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一章 大魔王怎麼都這麼啰唆?  
   
第十一章 大魔王怎麼都這麼啰唆?

第十一章 大魔王怎麼都這麼啰唆?

“慢一點。”艾露帶著笑,指點著沈洛年說:“穿透太快,下方若有敵人,會發現光芒的。”

“好!”沈洛年放緩了動作,慢慢往下探,直到剛好透過下方地面,和艾露剛剛看到的差不多。

“這樣深層次、大范圍地探查,我能使用的次數很有限。”艾露說:“但你在麒麟胎血幫助下已經能引炁入體,只要已經有回饋,能施展的次數該比我多。”

“呃,那就盡量我來吧。”沈洛年說完,偷偷摸摸地開啟玄界之門,把炁息不斷往內送,上繳給光靈,這招叫臨時抱佛腳。

敖歡自然能感應到沈洛年的動作,他好笑地看了沈洛年一眼,搖搖頭拿起金犀匕,一路往地下挖去。

若敖歡全力施為,這短短幾公尺的地面,當然是瞬間破毀,不過為了掩人耳目,敖歡倒是小心翼翼,一塊塊挖掘送出,沈洛年除了在一旁協助搬運,也隨口問:“懷真跟我說過,金犀匕出鞘會被人感應到,尸靈王難道不會發現?”

“確實有種能偵測金犀匕波動的尋寶精體。”好為人師的敖歡,一面干活一面解釋:“尋寶精體,專門偵測強大精體的波動,波動越大反應越明顯……不過尸靈王沒有妖炁,沒法運用這種精體。”

沈洛年點了點頭,至于其他妖族搶奪之類的問題,以敖歡之能當然不用在意。

眼看下方厚實地板就要挖穿,敖歡不等吩咐,只先鑽了一個比手掌略大的洞,回頭對沈洛年示意。

沈洛年派出凱布利,穿過小洞四面繞了繞,沒感覺到什麼異狀,三人這才挖開孔穴,落到下方一間滿是灰塵的房屋之中。

“接下來應該去中間那兒?”敖歡說的是二層的第一目標,政務中心。

沈洛年想了想卻翻開另一張地圖說:“先到這兒如何?”

“第三層?”敖歡微微一愣。

“我們只要到這位置,直接往下挖,就是第三層的汙水處理廠。”沈洛年指回二層的地圖說:“你不覺得用光術偵查,確定之後再往下,比正面闖入容易多了嗎?就算要去二層的政務中心,也是從第一層挖下去比較容易。”

因為原來一直沒考慮到光術和挖洞,所以也沒想過這種方式,聽沈洛年這麼一說,敖歡想了想,回頭望向看來比較聰明的艾露說:“妳覺得呢?”

“我也贊成。”艾露微笑說。

“那就先去這兒。”敖歡作出決定。

沈洛年指出的,正是葉瑋珊交給他的目標,雖然有可能是陷阱,但若李翰當真在那兒,管他有沒有陷阱,這些天仙還是一樣要殺進去的;而若以光術偷窺發現李翰不在,當然就不須冒險了……所以沈洛年還真不在乎那兒到底是不是陷阱。

按照兩張地圖比對,三人找到目標的正上方位置,還好這兒也是一片簡單的房舍,並不是什麼大型建築物或廣場,三人很輕松地就潛了進去。

要知道九回城中,數量最多的當然是骨靈,而骨靈具備的靈智少得可憐,自然不需要房產,也不懂隱私,所以九回城中原先設計給一般人民居住的房舍,大部分都是空置廢棄的,尸靈會派兵駐守的地方,大多是重要通道、地點或者是廣場之類尸靈聚集之處。

在敖歡與凱布利分別把風之下,沈洛年到處以光術查探,只不過幾分鍾的時間,就在處理廠的大廳中,找到一個古怪的身影。

沈洛年先是一愣,隨即更換角度查看,見下面大廳最深處放著一張大椅,上面坐著個低頭男子;男子全身被一股濃黑、強大的氣體纏繞,皮膚白中泛青,全無血色,除了這一人一椅之外,周圍空空蕩蕩,只有四壁掛著古怪的燈盞,閃動著淡淡磷光。

“怎樣,是尸靈王嗎?”敖歡在旁邊看不清楚,卻又忍不住想問。

“不知道……”沈洛年換了幾個角度,但這男子總是低著頭,無法確認是不是李翰。沈洛年想到這兒,突然一愣說:“你們怎麼判斷是不是尸靈王?難道你也認識李翰?”

“不,從闇靈黑氣來判斷。”敖歡說:“讓我來看。”

怎麼判斷?沈洛年不明白,但仍照著敖歡的建議,放大光束范圍,並稍微調整角度方便他觀察。

敖歡看了看,點頭說:“看這闇靈之力的強度,應該就是尸靈王了。”

“怎麼說?”沈洛年訝異地問。

“你知道尸靈國度中,尸靈王和下屬尸靈之間的關系嗎?”敖歡說。

沈洛年點頭說:“老鼠會。”

“什麼老鼠會?”敖歡反而聽不懂。

“就是闇靈之力拿了之後,一層層往上分。”沈洛年說。

“對,你明白這個就簡單了。”敖歡說:“這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的分布,雖說每條分支能產生的闇靈數量各有不同……但一般來說,十幾個首代旱魃大多強度相當,就算有比較特殊的強大旱魃,體內闇靈之力通常不會超過尸靈王的三成。”

這是當然,不然這“種子上線”豈不是白干了?沈洛年點頭說:“下面這人很強?”

“闇靈之力凝結如實,盤旋外繞,已經很接近大成的階段了。”敖歡說:“若這不是尸靈王,豈不是代表尸靈王早已大成?那根本不用留在這兒等我們偷襲了。”

沈洛年也懂了,照敖歡這麼說,下面這人不管是不是李翰,都一定是尸靈王,自然不用分辨長相。他當即點頭說:“那就挖坑叫人吧?”

“嗯。”敖歡選了個適當的地點,拔出金犀匕,小心翼翼地挖了一個四公尺寬的大坑,但卻不直接挖通,跟著以輕疾和那端聯系,把各種狀況往上呈報,畢竟敖歡只是新晉天仙,不說別人,虯龍族派來的另外兩人——敖言、敖冷,就比他還高上一輩,最後還是要讓那兩人作主。

一番溝通之後,敖歡回頭低聲說:“一會兒開啟門戶,眾天仙會盡快穿過空間門,直接往下沖,你與這位女士就直接回去。”

“艾露回去。”沈洛年說:“我留在上面看看熱鬧沒關系吧?”

“也可以。”敖歡對沈洛年還是頗有信心,何況這麼多天仙同時出手,這場仗其實已經毫無懸念。他沉吟說:“等會兒角林和山果兩位會留守空間門,並准備支援,你陪著他們,有問題就先撤。”

“角林是哪一族的天仙?”沈洛年問。

“夫諸族。”敖歡說。

原來是四角大白鹿……大概和窮奇一樣,屬于皮粗肉厚擅于沖撞和挨揍的種族?沈洛年點頭說:“知道了。”他閃開一旁,仍使用著光術,觀察下方的狀況。

敖歡囑咐完畢,又和那端一陣確認,過沒多久,一扇空間門戶就在艾露身旁不遠處出現,體積龐大的山果、羽銀、角林先後穿出,三仙獸一分,其他八個天仙快速閃入,這些天仙身上除息壤鏡之外,可沒有什麼隱炁精體,這一出現九回城中,下方那尸靈王猛然抬頭,體表黑氣往外彌漫;與此同時,敖歡旋身間金犀匕一揮,那已經被挖去八成的凹坑霎時開了一個大洞。

這一刹那,除山果、角林兩位天仙之外,其他十個天仙妖炁爆起,同時往下沖去。

尸靈王抬頭的瞬間,沈洛年已經確定,雖然比印象中老了不少,但應該是李翰無疑。他臉色仿佛死人一般,但這是尸靈的特色,沒什麼好奇怪……這樣看起來,應該不是陷阱,可以安心了。

沈洛年心中思索時,並沒有愣在那兒,他首先鼓起炁息帶艾露往空間門飄,把她送了回去,這才站在體型巨大的山果和角林身後,透過那大坑往下看。

這不是話本、游戲中的美麗故事,沒有人打算讓最後的大魔王發表死前感言,十名天仙沖下去各據一方,玄界之門同時開啟,渾身透出元素光焰的雷蛇、火鳥、冰鯊一條條從空間門撲出,宛如活物一般,對著才剛站起的李翰沖去。

沈洛年不禁瞪大眼睛,他可沒見識過這樣的招數……其實他過去面對天仙時,只要對方大范圍一轟他就完蛋,自然見不到這種招式,這可是凝聚了強大的妖炁與玄靈之力,才在玄界中凝成的玄靈生物,比起真實世界中因為熱冷而形成的火鼠、冰蛇,威力大不相同。

而這樣的招式耗費的本錢不少,若不是特殊情況,一般天仙也不會隨便使用這種攻擊模式……但此時需要的是速戰速決,若讓千萬尸靈部隊沖來,且不說眾人能不能應付,莫要殺著殺著反而讓尸靈王大成了。

在妖炁與闇靈之力不斷沖突的過程中,向四面爆散的能量將這大殿周圍牆壁掀翻,連上方天頂都不斷崩裂,眾人沖下來的那個大坑,也從原先的大小,拓展到了十余公尺寬。

李翰體表黑氣連受幾下轟擊,不斷崩散,眼看凝聚速度遠比不上崩毀的速度,他自知今日死期已至,目光掃過周圍天仙時,驀然發現上方大坑那端,一個存在于久遠記憶中的紅袍少年身影。

“你也來了?哈哈哈,來得好!今日滅盡天下妖!”李翰突然哈哈大笑,渾身黑氣一斂,讓那些玄靈生物毫無阻礙地轟擊。只聽一連串巨響,李翰身軀爆散,在電擊、高溫、寒冰的輪番沖擊下,化成漫天粉塵,尸骨無存。

“解決了嗎?”眾天仙欣喜之余,卻又覺得有些不對,李翰最後刻意把闇靈之力收納起來,根本是自殺,而他最後喊的一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這不是尸靈王!”突然敖言一聲大喊。

“怎麼可能?”眾人大驚。

“外面的尸靈部隊都沒死。”敖冷也說。

此人若不是尸靈王,那尸靈王有多強?而這人體內尚未耗用的強大闇靈之力,這時豈不是都回到真正的尸靈王身上了?

想到此處,人人臉上變色,還沒來得及說話,一股冰冷凝重的黑暗力量,仿佛潮水般地從北面牆壁透入、上湧,向眾人的方向彌漫而來。只要那股黑色力量經過的地方,所有東西水分消失,化為粉末崩解,整座九回城的結構似乎已被破壞,正不斷晃動。

“完了!尸靈王大成、闇靈附體!快退!”黑石大喊一聲,首先向著空間門飛去,其他天仙二話不說,紛紛撤退。

天仙們速度飛快,一眨眼先後鑽入空間門,見沈洛年還在發愣,在門戶一旁看守的窮奇山果尾巴一卷,把沈洛年一起帶回擎天塔。

“快收了空間門!”也不知哪個天仙大吼。

在廣場守候的于丹翠聞聲,慌慌忙忙地收了空間門,正不知該不該開口發問,突然又是一陣響徹天地的震天長嘯從山口鎮傳來。這次聲音和上次有些不同,並非綿長無盡,而是一波蓋過一波,仿佛浪潮般地沖出,中間每一次的間歇,都凝聚了更大的力量;最特殊的還不是聲音的變化,可以聽得出來,這聲音的主人,正不斷地往東方離去,越來越遠,想必除了發嘯示警之外,他也選擇逃命。

同時沈洛年也感覺到,那本來圍在九回山輪值抵擋尸靈大軍的妖仙群,已經炸窩般地四面逃竄。無數的妖炁鼓蕩,紛紛往外逃,早已躲到城北看風色的十余萬犬戎族,更是瘋了般地往遠處奔。

這時傳回塔上的十來名天仙早已跑光,除了一些侍奉的侍女、官兵之外,沈洛年只認識艾露和于丹翠。艾露有些疑惑地走近說:“洛年,怎麼了?”

“失敗了,尸靈王大成。”沈洛年說。

于丹翠驚呼一聲說:“那怎辦?”

沈洛年沒回答,只喃喃自語說:“今日殺盡天下妖……可是天下生靈得一起陪葬啊。李翰啊李翰,不過是死了老子,有這麼嚴重嗎?媽的,你也太小心眼了。”

“你說什麼?”于丹翠問。

“沒什麼。”沈洛年苦笑搖頭,連天仙都這樣死命奔逃,這幾百萬人類有辦法逃嗎?若所謂的大成尸靈王過來這兒,整座歲安城下一瞬間就會變成死城吧?

“我們都死定了嗎?”艾露仍是那樣云淡風輕。看沈洛年的模樣,她微微一笑,目光往東方望去,只見那方隱隱透出了彌天黑氣,艾露輕歎一口氣,望著南方說:“可惜了呢。”

她望著什麼?圓足醫院嗎?還是這人類掙紮百年的歲安城?沈洛年倒是有自信不會死,但看著艾露那一抹淡淡的失望神情,心口卻仿佛被什麼東西揪了起來。

這時突然空中一陣氣爆,卻見敖歡左右各抱著一個女子沖了回來,對著沈洛年喊:“沈兄弟,快跟我走!”

“壞蛋,快放開我!”他右臂中那名女子漲紅著臉低聲叫喚,卻是狄純。當然,左臂則是狄韻,不過她倒是保持安靜,只板著一張小臉,咬著嘴唇不說話。

原來敖歡把自己老婆、女兒都抓了過來?沈洛年還沒開口,只見敖歡忙說:“小純,我等會兒、馬上、立刻跟妳解釋。”

“你還不放開……”狄純快要哭了出來,卻是她看到葉瑋珊等人已經奔上擎天塔,這下怎麼遮掩?

“不能放,會死人的。”敖歡轉頭對沈洛年說:“沈兄弟快走,王母已經出關,我們要遷移龍宮,撤入古仙洞府,只有那兒能抵擋闇靈入侵。”

那兒能裝多少人?世界毀了的話,那兒有足夠的東西吃嗎?媽的,到時候再說吧,沈洛年目光轉向艾露說:“一起走?”

“我不走了。”艾露走近,伸手輕撫去沈洛年沾染在發上的塵沙,這才含笑說:“你走吧,好好保重。”

媽啦!保重個屁!沈洛年臉色幾番變化,突然一咬牙,目光轉向東方說:“敖歡,我去試試。”

“試什麼?”敖歡訝異地說。

“試試對付那家伙。”沈洛年說完飄身而起,對著東方那大片黑氣沖去。

“啊?沈兄弟?快回來!”敖歡大吃一驚,正想騰起追去,但想到自己懷抱中的老婆和女兒,又有些手忙腳亂,不知該不該抱著她們母女追。

“沒空解釋,你問韻丫頭。”沈洛年速度極快,只聽遠遠聲音傳回:“凱布利沒事。”

為什麼提起那個妖靈?敖歡正愕然,左臂下的狄韻突然開口說:“老頭不是去送死。”

“老頭”是指沈兄弟嗎?敖歡低頭望向首次對自己說話的女兒,訝異地說:“小韻?妳說什麼?”

“他至少有幾分把握。”狄韻說完,板著臉說:“還不放開我們?否則我跟我媽立咒誓永遠不跟你說話!”

這威脅太可怕了!這孩子跟誰學的?敖歡苦著臉放下兩母女,遲疑地說:“小韻,妳說他有把握?”

“那黑氣就是尸靈王?”狄韻遙望東方九回山的方向。

“對,那是尸靈王大成,闇靈附體放出的黑氣。”敖歡苦著說:“可以穿透妖炁,沒有人能抵擋。”

“凱布利現在就在那片黑氣中,沒事。”狄韻說:“所以臭老頭……大概也不會有事。”

敖歡一怔,隨即醒悟說:“莫非渾沌原息的強大生機可以抵擋闇靈之力?”

“還不快找人配合?”狄韻頓足說:“你要讓他一個人作戰嗎?”

“啊,是,我這就通知王母。”敖歡飄身而起,一面又忍不住回頭說:“妳們兩個可別分開,那個……萬一那個……不大好找……”

還沒說完,卻見狄純已經緊緊抱著狄韻哭了出來,敖歡這才苦著臉加速離開。


另一邊,這時沈洛年已飛近九回山,只見煙霧般的水汽不斷上騰,下方山體正緩緩化為沙礫,不斷崩散,山林中所有生靈干枯成粉,原先的千百妖仙早已四散;而沖出九回城的尸靈大軍正匍匐在地,迎接附體尸靈王的真神闇靈。

沈洛年這一飄近,黑氣猛然一個急卷,繞向沈洛年,但與沈洛年體表道息一接觸,黑氣卻被道息圈抵禦著,無法侵入,不過黑氣卻也不會被道息化散,兩方頗有點互相克制的味道。

果然沒事?沈洛年攤開手,清風拂過,跟著一道流光在掌心綻開,一個只有銅板大小的七彩琉璃甲蟲出現在沈洛年手中。

“變這麼小……黑氣和道息斗爭的結果嗎?”沈洛年剛剛感應到,留在九回城中的凱布利受黑氣侵蝕,並急需道息抵禦,馬上開放凱布利取用,一陣沖突過後,兩方終于維持平衡,但凱布利卻小了不少……不過光芒也更亮了,妖炁強度也沒有降低,感覺上似乎比以前更強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經曆淬煉之後的效果。

沈洛年考慮幾秒,揮手讓凱布利再度進入隱身狀態,躲在一旁,他正准備繼續往下移動,不料那滾滾黑氣突然往內急縮,一陣疾風吹過,氣流急卷,砰地一道沉悶聲響起,九回山倏然往下崩塌,散成一片沙坡。

在這天地劇變之中,一個渾身裹著黑氣、手持短劍的窈窕人影破沙而出,朝沈洛年飛近。

“果然是你這擁有古怪生命力的小子,好久不見。”黑氣中,一個女子的聲音傳出。

沈洛年皺著眉頭,仔細望著黑氣中的人影,過了片刻才張大嘴說:“巧……巧雯姊?”

那女子一愣,隨即呵呵笑說:“你認得這副身軀?這女人礙了我五十年,總算認輸了。”

原來劉巧雯才是尸靈王?那現在說話的是……沈洛年沉下臉說:“你是那個騙子闇靈?”

“哈哈,你這小子挺愛記恨的。”控制著劉巧雯身軀的闇靈哈哈大笑說:“不過你才是真正的騙子,這無窮歲月中,第一個把我騙過、明明是活人卻讓我收回闇靈種子的,就是你這小子,嘖嘖,換靈不到兩年就有這能耐,我還是小看了鳳凰。”

沈洛年看著下方崩散的九回山,歎了一口氣說:“聽說你附體出現後,會毀掉這世界,對嗎?”

“沒錯,就像下面這樣。”闇靈張開修長雙手,臉上充滿成就感。

“那麼……”沈洛年舉起天仙飛翼說:“來吧。”話聲一落,沈洛年沖了過去。

闇靈揮手間,一道凝實的黑色氣流凝結成鞭,倏然揮出。但即將打上沈洛年之前,卻見他一個高速晃動避開,錯過黑鞭的攻擊,貼到闇靈身邊,揮匕砍落。

闇靈哂然一笑,周身黑氣鼓蕩,轟地一聲炸開。沈洛年雙匕急砍,正要施展十八撩亂,但兩方才剛一碰,一股強大力道立即把沈洛年遠遠掀翻,根本來不及砍出第二刀。

黑鞭當下銜尾急追,沈洛年一面往外飛翻一面一連串閃避,直到退出二十余公尺之外,才消化了那股外沖的力道,這時黑鞭也跟著收回,闇靈正一臉笑意地看著沈洛年。

這闇靈之力太剛猛了,看來不能用十八撩亂,只能一刀刀慢慢拼……沈洛年體內道息一陣運轉,因巨力震蕩而受創的筋骨迅速痊愈,他收回一把天仙飛翼,只用單手持匕,又要往前沖去。

“別急。”闇靈搖手說:“我已經好久沒出世了,難得遇上認識的,不妨聊聊。”

“有什麼好聊的?”沈洛年停在十公尺外說:“難道這次你不打算毀掉這世界?”

“毀是一定要毀的,反正幾千年後又會恢複,有什麼關系?”闇靈笑說:“難道你沒有什麼想問的?比如我為什麼要毀掉世界?”

“沒興趣。”沈洛年頓了頓,倒是想起另一個問題,當即說:“不過我倒想知道,如果巧雯姊才是尸靈王,那李翰呢?他的闇靈之力怎能這麼強大?”

“你這小子……”闇靈瞪了瞪眼,這才揮揮手中短劍說:“這女人當年在那山泉中發現法器,她可沒你的天分,弄了好幾年一直沒找到方法,找到之後,又和你一樣小氣,只肯制造骨靈,不過她不能維持原來模樣,只好裝死,在她丈夫安排下,躲了起來。”

難怪當年傳回劉巧雯死訊,卻沒有找到尸體,看來就是躲起來了……沈洛年點頭說:“後來呢?”

“後來很簡單啊,不知道為什麼,有天她又肯讓丈夫成為僵尸了。她丈夫就開始制造尸靈大軍,晉升旱魃,但她自己卻再也不肯制造第二個僵尸,這麼一來,她丈夫的闇靈之力獲得的比她還多,早已接近大成。不過照規則,我又只能附體在尸靈王身上,結果就這麼卡在那兒……”闇靈沒好氣地說:“你們這種族很陰險,讓我連吃兩虧,我得想辦法修改規則。”

闇靈雖然沒有說清楚,不過沈洛年也大概聽出來了。劉巧雯雖然是“上線”,但遠不如李翰“認真”,所以按照規則,李翰制造的尸靈大軍數量,本該足夠引來闇靈,但遇到這不認真的尸靈王,就此一卡五十年;而且強大的李翰還得按照劉巧雯的命令做事。

想來九回山尸靈大軍一直不肯出山,就是被劉巧雯所約束;而李翰也知道,若他身死,劉巧雯馬上就會大成,這世界也就會毀掉……或許受限于闇靈規則,他無法自殺,卻想出辦法透露自己的位置,等待妖族派人來擊殺……

“我沒問題了。”沈洛年舉起匕首,想想又說:“對了,關于你為什麼要毀掉世界,真想說的話我也可以等你說完。”

“……”闇靈停了幾秒之後說:“想來我找錯了聊天的對象。”

“正是。”沈洛年說:“我討厭聊天。”

“這麼想死就來吧!”闇靈沉下臉,黑氣急湧,對著沈洛年撲去。

其實闇靈整個破壞世界的動作,就是在收羅與增強闇靈之力,並沒什麼特別的理由,但若真有人問他為什麼要毀掉世界,闇靈賣足關子之後,只會回答“好玩”兩字,並看著別人的怒火而得意,不料今日遇到怪胎,反而搞得自己一肚子氣,卻是始料未及。

不過闇靈附體,能運用的力量確實十分強大,加上沈洛年道息只能抵禦黑氣的侵蝕,可沒法像過去一樣化散對方的力量,幾次硬碰,闇靈只微微退上半步遠,沈洛年卻老是滾出十余公尺,就仿佛乒乓球撞上石頭一般,不過闇靈想要殺了他,卻也辦不到。

但沈洛年也不好過,對方純粹的力量實在太過強大,就算在柔訣炁勁保護下,每次轟擊都還是會受到不小創傷,若不是道息生命力源源不絕、不斷治療,他早已無法支持……不過就算如此,每一次撞擊帶來的各種疼痛——無論是關節挫傷、肌肉撕裂、皮膚崩破,都得咬牙忍耐下來。

但是如果不用這麼大的力量使對方稍微後撤,無法在第一時間追擊,碰撞瞬間必定失控飛退的沈洛年,哪里還有活命的機會?

兩方正在沖突,突然一陣妖炁爆起,沈洛年翻滾中轉頭,卻見敖歡、敖言、敖冷已接近,三人同時開啟玄界之門,只見兩條電蛇、一只火鳥破空而出,對著闇靈轟去。

緊接著又是幾名天仙出現,黑石、銀嵐、山果、羽銀……除了幾個熟人之外,還有沈洛年不認識的天仙,紛紛開啟玄界之門,對闇靈出手。

闇靈體表黑氣一陣狂卷,轟然一聲爆響,各種玄靈生物紛紛消散。只見黑氣跟著往外狂湧,闇靈冷冷的聲音傳出:“不錯、不錯,很久沒人敢來送死了!”

這彌漫數公里的大片黑氣一起,嘩然一聲,天仙們四面分開,逃出老遠,無論道咒之術或是妖炁,轟入黑氣中都會很快消散,根本無法生效,還好天仙畢竟是天仙,打不贏逃命不是問題。

剛剛在擎天塔上,他們四散奔逃主要都是為了自己的部族後代,等安排妥當後,當然會繼續觀察闇靈的去向。這麼遠遠一觀察,卻發現九回山區居然有人正和闇靈戰斗,自是忍不住靠近觀察,眼見虯龍族率先攻擊,眾天仙當下跟著出手,只不過闇靈黑氣一出,眾人紛紛退敗,這也是無可奈何。

黑氣也不是全然濃黑,就像是大片黑霧在其中流轉,隱隱能看到其中的人影,眾人退開之後,只見沈洛年仍在黑氣之中不斷攻擊,雖然一直堅持著,但看來並不是闇靈的對手。

“沈兄弟,出來!”敖歡突然大聲喊。

“出來干嘛?我在砍人!”沈洛年喊。

“……”敖歡翻了翻白眼說:“快來,一下就好。”

“喔,等等。”沈洛年又和闇靈碰了一下,隨著往外翻滾的動作,沈洛年一轉方向,對著敖歡飛去。

不料闇靈突然一改之前的方式,轉而追著沈洛年,只見大片黑氣凶猛翻卷,逼得敖歡飛退,根本沒法和沈洛年接觸。沈洛年一愣回頭,卻見闇靈沉著臉說:“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哪有這種好事?”

“哼!”沈洛年喊:“敖歡,等等,馬上就好。”當下對著闇靈又殺了過去。

“等多久也沒用!”闇靈彙聚黑色氣流成刀,對著沈洛年飛砍,兩方刀匕一碰,又是轟然一聲爆響,沈洛年再度往外翻飛;而他輕重轉換間造成的強大物力,卻也逼得闇靈身法一頓,往後退了少許,但他又馬上緊咬著沈洛年追去。

雖說沈洛年明顯不是闇靈的對手,但除了一些具有特殊能力的遠古妖獸之外,過去根本沒有人能沖入黑暗氣流之中和他正面搏斗,所以闇靈其實十分不高興,當然不願意讓沈洛年自在來去。

不過說也奇怪,沈洛年並沒打算離開,他就像剛剛一樣,對著闇靈不斷沖刺,偶爾和闇靈凝成的黑刀硬碰之後飛翻,偶爾繞開刀刃偷襲,被闇靈護體黑色氣流轟出老遠,這麼七、八次之後,沈洛年某次翻飛的瞬間,倏然凝停于空,跟著毫無征兆地在空中消失。

遠遠旁觀的天仙群嚇了一跳,莫非闇靈有什麼突然把人抹殺的怪招?敖歡當然也是其一,他正准備回頭帶老婆女兒逃命時,卻聽身旁傳來聲音:“叫我干嘛?”

敖歡一轉頭,大驚失色地喊:“沈兄弟?”

“干嘛這麼吃驚?你不是知道這招嗎?”沈洛年皺眉說:“找我出來做啥?砍人很忙。”

“對了!”敖歡這才醒悟,沈洛年是用空間傳送出來的,他連忙從懷中取出金犀匕說:“用這砍!”

“好東西!”沈洛年大喜接過,轉頭又對著闇靈沖去。


沈洛年消失的時候,闇靈卻也是莫名其妙,沈洛年這時還帶著隱炁精體,闇靈除了雙目之外,沒法靠其他方式掌握他的位置,眼見沈洛年突然在數公里外出現,闇靈心中一驚,頗有些不祥的預感,他不敢繼續玩下去,招式一變,大片凝結如實的黑色氣流湧出,朝沈洛年包去。

沈洛年將炁息灌入金犀匕中,破開刀鞘封印,耀目的金色霞光從他手中炸出,隨著心念變化,金芒不斷變長,沈洛年猛然一揮,對著沖來的那大片氣流轟去。

只聽刺耳的摩擦聲一連串傳出,那堅韌強大的黑色氣流竟被金犀匕破開,無堅不摧的金色光焰,依然對著占據劉巧雯身軀的闇靈殺去。

闇靈大吃一驚,闇靈之力隨著心意操控,瞬間凝成一片宛如實物的巨大黑色刀刃,對著金犀匕的刀芒猛揮。

兩方一碰,黑刀失控崩裂,巨力散溢奔騰,逼得闇靈往後飛退;而沈洛年倒沒什麼變化,帶著金犀匕又翻出了十余公尺。

卻是沈洛年對金犀匕極有信心,這次體內炁息全然集中在身軀上,尤其重點在持握金犀匕的右臂,不再凝聚于武器上增加破壞力,這麼一來,沈洛年可以在接觸瞬間變得更重,造成更大的破壞力。

不料金犀匕居然只能轟破黑刀、逼退闇靈,沒能順勢將對方一刀兩半,倒是讓他有些失望。沈洛年體內道息運轉,一面快速治療自己體內的震蕩創傷,一面運轉補充體內炁息,還不忘運行冥思法門,以生命力換取精智力,補充戰斗時的消耗。

闇靈這一下失利,勃然大怒,周圍黑氣狂湧急卷,化成一道道黑色刀刃,對著沈洛年轟去。

沈洛年眼睛一轉,暗叫不妙,一次一刀還能應付,一次十刀百刀怎麼接?當下縮減金犀匕的長度為一公尺余,身法展開、不斷更換位置,偶爾看到空隙,還突然沖到闇靈身旁砍上一刀,之後才藉著反震力道飛翻逃開。

闇靈剛剛只是被動應戰,這一主動出擊,才發現沈洛年無比滑溜,竟然無法掌握,他心中大怒,倏然停下,一聲長嘯,遠遠傳了出去。

這是干嘛?打不到人發瘋了?沈洛年一愣,換了個方位,正想一刀砍過去,卻突然感覺到下方地面一陣騷動。沈洛年心中一驚,遠遠飛開,卻見下方匍匐地面的尸靈大軍紛紛跳起,對著西方奔去。

他們要進攻歲安城?沈洛年吃了一驚,大喊:“敖歡?殺了這些東西。”

“哈哈哈。”闇靈大笑說:“殺吧、殺吧。”

“殺了這些尸靈,尸靈王的闇靈之力會更多的!”敖歡喊。

“沒關系,這渾蛋我來應付!”沈洛年說。

“你來應付?”闇靈聞聲大怒說:“我這就毀了歲安城!看你如何應付!”話聲一落,闇靈不再理會沈洛年,帶著周圍滾滾黑氣,朝歲安城飄去。

媽的!讓這渾蛋一過去,那兒不是死光了?沈洛年罵了一聲,一轉方位,攔到闇靈之前,揮刀直砍。

闇靈追不上沈洛年,沈洛年想砍他,他當然也逃不過,當下只能凝出黑刀應付,兩方一碰,闇靈的去勢雖然一頓,但沈洛年卻又是飛出老遠。

眼看沈洛年又沖了過來,闇靈大笑,繼續往前飛,一面揮刀迫退沈洛年一面說:“無知小子,你如何攔我?”

兩人幾次碰撞,雖然闇靈不斷被阻止,但大方向卻一直沒變,眼看離歲安城越來越近,沈洛年突然一聲大吼:“敖歡!歲安城交給你們了。”

交給我?怎麼交給我?敖歡不禁苦著臉,眼看闇靈越來越近,他正想把老婆和女兒帶走逃命呢,卻聽到沈洛年這麼大喊,正不知該不該勸沈洛年放棄,突然耳中傳來一連串的爆響。只見半空中金犀匕金光連閃,和黑色刀刃連續碰撞,闇靈不知為何往後連退,一路被轟回九回山。

這是怎麼回事?敖歡大吃一驚,正弄不清楚狀況,卻聽正把闇靈不斷砍飛的沈洛年運炁大吼一聲:“還看戲!歲安城那兒有幾百萬人,若當真被毀掉,這家伙的闇靈之力不是更多?”

這話有道理!眾天仙對望一眼,敖冷當下肅然說:“還請諸位道友協力,回援歲安,剿滅尸靈。”

反正眼前已經是死馬當作活馬醫,闇靈那兒既然幫不上忙,閑著也是閑著,當下所有人同時轉頭,對著沖向歲安城的尸靈大軍殺去。


別說眾天仙莫名其妙,被一下子打得滿頭包的闇靈也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明明和之前一樣的兩方沖突,但每一下對攻之後,理應被轟出老遠的沈洛年,卻在自己還沒穩下身形時,突然又出現在自己面前,沒頭沒腦地再度一刀砍來,他連重新凝結黑色刀刃都有點忙不過來,當然被打得連連後退。

這麼一路連轟把闇靈趕回九回山,沈洛年才突然停下,凝立在不遠處,盯著闇靈不說話。

難道這小子之前是裝的?其實遠比自己厲害?這怎麼可能?闇靈正有些驚疑不定,仔細一望,卻見沈洛年眼睛、耳朵、鼻孔同時滲出鮮血,跟著他呸了一聲,一口血痰吐了出去。

這家伙還是受傷了?闇靈松了一口氣,不過他還是沒搞清楚沈洛年怎麼能把自己擊退。他凝聚著黑刀,正要發話,卻見沈洛年再度沖了過來,又是一陣詭異的沖擊,將他不斷往後逼,不過既然有了經驗,闇靈這次一面抵擋,一面仔細觀察沈洛年的行動。

卻見沈洛年每一次碰撞後撤,剛推出一小段距離,突然身形一閃,又詭異地出現在自己面前,再度揮刀砍來,宛如瞬間移動一般,而自己這時正在後撤,被這麼追砍,當然只能繼續後退,而且還越來越快,雖然損失的都是凝結的闇靈之力,並沒有當真受到什麼傷害,但想突破往前,卻十分困難。

闇靈這一刹那,突然想起剛剛沈洛年瞬間閃出黑霧區的事情,這才明白,眼前這小子,恐怕是掌握了空間移動的能力。

一連串轟擊之後,沈洛年又停了下來,他臉上血痕未干,又冒出了新的血絲,臉色也更難看了些。闇靈看著沈洛年,感應著不斷湧入身軀的闇靈之力,冷笑說:“你確實能攔阻我,但又如何,他們不斷屠殺我的尸靈部隊,我的闇靈之力只會不斷增加。”

沈洛年也懶得抹去臉上的血汙,他雖然身上到處是傷,卻有種爽快的感覺……什麼十八撩亂、占卜魔法都太麻煩了,拼命還是自己最擅長的啊!

十八撩亂畢竟是賴一心創出的功夫,雖然十分適合沈洛年使用,但偏偏不合他的個性,若非如此,也不會過了這麼久,還是學不齊全;而直到此時,沈洛年才真正找到自己最喜歡的戰斗方式。

他體內道息、炁息快速運轉,深吸一口氣冷笑說:“如果我沒猜錯,不管闇靈之力總量如何增加,你同時間內能使用的最大力量,就是這麼大了。”

闇靈微微一怔,不置可否地說:“你憑什麼如此推測?”

“因為劉巧雯的關系,你這次附體被拖延了五十年;相對地,此時體內的闇靈之力應該遠比以前附體的時候多吧?”沈洛年說:“但我不覺得你比他們描述的更厲害,代表你就只有這種程度,再多也只能存著。”

“那又如何?”闇靈不在乎地說:“你靠著空間移動能力固然能打退我,但連續沖撞下,身體受的創傷也不小,你能支持多久?”

“別忘了我也當過尸靈王。”沈洛年冷哼說:“闇靈之力用光就沒有了,你又能支持多久?”

闇靈臉色微變說:“總不會比不過你這小子。”這時闇靈突然想通,和沈洛年說得越久,他就恢複得越好,自己的闇靈之力卻當真是越用越少,當下不再啰嗦,對著沈洛年沖去。

沈洛年也不客氣,揮刀直砍,又是一連串空間瞬移,把闇靈不斷擊飛,但傷勢不斷累積,終究須要喘息,所以沈洛年殺出一段距離之後,總難免又被闇靈推了回來,可是只要幾個呼吸的時間,沈洛年又會振作起來,再度把闇靈砍回去。

闇靈已經學乖了,絕不讓沈洛年有時間休息,沈洛年卻也咬牙不讓,拼死阻攔著闇靈。沈洛年臉色越來越差,卻一直堅持著,闇靈雖然一直保持信心,相信沈洛年支持不了多久,卻也不敢停下,若為了逞一時之快讓他稍微恢複,豈不是又得多打一段時間?

兩方就這麼沖突了半日,突然一聲長嘯傳來,跟著敖歡的聲音順著炁息破空出現:“沈兄弟,尸靈大軍已經屠光,歲安城無恙。”要知道,天仙群協力出手,尸靈大軍根本沒有抵擋的能力,當年若不是顧忌尸靈王大成,哪會拖延五十年歲月?

沈洛年聞聲,精神大振,不過他全身都是還沒來得及恢複的暗傷,此時倒是沒力氣開口,否則大可奚落闇靈一番。

闇靈卻是毫無損傷,他只是被沈洛年死死糾纏著,不斷浪費闇靈之力,聽到敖歡傳來的聲音,終于有點不安。眼看天仙群又遠遠圍了過來,他心念一轉間,突然有了主意,當下怒喝一聲往後飛撤,一面說:“且慢,小子!你還要胡纏多久?”

不打了?剛好休息……沈洛年凝停空中,一面急速運轉炁息與道息,一面緩緩說:“要不是你打算毀了世界,我才懶得理你。”

闇靈臉色一正,哼了一聲說:“我此時消耗的闇靈之力百不及一,如此沖突下去,不只浪費我的時間,最後吃虧的還是你。”

沈洛年懶洋洋地說:“哦?不然你想如何?”或許因為闇靈附體,只是控制劉巧雯的軀體,並非真正在這世界,沈洛年的鳳體能力無法判斷出對方說的是真還是假,但他是個死心眼的人,闇靈當年曾騙過他,他當然把對方說的話都當放屁,只不過此時須借機恢複身體創傷,就順著對方浪費時間。

“看得出來,你很在意歲安城的人類。”闇靈說:“只要你不再干涉我行事,我可以保證留下一塊包含歲安城在內的地域不動,讓人類生養繁衍。”

現在該怎辦?沈洛年心中暗自思忖。且不管對方是不是真的只耗費一點闇靈之力,自己是和他耗定了,問題就算這次拖延成功,恢複狀態,下次又能撐多久?若像之前這樣高強度戰斗下去,最多連續戰斗一日夜,應該就撐不下去了,但剛剛有耗掉闇靈的三分之一實力嗎?看樣子應該沒有……找黑心丫頭幫忙出主意嗎?她就算能想出辦法拖這一次,那下一次呢?

沈洛年還沒想出主意,突然耳中傳來極小的聲音:“沈先生,我有個建議……”

誰在自己耳中說話?沈洛年先是一驚,隨即大喜,仔細聽完對方的言語,這才對闇靈說:“我在意的不只是人類,我還有許多妖族朋友。”

“我也有我的難處,若沒有取得足夠的闇靈之力,沒法攜帶這些力量返回我界……”闇靈沉聲說:“所以,雖然不是不能商量,但彼此都要有誠意……這樣吧,看來你與虯龍族關系也不錯,我讓出包含龍宮在內的東半塊噩盡島,這些已經足夠大量生靈繁衍了。”

狗屁誠意!還不是打算先去吸光別的地方,再來找自己拼命?沈洛年暗罵了幾句,這才接著說:“這樣如何,我和朋友們商議一番,再跟你答複?”

“甚好。”闇靈露出笑容說。

兩方既然暫時和談,當下各自飄退數十公尺。沈洛年這才低聲說:“好個後土!你總算吭聲了,平常都只會裝死。”

後土一點都不介意,和聲說:“沈先生力挽狂瀾、獨斗闇靈,讓人十分欽佩。”

“別說好聽話了,有什麼辦法快說出來。”沈洛年說:“有沒有東西可以秒殺闇靈的?”

“此為非法問題。”後土說。

“媽啦!你個死後土……”

“咳,我提供一些‘常識’,應該對這一戰有幫助。”後土說:“我粗略估計,闇靈大約已經消耗了十分之一的實力。”

“十分之一……意思是若要打光,要這樣連續拼上五、六天?”沈洛年翻白眼說:“我還是快逃命好了。”

“你現在手持金犀匕,不斷以正面攔阻闇靈的方式消耗他的力量,不須強大的閃避能力。”後土說:“所以我建議你裝上闇神之鏡,可以提高炁息質與量。”

沒錯!炁息質量一提高,不只是攻擊威力增大,每次受到的傷害也會降低。沈洛年馬上說:“好主意,我馬上讓敖歡拿一個來。”

“另外,你順便請敖歡幫你取這些東西……”後土說:“丹雀族的九穗禾谷十粒,每隔半日服用一粒,可增快創傷恢複速度;白毫族的驚精香丸取五丸,那是反魂樹心所制,可以消耗生命力的方式提升精智力及冥思效果,當自覺冥思速度不足以恢複精智力時可服;還有虯龍族的養神芝丹十粒,可補充生命力,一樣半日一服,該有滋養道息的效果;最後則是蛟龍族的甘木實五丸,每日一丸,可解饑渴。這些丹丸,附近支援的妖族天仙身上就有,不難取得。”

沈洛年沉默半晌,掏出紙筆說:“重說一遍,我抄一下……”

“我直接用你的聲音和語氣告訴敖歡吧。”後土說:“另外,有好幾種增強記憶力的訓練法,我認為你非常需要,這次大戰過後,我可以免費提供……”

沈洛年翻了翻白眼說:“有沒有增進記憶力的仙丹?”

後土沒理會沈洛年這句話,過了片刻才開口說:“敖歡已經清楚,現在開始,你們兩個保持聯系狀態。”

敖歡的聲音隨之傳來:“沈兄弟,我這就拿聚炁寶物過來?”

“好。”沈洛年說。

敖歡倏然飄近,將息壤鏡遞給沈洛年。沈洛年接過塞入懷中,用腰帶綁緊,雖然不如制式的護套好用,但效果是一樣的。

“其他的東西我馬上去討。”敖歡說。

“拜托你了。”根據後土的提示,沈洛年又低聲說:“若是你回來時已經打起來,就找機會配合著交給我,你把驚精香丸和其他的分開,我就知道怎麼吃了。”四種丹丸中,只有驚精香丸是看狀況吃,其他的都是照時間吃,分開就不會出錯。

“我知道。”敖歡頓了頓,見闇靈除了周身黑氣不斷滾動之外,沒有其他動作,忍不住低聲問:“不過你是怎麼知道哪些妖族有這些藥物?”

“呃,這些是常識!”沈洛年厚著臉皮說。

“是常識嗎?”敖歡一臉迷惑地飄身去了。

沈洛年就這麼停在那兒,闇靈倒也很有耐心,直到沈洛年身體的創傷平複,渾身都恢複最佳狀態,也沒出聲催促,只忽聚忽散地玩弄著周身的黑氣,直到過了一個多小時,他才咳了一聲說:“小兄弟,不知你和朋友們商量得如何了。”

“正在商量,請稍候。”沈洛年正在拖延時間,態度還算和藹。

闇靈微皺眉頭,又等了二十分鍾,卻見剛剛來過一次的敖歡突然又飛了回來,偷偷摸摸地塞了一小包東西給沈洛年,而且周圍聚集而來的天仙似乎也變得多了些,闇靈終于忍不住沉下臉說:“小兄弟,過了這麼久,總該有了回複吧?”

藥物拿在手中,沈洛年也不打算繼續拖了,等敖歡離開後,咳了一聲說:“我們問了很久,想知道哪個地區的妖族願意讓你吃掉,可是一直沒有人願意,你要不要再等等?”

“你……”闇靈大怒,沉聲說:“你真打算和我拼死?”

“媽的!大魔王怎麼都這麼啰唆?”沈洛年手一翻,三顆不同色澤的丹丸吞入喉中,金犀匕一揮,對著闇靈殺了過去。

“別以為我當真拿你沒辦法!”闇靈怒吼一聲,猛然一刀逼退沈洛年。就在這一瞬間,凝聚在闇靈周圍的大片黑氣高速凝結,在他周身聚成一顆十余公尺高的黑色巨球,當下黑球裹帶著闇靈,正面沖向沈洛年。

卻是這段時間闇靈也沒閑著,他眼看沈洛年移位若電,仿佛牛皮糖般地糾纏著自己,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早已決定以力破巧,就在等候的時間,已隱隱凝聚一股龐大的闇靈之力,決定以這股浩然力量,直接逼退沈洛年。

沈洛年連一道刀氣都應付乏力,何況是這樣一個巨物?而黑氣凝結如實,也沒法閃到闇靈身前攔阻。

砍了兩刀卻總被遠遠震飛的沈洛年,這下只能瞠目結舌地往後飛退,眼看闇靈向著歲安城那兒直飛,他正不知該如何是好時,耳中突然傳來後土的提示:“瞬移進去。”

這樣還能瞬移嗎?沈洛年雖是一怔,但依然照著後土的建議默念咒語,只見他在空中一閃,倏然出現在黑球中心處,正對著闇靈,而一團人形的黑氣,就這麼無端端地出現在沈洛年原先的位置。

穿入黑球中的沈洛年這才想起,這種空間移動頗類似“地遁術”,是一種空間交換的方式,自己怕擠不進來,倒是擔心錯了。

可是眼前該怎麼辦呢?周圍黑氣凝結如實,剛猛的力量直接迫入身軀,沈洛年別說動彈不得,渾身炁息更是被逼入體內,身上到處都是裂口。

要被後土害死了!沈洛年也顧不得埋怨,抱持著多咬一口是一口的心態,以心念催動金犀匕,讓它不斷伸長,看看能不能多戳闇靈一下。

但金犀匕還沒伸長,那黑色巨球突然崩裂,黑氣四散成霧,往周圍泛出。沈洛年來不及多想,金犀匕一揮,對著闇靈砍去。

闇靈大吼一聲,聚氣轟退沈洛年,一面說:“你……你怎麼進來的?”

“怎麼回事?”沈洛年也忍著身上的疼痛在問。

“你破壞了黑球的內部結構,失去平衡當然會崩解,這一下耗去的闇靈之力很不少。”後土說:“還好崩解之前沒要了你的性命。”

這老泥巴妖怪拿自己做實驗?沈洛年翻了翻白眼說:“那家伙不知道我進得去?”

“魔法出現的時代太短,他是第一次遇到。”後土說:“不過這樣擠入其中,對你來說損傷太大,最好別讓他再用這招,誰知道下次他會聚出什麼東西來。”

沈洛年一怔,眼看闇靈身旁又是黑氣繚繞,他一吐舌頭,不再多說,瞬移魔法施展開來,沖到闇靈身前又是一連串劈砍,將闇靈砍回九回山。

幾次沖突之後,闇靈忍不住又開口:“住手!”

“不住手!”沈洛年此時有藥物支持,比一開始精神多了,喘上兩口氣又殺了過去。

“渾蛋小子!”闇靈大罵一聲,好不容易擊退了沈洛年,他目光掃過遠處觀戰的天仙群,壓低聲音說:“我與鳳凰早有默契,你胡鬧什麼?”

“啥?”沈洛年一呆說:“什麼默契?”

闇靈說:“這世間生機彌漫到一定的程度之後,由我清洗一遍,轉換成闇力彙入玄界,否則玄界諸靈如何長存?你是鳳體換靈,反正死不了,別在旁邊礙手礙腳。”

“真有這種事?”沈洛年這話是問後土。

後土遲疑片刻後才說:“不知道。”

沈洛年望著闇靈,挑眉說:“若真是如此,你干嘛用這麼麻煩的辦法?直接來抽取不就得了?還搞什麼老鼠會?”

“生命的未來,當由自己的行為決定,這正是我們的默契。”闇靈板著臉說:“你這小子沒活多少年,聽不懂的。”

“唔。”沈洛年確實聽不懂,他皺眉說:“那萬一你一直出現不了呢?”

“多扔幾把法器過來這兒,總會有人成功的。”闇靈揮揮手中短劍說:“罷了,我放過人類便是,你別再胡鬧了。”說完闇靈一轉方向,朝東方大海飛去。

眼看闇靈逐漸飛遠,沈洛年眉頭一皺,再度移到闇靈身前,又是一刀揮出。

“你這小子!”闇靈反應也快,隨著兩方刀匕一個交錯,他大怒說:“真要逼我殺了你?”

“反正我信不過你。”沈洛年頓了頓說:“就算是真的,這次也不成。你先回去好了,過個幾千年再來,那時我可能就不管了。”

“去你的!”闇靈終于失去理智,雙手揮動間,凝聚著黑氣對沈洛年砸去。

還是這樣爽快!沈洛年反正眼前也只有那麼一招,當下不斷瞬移前劈,再以道息自療,就這麼和闇靈耗了下去。


轟隆隆的巨大撞擊聲響在九回山上響個不停,司令部一直沒有發下安定人心的消息;而十幾萬犬戎族不知為何不聲不響地逃光,歲安城中人心惶惶,充滿各種猜測,有人說尸靈大舉出世,世界即將毀滅,也有人說那是闇神正和犬戎族萬年老祖宗拼命。總之不管會發生什麼事,眼前的人類都無處可逃,只能等待著命運公布結果。


就這麼過了好幾個白天黑夜,當某次夕陽西下、晚霞滿天的時候,巨大撞擊聲突然消失。片刻後,數十道充滿歡喜的呼喊聲、吼聲、鳴叫聲同時傳出,一股股強大妖炁在空中卷動風雷、翻騰云彩,一會兒天降落雷,一會兒烈火焚天,還不時有蘊含強大妖炁的雷蛇、火鳳、冰鯊在空中亂沖,就這麼足足鬧了半個多小時,這些強大妖炁,才在各種歡嘯聲中,向著四面八方飛去。

這一天,是噩盡曆一〇三年十月十四日;也是億萬年來,闇靈附體的尸靈王首度被人剿滅的日子。



(第十一章完

上篇:第十章 可惡的安全帶     下篇: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