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一章 最差的一種 
  
第一章 最差的一種

十日後,沈洛年和馮鴦、艾露等六女搭乘飛機,于香港轉機抵達昆明,再于當日轉乘小型飛機到云南西邊的保山。
從檀香山回返昆明,當然不用這麼久,但一方面離開前要經過一定的安排;二來轉機也要等待班次,所以才花了這麼多時間。
雖然也可以選擇在台灣桃園機場轉機,沈洛年還能回家住上兩天,但因為政治上的困擾,要讓六女來台還得增加一堆手續,最後還是選擇香港。
當時沈洛年突然決定隨酖族六女返鄉,不只是葉瑋珊吃了一驚,馮鴦等人也十分意外,但了解沈洛年來意後,馮鴦倒也欣然同意,葉瑋珊雖不明白原因,可是沈洛年既然不提,她也不好多問,只幫沈洛年把來回班次都安排妥當,交待他一定要在三月底前返回檀香山。
葉瑋珊訂的機票,是三月二十四號由昆明直飛桃園的飛機,之後沈洛年可以在台灣待上五日,再搭飛機飛往檀香山,也就是說,沈洛年在云南一共可以待上十一天。
這時酖族六女當然早已經換下了迷彩服,穿上剪裁簡單但手工精致的鵝黃色系寬袖上衫與寬邊長褶裙,這也是她們女巫的傳統服裝,而她們連行李箱都沒有,每個人側背著一個仿佛書包般的帆布大包,所有東西都裝在里面。
這六女聚在一起,可真是和樂融融,無論到哪個地方,周圍的人總不由自主地笑望著她們,露出溫柔的表情,但沈洛年看著她們雖也挺愉快,卻無法進入那種狀態,七人站在一起,頗有點不協調。
無論是檀香山、香港甚至到昆明,六女雖然一直保持著愉悅,但東張西望的時候,多少都有點迷惘,對周圍許多不明白的景象有點畏懼,直到傍晚時分,走出保山機場,她們才真正完全放松,一個個都露出了開心的笑臉。
她們開心,沈洛年可不開心,四面望去,怎麼淨是大片綠地,什麼都沒有?沈洛年不禁說:“這就是保山?”
“機場和市區有段距離。”馮鴦等人一面笑,一面帶著沈洛年往外繞,走到個四下無人之處,六女外炁一發,托著沈洛年浮空而起,向著西面飛騰。
◇◇◇◇
保山西邊飛出沒多遠,地勢陡然拔高,眼前是一大片兩千余公尺的山脈,女巫們上下飛騰間,帶著沈洛年逐漸深入山區,只見下方地形高高低低,處處都是皺折,有的山脈南北走,有的山脈東西向,一時看不出規律,仿佛有人把這大片山地隨手一捏,擠得不成模樣。
山與山之間,河道流竄奔馳切割,高低急緩不定,偶爾出現個小聚落,里面人們多穿著傳統服裝,看到天空七人飛過,他們不覺訝異,反而笑嘻嘻地朝上揮手,女巫們也跟著朝下揮手,似乎本來就挺熟絡。
不久,七人掠入一個小河谷,再沿著河谷往上游飛騰,經過一個彎角後,眼前谷地豁然開朗,周圍滿山茶林,谷地中央,有個擁有幾十戶草房的小村莊,數十名穿著簡樸的男女老少正聚在村前廣場閑聊。
隨著七人飛近,那群人一發現,立即熱情地招呼,不少滿臉是泥的小娃兒高興得往這兒沖,看來女巫在這地方十分受歡迎。
七人在廣場不遠處停下,周圍村人一擁而上,小娃兒們圍在一旁,拉著六女的手叫個不停,不過她們還真的很守規矩,就算到了家鄉,還是只有馮鴦一個人可以說話,其他五女除了微笑之外,嘴巴一直緊閉著。
這群人說得雖熱鬧,沈洛年卻是一個字也聽不懂,這也許是酖族的語言吧?發音雖然有點類似漢語,但沈洛年仍無法辨認出語意。
在這過程中,不少人都好奇地偷望著沈洛年,打量著他的服裝和行李,仿佛看著什麼新鮮事物一般,馮鴦和眾人說話時,似乎有稍微介紹了幾句,但沈洛年也不知她到底說了什麼,只好繼續站著發呆。
還好馮鴦並沒有打算聊很久,過了片刻,便領著沈洛年繼續飄起,往山谷深處一塊原始林區飛去。
大約飛入了半公里遠,林中出現了一片空地,空地中有間斜頂木造長形大屋,木屋正面當中門戶大開,里面是個十余公尺寬的大廳。七人走上台階,只見三個也穿著鵝黃色衣衫的女子趺坐廳中,雙目半垂,似乎正在入定。
馮鴦對沈洛年比了一個等待的手勢,示意他留在門外,六女脫了布鞋,往大廳內走。
這大廳的木頭地板似乎十分乾淨,那三名女子可能是年紀更大的女巫吧?沈洛年算了算,突然一驚,如果十年才收一個女巫,最老那個豈不是近百歲了?但那幾名女子,怎麼看也頂多四十左右,和馮鴦都差不多……這些女人還真看不出歲數,是因為麒麟換靈,還是因為她們總是無憂無慮?
當馮鴦等六人接近,那三名女子眼睛緩緩睜開,眾人同時露出愉快的表情,她們很迅速、開心地說著話,當然還是用沈洛年不懂的語言,過了將近半個小時,沈洛年正無聊透頂的時候,坐在當中的那名女子緩緩站起,朝他走來。
“沈先生。”女子和其他女巫一樣,頭發都往後束起,她眼角、唇邊有著一點不很明顯的皺紋,但白皙的肌膚依然泛著光澤,只見她明眸皓齒、眉目如畫,實在看不出來真實歲數,她正微笑說:“我是這兒年紀最長的女巫——主巫毛逸,她們都叫我逸姊,你也可以這樣叫。”
明明是阿嬤的阿嬤那種歲數了,還叫姊?沈洛年雖然暗暗好笑,卻也不敢開口叫逸阿嬤,只照吩咐喊:“逸姊。”
“她們說,你在妖怪環伺的地方救了很多人,還保護著她們退出噩盡島,又安排她們離開道武門。”毛逸說:“現在還特地送她們回來,真是讓人十分感激。”
“沒什麼。”沈洛年說:“我本來就想來一趟……”
“對你來說可能沒什麼,但對她們來說幫助很大。”毛逸抿嘴笑說:“我沒想到,她們會被帶到幾萬里遠的地方去……這些孩子,過去最遠頂多到保山附近,若沒有人一路幫忙,恐怕回不來。”
這倒也是,在外面的世界,她們雖然仍保持歡樂的情緒,但卻也充滿迷惘,直到從保山下了飛機,才顯現出真正的歡喜,沈洛年露出笑容,微微搖了搖頭說:“不過大家都願意幫忙她們的。”
“聽小露兒說,塔雅·藍多女巫具有的氣質對你無用?”毛逸微笑說:“你追著來,是為了追求小露兒嗎?還是喜歡上哪個女巫?”
沈洛年吃了一驚,連忙搖頭說:“不,當然不是,我告訴過馮鴦姊……”
“嗯,鴦兒說,你想學咒戒之術。”毛逸說:“這咒術,該是小露兒告訴你的吧?剛剛我們問她為什麼要提到這件事,她卻漲紅臉說不出口,我們大伙兒只好瞎猜了。”說到這兒,毛逸咯咯笑了起來。
這阿嬤果然一點阿嬤的樣子都沒有。沈洛年偷望了屋內的艾露一眼,見她正滿面通紅地和別人笑鬧著,似乎正被人開玩笑……她倒是挺守諾的,說了不提血冰戒的事情,就算被冤枉了還是不說,不過瞞著賴一心等人是為了省麻煩,這遙遠天邊的酖族女巫,倒不用隱瞞。沈洛年當即說:“逸姊,我想學這法門,是為了找人。”
“喔?”毛逸微微一驚,似乎有點意外。
“聽說兩個咒戒持有者,可以借著咒戒找到另外一個人的蹤跡。”沈洛年說:“不知是否真有此事?”
“典籍上確實有提到。”毛逸看著沈洛年說:“咒誓之法的原理,是在兩方同意的情況下,借著炁息喚請‘玄靈’保證兩方守誓,也確實可以借著兩方咒戒和‘玄靈’的聯系找到對方的方位……但你既然沒有炁息,又如何學習?就算小露兒和你立下咒誓,也只有她能找你,還是……這才是你們的目的?小露兒以後打算溜出酖族找你嗎?嘻……”說到最後,毛逸又抿著嘴輕笑起來。
“這和小露沒有關系的。”沈洛年苦笑搖頭,撕開手上的膠帶說:“我要找的另有其人。”
毛逸看到血冰戒,和當時的艾露一樣,也大吃一驚,她抓過沈洛年的手,上下仔細打量,一面詫異地說:“好漂亮……這真是咒戒嗎?真有人辦得到?我們典籍上所記載的咒誓之術,咒戒是玄黑之色,和你這種不同。”
“不一樣嗎?”沈洛年有點失望,難道這趟白跑了?
“可能召喚的‘玄靈’不同。”毛逸說:“基本原理應該類似……”
“玄靈是什麼?”沈洛年問。
“玄界之靈。”毛逸說:“存在于玄界的靈體。”
“那……沒有炁息的人,就不可能學會嗎?”沈洛年說。
“這問題先放一邊。”毛逸露出有興趣的笑容,有點興奮地說:“你和誰立下咒誓的?”
沈洛年畢竟有求于人,不能像平常一樣不予理會,只好說:“我的一個朋友。”
“真是難得有情郎呢!”毛逸笑說:“可是你不是塔雅·藍多女巫,按規矩,不能傳你任何咒術呢。”
其實當時馮鴦等人也提過此事,不過她們畢竟個性開朗,又感激沈洛年幫著送她們回鄉,答應了要幫忙說服主巫,沒想到說了半個小時,最後還是這樣……這兒怎不裝個電話之類的東西?也省得自己跑這一趟。
沈洛年抱著希望而來,聽到這樣的結果,自然是滿懷失望,但他畢竟不慣于求人,見對方拒絕,只歎了一口氣說:“我明白了,那我早點回去吧,可以指引我回去的方法嗎?”
“怎麼可以這樣就算了呢?”毛逸卻嗔說:“你該苦苦哀求啊,難道找不到心上人也沒關系嗎?”
這阿嬤整我嗎?到底可不可以啊?沈洛年忍不住皺眉說:“逸姊,其實立下咒誓的兩人,並不一定是情人。”
“不是情人,還有什麼事情重大到要立下咒誓?”毛逸詫異地說。
沈洛年懶得細說,搖搖頭閉上嘴巴,不想說話了。
“你這人真不有趣。”毛逸見沈洛年一副放棄的模樣,嘟起嘴說:“其實還是有辦法啦。”
“啊?”沈洛年吃了一驚,不知道毛逸是不是又在跟自己開玩笑。
“鴦兒告訴過你,我們並非道武門的人,對吧?”毛逸突然提起一件毫無關系的事情。
“是。”沈洛年點了點頭。
“塔雅·藍多女巫的祭祀習俗,傳自遠古,確實和道武門無關。”毛逸眨眨眼說:“但是我們的道咒之術,卻是外來的……”
沈洛年吃驚地說:“莫非來自道武門?”
“嗯。”毛逸點點頭說:“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道武門的漢人男子誤入此處,和酖族女巫交了朋友,最後在這兒住下,並把適合我們使用的道咒之術謄錄下來,讓女巫可以利用塔雅·藍多之炁保護自己和酖族。”
“啊……”沈洛年詫異地說:“但是你們使用外炁的方式和道武門不同啊。”
“是嗎?這我就不清楚了。”毛逸有點意外地說:“前幾個月道武門派來的人,說我們可能是‘唯道派’的。”
“‘唯道派’……”沈洛年想起這名詞,他一怔說:“這派好像失傳了。”
“真的嗎?我們不知道這麼多外面的事情。”毛逸笑說:“那個漢人留下的書上寫,這些技法傳人不易找尋……好像是能放出外炁的人不好找,但我們女巫卻每個都可以,所以他干脆把這些技法留給我們女巫傳承。”
原來如此,沈洛年突然明白,需要“發散型”弟子當領隊的“專修派”,都快要傳不下去了,而只能收“發散型”門徒的“唯道派”,傳承的困難度更高,況且過去重男輕女,說不定只找男弟子,那更困難,也難怪會失傳。她們既然都是麒麟換靈,所以使用的本就是麒麟之炁,可能和自己的鳳凰之炁——渾沌原息一樣屬于發散性質,和本身體質無關,難怪代代女巫都可修煉……卻不知麒麟為什麼對她們這麼慷慨?鳳凰卻似乎很難得替人換靈,懷真還為此等了三千年……在傳說中,這些似乎是同級的神獸,不是嗎?
毛逸看沈洛年發呆,她微微一笑說:“就因為和道武門有淵源,所以我答應派她們六人出去協助,不過現在道武門是不是好人,我不清楚,所以我要求她們盡量多觀察,少用道咒之術,讓別人以為她們什麼都不會也沒關系,免得有貪念的壞人想辦法來謀奪這些法門。”
自己似乎變成那種人了,沈洛年尷尬地說:“我不是為了貪圖那些法門,只是想學一種……”
“我不是說你呀。”毛逸笑說:“你若是壞人,她們不會帶你回來。”
這倒難說,這些女巫似乎挺好騙的,還好她們不顯技法,沒讓有心人注意……沈洛年說:“逸姊的意思是可以讓我學?”
“嗯,我想讓她們謄錄一本讓你帶走,找善良的道武門人在外面傳下去,也算是我們對道武門的回報。”毛逸微笑說。
“謄錄一本要多久時間?”沈洛年詫異地說:“而且……我如果不能用的話,似乎也不需要……”自己既然學不了,還帶這東西干嘛?沈洛年畢竟不真是道武門人,對道武門的傳承可沒什麼興趣。
“你只想找到咒誓的對象,對吧?”毛逸說。
“對。”沈洛年說。
“我剛剛想了想,也許還有個辦法讓你使用咒誓之術。”毛逸笑容微斂說:“不過我沒試過,當初試過的人也很少,是不是真的可以還不知道。”
總是一個機會,沈洛年驚喜說:“那……我可以試試嗎?”
“已經晚了,過兩天再說吧。”毛逸一笑,回頭喊:“聊完了沒啊?天都黑了,還不弄晚餐給客人吃!讓人笑我們沒規矩。”她雖然在責備人,卻笑咪咪的,一點也沒有罵人的味道。
屋中女子們本來還在聒噪笑鬧著,被毛逸這麼一嚷,一個個笑著站起,四散去了。
過兩天?沈洛年吃了一驚:“不能早點說嗎?”
“先玩幾天再說吧,保山這附近風景很多呢。”毛逸笑說。
阿嬤,別逗我了!沈洛年額頭青筋爆起,但畢竟有求于人,他總算沒破口大罵,只結巴地說:“逸姊,最好……盡量早點。”
“你不是打算來十幾天嗎?讓我慢慢考慮那方法可不可行吧。”毛逸笑嘻嘻地說。
為什麼要這樣?一試不就知道了?沈洛年焦急地說:“逸姊!如果早點確定不行,我可以早點離開啊。”
毛逸卻笑著搖了搖頭說:“不急于一時,隨我進來吧,我安排你住下。”
沈洛年無可奈何,只好暫時壓抑住翻臉的情緒,提著行李,苦著臉隨毛逸往內走。
◇◇◇◇
這座大廳左右兩旁都有通道,毛逸引著沈洛年往左側房舍走,一面簡單介紹,一面將他引入一間木房。
這木房空蕩蕩的,正中央放著一張矮桌,左手邊有排木櫃,里面也不知道放著什麼,毛逸微笑說:“沈先生,請先在這兒休息片刻。”跟著走出門外,掩上門離開。
這位阿嬤實在是讓人摸不透個性,沈洛年歎了一口氣,放下行李,打開通往後陽台的門戶,走到房外。
這是一整排的長陽台,後面不遠就是一片蒼郁的山林,這時迎面山間晚風拂來,一股涼意就這麼不請自來,滲入屋中,云南緯度雖然偏南,但此時正當初春,這兒地勢又高,山間還是頗涼,若是沒變體的人,住這兒非得蓋棉被不可。
想了想,沈洛年目光往後山那兒望去,他一接近這個山谷,就已經感覺到後山那兒似乎有一處道息聚集之處,雖然沒有噩盡島這麼濃密,卻也很少見,比起之前月圓獵妖時所找的聚妖之地厲害許多。
因為噩盡島大幅聚集道息,所以如今除噩盡島之外,世界各地的道息反而比過去還少,雖然這幾日隱隱感覺又開始慢慢增加,但和過去相比仍頗不如。這麼一比對,沈洛年不禁暗驚,過去後山那兒恐怕是很容易出妖的地方。
但古怪的是,此時明明有道息凝聚,卻沒有感應到妖炁或人炁,代表那兒沒有妖怪存在,也沒有人准備獵殺,這可就不大符合沈洛年的經驗了,那兒妖炁雖不如噩盡島,也接近噩盡島外圍狀態了,噩盡島上到處都爬滿了小妖怪,為什麼這兒沒有?
沈洛年想不明白,只好不想,又過了片刻,屋外漸漸暗了,他回房打開行李箱,拿出離開前葉瑋珊逼自己帶走的衛星電話。
媽的,這電話真是好大一支,沈洛年站到陽台,皺眉打開電話,按下存在話機里的號碼。
電話響沒兩聲,那端已經接起,葉瑋珊高興的聲音傳出:“洛年?順利到了嗎?”
“嗯,到酖族山里了。”沈洛年說:“沒事吧?”
“沒事,那邊有地方充電嗎?”葉瑋珊說。
“沒有。”沈洛年說:“所以沒事我要關機啰。”
“那你每天至少要打來一次。”葉瑋珊說:“我有接到才算數。”
“不用吧。”沈洛年說。
“萬一我有事找你商量呢?”葉瑋珊說。
“語音留言。”沈洛年早想好了。
“不要,我不喜歡對機器說話。”葉瑋珊嗔說:“沒必要我才不想留言。”
“嘖。”沈洛年說:“知道了,再見啦。”
“約好了喔。”葉瑋珊說。
“好啦。”沈洛年說。
葉瑋珊這才笑說:“掰掰。”
沈洛年掛上電話後,看著電話好片刻,突然門口傳來敲門聲:“沈先生?”
“請進。”沈洛年回過神,收起電話走回房間。
“是我。”艾露提著一組提籃、一盞油燈,笑嘻嘻地走進說:“我陪沈先生用餐。”
“怎麼特別送進來?我和大家一起吃就好了啊。”沈洛年詫異地說。
“沈先生跟大家一起吃的話,只有逸姊可以說話呀。”艾露笑著走到桌旁,打開提籃,取出飯菜說:“所以由我來陪伴,這樣沈先生不會無聊,大家也不會受限制。”
“不用這麼客氣。”沈洛年在桌旁坐下說:“我自己吃也可以。”
“我陪著你不好嗎?”艾露笑說:“我不會惹你生氣的。”
“你不怕她們取笑你嗎?”沈洛年頓了頓說:“告訴她們血冰戒的事也沒關系。”
“你告訴逸姊了對不對?”艾露笑說:“不好玩,她們本來都懷疑你要追求我呢,我好威風喔,可惜只威風了一下。”
“嘎?”沈洛年一呆,這山里面的女巫想法似乎和一般女子不大一樣。
“吃吧,這是蒸餌塊,白米做的。”艾露端了一碗澆上抹醬的雪白色塊狀物給沈洛年。
“謝謝。”沈洛年接過,看著桌上的四種素食,不禁有點好笑地說:“你們吃素啊?”
“沈先生吃不慣嗎?”艾露微笑說道:“我們不吃鳥獸,但每兩天會吃一次魚,明天就有肉吃了。”
“喔,這東西挺香的。”沈洛年不挑食,挾菜配餌塊,吃了兩大碗,卻見這時艾露才吃了小半碗,還在慢慢地咬。
吳配睿吃飯速度可比她快多了,沈洛年突然想到那個還在醫院的小女孩,這次受了這麼嚴重的傷,不知道會不會嚇壞了?
“沈先生吃得好快。”艾露見沈洛年停下碗筷,笑說:“逸姊有問我們,說你性子是不是很急呢!”
說到這,沈洛年就有點氣悶,他歎氣說:“逸姊好像很喜歡逗人,明知道我急,還一直拖時間。”以後還是盡量不要求人,日子才過得愉快,這次都是臭狐狸害的,找到她之後,一定要她好好贖罪!
“真的嗎?”艾露歪著頭,有點意外地說:“逸姊平常不會這樣呀,她剛剛問了挺多你的事情呢!”
“那……我也不明白了。”沈洛年苦笑說。
“逸姊還交待大家幫你謄錄道咒總綱呢!”艾露說:“聽說那是我們女巫道咒之術的總起源,我們後來使用的道咒之術,都從里面發展出來的。”
“喔?”沈洛年點頭說:“那真是多謝逸姊了。”
“不過……拿那個會看得懂嗎?”艾露說:“現在都沒人看得懂那本耶,我們學的時候都看別本。”
沈洛年微微一呆,毛逸外表看起來沒什麼心機,難道其實城府很深,給自己一本沒用的書?不對,她若不想給,大可不要提起受過道武門的恩惠,而且她說話時並沒有什麼不愉快的氣味……只不知給本看不懂的天書能干嘛?
“你沒有外炁,逸姊為什麼還答應給你那本書?”艾露問。
“是因為和道武門的因緣。”沈洛年說:“她還說可能有辦法教會我咒誓之術。”
“真的嗎?怎麼做到的啊……會是明天教你嗎?明天我不在,看不到呢。”艾露嘟嘴說:“我要幫忙村里運茶出去,換米糧、菜蔬。”
沈洛年回過神,微微一怔說:“你運?用外炁托著運出去?”
“對啊。”艾露笑說:“這樣換回的食物,會分給我們一部分,而且外人不會欺騙女巫,村民自己去就難說了。”
“我剛才在想,為什麼你們普通話都這麼流利,原來還負責貨運呢。”沈洛年笑說。
“對呀。”艾露笑著說。
兩人又聊了幾句,艾露總算吃完,她收拾了碗筷,還打開櫃子幫沈洛年鋪好床鋪,這才露出甜甜的笑容說:“逸姊說還有事情要交待我,我先走了,沈先生早點休息。”
艾露走了之後,沈洛年看看這空蕩蕩的房間,不禁輕籲了一口氣,身處山中,什麼休閑娛樂都沒有……沈洛年再去陽台吹了一陣子風之後,只好上床,且等明日,看毛逸會不會告訴自己一些好消息。
◇◇◇◇
早睡果然早起,天還沒亮,沈洛年就醒了過來,他去了趟廁所,提水稍微盥洗一番,走出房間,到大廳前方的廣場空地亂走。
至于女巫們,沈洛年睡下之後,她們似乎還忙了很久,所以這時還沒起床,但東方太陽才一探頭,林外村中雞鳴聲起,女巫們一個個就爬了起來,嘻嘻哈哈地准備著早上的事務。
片刻之後,百歲人瑞——主巫毛逸緩步走出大廳,往沈洛年走來。
沈洛年昨晚睡前,就想了挺久的時間,如果合情合理,他未必不能等下去,但是莫名其妙的等待,卻是挑戰他的耐性,就算為了懷真,忍耐依然是有限的,所以一看到毛逸,沈洛年馬上迎了過去。
“沈先生早。”毛逸微笑說。
她明明一點惡意都沒有啊,為什麼要整自己?沈洛年抱著疑惑,上前說:“逸姊,今天要測試那個辦法嗎?”
“我還在想呢。”毛逸微笑說。
“逸姊,我沒有資格強求。”沈洛年歎口氣說:“但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就直說吧,我馬上就走,至于那本總綱,我不拿也沒關系。”總算沈洛年看對方是長輩,加上對方也沒欠自己什麼,話說得雖然直,語氣還算客氣。
“你是要我今天就給你答案啰?”毛逸眨眨眼說:“否則呢?”
難道自己能轉身就走嗎?沈洛年頭痛起來,抱著頭說:“一定要想這麼久嗎?”
“你現在是為了找一個很重要的人,所以才忍耐著沒走對吧?”毛逸又笑了起來,輕聲說:“若是和他人無關,只是你自己的事,你早就不學了,對不對?”
沈洛年一呆,終于點點頭說:“逸姊你既然知道,干嘛要……”
“那人對你如此重要,你還不確定是不是一定沒希望,就想離開了?”毛逸又說:“你很不理智喔。”
這話罵得沈洛年無話可說,他低下頭,抓抓腦袋說:“若要我等待的原因很合理,我會等下去,但是這樣不清不楚,我……”
“我就是為了確定一下你的個性。”毛逸的笑容突然收了起來,凝視著沈洛年,柔聲說:“看看你的耐性和理智程度,是不是及格。”
慘了,自己鐵定不及格,沈洛年張大嘴,焦急地說:“那……那……”
“所以血饜蠱術,只能讓你學最差的一種。”毛逸搖搖頭歎一口氣說:“這是為你好。”
“那……那是什麼?”沈洛年這一瞬間,只知道自己這兩日表現太差,已經喪失了某種資格,卻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找懷真的能力?
“你既然性子這麼急,這就讓你去吧,免得你度日如年。”
毛逸一笑,回頭喊:“小露兒。”
艾露似乎本就躲在大廳門旁,聞聲馬上奔了出來,手上還提了個小布包,笑吟吟的臉上滿是喜悅。
沈洛年不明其意,看看艾露又看看毛逸,說不出話來。
“血饜蠱術,我們誰都沒學過。”毛逸微微一笑說:“年紀越大,學新東西越慢,昨晚大伙兒研究了一下,還是小露兒學最快,就讓她幫你吧。”
“小露……”沈洛年說:“今天不是要下山嗎?”
“那隨便找個人代替就好了。”毛逸笑看著沈洛年說:“怎麼你這會兒又不急了?不想學了嗎?”
“啊?要、要學。”沈洛年忙說。
“小露兒,去吧。”毛逸微微點了點頭。
艾露對沈洛年一笑,揮手間外炁泛出,帶著沈洛年飄起,往後山森林中掠去。
◇◇◇◇
這會兒又這麼快了?飛出十余公尺後,沈洛年忍不住說:“為什麼突然……”
“逸姊昨晚說,她早些時逗你,是想知道沈先生的個性。”艾露笑著說:“知道以後,當然沒必要繼續拖了,不過逸姊說,你一日也忍不住,性子太急,這樣會吃虧的。”
人家雖然整天嘻嘻哈哈,活了近百年總不是白活的,沈洛年又尷尬又心服,一時說不出話來。
艾露飛得極快,流暢地在林間穿梭,沒過多久,眼前山勢突然高起,艾露領著沈洛年飛落在一處崖根坳處,手一揮,一股力量被炁息所引,倏然穿出,將一塊不起眼的山石旋滾開來,一個仿佛人工開鑿的山洞,出現在兩人面前。
艾露一面往內走一面說:“走吧。”
“小露,”這洞內深處,正是沈洛年一直注意的道息集中區,他忍不住說:“這兒為什麼沒出妖?”
艾露一怔,停下腳步問:“你看得出這兒的古怪?”
“嗯……”這群女巫幾乎不會出世,沈洛年實在有點懶得隱瞞,點點頭說:“這兒是道息凝聚地吧?”
“你也會看風水氣脈?只這一瞬間就看出來了?好厲害!”艾露詫異地說:“你說的沒錯,這兒深處是妖聚穴……不過只會出沒智慧的小妖,一段時間進來清清就好,但去年年底天下大亂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就不大出妖了。”
小妖不出,是因為過去那次道息震蕩,散逸妖炁消耗得差不多了,但這種濃度,為何只會出小妖?至少可以出低級的靈妖吧,若是有幾個道武門人來聚集道息,說不定能跑出比狼妖還高級的妖怪……不過沈洛年感覺到,艾露雖沒說謊,卻似乎隱瞞著什麼,沈洛年心念一轉,想到對方也許有不便說明之處,于是只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這是我們酖族女巫的聖地。”艾露繼續往前走:“逸姊交代,希望你守口如瓶,別對任何人提起此地。”
“我一定會辦到。”沈洛年暗想,莫非這就是艾露過去提到的“神居窟”?
走著走著,艾露從牆上拿下兩盞油燈,用放在一旁的廉價打火機點起,遞了一盞給沈洛年,兩人繼續往內走,一路上,兩旁放了一排排密封疊起的陶燒大缸,挺像酒甕,不過這兒既然是聖地,里面該不會放酒才對吧?
◇◇◇◇
很快地又繞過了一個彎道,眼前突然出現一片圓形空穴,除了周圍洞壁邊依然是無數的大酒壇之外,中間立著一張石桌,桌上放著個用石蓋蓋著、旁邊有洞的石碗,除此之外,只有一條繼續往內深入的洞道。
“就是這兒!”艾露停下腳步說:“更後面你不能進去喔。”
“喔?”沈洛年往後看了一眼,心中有數,到這距離他已經感應到,後面果然藏著東西,也許就是因為那東西鎮著,才只會出小妖?不過這是女巫的秘密,自己還是別多問,當下沈洛年點點頭,停下腳步,打量著那石台。
“酖族女巫,看守著這個妖聚穴已經很久很久。”艾露把油燈放在石桌上,示意沈洛年也照做,一面說:“昨晚逸姊才告訴我們,在那個道武門漢人入山前,我們除妖護族的方式是使用蠱術,這就是制蠱台。”
蠱術……沈洛年聽過這名詞,他呆了呆說:“很多只蟲放在一起互相咬,那種蠱術嗎?”
“那只是激發凶性的一個手段。”艾露笑說:“蠱,就是蠱妖,也只是妖怪的一種,只要掌握了煉妖之法,並在成妖時控制,就能成為受人使喚的蠱。”
沈洛年愣愣地點頭說:“要我學那種東西嗎?帶著……蠱妖?”
“既然是妖,就有妖炁。”艾露認真地說:“當你能自由控制蠱妖妖炁時,便能借著妖炁使用咒誓之術,就可以試著用咒戒找到懷真小姐了。”
原來如此!沈洛年拍手說:“好辦法!”
艾露搖了搖頭,突然咳了兩聲,老聲老氣地說:“普通人想自由控制蠱妖,必須喂食精血,蠱妖將精血轉化回妖炁,從而為你所控,強大的蠱妖,耗用的精血就多,一個不慎,可能就這麼耗盡精血而亡,所以煉蠱之人,遇事時耐性和理智是最重要的……這是逸姊說的。”
“呃……”沈洛年終于明白為什麼要測試自己,一時真有點抬不起頭。
“最強大的蠱,是飛蠱,不用時縮小隨身,攻擊時藉精血脹大,具有靈智,可與主人心意結合,能自由運使妖炁飛騰攻防。”艾露笑說:“逸姊說,你這種個性,一遇上強敵,頭一昏,可能把全身精血都放給蠱蟲了,敵人死不死還不知道,自己就先完了,不能讓你用。”
媽的,那阿嬤看得好准,沈洛年哭笑不得,尷尬地說:“是。”
“其次是身蠱,平時隱于體內,在一定距離內,可暗暗鑽入敵人軀體,將對方咬噬而死,這種蠱法太過陰毒,主要攻擊對象又是人類,並非妖物,我們不選擇這種方式。”艾露頓了頓說:“所以只剩下最後一種。”
“那是哪種?”沈洛年問。
“最簡單的影蠱。”艾露說:“幾近無智、妖炁低微,只能由你操控,無法自行攻敵,因為沒有形體,不能對敵人直接打擊,通常是拿來嚇人的,逸姊要我讓你養這種蠱。”
“啊?”沈洛年不禁苦著臉,只能嚇人?會不會太差勁了?

上篇:1    下篇:第二章 有沒有臭臭的?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