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五章 七彩繽紛了 
  
第五章 七彩繽紛了

半個小時後,眾人抵達位于永和的地下室道場,接到聯系的宗長白玄藍與她丈夫黃齊,已經在大廳等候。
一開始,葉瑋珊取得奇雅同意後,先把今日的戰斗過程,簡略地報告一遍,其中最主要的部分,當然就是沈洛年的妖炁感應能力,以及狼妖的事件。
聽到沈洛年的能力,白玄藍和黃齊不免有點吃驚,多看了沈洛年幾眼,不過兩人並沒打斷葉瑋珊的敘述,只繼續聽著,當她提到狼妖的事件,白玄藍和黃齊兩人對望一眼,臉色都有點沉重。
“宗長,不然找巧雯姊來幫忙呀?”瑪蓮笑說:“她組里不是收了一票人嗎?”
“台灣南半部逃散的妖怪,大多散往玉山山脈,那兒地勢複雜,更難處理……當時南部道武門人不多,沒法像北部一樣把妖怪迫到新店、土城、三峽之間的小區塊……”白玄藍沉吟著說:“而且她組員雖多,但大多是這半年剛開始訓練的新手,能派上用場的還不太多。”
“她有找到發散型的嗎?”瑪蓮又問。
“除她以外一共六個了,其中四個剛變體不久,還不能帶組,現在是分三組搜索。”白玄藍目光瞄了沈洛年一眼說:“如果早知道洛年有這麼強的妖炁感應能力,這五日……”
“對啊!”瑪蓮終于忍不住叫出聲:“我和奇雅這幾天跑得要死,抓到的還沒有這一晚上的零頭。”
白玄藍微微一笑,轉頭望著沈洛年,和聲說:“洛年,不知我可否與懷真小姐碰個面?有不少的事情想向她請教。”
沈洛年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她跑哪兒去了。”
“這樣嗎……”白玄藍沉吟片刻說:“典籍中確實提過身無炁息之縛妖派的存在,但據說縛妖派特色是以心控炁、縛妖驅策,並非體察妖炁……不知你具有這樣的能力,是貴宗另有創見,還是有其他原因?”
場中除了宗長夫妻和葉瑋珊之外,其他人連“縛妖派”這三個字都沒聽過,此時自然是大吃一驚,每個人都訝異地看著沈洛年,其中瑪蓮的眼睛睜得最大,不過她總算尊重白玄藍,不敢貿然插話,但臉已經憋得通紅,十分難過。
但沈洛年卻有些為難了,縛妖派是干嘛的,他可是迷迷糊糊,當時懷真只隨口交代了幾句,也沒說得很清楚,而且有關體察妖炁的能力來自鳳靈,和縛妖派根本無關,沈洛年想扯謊也不知該如何扯起,何況他壓根不想扯謊。
白玄藍見沈洛年皺起眉頭,沒有回答,她微微一笑說:“各派本自有密傳,我本不該貿然詢問,只不過在這種時刻,一些宗戶成見也許該考慮拋除……當然,你畢竟不是宗長,如果你不能作主,我也不會勉強你。”
這樣就好說話了,找到懷真後讓她去扯謊,沈洛年當即說:“謝謝,我確實不能作主。”
瑪蓮忍不住瞪眼說:“臭小子敬酒不吃……”
“瑪蓮!”奇雅拉了她一把,把她後半截話壓回肚子里面去。
“但找妖怪我可以幫忙。”沈洛年又說。
“嗯,那就麻煩你了。”白玄藍點點頭說:“北部清乾淨之後,也許南部也需要你幫點忙。”
沈洛年點了點頭,沒應聲。
“至于狼妖……”白玄藍轉頭問:“齊哥,你覺得呢?”
黃齊本就一直在思考著,這時見問,他沉吟了一下,緩緩說:“聽起來除去這狼妖並不難,但既然會逃,我們的力量恐怕不夠組成包圍網……或者得考慮請李宗協助,而且不能拖久。”
“奇雅。”白玄藍轉頭說:“為免意外,這兩日先別搜妖了,你們倆下南部幫巧雯的忙,我們和李宗協調好之後,再通知你們回來。”
“好。”奇雅點頭。
“宗長!等等!”瑪蓮卻叫:“洛年小子能不能借我們帶下去呀?那樣說不定兩天就把南部搞定了。”
“我倒是老糊塗了。”白玄藍莞爾一笑說:“洛年,如果你願意幫這個忙的話……”
“我一個人去嗎?”沈洛年瞄了瑪蓮一眼,有點遲疑,這女人會動手動腳,和她在一起頗為不妥。
“瑋珊和一心也去嘛!”瑪蓮也不知道是不是看透了沈洛年的想法,朗笑說:“還念什麼書?別讀了,統統都來南部干活!”
葉瑋珊和賴一心正發愣的時候,白玄藍搖搖頭說:“世界未亂之前,能讀多少算多少,還是別荒廢了學業,不過這次妖怪太多,如果洛年肯幫忙,時間該可以縮短不少,你們可以考慮請幾天假。”
反正只是指路,自己也不用動手,沒什麼好拒絕的,沈洛年無所謂地點了點頭說:“幫忙沒問題。”
“太好了。”瑪蓮突發奇想地說:“洛年小子,你能在GPS處理器上輸入妖怪位置嗎?那可以分好幾組一起行動呢,也不用等你慢慢跑。”(GPS:全球定位系統的簡稱)
“我沒用過那種東西,容易輸入嗎?”沈洛年倒是挺有興趣,用那東西的話,可以不用跑得滿腳泥巴了嗎?
“很簡單的,阿姊現在就教你用。”瑪蓮對沈洛年招手,一面回頭說:“奇雅,你那台借一下。”
“不要,你老亂按,搞壞兩台了。”奇雅扭頭不理。
“呃……”瑪蓮尷尬地抓頭。
“這是好辦法,我們下去的時候,我再教洛年吧。”葉瑋珊也挺高興地說:“如果洛年能一次遙控五組人同時獵妖,那效率會高很多。”
“那麼我和軍方接洽,派一台直升機帶洛年偵查吧。”白玄藍微笑說:“你們則分五組沿著洛年定下的標記去捕捉。”
“帥呆了!”瑪蓮高興地說:“洛年這秘密武器可不能讓李宗知道,他們以後發現我們幾天就把隱匿妖炁的融合妖清光,一定傻眼,而且南部清光之後,殺狼妖就可以讓巧雯姊他們上來支援,更不用找李宗了。”
“嗯,李宗現在大部分人手都在東岸堵截搶灘的妖怪,不找他們也好,如果順利的話,確實可以這樣安排……你們五人明早八點松山機場集合,我會聯系好軍用直升機送你們去台南。”白玄藍說:“都沒問題吧?”
“宗長。”黃宗儒忍不住說:“我可以去嗎?”
“南部內聚型的人手很多,應該是沒有必要。”白玄藍目光轉向葉瑋珊說:“除非瑋珊想帶你們下去曆練。”
“宗儒,以後還有機會的。”葉瑋珊轉頭說:“不是不讓你去,但是這兩天把那些新手全交給添良和志文,我實在不大放心……他們倆總是正經不了幾分鍾。”
黃宗儒和那兩人也認識挺久,一聽也無話可說,只好苦笑點頭說:“我明白了,我留下。”
白玄藍微笑說:“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嗎?”
“我們還有事情報告。”葉瑋珊遲疑了一下說:“一件和吳配睿有關,嗯……”她望了賴一心一眼,有點遲疑,似乎不知該不該說。
“還有件事情和我有關。”賴一心笑說。
“一心?”葉瑋珊有點慌張。
“還是問清楚好些。”賴一心一點都不擔心,笑呵呵地說:“我覺得是好辦法呀。”
葉瑋珊只好點了點頭,對白玄藍說:“是,另一件事情和一心有關。”
“宗長,我們先走。”奇雅突然說。
“干嘛這麼急著走?”瑪蓮一呆。
“人家組里面的事情,在旁邊湊什麼熱鬧?”奇雅一扯瑪蓮,往外就走。
瑪蓮癟起嘴,一臉委屈地往外跟了出去,一面還在嘟囔:“聽一下又不會怎樣……”
等瑪蓮和奇雅離開,白玄藍先看了賴一心一眼,跟著微笑說:“吳配睿是前幾天決定不收的那小女孩吧?怎麼了?”
“洛年想用胡宗的名義幫她申報妖質使用。”葉瑋珊說:“不過實際上還是屬于白宗門下。”
白玄藍訝異地看著沈洛年說:“貴宗不打算增加人手嗎?貴宗宗長可知現在情勢之嚴峻?”
“應該知道。”沈洛年說:“但我們確實不打算收人。”
“這樣的話,我這兒沒有問題,瑋珊,你自己拿主意吧。”白玄藍說。
“嗯,那如果沒有意外,我打算讓他們星期五一起入門變體引炁。”葉瑋珊說:“還請宗長主持。”
“好的。”白玄藍露出溫柔的微笑說:“那麼一心又怎麼了?”
葉瑋珊白了賴一心一眼,輕嗔說:“你自己說。”
“好。”賴一心呵呵笑說:“我發現炁息隨著心意的控制,可以產生變化,增加攻擊的威力,今日和狼妖碰上,對方妖炁很強,我就試用了其中一個方法……”
葉瑋珊見賴一心停下,忙接口說:“雖然一心違背了宗規,但若不是他使用這辦法,我們其他人都沒法對妖怪造成傷害,說不定沒法逼退妖怪,大家都會受傷……宗長,一心這樣,身體不會有事吧?”
白玄藍和黃齊對看了一眼,兩人眼神都有點古怪,那不似生氣卻也不像喜悅,似乎透過眼神正商量著什麼事情,但一時又難以決斷。
過了片刻,白玄藍想了想才說:“宗儒、洛年,你們兩個可以先回去嗎?”
要我們避開嗎?沈洛年倒是無所謂,點頭說:“好。”
黃宗儒雖然有點失望,卻也很快地點頭答應。
“宗長,這麼晚沒車子,我得送他們回家。”賴一心詫異地說。
“那麼……在外面稍等候一下吧。”白玄藍微笑說:“不會花很久的時間。”
“是。”黃宗儒和沈洛年兩人並肩往外走,穿過了那深色的玻璃門,兩人爬上樓梯,在已經沒有什麼人車的馬路旁,站著等候。
“洛年,原來你是別宗的?”黃宗儒沒安靜多久,很快就開口說:“懷真姊是宗長啊?”
“嗯,可以這麼說。”沈洛年淡淡地說。
黃宗儒看沈洛年似乎不想多提,他也不好多問,想想又說:“這體察妖炁的方法,是你們宗派的機密啰?”
又來了,難道每個人都要來問上一問?沈洛年瞄了黃宗儒一眼,還沒開口,卻見黃宗儒忙說:“我不是想打探,不方便聊的話就算了。”
看他這麼客氣,沈洛年反而不大好意思生氣,只好說:“這和體質有關,不是大家都能練的。”
“嗯……”黃宗儒似乎找不到話題了,沉默下來。
不說話也好,休息一下,沈洛年靠著牆壁,想到明天一大早得去機場,不禁有點頭疼,今晚是肯定睡眠不足了,還好叔叔這兩天也不在,否則還不知該如何解釋。
“那個……”黃宗儒又開口了:“洛年,你知道嗎?小睿有天曾和我們一起玩游戲。”
“嗯。”沈洛年點頭說:“怎麼?”
“沒什麼。”黃宗儒頓了頓說:“她總是沒什麼表情,不知她在想什麼,問她是不是無聊,她又說不會。”
“是嗎?”沈洛年先是有點意外,想想突然明白,自己看的不只是臉,所以沒注意到此事,黃宗儒說的沒錯,吳配睿除了偶爾笑笑之外,確實沒什麼表情,只愛用那明亮的眼睛直望著人,看不大出喜怒哀樂,不過她老是那個表情,看起來還真有點呆呆的,想到這兒,沈洛年不禁笑了起來。
“怎麼了?”黃宗儒訝異地問。
“喔,沒什麼。”沈洛年搖搖頭笑說:“我只是想到小睿的事好笑。”
“你們倆很熟嗎?”黃宗儒說:“你這次幫了她不小的忙……我……我們也都很高興小睿能順利加入白宗。”
這算是什麼?不安中又帶著點古怪的柔軟氣息?如果要用顏色來比對,這感覺很像……粉紅色吧?媽啦,有人戀愛啦?沈洛年看看黃宗儒,皺眉問:“你喜歡她嗎?”
“呃?”黃宗儒沒料到沈洛年這麼直接,紅著臉說:“我……我沒想這麼多……”
媽的,又變色了!似乎不像?沈洛年看得迷糊,忙說:“她和我沒有朋友以外的關系,我當她是小妹妹而已。”
“嗯……我知道,你別誤會。”黃宗儒尷尬地應了一聲,有點手足無措,不知正想些什麼。
七彩繽紛了!這是什麼呀?沈洛年頗有點不適應,當即轉換話題說:“你的盾牌好像挺好用的?”
黃宗儒回過神,神色一凝說:“還不夠好,盾牌也許該再重一點。”
變成理性明快的銀灰色了,這可舒服多了,沈洛年松了一口氣說:“太重拿不動吧?”
“嗯,這也要考慮。”黃宗儒沉吟說:“如果妖怪會自己撞上來就好了,那重一點就沒差。”
現實中的嘲諷、挑釁技能沒這麼靈光啦,敵人又不是游戲里面的白癡怪物,那只是為了能順利進行團體游戲所設計出來的伎倆。沈洛年搖頭說:“這樣用盾牌往上撞……如果拿個大錘會不會更好點?”
“那就完全不同了。”黃宗儒說:“使用大面積盾牌,幾乎不用擔心自己受傷,重點還是在于怎樣讓敵人自動來攻。”
自動來攻?沈洛年懶得多勸,隨口說:“我上次扔石頭的效果好像不錯。”
黃宗儒卻目光一亮說:“有道理,這也是一種挑釁的辦法,不過投擲兵器不適合灌入內炁……有什麼單手可以使用的長兵器嗎?”
“鞭子?”沈洛年說。
“嗯……”黃宗儒很認真地思考著。
“鞭子前面如果綁個石頭呢?好像也有這種兵器?”沈洛年繼續出著餿主意。
“流星錘?繩鏢?”黃宗儒思考著說:“那似乎不適合單手,鏈錘又似乎短了點……咦,不對。”
“什麼不對?”沈洛年問。
“用盾牌,就是准備打接近戰,怎麼能用遠兵器?”黃宗儒苦笑搖頭說:“敵人接近不就沒法用了?”
“唔。”沈洛年可沒想這麼多,只聳聳肩說:“就用盾牌撞吧?你盾牌上面怎麼不裝點刺?”
“怕遇到的敵人妖炁太強,刺不但傷不到對方,反而無法卸去力道。”黃宗儒說:“右手拿刀還是比較標准,我再想想該怎麼辦比較好。”
“嗯……他們要出來了。”沈洛年轉頭往下面看。
“是嗎?”黃宗儒微微一驚,跟著轉頭,果見玻璃門緩緩推開,葉瑋珊和賴一心兩人一前一後走出。
“一心沒事嗎?”黃宗儒連忙奔過去。
沈洛年倒不擔心,他感覺到這兩人情緒中都是一種帶點荒謬感的笑意,賴一心還多了點興奮快樂的味道,可知他們聽到的絕不可能是壞消息。
“沒事、沒事。”果然賴一心笑呵呵地說:“但是宗長說現在不能解釋,以後再說吧。”
“別這麼開心。”葉瑋珊白了賴一心一眼說:“你確實犯了門規,還好現在情況不同。”
“嘿嘿。”賴一心尷尬地笑了幾下說:“也因為這種情況,我才會犯的呀。”
“你總是有話說。”葉瑋珊啐了一聲說:“送大家回家吧。”
“是!”賴一心爬上樓梯,打開那台吉普車,讓眾人進入,他一面發動引擎一面說:“洛年,我剛剛才知道,你是另外一個宗派。”
“嗯。”沈洛年應了一聲。
“宗長說,你們這宗派,縛妖之前聽說沒有自保能力耶。”賴一心說。
“一心!”葉瑋珊吃了一驚,輕叱說:“宗長不是叫你別對人亂說嗎?”
“唔。”賴一心一呆,有點無辜地說:“我想宗儒也是自己人嘛。”
黃宗儒一聽不由得有三分尷尬,但大家都在車中,他又不能避到哪兒去。
“我不是說宗儒是外人。”葉瑋珊沒好氣地說:“只是這種事情別隨便嚷嚷,沒事提這做什麼?”
“沒關系。”沈洛年反正也沒打算打妖怪,不很擔心有沒有自保能力,他隨口說:“怎麼了嗎?”
“這樣太危險了!”賴一心說:“我要幫你特別設計一套步法。”
“咦?”沈洛年一呆說:“今天不是才學一套嗎?”
“那是普通對戰用的,講究的是施力自然、移動順暢,練練也不錯。”賴一心搖頭說:“但你的還要特別設計。”
“呃?”沈洛年可不明白了。
“我還沒完全想清楚。”賴一心皺眉說:“給我一點時間。”
“都好啊,慢慢來。”沈洛年無所謂地說。
“還有宗儒的盾牌……今天算是第一次實戰。”賴一心沉吟說:“遇到強敵,盾牌的功效確實有發揮……看來盾牌還可以再重一點?”
“我也這麼想,但是對方不一定會攻擊我。”黃宗儒說:“我剛正和洛年談這問題,有沒有辦法引誘對方攻擊?”
“不需要。”賴一心搖頭說:“一般來說,具有最強大攻擊力的是發散型戰友,你只要站在瑋珊前面,對方自然得找你。”
“瑋珊就像游戲里的法師一樣。”黃宗儒先是露出笑容,跟著又微微皺眉說:“但我只能保護一個方向而已,若是對方移動速度比我快的話……”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這問題有機會解決。”賴一心沉吟著說:“那四種炁……”
“一心!”葉瑋珊白了賴一心一眼。
“啊。”賴一心一呆,哈哈笑著說:“還不能說,哈哈哈,宗儒你的慢點再說,我先想洛年的。”
“你不嫌累啊?到處操心。”葉瑋珊低聲埋怨說:“自己的事情都想不完了。”
“沒關系,總有辦法的。”賴一心呵呵笑說。
之後賴一心專心地開著車,眾人也安靜下來,沈洛年卻不禁有點狐疑,從今天和狼妖戰斗的狀況來看,賴一心的攻擊威力其實遠大于葉瑋珊,為什麼剛剛卻說葉瑋珊具有最大的攻擊力?莫非也和賴一心今日搞的花樣有關?
眼看到家,沈洛年下車時,走到賴一心車窗旁說:“一心,若是很忙的話,就別花心思在我的步法上了。”
“為什麼?”賴一心訝異地說:“你有其他的自保功夫嗎?”
“倒不是……”沈洛年說:“反正我也未必能一直幫你們忙,所以你先忙自己或其他人的事……日後有危險的話,我不去就是了。”
“不來多可惜?別擔心,我會想出來的,總有辦法。”賴一心笑說:“放心、放心!”
這家伙似乎是說真心話呢……等等,什麼叫“不來多可惜”?沈洛年正不知該怎麼說服這熱血男,另一側的葉瑋珊搖頭說:“洛年,別和一心爭了,跟他爭一晚上也沒用。”
“呃……”
“別擔心,早點睡,明早機場見啦。”賴一心揮揮手,駛動車子轉向離去。
◇◇◇◇
次日,搭載著沈洛年等五人的軍用直升機,清早從松山機場起飛,一路往南,還沒到台南機場,葉瑋珊已經讓沈洛年學會GPS處理器的基本操作,也說明衛星通訊頻道和無線頻道雙通道的使用辦法,當下葉瑋珊拿出另外一台,要沈洛年學著自己的動作。
沈洛年見葉瑋珊從底下拉出一組小耳麥,掛在耳朵上,連忙跟著動作,葉瑋珊跟著說:“等等和大家打個招呼……對了,巧雯姊和宗長是同輩入門的,可別沒禮貌。”
也是看起來像大姊的阿姨嗎?沈洛年點點頭。
葉瑋珊又擔心地看了沈洛年兩眼,這才啟動了群呼通訊鈕說:“巧雯姊在線上嗎?”
“嗯,瑋珊嗎?好久不見了。”另一邊傳來個帶著喜悅的嬌柔嗓音,頓了頓半嗔說:“怎麼這時候才找我?我可等很久了呢。”
“剛剛在教洛年使用GPS處理器,才教好,讓大家認識一下。”葉瑋珊望了沈洛年一眼,示意他打招呼。
真不像阿姨的說話方式,沈洛年開口:“巧雯姊,我是沈洛年。”
“哎呀,原來洛年小弟也在聽。”劉巧雯笑說:“昨晚宗長和我聯系時,我真是吃了一驚,你可不簡單喔。”
葉瑋珊交代過,這通訊不能保密,重要細節不能在里面多說,沈洛年秉持著少說少錯的原則說:“沒什麼。”
劉巧雯停了兩秒,輕聲一笑說:“奇雅和瑪蓮呢?怎麼不和姊姊打招呼?”
葉瑋珊望著半閉著眼睛、靠著椅背休息的奇雅一眼說:“她們還在休息,沒裝上耳機。”
“好吧,反正都是熟人,不急著聊……對了,我們這兒也打打招呼。”劉巧雯說:“靜誼、佳芳。”
“是,我是林靜誼,兩位好。”“我是吳佳芳,多指教。”另外兩個聲音陌生的女子跟著開口,聽聲音和穩重的語氣,應該也是大姊級的人物。
“她們倆也是發散型,正領著另外兩個小組,這兩組都加入四個月了。”劉巧雯笑說:“差不多可以獨當一面自己闖天下了。”
“恭喜巧雯姊。”葉瑋珊苦笑說:“聽宗長說,你找人挺順利的,已經有六位發散者了是嗎?我這兒可是一個都找不到。”
沈洛年聽到這話不免有點尷尬,不大敢和葉瑋珊目光相對,還好劉巧雯很快就接著開口說:“反正最近妖質夠,我只找女的,就有近三成的機率,除一開始就跟著我的詩群和名美,新入門的二十人有六人是發散型的,這很正常呀……你不會是都找男孩子吧?那我們可以辦個聯誼喔。”說著她咯咯笑了起來。
只選女的入門?葉瑋珊沒想到劉巧雯的方式是這樣,微愣了愣不知該如何接話,卻見直升機正往下方降,台南機場已出現在眼前,葉瑋珊忙說:“我們要到了,等等數據就會開始傳送。”
“好。”劉巧雯說:“我從高雄往東北走,她們兩個從台東往西,你們從台南往東,接下來就看洛年小弟啰。”
“那麼巧雯姊,我們先暫停聯系。”葉瑋珊停了通訊,見沈洛年也關了通訊鈕,她這才搖搖頭,對身旁的賴一心低聲說:“和巧雯姊說話,不知怎麼總覺得有點辛苦。”
“瑋珊也這樣覺得嗎?”瑪蓮笑說:“總覺得聽不懂她想說什麼。”
“那叫話里有話,走吧。”剛剛似乎裝睡的奇雅眼睛睜開,她一側身,跳下直升機。
穿著短褲、盤腿坐在椅子上的瑪蓮跟著跳下,一面回頭嘻嘻笑說:“洛年小子,我們今天可是各帶了兩個大背包,別讓我失望啊!”
沈洛年皺眉的時候,賴一心也笑著跳下直升機,葉瑋珊轉頭說:“接近妖怪的時候,我們會關掉GPS處理器,免得因妖炁作用而毀損,你要是有事,多聯系幾次試試。”
“知道了。”沈洛年說。
◇◇◇◇
不久之後,載著沈洛年的直升機補滿燃料,再度起飛,向著玉山山脈緩緩飛去。
沈洛年的感應范圍高達十余公里,讓直升機這般低空飛行,實在找得很輕松,他一面觀賞周圍的風光,一面在處理器上標出感應到妖炁的位置,果然這兒因為山林綿延,一開始沒能收束包圍網,妖怪分布頗散,留下數量也多,整個山區方圓二十公里,到處都是。
經過了三次加油,兩次休息,直到下午,沈洛年才把整個區域標妥;飛行的過程中,沈洛年知道那五組人馬會從南面張開一張碗形的網向北收,所以也從南端開始標起,而當沈洛年標完的時候,他們也清了近半,也就是說,如果這樣下去,今晚說不定就可以處理妥當。
當最後一次巡妥之後,沈洛年交代駕駛者往北飛,在剩下妖怪群的中心處,要駕駛找地方落下,這樣可以監視周圍妖怪的位置,如果有變化可以隨時調整資料。
駕駛的軍官不明白沈洛年的目的,不過上級已經下了指示要他聽命,他也只好照辦,既然要找個方便降落的地方,他考慮片刻之後,將直升機在南橫埡口山莊前廣場降下。
“我會在這兒等一段時間。”沈洛年對駕駛說:“你看要回去還是在這等?”
“多久呢?”那軍官回頭問:“我可以等,但要向上面報備。”
這可問倒沈洛年了,他們會打算一晚上搞定還是分兩天完成可是很難揣測。正遲疑間,突然那處理器上面的通訊訊號閃了起來,沈洛年剛接上耳機,只聽那端傳來奇雅的聲音:“洛年?”
似乎是第一次聽到奇雅叫自己名字?沈洛年有點古怪的感覺,一面說:“是。”
“直升機停在埡口山莊?”奇雅說:“為什麼?”
“剩下的……中心點,方便觀察。”沈洛年小心地跳過關鍵字說:“你們要清完嗎?”
“嗯,有這打算。”奇雅說:“你別走,我馬上去找你。”
找我?沈洛年不大明白,自己和奇雅那組之間,還有不少妖怪吧?但還來不及發問,奇雅已經關了通訊,沈洛年也懶得發訊追問,反正他已經感受到,奇雅和瑪蓮正快速地往這兒飛掠,她們倆既然不理會經過的妖物,想必有她們的原因。
“我看要等一陣子,關上引擎吧?”沈洛年對駕駛說。
“好。”軍官聳聳肩,拿起無線電回報,一面准備關閉直升機的電源。
沈洛年下了直升機,望著廣場後寬闊的木造山莊,只見山莊後寒風卷著山云四處亂滾,云霧高高低低分不清楚,霎時一陣濕冷的云氣卷來,眼前一片迷蒙,幾秒過後突然又顯清明,露出一片秀麗的黃綠色山景。
轉頭一看廣場的另外一面,卻是赫然一大片斷崖出現眼前,下方云海騰騰,一片仿佛觸手可及的薄紗般浮云正悠悠忽忽地從左往右飄,此時太陽尚未落下,但天色已陰,沈洛年看著也跳下的駕駛正猛搓著手呵氣,這才想起這兒溫度一定頗低,自己變體了沒感覺,對方可是普通人。沈洛年想想說:“你進去借個地方休息吧,這兒我在就好。”
“不能放著直升機不管。”駕駛軍官看著沈洛年的薄外套,搖頭咋舌說:“你們這些屠妖隊的,都不會冷嗎?還有個女孩穿短褲。”
“還好。”沈洛年眉頭微微一皺,往西方看,卻是他感覺到葉瑋珊和賴一心似乎也開始加速往這兒跑了。
“這地方很不錯吧?”駕駛軍官一面縮著身子蹦跳一面笑說。
“不錯。”沈洛年望著山前山後,只覺兩邊都想看,眼看著夕陽西下,一會兒恐怕就什麼都看不到了,這一瞬間只覺得有些不舍。
“這可是南橫最高點,來這不住一晚可惜啊,不過……”駕駛軍官抖著身子說:“最好還是夏天來,冬天可冷死人了,我還是上去等,至少擋風。”一面跑回直升機上去了。
片刻後,奇雅、瑪蓮兩人從山崖下方冒出,剛落在山前廣場,瑪蓮就四面望著叫:“好荒涼的地方!這些云是怎麼回事?到處亂跑?”
雖然奇雅和沈洛年兩人都沒理她,瑪蓮也不管,奔過來拍著沈洛年的肩膀,開心地說:“洛年小子你真好用!我和奇雅的兩個大包包都裝滿了,專程來卸貨的。”
沈洛年也不躲了,省得等等又被一把抱住,只點頭說:“原來如此。”
奇雅這時已經打開直升機側門,把妖怪縮小的尸體一股腦地往內倒,跟著回頭說:“瑪蓮,別聊了。”
“來了!”瑪蓮笑著奔去,也一樣倒得滿地。
“洛年。”奇雅一面幫忙,一面轉頭說:“你要等到我們回來嗎?”
“可以啊。”沈洛年走近說。
“那我們清完了就來這兒,然後一起回台北。”奇雅看著處理器的畫面說:“瑋珊他們也快到了,你告訴他們吧。”
“兩位小姐不在這兒住一晚嗎?”駕駛軍官在前面駕駛席,笑呵呵地回頭問:“這兒的木造房大通鋪,便宜又舒服還有早餐可吃,可是難得的體驗。”
奇雅只冷冷瞄了他一眼,便轉頭對沈洛年說:“走了。”
瑪蓮則對那駕駛扮個鬼臉,嘿嘿一笑,轉身隨著奇雅去了。
“那短發美女脾氣不小。”駕駛軍官望著兩人矯健婀娜的身影逐漸遠去,吐吐舌頭,縮回身子說:“小兄弟,幫忙關一下門,冷死了。”
“等等。”沈洛年目光往西轉,見葉瑋珊和賴一心剛越過山莊,往這奔來,果然兩人身後也是兩大包,也正是趕來卸下妖尸,兩人一面清,一面和沈洛年聊了幾句,知道奇雅想法後,葉瑋珊也頗贊成,她當下與另外三組聯系,通知這個計劃。
葉瑋珊聯系的時候,賴一心正和駕駛軍官閑聊,聽軍官大談這兒的特色。當葉瑋珊聯絡完畢的時候,賴一心跳出直升機說:“瑋珊,聽說這兒清晨很美耶,我們要不要留下住一晚?”
葉瑋珊一怔,臉紅了起來,睜大眼睛瞪著賴一心說不出話來,似乎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媽的!羞澀、怒氣、煩惱、甜蜜,五顏六色通通纏在一起啦!這算什麼?沈洛年眼看氣氛尷尬,忍不住想解救蒼生,當下對一臉期待的賴一心說:“一心是說大家一起住嗎?奇雅好像沒興趣。”
“奇雅沒興趣嗎?”賴一心惋惜地說:“大家一起住才好玩啊,等等我再問問看。”
葉瑋珊聽了這兩句對話,臉上的紅潮倏然退去,只剩一片俏白。她板起臉,瞪了賴一心一眼說:“我也沒興趣!”
“啊?”賴一心失望地抓頭說:“這是南橫最高點耶?遇到寒流可能會下雪耶?那邊還有很有名的大關山隧道……”
“反正沒興趣!忙完都不知道幾點了,這種地方應該也不會接受臨時的客人。”葉瑋珊對賴一心瞪眼說:“去討討看有沒有塑料袋之類的東西,後面滿是妖尸,連坐的地方都沒有了。”
“喔。”賴一心只好苦著臉往埡口山莊內跑。
葉瑋珊目送著賴一心,心中一陣感慨,不禁輕歎了一口氣,但驀然想起沈洛年就在身邊,她霎時有點尷尬,瞄了看不出表情的沈洛年一眼,咬咬唇說:“那……那邊有個派出所,我去打個招呼。”
“嗯。”沈洛年點點頭,看著葉瑋珊轉身快步離開,心中不禁有些替葉瑋珊擔心……沈洛年看得出來,她雖然從不表露,但心底確實喜歡著賴一心,可是賴一心雖然對她言聽計從,卻似乎從沒出現類似的愛戀或需求感,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上篇:第四章 炁息的變化    下篇:第六章 有需要用到這招嗎?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