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二章 不會停止的噩夢 
  
第二章 不會停止的噩夢

本有點昏昏欲睡的沈洛年,打起精神繼續看,只見一艘艘登陸小艇緊接著那群人之後往島上接近,一隊隊士兵繞過這兩排屠妖者,在前方早已堆好的沙包後架起一挺挺重型機槍,還有不少人拿著地對地的火炮瞄准島內的方位。
看樣子似乎要准備應付比較強的妖怪了?但會不會太早了些?
沈洛年既然不大清楚,記者當然更不清楚,不過他們仍然很盡責地推測,正說到一半,那主播突然停了停,似乎耳機傳來了說明。
片刻後主播興奮地說:“為各位觀眾報導最新消息,聯合部隊發言人表示,將准備提升道息濃度,那些新派上島的屠妖者,都是變體時間較長,也具有和妖怪作戰的豐富經驗,上岸是為了保護那些負責凝聚道息的屠妖者。”接下來主播又開始重說一次,萬一道息沒能控制好,引起震蕩,一個多月前的慘劇又會再度發生云云。
這麼快就要提升濃度了嗎?接下來會出現什麼樣的妖怪?屏幕中,島周眾人聚精會神地盯著島嶼內,但除了那不斷出現的低級融合妖之外,一直沒出現什麼特殊的妖物,而似乎上面下了命令,這時的炸彈攻擊已經停止,讓融合妖、原型妖在島中移動奔跑,而四面機槍則對著最外圍的妖怪狂轟,不讓妖怪向人類接近。
也許他們想看清楚接下來的變化吧?而且如果能凝聚妖物一段時間才轟炸一次,也比較省炸藥,一開始的連續狂轟應該只是保守的做法。
◇◇◇◇
又過了一段時間,不知道為什麼,融合妖慢慢不再出現,島中央雖仍有些躲著不敢往外走的妖怪,一時也沒人理會它們。
就在這時候,突然島中央一陣古怪的煙塵冒起,一大片深綠色的怪東西,毫無征兆地從島中央那小丘陵區冒了出來,眾人一呆,卻見中央那片古怪東西不斷蠕動變形,上方大片不知是觸手還是草葉的綠色物體正搖來晃去。而這物體往外擴大的速度又快又急,仿佛快轉播放著某種植物的成長畫面,不過幾秒的工夫,那東西已從原本的數十公尺寬,蔓延到百公尺余,而且越來越厚,讓本來不到五十公尺高的丘陵,似乎又高了一些,而那些隨風擺動的綠色肥厚長葉,也跟著越來越長。
這時別說大家都在發呆,連播報的記者都呆了好片刻,眼看著那大片綠色從島中央慢慢往外蔓延,接近的低級妖怪也不躲避,就這麼跳到那一片綠色之中,似乎對它們來說,這些深且厚的綠色異物並沒有什麼威脅性。
“這到底是什麼?各位觀眾一定和記者一樣,正感到驚訝和慌亂,這是人類史上首見的巨型……巨型妖怪。”播報員終于開始嚷:“那是植物型妖怪嗎?看它那擺動的葉片!但這大片……草地卻是一個整體,還正在不斷地擴張……”
眼看著那片綠色越來越大,部隊那兒終于有了動作,這次不派直升機,而是幾艘中型艦艇同時發炮對著島上打,但見白焰破空,幾溜火光在銳嘯聲中畫出弧形長線,對島嶼中央轟擊,隨著連續幾聲爆響,島上再度炸開了大片的焰光,那些草葉也被炸得四面亂飛,不少帶火的斷葉往島嶼周邊的屠妖者和部隊噴去,人們連忙閃避、格擋,不過這些東西似乎沒有什麼害處,斷了之後就不再蠕動,只是個長相奇異的斷草,眾人也漸漸不再理會。
可是那些怪草雖然能燒,卻似乎無法“延燒”,縱然表面部分一直被燒干、炸散飛碎,那大片綠仍在不斷地擴張、脹大,從焦黑的表面往外竄,而島周眾部隊站立的地方,更是遍地都是燒焦的斷草。
“這是什麼?”已經換了睡衣、剛打算去趟廁所的沈商山,瞥到畫面不禁吃了一驚,又坐了下來。
“不知道。”沈洛年說:“突然冒出來的妖怪,一直變大。”
“這完全不合理吧?”沈商山瞪著畫面說:“這些妖怪不守法就算了,總得照規則吧?以前不是有人說過什麼能量守琚B質量守琱岔的理論嗎?那是誰說的?怎麼不去制止一下這些不守規矩的妖怪啊?”
問題不在于那是誰說的吧?叔叔在說笑話嗎?沈洛年看了沈商山一眼,見他一臉認真,似乎不是開玩笑,自己反而不禁好笑,確實……很早以前就這麼覺得了,這些妖怪老是莫名其妙地變大,要只是像吹氣球一樣變大就算了,問題是還跟著變重!怎麼想都說不通,這世界還講不講道理啊?
就連那只狐狸精,壓上來的時候也老是莫名變重,壓得人動彈不得,下次倒要問問她是怎麼回事……啊,上次自己也是莫名其妙地變輕、變重,那幾天一亂,倒是忘了問那臭狐狸。
眼看著那大片綠草越來越多、越來越厚,折斷的枝葉到處飛散,不只散滿了沿岸眾人身上,更嚴重的是因為有這大片東西,那些妖怪躲在綠草里面已經無法攻擊,更不知底下還有沒有藏著其他的妖物。
還好這大片綠草雖然不容易燒,倒是打得爛,周圍火力不斷往內攻擊,綠草雖仍不斷擴張、越來越厚,卻一直無法接近外圍的人群,不過這樣下去,等堆疊到一個程度,往外一倒,那可不是炮火攔阻得了。
“這該怎辦?”沈商山詫異地說:“這樣下去不就會輸了嗎?現在應該馬上停止聚集道息吧?”
“應該已經停止聚集了。”沈洛年頓了頓說:“但還得維持著穩定,突然散去的話,又會造成道息震蕩。”
“那慢慢放的話呢?”沈商山問:“有人知道里面道息的濃度嗎?”
“似乎現在還沒有觀測道息的辦法……”沈洛年說:“他們是憑著理論和經驗在控制。”
“那可不妙啊……竟然沒有人能感應到道息啊?”沈商山想起自己還沒去廁所,一面走一面叨念著。
這世界……確實有一個人能感受到道息的變化……沈洛年想到此處,一股煩悶感襲上心頭,他一按遙控器,關掉電視畫面,轉身回房去了。
◇◇◇◇
一覺醒來,沈洛年還躺在床上,已經聽到外面隱隱傳來的電視聲音,一向晚起的叔叔,這麼早就打開電視了?
沈洛年坐起身來,深深吸了一口氣,看了一下時間,這才發現不過凌晨四點,自己居然只睡了四個小時?看來叔叔不是早起,是還沒睡。
自身體狀態改變後,偶爾需要的話,睡得少確實影響不大,不過照著過去養成的習慣,沈洛年每晚還是都會睡個六、七個小時,今日若不是被電視聲吵醒,應該還可以再睡一陣子。
外面電視是在吵什麼?叔叔不會一直看著電視沒睡覺吧?沈洛年掀開被子,起身下床往外走,剛打開房門,沈商山就回頭說:“起來了?快來看!”
“怎麼?”沈洛年目光轉向電視。
沈商山噴出一大口煙說:“先是部隊撤退到海上,繼續攻擊,但是後來……”
“換地方了嗎?怎麼換的?”沈洛年看著電視吃驚地插口問,卻是電視上顯示的島嶼根本不像噩盡島。
“沒有,還是噩盡島,但島變大了。”沈商山說:“你聽我說,先是部隊往外撤,接著屠妖者也撤到周圍連成一圈的浮板上,還換了一次班,後來那個綠色妖怪一直往外長,直到泡到海水,就變成奇怪顏色的泥土落到水底,幾個小時之後,島就大了一大圈,直到變這樣才停下。”
沈洛年看著畫面,果然大了整整一圈,而且整個島嶼綠意盎然,上面全都是那古怪的植物妖怪,在草葉縫隙之中,似乎還有不少妖怪正快樂地到處竄來竄去。
至于植物外圍部分,只要是被海水波浪拍打到的區域,似乎就會化成黑褐色的泥塊,而那泥塊坍下後,很快就硬化如石,所以這變大的噩盡島,周圍就這麼多了一圈整齊的黑褐色裙擺,看來十分不自然。
“島變多大了?”沈洛年問。
“好像五公里寬。”沈商山說:“還好多了一個旅下去,一樣可以維持著道息凝聚。”
“一個旅?”沈洛年不熟悉這種東西。
“三千人左右。”沈商山說:“現在外圍有兩個旅圍著。”
“他們就這樣圍著嗎?不攻擊?”沈洛年問。
“攻擊過很多次,但是那植物妖怪打爛了又冒出來,沒完沒了,剛剛才暫停……不過只要有妖怪竄出來,就會被火炮集中攻擊,現在還算安全……”沈商山打了個呵欠,站起說:“我該睡了。剛剛那幾小時真的很刺激,浮板不斷往後撤,一直不知道會不會出人命……你要看嗎?不看的話我關掉了。”
“叔叔。”沈洛年頓了頓說:“我好像該去一趟。”
“啊?”沈商山一怔說:“去哪?”
“那兒。”沈洛年望了望電視。
沈商山微微一驚說:“有人催你去嗎?”
“不是。”沈洛年想了想說:“只是……覺得該去看看。”
沈商山看著沈洛年,停了幾秒才說:“不差你這一個吧?”
這次輪沈洛年沉默了,他過了片刻後說:“叔叔不要我去嗎?”
沈商山抓了抓頭,重新坐回沙發上,看著沈洛年說:“去不去無所謂,我是不希望你出事。”
“還是別去好了,不關我事。”沈洛年心意又變了,轉頭說:“我繼續睡覺。”
“洛年。”沈商山叫了一聲。
沈洛年轉回頭看著沈商山。
“今年除夕,阿達家里要辦晚會,我不去不行。”沈商山說:“你要去嗎?”
沈洛年馬上板起臉搖頭,他這輩子第一次看到妖精打架現場,就是前年那位阿達家里辦PARTY的時候,沈洛年想到這事就火大,要是去了被人嘲笑兩句那不是更火?說不定還會看到上次那兩個光屁股。
沈商山自然知道原因,正笑著想說話的時候,突然電視畫面又變了,所有的船艦紛紛往後退,連那些屠妖者站立的浮板也被許多小船往後拉,直退開十公里方圓。而這時負責凝聚道息的人數,比之前又更多了。
沈洛年不禁皺起眉頭,他們知道自己在干什麼嗎?圈子拉大容易,但久了之後,里面道息濃度增加,想縮小可就不一定容易了,六千人還容易安排輪班,再放大下去,一、兩萬人整天圍著,能支持多久?
就在這個時候,似乎有道影子閃過屏幕,接著一道白線穿破天際,隨著一個模糊黑影下落,噩盡島突然炸起一片強烈的閃光,連電視機前都感到刺眼,三秒過去,噩盡島中央凹下一個大坑,周圍不再是一片綠地,而是一片淒慘的焦黃,那本來不斷晃動的植物妖怪,似乎完全斷絕了生機。
與此同時,外圍的屠妖者浮板再度往內拉,聚炁的圈子則開始緩緩縮小,似乎打算恢複之前的模樣。
這時,不知道是不是跑去打瞌睡的二線主播才突然出現,急忙地報導著剛剛的狀態,據說那白線是戰斗機掠過攝影鏡頭時留下的痕跡,那戰機投下了炸彈後就迅速飛離,所以來不及拍攝,至于戰機和炸彈的種類,自然還不清楚,這主播似乎也沒什麼軍武知識,在那邊殲八、殲十的亂猜。
看樣子總門那些人也不只是隨便打打,還是有計劃的,沈洛年暗暗點頭,稍微安心了些。
“贊啊!這下妖怪死光了。”沈商山嚷了嚷,回頭說:“你剛是說除夕不去吧?”
“不去。”沈洛年說。
沈商山說:“那我就自己去啰,過年外面沒賣吃的,家里多買點菜預備著,別都吃泡面。”
“知道。”沈洛年應了一聲,轉身回房去了。
◇◇◇◇
當日沈商山睡飽後,帶著沈洛年出門買了一堆食物塞滿冰箱,之後就開著車子離開,再度不見蹤影。
沈洛年反正無事,就這樣一個人在家里清閑,不看電視也不出門,只靠著看小說和漫畫,度過一個人的除夕、春節。
這段時間,沈洛年刻意不打開電視,就算偶爾打開也不看新聞頻道,雖說實況轉播只有那一天,但那兒的戰況,新聞頻道還是很頻繁地轉播,看多了反正沒好處,不如不看。
不過就算如此,沈洛年上網時,偶爾還是會不小心看到一點消息,似乎後來又出現了幾次怪異的植物妖怪,一樣沒過多久就覆滿了噩盡島,然後又被軍方的強力炸彈轟成一片焦草。
一個星期過去,到了年初四、新曆二月十五之時,有些店家已開始營業,在家亂吃了好幾天的沈洛年,不想繼續窩在家里,于是中午他換了件衣服,向火車站那兒的商業區走去。
初四畢竟不是全部的商家都開門,看了看,過去幾個較熟悉的面飯館都沒營業,沈洛年索性走入百貨公司,打算到美食街覓食。
一走進百貨公司,沈洛年就不禁皺起眉頭,里面怎麼滿山滿谷的都是人,不是說最近經濟不景氣嗎?這些人是純逛街還是都是有錢人?
沒想到走下美食街後人更多,擠得連個座位都沒有,有的一大家子分成兩團,大呼小叫地搶占位置,這邊幾個嬰兒彼此呼應地哇哇大哭,那兒父親正拿著筷子打小孩,男女老少移步間摩肩擦踵,連想接近攤位都有點困難。
媽的,還是回家好了,沈洛年好不容易擠回手扶梯,回到一樓,有如逃難般地擠出百貨公司,站在開闊的大門前廣場,這才好好地喘了一口氣。
就在他喘了這一口氣的同時,突然沈洛年眉頭微皺,目光向著遙遠的東方望去。
卻在這一刹那,沈洛年隱隱感受到周圍道息多了點微弱的流動感,似乎正向東方漫去。
這並不是上次那種震蕩感,也就是說,若上次是水面的波紋,這次則是一股微弱的水流。
一周前噩盡島屠妖作戰,那數千名屠妖者同時凝聚道息之後,沈洛年就感受到了類似的流動感,但因為十分緩慢微弱,感覺也若有若無的,並不容易感受。
畢竟噩盡島只是個小島,雖然後來因為那妖怪植物的不明原因而增大,也沒大上多少,屠妖者不需要凝聚太多道息,就可以產生聚妖的效應,沈洛年自然不會感受到周圍道息有太大的消耗。
不過剛剛那一刹那,似乎道息突然提高了凝聚的速度,雖然還是很微弱,卻比之前增加不少,如果讓沈洛年猜測的話,之前如果是六千人圍著噩盡島,現在可能增加到一萬人以上了。
是因為妖怪消耗的妖炁太快,相對使得出現的速度變慢了嗎?所以從三千改為六千還不夠,還要繼續增加?這樣看來的話,倒是好消息,代表一切都照著總門的計劃進行,也許再過兩、三個月,這世界的道息會都漸漸集中到那個島嶼,然後讓前仆後繼來炮火下送死的妖怪耗用掉,就這麼保持著平衡,永遠維持下去。
又或者雖然不能一直這樣維持著,卻能讓強大的妖怪從那兒先出現,進而集中人類的武力和科技將之毀滅,就不用等日後在全世界到處隨機式地戰斗了。
但懷真既然也怕強大的武器,為什麼這麼有把握?肯定一段時間以後這些武器就沒用了?
沈洛年本就不是腦袋特別靈光的人,想不出來,也就不想了,肚子還沒填飽呢……現在該再逛逛?還是干脆回家?反正明天各店面應該都會營業,就不愁沒吃的。
沈洛年正想間,卻突然有點古怪的感覺,他四面望了望,見周圍眾人不知為何都閉上了嘴,不約而同地抬頭望著上方,雖然廣場周圍一直有百貨公司播放的喜慶音樂,但在人聲突然消失的這一刹那,仍給人一種詭異的安靜感。
大家都在看什麼?沈洛年跟著抬頭,卻見每個人都望著百貨公司旁掛著的巨大屏幕,那上面似乎正在轉播即時新聞。
這種廣場上的大屏幕電視新聞轉播,通常都不放出音效,只能觀賞畫面,此時畫面上顯示的正是夕陽西下時的噩盡島,而那島嶼中央正不斷爆出大團大團土塊,一面往上隆起,一面不斷地往外翻滾,島周圍的一般部隊和屠妖者正紛紛往外退,每個人臉上都有點愕然。
植物妖怪之後是泥土妖怪?泥土妖怪該怎麼殺?沈洛年這下子也呆在那兒,這一瞬間,和這廣場周圍的千百人一樣,都看著那大屏幕發呆。
這兒本是人潮往來之處,看著屏幕的人停下腳步,人數就越來越多,不到幾分鍾,幾百人變成幾千人,慢慢地越來越擠。而屏幕中島上狀態也不斷變化,那些不斷增加的泥土已滾到了岸邊,正開始往海面擴展。
當時的植物妖怪遇到海水似乎還稍微受到了阻礙,但這泥土妖怪卻毫無顧忌,大塊大塊地往外翻,隨著天色漸黑,很快地,整個噩盡島上面覆蓋了一層黃褐色、不斷鼓動的土壤,而且開始擴大這個島嶼的范圍。
部隊當然不會看著妖怪放肆,很快就有飛機帶著炸彈飛過,眼看著畫面一閃,數秒後島中央炸出了一個巨大坳坑,但眾人還沒來得及歡呼,那坳坑中又開始翻翻滾滾地不斷擠出泥土,而且周圍還在不斷地擴大。
這次沒用了?泥土妖怪有生命嗎?有弱點嗎?那泥土妖怪會變得多大?總不會一直沒完沒了地往外擠出去吧?
這時衛星攝影機的取景范圍也不斷放大,在漸漸昏黑的海面上,拿著短劍的屠妖者越來越多,似乎因為船只一時調派不及,有一大半甚至是懸空浮在海面上,只偶爾交錯落下休息,而這萬余人同時拿著短劍指著島上凝聚道息,臉上的神情都有些失措。
為什麼他們還要凝聚?甚至聚集了更多人……不怕這島一直變大嗎?沈洛年心念一轉,突然想通,他們並不是想增加人,而是因為包圍圈越來越大,不放這麼多人,沒辦法控制住已經集中的道息,若這時凝聚道息的包圍圈失效,整大團道息又如同上次一樣,成一個大波往外沖出,這次不是小浪而是海嘯,震蕩引出的妖怪足以讓世界大亂。
泥土本該是沒有生命的物質,什麼樣的武器能對它有作用?這樣擴張下去會怎樣?會出現一個大島嗎?會引起海平面上升嗎?最後這些泥土會掩蓋掉整個地球嗎?
每個人感受到的恐慌,和各自的幻想能力成正比,眾人就這樣擔心地看了二十分鍾,只見那美女主播突然出現,尷尬地說了幾句話,接著畫面一切,出現了廣告。
霎時一堆粗話四面八方一起爆了出來,如果有“最多人同時罵粗話”之世界紀錄的話,也許這是個破紀錄的好時機。
沈洛年當然也不免俗,一樣在人群中罵了聲:“媽的!”這才快步離開,回家看電視。
◇◇◇◇
回到家中,打開電視,這時聽得見解說的聲音,比起在廣場前清楚不少,新聞里面正猜測著周圍船只紛紛後撤的理由。
而這時屠妖者不等島嶼變大,有更多人加入,兩萬人圍成一個大人圈,每個相隔約五公尺,一個近百公里長的圓形就這麼在海面上圍了起來,這人圈離島嶼的中央約有十余公里,遠遠地從上空俯瞰,煞是壯觀。
就在這時,不知哪艘船艦上發射的一枚飛彈,劃過空際對准著島嶼中央射去,倏然間島嶼中央爆出一團橘紅色的火球,一波波不斷地往上升,同時火焰下方的泥土往下急凹,仿佛被打出一片水波般地往外爆散,隨著那股圓滾滾的火云往上飄,島嶼中央凹了一個大洞,被炸開的泥土翻入周圍海水內,又把島嶼面積增大了半分。
這是某種新型的核彈嗎,卻不知道有沒有輻射線?沈洛年雖然從很多影片中見識過所謂的蕈狀云,但剛剛電視中出現的火云似乎又頗有不同,畢竟科技日新月異,新式武器具有什麼樣的威力,一般人實在不大清楚。
如果這種武器也殺不死泥土妖怪的話,那該怎辦?現在不知多少人和沈洛年一樣,正盯著電視屏幕等待結果,台灣這兒雖日正當中,那兒卻天色已黑漸漸看不清楚,周圍直升機和船艦距離也遠,那衛星攝影機只能讓大家隱隱看到島嶼上的大概形貌,並不能看得十分真切。
過了一段時間,主播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卻是那大坳坑中又開始湧出了泥土,而周圍那有如火山口一般的泥山,也再度開始緩緩地蠕動,沈洛年忍不住跟著歎了一口氣,靠著沙發椅背發愣。
自己似乎遇過這種怪物?沈洛年突然想起,第一次和奇雅、瑪蓮見面的場景,當時那果凍妖怪也是打不死切不爛,和這泥土妖怪頗有類似的地方,不過奇雅是用外炁把果凍妖怪壓扁擠出水分,這大團泥土該怎麼對付?
“緊急報導!”電視台的主播突然緊張地說:“我們接到最新的消息,為避免黃泥妖怪無止盡地擴張,聯合部隊決定,將在半小時後暫停聚集道息的動作,因為這個舉動可能會產生道息外湧,世界各地都可能會受到影響,現在各國都已經調派軍警應變!請民眾盡量留在家里或安全的地方,注意不要駕駛交通工具,不要駕駛交通工具!”
終于決定放棄了嗎?沈洛年看著電視,心中有點沉重。
“台灣各地軍警部隊也都開始動作了。”主播又說:“據說聯合部隊等周圍屠妖者撤離之後,將從四面八方同時以大量武器攻擊這黃泥妖怪,相信有機會將之擊斃,至于道息震蕩若產生太多妖怪該怎麼處理,部隊發言人並沒有表示看法。”
四面八方一起攻擊嗎?若威力夠大,說不定真能擊散這妖怪的妖炁……不過那倒不是現在的重點了,那泥巴怪再會長,短時間也不過就那麼大,現在的燃眉之急是不久後就會出現的道息震蕩。
雖然那兒是太平洋的中心,離大多數人類居住的地區有一段距離,但既然彙集的道息量夠多,沖出去的能量想必也大,傳得就會更遠,上次是東亞到處出現小妖怪,若是這次全世界都出現,那可真是麻煩大了,更別提附近的夏威夷、馬紹爾群島……
沈洛年這一瞬間突然有三分後悔,自己若也在噩盡島,當能更清楚那兒道息產生了什麼變化,說不定能給些建議……可是別人也不會相信自己能體會到道息吧?去了大概也是白去。
◇◇◇◇
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眼看著畫面上那些屠妖者在領導者指揮下,一組一組慢慢收回手中的短劍。
也許是希望能借著分批放下,降低道息外散產生的沖擊,不過這也只是聊盡人事,畢竟以外炁施法聚集道息,本是一種不自然的舉動,只要產生一個缺口,該會像洪水決堤,想慢也慢不起來,而且首當其沖的正是第一個放下的方位……
沈洛年一面看,一面聚精會神感應著,但奇異的是,直到最後一位放下短劍,他並沒感受到周圍道息有什麼變化,就像前幾天一般,周圍的道息依然緩緩地向著東方流去,頂多比剛剛稍慢了一絲絲。
莫非那種收劍法,還真的有效?而既然沒人引炁了,為什麼還在流動著?莫非這些都是計劃好的?沈洛年對這些妖怪知識畢竟也是半懂不懂,眼見出現的竟然是好結果,不禁有點佩服那些總門中人。
這時鏡頭一轉,帶到了台北街頭,本來熱鬧人多的市區,這時成了一片死城,人人都躲在屋里,大街上只有在各點駐守的軍警,連記者也躲在部隊旁。
此時全世界都在等著妖怪出現,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卻沒發現所謂的妖怪,這時鏡頭轉回噩盡島,畫面上正好出現好幾顆拖著火焰尾巴的飛彈,分從四面八方、不同角度,對著那還在不斷膨脹的泥土妖怪飛射。
緊跟著大片焰光一團團冒起,紅、橙、黃好幾朵不同顏色的蕈狀云彼此推擠融合升高,仿佛一個正在長大的火焰花椰菜。
這時播報員也在努力地解釋,據說選擇這方式,而不用一顆高噸數的強力炸彈,主要是為了追求各角度全面性的破壞云云……
隨著光焰消失,那大片黃土果然被炸得淒慘、創孔處處,島嶼不複原來的模樣,過了好片刻,一點動靜都沒有。
成了嗎?沈洛年看著電視等待著,過了不知多久,窗外遙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歡呼般的大喊,跟著一聲聲歡呼嚷了起來,鏡頭也轉到部隊開始歡笑慶功的模樣。主播更是扯著喉嚨開始興奮地嚷:“人類終于擊敗了看似無法毀滅的黃泥妖!本來預計會出現在世界各地的妖怪也沒出現,據估計,可能道息已恰到好處地耗用完畢,所以沒產生道息震蕩,各位觀眾,可能短時間內,我們不用再擔心妖怪出現了!”
是這樣嗎?沈洛年卻不以為然,他感覺得很清楚,明明周圍還是有道息正流動著,雖然似乎比過去少了些,但絕對不是沒有,若播報員的說法是從那些部隊中傳出的,肯定是錯的。
嘖!肚子餓了,差點忘了還沒吃午餐,沈洛年起身往廚房走,這幾日泡面、水餃都已經吃膩,他想了想,從冰箱拿出幾片吐司、火腿,准備吃點簡便的三明治。
一面等吐司烤熱,沈洛年一面靠著廚房門口看電視新聞,只聽那主播滿臉興奮地嚷叫著,畫面上更不斷切換著世界各地的慶祝場景,遠處似乎還有人點燃鞭炮慶祝,看著大家歡喜的模樣,沈洛年嘴角也露出一抹微笑,不管他們有沒有判斷錯誤,至少最後結果不錯——妖怪殺死了、也沒產生道息震蕩,最重要的是有效減少了部分道息,看這狀態,要再出現妖怪,至少還要一段時間,而到時候只要再用一樣的方式,也有機會解決。
那臭狐狸跑哪里去了?看到她真得好好取笑一下,居然說人類一定打不過,她如果真有去湊熱鬧的話就最好了,讓她見識一下什麼叫作炸彈威力,看以後還敢不敢看不起人類。
想著想著,面包從烤面包機中跳了起來,沈洛年正准備塗抹奶油,這時突然聽到電視傳來一陣驚呼,接著本來滔滔不絕說個不休的主播,突然安靜下來,沈洛年有點意外,拿著奶油刀和面包往廚房外探頭,想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畫面上仍是各地的慶祝景象,唯一缺少的就是主播的聒噪聲音,沈洛年看了看,想想又回去繼續料理,但在這時候,卻聽到新聞中傳來主播那熟悉的做作聲音:“各位觀眾,我們收到了最新的消息,噩盡島又開始活動了——嗎?”
“嗎”什麼?這些混蛋記者又來不清不楚那套了!是在播報新聞還是在說書啊?沈洛年心里暗罵,快手快腳地夾上火腿,一面咬一面走出廚房,卻見這時畫面又定格在那淒慘的噩盡島,不過因夜色已深,除了看得出島嶼上有好幾個巨大泥窪之外,實在看不出有什麼變化,只聽主播接著說:“我們還不很清楚到底是怎麼了……聯合部隊現在並沒有很明確的答複,據說有人觀測到噩盡島上的泥塊還在動作,但……是的,我們已經找出了證據!”
主播突然一改口氣說:“請看這兩個畫面,分別是十分鍾前和現在的衛星影像,請注意我們在中間圈起來的部分,是不是多了一塊隆起呢?”
好像真有呢?沈洛年正遲疑,突然畫面一切,再度出現了噩盡島的全圖,這時不用人分析,就算在暗影之中仍看得清楚,那大片島嶼又開始蠕動了起來,翻翻滾滾的泥土,沒完沒了地不斷往外滾,而且膨脹的速度比之前還快,有如不會停止的噩夢,仿佛正嘲笑著“噩盡”這個名稱一般。
沈洛年不禁倒抽一口涼氣。看來妖怪……果真不是這麼好對付的……

上篇:第一章 雞肋型寶物    下篇:第三章 武器無用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