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尾聲  
   
尾聲

尾聲
滿臉笑容的敖歡,背著宛如一灘爛肉的沈洛年,悠哉悠哉地往山洞飛,一面飛還一面說:“你知道嗎?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史以來第一次!這個有史可不是人族那幾千年的史!是後土的史!後土的史你知道多久嗎?好多個零啊,一下子都算不清楚……”

“你……你吵死了。”精疲力竭的沈洛年有氣無力地說。

雖然有各種仙丹妙藥支持,沈洛年還是幾近力竭,無論是道息、炁息或是精智力,都所剩無幾,最重要的是體內暗傷無數,渾身劇痛,還好他身為鳳體,想死都難,只要休養一段時間,自能恢複正常。

“沈兄弟,我記得你那空間傳送限制很大啊,目標不是妖靈嗎?怎麼能一直傳到尸靈王面前?讓他連逃都逃不掉。”敖歡憋了幾天,早就想問了。

“凱布利……抓著他腰帶。”沈洛年實在沒力氣,盡量簡單地說。

“原來如此!”敖歡聽得懂,贊歎地說:“把妖靈固定在敵人身上就好了,那你等于能不斷貼著對方打!哇,龍珠妖靈又不怕妖炁,而且還看不到,誰被貼上誰就完了……話說那只妖靈跑哪兒去了?怎麼這麼難發現?不會在我身上吧?”

沈洛年閉上眼睛,不理敖歡。

“咦,那個誰來了。”敖歡突然說。

沈洛年張開眼睛,卻見銀嵐神色複雜地飄近,一面微微施禮說:“沈道友。”

“前輩?”沈洛年有些意外,自己這時可沒力氣幫她抓捕黑石。

銀嵐有些尷尬地說:“我想取回凝云之精。”

沈洛年有些意外,但仍探手腰包,取出白球,讓敖歡遞過去,一面說:“不用我幫忙了?”

銀嵐苦笑說:“沈道友,你覺得黑石以後還敢接近你嗎?”

沈洛年一愣,隨即苦笑點頭。他也明白了銀嵐的意思,他既然能瞬間移動到敵人身旁,黑石自然不敢再來找他麻煩,除非趁現在沈洛年虛弱的時候……但黑石若敢在這種時候對他出手,恐怕會引起舉世妖族協力討伐。

等銀嵐離開,敖歡送沈洛年回返山洞,休養兩日之後,沈洛年雖然還沒完全恢複,但已經行動自如,體內暗傷也已消失大半。他走出山洞,正想問敖歡什麼時候離開,敖歡卻喜孜孜地湊近說:“沈兄弟,小純和小韻要來探望你,沒問題吧?”

沈洛年翻白眼說:“是你自己想見她們吧?”

“嘿嘿。”敖歡干笑說:“總要找個理由嘛。”

“隨你吧。”沈洛年歎口氣說。

敖歡開開心心去接人的時候,破空聲響,三個熟悉的身影從東方飛來。

“洛年!”首先撲到沈洛年懷中的,當然是山芷:“洛年好棒!玄奶奶也說你好棒!”

沈洛年對縮在一旁,用一雙亮晶晶眼睛望著自己的羽霽含笑點了點頭,這才轉向第三個女孩,有點意外地笑說:“小丹也來了?”

焰丹現在已經像個大女孩了,她不知為何,有點手足無措地說:“洛年。”

“小丹和我們住一起!”羽霽搶著說:“我們有最大的房間!”

“最大的!”山芷跟著嚷。

“小丹也搬來?”沈洛年意外地說:“媽媽知道嗎?”

“知道。”焰丹點了點頭,有點迷惑地說:“是祖姥叫我來的。”

焰華?沈洛年有點不明白,只聽焰丹又說:“好像是祖姥爸爸的意思。”

“祖姥爸爸?”沈洛年一愣說:“敖容?”隨即想起王母已經出關,敖容可能請假跑去看女兒。

“對啊,那人怪怪的。”焰丹微微噘起嘴說。

那實驗狂又想干嘛?沈洛年突然有被人算計的感覺,正在胡思亂想時,只聽焰丹又露出笑容說:“對了,祖姥說她過段時間會來找你挑戰。”

“干嘛找我挑戰?”沈洛年瞪眼說。

“不知道,祖姥說你很厲害,好像很高興。”焰丹伸手攏了攏身後馬尾,吐吐舌頭輕笑說。

如果焰丹真要住下,也得幫她弄面鏡子……不過住客廳似乎不大妥當,她可是個大女孩了。

沈洛年正思索,敖歡以妖炁裹著四個人影高速往這兒飛來。沈洛年有些意外地望去,卻見敖歡帶著的除了狄純、狄韻之外,居然還有蔣傑和張如鴻。

五人落下,還沒走近,山芷驚呼一聲,突然和羽霽一起往外跳出,拿出武器左右一攔,山正跟著嚷:“女人!不可以。”

“這是干嘛?”走最前面的敖歡一頭霧水。

“女人不可以接近洛年。”羽霽解釋:“懷真姊姊說的。”

又來了……沈洛年扶額歎息的時候,敖歡已經開口說:“這兩位不一樣,這是歡伯伯的妻子和女兒。”

“不一樣?”山芷轉頭問羽霽。

羽霽皺眉考慮片刻,這才說:“好吧,這兩個是特例。”

“至于這兩位……”敖歡指著後面的張如鴻和蔣傑,正想著該怎麼解釋,山芷釘耙對准蔣傑,搶著說:“女人,不可以!”

蔣傑漲紅臉說:“我是男的!”

山芷一愣,上下看著蔣傑,回頭望向沈洛年問:“男的?”

“他是男的沒錯。”沈洛年好笑地說。

兩小其實在東大陸看過蔣傑好幾次,返祖那次更是近距離接觸,但卻一直以為他是女的,此時見沈洛年這麼說,羽霽有點迷惑,考慮片刻之後,對山芷搖搖頭,讓她別管蔣傑。

山芷這才回過頭,小手對留著短發、一身勁裝的張如鴻一指說:“男人,可以!”

張如鴻一怔,隨即哈哈笑說:“仙獸小朋友,我是女人。”

山芷大皺眉頭,和羽霽兩人對望,都是一臉困惑。她們這才發現,懷真姊姊交代的這個工作,原來沒有想象中簡單。

且不提兩小的困擾,張如鴻和蔣傑這趟前來,卻是來發喜帖的。此時犬戎族退兵,東大陸建城在即,加上尸靈城消失,毛族人又願意支援城防建設,赤濤與黑石又都正式允諾保護新城,一連串都是喜事,兩人與長輩商議之後,決定在東大陸建城之前,趁著人都在,把喜事辦了;當然,這其實也是歲安城和沈洛年拉近關系的機會,畢竟這兩人曾和沈洛年數次一起出生入死,交情不同。

張、蔣兩人遞了喜帖之後,並沒有待太久,很快就離開山洞;敖歡拉著紅著眼睛的狄純到山洞中,也不知道說些什麼。狄韻瞄了沈洛年一眼說:“聽說你那天很慘,能動了嗎?”

“能。”沈洛年說。

“陪我走走。”狄韻往外挪步,向著山林掠去。


兩人飄飛了一段距離,見狄韻一直沒說話,沈洛年也不吭聲,直飛掠到一山溪彙流處,狄韻才停在溪旁,望了望不遠處一座飄滿落葉的楓林山谷。她蹲身撥了撥水,這才回頭說:“我媽會去龍宮,接受換靈。”

“決定了嗎?”沈洛年一驚。

“還沒跟我說,不過我猜八九不離十。”狄韻起身說。

“那妳呢?”沈洛年說。

“我不去。”狄韻揚起小臉說:“我還沒斗贏清嬿呢。”

“有什麼好斗的。”沈洛年沒好氣地說。

“不過多了這個天仙父親,對我客氣的人突然變多了,這官確實當得有點無聊,連司令都有點提防我。”狄韻頓了頓,嘟起小嘴說:“雪莉也突然說想退伍嫁人,說是什麼很會做甜食的飯店老板。”

不會是東老板吧?沈洛年也不多問,只笑說:“既然覺得無聊就別干了。”

“嗯……”狄韻換了個話題:“你知道嗎?犬戎族決定跟我們談判,多虧你把他們殺怕了。”

“談判?”沈洛年微微一愣,從沒聽過犬戎族願意和人類談判,過去犬戎族一直都是贏了追打,輸了撤退,哪時候談判過?

“是啊,還得感謝洪治平,他把談判的觀念帶給了犬戎族,或許真有機會找到一個平衡點,省得沒完沒了。”狄韻頓了頓說:“這次兩方負責談判的,就是洪治平和清嬿喔。”

“呃?”沈洛年說:“這是誰的惡趣味?和妳有關嗎?”

“才不是呢,臭老頭!清嬿以後要負責內政、外交啊,剛好練習。”狄韻說:“至于犬戎族,除了洪治平還有誰有資格談?其他人連談判都不懂呢。”

沈洛年攤手說:“有得談就好。”

狄韻突然目光一轉說:“臭老頭,你老婆幾百年不在呢,會不會很難熬?”

“不然怎辦?”沈洛年說:“有派人監視呢,妳剛沒看到嗎?”

狄韻噗嗤一笑說:“她們看得住你嗎?”

“誰知道呢?”沈洛年聳肩說。

“我看很難。”狄韻緩步踏入林間,一面說:“比如現在,你跟誰做了什麼,她們一定不知道。”

“好像很有道理……”

“有道理對吧?”

“好吧,丫頭,妳干脆直說想跟我做什麼?”

“……離我遠點,臭老頭。”

“別踢!臭丫頭真難伺候。”

“對了!臭老頭,我的小螳呢?怎麼被凱布利吃了!”

“這……這就叫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渾蛋老頭!你去死啦!還我小螳!”

“哈哈哈哈……”

“哼!我的房間現在沒人用吧?”

“欸、欸?妳的房間是什麼意思?”

飄灑著滿地紅色落葉的山林中,笑叱低語聲忽起忽落,兩道人影,就這麼並肩往內走去。



(《噩盡島》全系列完)

上篇:第十一章 大魔王怎麼都這麼啰唆?     下篇: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