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章 那種姿勢實在太令人害羞 
  
第二章 那種姿勢實在太令人害羞

快步走過兩個路口,沈洛年突然一怔,轉過頭,卻見旁邊一條小巷口,穿著及膝連身小洋裝的懷真正探頭出來,對著自己笑。
“怎麼跑來了?”沈洛年走近說:“干嘛躲在這里面。”
“躲起來省得被人搭訕。”懷真蹦出巷子,挽著沈洛年手臂說:“我不放心你呀,有遇到妖怪嗎?”
“嗯,殺了幾只小妖怪。”沈洛年望望周圍人們羨慕的眼光,低聲說:“這匕首還不錯,就是太短了,比較大只的妖怪切不進去。”
懷真眼睛轉了轉,嘻嘻笑了笑,卻不說話。
“干嘛?”沈洛年上下瞄了瞄懷真說:“又有事情瞞我。”
“反正說謊會被你看出來,不如不說。”懷真笑著說:“太短的話,就一路切過去啊,把它分尸。”
“說得倒簡單,現在這種都是只有微弱妖炁、沒智慧的小妖怪,打散了就沒事。”沈洛年沉吟說:“若是全身充滿妖炁,比如鑿齒那種,不知該怎麼應付。”
“一種辦法就是直接吞到肚子里面煉化掉!”懷真說。
“我可沒有你這麼大的喉嚨。”沈洛年沒好氣地說。
“不然就一步步擊散啰。”懷真想了想又說:“其實每種妖怪都有妖炁集中的中樞處,打散了,其他的妖炁也會因為失控而散逸消失,只看你知不知道它的要害在哪兒。”
“喔?”沈洛年有點意外,望了懷真一眼。
“不准看。”懷真伸手掩住了沈洛年的眼睛,一面說:“若有一天你看透了我的要害,絕不能說出口喔,就算只對我說也不行,仙界中多的是順風耳,萬一讓人知道可就糟了。”
“我哪這麼厲害?”沈洛年好笑地說,一面拉開懷真的手。
“如果真有人能看得出來,那就是你了。”懷真低聲說:“畢竟鳳靈能做什麼,誰也不知道。”
“鳳靈?”沈洛年又聽到新名詞,眉頭又皺了起來。
“鳳凰之靈。”懷真說:“我不是說過你被鳳凰換靈嗎?就是換成這種靈,所以你會具有鳳凰的一部分能力。”
沈洛年想了想,終于問了一個在心中盤桓已久的問題:“我還算是人類嗎?還是妖怪?”
懷真眨眨眼說:“人類的定義是什麼?和妖怪的差別在哪里?”
“唔……”沈洛年一呆,一時也答不出來。
“別想這種複雜的問題了。”懷真笑說:“那些吃飽的小妖,好像都躲去山上了,要去看看熱鬧嗎?”
“怎麼去看?”沈洛年訝異地說。
“我帶你去。”懷真攬著沈洛年的腰,兩人陡然拔空而起,直上青云。
“咦!”沈洛年大吃一驚說:“不怕被人看到嗎?”怪了,剛剛周圍的人似乎沒有一個注意到?
“我施了障眼法,道行沒有一定水准的人看不到的。”懷真得意地說。
“那你剛剛干嘛躲著?用這招不就好了。”沈洛年迷惑地說。
“這是一種用妖炁和道術影響一定距離內腦部運作的方法,可不是真的不見了。”懷真說:“透過鏡子、水面、還有現在一些照相、錄影之類的,都可以看到真相,所以不能在一個地方長久使用,會嚇到人的。”
“所以移動的時候比較合適?”沈洛年說。
“對啊。”懷真指著下面說:“哇,好多鐵塊車。”
沈洛年低頭望了望,不禁好笑地說:“那是坦克。”
此時下方各處入山的道路,都有部隊看守,一群群的士兵架著拒馬,荷槍實彈地守著道路,而山林間雖看似平靜,但其實處處都有妖炁,也不知道躲入了多少妖怪。
“真好玩,他們把人都派在道路上,以為妖怪只會走大馬路嗎?”懷真咯咯笑著說。
“守個安心的吧?”沈洛年說:“就算真把整個山圍起來,像你這種不是一樣可以飛出去?”
“這些小妖不會飛啦。”懷真笑說:“除非鳥型妖,用翅膀飛。”
“有不少人在殺妖怪。”沈洛年感應著里面的妖炁和炁息,一面說:“今天他們應該可以得到不少妖質。”
“你朋友在那邊。”懷真突然一指,帶著沈洛年往山林西側飄去。
果然是賴一心等人,沈洛年遠遠望著他們五人快速除妖,一面把殺了的妖怪收到背包里面,不禁暗暗好笑,剛剛自己殺的,倒忘了可以撿起來送人。
兩人跟了一陣子,眼看沒什麼好看的,正想回家,卻見三、四個黑袍人突然出現,攔著葉瑋珊等人。
“怎麼回事?”沈洛年有點意外。
懷真聽力比沈洛年好,聽了聽說:“好像在吵妖怪尸體。”
“可以接近一點嗎?”沈洛年問。
“太近障眼法可能會失效。”懷真說:“他們都具有炁息,尤其那個瑋珊妹妹專煉外炁,對外界術法的敏感度很高。”
“喔,那你聽聽看他們說什麼。”沈洛年說。
懷真聽了一陣子,才轉頭說:“好像那些人要他們把尸體交出去,說要統合分配還是什麼的。”
沈洛年微微皺眉說:“難道李宗又在欺負人了?”
“那個黑臉的什麼良和他們吵起來了。”懷真說:“志文在湊熱鬧、一心在勸架、瑋珊不說話……咦,又來了一個。”
沈洛年望過去,微微一驚,新來那人倒是面熟,原來正是剛剛和自己一起殺妖怪的黑袍青年,只見他對著兩邊說了幾句話,那三、四名黑袍人似乎有點尷尬地退去了,只剩下他和葉瑋珊等人。
“他叫那些人離開耶。”懷真說:“似乎是好人,而且官比較大。”
沈洛年倒是替葉瑋珊他們高興,點頭說:“原來李宗里面也有好人。”
“耶?”懷真聽了聽突然看著沈洛年說:“提到你耶。”
“呃?”沈洛年一呆說:“什麼意思?”
懷真笑說:“他問白宗怎麼少一個人,瑋珊他們聽不懂,那人就形容你的模樣啊,原來你的特點是白淨文弱、打架拼命、表情冷淡呀?”
“不是說我吧?”沈洛年皺起眉頭。
“還說不是,那人一說,五個人都說是你啊。”懷真吃吃笑了起來。
“嘖!”沈洛年無話可說,片刻後才抱怨:“我剛哪有拼命?”
懷真聽了聽又說:“你跟那人一起戰斗喔?他說你殺了十幾只妖怪,叫白宗的去拿妖質。”
“哪有這麼多?”沈洛年大皺眉頭,見下方那人已經和葉瑋珊等人分手,當下搖頭說:“回去吧,我得想想看該怎麼說。”
“硬拗也是可以的,就說你很會打架,反正這些只是小妖,熟悉武術的普通人類也該能對付。”懷真笑說:“畢竟渾沌原息不像妖炁和炁息,人類和道行普通的妖怪是感受不到的。”
“喔?”沈洛年說:“你沒說我還沒想到,他們怎麼感受不到你的妖炁?”
“我可不是什麼小妖怪!”懷真用指頭推了沈洛年臉頰一下說:“只要我有心內斂,連你這個鳳靈之體也要到二十步內才能發現我,這些人再煉一百年也感覺不到的。”
原來如此,沈洛年安下了心,到時候就鐵了心說自己曾練過功夫,把這件事情應付過去。
◇◇◇◇
回到家中,沈洛年和懷真兩人擠在沙發上,連看了兩小時電視新聞,果然全台灣都發生了類似的效應,而且不只台灣,北到俄羅斯、南到印尼,包括日本、韓國和大部分的中國地區,都受到了影響,各地出現的雖然都只是小妖,但一般人還是無法對付,就算軍隊和各地的道武門人馬上出動,還是傷亡慘重,單是台灣一地就死了數百人,可以想見這次事件造成多大的影響。
在今日以前,妖怪的出現,只是茶余飯後閑聊的話題之一,雖然偶爾也有人犧牲,總是少數,還比不上每天失蹤或自殺的人口多,但今日事件一發生,所有人都開始正視這個問題,面對一般人無法抗衡的妖怪,到底該怎麼應付?
有些電台中找來半懂不懂的妖怪專家,說明遇到妖怪該如何逃跑,有些電台開始痛批政府事前防范不足、事後效率太差,當然不免也有人跳出來要總統為妖怪殺人下台。
人口稠密處出現的妖怪,在捕食人類後,大多被人類軍隊和各地道武門人擊殺,但出現在海面上和荒涼地帶的可是更多,而且現在正往世界各地流竄,在新聞播報的同時,死亡的人數仍在不斷地增加。
事情發生後,歐美各地的道武門人正紛紛往東亞集中,人們也已經知道,只要有足夠的火力,就算不懂道武門的炁功,一樣可以把妖怪殺掉,所以各國部隊信心大振,都進入最高備戰狀態,各地軍用卡車載著士兵一車車往外開,在各地設立戰斗據點,准備應付變局,而歐美各國也正在和東亞各地政府協商,准備協助作戰,畢竟妖怪是人類共同的敵人,這時已經不用考慮政治立場的不同。
總之今天傍晚這場乍看並不很嚴重的變亂,已經讓全世界都動了起來。
沈洛年今天雖然參與其中,但看著新聞,卻有種很強烈的不真實感,好像上面說的都是假的,今天的事情真有這麼嚴重嗎?
“看。”懷真看著新聞中地圖標出的妖怪出現區域,嚷著說:“中心點就在北海那邊嘛,一定是那些人搞的……”
懷真口中的北海,看位置大概是現在的黃海、渤海的區域,沈洛年詫異地說:“他們不知道會害死這麼多人嗎?而且你本來不是說會出現強大的妖怪?”
“這應該只是測試,還不是正式來。”懷真一扭身,側坐到沈洛年大腿上:“而且人類這麼多,死幾個人算什麼?你看,現在冒出這麼多小妖怪,容易殺又可以收集大量妖質,讓更多人變體……唉,癢癢啦,抓抓。”說完一面轉身攬著沈洛年脖子。
懷真說的也是,有人這麼做並不奇怪,只不過太狠了些……沈洛年一面思考,一面抱著懷真,用手指輕抓著她的背。沈洛年知道她喜歡自己這樣,而且一定要由上往下,不能逆向,否則懷真會生氣,火大了還會咬自己兩口。
果然沒抓幾下,懷真已經舒服的攤在沈洛年身上,咿咿唔唔地輕哼,這時門突然打開,沈洛年的叔叔沈商山,正一臉煩惱地出現在門口。
這場景可不好看,沈洛年一呆說:“叔叔,回來了?”
“叔叔!”懷真一臉慵懶,媚態橫生地叫了一聲。
這模樣看得沈商山不由得臉紅,他愣了好幾秒,好不容易才轉開目光,他皺起眉頭關門,一面往自己房間走一面說:“今天發生大事,電影暫時停拍了,你們沒事吧?”
“沒事。”眼看沈商山走到房間里面更衣,沈洛年連忙低聲說:“還不起來!你不是說會注意外面嗎?”
“很舒服,懶得注意了——”懷真撒嬌地說:“我現在上下都有穿,沒關系啦,你叔叔又不會怎樣,再抓一下。”
“晚點再幫你抓,去、去。”沈洛年一點都不解風情,把懷真推下大腿。
“吼!臭小子!”摔到地上的懷真生氣了,撲上去把沈洛年一把推倒,壓在他身上。
又是這招,沈洛年每次被這麼一壓就無法動彈,他正考慮認輸的時候,沈商山房間門打開,他往外走了出來。
沈商山已經換了一身衣服,看著疊在一起的兩人,他遲疑了一下才說:“你們知道道武門嗎?”
“臭狐狸還不放開!”沈洛年低聲念了一句,一面說:“道武門怎麼了?”
“不放,答應抓抓我才放。”懷真低聲說完,回頭笑說:“道武門現在很紅啊,當然聽過。”
“我只是隨口問問,好幾個和道武門有關的劇本送上來了……”沈商山說:“這些人總以為只要湊熱鬧就可以賺錢……沒事了,我出去喝點小酒,這兩天該會回來睡覺。”
“喔。”動彈不得的沈洛年只好說:“叔叔慢走。”
“叔叔慢走。”懷真也跟著回頭笑。
沈商山看著兩人的動作,實在不知該說什麼,只好轉頭往外走,他剛打開大門,卻見門口站著一男一女兩個不認識的人。
兩人目光繞過沈商山往內望,恰好和疊在沙發上的沈洛年、懷真目光碰在一起。懷真先是一怔,下一秒她倏然跳起,對每個人笑了笑,跟著也不開口,一轉身就溜到房間里面去了。
臭狐狸!這時候溜得倒是挺快的……話說這兩人怎會一起來的?沈洛年尷尬地站起,整整衣服往前走說:“叔叔,是找我的。”
“喔?”沈商山見門口兩人的裝扮,看著男子詫異地說:“這是道武門的衣服?”
“是。”穿著白衣黑袍的方臉男子微微點頭說:“道武門李宗,李翰。”此人正是和沈洛年有並肩作戰之誼的那個李宗高手。
身旁女子卻是穿著西地高中的學生制服,她不知為何臉上紅紅的,愣了愣才學男子說:“道武門白宗,葉瑋珊。”
沈商山本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居然來的人真是道武門人,他微微一呆,回頭看著沈洛年說:“真是道武門的?你認識?”
“嗯。”沈洛年點了點頭。
“那……請進。”沈商山起了興趣,一讓說:“找洛年有什麼事嗎?我在旁邊方便嗎?”
“一定是沈商山先生?有監護人在場是最好的。”李翰露出禮貌性的微笑說:“請務必留下。”
沈商山本就想聽聽是怎麼回事,這時自然是老實不客氣地回到客廳,一面請兩人坐下。
葉瑋珊進屋之後,一直低著頭,不敢和沈洛年目光相對,但偶爾又忍不住偷瞄一下,眼神中有說不盡的迷惑,她一直認為懷真是沈洛年的親姊姊,但剛才兩人的動作未免太過親昵,很難讓人不想歪……而且不管是不是姊弟,剛剛那種姿勢實在太令人害羞了吧?高中生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情!而且還有大人在家呢!想到這兒,葉瑋珊忍不住也瞪了沈商山一眼。
沈洛年自然知道她在想什麼,但這時也不是解釋的時刻,只好不管此事。
但李翰卻哪壺不開提哪壺,坐下的第一句話就是:“據我所知,這家只有兩位居住,似乎也沒有別的親戚,剛剛那位小姐是……?”
見沈洛年說不出話,沈商山很自然地回答:“她是洛年的女朋友。”
果然不是姊弟!葉瑋珊終于忍不住瞪了沈洛年一眼。而沈洛年只好把目光轉開,假裝沒看到。
“今天諸位不是很忙嗎?”沈商山開口說:“什麼要事讓兩位來這一趟。”
“確實有要事。”李翰點點頭,目光轉向沈洛年說:“我就直問了,洛年小兄弟,請問你出自何宗?”
“什麼宗?”沈洛年一呆,隨即醒悟,搖頭說:“什麼宗都不是,我只是練過一點功夫。”
“練過功夫?”李翰哂然說:“那如何能識破妖炁?而你的動作簡單直接,根本不像一般武技,這只有兩種可能——若不是道武門的練功法門,就是沒練過功夫。”
這是什麼話?沈洛年微微一怔,但他還沒開口,沈商山已經疑惑地說:“人說道武門乃古傳武術宗派,承襲漢末道武雙修之法至今,已有近兩千年曆史,更有人說三國能出現如此多名將,與當時道武門盛行有關,這樣的功夫,怎會和沒練過功夫的一樣?”
這是怎麼傳的,居然扯到三國去了?莫非關羽和呂布也有變體練炁功?媽啦!說不定是真的喔?不然後世為什麼沒出產那種怪物了?沈洛年一面胡思亂想,一面暗暗好笑,又不好意思笑出來。
“不是雙修之法,是以道入武之法。”葉瑋珊淡淡地插嘴。
“其實說雙修之法也不為過。”李翰微微一笑說。
“那是你們。”葉瑋珊不讓地說:“道武門可不是只有兼修一派。”
“也有道理。”李翰輕輕搖了搖手,表示不想爭執下去,轉頭對沈商山說:“見笑了,確實用‘以道入武’來形容,比較精准。”
“原來如此,請繼續。”沈商山拿出一本小筆記本,在上面作著紀錄。
“過去曆史流脈已經失傳,漢末哪些人學過以道入武之法,今不可考。”李翰認真地說:“不過道武門武技有個特色,不重視姿勢、體態,比如說……沒有所謂的‘馬弓步’,也沒有所謂的‘架子’,只專注于快、狠、准三訣,若把准度和速度忽略,只看外觀,戰斗的時候,會和沒練過武很像。”
“可以說說為什麼會這樣嗎?”沈商山還是第一次聽見道武門人闡釋自己的武技,忍不住問。
“沈先生可聽過道武門的炁功?”李翰說。
“當然。”沈商山說:“聽說和一般氣功寫法不同?”
“嗯,其實同音同義,只不過用這個字,可以更清楚表達正確的含意。”李翰一轉話題,又說:“一般武術,收放過程間很重視全身力量的貫穿和支點、杠杆原理,在數千年的演變下,找出了某些特別穩固、或特別容易借力發力、或特別容易閃躲騰動的姿勢動作,以此為基准,創出各種不同的招式……比如一個沒鍛煉過的普通人,隨手揮拳,可以發揮出大概四、五十斤的力道,但如果姿勢正確、立馬沉腰、全身氣力串起,則不難超出百余斤;防禦也是一樣,適當的姿勢,可以承受更大的力量,這就是一般不練炁的武術,招式運用的攻防原理。”
說這麼多干嘛?葉瑋珊瞄了李翰一眼,不過說實在話,葉瑋珊雖屬道武門,卻也不明白這些道理,倒亦有三分興趣想聽下去。
沈商山當然更是連連點頭,一面說:“果然如此,那為什麼道武門會不同呢?”
“以同樣的例子來說明。”李翰說:“道武門的炁功學會後,只要以炁運勁,馬上可增加千斤力道,那麼隨手亂揮的一千零三十斤,和立馬沉腰的一千一百斤,差別已微乎其微,如果隨手亂揮速度比較快的話,當然亂揮,何須在意架式?”
“一千……?”沈商山愣在那兒。
“只是舉例而已,和個人體質、修為仍有關系。”李翰說。
“我明白了……”沈商山一轉念說:“不對啊,我曾聽說,其他武術也有練氣功,但沒有這種理論。”
“這就是由道入武的特色。”李翰說:“其他宗派固然也會修煉炁功,但只能由一點微末炁息開始培養起,慢慢循序漸進,如此一來,終其一生也未必能達到道武門入門弟子的境界,更別提能不能在一、二十年內,讓炁功威力大于肌力……這些招式自有其存在的價值,只不過道武門人用不著而已。”
李翰說到這兒,轉頭看著葉瑋珊微笑說:“這些事情,白宗應該也很清楚才是,葉小姐怎麼似乎有點疑惑?”
不知道不行嗎?葉瑋珊正感惱火的時候,卻聽沈洛年開口說:“白宗是專修脈,瑋珊專煉外炁,對招式動作沒興趣,不知道是正常的,但一心就很清楚。”
看著眾人目光望向自己,沈洛年接著說:“我的匕首招式就是一心教的,所以動作會像道武門的動作,就這樣而已。”
“確實從你身上感受不到炁息。”李翰臉色凝重地說:“但你體能和速度,卻和正常人差異太大,倒像已經變體的人,而且你還沒解釋看透妖炁的問題,非變體者如何能感受到妖炁?當時我倆並肩作戰,我借著炁功,動作速度遠快于你,但你絲毫不用觀察,隨手一揮便正中要害,最後殺的妖怪數量居然不下于我,這若非對妖炁格外敏銳,怎能辦到?”
“什麼?”沈商山瞪大眼睛看著沈洛年說:“你去打妖怪?還殺了很多只?”
“只有幾只啦,剛好遇到沒辦法……”沈洛年有點頭痛了,不知該怎麼解釋,他頭一大,就開始煩,一煩就失去耐性,何況剛剛李翰不知有心還是無心,無端端用言語刺了葉瑋珊一下,也讓他頗不爽快,沈洛年當下板起臉說:“我何必向你解釋?不管你怎麼想都不關我事,我不想聊了,請走吧。”
“洛年?”沈商山意外地說。
“叔叔,我確實有殺妖怪,但這可不是做壞事,沒必要和人交代什麼。”沈洛年轉頭看著葉瑋珊,臉色放緩了些說:“如果不聊這些,我歡迎你多坐一陣子。”至于李翰,他就連客氣話都懶得說了。
李翰倒沒想到突然吃了一頓排頭,一時說不出話來,葉瑋珊倒是暗暗好笑,她早知沈洛年脾氣不小,只沒想到發作得這麼快,想到沈洛年發脾氣之前還幫自己說了幾句話,葉瑋珊不禁有三分感激,但又因為彼此立場不同,還多了點微妙的感覺。
李翰倒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思考了幾秒之後,收起笑容說:“既然客氣話沒用,那我就直說了。”
又怎樣了?沈洛年皺眉看著李翰,沒吭聲。
“我和葉小姐,分別代表李宗、白宗的第二代,我們兩人一致認為你和道武門有關。”李翰見沈洛年瞪大眼睛,他搶著說:“不管你自己怎麼說,我們的專業判斷,在法律上絕對有效。”
講起法律了?沈洛年莫名其妙,瞄了葉瑋珊一眼,只聽李翰接著說:“如今時局緊張,所有道武門人都要受統籌管理,這不是你一句我不願意就可以反對的,何宗一脈已經被通緝了,你可知道?”
有沒有搞錯啊?沈洛年皺眉說:“媽的,這還有沒有自由啊?你們不怕我去找媒體嗎?”
“你覺得現在的社會輿論,會支持一個獨善其身的道武門人嗎?尤其在發生了今天的事情以後?”李翰肅然說:“老實說,何宗一脈拒絕和妖怪對抗,消息一傳出,他們的宗派場所馬上被暴民破壞,現在也不知道躲到哪邊,你想淪落到那種地步嗎?”
威脅我?媽的誰怕誰?若是客氣點還可能有商量,硬來就沒話好說了,沈洛年本就是橫眉冷對千夫指的人,他瞪眼說:“混蛋,你找人來抓我啊!”
“洛年?”葉瑋珊吃了一驚。
“洛年,怎麼這麼沒禮貌?”沈商山也意外地說。
沈洛年對叔叔總還有敬意,頓了頓才悶聲說:“他不覺得自己啰唆,我會嫌煩。”
李翰也沒想到才十幾歲的沈洛年居然軟硬不吃,這下可拉不下臉,他沉臉站起說:“我今日來此,是以為台灣另有一個宗派,想來表示善意,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如此蠻惡,今日到此為止,等命令下來,我們很快就會再碰面!”
聽起來李宗還兼抓人?是不是惹錯人了?媽的,不管這麼多了,到時候再說!難道這世界真被妖怪嚇得不講道理了嗎?
“李先生,且慢。”葉瑋珊可不想搞成這樣,連忙說。
“葉小姐有何高見?”李翰轉頭說。
葉瑋珊可也不知該怎麼轉圜,沈洛年其實已經把話說絕了,根本不知該怎麼幫他說話。
就在這時,突然沈洛年的房門開了,懷真跳了出來,對著李翰笑嘻嘻的說:“等等,洛年脾氣大,對不起喔,別生氣。”
只要是正常人,看到懷真都會軟了半截,李翰的怒氣馬上不見了,結巴地說:“沒什麼,沒生氣。”
“是我不准洛年說的。”懷真在沈洛年身旁坐下,微微一笑說:“其實我是洛年的遠房表姊,洛年的功夫是我教的。”
哪門子的遠房表姊?沈洛年被這話一驚,氣倒是消了,愕然看著懷真,不知她要怎麼掰下去。
“遠房表姊?哪兒來的?”果然真正的親戚沈商山第一個懷疑,疑惑地問。
“就是……我的外婆的弟弟,和洛年的姨表姑的丈夫,以前是結拜兄弟,好像是這樣啦。”懷真說。
狐狸精胡扯起來了,這是什麼爛連續劇的劇情?還有,結拜算什麼“遠房表姊”?沈洛年忍不住好笑,靠著沙發不說話,准備看戲。
“外婆的弟弟……姨表姑的……”
沈商山還沒弄清楚這算不算表姊,懷真已經搶著說:“這不重要,是我外婆過世之前,要我來找洛年,收他入門,聽說是他弟弟和洛年姨表姑的丈夫約好的!”
看著眾人詫異的目光,懷真繼續編謊說:“我們確實和道武門有關,我們是……胡宗!對,我叫作胡懷真,差點忘了自我介紹。”
胡?狐狸精的狐還是胡說八道的胡?沈洛年搖了搖頭,狐狸精編謊話的技術不怎麼高明,這串話有點牽強。
“胡宗?原來是胡小姐……”李翰半信半疑地說:“似乎沒聽過?”
“當然啦,我們一脈單傳千余年,又沒和其他宗派聯系,大家都以為我們香火斷了。”懷真微微一笑說:“你們倆聽過縛妖派嗎?”
李翰和葉瑋珊同時一愣,臉上都是疑惑的表情,懷真笑說:“道武門可不是只有兼修和專修兩派喔,回去問問你們家前輩應該就知道了,縛妖派修煉之法,本就不具內外炁。”
李翰雖不知真假,但既然是這柔媚入骨、動人心魄的美女所言,而且最後這段話似乎不像隨口亂說,他不信也信了,當下連連點頭說:“既然同門相認,當然是好事……不過如今道武門各宗需受管制,不知貴宗有多少人?我可以代為向總統府第四處提報編冊,也方便支領薪資。”
“哪有多少人?就我們姊弟兩人呀,也不用多造冊了,如果為了通達管理上方便……”懷真瞄了沈洛年一眼說:“反正洛年和瑋珊同個學校,胡宗暫時就以客卿的身分,歸白宗統屬就好了,瑋珊,可以嗎?”
葉瑋珊沒想到突然產生這樣的變化,一時反應不過來,呆了呆才說:“當……當然可以,但是太失敬了。”
“不會啦。”懷真笑嘻嘻地說:“洛年也很懷念當初和你們在一起的日子。”
臭狐狸你扯謊歸扯謊,別扯到我頭上來!而且現在是怎樣,怎麼突然又要我去打妖怪了?沈洛年瞄了瞄懷真,卻見她警告般地瞅了自己一眼,就和上次在西餐廳的表情一樣……反正這狐狸該不會害自己,沈洛年摸摸鼻子不吭聲了。
懷真接著轉頭望著李翰,露出懇切的表情說:“洛年會堅持不肯說,都是因為我的交代,加上他脾氣本就不大好,口氣就糟了……我替他道個歉,希望李先生大人不記小人過,能原諒我們。”
“哪兒的話。”被懷真這樣望著,李翰骨頭都軟了,忙說:“我哪會計較這麼一點小事?放心、放心。”
“那麼……”懷真妙目一轉說:“其他的事情,應該就讓我們和瑋珊談啰?”
李翰呆了幾秒,這才突然醒悟,連忙站起說:“那麼……胡小姐,我先告退了。”
“李兄。”沈商山跟著站起說:“賞臉的話,我請你出去喝杯酒,咱們聊聊?”
“不了,今天還有很多事情得忙。”李翰微笑婉拒說:“我這就先告退了,其他就由白宗處理。”
“那麼我送你一程。”沈商山站起,隨著李翰往外走。
◇◇◇◇
接下來,這不大的客廳中,只剩下沈洛年、懷真、葉瑋珊三人,葉瑋珊看著兩人,眉頭微微皺著,似乎有很多的問題,又不知該從哪一點開始問起。
“瑋珊。”懷真笑說:“你想從哪件事情聽起?”
葉瑋珊想了想,看了看沈洛年說:“縛妖派胡宗……這就是你不加入白宗的原因嗎?”
現在似乎該點頭吧?沈洛年瞄了懷真一眼,微微點了點頭。
“不加入是為了胡宗,加入也是為了胡宗。”懷真插口說:“我從沒和其他宗派聯系過,聽到了你們,忍不住想稍作了解,于是要洛年加入,你該還記得,洛年當初本來並不想加入,都是被我逼的……後來洛年眼看涉入漸深,怕你們日後知道怪罪,所以及早退出。”
“原來如此……”葉瑋珊望了望兩人,沉吟說:“怪罪是不敢,這麼說,真有縛妖派了?”
“當然啦。”懷真笑嘻嘻地說:“難道我會騙人嗎?”
“那……懷真姊覺得和白宗怎麼配合比較好?”葉瑋珊遲疑地說。
“如果當我們是自己人,就讓洛年和你們那個小組一起活動吧。”懷真微微一笑說:“我有時候挺忙,不一定會參與。”
“嗯……”葉瑋珊遲疑了一下說:“那麼和過去一樣,放學後在同樣地方會合,放假時則從下午一點開始,如果可以的話,辦支電話會比較方便聯系。”
沈洛年說:“知道了。”至于電話,沈洛年上次就當耳邊風,這次還是一樣的打算,他從不找人也不想讓人找到,不覺得自己需要行動電話。
“我先離開了。”葉瑋珊站起,對懷真微微一禮說:“今日事情真的很多,得回去和他們會合,我不在的話,他們找妖怪的效率比較差。”
“洛年送一下瑋珊吧。”懷真笑說。
沈洛年站起身,隨著瑋珊下樓,雖說是送行,但這舊式公寓,樓梯狹小,還是一前一後分別走,兩人一路無話,一直到了樓下,沈洛年正考慮該不該送去車站的時候,葉瑋珊停下腳步說:“送到這兒就好,我自己回去。”
看著葉瑋珊背影的沈洛年,突然忍不住開口說:“你在煩惱什麼?”
葉瑋珊微微一驚,回過頭說:“很明顯嗎?”
應該看不出來才對嗎?沈洛年微微一驚,敷衍地說:“也不是,我胡猜的。”
葉瑋珊沒說話,微微歪著頭凝視著沈洛年,那黑白分明的清澈目光,透出一種繁複混雜、無法一眼理解的思緒,沈洛年一陣迷惘,不知為何突然覺得有點慌張。

上篇:第一章 一半歸你    下篇:第三章 這麼想死就成全你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