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章 不想叫我嬸嬸嗎? 
  
第八章 不想叫我嬸嬸嗎?

幾分鍾之後,已經套上上衣的沈洛年,有點尷尬地打開鐵門,把在門外吹風的幾個人請入屋中。
至于懷真,這時倒是挺安分地穿上沈洛年准備的運動長褲和外套,靜靜站在一旁,雖然衣服里面是空空如也,倒也不用計較。
這時沈商山也已作足了心理准備,看看懷真又看看沈洛年,他平靜地說:“女朋友?介紹一下。”
既然讓叔叔看到剛剛那場景,這時若說不是女朋友,麻煩可就更多了,沈洛年含糊地應了一聲說:“她叫懷真。懷真,這是我叔叔。”
“叔叔好。”懷真看似乖巧地叫了一聲,跟著也對其他人微笑說:“大家好。”
剛剛懷真全身赤裸,只裹著一條浴巾,眾人雖然不是沒看過這種場面,但禮貌上總不好多看。此時不用顧忌,仔細一打量,兩個年輕男子眼睛立刻發直,轉都轉不開,另兩個女子雖然好些,但望著懷真的目光中,卻有點又羨又妒的味道。
沈商山則眯著眼睛,上下打量著懷真,過了片刻才說:“可惜。”
可惜什麼?沈洛年莫名其妙。
“近年不流行鳳眼、鵝蛋臉,不過要是能把你的氣質拍出來……”沈商山說:“小姐,你對演戲有興趣嗎?”
“演戲?”懷真妙目一轉,指著電視說:“就是那里面……放的東西嗎?”
“不,我是電影導演。”沈商山看了沈洛年一眼說:“洛年完全沒提過?”
“沒有啊。”懷真瞄了沈洛年一眼,給他一個眼色。
“她沒興趣的。”沈洛年打圓場,一面說:“叔叔怎麼回來了?”
“今天中秋節,我看進度還不算趕,讓劇組放假。”沈商山轉頭,瞅著沈洛年說:“這幾個年輕人老家在南部,台北沒親人,我就邀他們回家坐坐……咦,怎麼都呆了,把吃的打開來啊,自己動手。”
這一喊,那幾個人才回過神,把食物攤放在沙發桌前,邊吃邊喝,一面不時偷看懷真。
沈商山拿著啤酒,瞄了沈洛年一眼說:“按道理,未成年是不該喝的,但你反正……想喝嗎?”
“不用了。”沈洛年搖頭說:“叔叔你們喝,我們進房間。”
“去吧。”沈商山也不攔阻,揮揮手讓兩人去了。
沈洛年連忙拉著笑咪咪的懷真往房內走,至于那幾個年輕人臉上的失望神色,自然不用理會。
“倒黴透了,怎麼剛好讓你遇到叔叔。”沈洛年把桌前椅子讓給懷真,自己坐在床上,憤憤地說。
“我打算住你家。”看沈洛年煩惱,懷真可有點得意,笑嘻嘻地說:“不用跟你叔叔說一聲嗎?”
“別開玩笑了。”沈洛年瞪眼說:“你住這怎麼妥當?”
“不然你跟我去山里。”懷真說:“這種烏煙瘴氣的都市,我才受不了呢。”
“那更不行,我還要上學……”沈洛年頓了頓,有點尷尬地說:“你畢竟是女的……我們……住一間房不大好吧。”
“不然我去媚惑你叔叔。”懷真起身說:“只要讓他做一次,包准讓他死心塌地,求我住他房間,但要是他以後整天只想做,身體變差、壽命變短不關我事喔。”
“什麼?”媽的這算什麼仙?果然是妖怪!沈洛年忙拉著懷真說:“我房間給你住,別胡鬧。”
“不想叫我嬸嬸嗎?”懷真吃吃笑說:“我滿足不了你喔,別的男人還簡單點。”
“什麼……什麼意思?”沈洛年不明白,有點尷尬地問。
“一般男人,只要小施媚術,讓他作個春夢,就能讓他滿足。”懷真瞄著沈洛年說:“媚術對你沒用,我沒辦法讓你作夢。”
“作夢?”沈洛年愕然說:“你剛說讓我叔叔做……是說作夢?”
“當然啦。”懷真一怔,板起臉說:“不然你以為是什麼?我又不是你們人類,每天都在發情,隨時可以做!”
“這樣說好難聽。”沈洛年尷尬地說:“就說讓你住這了。”
“本來就沒什麼好在意的。”懷真哼聲說:“你還太重視外相,明知道我不是女人,還把我當女人?”
“誰教你變成這樣?”沈洛年無奈地說:“你干脆變回狐狸好了,我跟叔叔說養了一只……動物,還比較好解釋。”
“人和狐口腔和聲帶的構造都不同,那樣子不能說話……”懷真別過頭哼了一聲說:“而且我喜歡穿漂亮衣服。”
“剛剛才嫌人類穿衣服麻煩。”沈洛年瞥了懷真一眼說。
“喜歡穿不代表整天都想穿;而且就算是原形,我的喜欲之氣還是有作用的。”懷真往椅背一靠,蹺起腿說:“到時少了顧忌,每個人都過來摸摸抱抱甚至想抓我回去,不就更麻煩?在人類的世界還是人形方便。”
說得也是,沈洛年歎了一口氣說:“隨便你了。”
“放心啦,我在外面都會假裝是你姊姊,不會妨礙你求偶的。”懷真笑說。
“不談這個。”沈洛年聽不下去,揮手說:“跟你說別的事。”
“什麼事?”懷真眨眨眼說。
“你不是想知道一心、瑋珊他們怎麼修煉的嗎?”沈洛年說。
“是呀!”懷真睜大眼睛說:“快說。”
“得從曆史開始講……嘖,差點忘了,他們說那是秘密……那我還該說嗎?”沈洛年雖然不是一言九鼎的個性,但對方既然這麼重視這秘密,隨便說總覺得有點對不起人,想到此處,他不禁有三分遲疑。
“還不簡單。”懷真笑說:“姊姊也去加入,你猜那個一心弟弟會不會通通告訴我啊?”
“呃……”沈洛年好笑地說:“你一定要知道就是了?”
“對啦,所以你先說沒關系。”懷真說:“我真的可以加入啊,否則怎麼看著你?”
反正若是不說,自己想問的也沒辦法問,沈洛年當下把自己知道的部分解釋了一遍。
“煉妖、變體、引炁啊……”懷真聽完之後,微微皺眉說:“大概懂了,原來這種道術傳開了啊……以前會的人很少呢。”
“我接觸妖質時的反應和正常人不同。”沈洛年說:“你知道為什麼嗎?我還可以變體嗎?”
“你還變什麼?”懷真瞪了沈洛年一眼說:“轉仙三法中,這是最原始基本的,換靈則是最高級全面的,低級怎麼可能蓋過高級的?”
“咦?”聽起來好像很厲害,沈洛年吃驚地說:“那我能用原息攻擊妖怪嗎?就像瑋珊那樣。”
“不行。”懷真搖頭說:“我說過了,渾沌原息是純粹的元初生命力,雖然有很強大的恢複力,但完全沒有攻擊力。”
“啊?”沈洛年一呆說:“那怎麼說高級?”
“這就是鳳凰的性質啊,她本就是生命之母,鳳凰之炁——渾沌原息不是用來攻擊用的,平常放出散開時,就像是妖、仙生活必須的空氣一樣。”懷真說:“但是在高度凝聚的狀態下,可以吸收化散掉任何的妖炁和內外炁,所以如果有人攻擊你,記得用凝聚的原息護身,那就只有最基本的物力可以打傷你。”
“物力?”沈洛年不懂。
“你把原息運到手掌上。”懷真說。
“會散出去。”沈洛年擔心地說。
“控制它凝聚在體表。”懷真說:“溢出一點的話還好,濃點。”
反正有她在旁,真冒出妖怪也不用太擔心,沈洛年嘗試著控制原息,彌漫在手掌外表,一面想,這挺像葉瑋珊攻擊之前,把外炁收到體外的模樣。
“感覺到妖炁了嗎?”懷真伸出食指說:“我只運了一點點。”
“有。”沈洛年點頭說:“一股炁息。”
“兩個月過去,你身體強度增加的還不多,但感覺能力已經提升了些。”懷真跟著伸指彈向沈洛年手掌,那股妖炁倏然化入渾沌原息之中消散,懷真指頭則啪的一下輕敲在沈洛年掌心上,讓沈洛年手掌往後稍退了半分。
“最後撞上你的力量,就是剩下的物力。”懷真說:“由手指的速度、重量、接觸面,結合出來的物力。”
“這種情況下,重量好像該說質量,物力大概就是能量……動能之類的。”沈洛年說。
“是嗎?你們現在新名詞好多,我會搞混。”懷真不管重量和質量的差別,跟著說:“接下來你把原息收起。”
沈洛年照著吩咐做,然後懷真又凝聚了妖炁,在他手掌上一樣輕彈一下,倏然那股妖炁爆開,將沈洛年的手掌往後直甩,啪的一下撞在臉上。
“媽啦!”這一下可不輕,沈洛年捂著臉說:“你又干嘛?”
“嘻嘻。”懷真扮個鬼臉,得意地說:“想學東西總得付點代價。”
“可惡!這臭狐狸……”沈洛年摸著臉,不知該不該報複。
“不過如果對方用妖炁加速攻擊,因為速度提升的關系,就算化散了妖炁,物力一樣很大。”懷真說:“也就是說,只有遠距的外炁遙攻不用擔心,武器砍上來還是會受傷的。”
“那……”沈洛年說:“可以讓我動作變快、力量變大嗎?”
“隨著換靈的過程,體質會慢慢轉變,基本的體能、反應能力確實會增強。”懷真說:“但是渾沌原息本身不具備爆炸力、破壞力、推動力,不能像炁一樣能提高攻防能力,不管是力量、速度、強度都不行。”
“那不就是都沒用嗎?”沈洛年瞪眼說:“不能攻又不能防,你當初干嘛在那等三千年?”
“我早就說過了,對你這種普通人沒用!”懷真目光一轉,小嘴微微上翹說:“我就不同了。”
這狐狸精似乎隱藏著什麼沒說?沈洛年瞄了懷真一眼,也不追究,轉念說:“既然這樣我也不用加入道武門了,這一個多星期每天揮匕首,都是白辛苦,揮得再准也沒用,明天去退出。”
“不行。”懷真搖頭說:“以後妖怪會變強,我可不能老是變形幫你,還是要靠他們,我是最後一道防線。”
“那到時候人家叫我去變體怎麼辦?”沈洛年說:“把人家存半天的妖質浪費掉,然後等著被踢出門戶?”
“這個……”懷真也不知怎辦,只好皺眉說:“先撐到那時候再說吧?”
“這樣太過分了啦。”沈洛年說:“他們搜集妖質好像搜集得很辛苦。”
“那是小事情啦。”懷真說:“幾只小妖就夠人類初步變體了,現在還算好抓,大不了你渾沌原息往外放放,抓幾只給他們充數。”
說的也是,自己沒別的能力,倒是能招妖引怪,這樣還說得過去。
“對了。”懷真突然說:“上次要你揣摩鳳凰的能力,結果呢?”
“什麼都沒有。”沈洛年想到就有氣,悶悶地說:“連什麼能力都不知道,怎麼體會?”
“我也不知道細節啊……”懷真想了想說:“說不定是因為你不了解仙界,所以才感受不到……那先體會看看仙界如何?”
“怎麼體會?”沈洛年一呆。
“你把原息散到全身體表,好好維持著。”懷真說。
“唔?”沈洛年呆了呆說:“沒問題嗎?萬一散出去不會又搞出暴牙妖怪吧?”
“沒問題啦,我剛剛才吸掉一大堆,現在剩不多,頂多是小妖怪,交給我處理。”懷真說:“而且鑿齒能來,是因為四人合力,加上特殊地形氣脈才產生夠大的通道。”
“喔……”沈洛年點點頭,照著懷真的建議嘗試,把渾沌原息遍布在自己體表。
渾沌原息果然是發散性的炁息,布滿體表的時候,沈洛年馬上感受到一股往外膨脹的力量,很難抑制住,果然下一瞬間,原息就開始往外飄散。
“不對、不對。”懷真說:“從喉嚨往下送去胸腹交界處,再從體內往外放,經過身體之後,接下來才凝聚于體表,不要直接凝在體表。”
“唔?”沈洛年說:“瑋珊就是在體表凝聚的。”
“因為她要利用這股外湧的力量,在縮漲之間,化成攻擊的威力。”懷真說:“這是最基本的道術,他們借著心念將外炁控制在體表,就像是把彈簧壓縮一樣,可以增加瞬間爆出的威力,但是你反正不能用原息攻擊,不用多費這種工夫。”
“哦?”沈洛年照著懷真的指示,把原息送入體內再往外送,這才知道為什麼這辦法比較簡單,這時凝聚的范圍,變成從體內一直到體表之間,有一層緩沖的空間,比只在體外凝成薄薄一層,當然容易很多。
“就是這樣。”懷真說:“這樣你的身體浸透在原息之中,身體的變化會比較快,也該比較容易體會到仙界。”
“那為什麼當初要叫我放喉嚨下面?”沈洛年問。
“這……”懷真說:“這是階段性的,先教會那個,再教這個。”
沈洛年瞄著懷真說:“我好像慢慢知道你的意思了。”
“什麼?”懷真妙目一轉,避開沈洛年的目光。
“你剛騙我喔?”沈洛年說:“感覺那不像真話。”
“可惡!”懷真忍不住笑出聲,她咬著下唇說:“你的渾沌原息慢慢生效了,以後不能騙你了。”
“真是騙我?到底怎樣啦?”沈洛年瞪眼。
“喉底確實是比較好的集中處啦。”懷真耍賴般地說:“我只是沒教你反送入體的運用方法而已,干嘛這麼計較?”
這妖怪對自己似乎沒什麼惡意,但總有什麼事情隱瞞著,反正再問下去她大概也不肯說吧?沈洛年不再提這事,一面體會著原息浸透身軀的感覺,一面說:“他們還說要用炁貫通武器,我需要這樣做嗎?”
“可以呀。”懷真說:“雖然不知道你可以用渾沌原息做出什麼事來,但日後如果想讓武器也辦到,當然要讓武器和原息彼此熟悉。”
那柄匕首拿到後,就一直放在抽屜里,正好拿出來玩玩,沈洛年一面維持著原息的狀況,一面取出匕首,緩緩將原息往匕首上運去。
果然換個東西就不大好控制了,感覺不大容易催入,沈洛年微微皺眉,多用了一點心力催動,倏然原息沖出匕首,沈洛年心一慌,體表的跟著失控,大片往外散開。
“一只!”懷真左手急伸,如閃電般地對空一捏。
沈洛年一面急忙收斂原息,一面說:“出現了嗎?”
“對呀。”懷真手中似乎有東西正在扭動,她笑著說:“他們都怎麼處理?擊散妖炁收著嗎?”
“對。”沈洛年說。
“那我們先存著。”懷真右手伸指一戳,只聽噗的一聲,那東西隨即靜了下來。
“看來你不在的話,我不能練這法門。”沈洛年說。
“對吧,還怪我當初不教你。”懷真想想又說:“這法門不是時間越久越好,是體會越深越好……時間久只能使你身體變化速度加快,對悟出能力恐怕沒幫助,你最好專心點感覺內外產生的變化。”
“我可不能太專心,否則時間會……”沈洛年說到這兒,突然一怔,如果照懷真這麼說,那時間變慢的能力,豈不是剛好用來體會?當下沈洛年心神集中,開始仔細地體會周圍的變化。
懷真見沈洛年說到一半,突然安靜下來,她也不多問,就這麼坐在一旁,隨手翻看著沈洛年書桌上放著的小說。
突然間,她感覺到周圍氣氛似乎有點改變,似乎沈洛年的原息又外散了,懷真目光一凝,正准備抓妖,突然下一瞬間,那股原息又收了回去,懷真不禁有點訝異,瞄了瞄沈洛年一眼,她突然想通原因,跟著臉上露出微笑,又繼續看書去了。
卻是沈洛年此時運用著那不大好用的時間能力,提高集中力,體會著自己身體內的狀態。在這過程中,他偶爾仍會不慎將原息放出,平常也許需要兩秒才能反應過來往回納,這時卻只須一刹那間就能反應,馬上便將原息收了回去,連空間縫隙都來不及產生……畢竟原息的操控著重在心力,只要心念反應速度提高,自然能加快。
此時沈洛年將時間控制得不太快也不太慢,選了個現在比較能輕松應付的流逝感,為了避免太過疲累,他每提升個幾分鍾,還會稍微休息一下。這麼努力了近二十分鍾,沈洛年終于支持不住,一面放松心神一面將原息收回喉嚨處……畢竟自己還不習慣放到全身,萬一散出去就麻煩。
“累了?”懷真說。
“累死了。”沈洛年頭昏腦脹地說。
“這能力用在這種地方不錯!”懷真笑說:“不用護法太久。”
現在肯說不錯了?那時還罵得要命呢,沈洛年看著懷真手中的小說說:“你也看小說?字看得懂嗎?”
“不認識的字就跳過,唉,以前沒這種東西耶。”懷真說:“我第一次看的時候,還以為是真的,迷糊了好久。”
“我這能力也挺適合看小說。”沈洛年得意地說:“很省時間,一下就可以看完。”
“不用想辦法找好處了啦,不看最省時間。”懷真白了沈洛年一眼,把書扔在一旁。
沈洛年哼哼說:“我想去洗個澡,准備睡覺了,你呢?”
“你睡吧,我出去一陣子。”懷真笑說:“找人作個夢,弄點錢,買些衣服。”
“你錢都這樣來的啊?”沈洛年訝異地說。
“對呀。”懷真歪著頭說:“找個有錢人,陪他聊聊玩玩,跟他要些東西,最後去旅館讓他作個可以懷念一輩子的美夢,很公道吧?”
“不大好吧。”沈洛年嘖嘖說:“雖說對方可能很滿足……但還是很像騙錢。”
“那不然呢?”懷真眉頭一蹙說:“直接搶的話,那些人好像會比較傷心。”
“當然不能搶。”沈洛年心念一動,忙說:“你上次給我的還在,用那些就好。”一面從床下抽出那一包。
“喔?早說嘛!”懷真拿了幾迭鈔票,隨便塞到褲子口袋和上衣口袋,一面搖頭笑說:“其實你也別太在意這種小事,過一段時間,這種東西大概都沒用了。”
“錢怎會沒用?”沈洛年詫異地說。
“鳳凰已經回來人間,隨著渾沌原息彌漫,仙界和人界重合只是早晚的事。”懷真站直身子說:“你們人類把這世界變成這麼髒亂難看、臭氣沖天……你以為日後從仙界重返的億萬妖怪、神仙,每個都和我一樣不在乎嗎?”
自己是不是聽到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沈洛年一呆,只見懷真一面往外走一面笑說:“人類的快樂日子,沒剩多久了啦……萬物之靈?呵。”說到這兒,懷真輕輕一笑,打開房門離開。
沈洛年呆了好片刻,這才想起自己打算洗澡,他走出房門,連沈商山在內的五人,正一面開著電視一面吃喝,五個人里面有四個在抽煙,滿屋子都是煙味,看到他出來,眾人只瞄了他一眼,也沒人多說什麼。
沈洛年對眾人微微點了點頭,走入浴室,很快地沖了個澡。當他走出浴室,正想回房間時,沈商山突然起身說:“洛年,有空聊一下嗎?”
沈洛年其實很累了,但叔叔難得回來,剛剛的狀態又有點特殊,自是不好拒絕,沈洛年只好點了點頭。
“進你房間聊。”兩人走入沈洛年的小房間,分別坐下,沈商山想了想才開口說:“我除了基本的經濟支援外,其實也沒怎麼關心過你,我一直覺得你也不大需要我擔心,所以到這種時候,我似乎也沒什麼資格干涉你的生活。”
要不是懷真,叔叔怎會突然跑來說這一串?沈洛年只好悶悶地嗯了幾聲。
沉默了片刻,沈商山接著說:“那女孩似乎比你年長?”
沈洛年點頭說:“對。”大概大個幾千或幾萬年吧……
“那個……”沈商山遲疑了一下說:“基本的防護措施都有做吧?”
媽啦!沈洛年在心中痛罵了懷真好幾句之後,這才勉強點頭。
“有沒有需要錢的地方?”沈商山又說:“你父母留下的錢,我放在銀行定存,本來打算等你高中畢業以後再給你,如果……”
沈洛年忙說:“叔叔,我不缺錢。”床底還有幾百萬呢。
“那就好。”沈商山歎了一口氣,站起說:“那我沒什麼要說的了,你似乎還是不需要我操心。”
這話里面似乎帶點難過的意味?沈洛年微微一怔,難道叔叔比較希望自己偶爾也讓他煩惱一下嗎?
走到房門口,沈商山開門之前,想想突然回頭說:“她穿的好像是你的衣服?”
“呃……”沈洛年呆了呆才說:“她的衣服,弄破了。”
沈商山微微一怔,遲疑了一下才說:“最好別玩太危險的……”想了想,似乎還是難以措辭,他終于搖搖頭走出門外。
沈洛年長歎一聲,關燈倒在床上,想了想近日總總,不由得有點頭疼,不過他畢竟十分疲累,不久之後,便沉沉地進入夢鄉。
◇◇◇◇
次日早上,並沒看到懷真,沈洛年有點放心又有點失望,這狐狸妖怪說話本就不老實,也許昨晚她只是興致一起才說要留下,出去玩玩之後又後悔了也不一定,反正她神通廣大,不用為她擔心。
放學之後,沈洛年又到了教師大樓的地下室,今日他第一個到,沈洛年架好金屬片,照著過去的習慣,拿著練習用的匕首繼續練習,畢竟每日規定作業是每招五百下,越早開始就能越早回家。
過不多久,侯添良和張志文一前一後,賽跑般地乒乒乓乓跑了進來,看到沈洛年,侯添良馬上叫:“洛年!聽說你受傷了,怎麼還在練?”
沈洛年根本就忘了自己昨天受過傷,呆了呆才說:“我沒事。”
“咦?”侯添良訝異地說:“無敵大說你噴很多血呢。”
“那是別人的血。”沈洛年只好含糊地說。
“干,臭蚊子偷跑!”侯添良發現張志文已經偷偷摸摸、安安靜靜地綁妥金屬片,他怪叫一聲,趕忙動作,沒再追問沈洛年。
“這可關系到今晚的晚餐。”張志文一面揮劍猛劈,一面嘿嘿賊笑說。
侯添良好不容易弄好開工,已經慢了二十刀左右,他一面抗議,一面加緊追趕。
過不多久,黃宗儒也到了,最後葉瑋珊和賴一心也先後走入。眾人看到沈洛年仿佛沒事一般,都不禁表示訝異,尤其葉瑋珊最吃驚,她見沈洛年居然還在揮刀,嚇得眼睛都直了。
一陣詢問帶來的混亂後,當時沒看到現場的黃宗儒和賴一心都不計較了,只有葉瑋珊仍不時疑惑地看著沈洛年,而賴一心今日雖然還沒完全複元,但走動倒是無妨,一樣可以指導眾人的動作。
現在的慣例是練完兩招之後,眾人一起吃叫來的便當,然後休息片刻,再繼續把剩下的作業完成,剛剛張志文和侯添良比的正是這兩招誰先結束。不過侯添良雖然起步稍慢,畢竟武士刀揮動的速度比那雙手巨劍稍快,最後還是追了回來,據說張志文便當中的各式菜色,必須讓侯添良任夾一樣。
且不管兩人一面吃一面吵,最早結束兩招作業的沈洛年,已經吃飽了飯,正在一旁休息,突然間,葉瑋珊經過他的面前,看了他一眼,施了個眼色。
沈洛年微微一怔,望著往外走的葉瑋珊,只見她到了門口,又瞄了自己一眼,沈洛年終于確定,葉瑋珊確實是在叫自己,但為什麼要這樣偷偷摸摸的?沈洛年想到這兒,莫名耳畔有點發熱,一面起身跟了出去。
果然葉瑋珊在一樓樓梯口等著,她對沈洛年招了招手,兩人一前一後,繞到樓梯外側面無人處,葉瑋珊回頭說:“傷口怎麼了?”
這女人真是愛操心……沈洛年遲疑了一下說:“我不是說沒事了嗎?”
“這是不可能的,你還揮匕首……傷口早就撕裂了吧?”葉瑋珊嚴肅地說:“別逞強了,你如果不想讓人知道,我私下帶你去醫院可以吧?”
“真的沒事。”沈洛年說。
“我不信,你讓我看看傷口。”葉瑋珊說。
“不用了。”
“讓我看看!”
媽啦,真有點麻煩……沈洛年個性本就有點懶得應付人,既然被逼得沒路走,沈洛年臉一板,嘖了一聲說:“我就是不想讓人看!你這是逼我退出嗎?”

上篇:第七章 媽啦!你好面熟    下篇:第九章 對不起,我不加入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