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九章 震天吼  
   
第九章 震天吼

第九章 震天吼

“進洞里聊吧。”沈洛年一面走一面抱怨:“明明有客廳,大伙兒卻老在門外說話……”

“太好了。”敖歡一拍,讓鏡子鑽入妖炁凝結的衣服之中固定,這才喜滋滋地往洞口鑽了進去。

越強大的妖族需要的道息濃度就越高,所以銀嵐來此之時,才會一直飄浮在空中……敖歡畢竟是天仙,沈洛年早已察覺處身在息壤山區之中的他一定不舒服;而且敖歡待在這兒,除了私心看顧狄純和狄韻之外,主要還是受王母之命保護自己,索性幫他弄個息壤鏡,至少出入洞府不至于難過。

不過沈洛年卻不知道,敖歡當年追求狄純時,早已習慣了這種日子,待在這兒回憶當年甜蜜往事,還頗有一分苦中作樂的愉悅。

此時敖歡坐在客廳椅子上,正摸著胸腹間贊歎:“果然是寶物啊,體內妖炁比正常時更盛半分。”

“那是借你的,走前還我。”沈洛年沒好氣地說。

“當然、當然。”敖歡說:“沈兄弟,你能多做幾個嗎?打尸靈王用得著啊。”

沈洛年搖頭:“沒了,你們去跟人族借。”經懷真提點,沈洛年知道龍族秉性高傲,若人族借他們寶物,到時必有回報,自己反正不缺什麼,不用沾這個光。

“沒了啊……”敖歡先是有些失望,但他隨即目光一轉,大喜說:“戴著這寶物,我豈不是可以去歲安城找她們母女?”

“去啊。”沈洛年說:“順便把犬戎族趕走吧?”

“啊?”敖歡這才想起,自己要是亂跑,涉入戰場,說不定會被龍宮叫回去,原本想偷溜去尋找狄純的敖歡不禁有些失望。

沈洛年也不啰嗦,當下放出發光版的凱布利和兩小玩鬧,一面把狄韻的建議完整地向敖歡緩緩說了一次,最後才說:“你覺得呢?”

敖歡仔細聽完沈洛年轉述的幾個方案,沉吟說:“聽來還是第一個方法最穩當。”

“喔?”沈洛年意外地說:“為什麼?比較快?”

“不是時間的問題,只是若不能完全破壞尸靈王的心髒,很難真正殺死他。”敖歡說:“不管毛族武器或人族炸藥都沒有這種針對性的效果,只有讓眾多天仙圍攻、親手破壞他的肉體才讓人放心……不過你提到的魔法使,真能開啟空間門戶?”

“可以,只是有些麻煩的條件限制,另外,那個魔法使……”話說回來,丹翠大姊算魔法使嗎?沈洛年皺了皺眉,接著說:“她幾乎沒有戰斗能力,膽子也很小,說不定不敢去。”

“這問題人族應該可以處理。”敖歡說:“尸靈是天下禍端,大家都該出力。”

當然可以處理,只要派狄韻或黃清嬿去哄兩句,那傻大姊還不是迷迷糊糊地答應了?只不過到時候一路上擔心受怕自是免不了了……若不是當年在艾露安排下和自己搭配,那位大姊恐怕不會有這一連串恐怖的經曆吧?

看來真可以考慮用凱布利當傳送目標,建立一個心念魔法,雖然這空間法門沒有戰斗力,但很適合偷懶啊,只要不是太遠的地方,就可以讓凱布利先跑去,然後自己再傳過去,連動都不用動,若真的成功,也不用于丹翠冒險了……望著一旁和兩小嬉鬧的凱布利,沈洛年暗暗點頭,准備一會兒進入冥思試試。

“這兩個仙獸孩子很聰明,不愧是天生擅長戰斗的窮奇與畢方。”敖歡目光隨著沈洛年轉去,看著正撲擊嬉戲的兩小,露出微笑說:“很多技擊功夫都是一教就會,只可惜太小,沒什麼耐性修煉,還停留在單純依靠天賦引炁淬體的階段。”

沈洛年瞄了敖歡一眼說:“你有沒有把什麼龍宮不可外傳的功夫不小心教給她們?”

“這個……欸……”敖歡眼神飄忽地說:“一點點吧……”

沈洛年翻了翻白眼說:“你總有一天會因為泄露太多秘密,被王母關回內宮。”

被沈洛年這麼說,敖歡不免一臉郁悶,正不知該如何對答時,突然轟然一聲,兩小那端傳來一聲驚呼。

卻是打鬧之間,山芷一個煞車不及,撞翻了一組木櫃。在護身妖炁震蕩下,一扇木門化成粉末,只見木屑隨著氣流四散紛飛,充滿山洞,宛如漫天大雪。

一陣沉默過後,羽霽拉了拉山芷,轉身溜出洞外,山芷也一吐舌頭,扭頭跟著往外跑,沈洛年又好氣又好笑,卻也罵不出口,若不是剛剛自己叫她們進來,怎會如此?沈洛年苦笑搖頭說:“以後還是讓她們在外面玩好了。”

敖歡也笑著說:“我在外面陪她們。”最重要的是——山洞內可看不到老婆。

“我去研究魔法。”沈洛年一招手,凱布利馬上飄到他頭上。安安穩穩落下後,沈洛年這才轉身往內走,回自己房間去了。


盤坐在床上,沈洛年取下凱布利抱在懷中,倒是有點好奇,沒想到凱布利還能保持影蠱的特性,他摸了摸凱布利,心中思忖:“還能變成別的樣子嗎?”

凱布利停了幾秒,黑色漸漸淡去,但七彩光華卻沒有出現,反而逐漸地變成完全的透明,就仿佛空氣一般,若不是仍停在沈洛年手中,他還以為凱布利已經消失了。

這樣可比黑影更不引人注意。沈洛年上下摸了摸,確定凱布利真的還在自己手中,他又說:“你能把炁息感應收斂得更低嗎?”

凱布利似乎不怎麼理解這句話,傳來疑惑的情緒。沈洛年想了想,運轉著自己全身炁息凝縮入炁海,一面傳過心念:“就像這樣,讓人感覺不到。”

又過了幾秒,凱布利的炁息慢慢往內收攏,到了最小的時候,卻冒出了另外一股氣息,包裹著凱布利凝縮的妖炁中樞,使它體內妖炁幾乎難以察覺。沈洛年一怔,仔細感應半晌,這才發現那卻是淡淡的凝縮道息。

道息可以這樣掩蓋妖炁?而凱布利體內怎會有道息?難道它是第三個鳳體?不可能啊……沈洛年想了半天,突然醒悟,這該是自己送過去的道息,凱布利還沒吸收轉化為妖炁。

說來凱布利也有些特殊,能夠直接將道息轉換妖炁,也因為它體內自有道息,一直以來,就和沈洛年一樣,在息壤環境中幾乎不受影響……不過沒想到道息包覆,可以隔絕妖炁感應,自己倒是可以試試。

沈洛年收斂炁息,並運轉著體內的“養炁道息”在炁息中樞外層圍繞,卻發現並沒有這種效果。沈洛年眉頭微皺,突然想起一直以來凱布利“取用”的都是另一種——“吞噬道息”,于是沈洛年將“養炁道息”送入中樞之中,小心翼翼地挪移了一團“吞噬道息”,在丹田中樞之外裹起。

似乎可以呢?原來吞噬道息還有這種作用,不過自己想藉此隱身大概是辦不到,天仙等級或者某些敏感的妖族集中注意力時,對道息會有些微感應,自己體內的道息濃度過高,很難避免被偵測;凱布利倒是沒有這種困擾,這樣微小的道息波動,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應該感應不到。

凝望著凱布利,沈洛年思索著,突然他有些意外地靠近凱布利,仔細打量著那宛如無物的透明表面。數秒後,沈洛年驚呼一聲說:“臭丫頭的小螳呢?”

是她收回去了嗎?還是剛剛凱布利胡搞瞎搞,把小螳搞壞了?沈洛年對凱布利詢問,傳回來的卻是疑惑的訊息,似乎不明白沈洛年在問什麼。沈洛年抓了抓頭,還是決定傳訊給狄韻,若自己不聲不響爆了小螳,說不定又惹得那丫頭發瘋,下次可不知道會咬自己哪兒。

沈洛年用輕疾傳過通訊,過了好一陣子,訊息傳回,狄韻開口就說:“你把我的小螳怎麼了?”

果然出事了!沈洛年正不知該怎麼解釋,狄韻又說:“感覺變得很奇怪,似乎變了一個模樣。”

沒爆掉嗎?沈洛年說:“我正想問妳這件事,我突然發現看不到小螳。”

“你和凱布利還在高原山洞那兒嗎?”狄韻問。

“是啊。”沈洛年說。

“那應該沒錯啊,你讓凱布利轉一個圈,大一點。”狄韻說。

“好。”沈洛年心念一動,讓凱布利化為透明,收縮妖炁,到外面空中繞了一個大圈,果然是無聲無息,連敖歡都沒注意到。

凱布利還沒飛回,狄韻就說:“我有感覺啊,小螳也繞了一圈,該還在凱布利上,只是和以前不大一樣,好像變大了?”

“唔……”沈洛年還沒開口,狄韻又說:“好像變成凱布利的模樣了,而且我似乎沒法控制……臭老頭,難道凱布利吃了小螳?”說到最後,狄韻的聲音已經多了三分凶焊。

“不會吧?”沈洛年一面敷衍,一面心中胡猜,莫非剛剛胡搞瞎搞,道息炁息胡亂運轉,讓小螳和凱布利融合在一起了?

“還在打仗,沒空研究,見面再試試……”狄韻頓了頓說:“老頭,你剛真的殺了十三個犬戎高級妖仙?不是說不想出手嗎?”

“他們逼上來,我也沒辦法。”沈洛年說。

“你什麼時候變這麼厲害的?”狄韻語氣古怪地說。

“不知不覺就這樣了。”沈洛年說。

“去你的,臭屁老頭!”狄韻罵說:“不跟你聊了,有空再說。”

停了通訊,沈洛年上下看看凱布利,還是找不到那小小的螳螂黑影,莫非是凱布利剛剛變成透明的時候,看小螳礙眼,把它吸納到自己體內去了?小惡女知道八成會找自己算賬……

捧著凱布利,沈洛年閉上眼睛,進入定靜冥思狀態,那變化萬端的世界再度在眼前出現,沈洛年心念控制著,讓周圍恢複平靜,目光四面掃過,找到了精靈。

這次精靈很沒創意,像個造型古怪的石碑立在那兒。沈洛年走近說:“你能不能變成人形啊?至少還可比個手語。”

石碑一陣抖動,驀然砰地一下攔腰折斷,還從折斷處發出一陣古怪的聲音。

“好吧,算了。”沈洛年不強求,他接著說:“前幾天我弄錯了,不該要你制造武器……還是從你本來就會的東西開始。”

精靈震了震,也沒發出什麼聲響,沈洛年更不理會,轉身看著精靈說:“我可以增強‘連珠爆彈咒’的威力嗎?”

精靈一陣怪響,沈洛年雖然聽不懂,卻可以感覺得出精靈似乎正否定著。沈洛年不禁皺起眉頭,照之前得到的訊息,這應該是可以辦到的事才對啊,若當真不能創造魔法,前幾天和精靈研究心念魔法的時候,他怎麼沒阻止自己?

沈洛年卻不知道,因為他對精靈語言完全不了解,在他的幻想世界中,精靈也無法說話,也就是說,就算是沈洛年當真和精靈創造了魔法,精靈也沒法念出正確的精靈語,提供給沈洛年當咒語,但心念魔法卻是一個暗號般的心念約定,不須經過語言,反而不受這個限制。

也所以精靈和沈洛年溝通十分費力,重點就在于完全沒有任何語言當基礎;而精靈可以理解沈洛年的話,則是因為這麼多年處在冥想狀態中,精靈不斷嘗試著配合沈洛年的心念共鳴,這才終于產生了單向的意念連結。

沈洛年雖不知道原因,考慮片刻後說:“我只能創心念魔法?”

得到精靈肯定的回應之後,沈洛年抓了抓頭,又說:“還可以創幾個?”

這次精靈的回應有些複雜,沈洛年無法了解。

沈洛年皺眉想了想,又說:“那……心念魔法創了之後可以修改或增強嗎?我想改改占卜魔法。”

精靈則是一陣晃動,聲音尖銳起來。

看來不行,那新的魔法豈不是也得一次完成?先做比較單純的事吧,沈洛年說:“我可以用凱布利當座標來執行空間魔法嗎?然後變成心念魔法?”

這次精靈的回應不像肯定也不像否定,聽來有點複雜。

其實沈洛年最常得到的都是這種複雜的回應,這當然和沈洛年的提問有點關系,但要沈洛年抽絲剝繭、分析問題之後提出最適當的題目,卻又有些超過他的能力,所以和精靈的溝通才會一直卡在某個程度。

不過,既然精靈沒有反對,就是可以試試。沈洛年心念一動,眼前空中突然出現自己的形貌,跟著下一瞬間,在數百公尺之外,凱布利在虛空中出現,自在地盤旋,還不斷改變體表光色,忽而七彩、忽而透明,當然也有那吞噬一切光線的黑。

跟著沈洛年心中一動,那幻想中的自己身軀突然消失,下一瞬間則出現在凱布利身旁。沈洛年回過頭說:“這樣的魔法弄成心念魔法,可以嗎?”

精靈又冒出了一串難以理解的聲音,沈洛年大皺眉頭,想了想才說:“不夠清楚嗎?”

精靈回了一串無法理解的話。

“你看不懂我的意思嗎?”

這次是否定。

“不然我多弄幾次?”沈洛年說。

還好這次精靈總算肯定了。

沈洛年思考片刻,幻想中的魔法用了各種不同的角度展示,使用魔法之前,和凱布利的距離也是忽遠忽近——他怕精靈最後弄出個固定距離的魔法。這麼弄了一段時間,沈洛年散去那幻想虛像,回頭說:“可以了吧?”

精靈沉默了片刻,最後卻表示否定。

“媽啦!”沈洛年忍不住大叫:“你玩我啊?”

接下來精靈的反應,當然屬于無法理解的范疇。沈洛年悶了半晌,心中一面考慮著各種可能,一面詢問精靈,過了好片刻,他突然心念一動,自己示范的幾次傳送距離都不算太遠,不可能是魔力不足,莫非傳送的位置要精確一點,比如在凱布利的正上方之類的——地遁術不就是固定距離嗎?

“傳送方位是不是要固定在目標的某個位置?”沈洛年開口問。

這次精靈總算表示正確。沈洛年松了一口氣,當下又開始測試,這次傳送的虛影,都是固定在凱布利的正上方數公分處,到底是幾公分沈洛年就不確定了,反正他也不相信精靈有這麼精准,又這麼弄了七、八次,沈洛年停下回頭說:“可以嗎?”

精靈這次的反應似乎是表示肯定,但之後又帶著詢問。

好像搞定了?沈洛年大喜說:“這可以當成心念魔法?”

精靈再度表示肯定。

“好吧,就這個!”

這次精靈卻有點遲疑。

“又怎麼了?有什麼不對?”沈洛年說到這兒,也知道精靈無法直接回答,皺眉說:“我能擁有的心念魔法數量不夠嗎?”

精靈否定。

那到底問題出在哪兒?沈洛年沒耐性了,揮手說:“既然可以就定下來吧。”

精靈停了幾秒,最後突然爆散成一片光華。這一瞬間,沈洛年倏然一陣迷惘,茫茫然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心中才出現了深印記憶中的三個音符,正如當初根源魔法一樣。

還挺花工夫的呢……唔,精靈怎麼不見了?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沈洛年四面張望,喊了幾聲,卻沒有任何反應,沈洛年摸了摸鼻子,那家伙不會就此消失吧?

應該不會,否則他該會阻止自己才對……或許心念魔法比較花工夫,精靈須休養一段時間?既然如此,也沒必要待在這兒了,冥思不一定要進入這幻境之中,何況這種時候,當然得先測試一下新魔法。

沈洛年出定,心念控制著隱藏身形的凱布利往外飛,如今凱布利對外界的感應能力最主要是妖炁和視覺,當然,並不是沈洛年藉著凱布利的身軀在觀察,而是感應到凱布利觀察後的心念,但只靠這樣,也大概能分辨凱布利周圍的狀況了。

山芷、羽霽這時倒沒有打鬧,而是縮在客廳中,不知是睡覺還是修煉;敖歡依然坐在洞口外的緩坡,當凱布利接近的時候,他四面望了望,似乎微有所感,但又找不出異常,還是扭回頭,繼續看著歲安城的方位。

若今日要測試的是懷真,八成會傳送到敖歡身後嚇他一跳,但沈洛年畢竟不是調皮的個性,只繼續讓凱布利緩緩往外飛,想了解一下傳送距離和消耗精智力的關系,這一點在幻境中可無法測試。

這次創造心念魔法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那一夜的大戰似乎已經結束,此時又是另一個夜晚,沈洛年讓凱布利往東北飄行,一直飛到山口鎮,接著往稚嬉堂的方位飛去。

四面繞了繞,沈洛年確定那兒已經沒有營業,感覺心安了些,雖然他相信有懷真出面,懷玉不可能陽奉陰違,但還是自己來看一次比較安心。

凱布利最後落下的地方,就是山芷、羽霽兩人以前嬉鬧的小院落。沈洛年這時心中起念,首度施展傳送魔法。

下一瞬間,沈洛年果然出現在那院落之中,而且正懸空飄浮在凱布利上方;而本來盤坐著的沈洛年,這麼一傳送,馬上對著凱布利摔了下去。

還好沈洛年反應也不慢,輕化間炁息微振,浮在空中,一面暗暗點頭。這法門十分方便啊,而且精智力消耗得遠比自己估計得少,說也奇怪,若只需要這麼少,于丹翠的傳送距離應該可以更遠、維持更久吧……

啊!沈洛年一怔跳起,空間通道呢?自己怎麼來的?這時沈洛年也顧不得測試距離,讓凱布利飄出院落,心念一動,又是一閃間出現在凱布利頭上,根本就沒有什麼空間門戶出現過。

這空間傳送術,變成單人、瞬間的啦?沈洛年這一刹那突然明白,當時精靈為什麼一直有意見……他似乎知道,這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魔法,但是兩人又講不清楚,最後還是順了沈洛年的意,按照他的演示,擬定了完全不同的空間魔法。

對了,當初魔法島上被包圍時,亨利手下那年輕男子戴維使用的空間魔法也是沒有傳送門的……看來本就有這兩種類別,自己沒看過于丹翠展示魔法,在幻境中演示時,卻是選錯了。

這下可麻煩了,這法門對自己來說雖說更好用,但是沒法帶人,就不能取代于丹翠啊!看來那位大姊,恐怕是逃不過這游覽九回城的機會了……

也罷,我盡力了!算她倒黴。沈洛年為于丹翠默哀兩秒,跟著聳了聳肩,把這事扔到一旁,飄身往外飛去。


沈洛年正搖搖晃晃地往回飄時,突然身後山口鎮那段,一聲響徹天地的嘯音沖天而起,隨著周圍空氣隱隱震動,遠遠傳了出去。沈洛年大吃一驚,扭頭回望,卻見山口鎮中數百上千道妖炁爆出,一個個妖仙紛紛往外沖,更有許多不會飛的妖仙由那東向大橋閃電般狂奔。

這大群妖仙之中,只有極少數化為人形,眼看猴牛馬蛇、多手單足、飛翅插角、鱗身羽尾……各種不同造型的強大妖族蜂擁而出,真有點百鬼夜行的味道。

這麼大聲勢……不會是又來一次祝融撼地之類的天災吧?沈洛年愣在那兒,眼看沖出的妖仙們似乎奔向同一個方向,他炁息一湧,往空中騰起,想從更高的地方觀察。

他這兒妖炁一爆,另外西南方一股強大妖炁陡然爆出,對著他高速沖來。

敖歡?沈洛年轉頭,卻見敖歡正以妖炁裹著兩小,破空而來。

兩方一會合,彼此同時開口,卻都聽不到對方的聲音,原來是那震天長嘯聲仍在持續,眾人耳中都在嗡嗡作響。敖歡眉頭一皺,對沈洛年打了個手勢,跟著把四人用妖炁一起裹起,扭頭往歲安城的方向沖去。


飛出十余公里,那嘯聲依然清晰,不斷往外傳,但至少不會讓人耳鳴了。沈洛年開口說:“怎麼回事?”

“那是震天吼仙獸的嘯聲,這嘯聲出現,只代表一種狀況……”敖歡神色凝重地說:“尸靈大軍傾巢而出。”

啊勒?人狗大戰還沒打完呢,尸靈王湊什麼熱鬧?沈洛年剛張大嘴,敖歡接著說:“滅殺尸靈王的計劃必須馬上開始,龍宮會立即派人與人族聯系,進行我們當日的計劃。”

“歡伯伯,我們也去幫忙打僵尸。”羽霽說。

“打骨頭!打骨頭!”山芷拔出釘耙,興高采烈地揮舞著。

“不能打。”敖歡搖頭說:“若是少數僵尸、骨靈沖出,打殺了便是,但尸靈大軍齊出的狀況下,若屠殺過多,反而有可能促使闇靈附體,這時只能防禦,要妖仙以上才有辦法在這種狀況下自保……沈兄弟你也是,若單純比砍殺效率,你不遜于任何妖仙,但護體炁息卻不足以完全防禦旱魃等高級尸靈,還是帶著她們倆先避開吧。”

“好。”沈洛年點頭。

“對了,沈兄弟,這凝聚道息的寶物還請暫借我一段時間,他日必定歸還。”敖歡又說。

“拿去。”沈洛年說。

敖歡微一拱手,扭身向著歲安城飛去。

沈洛年與山芷、羽霽飄在空中,兩小都望著沈洛年,等他作決定。

“妳們的媽媽、奶奶有沒有交代?”沈洛年問?

山芷還在歪著頭努力思考時,羽霽已經開口說:“媽咪說過,萬一聽到震天吼的叫聲,我們就快點往東跑遠遠地,等媽咪和我們聯系。”

“往東?”沈洛年隨即醒悟,尸靈大軍不便渡海,往東逃的安全系數最高。他沉吟說:“那……我帶妳們去找小丹?”

“好!”羽霽和山芷一起點頭。

當下一大兩小轉往東飛,三人速度逐漸提升,不過沈洛年當然得配合兩小的速度……嚴格來說是配合山芷的速度,同樣修為之下,畢方還是比窮奇快。

不過剛飛出海面不久,又是一股天仙級的強大妖炁追近,沈洛年心中微驚,還沒來得及分辨妖炁性質,回頭望去,卻見一只單足巨鶴破空沖來。沈洛年一怔,羽霽和山芷已經轉身飛去,大聲叫:“玄奶奶!”正是羽霽的玄祖母羽銀。

羽銀浮在空中,巨翼輕輕拍撫兩小,一面對沈洛年點了點頭說:“沈道友。”

聽到輕疾在耳中的翻譯,沈洛年回禮說:“羽銀前輩。”

羽銀當初見到沈洛年的時候,沈洛年體內道息還沒恢複,所以她除了知道此人有些古怪,並和天狐懷真相熟之外,並不知他身為鳳體,如今知道詳情,態度自然更和藹,所以稱呼也從當初的“孩子”轉變為“道友”。

此時她那雙狹長鶴目透出溫和笑意說:“都上來,我送你們去麟犼那兒。”

兩小歡呼一聲,飛落羽銀背上,山芷在前、羽霽在後,一前一後乖乖坐好,沈洛年卻說:“我就不去了,麻煩前輩送她們過去。”

“洛年,一起啦。”山芷在玄奶奶面前不敢放肆,只低聲喊。

“道友,這兒並不安全。”羽銀也說。

“我會小心的,妳們放心。”沈洛年說完,一面對山芷笑了笑,讓她安心。

羽銀和沈洛年稱不上熟悉,也不好干涉,只說:“道友肩負大任,尚請珍重。”說完她鶴首微點,渾身妖炁一裹,帶著兩小破空而去。

沈洛年本就不想這麼快離開,但是總不能讓兩小陪著自己冒險,所以剛剛才打算先送兩小東行,之後再一個人回來,既然羽銀趕來,沈洛年當然省了這一趟,當下扭身回轉,向著歲安城急飛。


沈洛年很快就回到歲安城,他感應著葉瑋珊和敖歡都在擎天塔,當下直沖擎天塔而去;至于犬戎族大軍當然已經遠遠退開……若這時還胡鬧,說不定哪個路過的天仙一個看不順眼,大片道咒之術就轟了下去。

當沈洛年飄身落下時,敖歡首先一愣說:“沈兄弟,你怎麼回來了?”

“來看看狀況。”沈洛年一面回答,目光掃過,除葉瑋珊之外,還有黃宗儒與一些不熟悉的將領,只不過除了黃宗儒之外,其他人都站得頗遠,看來只是在一旁等候命令。

至于虯龍族這邊,除了敖歡之外,只有敖封在場,而與葉瑋珊洽談的正是敖封,敖歡反而一個人閑在旁邊,看他表情頗有些無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看到狄純。

聽敖歡稱沈洛年為兄弟,周圍人類臉上露出的神色頗為精采,跟著卻見敖封回頭,對沈洛年一禮說:“沈道友。”

這下更是不少人瞪大眼睛。虯龍族雖然有些霸氣,卻不橫蠻,以道友稱呼他人並不少見,但這麼恭敬地率先行禮卻是從沒見過,看著沈洛年的一身紅袍,想起近來的闇神傳說,不少人都透出驚喜的神色。

沈洛年對敖封回了一禮,跟著向葉瑋珊與黃宗儒點了點頭,這才走近敖歡身旁說:“情況如何?”

“沒料到尸靈大軍會突然沖出來。”敖歡低聲說:“隱炁精體明日會送來兩個,第三個還在詢問;至于請人族合作的部分,敖封談得差不多了。”

“准備三個人進去?”沈洛年問:“其中一個是魔法使?”

“若無變故,就是如此。”敖歡點頭說:“兩個隨行護衛中,我占其一,另一還未定。”

“你?”沈洛年有點意外,敖歡雖然是天仙,卻是資曆比較淺的天仙,這種孤軍深入敵人巢穴的工作,怎樣也該找個強大天仙出馬吧?

敖歡看著沈洛年的神色,一挺胸膛說:“怎麼?”

兩人相處已久,說起話來早已沒什麼顧忌,何況沈洛年也不是客氣的人,他哂然說:“這麼多天仙,總有比你強的吧?”

“這是去偷襲!偷襲!”敖歡正色說:“不是強大就有用的!”

“也有道理。”沈洛年摸摸下巴說:“一路小心,女兒還沒認你呢。”

“其實不會太危險。”敖歡說:“除非尸靈王親自出手,否則不管圍上多少敵人,我也總能抵擋個一時半刻。”

“那又如何?!”沈洛年說。

敖歡咧嘴笑說:“只要能熬過一時半刻,當然已經打開空間門,逃回來了啊。”

“萬一人家一出手就宰了魔法使呢?”沈洛年說:“你們可是感應不到闇靈之力,可別中了埋伏。”

“呃……”敖歡干笑說:“所以一定要小心。”

沈洛年白了敖歡一眼接著問:“現在九回山那邊狀況如何?”

“妖仙群應該正分批塞著九回城的幾個出口,也有幾個天仙在旁守護,除非尸靈王親自出手,應該突破不了。”敖歡說:“為了盡量不殺傷,耗費的妖炁也會更多,但是支持數日還是沒問題的。”

沈洛年在這兒和敖歡低聲聊天,那端敖封早已和葉瑋珊等人談妥,只不知為了什麼,他們各站一處,卻沒打算離開。沈洛年聊著聊著,突然發現狀況怪異,回頭低聲問:“你們在等什麼?”

“魔法使啊。”敖歡說:“要先測試一下魔法效果,才知道該怎麼配合。”

原來在等于丹翠,卻不知她聽到消息之後臉色如何?沈洛年正思索著,于丹翠卻已經出現在眼前,不過沒有像沈洛年所想的害怕表情,而是喜孜孜的模樣。看著正手足無措向著葉瑋珊、敖封行禮的于丹翠,沈洛年不禁暗暗懷疑,她的公主情結可能把葉瑋珊也包含進去了。

“來了嗎?”敖歡也注意到狀況。

“對,就是她。”沈洛年說。

“果然很弱啊。”敖歡苦笑說:“過去試試吧?”

“好。”沈洛年隨著敖歡,向葉瑋珊與敖封那兒走去。

于丹翠上塔之前,早已有人向她交代妥當,葉瑋珊只是最後提點,加上一點鼓勵,眼看敖歡與沈洛年走近,葉瑋珊微笑迎上說:“敖歡殿下。”

“歡哥。”敖封說:“這就測試嗎?”

“開始吧。”敖歡點頭。

見敖歡開口,葉瑋珊也跟著示意于丹翠,而于丹翠看到沈洛年,正張大嘴發愣,卻沒注意到葉瑋珊的眼神。

葉瑋珊眉頭輕蹙,低聲說:“丹翠小姐?”

“啊?”于丹翠回過神來,連忙說:“好,馬上開始!我的女帝。”

一陣難堪的寂靜中,于丹翠突然醒悟自己說錯話了,她臉色漲紅,連忙轉身揮手,眼前空間突然一陣扭曲;下一瞬間,一個三公尺寬的圓形光影就這麼凝立在于丹翠面前的虛空之中。


(第九章完

上篇:第八章 老祖宗的悲劇     下篇:第十章 可惡的安全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