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八章 說不過這丫頭 
  
第八章 說不過這丫頭

這還是眾人第一次聽到小露的聲音,就連正在開溜的沈洛年也是,他訝然回頭,卻見還沒奔入森林,小露已追到身後。沈洛年大吃一驚,一面跑一面說:“你跟來干嘛?快回去!”
現在只有小露一人,不受說話限制,只見她甜甜一笑說:“不要。”
啊嘞?這小女巫搞啥?沈洛年一呆,身子已經被小露以外炁提了起來,小露一面說:“告訴我往哪邊走喔。”
這樣確實是又省力又快……不對!沈洛年瞪眼說:“你快回去!”
“不要!”小露似乎覺得沈洛年生氣的表情挺好玩,又笑著說了一次。
媽的,這丫頭身具樂和之氣,大概沒見過惡人,以為每個人都會對她笑,只要自己狠狠罵她一頓,應該就會像吳配睿一樣,從此怕自己怕得要死,沈洛年正想破出外炁、落地示范一下惡人的模樣,卻突然感覺到岸邊正有不少人往這兒追來。
莫非段印等人不死心?這時候若停下罵人,又會被那一批追上了,沈洛年無可奈何,只好伸手指引:“往這兒走。”
“好!”小露輕快地應了一聲,一轉向,順著沈洛年的指示飛行,她知道沈洛年的心意,禦使的外炁極弱,不易追蹤,深入一段距離之後,很快就把道武門派來的人甩掉。
既然已經深入島中,也不好叫這女孩自己回去了,沈洛年一面指引方向,一面低聲說:“我們先回剛剛那個地方,再往內找看看。”
“好!”小露又說。
她倒是挺有精神的,沈洛年現在對那些各種怪氣,多了一點概念,她們的樂和之氣,主要是影響別人,倒不會影響本身,她們一群人總是開開心心,主要是因為彼此互相影響,所以才能一直保持這麼快樂,想到這兒,沈洛年又瞄了小露一眼,現在她孤身一人,自己又不受那種氣息的影響,這家伙硬要跟來,到時候就別哭著回去。
兩人一路快速地往內飄,有小露帶著點地飛騰,果然比沈洛年用兩條腿跑輕松、迅捷不少,出來的時候花了半個多小時,進去卻不到二十分鍾,就到了剛剛那個滿地都是鑿齒尸體的地方。
被沈洛年殺的只是背後破個洞、流個滿地血,死狀還不太難看,早些被賴一心等人所殺的,可就尸首不全、七零八落,看來怵目驚心,沈洛年四面感應了一下妖炁,沒感覺到懷真,遠遠近近反而感受到不少強大妖炁,看來一個個都不好惹,若遇到對人類有敵意的妖物,那可有點麻煩,沈洛年回頭說:“用走的,收起炁息。”
那些強大妖怪根本沒考慮收斂妖炁,連小露都感應得清楚,她連忙點頭,聽話地將外炁收斂,落下地面。
沈洛年四面一望,找到懷真把無頭妖往外推的方位,領著小露往那方向前進。
一路走過去,沿路上不少莖葉枝干爆散倒折,連地皮都刮出一條長達一公里的筆直窪痕,可見懷真當時一爆妖炁,將對方直接推出了近千公尺,兩方這才開打。
接著的戰斗場面可盛大了,周圍一整片數十公尺寬的森林幾乎被夷為平地,到處都是斷折倒塌的巨大植物,但除了這些以外,就什麼都沒有了,沈洛年四面望著,想找出之後戰場延伸的方位,卻看不出來。
會不會接著打到天上去了?具有那種強大妖炁的妖怪,在空中打架也不奇怪……沈洛年看著天空,一時倒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找下去。
“沈先生。”數步外的小露突然低聲地叫。
什麼沈先生?沈洛年沒好氣地說:“叫名字就好,什麼事?”
“洛年先生。”小露換了個稱呼,一面往西面指指說:“那個……會不會是……”
“不用加先生。”沈洛年轉頭望過去,卻見草木之間,似乎是……沈洛年眼睛一亮,縱身往那兒躍,在一大片草葉之下,翻出一件被扯成碎爛的迷彩服。
“這……這是懷真小姐的嗎?”小露跟著走近,掩著嘴,驚駭地說。
“大概是。”沈洛年拿起來比對了一下,果然是自己的尺寸,很可能正是自己拿給懷真穿的衣服,沈洛年四面又望了望,果然在不遠的草木堆中,又發現了碎成一條條的長褲,至于鞋子應該不用去找了,看到這種破法,懷真想必已經現形,既然如此,那無頭妖該打不過她,不過現形不是大傷元氣嗎?這臭狐狸怎麼還不來找自己?
小露眼睛紅著說:“怎……怎會這樣?”
干嘛要哭要哭的?沈洛年訝異地說:“怎麼了?”
小露難過地說:“連衣服都變這樣……她不是出事了嗎?”
沈洛年懶得解釋,只說:“她沒事。”
“真的嗎?”小露吃驚地說:“你怎麼知道?”
總不能說這是懷真變形擠破的,沈洛年隨口說:“你看衣服上都沒血跡。”
“對……對耶。”小露破涕為笑,翻了翻衣服,突然笑容又收了起來,張大嘴驚駭說:“那妖怪為什麼扯破她的衣服?難……難道……妖怪也會想……”
隨你去想,沈洛年思考了片刻才開口說:“小露。”
小露正自己嚇自己,搞得有點心慌意亂,聽到沈洛年叫喚,一驚回神說:“是?沈先生。”
又來了!嘖,改不過來就算了,沈洛年懶得糾正這種小事,只皺眉說:“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到森林里面方便。”
小露詫異地說:“在這種地方嗎?要不要出去一點……再……再那個……”
“忍不住了。”沈洛年說:“你等等。”
“呃?”小露還來不及說話,沈洛年已經轉身往森林走去,小露又不便跟過去,只好一個人待在這片凌亂的空地中。
卻是沈洛年突然想到,懷真若是已經變成狐狸,自然不方便在小露面前出現,自己感應懷真的距離只有幾十公尺,說不定她早已到了附近,只是不方便接近提示自己。當下沈洛年隨便找了個理由走入森林,想看看懷真會不會出現。
但他走入林中,晃了片刻,懷真卻一直沒出現,沈洛年等了等,還真的放了一泡尿,但終究沒能看到懷真,沈洛年無可奈何,這才走出森林。
一出森林,沈洛年就看到小露急忙地奔來,似乎松了一口氣地說:“你……你去好久!”
沈洛年說:“干嘛,害怕了嗎?”
“我是擔心。”小露癟著嘴,有點委屈地說。
有她在身邊,懷真畢竟不方便直接出現,還是趕走比較好,沈洛年心念一轉,歎口氣說:“我覺得很難過,所以躲起來哭了一陣子。”
“啊?”小露眼睛又紅了,結結巴巴地說:“對……對不起。”
“騙你的,懷真又沒事我哭什麼?”沈洛年聳聳肩說。
“你……你這人……是怎樣……?”小露吃驚地瞪大眼睛,這輩子沒人這樣欺負過她,她一時不知該怎麼應對。
知道什麼叫壞人了嗎?這還算客氣呢,沈洛年心中偷笑,故意板著臉,瞄了小露兩眼說:“帶你去海邊吧,然後我自己繼續找。”
“不要!”小露這次可不笑了,一臉認真地說。
“你在旁邊礙手礙腳啦。”沈洛年沒耐性了,瞪眼說。
“我不會礙手礙腳!”小露說。
“喂!”沈洛年板起臉說:“你纏著我干嘛?”
“不要凶我!”小露頓了頓,退了一步說:“我不怕!”
啊嘞,和吳配睿的反應不同?這女孩似乎十分固執,看來不容易激走她,沈洛年想想懶得和她浪費時間,不再多說,帶著小露往西面森林繞了過去,小露見沈洛年不再趕自己走,臉上很快又露出了笑容。
◇◇◇◇
這趟走的是內圈,這一路都頗接近島中央,不只渾沌原息密度更高,浮動震蕩、忽聚忽散的狀況也更嚴重,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蹦出強大妖怪,沈洛年可真是走得提心吊膽,要是只有自己,煙霧彈一扔就可以逃命,加個小露可就沒辦法,就不要到時候又害自己沖上去和妖怪拼命……想到這點,沈洛年就忍不住瞪小露兩眼。
小露倒不介意沈洛年的表情不善,她就這麼帶著微笑,安靜地在後面尾隨,不過半天的時間,兩人已經繞到了島嶼南面,此時北方山巔突然傳來一串巨響,沈洛年一驚抬頭,只見那兒似有兩只大型有翅妖獸正相互嘶咬攻擊,強大的妖炁互相碰撞,不斷往外散溢。
那兩只妖獸,一只形似老虎,白毛紫紋,背後有一對巨大鷹翼;另一只像是藍色巨鶴,體有焰般紅紋,銳利白喙,只生著一條長腿,遠遠看不出來它們的體積,但這麼遠還這麼清楚,絕不會小。
兩獸都會飛,打起來翻翻滾滾,有時突然摔下山,有時又突然糾纏著往空中沖,看樣子一時打不完,這兩獸的妖炁,感覺還比那無頭妖強……看來這島上已經出現了許多超強的妖怪,就算幾萬個道武門人都沖進來,八成也不夠這些妖怪塞牙縫。
既然這樣,那還打什麼?沈洛年望著那兩只妖獸,不禁有點感慨。
“它們好漂亮喔。”小露突然開口。
沈洛年詫異地轉頭,卻見小露望著那兩只妖獸,一臉欽羨。
“干嘛?想抓回去玩嗎?”沈洛年哼聲說。
小露看了沈洛年一眼,微微一笑,又轉回頭看那兩只妖獸,居然沒有任何反應。
這是什麼態度,當我是小孩子胡鬧嗎?沈洛年仔細看了看她,可以確定,這女孩並沒有嘲諷自己的念頭,她現在縱然不是保持喜樂的情緒,卻也是平靜穩定,這麼一來,沈洛年也不好繼續無理取鬧,只好說:“我們走吧?”
“好。”小露回過頭,又露出笑容。
◇◇◇◇
兩人繼續逆時針往東繞,繞完一圈,回到和懷真分開的地點附近時,又是好幾個小時過去,天色已經入黑。這一路走來,一直沒有懷真的蹤跡,沈洛年可真有點擔心了,懷真如果沒有出事,為什麼一直不來和自己會合?
但她不可能打不贏那只無頭妖的,難道她還沒現形就受傷了,變形也來不及?這也不對,她衣服上面未帶血漬,該沒受傷,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洛年思索良久,突然回過神,想起自己很久沒理會小露,連忙轉頭,卻見她正帶著體諒的神色望著自己,雖然帶著倦意,但那雙眼睛仍然有神。
糟糕,她似乎挺累的?怪了,雖說是整天沒休息,但自己也是啊……啊,懷真說她們換靈的比率很低,可能因此體力不如自己,又不准她使用外炁,當然會受不了……沈洛年想到此處,忍不住皺起眉頭說:“累了為什麼不說?”
小露一驚,似乎不知該怎麼回答。
“這兒不安全。”沈洛年歎口氣說:“到安全的地方休息吧……用外炁走。”
小露靦腆地一笑說:“好。”她這才施出外炁,把沈洛年一起帶上,往外飄去。
大約走了十公里左右,經過一條小溪,小露突然停了下來說:“這兒已經安全了吧?”
沈洛年一怔說:“到海邊不是更安心嗎?”
“你明天還要繼續找,對不對?”小露說:“你想趁機把我留在海邊,對不對?”
媽的,這丫頭也會讀心術嗎?沈洛年呆了呆才說:“我明天想到島中央去,你身負炁息,會引起妖怪的注意,我們倆都危險。”
“島中央,妖怪會突然出現,你也不安全。”小露搖頭說:“大部分妖怪看到我會降低敵意,我在比較好。”
“我可以自保啊。”沈洛年皺眉說:“扔個煙霧彈就可以逃了。”
“有些妖怪會飛呢。”小露說:“煙霧彈沒用的,飛起來找你,你就跑不掉了,我可以帶你逃。”
說不過這丫頭……沈洛年看她明明很累,偏偏硬撐著和自己吵,而她的疲累又是自己造成的,不禁有三分心軟,只好歎一口氣說:“算了、算了,先休息再說。”
小露松了一口氣,露出笑容,靠著根綠色枝干坐下,但她見沈洛年正在掏拿背包,一驚又想跳起。
“坐下吧。”沈洛年頭都沒回,哼聲說:“吃的我來弄,你吃一盒夠吧?”
小露一怔,還是站了起來,不好意思地說:“還是我來弄吧?我已經弄習慣了……”
“坐下!”沈洛年回頭瞪眼說:“你累成這樣還要弄?我來!這是要倒水進去是不是?”
“凶什麼凶?”小露扮個鬼臉,坐下說:“里面有個袋子,上面有標示要倒多少水。”
“知道了。”沈洛年拿到溪邊,倒了水,讓外盒產生發熱的化學反應,一面提回小露身旁說:“要等十五分鍾對吧?”
“嗯。”小露笑著點了點頭說:“沈先生體力真好,都不會累嗎?”
“還好。”沈洛年伸了伸懶腰,這才察覺到,上午的傷口似乎都已經好了,這衣服配合上自己的愈合能力,還真是恰到好處,難怪懷真會說自己需要這寶物……媽的,臭狐狸到底死到哪邊去了?她找自己應該是靠血冰戒,否則昨天怎能這麼快就出現?要是自己知道怎麼利用血冰戒找她就好了。
說到血冰戒……如果她真的出事,血冰戒會如何?沈洛年心一驚,連忙把手上的OK繃撕掉,湊著月光一看,卻見血冰戒還好端端地掛在無名指上,沈洛年這才松了一口氣,搓揉著血冰戒,思考著懷真的可能去向。
“那戒指好漂亮……和懷真小姐有關嗎?”小露好奇地說。
“啊?”沈洛年回過神,這才發現自己又發呆了,他尷尬地說:“嗯,有點關系。”
“沈先生,你和懷真小姐是什麼關系呀?”小露又問:“夫妻嗎?”
“當然不是。”沈洛年瞪眼說:“你們那兒有人這麼早結婚嗎?”
“差不多啊。”小露說:“十五、六歲。”
那是什麼鄉下地方?沈洛年有點意外,頓了頓說:“懷真有點像我姊。”想想還是這種說法比較適合。
“喔?”小露目光沒離開血冰戒,又湊近了一點頭說:“真好看,可以借我看看嗎?”
“這種拿不下來。”沈洛年隨口說。
“難道是咒戒?”小露突然瞪大眼睛,湊近說:“好像真有一絲咒炁。”
媽的,她怎麼知道的?沈洛年一驚,詫異地看著小露,小露見到沈洛年的神色,一把抓住沈洛年的左手,吃驚地說:“真是咒戒?沈先生和懷真小姐使用咒戒?哇!我好感動,這世上真有人能……哇、哇、哇——”
哇什麼哇?沈洛年見小露叫個不停,他一把抽回手,貼回OK繃說:“什麼啦?咒戒又怎麼了?”
小露的小嘴好不容易才閉了起來,她目光一轉說:“沒……沒事。”
騙人!就算沒被鳳凰換靈,沈洛年也看得出她沒說老實話,沈洛年惡狠狠地瞪著小露,等她繼續說下去。
小露停了幾秒,見沈洛年還望著自己,她咳了咳說:“我不會對別人說的。”
這話卻讓沈洛年有點心虛,卻不知小露到底知道了什麼?沈洛年遲疑了一下才說:“你知道咒戒的事情?”
小露點了點頭說:“我們有傳下類似的咒術。”
這倒是好消息,沈洛年忙問:“你知道怎樣借著咒戒找到對方嗎?”
“我不知道。”小露一怔,為難地搖頭:“這種咒術我沒學過。”
沈洛年不禁有點失望,歎了一口氣。
“我們也沒必要學。”小露又說:“我沒想到……世上真有人敢使用這種咒術,我好佩服你們兩位。”
也是啦,違約就是死路一條,既然小露知道這種咒誓之術,沈洛年也就不隱晦了,只說:“也沒什麼,我當時其實不知道懲罰這麼重。”
“懲罰不重要啊。”小露眼中閃耀著佩服和羨慕的神色,帶點興奮地說:“要兩方都是百分之百絕對真心才行啊,萬一不成功,就代表有人心中還有遲疑,但誰又敢說自己心中沒有一絲疑惑呢?只要想到這一點,誰還會用這種法術?你們倆居然敢這麼做,而且還順利完成了咒誓……真是好棒!我要是跟姊姊們說,她們一定不信的,啊,你不願意我說對不對,我不會說的,一定不說!保證不說!”
這女孩一次說這麼多話都不用喘氣的?沈洛年聽得瞠目結舌,她似乎還是誤會了自己和懷真的關系?莫非她以為咒戒只有情人合用?但自己又不是很確定她的意思,硬要解釋好像也很古怪……算了,隨便她,沈洛年現在比較在意別的事情,他急著問:“你那幾個姊姊,有人會這門法術嗎?”
“因為用不到,所以沒有人學耶。”小露說:“只是紅姊曾告訴我,神居窟里面有記載這個術法。”
“神居窟?”沈洛年一愣。
“啊。”小露突然一驚,有點慌急地合掌懇求說:“沈先生當作沒聽到這句話好嗎?這是我們族里的秘密。”
沈洛年點頭說:“我知道了,不過你們怎麼說用不到呢?”
“當然用不到啊。”小露低下頭,幽幽地說:“承受仙炁當了女巫後,沒有人會愛上我們的。”
沈洛年一怔,一下說不出話來,小露說得沒錯,她們身具樂和之氣,大部分人看到她們都感到和平快樂,頂多把她們當成親近的姊妹,卻不會產生男女之念,這樣怎能談戀愛?難怪當時懷真會看著小露說可惜……
但別人雖然不會愛上她們,她們難道不會希望有伴侶嗎?若是心中仍有欲望,久而久之,日子豈不難過?想到這兒,沈洛年遲疑地說:“你們女巫,都不嫁人的嗎?”
小露搖了搖頭,過了幾秒說:“大家一直在一起,總是很開心,不會想這些事的。”
那一個人的時候呢?沈洛年看著小露這時的情緒,雖然稱不上難過,卻多少有點寂寞,沈洛年想了想說:“懷真提過,世上有些人,對樂和之氣有抵抗力,這個……還是有機會。”
“我們酖族只是個小小的村子,沒有這種人的。”小露抬起頭,露出笑臉說:“沒關系,我們願意當女巫,就有心理准備要一輩子侍奉神靈的,嫁人怎麼侍奉神靈?”
“這是規定嗎?”沈洛年愕然問。
“何必規定?反正也嫁不出去。”小露搖搖頭笑說:“那種人在這世上很難找。”
沈洛年哼了一聲說:“不去找當然永遠不可能找到!”
“沈先生倒像是那種人。”小露笑說:“老是凶人家呢。”
這你倒沒猜錯,管他什麼王八鬼氣,對我一點屁用都沒有。沈洛年白了小露一眼,沒吭聲。
小露見到沈洛年的表情,愣了愣才一驚說:“真的嗎?你真的就是那種人嗎?”
干嘛這麼激動,要幫我提親嗎?沈洛年沒好氣地說:“是又怎樣?”
“那……你之前凶我,是真的生我氣嗎?”小露擔心地說。
媽啦,原來你這丫頭以為我在演戲?沈洛年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無力,歎了一口氣說:“東西該熱了,吃飯吧。”
小露還在有點慌張地說:“我……我不知道……你是真的生氣……”
“算了,我也不算真的生氣。”沈洛年打開已經熱騰騰的飯袋說:“我本來真的想一個人去,你跟著我,很麻煩。”
“但是……我想幫忙。”小露小聲地說。
“我知道。”沈洛年想了想說:“其實懷真如果沒事,會自己找到我的,吃飽後我們一起回去吧。”
“島中間不找了嗎?”小露有點意外地問。
“不找了。”沈洛年搖搖頭說:“仔細想想,我們倆去島中央真是送死,說不定反而害了懷真。”
“害了她?”小露不明白。
“沒什麼。”沈洛年搖搖頭沒解釋,懷真有沒有出事還不知道,但若自己跑去送死,因為咒誓的關系,反而會害死她,那就本末倒置了。
“那……懷真小姐去哪兒了?”小露擔心地說。
“我知道就好了……”沈洛年頓了頓說:“血冰戒還在,應該代表她沒事吧?”
“對!我怎沒想到這點,要是一方……那個了,咒戒會消失的。”小露也提起了精神,高興地點頭說:“這叫血冰戒嗎?不知道是怎樣的咒術……沒想到懷真小姐對咒術也很精通,但沈先生怎麼似乎都……沒學過?”
“我沒炁可用,所以學不會。”沈洛年說。
“可以跟我說,你們……你們當初咒誓的內容嗎?”小露突然紅著臉,一臉期待地說:“我保證絕不會對別人說!”
干嘛臉紅?你期待什麼,沈洛年莫名其妙地看著小露說:“問這干嘛?”
“跟我說好不好?我好想知道。”小露又說。
讓懷真吸取渾沌原息的事不能說,沈洛年頓了頓說:“有件事……直到永遠之類的。”
“啊!”小露突然尖叫起來,捧著紅通通的小臉叫:“直到永遠!怎麼這麼……好讓人害臊喔……”
媽啦!早知道不該說的,沈洛年聽到那聲尖叫,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渾身不自在。見小露還在興奮,他皺眉說:“快吃吧,吃飽了回去。”
“嗯。”小露一面吃一面想,偶爾看沈洛年一眼就滿臉通紅,也不知道想到哪兒去了。
總算吃飽了飯,兩人開始禦炁北返,小露這時總算正常了些,飛到中途兩人隨口說了幾句話後,小露突然低聲說:“沈先生……回去以後,我就不能跟你說話了。”
“嗯……你們規矩挺古怪的。”沈洛年說。
“我想告訴沈先生……我全名叫艾露。”小露低聲說:“雖然你可能很快就忘記了。”
沈洛年看了她一眼,頓了頓說:“這名字挺別致,有可能會記住。”
艾露微微一笑,輕側著頭說:“忘記了也沒關系,我只是想說而已……等回到那個小小的山村,三年、五年之後,我會想到,在這遼闊的世界中,有個人曾經知道我的名字,不知道現在他還記得嗎……這感覺也不錯啊。”
這話似乎有點淒涼的味道,但她又沒有難過的氣味,沈洛年一時看不懂這女孩,想了想,突然說:“說起來,你和其他的女巫,感覺有點不同。”和艾露相比,其他人感覺太開朗天真樂觀了些,也不習慣和人沖突爭執,似乎沒什麼個性。
“也許因為我去年底才剛成為女巫吧,過去的脾性還沒消失。”艾露頓了頓說:“聽說幾年以後,相處久了,我也會慢慢變那樣……久了大家都一樣的。”
大家都一樣?這可不像好事……但也許人家在那種氣氛和環境中,日子過得很快樂呢?畢竟不關自己的事,沈洛年點點頭,沒再多說。
◇◇◇◇
兩人順利回到海岸,通知人前來迎接,這次只來了一艘救生艇,來接人的赫然是其他五個女巫,另外還加上賴一心,至于段印等人,也不知是不是怕沈洛年又溜回島內,這次倒沒出現。
眼看船只抵岸,沈洛年還是站在岸邊,船上的幾個人都松了一口氣,跟著艾露也不等他們停船,直接帶著沈洛年飄上救生艇,落到眾人之間。
這麼一來大家可就安心了,六女圍在一起,一面笑一面說個不停,聽起來似乎正半嗔半笑地責怪艾露,這種責罵法可真客氣……但話說回來,她們這一群聚在一起,果然是和和樂樂,想生氣罵人大概也罵不起來。
“洛年。”賴一心第一句話就問:“找不到懷真姊嗎?”
“嗯。”沈洛年點了點頭說:“你身體沒事了?大家呢?”
“離島之後妖炁散去,我就好得差不多了,大家也舒服不少。”賴一心說:“不過大部分人還沒複元,除我之外,比較沒事的只有黃大哥、奇雅、瑋珊,他們正照顧大家。”
“我在外圍走了一圈,只剩下島中央沒去。”沈洛年頓了頓說:“但是島中央……妖怪未免太強,懷真也該不會過去。”
“那懷真姊會到哪兒去了呢?”賴一心擔心地說。
沈洛年搖了搖頭,沒法回答這句話,此時六女似乎鬧完了,正開始同時禦炁,推動著船身往外走。
“島中央……”賴一心遙望著島嶼遠處的山區,低聲說:“我們真的去不得嗎?”
“當然。”沈洛年驚訝地說:“你忘了今天那無頭妖怪的厲害嗎?”
“對了,宗長說那可能是刑天耶!”賴一心突然有點興奮地說:“傳說中和黃帝戰斗,打輸了被砍頭的戰神,之後才從胸口長出眼睛。”
“真的假的?”沈洛年似乎也聽過這傳說,他皺眉說:“但他肩膀上面明明是光滑一片,應該本來就沒頭吧?”
“傳說當然有誇張和穿鑿附會的地方。”賴一心呵呵笑說:“但是傳說中的強弱可以拿來參考,如果真是刑天,確實是很強大的妖怪。”
“喔?”沈洛年說:“島中央那種強大妖怪可不只一、兩只,人類打不過的……”
“嗯,下午聽說衛星攝影機還拍到了兩只強大妖獸在中央山區的空中打架。”賴一心興致勃勃地說:“看模樣推測是窮奇和畢方,不過只看照片,不知道有多強大,有人說像鶴的畢方是善獸、像老虎的窮奇是惡獸,所以才打起來。”
就是自己和艾露看到的那兩只嗎?這兩個名稱沈洛年可就沒什麼印象了,只點頭說:“我是有看到兩只打架的妖獸,都不比無頭妖弱,所以我不敢再往內探。”
“真有這麼多強大妖怪?”賴一心想了想,突然說:“洛年,我有個想法,還沒跟別人說過……我覺得,人類也許可以更強。”
“怎麼?”沈洛年問。
“是關于變體……你上次也看過。”賴一心侃侃說:“過去變體的方式,是准備大約一公升的妖質,以外炁迫入人體,之後讓妖質在體內散開,漸漸改變體質。”
“然後呢?”沈洛年說。
“選擇這樣的量有兩個原因,首先,根據過去的經驗,迫入過多妖質反而會有反效果。”賴一心頓了頓說:“隨著變體完成,會漸漸感到不適,最後可能因為不明原因而死去。”
沈洛年點點頭,表示理解。
“至于第二個原因,是因為就算想迫入更多的妖質,需要好幾個外炁高手協力,因為迫入得越多,抵抗力就會越大。”賴一心說:“但太多人同時出力,又有配合上的問題,我們專修派,一個發散者就可以處理變體,但對兼修派來說,他們通常都要找兩個默契很好的人同時控炁,才能讓新入門者完成變體。”
聽完兩個原因,沈洛年還是不明白這和變強有什麼關系,只接著賴一心的話說:“所以呢?”
“你還記得狼妖嗎?”賴一心突然說。
怎麼突然扯到那兒去了,沈洛年點頭說:“狼妖怎麼了?”
“它不是先變小嗎?”賴一心說:“後來發現打不過,又變大了,宗儒提過,那是因為道息不足,所以它們才變小,但為什麼會這樣卻不清楚。”
沈洛年還記得此事,微微點頭。
“我是這樣想的。”賴一心有點興奮地說:“也許是因為道息太弱,它能獲得的妖炁太少,因此才縮小,就像我們剛剛出了這島嶼道息圈……體內炁息就變少,如果人類體內迫入太多妖質,就會遇到相同的困擾,在過去道息不足的世界里,反而會引起不適。”
這時果然剛好離開島嶼的道息圈范圍,眾人炁息逐步減弱,總算操舟需要的外炁不多,船只依然順利地往前飄行。
這倒是挺有道理的,沈洛年點頭說:“所以你認為,如果迫入更多妖質,就可以引入更多的炁息,變得更強?”
“對。”賴一心說:“我猜測只要定期到這島上吸取炁息,就不會因為周圍道息不足而減短壽命。”
“萬一要來得很頻繁呢,甚至不能離開呢?”沈洛年說:“豈不是得住在這島上。”
“這部分就只能等測試了才知道。”賴一心干笑說。
這家伙又想亂來了,沈洛年呆了呆說:“那迫入妖質的問題呢?”
“同樣的道理,在島外因為力量不足,只能迫入這麼多妖質,但是到了噩盡島內,發散者能引入的炁息更多,就可以迫入更多了呀。”賴一心說。
“誰要做這個實驗?”沈洛年瞪了賴一心一眼。
“既然是我提出的,當然我來做啊。”賴一心說。
“有必要冒這種險嗎?”沈洛年皺眉說:“島中央的妖怪雖然強大,但似乎和鑿齒不同,不去接近他們未必會有事。”
“可是如果懷真姊真困在島中央……那也只有這個辦法了。”賴一心望向噩盡島,難得收起笑容說:“怎能放她一個人在里面?”
這家伙不會真的喜歡上懷真吧?早就叫那狐狸別逗他們了……沈洛年想起葉瑋珊,又想起懷真,一時之間,不知該不該歎氣。

上篇:第七章 臭小子,快走!    下篇:第九章 他們兩人出去玩?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