿腔熱血,就想展翅沖上去助拳。

千羽部隊正亂成一團的同時,突然有人大喊一聲:“快看!”

眾人目光轉過,卻見沖上空中的紅袍少年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轉,炁息鼓蕩運轉的同時,拔出兩把造型古怪的匕首,扭身向下,迎著那十余名犬戎族妖仙沖去;而這時眾人也看得清楚,騰空的犬戎族一共有十三人,他們發現紅袍少年往下沖,不約而同地舉爪上迎,只見這十三頭狼人或是揮爪、或是推掌,有人單手空劈,有人兩爪同舞,下一瞬間,近二十道不同性質的強大妖炁對著紅袍少年破空沖去。

就在千羽部隊驚呼聲中,那近二十道妖炁沖近少年,少年卻是恍若未覺,速度再度提升,那一道道妖炁莫名消失的同時,紅影仿佛雷電般瞬間閃過,一下子沖入狼人堆,只見兩道妖異的碧綠光華在夜空中高速旋動,畫出兩條絢麗詭異的軌跡,跟著紅袍少年猛然一聲蘊含炁息的長嘯,只見他破出戰團,手中雙匕一收,在嘯聲中向著南方飛去。

那幾道交纏變化的光影,還印在眾人視網膜時,突然空中大片鮮血爆出,十三個犬戎族妖仙或胸或背噴出血泉,在那仿佛合唱般的慘呼聲中同時往下方摔落。

這兒十余道強大妖炁爆起,周圍數十里內妖族和引仙者自然都有感應,歲安城內強者也被剛剛那群龐大妖炁所驚,狄純等人紛紛飄飛掠起,不能久飛的也縱躍到高處觀看,才剛穩下身形,卻見那方戰斗已經結束,血灑長空的同時,十三道讓人害怕的強大妖炁倏然消散,空中只留下一道裹著碧光的孤傲紅影,往南方山林掠去。

除了少數幾名親眼看見的人之外,其他人族官兵和犬戎族都感應到,一道明顯稍弱的柔訣炁息,正面與十三道強橫的犬戎族妖炁接觸,但下一瞬間,那道柔訣炁息毫無損傷地飄然而去,而那十三道高等妖仙強度的犬戎族妖炁,卻崩解般地消失。

歲安城中官兵是一頭霧水,但犬戎族大軍卻是一片嘩然。那十三道妖炁可是犬戎族的老祖宗,這次特別來噩盡島參與剿滅人族的大戰,今夜還是首次出手,但下一瞬間怎麼仿佛通通死絕了一般?這時其他三面的犬戎族不敢置信,當下失去控制,紛紛往歲安城南擁去。

與此同時,闇神回歸,親自出手誅殺十三名犬戎高等妖仙之事,以軍團司令葉瑋珊之名通告全軍,同時下令部隊集結,在九聖領軍之下,歲安軍團大軍空陸齊出,同時往外沖殺,此時犬戎族軍心大亂,正是反撲時機。


對沈洛年來說,剛剛那一瞬間和犬戎族的交戰,也是十分意外。

他剛離開歲安城不遠,突然感覺到下方十三股妖炁高速凝聚,分布的方位正隱隱包圍自己。他一驚之下,反射動作般地往上就逃,但隨著對方騰空追擊,發現對方速度遠不如己的同時,沈洛年突然心念一轉,自己連黑石都斗過,怕什麼妖仙?雖然不想參戰,但對方既然主動撲上來,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當下沈洛年炁息、道息同時運轉送出,拔出寓鼠族天仙飛翼,扭身往下,對著這群妖仙殺去。

當初沈洛年體內只有炁息的時候,就能和妖仙搏斗,如今不只是加上化散妖炁的道息,更以占卜魔法作弊般地掌握住運用招式的訣竅,還和號稱武癡的天仙敖歡過招鍛煉了一個多月,近日更與老牌天仙黑石硬拼了一場……天仙以下,早已難逢敵手。

雖然他體內妖炁還不如這些高階妖仙渾厚,但當他以道息化散對方妖炁、以炁息加速接近,加上輕重能力揮匕攻擊,對方又該如何抵擋?若犬戎族對沈洛年的能力多一些了解,拿起武器,改以純物力合作攻擊,說不定還有勝算,但犬戎族對他的印象,卻依然停留在當初東大陸冒險的階段,這麼糊里糊塗地一沖突,犬戎族這群老祖宗……理所當然地悲劇了。

只不過一個交錯,十三妖仙體內妖炁中樞被飛翼雙刃一一破散,沈洛年殺得順手,周圍血腥氣一沖,前些日子被黑石欺負的氣悶瞬間消散,忍不住仰天一聲發泄性的長嘯,這才向著南方飛去。


飛近南方山洞,敖歡、山芷、羽霽早已感覺到歲安城那方的戰斗,一個個騰起相迎。敖歡苦笑說:“動手了?”

沈洛年聳肩說:“既然找上來,只好砍了。”

“洛年好棒!殺光光!”山芷與有榮焉地大聲嚷。

羽霽則是一臉驚駭,她早知道沈洛年比自己厲害,卻沒想到強到這種程度,那十幾道妖炁,一個個都接近自己曾祖母的強度,怎麼一瞬間就死光了?聽奶奶和懷真姊姊說這人已經變成鳳體,鳳體是什麼?已經不算人了嗎?會不會比較不喜歡做惡心的事?

“砍就砍了吧,只是犬戎族能修煉到這種程度也不容易。”敖歡有點惋惜地說:“尸靈王未除,我等妖族本該盡量保存實力。”

沈洛年聳肩說:“那早該叫他們撤退了。”

“那幾個犬戎族窺伺這兒兩天了,但是不敢接近,大概以為你今日離開這兒就有機會。”敖歡搖頭感歎說:“這十幾個高等妖仙若同心協力,輪流催動妖炁攻防,就算面對天仙都不會落于下風,卻剛好被你的護體道息克制……連我都不敢和你打貼身戰,犬戎族這些人真是太倒黴了。”

原來這些家伙早就想來暗算自己?若不是敖歡坐鎮在此,說不定早就殺來了……這下沈洛年更沒有半點歉意,哼聲說:“這群白癡想啥?這次回來我可是一直沒出手,還是要找我麻煩。”

“他們大概認為你是人族最強大的王牌,要把你除了之後才敢大舉進攻。”敖歡雖然個性率真,對這方面的事卻聽過不少,呵呵笑說:“否則就算歲安城被毀,只要你全力出手報複,犬戎族一定會有難以承受的損傷;兩族相爭,尤其是滅族之戰,最怕對方逃走的頂尖高手恣意報複。”

或許自己該掛個牌子,聲明自己已經不算人族?沈洛年正思索,忽然隱隱聽到殺聲響起,他向北方轉頭,望著正往外沖的歲安城大軍,有些疑惑地說:“現在又是怎麼回事,不是晚上不打仗嗎?”

“大概是想乘勝追擊。”敖歡說:“你剛殺了一群犬戎族頂尖高手,兩方士氣、戰力大幅消長,正是人族出擊的好時機。”

“哦?莫非這場仗快打完了?”沈洛年說。

敖歡搖搖頭說:“除非犬戎族認輸撤退……否則只能造成他們一定程度的損失,還不至于大敗。畢竟只要稍離歲安城,數萬人族部隊依然不是十來萬犬戎族的對手,能造成的破壞有限,整體來說,這場仗人族還是只能防守,等犬戎族撤軍。”

“所以還會打很久?”沈洛年皺眉說。

“有可能。”敖歡說。

“嘖。”沈洛年失了興趣,落地說:“對了,九回城的事,你女兒又想了幾個辦法。”

“真的?”人狗打架當然遠不如女兒重要,敖歡馬上興奮地說:“小韻怎麼說?她真有辦法?哈哈哈……不愧是我女兒!快說快說。”

沈洛年看敖歡隨意坐在地上,哂然搖頭說:“等我片刻。”跟著放下山芷,飄身進了山洞。

過了幾秒鍾,沈洛年又轉了出來,當下把一個新制的闇神之鏡扔過去說:“喏。”

敖歡一怔說:“這是……黑石所說的人族寶物?沈兄弟你居然有?”

沈洛年滿頭黑線,指指山芷、羽霽說:“你沒發現她們兩個也有嗎?”

羽霽對敖歡點頭的同時,山芷拍拍小肚子,笑咪咪地揮拳說:“鏡子!有力氣!”

“咦咦咦?”每天都在期待看到老婆威武的敖歡確實沒注意,這下大驚失色地說:“這寶物……難道山口鎮有賣?”

“呿!”沈洛年瞪眼說:“這是我做的。”

“啊?”敖歡張大嘴說不出話來。

“這是秘密。”沈洛年瞄著敖歡說:“你能保守這個秘密嗎?”

“呃?秘密!”秘密這兩個字,恐怕是敖歡最討厭的詞語,他一臉艱辛地說道:“我、我……我會盡力。”


(第八章完)

上篇:第七章 老婆不准     下篇:第九章 震天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