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十章 化妝術好神奇 
  
第十章 化妝術好神奇

不久前,沈洛年剛離開三人房間,葉瑋珊旋即追了出來,兩人一前一後走到電梯前,葉瑋珊湊近,試探地說:“生氣了嗎?”
“沒生氣。”沈洛年說:“你跑來干嘛?我只是回房。”
這時電梯打開,兩人走進去,葉瑋珊搶著按下一樓,一面說:“去咖啡廳坐一下好嗎?”
現在再要按十八樓也來不及了,沈洛年看著電梯往下,一面說:“你是想開導我還是干嘛?我沒事啊。”
“只是聊聊。”葉瑋珊瞄了沈洛年一眼,微笑說:“不行嗎?”
“那怎麼不回房?”沈洛年說:“干嘛花錢喝咖啡?”
葉瑋珊微笑說:“那里環境比較適當。”
沈洛年一怔,明白了葉瑋珊的意思,她是不想和自己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也許不只是自己,昨晚她不就找了個理由,把賴一心帶回自己那間房?這女孩這麼保守,賴一心又不大開竅……他倆的感情路看來會挺艱辛。
兩人離開電梯,剛走到咖啡廳口,葉瑋珊卻突然一怔停下,沈洛年順著她目光望去,卻見里面一個區域,坐了七、八個人,為首的正是李宗宗長李歐,他兒子李翰也在一旁,一群人似乎正臉色沉重地商量著什麼。
“真討厭……我們去對面的酒吧好了。”葉瑋珊扭頭轉身說:“這些討厭的老頭,學人家去什麼咖啡廳?”
“喂?”沈洛年吃驚地說:“你想喝酒嗎?”
“酒吧也有無酒精飲料。”葉瑋珊說:“我不想和李宗的人在一起。”
“喔。”沈洛年也不多問,順著葉瑋珊走。
但走沒兩步,葉瑋珊的行動電話就響了起來,葉瑋珊有點意外地接起,她避開一旁,對那端說了幾句話,這才收起電話,回頭對沈洛年說:“還好昨晚和你談妥了。”
“怎麼?”沈洛年有點意外。
“今天下午總門要開會,想請你代表胡宗出席。”葉瑋珊咬著唇,有點惱火地說:“居然不邀我們……連客套一下都沒有。”
“那你怎麼說?”沈洛年說。
“我就說,白宗和胡宗是一體的,你的事情由白宗負責。”葉瑋珊嘟著嘴說:“對方馬上改口說,沒邀白宗是考慮到宗長正在醫院,請我別誤會,知道我可以代表白宗後,改邀我和你一起去,我答應了。”
“啊?”沈洛年皺眉說:“你去不就好了?我還是要去啊?”
“當然,不然口說無憑,怎麼證明我可以代表你的意見?至少第一次你得陪我去。”葉瑋珊看看自己,又看看沈洛年,見兩人都是牛仔褲配運動服,她搖頭說:“去那種場合,我們不能穿這樣,會被瞧不起。”
“嘎?”沈洛年瞪眼說:“怎麼不行?”
“我們年紀本來就太輕了,還穿這樣,會增加談判的困難度。”葉瑋珊沉吟了一下說:“得買幾件不失禮的裙裝,套裝似乎又太正式……你也得換西裝,走,我們出去一趟。”
“現在嗎?”沈洛年詫異地說。
“剩下時間不多,我們去問一下飯店經理,看看這附近有沒有適當的商店。”葉瑋珊一轉身,領著沈洛年往櫃台走。
沈洛年這才知道,葉瑋珊的英文居然挺流利的,不愧到哪兒都是第一名,只聽她和經理嘰哩呱啦了一陣子,又拿起櫃台電話,卻是和賴一心通話。
講了幾句,葉瑋珊突然停下,掩著話筒回頭說:“一心說,添良、志文想向你道歉。”
“不用。”沈洛年搖頭。
葉瑋珊白了沈洛年一眼,回頭對電話說:“洛年要他們別在意,他沒有不高興,對了,我和洛年有事出去一下,你照顧一下他們喔,中午前會回來。”
葉瑋珊掛了電話,沈洛年忍不住瞪大眼睛說:“欸……我有說這麼多嗎?”
“你確實說過沒生氣,我可沒有造謠。”葉瑋珊說:“可以說得好聽點,為什麼硬要說成那樣?”
“我比較喜歡這樣。”沈洛年皺眉說。
“你像是很努力想得罪人,把別人都趕開,這是為什麼?”葉瑋珊疑惑地說。
沈洛年看了葉瑋珊兩眼,停了幾秒才說:“沒有朋友,有優點也有缺點……我很早就發現,那些缺點我一點都不在乎,但是優點我倒是很喜歡。”
葉瑋珊想了想,輕歎一口氣說:“你也有你的道理……”
沈洛年又說:“還有,我衣服不用買了,我來得很急,沒有准備這兒的錢。”
“我有換好美鈔,還有帶信用卡。”葉瑋珊抿嘴一笑,看著沈洛年說:“就算你不想換,難道你要讓我一個人去買嗎?”
這話不說,沈洛年還沒想起,當下瞪眼說:“讓一心陪你去啊!”
葉瑋珊臉龐紅了起來,白了沈洛年一眼嗔說:“難道讓你留下來照顧他們三個嗎?”
“呃……”沈洛年可說不出話了。
“走吧。”葉瑋珊得意地一笑,轉身往外走去。
◇◇◇◇
走出兩條街,兩人到了飯店介紹的女裝店,沈洛年不肯走入店中,只留在門外皺著眉等候,卻沒想到這一等就等了快一個小時,等得他七竅生煙、火冒三丈,葉瑋珊這才提著好幾大袋走了出來。
“你是去干嘛了?順便去哪兒殺妖怪了嗎?”沈洛年怒沖沖地說。
“選衣服啊,哪有很久?紳士一點,別這麼容易生氣。”葉瑋珊似乎心情挺好,笑著說:“既然來了,多買兩套,也許不只開一次會。”
葉瑋珊這般笑吟吟的,害沈洛年一肚子氣發不出來,只好氣悶地說:“誰開一次會就換一套衣服?”
“你不知道啦。”葉瑋珊抿嘴笑說:“走,去買你的西裝。”
“我不用了,”沈洛年怒氣未息,搖頭說:“等會兒又搞掉一個小時。”
“男生不用這麼久。”葉瑋珊噗嗤笑說:“買幾件現成的就好。”
看沈洛年仍在遲疑,葉瑋珊輕嗔說:“沒什麼時間了,快點。”
“還是不要了,沒穿過那種東西。”沈洛年猛搖頭說。
“如果讓你穿這樣,我不是白買了嗎?”葉瑋珊輕跺腳說。
“啊?”沈洛年一呆,見葉瑋珊已經先轉身走了幾步,又回過頭笑著對自己招手,他只好歎了一口氣,繼續往下一個店家走去。
◇◇◇◇
總算在中午前回到飯店,兩人先回到房間,和賴一心碰面,之後葉瑋珊出了主意,把午餐叫到黃宗儒他們的房間去,六人一起用餐。席間沈洛年和張、侯碰面,一開始當然有三分尷尬,不過兩方的爭端本就不是什麼大事,沈洛年也沒放在心上,大家說笑幾句,聊聊那個網絡新游戲,事情也就這樣過去了。
看看時間差不多,葉瑋珊站起說:“洛年,我先去准備,半小時後,你可以換好衣服等我嗎?”
“喔,好。”沈洛年突然一怔說:“你干嘛搞半小時?”
“洗個頭重吹,稍微打點一下,半小時很趕了。”葉瑋珊微微一笑,轉身去了。
不就只是個長直發嗎?有什麼好吹的?沈洛年這輩子沒交過女朋友,完全無法理解。
吃飯的過程中,眾人已經知道兩人早上去購物,下午要去開會,這時看著葉瑋珊出房,張志文望望眾人,突然說:“瑋珊現在好像比較常笑。”
“嗯。”賴一心笑說:“這樣好看多了喔。”
賴一心的這句話,等等可得告訴她,八成又可以看到她臉紅的模樣,沈洛年暗暗得意,嘴角不禁露出微笑。
“對啊。”侯添良說:“以前老是板著臉,現在這樣好多了。”
“那是因為以前學校不少無聊人會纏著她。”賴一心說:“所以她才裝出那個樣子,現在是把大家當自己人,她就不會板著臉了。”
“瑋珊不知道買了什麼衣服……”侯添良想了想說:“洛年,你們開完會,回來別急著換掉,來讓我們看看吧。”
“嘎?”沈洛年吃了一驚,詫異地說:“西裝有什麼好看的?”
“他當然是想看瑋珊啦。”張志文嘿嘿笑說:“不是要看你啦,可以放心。”
“干,看看又不犯法。”侯添良的黑臉有點發紅,手肘推了張志文一把,對賴一心說:“一心你別吃醋嘿。”
“啊?”賴一心笑說:“你們誤會了,我和瑋珊只是好朋友。”
“都說是自己人了,還這麼見外?”張志文笑說:“我們不會去開瑋珊玩笑的。”
“真的誤會了。”賴一心沉吟了一下,說:“未來會怎樣誰也不知道,現在真的什麼都沒有。”
張志文等人聽賴一心這麼說,也就不追問了,三人話題又轉到了線上游戲,但沈洛年聽到賴一心的說法,不知為什麼心中冒起了火氣,突然忍不住說:“你沒興趣的話,就早點跟人家說清楚。”
“呃?”賴一心微微一呆,侯添良等三人也馬上閉上嘴,目光都轉了過來。
“瑋珊對你怎樣,傻瓜才看不出來。”沈洛年站起說:“自己想吧。”一面要往外走。
“洛年!”賴一心叫了一聲。
沈洛年轉過頭,看著賴一心,只見賴一心說:“我會去想的。”
這人只是少根筋,畢竟是個好人,沈洛年反而有點不好意思,點頭說:“這樣對你們都好,我先去換衣服。”
沈洛年回到房間,一面換衣服,一面暗暗自責,剛剛那件事可不能跟葉瑋珊說,她臉皮挺薄,知道自己多事,非和自己翻臉不可……想想,沈洛年突然一怔,媽的,自己什麼時候開始怕別人翻臉了?
沈洛年的衣服也沒什麼特殊的,就是很單純的西裝褲、襯衫,還外加一件西裝外套,不過他打死也不肯系領帶、領結,最後葉瑋珊只好讓步,買了件比較少見的無領襯衫。
沈洛年因為提早上來,七早八早就穿妥了,只好看著時鍾發呆,等啊等的,忍到剩下五分鍾,他忍不住撥了個電話過去。
那邊電話剛接起,沈洛年便喊:“好了沒?”
“快好了。”葉瑋珊說:“欸,穿膚色絲襪比較好還是無色的?”
“誰管你啊!隨便!”沈洛年只差沒跳起來。
“沒耐性。”葉瑋珊似乎已經不怕沈洛年發脾氣了,等他叫完,一點也不在意地接著說:“懷真姊好像都穿無色的?”
那狐狸根本連內褲都不穿!沈洛年沒好氣地說:“她不穿那種東西!”
“喔?”葉瑋珊似乎有點疑惑,想了想說:“可以出來等我了。”
“好。”沈洛年掛上電話,走出房間,在葉瑋珊門外踱步轉圈圈。
大概轉了十七、八個圈子,葉瑋珊才打開房門,往外走了出來。
她上身穿著件襯衫造型的深灰色長袖窄領服,下半身穿著件及膝黑色褶裙,雙腿穿著無色透明絲襪、踩著雙絨質高跟鞋,提著個方形黑皮小包,輕快地往外走。
在一般女孩中,葉瑋珊體型算偏瘦了些,並沒有瑪蓮、吳配睿這麼健美,但相對地,除了腰部纖細外,她的小腿曲線也十分漂亮,一蹬上了高跟鞋,更引人注目,沈洛年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這樣裝扮,不禁多瞧了幾眼。
“欸。”葉瑋珊發現沈洛年的目光,輕嗔跺了跺腳。
“咳。”沈洛年回過神,有點尷尬地說:“你穿高跟鞋?”
“我本來想買平底高統靴。”葉瑋珊微微皺眉說:“但是那個小姐硬是要我買這種,說我小腿……”說到這兒,葉瑋珊突然停口,卻是當時那小姐不斷贊美葉瑋珊柔美纖細的小腿和腳踝,要她一定得露出來,葉瑋珊自然不便對沈洛年轉述。
“小腿?”沈洛年又低頭往下看。
“沒什麼,別看了啦!”葉瑋珊臉頰微紅地說:“哪有人像你這樣看的。”
沈洛年被這麼一念,突然微微一驚,自己什麼時候又開始對女人外貌感興趣了?這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想到此處,沈洛年忍不住又打量了葉瑋珊下半身兩眼。
葉瑋珊忍不住說:“再這樣我要生氣了。”
“你生氣啊。”沈洛年才不在乎。
“你這人……”葉瑋珊一跺腳,搖頭往電梯走,一面好笑地說:“真不懂懷真姊怎麼被你追上的。”
這倒提醒了沈洛年,他跟在葉瑋珊身後說:“你沒告訴他們,懷真不是我姊?”
“我想,你們若願意說,自己會說。”葉瑋珊按了電梯鈕,轉身對著沈洛年說:“而且在這種狀況下,有些事情看得更清楚。”
是指賴一心嗎?沈洛年歎了一口氣,目光望向葉瑋珊,卻不禁一呆,剛剛只顧看腿,這時一看臉,才發現葉瑋珊似乎變了一個人,本就白皙的皮膚,突然變得瑩潤如玉,那對水汪汪的眼睛莫名其妙地似乎變大了些,滑順的長發黑亮如瀑,服服貼貼地左右披下,本來就挺醒目的葉瑋珊突然又美上三分,而且一下子又看不出來哪兒有化妝。
“干嘛?”葉瑋珊發現沈洛年突然看著自己發呆,退了半步問。
“媽啦!”沈洛年罵了一句。
“什麼啦?罵什麼?”葉瑋珊好氣又好笑地頓足說。
眼看電梯門開了,沈洛年先一步跨進去,一面說:“我只是覺得化妝術好神奇。”
“哪有人這樣對女孩子說的!”葉瑋珊咬著唇走進電梯,一面說:“我以後要跟懷真姊告狀。”
“別跟她說這種事。”沈洛年忙說,那狐狸本就喜歡取笑自己和葉瑋珊,給她知道這種事還得了,一定每天拿出來念十次。
葉瑋珊笑說:“有什麼關系,你做賊心虛啊?”
“心虛就心虛,反正跟她說沒好事。”沈洛年說。
突然之間,兩個人同時想到“做賊心虛”用在這兒似乎不大妥當,一下子都有些尷尬,一直到走出飯店大門前,誰也沒說話。
葉瑋珊出門前,已經請飯店代叫計程車,走出大門,服務生拉開車門,指引著兩人上車,沈洛年一看吃了一驚,回頭對葉瑋珊說:“這麼大台啊?”
卻是眼前出現了一台白色加長型豪華禮車,這東西台灣可不容易見到。
“在這兒,這種車很多。”葉瑋珊之前來夏威夷開總門大會的時候,住了一段時間,對這些事比較清楚,她先一步鑽進了車子里面。
沈洛年只好跟進去,一面說:“會不會很貴啊,這種?”
“還好,和一般的好像一樣,外面到處都是這種車。”葉瑋珊坐在沈洛年對面往外看,望著飯店旁海濱綠地上歡喜的人潮,露出笑容說:“看,每天都有人結婚,新娘好漂亮。”
“這島不是美國的嗎?”沈洛年望出去:“看起來都是東方人嘛。”
“似乎是因為日本觀光客和日裔移民挺多,很多商店看到我們的東方臉孔,都會直接跟我們說日文。”葉瑋珊往另一邊指說:“你看公車上面還有日文呢。”
“怪地方。”沈洛年懶得看了,穿著西裝他渾身不舒服,當下靠回椅子懶懶地坐下。
◇◇◇◇
不久,車子駛入市區,到了總門在檀香山市區租下的大樓,經通報後,很快就有總門的人出來接待,和兩人說了幾句客套話,跟著讓一名女子引兩人到個小廳等候,還送上了兩杯茶。
接引的女子皮膚褐黑,黑發大眼,滿臉笑容,穿著簡單套裝,是這兒聘請的普通人,她送上茶水時,以有點生疏的中文夾雜著英文,頗殷勤地招呼兩人。
葉瑋珊以英文和她對答了幾句,那女子似乎挺高興能使用英文溝通,和葉瑋珊聊了好片刻,這才笑著離開。
等那女子離去,葉瑋珊坐在沈洛年身旁,湊近低聲說:“剛這女孩跟我說,他們這會早上就開始開了,這麼說來,叫我們兩點到,只是准備在結束前,要我們進去聽指示或問幾句話而已,看來不只是看不起我,也還不覺得該重視你。”
“哦?”沈洛年聞著葉瑋珊頭發的香氣,有點不自在地說:“那現在怎辦?”
“不怕,你聽我說。”葉瑋珊湊得更近了點,低聲說了一串話。
媽的,原來女孩子連說話都會有香氣?那狐狸怎麼一點香味都沒有?
說著說著,葉瑋珊微微側頭,卻見沈洛年似乎有點失神,她訝異說:“有沒有在聽啊?”
“啊?”沈洛年一怔回過神,臉上難得地有點發紅,尷尬地說:“你重說一次。”
“你在想什麼?”葉瑋珊望了沈洛年一眼,看他表情古怪,葉瑋珊微微一怔,臉龐也泛起一片薄紅,她退開些許,有些不高興地蹙眉低聲說:“別胡思亂想。”
“知道了。”沈洛年這才打點起精神,穩住心猿意馬,仔細聽葉瑋珊的計劃。
沈洛年其實也不是這麼沒定力的人,只不過這種對女人的心動感實在已經久違了,今日不知為何突然再度出現,而且此時兩人氣息相聞,刺激遠比過去強烈,他一時還真有點享受這種被吸引與心動的感覺。
但心動歸心動,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意義,一切到此為止,沈洛年過去一直都是用這種方式過日子,這次自然也不例外,聽完之後,他就沉默著沒再找葉瑋珊搭話,葉瑋珊也自己想著心事,沒多說什麼。
又過了二十分鍾,兩人終于被人請了進去。
走入會議室,那是個十公尺寬、二十公尺長的長方形房間,房間中央有個大長桌,但那大桌卻只有六人對坐,更外圍靠牆處放著三面椅子,則坐了三十多人。
那六個人,有四個是東方臉孔,另外還有一個白人、一個黑人,六人看起來都有五十歲左右,不過變體引炁者外貌不准,實際可能超過七十也不一定。
至于外圍那三十多人,也是各種人種都有,但看來還是東方人居多,畢竟道武門起源于東方……葉瑋珊目光晃過去,見到兩個熟面孔,一個是劉巧雯,另一個就是李宗宗長李歐,原來他們也有資格參與這場會議。
李歐早上還留在飯店,可能也是下午才被叫來的,看來他雖然代表台灣,卻也不能參與最高層的會議,自己和沈洛年更是被排到最後才能進場,這些人果然是看不起人。
沈洛年認識的可比葉瑋珊多了些,除了那兩人之外,還有段印、平傑和幾個自己救出的人,不過馮鴦卻不在其中,沈洛年不免有點掛念。
房間中,不少人耳朵上都掛著耳機,據說那是對聽不懂中文的人作即時翻譯,本來一般國際場合,很少會使用中文為主要溝通語言,但因為這房間有一半以上的人都使用中文,也就變成這樣了。
進入房中,兩人被引到沒人的那個方位,那兒空蕩蕩的,只放了兩張椅子,這樣的安排,仿佛將被整房間的人審問一般,讓人十分有壓力。
葉瑋珊雖已胸有成竹,但畢竟沒見過這種場面,一時之間還有點惶恐,不知該不該直接坐下,但沈洛年卻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何況葉瑋珊本就交代他別客氣,當下沈洛年二話不說就往椅子上坐了下去,蹺起二郎腿等著別人說話。
葉瑋珊看在眼里暗暗好笑,不知不覺間也放松了些,于是也一整裙擺,並腿側身坐下,露出淡淡的笑容。
葉瑋珊雖然漂亮,又特意稍作打扮,但畢竟只是十幾歲的女孩,眾人頂多心中暗贊兩句,卻也沒多瞧,主要目光都集中在沈洛年身上,而看沈洛年那個目中無人的模樣,不少人都皺起了眉頭。
“這位是台灣白宗葉瑋珊葉小姐,今日暫代白宗宗長與會。”一個西裝筆挺、臉上滿是微笑的英俊青年,拿著一本手冊,站到兩人身側不遠說:“另一位是塗山胡宗沈洛年沈先生。”
什麼時候冒出“塗山”兩個字的?葉瑋珊一愣,看了沈洛年一眼。沈洛年則聳聳肩,回了一個眼神,表示自己也搞不清楚。
“沈小兄弟。”長桌上,一個滿面紅光、身材微胖的老者,微笑開口說:“這次多虧貴宗相助,救了不少同門出來。”
沈洛年正要開口,那青年突然搶著低聲說:“這位是總門日部之長——呂緣海部長,原屬長春呂宗,稱呂部長即可。”
沈洛年瞄了旁邊那個青年一眼,這才對呂緣海說:“不用在意。”
“沈先生感應妖炁的能力特別強,不知道是你個人獨特的能力,還是貴宗有特別的法門?”呂緣海頓了頓,微笑補充說:“請別誤會,我們沒有打探的意思,但若這種能力可以修煉產生,我們希望貴宗訓練更多這種人才,其他各方面,總門自然會全力支援。”
“抱歉,是我個人的能力。”沈洛年說。
呂緣海眉頭一挑說:“和縛妖派修煉法門無關?”
“無關。”沈洛年說。
這下眾人不免議論,沈洛年看得出來,整個房間里面沒幾個人相信,不過他也不管這麼多,就這麼看著眾人。
突然桌上那個短發瘦高黑人嘰嚕咕嚕地說了一串,坐他身後的翻譯馬上說:“你身為縛妖派,為何並未縛妖?”
沈洛年沒興趣認識人,不等那個英俊青年介紹,馬上說:“我不會。”
“沈小兄弟,似乎不大喜歡說話?”呂緣海又微笑說。
“沒錯。”沈洛年說:“所以有問題的話,最好別拐彎問。”
這話其實有點失禮,但呂緣海似乎並不在意,只笑說:“好吧,還有兩個問題,首先,貴宗是否有白澤圖真本?”
“沒有。”沈洛年說。
呂緣海眉頭微微皺起,接著說:“那麼……據說貴宗宗長在噩盡島上與你相會,但前數日我們派出部隊進入噩盡島,各隊名單中並沒有貴宗宗長,請問這是什麼原因?”
“我只聽說她要來,至于她怎麼上島的,我不清楚。”沈洛年說。
“沈小兄弟。”呂緣海看著沈洛年的臉,緩緩說:“你沒有一個問題知道答案呢。”
“一來這是事實,二來……”沈洛年臉一板站起說:“我本就無需向你們報告任何事情,你們今天找我來,就是為了這種無聊事情嗎?早說我就不來了。”
這話一說,四面馬上亂了起來,不少人忍不住破口大罵:“小子無禮!”“住口!”“放肆!”
“瑋珊,走吧。”沈洛年扭頭就走。
“站住!”外圍有人大喝一聲說:“你身為道武門人,怎能不聽總門號令?一點規矩都沒有,給我留下!”
“那就把我開革了吧。”沈洛年回頭冷冷地說:“命令我留下?是美國法律還是中國法律?還是道武門在檀香山立國了?一群妄自尊大的家伙,無聊。”說完,沈洛年不再停留,往外走了出去,還砰的一聲重重把門摔上。
按理來說,沈洛年身無炁息,這些人誰出手都可以攔下他,但畢竟這兒是法治國家,眾目睽睽下,總不能明目張膽地抓人,而且沈洛年最後一串話確實刺到了很多人心底。道武門是一個具有特殊能力的龐大武裝集團,又和中日韓有很密切的關系,雖然現在和世界各國軍隊密切配合,合作除妖,仍有不少國家對這組織頗有猜疑,若當真主張有自己的法令規矩,甚至抓人迫供,可就落人口實了。
眼看沈洛年這般沖了出去,一下子沒人能說出話來,葉瑋珊在這時候緩緩站起,微笑說:“各位長輩,洛年個性沖動,不會說話,又沒什麼耐性,我替他向大家賠罪。”
一個小美女笑吟吟地賠罪,總是賞心悅目,眾人未必消氣,但多少會覺得有些舒坦,正微微點頭時,葉瑋珊目光四面一掃說:“為了避免彼此不開心,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胡宗幫忙,以後也許可以考慮讓白宗轉達……白宗雖然沒資格參與諸位的討論,但對除妖也想盡一分力,等本門傷者痊愈,我們將和胡宗合作,自行租購船只出海,赴噩盡島除妖,各位長輩再會。”說完,葉瑋珊微微一笑,往外走了出去。
這話一說,屋內眾人不免嘩然,正議論紛紛的時候,劉巧雯臉上卻不禁露出一抹訝異的神色……過去倒看輕了這丫頭,可比藍姊厲害多了……
葉瑋珊和等在門外的沈洛年一會合,兩人便往外直走,直到走出大樓,招了計程車、上車交待去向後,葉瑋珊才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看著沈洛年說:“你真的好凶。”
“是你教我的。”沈洛年說:“不然我也想不到說那些話……對了,為什麼要說什麼美國、中國法律、道武門立國啊?”
“這是道武門現在的隱憂。”葉瑋珊娓娓說:“道武門總門,主要是中方的解放軍部隊組成,總門之外勢力較大的,還有日、韓兩方軍隊,這次的除妖行動,他們因為不想得罪歐美各國,選擇和美國合作,于是才在美國勢力范圍除妖,並讓美方提供最主要的軍事支援,這四個國家,就是現在道武門的四大勢力……”
“那桌上六人可能就分屬這四個勢力的?”沈洛年說。
“嗯,他們之間私下的沖突先不提,其他國家也不願無條件聽從號令,之前各宗派是因為世界情勢和輿論壓力,不得不配合總門行動,但上次死了一大批人,其他國家宗派又大多被當成先鋒炮灰,聽話的人一定更少,今天我們把總門沒有真正管治權的事情當眾點破,應該不少人會開始有自己的打算。”葉瑋珊頓了頓說:“這件事情他們不是不知,只是各國都不想得罪這四個勢力,誰也不敢開第一槍……但由你揭破,就完全不同了。”
“喔?”沈洛年聽得有點迷糊,詫異地說:“那他們會怎麼做呢?”
“我最後有說,白宗日後准備自行出海除妖。”葉瑋珊微微一笑說:“這是最好的借口,除非和那四國政府有利益交換的國家,其他宗派應該都會用類似的理由離開,反正都是殺妖怪,何必聽人號令?除了鑿齒等特例,大多數妖怪不會成群結隊,除妖沒必要弄得像軍隊作戰一樣啊。”
原來是這樣……沈洛年點頭說:“這樣道武門的實力會降低嗎?”
“不會。”葉瑋珊搖頭說:“當那數萬人都練成炁訣,其他國家的幾千人,對他來說只是零頭而已,不影響他們的戰力。”
“好複雜。”沈洛年聽到後面,已經忘了前面,詫異又佩服地說:“你叫我說那兩句話,居然有這麼多道理?”
“可是我沒你這麼凶,罵不出那幾句話。”葉瑋珊抿嘴笑說:“他們部隊要學會使用四炁訣,也至少要一個月時間,那時大家的傷也差不多好了……到時再上島測試一心的想法。”
“會不會有人和一心一樣,想到同樣的方式?”沈洛年問。
“到現在為止,探入島內、待上兩天又活著出來的,也只有白宗。”葉瑋珊低聲說:“若沒深入到那兒、切實感覺到炁息的提升,該想不到這種事。”
沈洛年點點頭,放輕松地說:“那這段時間就沒事了?”
“本來該是這樣的,可是……你怎麼和白澤圖真本扯上關系了?”葉瑋珊皺眉說:“這件事和感應妖炁不同,太重要了,他們說不定會來暗的,派人抓你走。”
“不關我事。”沈洛年搖手說:“那是懷真的錯。”
“懷真姊怎麼了?”葉瑋珊詫異的問。
“她告訴別人鑿齒怕海水啊。”沈洛年說:“別人就以為她有什麼真本了。”
“那東西應該早就失傳了。”葉瑋珊不追究這件事,沉吟說:“我們這兒現在都是傷兵,不方便保護你,要不要先回台灣避一避?但台灣也未必安全……”
“沒關系,有危險我就扔煙霧彈開溜。”沈洛年倒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安全,想了想突然說:“你剛說小宗派會四散,那……酖族她們也可以走啰?”
“是啊,忘了跟你說。”葉瑋珊微微一笑說:“她們應該和其他中方來的宗派一樣,被安排在借來的營區居住,我們現在就是往那兒去……她們該不會說英文吧?現在先去碰個面,我來幫她們協調處理回國的事情。”
事情交給葉瑋珊,果然是處理得面面俱到,沈洛年正想贊美幾句,突然心念一動說:“那麼我們最快也要一個月以後,才能重上噩盡島?”
“差不多。”葉瑋珊點頭說:“那時宗長、瑪蓮姊他們應該都痊愈了,總門那邊的要求也差不多會傳來。”
“你說我該避一避,既然如此……”沈洛年突然說:“如果她們答應的話,我想跟酖族一起走,去云南一趟。”
“什麼?去干嘛?”葉瑋珊一呆,不明白沈洛年怎會突然冒出這個想法。
沈洛年思忖了一下,才說:“看能不能……學點東西。”
噩盡島3 完

上篇:第九章 他們兩人出去玩?    下篇:1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